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三卷
  5. 第五章 闯入
  6. 繁体版

第五章 闯入
2017-06-22 16:38:19

		

兽人族中狼族的奇奇,是以兽人大陆深山当作大本营的山贼头头父母所生。不过在他还没满十岁的孩提时代,他的父母和同伴们便遭到年轻时的丹所率领的冒险者们讨伐。
他的父母与部分同伴在战斗时激烈反抗丢了性命。
虽说是丹亲手杀的,但一开始丹并没有打算要杀他们。
战斗的结果是父母与同伴们都丧命了。奇奇跟其他大本营遭袭后剩下的同伴们一起被抓起来交给了维安部队。由于他只是十岁以下的孩子,因此不必在强制劳动设施里做到死,而是把他当成奴隶给卖了。
幸而因为他有身为魔术师的才能,才没有受到残忍的对待。
此外,他身为魔术师的才能也得到了发展的机会。
「我要成为魔术师变强,等到自由以后,我要找出杀害父母和同伴们的冒险者们把人给杀掉……」奇奇怀着强烈的复仇心努力地训练自己。
最终奇奇身为魔术师的能力获得了飞跃般的进步。
之后当时的主人死去,他的亲属将奇奇脱手。
被卖到奴隶馆之后的下任买主,就是丹·盖特·布莱德伯爵家。
奇奇很快就发觉了买下自己的是杀害、捕捉、歼灭父母和同伴那些冒险者们的队长。再次面对丹之际他领悟到了。
「凭自己的实力不论是当面发起挑战,或是发动奇袭,都绝对赢不了……」
父母和同伴们遭到杀害,他为了总有一天要完成复仇不断磨练自己身为魔术师的能力。但由于变强了,故而也能正确掌握敌方的实力。
不过他还没有放弃复仇。
相遇的时候自己还只是个孩子,现在长大成人后样貌也变了很多。多亏如此对方没有发现自己就是被歼灭的山贼当中的幸存者。这是个好机会。
「表面上当个顺从的奴隶侍奉他,早晚抓到空档就狠狠斩去他的头颅!」
奇奇在心中起誓要在丹的身边找寻复仇的机会,于是他决定要侍奉丹。
然后过了十多年——奇奇赎回自己脱离奴隶身分,由于认真的工作态度受到好评,还爬上了布莱德家警卫长的地位。
他原本擅自认定丹·盖特·布莱德是没血没泪的男人,但在丹身边侍奉丹不到一年,他的偏见便全数粉碎了。
总之丹是个豪爽的男人,大多时候都在开怀大笑,或在做锻炼肌肉的训练。仆人打扫时打破壶他也会一笑置之,要是有部下的家人或亲戚来谋求一职,便会介绍到自己的公司去。
他的妻子榭拉丝·盖特·布莱德也是个不拘小节的人物。即使是对曾身为奴隶的奇奇,也会表现出跟面对其他仆人相同的态度,总是开朗地微笑着。
也许是反应出主人本身的个性,布莱德家是个待起来非常舒适的职场。
再加上克莉丝诞生了——她不畏惧看起来很可怕的奇奇,对他相当亲近。
三岁的克莉丝摇摇晃晃地保持平衡,走到奇奇的脚边时「哈」地一下对他露出笑容。一抱起脚边的克莉丝,她就很开心似的又再笑了笑。
奇奇在心中辩解着「小孩子是无罪的」,将克莉丝当成亲生女儿般疼爱。不过,他的心中还是觉得无法原谅丹。
奇奇察觉到自己内心同时存在着对布莱德伯爵家的关爱之心,与长年所抱持的复仇心。当发现到那样的事实之后,他产生了异状。
以一个月一次的频率,他会梦见遭杀害的父母和同伴们大吐苦水向他逼近的梦。
作了梦的那一天,他会全身冒汗猛然爬起来。情况糟糕的日子里,他也曾无法忍耐作呕的感觉,直接吐了出来。幸好成为警卫长以后便移居到分配的个人房,没有室友不致给人带来麻烦。祸不单行的是,克莉丝在学校遭到霸凌足不出户,甚至因为心理创伤而无法说话。她极度害怕踏出门外,若是硬要让她离开房间,最糟的状况下会脸色发白接着昏倒。
奇奇担心像亲女儿般疼爱的克莉丝,想尽了各种方法。
买来克莉丝喜欢的书、城里受到好评的点心,寻找知名的治疗魔术师……然而他的努力却是白忙一场,克莉丝仍旧没能走出房间。成为改变她契机的,是丹在克莉丝的生日搞错买下的血袋琉特。
如果要说真心话,奇奇反对在克莉丝身边安排个年纪相仿的男性,但要是能成为改变的契机的话——他抱着这种抓救命稻草的想法让琉特留下并支援他。
结果他远远超乎奇奇的预测,三天之内就成功让克莉丝吸他的血。
尽管当时表情是掩饰过去了,但奇奇的内心却赞叹不已。然后琉特正式受布莱德伯爵家雇用,成为克莉丝的血袋兼执事。
