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三卷
  5. 第三章 狙击步枪
  6. 繁体版

第三章 狙击步枪
2017-06-22 16:38:19

		

在龙人大陆的魔术道具开发者梅亚·多拉桂的宅邸里受到关照,已经过了几个月。
食、衣、住方面都受到帮助,做为报答便按她的愿望让她当我的徒弟。
我教她如何制作枪械,但当然有附带条件。
分别是「不能擅自外传」、「不能用来做坏事」以及「要是发生其他问题要听从我的指示」——以上三点。
对于这个条件,梅亚用清澈的眼神笃定地说:「要是打破这个条件,我就在您的面前咬舌自尽死给您看。」
天啊,这孩子真是太恐怖了。
我根本没料到她会用清澈的眼神打从心底认真发誓要自杀。
换个角度说,可以认为她基本上不会背叛我吧。
但无论是如何受到盛赞的天才魔术道具开发者,要制造枪械似乎还是很难。
从一开始就没办法用魔术液体金属作出零件。
明明注入魔力应该就会变硬,但她完成的金属板会右边很硬左边相当脆弱等等,只能作出平衡度很差的东西。形状不一致,厚度跟强度也不完美。
是因为想像力太低吗?还是有别的问题……
也让她试作了子弹,但首先她好像无法想像出无烟火药。
梅亚用让我担心她现在就要自杀那样阴沉的氛围向我道歉。
「对不起,琉特大人。明明受到您的指导,我却连一块铁板都作不出来……」
「没、没关系,你用不着那么沮丧。每个人都有擅长跟不擅长的事。」
「琉、琉特大能……!」
一受到我的鼓舞,梅亚便面露十分感动的神情。
不过告诉从来未曾见闻过无烟火药的梅亚,转换想像出的魔力放进子弹里头,这件事首先就是错误的。
总而言之我先给她上讲座,教她转轮手枪与突击步枪子弹上的差异,还有膛线的存在意义、手枪所使用金属的强度问题等等——率先从基本的枪械知识开始教起。
在上讲座的途中,我还同时教导克莉丝大小姐控制魔力。
大小姐的魔力量跟我差不多。
那么只要学会控制魔力,应该就能达到我这种程度了。
除去研究时间外,我约莫花了三十天学会这项控制技术。
克莉丝大小姐想必大概也得花上那些天数,才能学会技术吧。
龙人族早、中、晚都会用餐。
入境随俗——因此克莉丝大小姐跟我也都有确实吃三餐。
午餐过后,下午要锻炼大小姐的体力跟做战斗训练。
克莉丝大小姐穿着轻便的服装,绑起长发做起热身操。
一开始绕着梅亚邸的外围跑步。是锻炼体力的慢跑。
大小姐因为家里蹲当久了的关系缺乏体力,为此首先有必要进行增加基础体力的训练。
慢跑结束后接下来是练习体术、剑术。
体术就是一直与我进行模拟战。
剑术则是拿木刀空挥,还有跟我对打。
这个训练菜单和奇奇先生教我的一样。
(奇奇先生为何会背叛那么深爱的布莱德家呢……)
不管我怎么想,要是不去追问本人就不可能会知道答案。
就算是为了向奇奇先生问出答案,我们也必须增强实力重返魔人大陆。
晚上克莉丝大小姐累到极点,吃完饭后洗个澡很快就入睡了。
我跟梅亚两人窝在工作室里努力制造狙击步枪。
要制作的步枪是雷明顿M七○○P。
准确来说是预计以M七○○P为基础来制作狙击步枪。
「那么我就重新说明『狙击步枪』是怎样的东西吧。因为若不好好了解是为了什么目的而作,就作不出拥有高准确度的产品了呢。」
「是!今晚也请您务必多多指教!」
梅亚的双眼炯炯有神,一副非常有兴趣的样子。我挑出她会感兴趣的部分,说明「狙击步枪」是怎样的东西。
