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三卷
  5. 第六章 步枪兵的信条
  6. 繁体版

第六章 步枪兵的信条
2017-06-22 16:38:19

		

尽管遭到对手突然袭击而仓皇失措,但不愧是镇守榭拉丝夫人所在尖塔入口处的魔术师。他们反射性地构筑起盾贯彻防御。
从熟练度来看想必至少是有B级魔术师以上实力之人吧。
但我毫不在意,选择好全自动模式扣下扳机!
枪口焰!枪声!抑制像要弹出去的冲击力道,瞄准对手的脚!
干脆俐落地贯穿右边男人构筑起的盾。
「呀啊!」
敌人的脚上飞溅出鲜血。因为强化双眼而在速度变慢的视野当中,只见白雪虽然往负责的左边男人开枪,但我却察觉那被盾给挡住了。看起来像是瞬间释放大量魔力巩固盾牌。真是个行事小心的男人。
我继续扣住AK四七的扳机向旁横扫。子弹全自动喷射,一一被敌人吸收。
「咕啊……!」
就算能防住转轮手枪的点三八特殊弹(9mm),但7.62X39公厘子弹就行不通了。它干脆俐落地贯穿盾牌,左边男人的脚变得稀烂。
「你、你们这些混蛋!是从哪里进——啪!」
我第一个射击的对象发出叫声,但白雪迅即踹飞下巴让他昏倒。至于另一边的男人她也同样用脚踹夺走他的意识。
当然我在发觉到她行动之际就停止开枪了。
身为同一天被丢弃在孤儿院,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十足默契可是拿手好戏。
白雪从弹筒中退出空弹壳,再用快速装弹器一边换一边对我说:
「琉特,麻烦你开锁了!」
「交给我吧!」
「刚刚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是入侵者吗!外面的家伙在干什么吃的啊!」
「是塔!快压制住塔那边!」
宅邸内外响透男人们的声音。
由于枪声和肉体强化术使用魔力,因而他们察觉到有入侵者。
想必他们已经彻底知晓入侵者的目标是位于尖塔的榭拉丝夫人了吧。
不会有笨蛋想入侵戒备如此森严的宅邸里抢金银珠宝。
不过只要立刻开门通往尖塔就行……问题就在于门。
厚重的金属门被两根粗如孩童手臂的粗壮铁棒封住还上了锁。门周遭的红砖自然是抗魔术红砖。一般来说是守门人会拿着钥匙,但为了防范入侵者,也会让他们同时拿两只以上的假钥匙。
我已经没时间一支支试了。
换句话说要在没钥匙的状况下在短时间内破坏这扇门的话,就需要足以破坏厚重的金属门和抗魔术红砖那种程度的魔术,但也已经没时间吟唱那种东西了。
冒失使用魔术就算能破坏门,由于威力太大周遭也会崩毁堵住通道。结果仍进不去。
假如想不用魔术破坏锁的话,例如用剑术斩断,便需要力量与技术。
门是金属制的,还相当厚,锁也做得很牢靠。
俨然是「手拿名剑的大师级别之人才有机会拼拼看」的程度。
在我们周遭没有人拥有那样的技术。
或者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用重斧硬是将它切断。也是有暂且回去从金属铠甲那里夺走战斧的这种招数……但在做那些事的期间,警卫就会聚集过来了。不过我的手上有AK四七。
它拥有能够贯穿NIJ标准(NIJ=National Institute of Justice,即国家司法研究院)「LevelⅢA++」防弹背心的威力。
尽管一般弹头没办法贯穿厚重的金属门,但要把锁轰飞并不困难。
我对着锁用半自动模式开枪,它随即轻松弹开。
我和白雪犹如飞身跃入那样进入门内。
白雪把推开的门阖上,随后收起爱枪用双手对着门。
「冰雪之龙,回应我的召唤声吧。在我眼前创出冰河的世界!永久冻土(Permafrost)!」
是冰与水的复合攻击魔术。
初级是一种。
中级能混合两种。
高级能混合三种以上。
门从内侧结冰。这下子即使门锁坏了,要从外面进来想必也很难吧。要争取时间是绰绰有余了。
我一面听着背后白雪的声音,一面破坏完另一扇门的锁。
恰好弹匣用光了更换一下。
一打开门我就用白雪替我强化的脚力一口气冲上螺旋梯。
不用一分钟便到达榭拉丝夫人遭俘的顶楼门口。
门看上去很坚固,但跟底下两道不同的是上头有精巧的装饰。
因为是普通的门,要弄破并不难。
「夫人,您没事吧!我是琉特!」
「琉特!你只身一人来救我吗!」