「奇奇先生,战斗训练就麻烦您了!」
奇奇训练起了琉特。
虽然他没有身为魔术师的才能,却拥有强大的意志。就算是严苛的训练菜单也不曾喊苦,而是做得很起劲。奇奇对那样的琉特很有好感。
而自己梦到浑身是血吐露着怨言逼近自己的父母和同伴的次数成比例增加。
某天有封信寄到了奇奇的身边。
寄信人没写名字,他歪着头打开信件。
信件非常短,但奇奇一看内容便哑口无言。
『我知道丹·盖特·布莱德杀了你的父母,要是不希望这件事被宅邸的人们知道,就在以下的日期时间到这个地方来。』
他没有勇气拒绝。信件在当天就被他烧毁处分掉了。
而在几天后,奇奇到了对方指定的地点。
地点是布莱德伯爵家后头的小木屋。
一进到里头,就看见丹的哥哥吸血鬼宗家当家佩肯宁·布莱德·与次男拉比诺,布莱德已经在那里等候着。
他们过去曾经由于嫉妒弟弟丹,随便找了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挑起战争,然而光以丹一人之力就撂倒并让他们吞下败仗。
了解到武力不足以取胜的两人,从正面挑战切换成攻其不备的作战。他们调查丹身边的女仆、仆人、御用厂商等等,寻找方便自己利用的人。后来找到的就是从事警卫长的奇奇。
佩肯宁等人边靠近他边用恶心的谄媚声音说:
「愚弟杀了你的父母跟同伴,很不甘心吧?我们力量微薄,但能协助你复仇喔!」
「我……复仇什么的……」
奇奇张开嘴巴正打算说「我已经不打算复什么仇了」,然而那句话他没能说完。
话说到一半,他脑中闪过浑身是血的父母,便无法再继续说下去了。
从他的反应中觉得有希望的佩肯宁,认为这是个绝佳机会接二连三地说下去。
「当然你要拒绝也无所谓,不过宅邸的人们知道你的过去后会怎么想,会采取什么行动呢?」
他已经事先嘱咐过即使在这里遭到封口,情报也会传给丹他们了。
奇奇听到他们的话不由得开始想像。
『没想到奇奇你竟然是那时候的孩子!为何不说!你是要来斩吾人的头颅吗!』
『奇奇,没想到你的目标居然是我老公的性命。老公,快点解雇这个前奴隶吧!』
『你这个背叛者!竟想取老爷他们的性命!你这忘恩负义的人咩!』
『奇奇先生,请你别再接近克莉丝大小姐了……』
『就算是奇奇先生,想要伤害老爷们,我绝不允许!』
『奇奇先生……讨厌!好恐怖!别过来!』
从丹、榭拉丝、玛利、梅尔世、琉特到克莉丝,他们所说的话依序在奇奇脑中跑过一轮。另外还瞬间闪现宅邸的仆人和自己的部下们斥责自己的光景。
奇奇的双膝抖到几乎无法站稳。
「那么奇奇你打算怎么做?是帮老子呢,还是不帮呢?你选哪一边啊,嗯?」
——他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
佩肯宁等人策划的作战是「再一次挑起战争,将丹的注意力引到战场上,让她的妻子身中银毒当作人质」这么一回事。
作战的关键是——用假药调包丹他们所持有治疗银毒的药物反银药。之后为了让榭拉丝成为人质,丹那边的同伴最少还必须有一个人背叛,不过这个应该能用金钱解决吧。
想当然耳是由奇奇负责调包反银药。
而在那之后奇奇利用警卫长的权限,为了不令周遭起疑而慢慢地把储存的反银药换成假货。即使在暗中行动,但他一直很迷惘——「真的继续这样帮助佩肯宁他们,就能替父母和同伴达成复仇吗?」
接着发生了一件以意外的形式让迷惘的奇奇巩固决心的事件。
为了让克莉丝重新振作,他跟琉特一起与丹进行模拟战。奇奇提出「透过达成拟似目标,让克莉丝恢复自信」的作战。
琉特与克莉丝一起制作叫「削短型」的魔术道具。
他们策划作战并漂亮地在模拟战中获得了胜利。对这个结果,奇奇是最为惊讶的人。
尽管丹颇为手下留情,但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便能获胜,实在是令人意想不到。
奇奇在目睹琉特与克莉丝的胜利当晚,就在自己房里下定决心。
为了吊唁父母和同伴们,去完成对丹·盖特·布莱德的复仇吧。
与此同时,也带上扯布莱德伯爵家后腿的万恶根源大哥佩肯宁、次男拉比诺一起上路吧。而在最后再让琉特用削短型射杀自己。
「这是对于身为山贼之子,为了复仇把主人人头当目标的自己来说,最适合的死法吧。」
