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三卷
  5. 第二章 布莱德伯爵家,反击的狼烟
  6. 繁体版

第二章 布莱德伯爵家,反击的狼烟
2017-06-22 16:38:19

		

梅亚抵达了妖人大陆魔术师学校,在学校旁的都市——扎戈贝尔的旅馆过夜。住的当然是在最昂贵的旅馆里,最宽敞的一间套房
她从那个城市搭马车前往目的地魔术师学校。
魔术师学校由于本身的性质,因此建在宽广的平原上。且规定附近不能盖民宅。这是为了避免在训练魔术时给周遭带来危害。
魔术师学校的校舍,犹如石子砌起的要塞都市,学生们的宿舍等等就盖在那一带。并且周遭还以两道墙重重围起。
尽管也有抵御外敌的意思,但为了防止来自内部的魔术攻击等等,似乎更合乎原本的用意。
设置在第一道墙的警卫室把梅亚的马车拦了下来。
驾驭出租马车的车夫跟警卫吵了起来。
因为没有邀请函,不能让你们进去——看来是因此而遭到警卫拒绝。
在当地雇的车夫手指向马车内的雇主,要警卫直接去跟雇主谈。
警卫露出为难的表情敲了敲马车的门。
为了照料梅亚而随行的一名女仆想前去应对,然而梅亚却制止她的行为。梅亚似是打算亲自跟他对话。接着女仆恭敬地打开门。
警卫边抓头边提问:
「啊~非常抱歉,我们的规矩是有约定、是家属或者有许可证才能入内。可以请您先约好日后再过来吗?」
警卫用官腔与她应对。
梅亚对于那种态度感到不悦,警卫的态度也令女仆皱起眉头。
虽说是没察觉到,但那并非是对才能名闻天下的梅亚该有的说话方式。
要是在龙人大陆上表现出这种态度,那个警卫马上就会遭到究责,最糟甚至会丢了工作吧。梅亚用绝对零度的视线向警卫下令。
「……请你向校长转达,说梅亚·多拉桂来了。只要一说应该就会明白了。」
「梅、梅亚·多拉桂!您就是那位魔石姬吗?」
看来不愧是魔术师学校的警卫,似乎知道她的名字。
他一改先前打官腔的态度,保持站立不动的姿势,发出颤抖的声音。
「实、实在是非常失礼!我立刻去联络校长,还请您稍候片刻!」
「拜托你尽量快一点。」
「是!我马上去!」
警卫先回一趟办公室,向还在待命的同伴吩咐几句后,便朝着学校飞奔而去。
大约三十分钟后,警卫回到了马车这边。
「抱、抱歉让您久等了!现在校长不在,由学年长代为接待您,请直接前往前方大门。」
「辛苦你了。」
说完这句,梅亚的马车再次前进。
越过第一道墙、第二道墙,随后抵达了校舍前方大门。那里已经有一名教师正在等候。是个外表瘦弱、头发日益稀薄,看上去神经兮兮的男人。
他站得直挺挺迎接梅亚的马车。
一下马车,便看见他用冒出汗水的笑容点点头。
「能、能见到您深感荣幸,梅亚·多拉桂小姐!我在这里负责教授魔术道具,我是人族的卡尔阿。」
「幸会幸会,卡尔阿先生。突然前来造访十分抱歉。」
「别这么说。居然能够见到在魔术道具开发领域颇负盛名的梅亚小姐,实在是光荣至极。快别在这站着说话了,里面请。」
梅亚与女仆进入校舍到了会客室。
房里有皮革沙发、桌子、花瓶里有插好的一些花朵。墙上挂着图画,由于是一楼,窗外能看见的风景并不壮观。是相当普通的会客室。
像是人族办公员的女性,泡好香茶端了过来。
等她离开房间后,卡尔阿一面用手帕擦拭额头的汗水,一面询问来意。
「那么请问今天您有何要事?」
「我是来见待在这里的学生,是兽人族中白狼族一位名叫白雪的女性。可否请你把她叫到这边来呢?」
「白、白雪同学吗!她又干了什么好事吗?」
「又?」
卡尔阿不安的模样,令梅亚忍不住反问。
他一边擦着越冒越多的汗水,一边杂乱无章地说明:
「她是个优秀的学生,但因为太过优秀,反而变得容易卷进麻烦事里。例如单独一人以新生带来的一百名私兵为对手大获全胜、让追求她的上流贵族男子复仇失败,还有独自击倒了商人不知为何雇用的冒险者们……光、光回想起来就觉得胃痛……」
「嗯,也是有没礼貌的商人呢。」
梅亚不以为意地说出同情的话语。
再怎么想最后提到的商人,都是应她的要求而行动的人们。
