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三卷
  5. 第七章 和解仪式
  6. 繁体版

第七章 和解仪式
2017-06-22 16:38:19

		

救出夫人后大约过了一个月。
此时设置了一个让克莉丝大小姐、夫人与吸血鬼当家之间进行协商的地方。
这个场地是克莉丝大小姐的朋友,半人马族卡莲·毕晓普宅邸中的训练场。
这个训练场宽到可以轻松塞进三个足球场。不愧是武器商人。
据闻平常私兵会在这里努力做训练,但现在却不见人影。
训练场面对面各摆上了两张朴素的椅子,合计摆了四张。
在上座的位置放着一张木桌。
上头有着令人陌生的天秤,绽放出异样的光彩。
一边的椅子坐着布莱德伯爵家的——夫人与大小姐,我、玛利先生跟梅尔世小姐并排站在她们身后。我们这些仆人的脚下放着皮包。
另一边则坐着又肥又胖的吸血鬼族宗家当家大哥佩肯宁·布莱德与又瘦又高的次男拉比诺·布莱德,背后则站着奇奇先生与另外两名吸血鬼族人。
我从克莉丝大小姐那边听说,上次逃走时应该已经打倒的那个札那第出现了实在吓了一跳。没想到当面被霰弹打中还能活着……到底是有多顽强啊。
不过就我之后得到的情报,札那第因为大小姐而心灵严重受挫,现在似乎在家里闭门不出。听邻居说在深夜会听到「救救我!克莉丝大人!」那样的叫声。
大小姐究竟对那家伙做了什么事啊……
佩肯宁会一副臭脸,也是因为花大钱领养的养子变成废物的关系吧。
而在木桌上座的位置,卡莲以见证人兼主持人的身分在场。
并且在她身后的缪雅·海德和邦妮·布鲁菲尔德也因为担心大小姐,以没有发言权的参观者立场与会。
通常这种协商都会在室内举行,但这次由于我方的提议而将协商场地设在户外。尽管天气仍旧阴郁,但没有强风,气温也颇为温暖。
在外面开会似乎并没有造成太大的阻碍。
当每个人都保持缄默之际,卡莲环顾众人担任起主持人的角色。
「那么接下来就开始吸血鬼族布莱德家所属者发起的协商。由本人毕晓普家长女卡莲担任见证人。请不要忘记在现场做出任何暴力或准暴力行为,都会视为是与毕晓普家敌对。」
毕晓普家雇有这个城市里顶尖的战斗集团。
想必没人会不知道与毕晓普家为敌的意义吧。
吸血鬼宗家当家佩肯宁举起手。
「毕晓普家在这次的协商中,该不会有意偏袒布莱德伯爵家吧?」
「我以毕晓普家的名誉发誓,断不会有欠公平。假设有不当以其中一方的利益为优先的情形,毕晓普家将会奉上大量赔偿金与足令另一方满意的各种权利。另外为了防止那种不正当情形,我今天带了『真实之秤』过来。」
「真实之秤」是魔术道具。
在秤的两端放有羽毛。一边是白色、一边是黑色的。把手掌放在天秤上,负责秉持公平的人——这次是卡莲——一旦宣誓之后,若是她偏袒大小姐,就会向白色羽毛那边倾斜。相反的要是偏袒吸血鬼宗家就会向黑色羽毛那边倾斜。除此之外的事都绝不致令天秤和羽毛移动半分。在审判时常常会使用到。
「能确认一下吗?」
「好,没问题。」
「喂,拉比诺!」
「嗯,哥哥。」
两人站了起来,确认这是否真为「真实之秤」,他们一下子用手拿端详背面,一下子摸摸羽毛,也把手掌放上去笼罩魔力来检视。
等确认到满意以后,他俩便回到了位子上。
「布莱德伯爵家的各位,要确认吗?」
「我们这边没有意见。」
克莉丝大小姐也点头谢绝。
「那么接下来开始开会。」
卡莲把手掌放在天秤上。
「本人卡莲·毕晓普发誓将会舍弃一切私情,秉公进行协商。」
真实之秤发出淡淡光芒,当然仍旧保持着平衡状态。这下子就全都准备就绪了。
最先发难的是吸血鬼宗家当家佩肯宁·布莱德。
「我们是吸血鬼族宗家当家,也是布莱德伯爵家家长代理人,实在无法容许一个月前深夜时分发生的袭击事件!简直现在就想立刻把他们扭送给保护法律与秩序的士兵!可是我们并不是魔鬼,不想做出让吸血鬼族的家族名誉扫地的举动。所以为了和解,我们要求将榭拉丝·盖特·布莱德与克莉丝·盖特·布莱德交给我们。要是能够接受这个条件,我们这次就到此收兵。」
「不愧是哥哥,说得没错!」
佩肯宁用宛如自己是正义使者那样的态度整个人往后靠在椅子上。
次男拉比诺依然只会拍他马屁。夫人断然拒绝这个条件。
「我们不记得承认过你们是布莱德伯爵家家长代理人。你们这些掳走人质掠夺家长之位的强盗……」
「哼!那是在争夺族长继承人时发生的不幸意外。再说争夺族长继承人这件事,是魔人族里一族之中的常见纠纷,其他种族也常会发生这种事。我们没道理遭到怨恨。」