他忍不住泛起笑意,这不是在装模作样,而是打从心底觉得这是适合自己的死法。
奇奇下定最终要由琉特与克莉丝来杀害自己的决心。
既然做好觉悟,事情就好办多了。
奇奇跟佩肯宁等人碰头,宣布在战场上也由自己负责执行让榭拉丝中银毒。
相对的,当初原本预计要将抓到的丹处以死刑,但奇奇表示为了让他尝到更大的痛苦,希望能把丹当成奴隶卖掉。此外他会协助抓榭拉丝与克莉丝,但希望他们绝不能对其他仆人们进行包括杀害、施暴或凌辱之类的事。
「我的复仇对象说到底就是丹。要是对其他人出手,自己就跟杀掉父母和同伴们的丹没两样了。要是你们拒绝我便收手,也会把你们的情报全都说出去。」
佩肯宁等人不得不接受这条件。
事情谈成后,奇奇就手脚俐落地将储藏的反银药都调包成假货。跟佩肯宁等人一再密会之下,也决定了挑起战争的预定日期。
接着召开了为半人马族的卡莲,毕晓普生日与琉特迟来的「在布莱德家工作一周年」庆祝的惊喜派对。
琉特从克莉丝手中收到亲手做的手帕,和仆人们亲手做的蛋糕。
奇奇将过去同伴所传下来作为狼族习俗的礼物送给琉特。
「在狼族的习俗中,有个将拔下的尖牙送给自己认同对象的习俗。希望你能收下我的。」
奇奇看准琉特能成为一名男子汉,而将牙齿送给他。并且——
「琉特,也许未来还会有很多辛苦又棘手的事。不过你不可以认输,要保护好克莉丝大小姐。拜托你了……!」
回过神来才发觉自己已经把隐藏的感情全都对琉特坦白了。接下来自己跟佩肯宁们要发动设下的陷阱。不过奇奇相信如果是琉特,他能保护克莉丝、打倒佩肯宁、救出榭拉丝和成为奴隶的丹。
然后祈求着,最后请他务必要杀了自己。
(……糟了!一不小心说过头了。)
当说完之后,奇奇对于自己忍不住吐露心声一事感到很后悔。由于内容实在是太不自然,说不定琉特会对自己投以奇怪的怀疑眼神。
之后他在派对中尽量避免跟琉特接触。
在那场派对途中,他得知佩肯宁们挑起了战争。
似乎是由于上次在城里遇见克莉丝跟琉特等人,使得他们受到刺激,擅自决定要将实行作战的日子提前。他一边在心里咂舌,一边着手准备开战。
(能将牙给送出去,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呢。这下子我在这世上就没有遗憾了……)
像这样倾吐出内心的焦躁,重新做好觉悟成为在最后只有受死这条路的丑角,奇奇投身于背叛的战场之上。
▼
位于魔人大陆的布莱德伯爵家宅邸。
那里在不久之前的几个月,还有丹·盖特·布莱德一家人与仆人们住在里面。
可是他们中了吸血鬼族宗家当家的陷阱,导致一家人四处分散。
许多仆人们也相继离开宅邸。
现在住的则是吸血鬼族宗家当家大哥佩肯宁·布莱德与其弟拉比诺。他们的妻子和女儿、儿子们这些家人都仍旧住在宗家。
佩肯宁与拉比诺定居于布莱德伯爵家宅邸,正在调查丹伯爵的资产。包括事业资金、专利权、所有家具等等一切,还有其他能换钱的东西全部都在调查当中。
为此还是住在布莱德伯爵家比较方便。
榭拉丝·盖特·布莱德遭俘,关在宅邸尖塔的顶楼。
为了监视她也是原因之一。
他们也警戒着原本布莱德家的仆人们会来夺回榭拉丝,于是宅邸的警卫还是交由前警卫长奇奇负责。因为他是最清楚这间宅邸内外的人才。
其他为了安全起见,还雇用三十名左右吸血鬼族B-级以上的魔术师。佩肯宁他们没有蠢到光是交给奇奇这个背叛者。由于薪水全都以丹·盖特·布莱德的资产支付,因此一点都没伤到两人的荷包。
奇奇摆着一如往常的冷淡表情,敲了敲与餐厅连通的房门。
「……抱歉打扰了。」
一进到房间里,只见吸血鬼族宗家当家佩肯宁·布莱德、他的养子札那第与次男拉比诺正在狼吞虎咽地享用菜肴。
大哥又圆又胖,次男跟他形成对照则是又瘦又高。
相较于他们两人,养子札那第拥有肌肉匀称的身材,然而他俊秀的脸庞上却有着深深的伤痕,右眼戴着黑色眼罩。
上次札那第打算抓琉特跟克莉丝,但却遭到他们反扑。
他在极近距离下吃了霰弹昏了过去,却下意识发动了治愈。
在琉特他们离开以后,因为不久后有同伴们跑来,他才能死里逃生。
(简直就像个完全不同的地方。只是换了个主人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吗?)