「详情晚点再说!总之请您离门远一点。站在门前会很危险,请您靠边!」
「我知道了!」
我用肉体强化术强化身体一口气踹破。门的合叶弹飞到房里。
房里有着自从惊喜派对以来,好几个月没见到的榭拉丝·盖特·布莱德夫人。
她穿着像件睡衣那样素面的一件式洋装,也许是因为运动不足,她的轮廓显得圆润,感觉胸部也变得更大了,但就我所见范围之内,没有受伤或是遭到拷问的痕迹。
我摸摸自己的胸口松一口气。
「琉特,没想到你居然会来救我!」
「夫、夫人!」
夫人也许是极为感动,她从正面紧紧抱住我,就像我们初次相遇的那天一样。
我的脸埋在她丰满的胸部之中。
感觉很舒服,不同于白雪和克莉丝的女性气味让我的脑袋晕头转向。
夫人突然松开释放了我,跟着这回轮到对白雪感兴趣。
「哎呀,这位是?」
「她、她是我的未婚妻白雪。」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你有未婚妻!初次见面你好,我是榭拉丝·盖特·布莱德。诚心感谢你鼎力相助。」
「您好,我是琉特的未婚妻白雪。夫人救了琉特一命,我才要感谢您。」
「不不不,应该说是我们要感谢他才是。老公也说他买到好东西了。话说我感到从下方传来强大的魔力,那是白雪小姐你的吗?恕我失礼,想请教你的等级有多高呢?」
「我是A-级。从S级魔术师冰冻魔女那里获赐『冰雪魔女』这个称号。」
「哎呀呀,真是了得呢。小小年纪居然是A-级。而且竟让那位S级魔术师冰冻魔女赐予称号。要成为王公贵族也并非不可能的事喔。」
「我自己是觉得有名无实。是因为发生了许多事才得到这个称号。」
「要是有空可以告诉我那些事吗?我最喜欢这种冒险谭了。因为我的老公丹也是个创造很多有趣冒险谭的人。若要说有意思的,之前沉睡在地牢里的——」
「夫人!白雪!那些话请等以后再说。我们真的没时间了!」
下方的阶梯传来的嘈杂声越来越大。
他们已经开始发出连我都能感受到的强大魔力。我放下肩上的背包,把像是白色黏土的块状物拿出来交给白雪。
「琉特谢谢你。那么夫人,能请您抬一下头吗?」
她把像是黏土的块状物覆盖在缠绕于夫人脖子上的防止魔术项圈。
防止魔术项圈有三个功能。
一……只要在拥有权限者的目视范围内,就能收紧项圈让人窒息。
二……能够掌握戴上项圈的人所在位置的资讯。
三……若是想强行拿下项圈,施加于其上的魔术力会使得穿戴者死亡。
这种黏土似乎是能封住第一种功能的特殊物品。
这是梅亚给我的东西,她保证一定有效。此外只要戴着这个项圈,即使把夫人带出去也会暴露位置一直遭到追踪。要是弄个不好会死人的。
不过梅亚说,只要有专门道具、时间与技术似乎就有办法。
之后的步骤就是我们带着夫人穿越宅邸后头的森林到约一公里前方的街道上,坐进准备好的有篷马车。
有篷马车里有梅亚搬来准备齐全的专用解锁道具,拥有魔术防止项圈开锁技术的天才魔术道具开发者梅亚,当然也在那里待命。
接下来就是努力逃脱直到解锁成功为止。
我用斜眼瞥向在做事的白雪,同时更换起AK四七的弹匣。
「琉特,准备好了。」
「我这边也做完准备了。那么白雪,就照先前说好的那样拜托你了。」
「收到!夫人请恕我失礼了。」
「哎呀呀。」
白雪增加肉体强化术的魔力量,把夫人打横抱起。
我给予被抱住的夫人指示。
「夫人,也许会造成您的不便,现在要抱着您移动,还请暂且忍耐。」
「呵呵呵,这样子让我想起老公第一次抱起我的事了。没错,那是我们第一次在船上相遇的当天晚上。就在我们一见钟情那一天的晚上。」
「夫人!」
「喔呵呵,我知道了。现在项圈封住了我的魔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我没问题的,所以跑得稍微粗鲁点也没关系喔。」
「您那么说真是帮了我们大忙。那么我们走吧,白雪!」
「嗯,随时都没问题喔。」
我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
用AK四七的全自动模式射进砌起的红砖墙。
当弹匣用尽后,我取出第二支弹匣再次用全自动模式射击!
现在全自动模式击发的子弹是穿甲弹。
穿甲弹是为了射穿坚硬铁板的弹头。
就算是抗魔术红砖,也不可能耐得住连汽车最坚固的引擎体都足以贯穿的穿甲弹。我打穿一个刚好可以容纳人通过那种大小的弹痕。
「预~备~!」
我让全身覆盖魔力,跟着直接使出回旋踢!