「我懂你的意思了。但无论如何我都有话要跟她谈。所以能不能现在立即叫她过来呢?」
「我、我明白了。现在的话我想她正在上课,我立刻就把人叫过来。」
卡尔阿从椅子上站起,快步离开了会客室。
梅亚与女仆等了十分钟左右。
只见卡尔阿的后头跟着出现一名女学生。雪白的肌肤、大大的双眼,甚至会在脸上形成影子的纤长睫毛,留长的银发束成马尾,银色的狼耳有时会轻轻颤动,是宛如雪精灵那样美丽,又同时兼具可爱的美少女。
她左手所戴金属制的手镯,接收到射进窗内的阳光闪闪发亮。
不过最引人注意的,还是显示自己是魔术师学校学生的斗蓬也遮不住的一对傲人双峰。
明明是漂亮可爱的美少女,却是个波霸这样的不协调感,想必掳获了许多男人的心吧。
也能够理解能让女性衣食无忧的上流贵族男学生,为何会追求她了。
白雪将右手放在胸前,左手稍稍挽起裙摆低下头。
这是全大陆共通的问候礼仪。
「初次见面,梅亚·多拉桂小姐。我是兽人族中白狼族的白雪。」
「百忙之中还把您叫来实在抱歉,还请您坐下来吧,白雪小姐。」
「恕我失礼了。」
白雪坐在梅亚的对面,卡尔阿则在白雪的旁边坐下。
「我不喜欢拐弯抹角,请容我有话直说,能不能将白雪小姐您持有的魔术道具让给我呢?当然谢礼方面,我会奉上您期望数量的金币。」
「魔术道具……?」
想到是什么产品时,白雪发出了露骨的叹气声。
「多拉桂小姐您也一样吗?最近一大堆人跑来说希望我能把琉特制作的魔术道具卖给他,实在让我不堪其扰呀。那对我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即使您花大钱我也不卖。」
「关于这点还请您务必多多帮忙。钱的话不管多少我都愿意出!」
「不卖的东西就是不卖。您再说下去请恕我失陪了。」
「等、等一下!」
在白雪起身离席后,梅亚也手忙脚乱地从后头追上去。
然而白雪却不听自己这个「魔石姬」的制止,打算走出房间。
梅亚自尊心受到伤害,忍不住就说溜了嘴。
「琉特大人他已经遭到魔物杀害而死了!」
白雪停住了脚步。
梅亚的嘴停不下来:
「所以说,那个魔术道具不是你这种不懂它价值的人该拿的东西!就算是为了让他的伟业得以流传至后世,也该由我这样的人来持有啊!」
在白雪回头的同时,「S&W M一○二吋」便已顶住梅亚的额头了。
梅亚完全没能察觉白雪拔枪的动作。当她一回身,不知不觉间枪口就顶住了自己的额头——只留下那样的结果。
「琉特他死了?你别在那边撒谎了。魔物那种东西不可能杀得了琉特吧。你为什么要说那种谎……?」
着实释放出杀气的白雪,用拇指扳起击锤。
讽刺的是那样正好显示出它跟至今拿来的假货不同。不过了解击锤扳起代表什么意思的梅亚,「噫!」地发出了一声轻微尖叫。
还以为是永恒那么长的时间……实际上只有十秒左右,白雪已经把击锤扳回原位,收进斗蓬里头。
「抱歉失礼了。」
她彬彬有礼地一鞠躬后便离开了会客室。
九死一生的梅亚整个人瘫软当场坐倒在地。
「梅亚小姐!」
「大小姐!」
还留在当场的卡尔阿跟女仆,慌慌张张地奔向瘫坐在地的梅亚。
她的双眼中浮现感到恐惧的泪水。
▼
「气死人了!气死人了!气死人了!我绝对饶不了那女人!」
梅亚搭乘飞船,从妖人大陆的魔术师学校回到位于龙人大陆的自家。然而她对白雪的怒气却完全收不住。
她是名震世界的梅亚·多拉桂。
龙人的自尊心很高,而她的自尊心又高人一等。
她在自己房里的床上滚来滚去、滚来滚去,抓着枕头不甘心地滚动。
跟着她爬了起来,表情狰狞地开始寻思。
「有没有办法能把那把转轮手枪给抢过来呢……要在背地里动手脚,向魔术师协会或魔术师学校施压吗?还是雇用个一流的盗贼把它偷出来,之后……」
正当她在思索好几个方案之际,响起了敲门声。女仆知会一声后就走了进来。
「抱歉打扰了。有个商人说带着制作了魔术道具的『琉特』过来,请问您意下如何?」
「……啥,又来了啊?」
由于梅亚在寻求关于魔术道具的情报与产品,因此许多商人都希望能够进行面谈。然后过去有两次左右,这类的诈欺商人不请自来拜访梅亚。