过去丹伯爵、夫人榭拉丝与女儿克莉丝会在仆人环绕下,在这里和谐地享受餐点。
奇奇明了那曾经有过的平稳气氛与愉快对话。
他因而感受到那与现在眼前像猪一样脏兮兮狼吞虎咽的三个人之间的对比。可是他必须不动声色完成他警卫长的工作。
「我来报告今天榭拉丝·盖特·布莱德夫人的状况。请问可以吗?」
「无所谓,继续吧。」
他得到佩肯宁的许可便继续报告。
「她一如往常把饭菜全都吃光,身体状况没问题。大闹的次数也减少了,虽然看起来很顺从,但双眼似乎仍是炯炯有神。恐怕是在蓄积体力瞄准逃出去的好机会吧。」
「明明是个女人却这么不知天高地厚。愚弟真是完全没有看女人的眼光,更是让老子傻眼了。」
「就是说呀,哥哥。」
「正如养父大人您所言!」
札那第和拉比诺的奉承,让佩肯宁得意得鼻孔都张大了。
奇奇忽视他们继续报告:
「另外奴隶商人那边报告,说丹·盖特·布莱德已经运送完毕了。」
「这下子那家伙就不可能再次活着踏上魔人大陆的土地了吧。也是因为有奇奇的提议,虽说他是愚弟,但毕竟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呢。没有亲手取其性命放任他不管,他甚至该感谢老子才对。」
奇奇协助作战的条件之一,就是「不杀丹,把他当成奴隶卖掉」。
尽管他们说过要是没有那个条件,他们会亲手杀了丹并对内对外宣传,但实际上佩肯宁等人从一开始就没有那种勇气。
因为他们害怕丹在冒险者时代的朋友会报复他们。
但将人放在身边,他们又害怕丹说不定会自行解开防止魔术项圈的锁对他们复仇。因而奇奇的提议完全可说是顺水推舟,抓到丹以后赶紧将他卖掉当奴隶,这就是真相。
前执事玛利他们也已经知道丹被当成奴隶卖掉了。
虽说打算救人一事也落得失败,但他们还没有放弃。
『只要能救出遭到监禁的人质榭拉丝夫人,老爷的话会以自己的力量回到我们身边。』玛利等人是这么相信的。
所以他们拼命地打算夺回榭拉丝,不分昼夜展开袭击,不过目前为止全都以失败告终。
「为了让那些人气馁,需要有克莉丝。」
佩肯宁以不悦的声音说道。
如果抓到克莉丝,要救的对象增加一倍,光是那样成功条件就变得更严苛了。
除此之外为了让身为妈妈的榭拉丝乖乖听话,没有比孩子更有用的东西了。且万一丹跑回来,只要抓着孩子他也绝不会出手。
「所以说克莉丝的下落,也差不多掌握到了吧?」
「……不,关于那个……」
「还没找到吗!为什么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个连魔术都用不好没出息的废物都抓不到啊!」
「恐怕是经由什么人已经离开这大陆了……」
「既然如此,就给老子搜遍全世界把她抓回来!你这废物!」
佩肯宁抓起吃到一半的盛肉盘子就往奇奇砸下去。
他的脸跟衣服都沾上当家吃到一半的肉,但奇奇还是完全面不改色。
佩肯宁大声怒骂:
「听好了,你现在的归宿就只有这里了。要是我们开除你,恨你的前仆人们也许会从背后噗滋一声刺杀你喔。要是不想变成那样就给我拿出结果来!把成果给老子看!懂了吗!」
他要胁奇奇,毕竟多亏有奇奇协助,他的目标基本上已经达成。因此就算现在开除他也是不痛不痒。所以可以对奇奇翻脸不认人。
佩肯宁的怒气收不住,他也对着养子札那第说:
「札那!你也懂吧?下次再让克莉丝跑掉会有什么下场……」
「我、我当然知道了。养父大人!这次我绝对不会大意,我会从一开始就全力以赴把克莉丝抓回来给您看!」
眼见义父瞪着自己,札那第慌张大喊。
「而且我以那次的失败为粮重新锻炼自己,现在变得就算一边行动也能一边发动『钢铁皮肤』了!这下子我真的成为名副其实超越丹·盖特·布莱德的魔术师了!」
尽管曾一度输给琉特与克莉丝,但他正如自己所说的重新锻炼了自身,成为了更加强大的魔术师。正因如此,佩肯宁为了保护自己没有抛弃他,把他继续放在身边。
札那第想起琉特与克莉丝的事,使得他整个人怒气外露到体内的魔力高涨起来,下意识地用力折断手中的刀叉。