就算被骂说是掳走人质的始作俑者,他也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这家伙的脸皮到底有多厚啊。佩肯宁还继续说不停:
「首先布莱德伯爵家的现任家长现在不是倒霉地沦为奴隶下落不明嘛。正因如此我们才基于一片好心收回家长之位。应该要感谢我们才对,居然挨骂还真是令人遗憾至极。」
「……关于那点没有问题。家长就由我女儿克莉丝·盖特·布莱德来继承。」
这句话就连佩肯宁也感到惊慌失措。他口沫横飞大声叫骂。
「说什么蠢话!如今家长不在,你们想要擅自继承家长之位?而且还是让一个没有魔术师才能的无能丫头来当。一个小孩子怎么能当布莱德伯爵家的家长!」
这次反过来换夫人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
「我老公不走运现在沦为奴隶下落不明。因此依我的判断由我女儿来继承家长之位。想必我老公人要是在这里,也不会反对吧。再者,的确我女儿年纪尚幼,还需要一些时间才会成人。由于在这段期间能力尚且不足,就由我来担任家长代理人。」
吸血鬼族宗家当家佩肯宁及次男拉比诺脸色忽而涨红、忽而铁青。自己的发言被用来反驳自己了。
这下子变成丢出去的回力镖刺到自己。夫人选继续追击:
「而且固然我女儿是没有魔术师的才能,但拥有足以继承布莱德伯爵家的才能。」
「只、只是耍耍嘴皮子,小孩子也会!拿出能让我们心服口服的证据来啊!证据!」
佩肯宁像只败犬那样,紧紧咬住终于找到的能够反击的地方。
虽然他不知道那诱饵是含有致命毒性的东西。
「那就来证明一下吧。卡莲小姐,为了证明我们想当场展示某个魔术道具,请问可以吗?」
「我无所谓。佩肯宁先生你们有问题吗?」
当然佩肯宁他们没有拒绝的理由。
卡莲在取得同意后给出许可。
她做出信号要我把「某个魔术道具」拿过来,因此我暂时离开会场。
我从卡莲的宅邸小心地把金属箱子抱着搬过来。还请卡莲家的仆人们让木头人偶穿上整套金属铠甲,搬运到一百公尺前方。
「「?」」
吸血鬼宗家当家与次男歪了下头。
克莉丝大小姐以惯用的手势拿出M七○○P。
塞进弹匣,前后拉动枪机。
顺带一提克莉丝大小姐因为「会反光」讨厌瞄准镜,于是我根据她的要求在M七○○P上加装金属瞄准具。
虽然这原本是以使用瞄准镜为前提的狙击步枪……
大小姐和座位拉开一点距离。使用肉体强化术提升体能。
她即席地用站立涉及的姿势瞄准一百公尺前方的铠甲。
她左手支撑着枪托,右手的指尖轻轻触碰扳机。
哒!
弹头打飞右手臂根部。
克莉丝大小姐用流畅的手势前后拉动枪机排出弹壳。
哒!
射穿胸甲。
排出弹壳。
哒!
轰飞右脚根部。
排出弹壳。
哒!
接下来是轰飞左手臂根部。
哒!
最后弹头扎进在薄薄面罩眼洞中的右眼,整颗头都弹飞开来。
吸血鬼族宗家大哥与次男两人目瞪口呆。我则代克莉丝大小姐发言。
「卡莲小姐,克莉丝大小姐由于个人因素无法出声,关于刚刚的攻击——射击,可以容我说明吗?」
「吸血鬼族宗家当家,你没有意见吧?」
卡莲向他征求许可,他们现在能做的只有点头。
我清清喉咙开始解说。
「我是布莱德伯爵家的人族执事,名叫琉特。请恕我放肆地向各位解说关于刚才的魔术道具。」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我身上。
「克莉丝大小姐手持的魔术道具,是称为『M七○○P』狙击步枪的物体。把像这种——」
我从口袋中拿出「7.62X51公厘NATO弹」给大家看。
大小大约是三号电池的一·五倍。
「击发这个称之为弹头的枪弹。有效射程约为一·五公里。只要克莉丝大小姐有心,在一公里范围内标靶的头部、双脚、手臂、胸部……可以用弹头随意射进想射的地方。并且也能做出附加银等等各种特殊效果的弹头。」
换句话说,我在暗示在一公里范围内的话,不管在散步中、用餐中、购物中、上厕所、入浴或共寝时——无论能不能感应到魔力的对象都能予以暗杀。
实际上的有效射程大约是九百公尺,但既然在谈判桌上,这一点点的虚张声势应该是能够容许的吧。
「而且大小姐的技术十分高超。不分昼夜,不如说她还更擅长夜战。」
夫人接着我的话继续说道:
「我记得两位应该有可爱的女儿跟儿子吧?还有夫人的亲戚、侄子等等。」
「「!」」
明明天气不热,吸血鬼族宗家的当家与次男脸上却汗如雨下。
这个迂回的威胁要是光说不练便能断然拒绝,但现在却明明白白地实际展示出来。
那么,因害怕遭到狙击,能经常对四周一公里持续保持警戒吗?