砖块在黑暗中飞舞落地。落地的声音响彻宅邸。
这个时候我用了大约一半的魔力。
我替换弹匣,从弹药袋拿出「M二六破片手榴弹(银制款)」,要从尖塔打穿的洞穴跳向城墙。
白雪则是抱着夫人。
下方是一片黑暗,我们要跳到能够隐约看见的城墙上,没有时间可以拖延,想当然耳监视外面的警卫都聚集到城墙下方了。
制造逃生口的方式那么夸张的话,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此时准备好的新武器「M二六破片手榴弹(银制款)」便派上用场。
「夫人!请您捣住耳朵。」
我在跳下城墙的前夕,向夫人做出指示。
下面有等着我们的警卫在。我抽掉拿着的手榴弹的插销迅速丢出。
手榴弹掉到地面上爆裂。周遭散落银的碎片。
「是魔、魔术道具吗?但光这种程度的攻击就想挡下我们,呜……」
「身、身体——」
「这是银吗!」
吸血鬼们在手榴弹丢出去的前一刻,感到有危险而用盾防御,但由于突如其来无法防住全身。碎片扎入手臂、双脚或肩膀。
原本这种程度的伤能用治愈魔术治好……但是银对于吸血鬼来说是剧毒。要是没有专用的反银药,那种毒就好不了。
从四面八方传来吸血鬼们受到银毒折磨挣扎的声音。
我们一着地,就趁一阵混乱当中一口气狂冲。目标是大约一公里前方的森林。
只要能进入那里就是我们的胜利了
剩下大约五百公尺。
「唔!琉特!躲到我后面去!」
来自白雪的警告。炎剑、冰矛、雷斧漫天飞舞,像在遮挡我们的去路。
白雪让我躲到身后,她抱着夫人直接张开盾牌。
白雪挡下了所有的魔术攻击。从施放出的那堆魔术后头,出现十几个男人的身影。
「……!」
「原来如此,主谋就是琉特你吗?还想说以玛利而言这算是狡猾的手段了。」
时隔好几个月的重逢。
奇奇先生的身影一点都没变。跟为了拼命克服心理创伤的克莉丝大小姐能够外出而感到高兴的那时候一模一样。
应该没什么大变化的奇奇先生一如往常平淡地指出失误。
「不过还是太嫩了。发动佯动时演得太过头了。情报必须让对方思考,经过调查以后再让对方掌握住才好。因为对方会彻底相信自己花一番功夫得到手的情报。」
我在小时候,也曾遭到对战过的灾魔物指出类似的失误。
兽人族的男人们从他的背后呈扇形散开。
他们想必是由奇奇先生管理的直属部下们。
每个人的双眼都闪着绝对不会让夫人逃走,受雇于人的专家光芒。
奇奇先生率领着他们阻挠我们。明明都是站在眼前的敌人了,我却还在想他是在说谎、这是不是假货。
「……奇奇先生你为什么要站在那边?有什么理由让你背叛老爷、夫人、玛利先生他们那些仆人,还有大小姐!」
几个月没见说出的第一句话,并不是一顿痛骂,而是质问原因。
他肯定是有熟人或朋友被当成人质,所以被迫听从指示而已。
奇奇先生虽然不爱说话相貌又很恐怖,却是比谁都重视布莱德伯爵家的一个人。
为了克莉丝大小姐操心想尽千方百计,陪伴在她身边。那样的他不可能会真心背叛的!
……然而奇奇先生回答起来却依然毫无抑扬顿挫,相当平淡。
「要聊天我是不在意,但这样好吗?敌人可不只我们而已吧。」
奇奇先生指向我们后方。
逃过手榴弹的碎片从混乱之中重新振作的吸血鬼们正在逐渐缩短距离。
前门有奇奇先生,后门有吸血鬼吗?
「……说得也是。在问原因以前还有事得做呢。首先得顺利从这里脱逃,把夫人带到安全的地方去。」
「前提是你做得到呢。」
奇奇先生的部下们十分专注地严阵以待。
背后还有一群吸血鬼在追赶。
一般来说这已经是走投无路了,但我却不慌不忙地高高举起左手转圈圈送出暗号。除了我跟白雪以外的人都一头雾水,露出疑惑的表情。
「怎么,是投降的暗号吗?要是如此不用那么做,先把抱着的人质——呀啊啊啊!」
是某种东西爆破的声音。
与此同时站在奇奇身边的兽人男突然当场倒下。
他的左大腿开了个洞鲜血四溅。
哒!
「嘎啊啊!」
更甚者连他隔壁的男人也同样压着脚。这次是右脚大腿。
「白雪!」
「收到!」
只有我跟白雪两人毫不犹豫迅速地从倒下的男人制造出的空洞中闯出包围网。
「快、快追!绝对不能让他们给逃了!」
唯有奇奇先生一个人从这突如其来的意外中反应过来,下达指示要追赶逃走的我们——
哒!
由于指示出现反射性反应而开始奔跑的男人抱着脚倒下。再次出现看不见的攻击。
奇奇先生似是为了先找出究竟是谁发动攻击,将魔力集中在双眼上。
「唔!那是大小姐吗!」
然后他察觉到距离很遥远,在大约五百公尺的前方——森林与平地的分界线上。
从云隙中露出的巨月瞬间露脸,照耀着这一带。
克莉丝大小姐在必须以魔术强化的视力才能确认到的距离下,呈跪姿抱着黑色长筒状类似武器的物体。
这是所谓跪姿射击的射击姿势。
每当她一开枪就会有初速约每秒八百四十m/s的「7.62X51公厘NATO弹」袭击来。
他们还不知道。
如今自己是站在多么可怕的怪物面前。
我们这边的王牌——克莉丝·盖特·布莱德的才能开花结果!