「下次绝对不会让人给逃了……我要抓到克莉丝,在她面前把那个叫琉特的嚣张执事给折磨到死!绝对……绝对要!」
当札那第口吐怨言时,响起了敲门声。
一名身为奇奇直属部下的兽人族男性,走进了房间里。
他向奇奇咬耳朵。奇奇听到他的话点点头而后向佩肯宁报告。
「……当家阁下,玛利他们为了实行大规模拯救计划,在港口都市聚集许多人的样子。」
「啐,又是那些废物啊……奇奇,带你的部下们去杀了玛利他们。给老子好好处理别让其他族出手啊。」
「当家阁下,这有可能是佯动。至今虽然有过袭击,但还是第一次这么明目张胆。也许是要趁警备薄弱之际,以别队进行袭击的陷阱。」
「不要让老子一说再说!这间宅邸内外都有吸血鬼族魔术师加强把守。好了,你快点带部下去把那些家伙给杀了。还是你希望老子立刻从这里把你赶出去啊!」
「没错!哥哥说得对!」
「奇奇!好了你就照养父大人的话去做吧!你这废物!」
「……那我就先告退了。」
奇奇很有礼貌地一低头,随后带着男部下离开餐厅。
▼
连草木都寂静无声的深夜里,以宅邸之外为主遍布着警卫。
敌人就像在宣传「我们在警戒来自外头的袭击」。
到此为止都照计划进行。
玛利先生他们在港口都市聚集,是为了分散敌人注意力的佯动。
接着如同预计的一样,他们的警戒心都放在外头。
我跟白雪趁这个空档,用通往宅邸内的密道入侵到里头进行拯救夫人作战。
与受到警戒的玛利先生他们那边之间的联络,就拜托给大小姐的其中一名死党——拉弥亚族的缪雅·海德。
卡莲表示缪雅似乎很擅长鬼鬼祟祟的行动。
多亏如此我们才能顺利将详细的作战内容传达给玛利先生他们。
「还以为会有更多人分到玛利先生他们那边呢……但这些人数还在预测范围内。」
兽人族系的人们骑上马朝着宅邸的腹地外去,而且是向着港口都市的方向前进。
留在腹地内的大概只有吸血鬼族的魔术师跟对自己身手有自信的男人们吧。
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是宅邸后方的森林之中。
目前我正在逼近宅邸窥探状况当中。由于得到了必须的情报,接着打算同到森林中的小木屋。
一回到小木屋,就看到白雪跟梅亚正在里面等我。
由于两人关系不睦(虽说是白雪单方面讨厌……),气氛有点差。
当我现身以后,她们俩就各种意义上表情变得开朗了起来。
「欢迎回来!琉特大人!」
「欢迎回来,琉特。宅邸那边的状况如何?」
「我回来了。一如所料,他们已经上钩了。你们准备得怎样了?」
「在森林设下最后的陷阱就结束了。克莉丝妹妹也说做好了万全准备。」
「我这边也准备得很完美。随时都能上。」
「收到。那么白雪,我们也开始准备吧。」
「嗯,我知道了。」
我跟白雪把放在简陋桌子上的装备俐落地穿戴上身。
往垂在两边腋下的弹匣袋里,各放进两个AK四七弹匣。又在小型背包放进小东西,另外还有两个预备弹匣。
我把弹匣装填进AK四七内拉动枪机拉柄,一发子弹率先进入了膛室之中。
前世军队的士兵持有的预备弹匣数量是「枪上装一个弹匣」+「预备弹匣六个」这种程度。
我枪上装了一个,加上预备六个合计七个。大致上是平均值。
白雪则将「S&W M一○四吋」与「S&W M一○二吋」转轮手枪塞进挂在腰际和胸部的枪套。当然弹筒里已经全都装满子弹了。
由于专心制作狙击步枪跟新武器没时间作她的AK四七,于是我将自己的转轮手枪给她。
这下子白雪就变成拿双枪了。
尽管也想过要把削短型交给她,但我怕在狭窄的室内会打到自己人,所以就放弃了。
白雪坐着把快速装弹器放进侧背小包里。
「琉特,这个新武器也要让我拿吗?」
她进一步拿起放在桌上的新武器。
白雪拿在手中的武器,那是为了这一天而跟狙击步枪同时制作的「手榴弹」。
这次要带榭拉丝夫人脱逃时,对手很有可能会是集团。多亏有白雪时间得以比较充裕,因此我就制作这「手榴弹」当作新武器。
那么——经常出现在电影、漫画、动画等等作品中的武器「手榴弹」,究竟是怎样的东西呢?