事情要回溯到前世的地球,第一次世界大战之际。
当时步兵部队的战斗方式是大家横向排成一列,从距离敌人数百到一千公尺的地方,使用旋转后拉式枪机步枪开枪。
所谓的「旋转后拉式枪机步枪」,便是采用拉柄手动操作位于膛室后方的圆筒状零件——枪机,装填进一发子弹后再发射这种方式的枪枝。
然而由于机关枪(machinegun)出现,变得能够轻易射杀这些步兵队伍。
有关机关枪的事就等日后再详加说明,简单来说就是「射出许多子弹,足以歼灭数百、数千敌方步兵的武器」。
由于机关枪的出现,演变成步兵若还是照先前那样攻击,便会死尸累累的状况。
在实行夜袭或挖壕沟的同时,经常会演变成近身战或混战,由于用旋转后拉式枪机步枪射击时必须前后拉动枪机,那段时间内便会遭到敌兵袭击。因此步兵所拿的枪,比起在远距离仔细瞄准,更追求近距离下的射击速度。
结果开发出冲锋枪(使用手枪子弹,一个人也能拿类似小型机关枪的东西)和突击步枪,在战场上于短时间内能让对手置身于弹雨的战术成为主流。
不过为了消灭敌方部队中身在远方的指挥官、通讯手、机关枪手等等,拥有远大射程且可以进行精密射击的武器是不可或缺的。为此构造简单、准确度高的旋转后拉式枪机步枪再次受到瞩目。
肩负新任务的旋转后拉式枪机步枪,为了狙击而进行了必须的种种改良、强化。如此一来便诞生了「狙击步枪」。
不过大致上来说,狙击步枪有分为军用、狩猎用与竞技射击用,按照目的与使用情况等等,需求的用途也有所不同。
例如说狩猎用……将旋转后拉式枪机步枪轻量化后的登山步枪,所谓的登山步枪即为「拥有长距离射程,枪本身重量较轻,能够狩猎大东西的枪」。一旦减轻重量在射击强力的子弹时,会有很强烈的后座力。不过扛着重枪在山中四处行走比起后座力更加重要,于是便减轻重量。
竞技射击用……用于竞技的步枪没有弹匣,由于强化成竞技用途,因此有独特的形状,制造之际没有考量到携带问题。为此竞技射击用的狙击步枪,尽管命中准确度高,却并不实用。完全没有把竞技用枪直接拿来当狙击步枪的例子。
军用……军方或警察使用的「狙击步枪」,是有考量携带问题而制作的形状,因为本身有一定重量,所以反作用力也没登山步枪来得强,是不仅有威力也兼具平衡度的枪。一般而言说到「狙击步枪」,大致上都会想像到军用、警用的狙击步枪吧。
这次我打算作的步枪,也是分类为军用、警用的狙击步枪。
顺带一提,军队有时也会选用比起旋转后拉式枪机步枪命中准确度较差的自动步枪。其个中原因是旋转后拉式只能一次一发,但若是自动式就能连续射击两、三发,因此临机应变能力高。例如即使有两个以上的恐怖分子时,也能迅速对应。
不过自动步枪在发射子弹后,会自动重复装填。届时内部移动零件的震动会对射击造成影响,所以命中准确度较旋转后拉式枪机步枪为低。由于有作AK四七,也是有制作俄军采用的制式半自动狙击步枪——德拉古诺夫狙击步枪的选项。
德拉古诺夫的机匣是以AK四七为基础制作。加上狙击镜的重量为四·三公斤,以自动式而言算是轻的。
H&G的PSG1这种自动步枪也有八·一公斤。
不过这次在拯救老爷、夫人之际,有可能一人或是两人都被当作人质。在那种状况下,只要能确实救出夫人,老爷的话应该能自行逃脱吧。所以我寻求的是一百公尺的容许误差范围在两公分以下,三百公尺的容许误差在六公分以下,射击准确度高的狙击步枪。于是我选择以M七○○P为基础。
M七○○P是美国的枪械制造商雷明顿公司,以狩猎用步枪M七○○为基础,开发供警方、军方特殊部队使用的高性能狙击枪。