他们随便带个奴隶小孩过来,叫他自称是魔术道具制作者「琉特」,试图骗取高额的酬谢金。不过带过来的孩子不可能会用魔术液体金属作「S&W M一○」、「AK四七」等等,于是谎言立刻就穿帮了。
试图骗取酬谢金的商人,两个人都以诈欺罪,拜托自己的青梅竹马、龙人王国的第一王子给关进牢房了。这是为了杀鸡做猴吓唬其他的商人们,这种愚蠢手段对天才魔术道具制作者梅亚.多拉桂是行不通的。
然而第三次,好像又有学不乖的笨蛋来了。
「……机会难得,就让他来当我解闷的对象吧。叫他去会客室。」
「遵命。」
女仆一鞠躬后,便前往商人一行人的身边。
「似乎正好有让我解恨的对象出现了呢。」
嘴角歪成微笑的形状,梅亚从床上站了起来。
在女仆以手替梅亚更衣梳洗的期间,商人一行人在会客室等候着。
只有商人坐在沙发上,金发少女与黑发少年都站在他身后。
梅亚身后带着手拿长矛的两名私兵,出现在会客室中。
她用如同女王一般不可一世的态度,在对面的沙发上坐下。
她打开手上的扇子,开始啪啪啪地替自己扇风。
「幸会幸会,梅亚小姐。我在拉诺奴隶馆当个奴隶商人。听说您对某种魔术道具有所执着。状况其实是在我们经手的奴隶之中有它的制作者,于是就将他带来了。」
商人介绍站在后面的黑发少年。
想当然耳名字是叫琉特,他不知为何身穿执事服。腰间缠着皮制的腰带,悬挂着比起「S&W M一○」要长,相较「AK四七」为短的物体。
这大概是为了用来骗自己而安排的小道具吧,梅亚对其嗤之以鼻。
奴隶商人说站在旁边的金发少女是魔人族中吸血鬼族的克莉丝·盖特·布莱德。
只要看向少女,她便露出怯生生的表情躲到琉特的身后。
梅亚的目光受到那名叫做克莉丝的少女吸引。
尽管少女的服装和头发似乎由于旅行的关系而弄脏了,但她整个人就像娃娃一样可爱。(想把她当我的宠物养呢。)——梅亚想着想着,不自觉地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唇瓣。
接着自称是琉特的黑发少年,说了自己为何会成为奴隶的经过。
他说明自己受到假冒险者欺骗,遭人夺走「S&W M一○」和「AK四七」卖身为奴。证据便是手臂上刻有身为奴隶证明的魔法阵。现在则是克莉丝的爸爸买下他,以她为主人,当她的执事兼血袋才得以活到现在。
梅亚觉得很佩服。
设定相当详细,说话时也充满热情。演技相当逼真。
假如没有过过两次假琉特的话,说不定会信了他。
梅亚换脚翘二郎腿,扬起宛如在挑衅的笑容。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倘若他真是琉特,应该能答出关于『S&W M一○』和『AK四七』的任何问题吧?倘若万一他是假货——」
梅亚像在打手心一样将摊开的扇子迅速收拢。与此同时站在她背后的两名私兵也用矛撞向地板,像在恐吓人。
克莉丝吓了一跳,犹如小动物般发着抖。
黑发少年护着身后的她表示赞同。
「无所谓。怎样的问题我都能回答。」
「就这么说定了。那么第一题……『S&W M一○』、『A K四七』的原料用的是什么?」
「是从金属史莱姆身上采取的魔术液体金属。」
「答对了。」
「请回答『S&W M一○』、『AK四七』所使用的子弹名称。」
「是点三八特殊弹(9mm)跟7.62X39公厘子弹。」
「答对了呢。」
到这边为止,都还是只要去调查「琉特」,找出记载着魔术道具使用方法的笔记,就能回答出来的事情。梅亚换脚翘二郎腿说道:
「那么接下来能不能请你察看『S&W M一○』、『AK四七』的状态呢?你如果是制作者本人,肯定没问题吧?」
「好,没问题。」
黑发少年立即回应。
(相当有自信能够唬弄我呢。)——梅亚心下暗道。
她吩咐女仆从自己的工作室把两把枪拿过来。
桌子上放着「S&W M一○」与「AK四七」 。
不过这些只是过去为了欺骗她,由其他商人所拿来真真正正的赝品。
他这个冒牌货是打算随便摆弄一下,然后说「没问题」吧。