如同字面上所书是「用手投掷的榴弹」,也称为「手雷」。
榴弹是「Grenade」,是一旦命中就会飞散出碎片及爆波的小型炸弹。
Grenade的语源来自西班牙语的「Granada」——「石榴果实」。
因此它的英文是Hand grenade。
手榴弹确认在十三世纪左右出现,在十七世纪则曾存在称为「掷弹兵」的部队。初期的手榴弹是用陶制的瓶子等等塞进黑色火药放上导火线的物体。
然后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德国、法国与英国等等,为了对应堑壕战使用了有保险的现代式手榴弹(其中似乎也有在前线当场作出来的东西)。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时,已经制作出美国的MK二手榴弹等等(起源自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法国开发的F1手榴弹),可说是与现代的手榴弹性能基本上相同的东西,其后各个国家也作出了许多手榴弹。
接着手榴弹进化到依据用途分成用于攻击的「爆破手榴弹」,与用于防御的「破片手榴弹」两种。
爆破手榴弹是经由「爆发时的冲击波」造成伤害的手榴弹。
包覆炸药的外壳,为了提高爆药的威力因此比较薄。只要在毫无遮蔽物的空间中,威力几乎是同等强大,但均一杀伤半径为十公尺,比起破片手榴弹要来得狭小。这是为了让投掷手在毫无藏身处的地方也能使用,并且不会受到牵连。
破片(注:在日文中意即碎片)手榴弹一如其名,是经由爆炸产生的碎片造成伤害的手榴弹。
话题稍微扯远一些……MK二手榴弹,俗称「菠萝」的这种手榴弹,外壳周遭刻有为了在爆炸时能顺利飞散到周遭的沟痕。不过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有研究过爆药与碎片的产生,却弄清了手榴弹外侧的沟对于制造碎片毫无意义。顶多只有防滑作用而已。
现在美国制的手榴弹大多是没有沟痕的圆形物体。原因则来自于「用接近棒球的形状,那样士兵也比较习惯,会更好丢吧」这种想法。
言归正传——破片手榴弹会在内部收纳附有刻痕的金属线卷当作碎片的材料。杀伤范围比爆破手榴弹广,约有十五公尺,通常为了闪避碎片会躲到遮蔽物后,例如堑壕里头投掷。
这次我要作的是用于防御的「破片手榴弹」。
至于原因是这次的敌人是吸血鬼族,所以我想使用银制作四处飞散的金属线碎片,把那变成「银毒」。对吸血鬼而言银是剧毒。这样比起一般的破片手榴弹,能够造成范围更大的伤害。而我能利用制作狙击步枪的空档时间制作,也是因为手榴弹的构造并不复杂。
比方说这次所制造的M二六破片手榴弹,内容物有T型耳轴、底火、弹壳、金属线、引信、传爆药、延迟药、炸药、安全握把、击锤、插硝、击锤簧共计十二个。比起枪械而言压倒性的少。
当然虽说零件少构造比较简单,但也不是马上就能作出来的东西。我用魔术液体金属制作必需零件,跟梅亚一起做纪录,持续调整。现在几乎可说是达到成品的等级。
其中难以重现的就是当作爆药的TNT炸药。
例如我用魔力制作出无烟火药,把它当成射出弹头的火药使用,但把它当手榴弹的炸药来用的话又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姑且还是会爆破,不过会比起一般的手榴弹威力要来得差。
原因是比起手榴弹所使用的炸药——TNT等等的爆药,无烟火药的燃烧速度(热能的传播速度)压倒性的慢。
火箭弹、炮弹、弹头火药的燃烧速度为秒速十至一百公尺左右(顺带一提步枪子弹的火药由于枪管长,燃烧速度也比起手枪的火药要慢。这在燃烧速度快的状态下,火药量太少会在抵达枪口前便由于产生的气体冷却使得威力减弱,火药太多则会因为枪管长容易爆炸,基于以上等等理由燃烧速度并不等于子弹速度)。
相对的TNT等等炸药的燃烧速度,甚至能达到秒速三千至八千五百公尺。
且高能炸药「RDX」的燃烧速度为秒远八千至八千七百公尺。
奥克托(HMX)今的燃烧速度,秒速约为九千两百公尺。
依据专门的分类用在枪械上的是「火药」。
威力更高,塞在炮弹或爆炸物里头的东西则是「爆药」、「炸药」。
装在这次所制作手榴弹里的「爆药」、「炸药」是称为TNT的东西。
就像枪械的火药那样,装进手榴弹里的TNT也是我耗费一番功夫才得以重现。我觉得在重现TNT时耗费的魔力,比起用在枪械上的无烟火药更多。
「手榴弹由我来拿吧,这东西有点危险。」
我从白雪手中接过手榴弹,收进挂在腰带上的弹药袋。
另外除了一部分以外,我们的子弹都在弹头上涂有薄薄的一层银。
我们两人的装备合起来,纯粹以计算上来说可以杀光所有执行警备的吸血鬼。可是我们的目的是夺回夫人。完全没打算杀光警卫。