何况不仅是自己,女儿、儿子、妻子、侄子和所有亲戚都能保护得了吗?
那是不可能的。那样毫不实际,而且更重要的是再没有比持续活在死亡恐惧之中,对于身心消耗更大的事。原本在这里就该收手……但是一如我所料,他们断然拒绝了。
「所、所以说那又如何!只是能射中很远的标的不是嘛!那种东西根本不足以当作继承布莱德伯爵家长才能的证据!」
佩肯宁抖动着有如斗牛犬下垂的双颊出声怒吼。
他说的是没错,但照那么说那魔术师的才能也不能成为继承家业的要素。结果自然还是身为老爷女儿的克莉丝大小姐来继承当家长。
佩肯宁他们也了解这点,但他们俩有绝不能退让的理由。
「换句话说你们两位认为自己比起大小姐,更适合继承布莱德伯爵家家长之位吧?」
「没错!怎么能让话都不会说的小丫头随便用我弟弟的遗产啊!」
「哥哥说得太对了!」
这些家伙又要侮辱克莉丝大小姐了吗!
既然如此我就彻底把他们击垮,让他们掉进比地狱深渊更深的地方。
「……原来如此,那么关于这些事,还麻烦两位详细说明一下了。」
我从放在脚下的包包拿出一叠纸,由卡莲递给佩肯宁他们。
两人一看到那叠纸便露出比起目睹克莉丝大小姐的射击还更加苍白的脸色,并且哑口无言。
我就像个给予猎物致命一击的猎人那样直言不讳。
「两位将吸血鬼族的组先长年累月保留下的土地当作担保一再贷款……似乎已经接近还款日了,两位真的有办法还清吗?」
「佩肯宁先生,他说的话是真的吗?居然把祖先的地给卖了!」
站在佩肯宁后头的两名吸血鬼族男性大吃一惊。对于不知道这桩事实的他们来说,真可谓是晴天霹雳了。
「胡、胡说八道!是那个男人在胡说八道!」
「既然如此,请让我们看看那些纸!」
身后的两人试图从佩肯宁那边夺走那叠纸,但他慌慌张张地紧紧抱住,弯起身子采取防御。完全就是言行不一。
「请您放心。关于资料我们也有准备给各位的份。玛利先生、梅尔世小姐有劳了。」
两人从放在脚下的包包拿出跟交给佩肯宁的东西相同的一叠纸。
这次没有经由卡莲,两名吸血鬼男跑近玛利先生他们身边接过那叠纸。
「不准看!不可以看!那是这些家伙的陷阱!」
佩肯宁的身体依然缩成一团大喊大叫,但两人翻动资料看得目不转睛。
「……这太过分了。居然用我们祖先的土地替自己失败的事业作担保好偿还欠债。而且更恶质的是,还巧妙地动了手脚粉饰太平。」
「再看看这利率!居然用高得这么离谱的利率借钱!也就是说不是从正经地方借的吧!」
在这个异世界也有类似银行那样可以出借资金给人的组织。像是邦妮的老家换钱所或冒险者仲介公会便是其中代表。
那种场合下,虽然利率没有规则,但大致上大家都会保持一致。
例外的状况则是从帮派家族借来的钱。
由于这种组织都是无法光明正大借钱的多重债务者在借钱,因此利率设定得很高。要是还不出钱的话……就有清楚明白的毁灭在等着自己。
(不过没想到大小姐的直觉中了,大小姐的慧眼实在令人钦佩。)
几个月前卡莲打算离开梅亚邸。当时大小姐希望她把信件交给同为童年玩伴的两人——缪雅与邦妮。
日后大小姐告诉我,她是提出委托希望她们两位去调查佩肯宁周遭的事。
克莉丝大小姐表示:『在派对会场之际没有注意到,但重新试着想想,就觉得伯伯他们发动战争的时机有点奇怪。因此也许他们两人有什么原因,得向爸爸他们紧急发动战争……我产生了这种想法。』
确实说起来的话,是有点太急性子了。
如果我要发动战争,就算是为了别让克莉丝大小姐有机会逃走,也会周到地将密道堵好以后再发动。
于是,对于道上的事知之甚详的缪雅与擅于计算金钱的邦妮便组成拍档开始调查。但即使靠她们两人,要厘清佩肯宁不法的明确证据与复杂纠葛的资金流向,还是花费了不少时间。
结果在救出榭拉丝夫人半个月后,才弄清了一切。不过多亏有她们俩,才有击垮佩肯宁等人的王牌可用。
顺带一提她们两人的协助,好像也没违反「家庭纠纷不能插嘴」这条魔人族中的潜规则。因为我们是以工作形式提出委托支付薪水的。
『其他的人们也要有剑与护具才能战斗吧?因为那些东西光凭自己是做不来的。而委托缪雅她们也是一样的意思喔。』
克莉丝大小姐面带笑容语气笃定。
再次感受到她比起闭门不出那时变得更加坚强、强大,我差点就要流出眼泪了。