到时候梅亚会拆穿他手中的是赝品。想像着届时他吃惊又不知所措的神情,她再次打开扇子,在扇子后头一个人坏心地笑着。
「来,不必客气,用手拿起来也没关系喔。」
「那我就失礼了。」
少年让克莉丝离开自己的背后,站在桌子的末座,依序拿起「S&W M一○」与「AK四七」。
「……这个是赝品喔。弹筒完全卡在里面了,枪管上也没有附膛线。AK也不对,这个太轻了,扳机也不会动。弹匣更是完全黏在上头拔不开……请问难道您手中没有真正的『S&W M一○』与『AK四七』吗?」
「……………………………………………咦?」
梅亚整个人目瞪口呆。
她感觉到自己身体深处、灵魂深处都在颤抖。
「莫莫莫莫莫莫非,您是真真真真真的琉特大神喵?」
对于她结结巴巴,最后甚至口齿不清的这句话,琉特虽有些胆怯仍表示肯定。
「嗯,是没错……有什么问题吗?」
「我一直都想见见您啊!大神!」
她丢掉手中的扇子,用要刮跑沙发的气势趴在琉特的脚边。抓起他的手一次又一次地不断亲吻,到最后连脚都打算亲下去。
「等等!别、别这样呀!感觉好痒!」
除了对于剧烈变化感到抵抗的琉特之外,所有人都反应不过来,当场定格不动。
梅亚由于兴奋与感动脸泛红潮,露出欣喜的笑容重新看向奴隶商人。
「这个大神要价多少?开多少我都买!」
「不、不,正如我先前也向您说明过的,琉特是她——克莉丝大小姐的奴隶。」
「说得也是呢!」
梅亚追问克莉丝进行交涉。
「克莉丝小姐拜托!请把大神卖给我!我会付原价的十倍!不,是一百倍的金额!」
然而克莉丝尽管直打哆嗦,还是用力地摇摇头。
她在迷你黑板上写下文字给梅亚看。
『琉特哥哥……家人我是不可能卖掉的。因为我已经不想再失去任何人了……』
「大小姐……」
克莉丝的话让琉特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他清一清喉咙调整好情绪,展开跟梅亚的交涉。
「其实我是对梅亚·多拉桂小姐您有事相求而前来造访。我想向您说明原因,不过内容有点长,请问您意下如何?」
「那么今天请一定要留宿在我家!而且再过不久便是吃晚饭的时间了,我会准备饭菜的!对了,在那之前一路旅行应该很累了吧?衣服看起来也都脏了,倘若不介意,为了消除疲劳请先去泡澡吧。也会为你们准备更换的衣服!」
梅亚的鼻子喘着粗气,以不容分说的气势一个劲儿地对琉特说。
他除了「呃、好,那就麻烦了」以外,再也没有说其他话的余地了。
梅亚将带他们过来的拉诺奴隶馆商人开价的报酬交给他之后,就开开心心地把琉特他们带进宅邸里了。
▼
我跟大小姐顺利地在梅亚·多拉桂的宅邸里得到了容身之处。
虽说跟想像中的反应有点不同。但既然她欢迎我们来就没问题了。
基于她的好意,为了消除旅途劳累,我们首先被带到了浴室。
我在脱衣处脱掉衣服,踏进了浴室里。
「噢……」
宽广到好像能游泳的浴池中,放着满满的热水。肥皂、毛巾,甚至连水桶都有。
不愧是名闻龙人大陆的天才魔术道具开发者。似乎没有金钱方面的困扰。
我用肥皂仔细清洗身体每个角落,除去污垢。
这差不多是我转生到这个异世界以来,第一次泡到及肩的热水。
「啊~活过来了。果然泡澡就是棒呢。」
纵然没有游泳,但还是泡在宽广的浴缸里伸展四肢,尽情享受了一番。
洗好澡后我便看到准备好的替换衣物。
龙人族的男性所穿的传统服饰龙功服,叠得整整齐齐放在一旁。
设计上很像是前世中国有的功夫装。特色是短袖和七分裤。
走出走廊,已久候多时的女仆带我前往餐厅。
我在被带到的餐厅前,恰巧撞见了洗好澡的大小姐。
她也是一副穿着龙人族女性传统服装的姿态。
女性的传统服装龙装,跟旗袍的设计一模一样。
我忍不住望向从鲜红色龙装的开抆处能窥见的那双纤细大腿。
「哎呀,我脚滑了~(音调平板)」
我故意摔倒,在近距离之下观看身穿龙装的大小姐。
细细的脚踝,刚洗好澡略略泛红的大腿。吹弹可破的肌肤还湿漉漉的,摸起来铁定很舒服。正因为是幼嫩的肢体,故而释放出一股悖德的魅力。
假如在前世的街道上瞧见现在的克莉丝大小姐,我有自信一定会尾随她!