多云的天空看不见任何星光,也没有要下雨的意思。是绝佳的奇袭天气。
我将手伸向小木屋的暖炉。
一到小屋之后,为了打开密道我便随即调查完机关。
我用力压下暖炉内壁的一部分,就像宅邸的暖炉那样,要拿起铺在地板上的一块红砖。当小心翼翼地把它拿起来以后,便出现了铁制把手。
我抓住把手,使劲打开密道的盖子。
一开始我只探头进去确认里面的状况。
「…………很好,应该没问题。」
在堆积的沙尘中只有看见我们打从宅邸来的脚印,显示出除了我们以外,没有其他人使用这条通道。
吸血鬼宗家当家们没有察觉到这条密道。
我第一个下去,接着是白雪。梅亚在我们下去之后,重新阖上密道的盖子,准备去做自己负责的任务。
「那我们走吧,白雪。要是发生什么异状就跟我说。」
「嗯,琉特,我知道了。」
我们互相对话,从密道走向宅邸。
上次抱着克莉丝大小姐,走路单程花了约一个小时。
以我跟白雪的脚程,小心行动的话大概要五十分钟。
由于地面上的警卫可能会察觉到,所以我没有用肉体强化术。
魔术师会对魔力有所反应。因此想用魔术实行袭击或奇袭干掉魔术师都很困难。因为在袭击前他们就会察觉到魔力。
要是在这里用,万一地面上的警卫发现了奇袭便会失败。
虽说用不了肉体强化术,不过只是普通的徒步移动也不会觉得疲劳。
一到终点,白雪先爬上楼梯隔着门确认外面现在的状况。
因为白雪是白狼族,所以比起人族的鼻子、耳朵更加灵敏。于是让她隔着门确认前面有没有人。
白雪联系起拇指跟食指,其他手指伸展开来比出「OK」的手势。
在事前已经决定好接下来不能说话,要用手势传达意思。为此我让白雪学了些手势,这是其中的一个。
接着轮我来顶开密道的门。
因为是不用肉体强化术单纯用臂力,所以由我来比较适合。
咯噔一声,总觉得发出的声响意外的大。
我在前头率先探出头来,用肉眼确认情况。
……在可见范围内没有人影。
直到几个月前都还看得很习惯的餐厅出现在眼前。
我在极力不弄出声响的状况下拿起盖子入侵宅邸。接着把盖子放一旁,向白雪招手。
她一进到餐厅后,这次换白雪走在我前面隔着门确认人的气息、声音。
于宅邸中移动之际由白雪打前锋。因为她的夜视力好,能够透过鼻子、耳朵早一步察觉到气息。
我跟克莉丝大小姐画出详细的宅邸平面图让白雪记住。
根据情况也会由我打前锋,等调整路线后再来决定。
以防万一,我重新将暖炉的盖子盖好。
白雪手上拿着自己惯用的「S&W M一○二吋」,打开通往走廊的门确认左右两边而后招手。
我们两人在走廊上小心步行,几乎听不见脚步声。这是为了今天制作的订作鞋。为了将脚步声抑制到最小,鞋底贴有柔软的魔物材质。鞋尖放进用魔术液体金属制作的铁板,也可以当成安全鞋。
跑起来的话毕竟还是会发出脚步声,但用走的则相当安静。距离遥远就更难发现了吧。我们注意着周遭动静,并向着尖塔前进。
关着夫人的尖塔入口,几乎是在餐厅的另一边。
尖塔的入口在地下。
宅邸里的楼梯会先下到地下,打开门前进之后前方还有一扇门,只要打开那里爬上塔内的螺旋梯开启顶楼的门,便是关着夫人的贵宾室。
据说那原本是为了关王族、上流阶级或贵族俘虏的房间。
尖塔使用特制的红砖,是魔术协会所制造的抗魔术红砖。据闻是能反弹一定程度以上魔术的红砖。
由于是魔术协会的独门技术,比起一般的红砖价高数倍。
因而要从外部破坏塔救出里面的人质是几乎不可能的事。假如想要破坏它,就非得用超越抗魔术红砖那样的大规模魔术才行。
必须有足以消灭里面的人那样的威力。
如果是为了封口进行暗杀倒是没问题,但要救人则又另当别论了。
在前进之际,白雪伸直左手打开手掌。那是停下的暗号。
跟着她左手食指与拇指扣住拿着转轮手枪的右手手腕,其他手指伸直。那是有敌人的暗号。随后她的左手松开手腕伸出两根手指。
也就是说有两名类似巡警的人向这边来了。
她向我比出询问是否要进行交战的暗号。
我摇摇头,然后选择躲在暗处一声不吭直到巡警过去。我在放有花瓶的桌子底下,白雪则在金属制板甲的后头各自躲好。
「……真是的,真受不了。居然这么晚了还要巡逻。」
「少发牢骚了。这也算是工作的一环啊。况且酬劳也很不错。」
「酬劳确实是不错,但也操人操太狠了吧。」
发牢骚双人组拐过转角现出身影。
来到这里就连我的耳朵也能听见他们的对话。
「好了啦,下次钱到手我们再去喝一杯吧。我找到了一间好店。」
「好店啊。你说的好店多半都是能赌博还什么的地方吧。」
「别那样讲嘛,一个人很难进去耶。我请你喝一杯。」
「居然说一个人很难进去,你是小孩子啊。」
男人们面带笑意走过,在下一个转角转弯。
经历一会儿让人听得难受的寂静后,我们从暗处爬出。
「!」
白雪在出去时,手臂稍稍撞到了金属铠甲。
此时铠甲手上所拿又长又大的战斧产生剧烈摇晃前倾,眼看就要落地。
我把AK四七用背带背在肩上,飞身扑前!