那么言归正传,要说佩肯宁他们为什么要兵行险着……据说他们两人是基于和老爷较劲的心态而创业。可是他们并没有如老爷那样的才智与资金,于是很快便陷入困境。
要是在这里收手那还好,但佩肯宁他们却在表社会借钱来延续事业。借到不能借之后,这次就利用吸血鬼族宗家当家之位,将一族的土地当作担保,向恶质的帮派家族以高利率借了钱。
要是这样能让事业顺利经营倒还好,但当然没那回事。因此他们打算驱逐老爷用他的资产来抵帐,因而策划了这次的战争。
如果一切顺利便能还清欠款,还能除掉有长年积怨的弟弟,把他的资产跟事业全都纳为已有。对佩肯宁他们来说,可说是一石三鸟的作战。
「佩肯宁先生,这是怎么一回事!可以请你好好向我们说明一下吗!」
两名吸血鬼男青筋暴露逼近佩肯宁。
虽说是由于吸血鬼族宗家当家之言而追随他们,但这对一族来说是重大的背叛行为。因为他们擅自把吸血鬼族长年累月保留下的土地拿去担保来贴补失败事业。以前世的日本来说就像是尽管是长男,却把还住有其他家人的土地擅自拿去做担保借钱。
如果只是土地遭人夺走,整家子人被赶出住处还好多了。
最惨的状况下为了还清他们的欠债,自己也得向其他地方借钱,或是说不定得把妻儿当成奴隶卖掉。
也难怪男人们会愤怒。
「不、不是的!那份资料是假的!是那些家伙准备好为了让我们中计的假资料!」
「别说谎了!这个借据上的签名不就是你的嘛!」
缪雅像是在说「我可是辛辛苦苦才弄到这份借据文件呢」那样,泛起一抹冷冷的微笑。
「老子不都说不是了嘛!老子可是吸血鬼族宗家的当家啊!」
其中一个男人翻动资料把佩肯宁歪七扭八的字亮给他看,但佩肯宁却一把抢过来唰唰地撕成了碎片。虽然价格昂贵,但这个世界也有类似影印机能够把文件复制到其他地方的魔术道具。因为弄破的是复本所以没问题。
做出如此背叛一族的行为,还以布莱德家当家身分仗势欺人的佩肯宁,跟族里的男人们开始扭打。
由于理应身为护卫的奇奇先生也不打算出手相救,场面一片混乱。
在卡莲开口制止以前,榭拉丝夫人拍拍手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
「内讧就到此为止。等到会议结束后大家请自便。」
榭拉丝夫人发出最后通牒。
「他不法使用吸血鬼族的资产,没有资格坐上我们家当家之位。因此由丹·盖特·布莱德之女克莉丝·盖特·布莱德担任当家。希望各位勿再次对我布莱德伯爵家出手,要是哪些人敢打破禁忌,我们想必是不会轻饶的吧。」
要是再放任佩肯宁他们乱来,我们不仅不会帮忙还债,克莉丝还会动用武力进行驱逐。
吸血鬼族的男人们也是因为他们是宗家当家才追随他,要是对有能力还债的布莱德伯爵家不理不睬,不仅是祖先保留下的土地,连自己家人都会陷入被当成奴隶卖掉的境地。
吸血鬼族里想再追随佩肯宁跟拉比诺的人,可说是已经没有了吧。
佩肯宁跟拉比诺由于自身的彻底毁灭而像个断线傀儡般颓坐在地。
「啊……啊……完蛋了……老子……已经……」
佩肯宁只能双手抱头不断喃喃自语。
如此一来我们跟佩肯宁之间的战争便告一段落。
剩下的问题只有一个。
我们的视线自然而然地移向奇奇先生的身上。
▼
会议结束后,两名吸血鬼族男性拖着佩肯宁他们回去了。
解任吸血鬼宗家当家,追究佩肯宁他们的责任,与这次这起事件相关人员的处分,帮忙还债时的还钱计划等等,有一大堆需要做事后处理的事。
因为得做的事实在太多,细节讨论便留待日后。
至少佩肯宁跟拉比诺想必不会再次出现在我们面前了吧。
在场的只剩下奇奇先生。
我再一次询问他大约一个月前问过的问题。
「奇奇先生……您为什么要背叛布莱德伯爵家?」
「…………」
「奇奇先生!」
他背向我们,缓缓地走向训练场。在移动一定程度的距离后他回过头来。
「……想要知道原因的话就跟我战斗吧,琉特!」
「我不懂您在说什么!为什么到了这一步还非打不可呢!」
「…………」
然而奇奇先生却没有回答,只是一直在等待我。
「琉特。」
我一回头便看到榭拉丝夫人点点头。看来跟奇奇先生的这场战斗是在所难免了。
我仍旧身穿执事服,走到奇奇先生面前与他对峙。
「…………!」
我调适心情以肉体强化术辅助眼睛与双脚。既然这样就算把他打到满地找牙,也要让他吐出原因来!