M七○○P由于枪管长,所以命中率也非常高。是要求第一发即命中的警方特殊部队,与拯救人质作战等等状况所使用的旋转后拉式枪机步枪。
规格如下:
口径:7.62X51公厘 NATO弹
全长:一六六二公厘
枪管长度:六百六十公厘
装弹数:五发「内置式弹匣」
应该可说是最适用这次目标的狙击步枪吧。
我率先着手制作用来刻膛线的模杆。
制作狙击步枪比起AK四七更加要求命中准确度。
一切的工作都必须慎重进行。集中力很重要。
我跟梅亚工作几小时以后,便在正好告一段落时结束了。
「……感觉有点累了呢。今天就到这边为止吧。」
「说得也是。太过拼命对身体也不好。」
我们从工作室返回宅邸。我在前进途中一不小心打了个呵欠。
「呼啊……」
「您看起来很困呢。」
「哈哈哈,因为最近要做的事总是堆积如山呢。但为了拯救老爷、夫人跟大家,我一点都不觉得辛苦喔。俗话说现在正是努力的时候。」
「不愧是琉特大人!」
梅亚不顾现在是深夜大喊大叫。因为距离克莉丝大小姐就寝的客房很远,所以没问题,但在深夜时分我想最好还是别大声说话。
(当着仰慕我为「师傅」的人面前,这种状况下还是提醒她一下比较好吧?可是我们又受到她诸多关照……)
在我烦恼着该不该提醒梅亚之时,正好走到要跟梅亚分别的楼梯前。
平常的话我会前往二楼客房,而梅亚则会走向后头她自己的房间……不过她现在却停下脚步,呼吸急促地跟我拉近距离。
「因、因为还残留疲劳的话,会对今后的工作造成影响!所、所所所以希望能让鄙人梅亚·多拉桂替、替琉特大人按摩消除疲劳!请您放心,真的只是纯按摩而已!因此请将您的神体交给我吧!」
对于这个提议我有点……不,是相当傻眼。
梅亚的双眼诉说着「绝对不光是按摩就算了」。我本能上感到有人身危险,于是摆出她「师傅」的模样,斩钉截铁地说。
「不,明天也要早起,按摩就免了吧。而且现在夜深了,说话那么大声可不行喔。」
在听到梅亚回覆前,我便匆匆忙忙地上楼。
而在上到二楼以前,我再次瞧一瞧——她就像遭到饲主抛弃的家犬那样沮丧。不过这时候纵容她,总觉得自己的身体就各方面来说会很危险。
我假装自己没有察觉到,快步走回分配到的客房。
倒进床铺阖上双眼后,我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的一天现在就是这样子过的。
▼
下午训练体术的时间。
我跟克莉丝大小姐在中庭进行模拟战。
大小姐穿着轻便的服装绑起长长的金发,使尽全力攻过来。
当然是在有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的状况下。
面对大小姐的右直拳,我一个侧身绕到她后头明快地躲掉了。
并且以左刺拳让她停下脚步,使出一记右侧踢踢下去。
「!」
克莉丝大小姐在千钧一发之际挡下踢击,却重心不稳摔在地面上。
「大小姐,你的攻击太过草率了。必须预测对方接下来的行动来组合招式。如果只是要互殴,那小孩子也办得到呀。来,赶紧站起来吧。」
克莉丝大小姐用手撑着地上,喘着大气一动也不动。
我毫不在意继续斥责她:
「真是的,你要像在●●●●那样累瘫到几时啊?给我振作一点!你这╳╳╳!」
我并不是讨厌克莉丝大小姐,这是为了锻炼她,也是为了让自己别纵容她,至于边骂边锻炼,则是依循着前世地球的一种形式美。
克莉丝大小姐仍旧气息紊乱,很不甘心地抬起头。