▼
在相当遥远的五百公尺前方。
克莉丝用呈跪姿抱着黑色长筒状类似武器的物体。
奇奇以经过魔术强化的视力确认,打算对同伴做出指示——
哒!
「嘎啊啊啊!」
再次响起爆破声。
几乎是同一时间,在琉特等人身后开始奔跑的一名吸血鬼抱着肚子倒下。
(这下能确定了。虽然不知道用的是怎样的魔术或魔术道具,但似乎能在没有巨月与星光的黑暗中,从五百公尺的前方进行攻击。)
奇奇冷静地分析,对于令人惊奇的射程长度、精密度,以及明明没有感应到魔力却能放出致死性攻击的这种威胁感到战栗。
(那般凶狠之物,我活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现在是克莉丝大小姐手下留情,所以只射了脚跟肚子就算了,但这要是射中头,一发便会立刻死亡。连认知自己要死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杀掉了!)
而且无论奇奇如何集中精神,还是无法感知到魔力的流向与来源。这下子就算是魔术师也能在不知不觉中出其不意地杀掉。
这样恶劣至极的武器令奇奇不禁背脊发凉。
幸好似乎无法连射。
证据便是每隔一段时间才会响起爆破声。
奇奇随即连发指示。
「敌方的攻击约来自五百公尺前方!攻击方法可能是经由未知的魔术或魔术道具!无法连射!只留下几个人拯救伤患,剩下的随我来!」
身为专家的他们马上听从警备负责人奇奇的指示展开行动。
除了几个人依照指示处理救护工作以外,众人随即开始追击琉特他们。
追兵的人数为兽人加吸血鬼约十几人。
所有人都是经历过严酷战场,身为B-级以上魔术师的强手们。
「别让他们锁定目标,一边做回避运动一边前进!」
众人依奇奇的指示像在躲箭那样左右移动并且从后头追赶琉特他们。
跟对方的距离约有两百至两百五十公尺。
尽管奇奇等人为了前进时不让对方锁定而拉开了一些距离,然而习惯这种动作以后,如今这是相当有可能追上的距离。
况且在森林中,对于夜视力好的兽人和吸血鬼有利。
再说榭拉丝的脖子上还戴着防止魔术项圈。
只要戴着这个的期间无论身在何处都能掌握所在位置,里面藏有除了以专用钥匙拿掉之外,都会致对方于死的魔术。
无论短时间让他们拉开多少距离,也不会让榭拉丝溜掉。
而且对方的战力是琉特、克莉丝跟白色魔术师——白雪。
奇奇依长年累月的直觉,从白雪体内潜藏的魔力、身为魔术师的举止大致推断出她的实力高低。
(虽说似是个麻烦的对手,但以集体攻击也并非不可能打倒。)
琉特虽然不具魔术师的才能,却有开发奇妙魔术道具的才能。
(恐怕克莉丝大小姐手拿的那个黑色魔术道具,就是琉特开发出来的吧。)
奇奇咬紧了牙根。
照这样下去便会抓住琉特他们……当他在思考那些事时,琉特、白雪与榭拉丝进到森林之中。
过了一会儿克莉丝中止狙击,然后跟进。
奇奇们大约慢了两百公尺进入森林。
这是琉特他们熟知的森林,但对奇奇他们而言那也是有如熟悉的庭院一般的地方。森林就在旁边,专家是不可能没有掌握到的。
「咕啊!」
然而从追兵中有人率先发出惨叫。
「怎么了!」
「我的脚!我的脚刺到了什么了!」
有某种东西贯穿了兽人的皮鞋。状似钓钩有倒钩的钉子,设置在能把一半大腿埋进去的地洞里。
钉子又细又坚固,由于体重与惯性的关系轻松地贯穿鞋底。
「呜!」
「这、这边也有!达尔达喉咙被勒住了!这、这是……这里有扯开的细金属线!」
「可恶!那些家伙!把这个森林变得全是陷阱了!」
名为达尔达的吸血鬼族年轻男性,喉咙流出鲜血在地上翻滚挣扎。
同伴们慌慌张张地对他施展治愈魔术,但里面似乎含有银。
同伴们急忙让他喝下反银药。
前进不到十公尺出现两名伤患。
应该是熟悉的森林里遍布着许多陷阱。奇奇责骂狼狈不堪的部下们。
「保持冷静!这是门外汉的陷阱!只要前进时多加注意就不会中!」
是他们以前曾经用来袭击,也曾经遭袭的手段。
在去路上设置陷阱令对手的行进速度变慢。
奇奇等人脚步慎重地一边闪避陷阱一边前进。
跟着奇奇等人的后方出现了上气不接下气的札那第。看样子是由于追寻恨之入骨的对手而追到这里来。
「奇奇,你那是什么驴样!光是这种程度的陷阱就停下脚步,还真是没用的一群人,接下来我就先走一步了!钢铁皮肤!」
札那第让全身覆盖在铁壁的魔术之中。上次的战斗中他只能暂时展开,但现在他再一次重新锻炼,已经变得可以持续展开了。
「跟我来!」
札那第迅即对着设置陷阱的森林进行突击,在奔跑之际以钢铁皮肤让陷阱失效。
奇奇他们因为跟在札那第后头,所以没有中陷阱。
札那第带着沸腾着阴暗沉滞欲望之火的双眼追在克莉丝后头。
「等着我吧克莉丝!我要把上次你让我尝到的耻辱百倍奉还给你!当你全裸用额头磨擦地面道歉时,我要踩在你的头上……嘻嘻嘻!啊,脑里源源不绝冒出想让克莉丝做的事!绝对不会让你逃掉的喔!」
札那第毫不遮掩,暴露出有如野兽的欲望,上次的败北就是那样深深地伤害到他高傲的自尊心。
然而受那种阴暗欲望附身而进攻的札那第很快便停下了脚步。
哒!