为了一吐至今对奇奇先生的郁闷,我不做假动作笔直地打出右直拳,朝奇奇先生展开突击。奇奇先生为了闪避而后退。休想逃!
我更加跨前一步。这次则使出左直拳。
「呜!」
尽管奇奇先生迅速挡住了,但还是无法完全吸收冲击力而露出痛苦的神情。但他也不是光挨对手打。他的双脚站定像是打定主意不会再后退,并且回敬一记左勾拳。
不过我已经猜到会有这招,于是早已蹲下回避掉了。接着用拳头打进停下脚步的奇奇先生的右侧腹——肝脏。
「呜、嗯……」
我在他停下脚步时,顺势挥出最后一击的右勾拳!我的目标是让奇奇先生失去意识无力还击。要是这一击无法将他击倒,我打算趁他感到恐惧时接二连三打到他失去意识。为了一吐我累积的郁闷。我将魔力集中到双脚、双手和背部。为了让右拳不致感到疼痛,我用盾保护好打出最后一击。
「太天真了!琉特~~!」
奇奇先生在大喊的同时,同样用拳头打下了我的拳头。
顿时响起有如金属与金属在高速碰撞下发出的声响。
「唔!」
我遭到压制于是与奇奇先生拉开距离。右手阵阵剌痛。要是我的手没有盾保护,恐怕会骨折吧。
方才奇奇先生的一击,比我起头慢姿势也不稳,无法移动重心只有用上手力。原本我应该不会输的,但纯粹因为魔力量反倒是我遭到压制了。
这下子便显现出身为魔术师才能上的差异。
「率先预测对方的攻击,顺势组合招数已经变得厉害多了呢。不过为什么在最后没有瞄准喉咙?那样一来你就会赢了。」
奇奇先生最后指出的那点是正确的。
要是最后我挥出的不是企图令他脑震荡的勾拳,而是瞄准喉咙最短距离下的直拳,他肯定会来不及防御吧。
可是喉咙是要害。要以肉体强化术辅助的身体拿捏分寸实在困难,所以就没把那当成目标。
「所以我才说你太天真了。」
奇奇先生看穿我的想法,毫不犹豫斩钉截铁地说:
「我可是敌人。怎么能够同情敌人!你这样还算得上是布莱德伯爵家的执事吗!」
奇奇先生进一步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跟刚才相反,他从正面瞬间缩短距离挥出右直拳。
多亏我有辅助双眼,总算是勉强以目测回避掉了。
奇奇先生一点都不在意,攻击的手毫不放松,在挥拳踢击之余像是在用喊的开口说:
「是把兽人大陆深处的山岳当成大本营的山贼父母生下我的!我的父母跟同伴们遭到从前还是个冒险者的丹·盖特·布莱德担任队长的冒险者们讨伐了!然后我的父母与同伴们,都在当时的战斗中被杀死了!」
由于当时的奇奇先生还是个孩子,所以被抓起来当成奴隶卖掉了。
跟着在第一任主人死去后,他再度成为奴隶被卖掉。结果身为父母与同伴们敌人的老爷偶然买下了他——奇奇先生是这么说的。
「当年还是个孩子的我已经长大成人,因此他没有察觉到这件事!但身为魔术师的我深深感到与仇人之间力量上的差距。无论是正面进攻,抑或发动奇袭都绝对没有胜算……」
奇奇先生停下在攻击的手,似乎很愉快地大喊。
「所以我藏起对丹的敌意,为了不让早晚到来的复仇机会溜掉企图取得他的信任,所以进入布莱德伯爵家老老实实地侍奉他!然而他却彻底遭我的演技所骗,当他任命我当警卫长时,我的内心笑到停不下来!幸亏如此我才能顺利调包反银药,让丹跟我一样被当成奴隶卖掉!哈哈哈哈!我完成复仇了!」
我忍不住用像在喊叫的声音询问。
「那是奇奇先生您的真心话吗!」
「没错!这就是我的真心话啊啊啊!」
奇奇先生像在吼叫那样笃定地说。不过我反而从奇奇先生的话语和态度中,能够理解他先前那些莫名其妙的行动。
奇奇先生对老爷抱持着复仇心想必是真的吧。从前进行完战斗训练,我曾经问过关于A级魔术师的强度。当时奇奇先生好似回忆起过去那样眯细双眼,瞳孔中瞬间闪过憎恨的光芒……那不是我看错了。
可是他同时却也对布莱德伯爵家怀有深深的爱。否则就不会把狼族的牙交给我,还对我说「琉特,也许未来还会有很多辛苦又棘手的事。不过你不可以认输,要保护好克莉丝大小姐。拜托你了……!」这种话了。
奇奇先生长年以来一直怀有为父母与同伴们复仇的心和对布莱德伯爵家的爱,相反的情感让他心中十分纠结吧。
而在他面前出现了我这个会在这异世界制作异质魔术道具的人。