「大小姐你是这世上最下等的生物。大小姐你不是魔人族。你只有聚在一起的●●●●的╳╳那种价值罢了!怎么啦!要是觉得不甘心,就让我看看你的骨气啊!」
克莉丝大小姐咬牙切齿地站了起来,摆好应战姿势。
「真亏你还站得起来!很有骨气啊。为了奖励你我就好好磨练你。直到你惨死之前我都会磨练你!把你磨练到倒下,直到●●●●╳╳╳╳╳为止!」
「混帐~~~~~~!」
我回头看向出声怒吼的方位,只见克莉丝大小姐的其中一名童年玩伴,魔人族中半人马族的卡莲·毕晓普正在发火。
卡莲的后头站着梅亚邸的女仆,手中替卡莲提着似乎是她个人物品的大型旅行袋。
卡莲的马尾摇来摇去,以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向我走近。
「琉特!区区一个仆人你对克莉丝那是什么说话方式!虽然搞不太懂词语的含意,但绝对是下流的意思吧!」
「卡莲小姐,真亏您能来到这里呢!信件顺利地——」
当我为她的出现而感到高兴时,身为宅邸主人的梅亚却爆出青筋,气愤不已地抢过话锋。
「也太没礼貌了!区区一个魔人族,居然敢对超越天才的大天才琉特大人用那种方式说话!你们在做什么!快把这没礼貌的人赶出去!为什么宅邸里会跑进这种人!」
「梅亚你冷静点。她是克莉丝大小姐的好友,半人马族的卡莲·毕晓普小姐。我先前跟你提过为了掌握那边的状况,写信请她过来了吧?」
「……是克莉丝小姐的好友吗?难怪长得这么可爱呢。卡莲小姐,初次见面。我是琉特大人的首席徒弟梅亚·多拉桂。请你尽管当作自己家一样轻松休息吧。」
「我、我才要请你多多指教。」
在我向梅亚指出是误会以后,她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表现出友好的态度。
卡莲也为她转变的态度吃惊,用高亢的声音打了招呼。
卡莲清清喉咙重新看向我。
「总、总而言之,虽说现在是在逃亡当中,但你竟然敢对主人克莉丝用那种方式说话。」
「不,那也是训练的一环。」
「训练?」
「是的,克莉丝大小姐她自己也同意了。这是军队式的斯巴达教育。不然我不会那样子说话。您说对吧,大小姐?」
『嗯,正如琉特哥哥所言。』
大小姐在迷你黑板上写下文字给卡莲看。
『卡莲,感谢你特地来这里。好久不见了,我真的好高兴。』
「那是我要说的话。听说你下落不明,后来收到信件时真的吓了一跳。明明对这个名字没有印象,但一打开却发现里面所写的是我所熟悉的克莉丝的字体。」
卡莲走近大小姐,紧紧抱住她。
「你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听说你下落不明,不仅是我,邦妮跟缪雅也很担心你呀。」
她们两人犹如姊妹那样互相拥抱,一起为了大小姐平安无事感到喜悦。
不久之前,我们拜托梅亚寄信给卡莲。
其实也想把信寄给其他两人,不过大小姐的死党三人同时收到信,大家一起展开行动的话,会太过显眼,只好作罢。
经过商量的结果,我们只寄信给精通军事相关事情的卡莲。
她的老家经营的是大型的武器护具店,也实地参与制作。
而且卡莲的老家还雇有私人佣兵,会将武器及护具交给他们派遣至各地。据闻她家会实际上让佣兵使用买卖的武器在战场等地打响知名度促进业绩成长。并且听说在战斗结束后,也会让佣兵们举出武器需要改善的地方,修正得更加顺手。
由于有那样的老家,她也接受练武之人的教育。因此可以放心交由她来行动。能叫来龙人大陆梅亚邸的人选,除了卡莲以外不做他想。