「嘎!」
肩膀遭到「7.62X51公厘NATO弹」击碎,札那第整个人倒了下去。
他由于疼痛与惊讶大声喊叫,就像是在告知自己位置一样。
「不、不可能!居然能突破我的钢铁皮肤让我受伤——呀!」
也难怪他会惊讶。在上次的战斗中,他好几次用钢铁皮肤防下了削短型的霰弹。
尽管是一时疏忽,由于强光——特殊声响闪光弹导致他一时之间头昏眼花,趁他在痛苦挣扎的空档,又遭到霰弹袭击让他无力还手。
因此他从那之后,就努力让自己全身都经常覆盖着钢铁皮肤。这样一来即使头昏眼花,只要全身都还覆盖着就无法造成伤害。
吸取上次失败的教训克服弱点,他感到自己变得更强而拿回了自信。可是不知为何这次钢铁皮肤遭到了正面突破。
这也难怪——毕竟札那第不知道。
上次的是霰弹00号鹿弹(Double 0)(可放九颗弹丸的霰弹。又称为九粒弹)。
这种子弹的威力,能够以数学上的动能「J(焦耳)」的计算公式来加以表示。
而动能「J」与「重量」和「速率平方」成正比。
换句话说列成容易理解的式子就是(速率平方(m/s)×重量(g)÷2000就是动能(单位为J)的值。
经由这个算式,上次的00号鹿弹(Double 0)算出的威力约为280J。
要比喻的话棒球的硬球(140km/h=38.888m/s,143g的状况下)约有108J,因此是它两倍以上的威力。
那么说到这次克莉丝用的M七○○P所发射的「7.62X51公厘NATO弹」的威力则是速率约840m/s,重量约9.5g——约3350J。
可达00号鹿弹(Double 0)的十一倍以上。
不管钢铁皮肤有多么引以为傲的优秀防御力,无论如何这不是能防住的等级。
「呜呀啊啊啊!」
札那第的脚又中一弹,他响起了哀嚎。
「散开,快趴下!是跟刚才一样看不见的攻击!快趴下!」
男人们依照指示抛弃当场倒下的札那第分散开来趴倒在地,然而惨叫声却不绝于耳。
「啊啊啊!」
「嘎!」
这次不仅是札那第,散开甸匐在地上的部下们也被盯上了。
「为什么!明明都趴着了为什么还会受到攻击啊!」
一名部下半是狂乱地纵声大喊,奇奇边听他所说的话边冷静地做了分析。
(……克莉丝大小姐正处在比我们还高的位置向下俯瞰。)
森林刻划出具有斜度的平缓山丘。
即使趴下,只要从较高的位置瞄准想让人中弹并不困难。
(搞不懂的是,在没有巨月与星光的黑暗森林中,怎样才能这般准确掌握我们的位置……)
奇奇的脑中顿时窜出有如打雷的灵光一闪。
「解除肉体强化术!她是透过探测魔力来瞄准的。」
奇奇的话语让男人们立即解除魔术。
这是只要冷静思考就能明白的原因。
奇奇、札那第与部下们重新起身,一面注意陷阱一面前进……然而——
哒!
「咕啊啊!」
刚才的攻击好不容易才治愈,子弹却再次击碎札那第的肩膀,霎时鲜血四溅。
「好痛!好痛!为什么!我明明确实没用魔术!到底为什么!」
「您冷静一点!请您冷静下来专心使用治愈魔术!」
「嗯噫噫噫噫——」
札那第试图集中精神。
奇奇的耳朵捕捉到足以令背脊结冰的,风划过的声响。
「啊啊啊!」
札那第正打算施展治愈魔术的脚弹了起来。
他的大腿被射穿了。
哒!
「啊啊啊啊!」
接着换另一边的脚被射穿。
「可恶!可恶!为什么只有我!我究竟是做了什么事啦~~~~!给我停下来~~!」
札那第眼泪、鼻水、口水直流搞得湿答答的,整个人痛晕过去了。
恐惧是会传染的。
她只要有那个心,就能像这样把人折磨到死——用札那第来杀鸡儆猴,是在警告进入森林包含奇奇在内的所有人。
男人们的士气一看便知相当低落。
奇奇的额头上冷汗直流,拼命地思索着问题。
(为何她能在没有光线的黑暗之中,准确把握我方的位置展开攻击?)
没有以魔术探测的气息。
我们也没有使用魔术,所以应该也不会被探知到……
(唔!对了,是单纯以目视掌握我方的位置吗?)