所以他才会答应佩肯宁他们的提议。尽管没有魔术师的才能,但他相信若是制作出削短型的我,能够保护好大小姐,并在最后将他击倒。
结果如同他的计划,他完成对老爷的复仇,我也拯救布莱德伯爵家脱离佩肯宁们的魔爪。实在是很出色的策士风范,但唯一估计错误的地方就是……奇奇先生的演技太差了。
将克莉丝大小姐视为亲生女儿溺爱,比起任何人都更为布莱德伯爵家着想的那个奇奇先生,他的行动不可能全是为了取信于人的演技。
如果那真的是为了取信于人的演技,那奇奇先生实在是拥有惊人的演员才能。要是那样就赶快别再当什么警卫长或魔术师,加入剧团才是正道。我能够断言,他肯定能立刻加入顶尖演员的行列。
「怎么啦琉特!再更认真地杀过来啊!我可是背叛者喔!还是说你挂在腰际那个削短型是放着好看的!」
尽管与我对峙的奇奇先生说着挑衅的话语,但我早已没了战斗的欲望。有的只是在想该如何说服奇奇先生。
即使我在这里没杀了他,之后他也会以「为了协助佩肯宁他们陷害布莱德伯爵家负起责任」而自尽吧。不论是输是赢,这个人都已经做好赴死的觉悟了。这场战斗也是奇奇先生为了锻炼可能会继他之后接任警卫长的我。可说是对他自己而言最后的任性也不为过。
可是要怎么做才能让奇奇先生不用死就解决这件事?就算当场阻止他,他之后肯定会自尽。我没有能制止他自尽的手段……!
「看来你还不打算拿出真本领呢……那我就让你想要那么做。」
奇奇先生伸出右手手指举至胸前。
「于我手中汇集的风之精灵!绕风成刃贯穿敌人!风螺旋(Wind Spiral)!」
「!」
不妙,奇奇先生擅长的魔术是风与风相乘的中级魔术,他让自己的右手缠绕上风刃,尽管进行攻击的范围只有手臂,相当狭窄,但与此同时贯穿力却高得惊人。
我曾经一度为了学习而见过它。跟肉体强化术并用的时候虽无法破坏巨石,但能让手埋进里头。拥有在前世地球上所见过超越挖掘机的威力。
奇奇先生用经过肉体强化术辅助的快脚,刹那间缩短距离以我的心脏为目标使出贯手。我出于本能展开盾!尽管我交叉双手试图阻挡,但我无法当面挡下,只能用身体硬接!
「……!」
不过风螺旋的威力超乎想像的强,尽管成功硬接下来,但我的盾也因为承受不住而坏掉了。由于盾无法彻底防住,风刃割伤了我的手,鲜血在空中飞舞。
「还没结束,琉特!」
奇奇先生毫不留情地展开追击,继续使出贯手。
由于我的魔力值就算做出盾也会遭到破坏,于是我只能一个劲儿地闪躲。可是奇奇先生体能比我好,战斗经验也胜于我,他的攻击我不可能完全躲开。勉勉强强才能避开直接击中,因而包括手臂、双脚、侧腹、肩膀和脸颊等等全都被割伤而鲜血直流。
(可恶!这样下去我会因为流血过多先倒下的!那样一来奇奇先生会离开这里,在无人知晓的地方自尽吧。但是在这里打倒他,结果还是一样……要怎么做才能让奇奇先生不用死就解决呢?)
奇奇先生打算放出风螺旋——但在反应到这件事的一瞬间,我便吃了一记回旋踢。风螺旋是假动作。
「呜!」
我受到奇奇先生重重一踢,跟他拉开距离。
我的视野中出现克莉丝大小姐正在注视的身影。
她的双眼中正在倾诉「我有话想对奇奇先生说」。我总觉得在那之中,找到能够制止奇奇先生的一线光明。
光我一个人不管说多少话,想必都无法阻止他自尽吧。但如果是克莉丝大小姐、榭拉丝夫人、梅尔世小姐、玛利先生,还有卡莲、邦妮、缪雅他们所有人的话那又如何呢?
一定有办法动摇奇奇先生深信不疑的觉悟!
我赌在那个可能性上!
要让他听大家说话,就必须不杀教我战斗方式的师傅——B+级魔术师的奇奇先生,让他无力还击彻底获胜才行。
「怎么啦琉特!你停下脚步了喔!」
「!」
是奇奇先生的刺拳。一防住之后,他马上绕到我的视野看不见的死角去。
我无法仔细确认,只能火速向前滚脱离现场。奇奇先生的右手扫过我刚刚站的地方。
没能完全避开,风螺旋稍微割伤了我的背部。
由于魔力量有绝对性的差距,因此打持久战我只会落居下风。再说对方的身高高,手臂又长。唯一的胜算只有奇奇先生不知道的前世知识,还有腰际挂着的削短型吧。
我专心防御,并且策划使用这两点的作战。
(之后就看时机跟集中力了!)