为了能够顺利得知现况发展得如何,以及最新情报。
我姑且有先问过克莉丝大小姐「其他族在家庭纠纷中出手相助,这不是禁止的吗?」只要不是直接协助就没问题——我得到这个答案。于是乎我毫不犹豫地将信寄给了卡莲。
卡莲在放开大小姐之后,用手指拨掉眼角浮现的泪水。
「琉特你也没事真是太好了。真心感谢你保护克莉丝。」
「哪里,身为布莱德家的执事,我只是做自己该做的事。接着虽然您才刚来,实在是过意不去,但能请您说说现在的状况如何吗?」
「那么既然天气这么好,就在中庭备些茶水吧。」
待梅亚一举起手,似乎早已有所准备的女仆们在中庭摆上桌椅、阳伞、茶茶与茶点。三分钟不到中庭就出现了个带些时髦感的空间。
体术训练暂时停止,我们在中庭里一面喝茶一面听卡莲说话。
依据卡莲告诉我们的情报——听说老爷在被抓起来以后,便遭到防止魔术项圈封住魔力,被当成奴隶卖掉了。
虽然知道不是魔人大陆而是被卖到其他大陆去了,但还是下落不明。
夫人则被囚禁于布莱德伯爵家尖塔的顶楼。
据了解她的脖子上也套着防止魔术项圈,要自行脱逃是不可能的事。
现在吸血鬼族宗家当家,长男佩肯宁·布莱德与次男拉比诺·布莱德霸占着宅邸。
他们夺取老爷经营的事业还指手画脚,而且由于他们胡乱使用暴力且不当降低薪水,也让工匠们觉得非常反感。因此事业似乎也呈现停滞状态。
玛利先生等等幸存的仆人们,在逃脱之后潜伏于各地,据悉由于战力稀少处于束手无策的状态。如今失去老爷,我方战力处于压倒性的不利。
况且除了宅邸里的大哥佩肯宁与次男拉比诺以外,还有好几名吸血鬼族魔术师常驻,戒备来自外部的袭击。因而如今是无计可施。
不幸中的大幸是夫人的安全能保证无虞。
现下人质只有她一人,要是一个不小心伤到或是让她自尽,玛利先生等人或其他一些跟布莱德家有亲交的一族也不会善罢甘休。到老爷为止,还可以争辩说是布莱德家兄弟之间的问题,但牵涉到夫人就另当别论了。
倘若她出什么事,她的家人不会轻易罢休。
要是夫人死了,毕竟还是超出了家庭纠纷的界限。会演变成以血洗血的战争。
当然他们也不希望发生那种事。所以能保证夫人安全无虞。
而正因如此,他们用尽千方百计想把大小姐找出来。
只要有克莉丝大小姐在,即使夫人死了也能把她当成新的人质,这样一来便能防止玛利先生他们擦枪走火。
卡莲很懊悔似的紧咬牙根。
「如果可以我也想出手相助,但他族禁止对一族的家庭纠纷出手。我只能做到提供情报这种程度而已,不好意思。」
「不,即使如此也已经是帮大忙了。不过这样没关系吗?既然禁止对家庭纠纷出手,虽说是提供情报,但做这种事情……」
尽管我从大小姐那里得到「没问题」这个答案,为了以防万一,我姑且也问了卡莲。
她对于我的问题露出一抹贼贼的笑容。
「我只是知道死党平安无事而前来造访,闲话家常而已。从那之中能撷取出什么情报吗?我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换句话说这种程度的话,还不至于构成「出手相助」。
尽管搞不懂标准,但既然没问题那就好了。
「卡莲小姐谢谢您。多亏有您才得以把握现况。这样一来似乎便能使用我所思考的其中一个作战。」
「噢,作战内容是怎样的?」
我把详情告诉老家拥有佣兵的练武女子卡莲,征求她的客观意见。
作战内容本身并不复杂。就是用少少的人从我们逃脱宅邸时使用的密道入侵内部。等跟夫人会合后,就从宅邸逃跑。