奇奇他知道。
克莉丝的视力与夜视力,在吸血鬼当中也堪称出类拔萃。
从前,她是拥有能以十字弓在最初的一击就射穿在黑暗中飞舞的大蝙蝠,其不到五公分的眼窝那样的天才、天禀与天赋才能的人。她手拿那个将看不见的长距离攻击化为可能的魔术道具,正可谓是如鱼得水。
奇奇此时此刻更是打从心底感到胆战心惊。
(克莉丝大小姐没有才能?开什么玩笑!她可是比起老爷更棘手啊!)
丹·盖特·布莱德确实很强,但也不过就是很强而已。
如果要奇奇正面迎战丹,那只需要全力逃跑就行了。
只要逃得掉躲起来,就不用担心会被杀。要从少数天才才能达到的A级魔术师手中逃走,他有自信自己拥有这种实力。
(可是克莉丝大小姐的才能与强大却在这之上!)
她能以察觉不到魔力,从远距离让人立即死亡那种程度的力量来进行攻击。
是连自己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那种程度的力量!
无论有多么强大,不管怎么逃,只要有一刹那的疏忽,脑袋就可能像捣烂的赤莓那样四处飞散。换言之,跟克莉丝对战之际,即使当场逃走也会因为不知何时会被杀的恐惧而不禁颤抖。
哪边比较恐怖可说是一目了然。
不仅是奇奇,连他的部下们也因为发现到那桩事实而在发抖。
不知何时只要她兴之所至,或许脑袋就会开花也不知道。
死神的手,正在温柔抚摸着在场所有人的脸颊。
——遭丛云挡住的巨月,此时有如镁光灯一般照亮森林一隅。
克莉丝·盖特·布莱德在那道光辉下手抱M七○○P站着,跟奇奇等人约相距两百公尺以上。
她抱紧M七○○P,拼命地动着因为心理创伤无法言语的喉咙,动着嘴唇就像在编织歌声。
听不见声音。
然而她夺走了在场所有男人的目光,他们停下了动作。
克莉丝持续动着喉咙与嘴唇。
奇奇他们并不知道。
现在她口中哼唱的是琉特所教,美国海军陆战队唱的「步枪兵的信条(Rifleman's Creed)」。
在前世还是堀田叶太的时候,英语是琉特不擅长的科目。
可是唯有这「步枪兵的信条」,琉特觉得非常帅气便迷上了,死命地将它背下来。
当克莉丝听到时,她也觉得非常喜欢而记住了这首歌。
尽管她因为受到霸凌的心理创伤无法发声,但她主张哼唱这「步枪兵的信条」的时候就能增加集中力,提升命中率。
——她的口中哼唱起。
『This is my rifle.There are many like it, but this one is mine.』
这是我的步枪。世上有很多把相似的。但唯独这把是属于我的。
『My rifle is my best friend It is my life. I must master it as I must master my life.』
我的步枪是我的挚友,是我的生命。我会主宰它如同主宰我的生命。
『My rifle, without me, is useless. Without my rifle, I am useless. I must fire my rifle true.I must shoot straighter than my enemy who is trying to kill me. I must shoot him before he shoots me.I will……』
我的步枪失去我便是废物。我失去步枪便是废人。我会准确地发射我的步枪。我会比想杀我的敌人射得更准。我会射中敌人,在他射中我之前。我会射中……
『My rifle and myself know that what counts in this war is not the rounds we fire, the noise of our burst, nor the smoke we make. We know that it is the hits that count. We will hit……』
我的步枪跟我都知道,无论我们射出多少子弹、制造多少爆炸声、多少硝烟,都是毫无意义的。我们了解战争中重要的是射中多少敌人。我们会射中……
『My rifle is human,even as I,because it is my life. Thus, I will learn it as a brother. I will learn its weaknesses, its strength,its parts, its accessories, its sights and its barrel. I will keep my rifle clean and ready. We will become part of each other. We will.』
我的步枪跟我一样都具人性。它是我的生命,且我们是兄弟。它的弱点、它的强项、它的零件、它的配件、它的瞄准具与它的枪管我全都会了解透彻。我会如同对待自己那样,让我的步枪保持在整齐清洁、准备万全的状态,我们是彼此的一部分。
『Before God I swear this creed My rifle and I are the defenders of my family. We are the masters of our enemy. We are the saviors of my life.』
我在上帝面前宣誓这个信条。我与我的步枪会成为家园的守护者。我们是敌人的克星,我们会拯救生命。
『So be it.until victory is ours and there is no enemy.』
没错,胜利是我们的囊中物。而在我们获胜之后,和平的世界将会到来。
说不定会置自己于死地的少女无声地歌唱。
他们不知道少女在哼唱什么。
在月光下闪耀的金发煞是美丽,脸上带着小孩子特有的天真无邪,可爱到会激起他人的保护欲。
然而她却把会让自己瞬间化为肉块的漆黑魔术道具,如同自己的孩子那样小心翼翼地抱住。
犹如堕落到地上的天使终于找到自己的单翼那般,温柔地抚摸着黑钢。
白与黑。
光与暗。
生与死。
会不由得生出这世上的所有都存在于此的错觉,她就是如此梦幻且令人惶恐。
「呀啊啊啊啊!」
一名男子无法忍受恐惧转身逃走。
「会、会被干掉啊!这样不管赚多少钱都划不来啊!」
当他全力以赴使用肉体强化术,打算逃出森林时——
哒!