正当我把所剩不多的魔力注入脚上,打算退后拉开距离之际——
「糟……!」
石头绊到我的脚,我整个人摔坐在地。到了这关头居然犯下这种粗心错误!
我慌慌张张背向奇奇先生,把手放在地上打算跑起来。正好是田径选手准备要起跑时所做的蹲踞式起跑姿势。
「别想逃!」
奇奇先生没有放过这个空档,猛然拉近跟我之间的距离。在我起身以前迅速欺近我,但到此为止正中我下怀!
「我也没打算要逃离奇奇先生喔……!」
我装作要起身实则握紧削短型。背向奇奇先生,从左边腋下将枪口对准他,发射在对老爷的模拟战中也用过的非致命性霰弹枪弹中的木制plug弹!
我直接背向他射击,这招藏球战术出乎他的意料!
为此我刚刚才故意跌倒。由于是在充分吸引他注意力的状况下开枪,理应不可能躲得掉——当我这么以为时,奇奇先生却似乎预测到这招攻击而躲开了木制plug弹。
「啥!」
我大吃一惊回头朝向他射出第二枪——奇奇先生彻底缩短距离,以左手抓住削短型让射击轨道完全偏掉。
「你作出的魔术道具确实很强。第一次见到应该基本上都能确实击倒对手吧。不过第二次、第三次的话那又另当别论了。不仅能策划对策,也会小心注意。你以为我没察觉到你拔出了削短型吗?」
奇奇先生手抓削短型增强右手拳头的力量,也许是打算使出最后一击吧,但我却对奇奇先生泛起一抹无畏的笑容。
「请放心吧。因为我是故意被您抓住的……!」
在奇奇先生对我的话有所反应以前,我反过来抓紧他抓着削短型的左手。然后我就这样抓着他的手,身体回转一百八十度变成并排在他左边的状态。我利用这个动作,拉伸奇奇先生的手臂。接着绊住他的脚,用自己的手肘顶对方的手肘内侧,并且把手臂往后上方用力扯。
「什么!」
奇奇先生反射性地为了不让左手被折断而动了起来,于是他绊到我的脚,脸摔到地面上。而且手还被扭着后仰倒下,我毫不迟疑便用拳头揍向毫无防备的肚子。
「嘎!」
奇奇先生在发出短暂尖叫的同时失去意识昏了过去。
我忍不住安心地喘了口气。
「呼……总算是没杀了他又成功让他无力还击。」
「太厉害了,琉特。最后实在太快了,我都看不出你是怎么打倒奇奇先生的呢。」
克莉丝大小姐他们聚集到我们身旁。武人系女子卡莲很有兴趣地向我问道。
我收起削短型并说明:
「最后的投技是称为近身格斗术(CQC)的格斗术。」
要让手上有刀等等武器的敌人无力还击的代表性格斗术,就是近身格斗术(CQC)。而奇奇先生在与老爷的模拟战和拯救榭拉丝夫人的作战中,已经充分了解到枪械的威胁,我料想到他打算让我没机会用。
一如所料由于奇奇先生对削短型抱持戒心抓住了它,但我反而抓住他的手,在注意别让他骨折的同时把关节拉伸到极限把人摔倒,让他无力还击。
顺带一提——漫画和小说等等,经常会出现近身距离作战(CQB)与近身格斗术(CQC),但这两种有何不同呢?
简单说明的话,近身距离作战就是以室内战等等,手拿枪械开枪为前提的擒拿术,是军队的特殊部队擅长的战术,使用在狭窄空间也能便于应对的枪械,杀害敌兵或犯人等等使其无力还击。
近身格斗术则是不仅止于射击,而是迅速接近犯人,使用枪械、刀剑、警棒等等,在不杀人的状况下使其无力还击的技巧。不杀犯人而是抓起来,便能追究犯人的动机、目的或是内幕关系有助于查明真相。
因此据闻军方的特殊部队(反恐部队)学近身距离作战,警方的特殊部队则是学近身格斗术。听说近来军方也会学习近身格斗术。
「唔……琉特,这样啊……我输了啊……」
当我说明完毕后,失去意识的奇奇先生也醒了过来。他挺起上半身随意坐在地上。
「没想到竟会从那里使出那种招数……琉特,你真的变强了呢。」
「奇奇先生……」
奇奇先生察觉到有影子抬头一看,榭拉丝夫人站在他的面前,他告诉夫人:
「……正如跟琉特战斗时所说的那样,为了替父母与同伴们复仇,我背叛了布莱德伯爵家。之后要杀要剐都随便你们。」
他低下头放松身体,像是在显示自己完全不打算抵抗。
夫人浑身散发出令人不安的气息,并且向前踏出一步。
「……」
还以为要是榭拉丝夫人他们,一定会制止奇奇先生自尽,或许是我搞错了也不一定。
仔细想想,老爷的安危尚且不明。虽说布莱德伯爵家幸运地没有出现死者或遭受男性暴力以待的女仆们,但损失仍是相当庞大。说不定夫人是要斥责奇奇先生。