大小姐刚洗好澡的肌肤更加泛红,她用迷你黑板遮住脚,那举止也十分可爱。
我故意清了下喉咙,从地板上起身,做了个拍掉沾附在衣服上脏污的动作。
好险好险,差一点偷看克莉丝大小姐看到出神的事就要穿帮了。
接着女仆替我们开门,进入了餐厅。
「等你们好久了!琉特大神、克莉丝小姐。」
屋主梅亚·多拉桂笑容满面地迎接我们。
她跟克莉丝大小姐一样身穿红色龙装。胸大腰细,双脚也如同模特儿一般修长。容貌则是给一百个人看一百个都会大力称赞那样子的美女。除了头上长出的两支龙角外,外表几乎跟人族没两样。
她以十分亲切的态度,劝我们用餐。
「虽然您好像有话要说,不过还是先享用餐点吧?这是我家的厨师为了两位卯足全力做出来的。」
梅亚打了个暗号,东西便端上来了。
菜肴放到双层构造的圆形桌子都快摆不下。没错,那是中式圆桌。上头有蒸肉包、类似乌龙茶的浅褐色茶,其他还有小笼包、春卷、烧卖、煎饺和水饺等等——展现出一整片类似中菜饮茶的世界。
我们为了从魔人大陆移动到龙人大陆而节省金钱减少食量,肚子都在咕噜叫了。
「来来来,两位不要客气,请吃吧!」
受到梅亚劝诱,我跟克莉丝大小姐便在道谢过后,将手伸向了那些菜。
三个人把堆满整张中式圆桌的菜全都吃光了。
梅亚边喝类似乌龙茶名叫茶茶的茶,边重新听我讲述来到这里的经过。
我为了建立自己的军团离开孤儿院成为冒险者。
随后上了菜鸟冒险者猎人的当,全身被扒个精光沦落成奴隶。
由于走运让克莉丝大小姐的爸爸——丹·盖特·布莱德买下,捡回一命。
不过恩人老爷们却遭到他的哥哥们挑起战争。
然后老爷们因为奇奇先生的背叛而在家族纠纷中败北。现在遭到囚禁。为了夺回父母与老家需要资金和情报,才来投靠梅亚。这些事我全都坦白说了。
若是愿意帮忙的话,等到夺回大小姐的父母与布莱德伯爵家之后,布莱德伯爵家保证将支付必需经费与相应的酬谢金。
克莉丝大小姐对于这个约定也点头表示同意。然而梅亚却对这个提议摇头。
「不需要什么酬谢金啊。但相对的我有事想请求琉特大神。」
「请求?」
梅亚从椅子上起身,双脚跪地、双手握成拳头状放在胸前,接着深深地一拜。能够切身感受到侍奉的女仆们倒抽一口气。
「这个姿势是对龙人族来说,只有在表示最大敬意时才会用的方法。」
就是在前世的日本来说类似跪地恳求那样的东西吗?