「嘎啊啊啊!」
克莉丝毫不留情从背后射穿他的大腿。
就算再怎样用上肉体强化术奔跑,也没有方法能逃离速度约音速两倍的弹头。
克莉丝前后拉动枪机。
当的一声,空弹壳偶然撞到埋在地上的石头发出金属清亮的声音,犹如闭幕的铃声。
厚重的云层再次遮住巨月。
克莉丝的倩影融入黑暗之中消失。
暂且陷入一片寂静。
又有一名奇奇的部下认为这是良机,鲁莽地想尝试逃走。
「……呀啊!」
明明用肉体强化术如同箭一般飞快地跑了出去,像是绑了线的弹头却贯穿过他的腹部。
克莉丝甚至不允许他们从这里逃走。
「等、等一下!克莉丝小姐!不,克莉丝大人!」
札那第举起双手,发出近似惨叫的声音。
「请、请您唯独饶了我一个人吧!我跟您不是很要好嘛!我不会再次出现在克莉丝大人您眼前的!我这次一定会跟佩肯宁他们断绝往来!所以还请您务必要帮——咕啊啊!」
她射穿札那第的腹部,他发出哀嚎满地打滚。
哒!
这次是肩膀,接着是脚,她接连射穿。
「为、为什么只有我遇到这种事噫噫噫噫噫!妈妈啊啊啊啊啊!」
札那第痛苦的惨叫响透森林,那声音令男人们的士气更加跌到谷底了。而且爆破声听起来比先前还要更远。
尽管克莉丝在后退,还是紧紧盯着奇奇他们。
「呼、呼、呼……」
奇奇他们的呼吸变得短促且慌乱。
就连理应做好赴死觉悟的奇奇都感到害怕。
他的部下早已不觉得是当初所想的那种稳赢的捉迷藏游戏。
他们觉得自己根本就是被引诱到了怪物的口中,到了死地。
在男人们盘算要怎样才能逃出这个森林时,划破天际的光芒出现在高空中爆发开。
奇奇他们还不知道,那是琉特通知克莉丝「项圈拆掉了」这个撤退的暗号。
过了好一阵子,克莉丝的气息完全消失了。
接着大约三十分钟后,奇奇他们才察觉了那件事。
▼
把时间稍微往回倒一些。
「琉特,你还好吗?要不要慢一点?」
「我、我没事……还没问题。」
让大小姐负责牵制,我们狂奔穿越森林。
我的魔力现在剩下三分之一不到。
白雪用魔术边抱夫人边跑,还是感觉不到她的魔力有所减退。
这就是有没有魔术师才能的差别。
榭拉丝夫人顾虑到我们而叹了口气。
「要是没有这个项圈,我就能用自己的脚跑步了……」
「请您不用客气,而且马上就会穿越森林了。」
一如我所说我们终于穿越了森林。
从悬崖上跳下来以后,便看见有篷马车停在预定地点上。
很好,一切都按照计划。进入有篷马车后,梅亚便出来迎接。
「琉特大人欢迎回来!顺利救出恩人了呢!」
「梅亚,接下来就拜托你了。白雪你去帮她。现在还在进行作战,所以你们俩要好好相处喔!」
「唔~我知道了啦。」
我特别叮嘱白雪。这句提醒让她噘起了小嘴。
我在喘气的同时,坐上车夫座向马挥鞭。
没理由一直待在这种地方。梅亚与夫人在马车里开始对话。
「初次见面夫人。我是琉特大人的首席徒弟,名叫梅亚·多拉桂。」
「你真是太客气了,我是榭拉丝·盖特·布莱德喔。衷心感谢你此次相助。说起梅亚的话……那位天才魔术道具开发者怎么会来魔人大陆?」
「这全都是琉特大人的意思。」
「梅亚小姐你也是琉特的未婚妻吗?」
「未、未婚妻吗?不、不,我实在是不敢当!但若是开口求婚我怎能拒绝。不如说我完全没有拒绝的理由啊。」
梅亚满脸通红露出少女的表情,指尖相合整个人扭来扭去。
那种事怎样都好,真希望能快点准备拆掉防止魔术项圈啊。
「唔~~不是啦!这个人才不是琉特的未婚妻啦!她还说琉特的坏话!」
夫人的发言让白雪鼓起双颊发怒。
白雪这句话让梅亚像是后脑杓被槌子敲中而倒下。
「呜呜,那时的我是因为尚未接触到琉特大人的威望,才会如此无知……总、总而言之,我现在就把夫人的项圈拆下来。」
「项圈吗?可是不用钥匙开会受到魔术的诅咒而死喔。」
「但是戴着项圈敌人就能够继续锁定位置。」
「哎呀,项圈还有那种功能啊。」
「是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遭到袭击。所以才要把它拆下来。当然对我这仅次于琉特大人的天才魔术道具开发者梅亚·多拉桂来说!要拆这种程度的项圈一点都不费事!还请您尽管放心!」
不过,她又附加了一句。
「解锁需要三十分钟左右的时间。」
像梅亚这么精通魔术道具,还准备好专用道具也要花上三十分钟啊……