只是区区一名仆人的我,没有办法制止夫人。
当我痛苦地低下头时,有温暖的手放在我的手臂上。
一抬起头只见克莉丝大小姐面露微笑,似乎是为了让我安心。
「——我知道喔。我的老公丹打从一开始……就知道奇奇是自己以前抓过的山贼之子。」
对于榭拉丝夫人的话,不仅是奇奇先生,连我们都露出讶异的表情。
她不在意周遭的反应继续说下去:
「丹在奇奇被卖给残酷的地方或人当奴隶以前,就给熟人一笔钱低头请对方领养奇奇,拜托他为了奇奇的将来教他学习,希望能让他魔术师的才能获得成长。不过那个熟人后来死了,在知道他的家人要卖掉奇奇,让他当在魔物大陆战斗的奴隶魔术师之后,丹就支付行情一倍以上的价格把奇奇领到布莱德伯爵家了。」
魔物大陆也许是受到最后的魔王幸存的影响,魔物的数量多出其他大陆许多,并且水准也很高。因此一旦去到魔物大陆,通常就没办法活着回来,是这个世界的常识。
「那个人即使被说是伪善也想作出补偿,虽说是山贼但还是让你的父母死了。因此他想代替你的父母,将还是个孩子的奇奇你,养育到能够独当一面为止……」
「怎么可能!可是老爷在奴隶商行见到我的时候,应该是说了『初次见面』——」
奇奇先生没有察觉到自己对丹伯爵的称呼变成了「老爷」,用连我都能看出的苍白脸色喃喃自语。
当然榭拉丝夫人也有可能在说谎……可是我却能够接受,觉得「要是那位老爷应该会做出这种事」。倘若是留心绅士风范又温柔到无可救药的那个人的话。
「所以他是从一开始就有设想过你可能会背叛而雇用你。然而你在不知不觉间却变得比谁都要认真为布莱德伯爵家着想,因此老公跟我都疏忽了。鉴于这也是我们的失策,奇奇,现在下达对于你的处分。」
榭拉丝夫人做出决定。
「为了惩罚你的背叛——现在解任你布莱德伯爵家警卫长一职,然后你要找出丹·盖特·布莱德伯爵,以及四处向因为这次事件造成困扰的人诚心赔罪。然后……等到我老公回来,你再从头开始侍奉布莱德伯爵家。」
比起任何人对这个决定更惊讶,青筋外露大声怒吼的便是奇奇先生本人。
「夫、夫人!您在说什么傻话!原谅背叛者就没办法给其他人树立榜样——布莱德伯爵家名声会受到侮辱的!请判罪于我!」
布莱德伯爵家的人们对那样的奇奇先生开口。
「已经够了。应该说我看到奇奇对老爷偶尔露出若有所思的眼神,已经察觉到其中有异……没能发现到同事的痛苦,什么都做不到的我才感到抱歉咩。」
「奇奇先生,虽然现在说可能太迟了,但请你别再独自承担、感到痛苦了。我虽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力量,但要当个听众还是做得到的。」
奇奇先生接连听到玛利先生跟梅尔世小姐这番话后,以动摇的口气反驳。
「玛利!梅尔世!连你们都在想些什么啊!我是前山贼的儿子、是奴隶、是布莱德家的背叛者啊!可是为什么……」
『奇奇先生。』
克莉丝大小姐把迷你黑板举到胸前。
『不管是前山贼的儿子或是奴隶都没关系。爸爸、妈妈、琉特哥哥、玛利先生、梅尔世小姐还有其他所有的仆人们,大家都非常喜欢奇奇先生你。当然我也非常喜欢奇奇先生……!』
「大、大小姐……」
奇奇先生双眼湿润。还以为总算勉强忍住了——
『我已经不想再失去最喜欢的家人了。』
克莉丝大小姐最后的一句话让他潸然泪下。奇奇先生的泪水一而再、再而三地夺眶而出,弄湿了训练场上的泥土。
「其实我很清楚。我的父母跟同伴们有多么混帐……可是对我而言他们是家人……明明仇人就在眼前却什么都没做,死掉以后还有什么脸去见父母跟同伴们。所以我打算舍弃一切——」
奇奇先生尽力抑制住抽泣声与泪水开口说话。
看准他稍微冷静下来的时机,榭拉丝夫人以严厉的眼神瞧向奇奇先生对他说。
「直到你赎罪为止都不准你以自尽来逃避。请你做出不致令布莱德伯爵家前警卫长此一身分蒙羞的举止。首先要四处向因为这次事件造成困扰的人诚心赔罪。你明白了吧,奇奇。」
「——鄙人布莱德伯爵家前警卫长奇奇,谨此表示将会清偿罪孽……并且赌上这条性命,一定会把老爷找出来。」
奇奇先生端正坐姿,两手拳头碰地深深一鞠躬。
于是乎,第二次布莱德伯爵家袭击事件,除了老爷下落不明之外,彻底地落幕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