「请琉特大神务必、务必……收本人梅亚·多拉桂为徒!」
「徒、徒弟什么的!让天才魔术道具开发者当徒弟,实在不敢当!」
「哪里的话!琉特大神才是天才!是拥有连天才这个字眼都不足以形容才能的人!」
「呃,话说我从刚才开始就很在意了,为什么要在我的名字后头加上『大神』呢?」
「『S&W M一○』和『AK四七』。能够制作出那么出色魔术道具的人,不叫做大神那该叫什么才好?我完全猜不出来!」
「你、你的心意我很高兴……不过当成神还是有点……」
「那么,叫『琉特大人』如何呢?」
「请直接叫我琉特。」
「那『琉特大大人』如何呢?」
「不,所以说!我都说了直接叫就行了!是说那个『琉特大大人』是怎么回事?」
「我办不到!居然要我不加敬称叫琉特大大人!就算撕烂我的嘴也说不出口!」
「……那你叫我『大人』就好了。请不要再加什么『大』了。」
当我死心叹了口气后,梅亚再次逼近我。
「那么我就叫您琉特大人了。我在成为您的徒弟以前,会与您时刻形影不离!」
梅亚继续大叫:
「只要琉特大人您想要,我会悉数奉上!地位、财产,还有心灵和身体!所有一切!因此请您务必收我为徒!」
给我适可而止啊,克莉丝大小姐难过的眼神感觉好尴尬。
「我明白了。我收你为徒。心灵或身体我都不需要,相对的请你协助救出老爷们!」
「不胜感激!」
梅亚露出连太阳都能赶跑的灿烂笑容。
由于旅途漫长,用餐的饱足感以及获得了协助而从紧张感中释放的感觉,顿时令人昏昏欲睡。
大小姐似乎也濒临极限了。
我提议今天就好好地睡一觉,明天再来从长计议。
克莉丝大小姐跟梅亚也都表示赞同,于是这天就这样散会了。
▼
隔天早上。
我、克莉丝大小姐跟梅亚聚集在位于梅亚邸腹地内某间工作室旁的广场。
我拜托梅亚用魔术做成土墙与基座,上头排放红砖当成标靶。我要检视这段期间被人骗走而多年未见的「S&W M一○」与「AK四七」的状况。
转轮手枪击锤的击发簧松了,撞针也有所磨损。要是再继续磨损下去,底火便无法确实撞击,让它爆裂开来了吧。
弹筒内部似乎也没有清理,这样便无法顺畅地用退壳杆推出空弹壳。假如情况更加恶化,想必会变成得用锤子之类的去敲退壳杆才能排出空弹壳吧。
AK四七不愧是AK四七,相当坚韧,似乎没什么大问题。也可能幸好那是我在习惯使用魔术液体金属后才制造出来的。
装填弹匣解除保险,转到半自动模式。拉动枪机拉柄,首先让一发子弹移动到膛室。
我站着开枪,将红砖逐一击破。
AK四七状态良好顺利运作着。AK不愧是被埋在水田里半年,之后挖起来就算生锈肮脏,却还是能够毫无问题开枪的突击步枪。
当然之后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要拆解。
「琉特大人,怎么样?有任何问题吗?」
「虽说转轮手枪需要做些调整,但两把好像都没什么大问题。」
克莉丝大小姐或许是有过削短型的经验,所以就算AK四七开枪她也毫不畏惧,而是兴味盎然地观察着。
『这就是琉特哥哥曾经说过的AK四七呢……』
不如说,她的鼻子喘着粗气展现出斗志。
『琉特哥哥!请你也教我怎么用这AK四七!然后我想成为帮助爸爸、妈妈、梅尔世小姐……和所有仆人的力量!』
直到不久之前,连要走出自己房间都会害怕的少女,已经彻底消失无踪。
我放下AK四七,重新面向克莉丝大小姐。
「这是当然的。我也打算让您尽全力战斗。应该说对我们而言,大小姐正是最强大的战力,我认为会成为一张王牌。」
『像我这种人吗?』
大小姐为我出乎意料的回答而不知所措。
为了表现出没在撒谎,我露出真挚的微笑回覆她。
「不是『S&W M一○』或『AK四七』,我会为大小姐准备更适合您的东西。」
适合大小姐的东西是——
「能够彻底发挥克莉丝大小姐特色的枪械,那便是狙击步枪——」
『狙击步枪吗?』
「没错。这回是我们布莱德家反击的时间了。」
这便是后来获封为「魔术师杀手」、「夜姬」、「恶梦(nightmare)」,令人闻之丧胆的一名吸血鬼诞生的瞬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