门外汉想要拆下防止魔术项圈果然不可能吧。
「在这段期间不会遭到袭击吗?」
「那方面没问题。现在克莉丝妹妹正在牵制敌人!」
白雪很有精神地回答。夫人的语气中带有担心。
那是比起自己的安危,更加担心女儿的语气。
「我果然没有看错呢。那孩子真的牵制得了吗?」
「可以的!因为克莉丝妹妹变得非常强了!」
白雪好似要拭去夫人的担忧那样开朗地回答。
我跟白雪也持相同意见。不如说甚至担心她会不会做得太过火。
我认为克莉丝大小姐拥有才能,但她却超乎我的想像。
尤其是夜战。不使用肉体强化术而以原本的视力和夜视力,便能确实射穿标靶的身影,令我惊叹不已。
在前世世界美军的俚语中,称呼能在夜里狩猎猎物的狙击手为「吸血鬼(Vampire)」。
在夜战中最能发挥实力的克莉丝大小姐正可谓是一名「吸血鬼」。
「那么就开始吧,可以请您横躺吗?」
夫人依梅亚的指示在车厢里躺下。
「麻烦来点灯光。」
白雪用魔力照亮马车内部,梅亚用道具开始拆解项圈。
——如同先前的宣言,梅亚花三十分钟解开了锁。
她把项圈随手往外一丢。
「琉特,我要对克莉丝妹妹打撤退暗号喽。」
「交给你了。」
白雪把身子探出马车外,手往上伸直。
跟着用魔术放出盛大的爆破之光。
在那之后一小时,奇奇先生们急急冲去防止魔术项圈的所在位置。但是那里只有掉在路上的防止魔术项圈罢了。
他们让夫人溜掉了。
▼
我们抵达的地方,是跟梅亚有交情的魔石商人宅邸。
结束夜战回来的大小姐,跟夫人久违好几个月见上了面。
「……!」
克莉丝大小姐飞扑进时隔许久才见上面的妈妈怀里。
夫人一次次地抚摸她的头。
「克莉丝,谢谢你来救我。」
『要是没有大家的力量,我一个人什么也做不到。』
她在魔术迷你黑板上写下文字。
「说得也是。各位,我谨代表布莱德伯爵家向你们道谢。」
夫人向在场的我、白雪与梅亚低下了头。
「夫人,我是布莱德伯爵家的执事。我只是为应为之事。」
「若是如此,对当家来说,能把你迎进家门还真是侥幸了。」
「已经跟玛利先生他们报告过成功救出人了,但要见面还是得等到和解结束以后。如果对方知道所在位置会遭到攻击,这是为了防止夫人或大小姐再次被掳走。」
敌人固然可恨,但既然这也是桩家庭纠纷便不能把人都给杀了。
既然已经没有人质,对方也无计可施。
让他们见识我方的武力当作吓阻力,等到暂且和解以后就去找老爷,之后再交给老爷来应付就行了吧。
「这样啊。但是今后打算怎么办?虽说我既然已经平安无事,老公就能毫无顾虑地发挥力量……我听说那个人现在被卖去哪里当奴隶了。现在没有能吓阻那些人的力量。」
『妈妈您不知道爸爸被卖到哪里去了吗?』
「嗯,对不起。我是个无能的妈妈。」
『完全没有那种事!但不知道爸爸他是不是平安无事……』
「关于那点你就不用担心了。毕竟是那个人。是就算跟龙正面冲撞也不会受一丁点伤的人。」
呜哇~我都能轻易想像出那幅景象了。
我重整心情开口说话。
「关于吓阻力这方面,只要有克莉丝大小姐在就没问题。所以我希望在最近跟对手进行交涉。」
「克莉丝吗?」
「是的。大小姐正是我们的吓阻力,是王牌。」
我重新看向大小姐。
「大小姐顺便问一下,您这次使用的狙击步枪有没有任何问题?」
『感觉子弹的火药还很弱,还有扳机的手感也稍嫌不够俐落,弹头跟想像得有点偏差,就有劳你调整了。』
「呃,遵、遵命。」
虽说是短时间,但也是我相当努力才完成的狙击步枪,然而却让克莉丝小姐觉得还不够格而开口批评。
「我明白了。那么我会在和解仪式的当天以前进行调整。也请您考虑到我们可能得用目前这把枪先做场表演的那件事。」
『我明白了。』
梅亚插话进来。
「差不多要到日出的时间了。各位想要先洗澡还是要先吃饭呢?」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我想洗个澡,我好久没有跟女儿一起慢慢地泡个澡呢。克莉丝,可以吗?」
『好的,妈妈。』
大小姐面露微笑拿起黑板。
看她们享受久违的天伦之乐,于是我们也很识相地离开了房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