此时为了让宅邸的警卫分心,希望玛利先生他们一群仆人能在某处大闹一场当作佯动。尽管战力不多,但光是一次的话便有可能。这样做的话,吸血鬼当家有所警戒,便会把魔术师们派去有佯动的地方,宅邸的警备就会变得薄弱。
卡莲双手抱胸,在心中打量着作战内容。
「……原来如此。虽说简单,但比起整合战力光凭武力攻进宅邸,要来得更加实际呢。不过只靠克莉丝跟琉特两人,想救出榭拉丝夫人不会太勉强了吗?」
她指出的重点令我眉头深锁,现在想要入侵宅邸,的确是战力不足。
「大小姐不是入侵组。我要让她在撤退之际负责辅助。」
「那琉特你要单枪匹马冲吗?只凭连魔术师都不是的你?」
「那、那个……」
原本沉默的梅亚默默举起手来。她双颊潮红,眼眶湿润,自动请缨上阵。
「那就让身为琉特大人首席徒弟的我来担任他的拍档吧!要是我的话,能够用像个恋人、像个妻子、像个忠诚的仆人……不!我有自信能以超越那些的关怀来辅佐您!」
「不,梅亚你不行。你是B-级魔术师没错,但也是个运动白痴吧?我还是没办法把你当拍档带你去。」
「呜!」
梅亚有如心脏中箭一般压着胸口倒下。但她确实是个运动白痴,她曾经有一次跟克莉丝大小姐一起接受训练,可是她只会碍手碍脚。那时毕竟已经没有时间,由于实在碍事,尽管觉得很抱歉我还是谢绝她参与训练。
『那么去冒险者仲介公会雇用冒险者如何?』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立刻驳回大小姐的提议。
其他冒险者……不能让信不过的其他人加入这么重要的作战。他们终究是用钱请来的外人。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问题……
遭到假冒险者所骗的痛苦心理创伤掠过脑海。
由于希望玛利先生他们负责佯动,因此不能将他们算进战力。
首先他们受到吸血鬼宗家当家的注意,经常遭到监视。不能让他们加入秘密进行的奇袭作战。为了入侵宅邸希望最少还有一名人才。
是B+级以上的魔术师,还要是我熟悉又信得过的人物。最好还擅长使用枪械自不在话下。
不可能会有那种——不,我想到一个人。
就是一起在艾露老师的孤儿院长大的我的未婚妻白雪!
「要是我那在妖人大陆魔术师学校上学的未婚妻白雪在,这件事就好办多了。但即使现在急急忙忙去迎接她,一来一往也非常耗费时间……果然不可能。嗯?梅亚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很差喔。」
梅亚的汗水如瀑布一般狂流,整个人脸色发白。
「不,那个其实……该怎么说,呃……」
她口齿不清说话含糊。比起梅亚的态度,卡莲更加在意我所说的话。
「琉特你有未婚妻吗?我都不知道耶。」
「是跟我出身自同一孤儿院的青梅竹马。先前没机会对你们说,抱歉。不过她会不会刚好出现呢!把我的声音传达给她吧!开玩笑——」
「琉特?」
当我张开双手高举至空中,正在开玩笑随便祈祷的那一瞬间——
简直像是算准时机,从种植在中庭的树木后头出现一名少女的身影。
银发马尾、兽耳、尾巴、雪原般的白皙肌肤和隔着衣服也能辨认出是波霸的美少女双眼浮现泪光。
「我好想见你……好想见你呀,琉特!」
应当身在妖人大陆魔术师学校里的我的未婚妻白雪,不知为何站在我的眼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