在千钧一发之际,我在战斧掉到地上响起巨大金属声响前抓住了它。
我们安心地松了口气。将斧头回归原位后,我轻轻拉了拉白雪的兽耳。她很抱歉似的双手合掌。
重新整理心情我们继续前进。
白雪传来停止命令。
那是毫不稀奇的一条径直通道。直直走到前方再向右转,再继续前进后向左,就是通往塔的地下入口了。
白雪不是比手势而是招手要跟我商量。
(琉特,这条通道有结界。)
(结界?)
(在旅行露营时,有种绕整个睡觉场所一圈的魔术道具,外面的生物一越过魔术道具连结的结界就会发出很大的声响,而且是只会通知使用者的魔术道具喔。)
确实在几年前,那群假冒险者也是在露营时,在地面上立起了像是木桩的魔术道具。
尽管回想起讨厌的心理创伤,但幸好有为了以防万一让白雪打前锋。
要是有设置魔术陷阱,我绝对发现不了吧。
(能够解除掉吗?)
(没问题。不过要稍微花点时间,没关系吗?)
(要多少时间?)
(我想大概五分钟左右。)
(那么点时间的话……不可以用魔力喔,会被发现。)
(这我当然知道。)
白雪将击锤回归原位,把爱枪收进自己胸前的枪套。
为了解除陷阱她甸匐爬行到地板上一角。
左右的墙壁上放有类似木桩的物体,看来那应该就是白雪所说的结界装置。
……在开始解除陷阱经过约三分钟时,白雪猛然起身。
她用左手抓着右手手腕,举起两根手指。
正在宅邸里巡逻的巡警正朝我们这边来!
这里是笔直的走廊,没有什么可以躲避潜藏的房间。
唯一有的就是应该可以容得下两人的大壶。我们没有其他选项,便急急藏身于壶中。虽说能够藏两个人,但毕竟这是壶中。
空间不够宽,我跟白雪变成正面拥抱的样子。我隔着衣服感受到她已然成长的胸部柔软的触感。
我没有闲工夫充分享受触感,在壶中我也能听见脚步声与对话声。
「你真的有看见什么人影吗?」
「嗯,我对眼力有自信。虽然只是一晃,但我的确有看到东西在动。」
「不过外面有魔术师跟同伴们固守,应该是连一只老鼠都都跑不进来吧。要怎样进得来啊。」
「我怎么知道啊。」
双人组的对话仍在持续当中。他们似乎姑且在警戒奇袭,但没看到任何人影。
「……看样子似乎是你多心了呢。」
「我的确有看到类似动来动去的影子呀。」
看来似是顺利脱险了,我忍不住安心地舒了口气。
不经意间,我跟互相拥抱的白雪双眼相对。她樱色的双唇就在眼前。呼吸的甜美气息、珍珠色的一口白牙。实在是太有魅力,使得我心脏狂跳,忍不住把头后仰拉开距离。
铿——
「是谁!」
『『!』』
我目测失误,后脑杓撞到壶发出轻微声响!
两名巡逻毕竟还是察觉到因而大喊。来自白雪责难的视线十分难受。
他们朝着发出了声音的方向对着壶大喊。
「喂,那里面有人在吗?」
脚步声逐渐接近,白雪用眼神问我:『要在这里动手吗?』
毕竟这里离塔还很远。可是这样下去肯定会被发现。看来只能孤注一掷了吗……
脚步声又更加接近了。
「吱。」
「哇!什么嘛……是独乐鼠吗?」
似乎是独乐鼠从壶里出现,然后跑掉了。
弥漫在男人之间的紧张感顿时放松下来。
「看样子你见到的是老鼠的影子呢,眼力好过头也是个难题呢。」
「哈哈哈,说得也是。不过上头的指示是连一只老鼠都不能让它过。我们也算挺认真工作的吧?」
「确实是。」
男人们在欢笑之余再次回去巡逻。我跟白雪两个人同时安心地松了口气。
没想到独乐鼠真的报恩了。多亏如此总算是死里逃生。确认已经拉开足够距离之后,我给白雪一个可以出来的暗号。
我们十分慎重地不发出声音从壶中出来。
白雪像在说这次换我报仇而拉我耳朵。
我双手合掌,就像刚刚的她那样道歉。
接着白雪再次动手解除结界。
她再次开始工作,经过约三分钟后结界失效。由于是用在露营的便宜货,所以构造本身就很简单,要让它失效似乎并没有那么难。
幸好不是价格昂贵的室内用保险装置。
我们重整情绪向尖塔入口前进。
转弯向右,直直前进后向左。
白雪停下脚步,用手势告诉我。她闻到两个男人,手上大概还拿着让魔术师之力增幅的手杖,她似乎是从特殊的木头气味判断出来的。
我用手势告知她从这里开始要一口气闯入。
在左边监视的男人交给白雪,右边则交给我负责。
如事前决定好的,我们要在此用上所有魔力,一气呵成跑上去。这是跟时间在赛跑。
白雪紧紧握着爱枪。
我也确认好AK四七的后握把,并用左手开始倒数。
五、四、三、二、一——
「GO!」
「「!」」
我们马上用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
从走廊后头飞奔而出,AK四七与转轮手枪的枪口各自对准了男人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