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GAMERS电玩咖!
  4. 第二卷 天道花怜与冷不防的HAPPY END
  5. 天道花怜与低潮期
  6. 繁体版

天道花怜与低潮期
2017-06-22 15:41:14

		

手持突击步枪的士兵在下雪的战场上疾驰。画面随著吁吁喘气的声音蒙上淡白色彩。
我中断跑步的操作,让士兵用左肩贴著岩壁缓缓向前。远方传来激烈枪响,附近仍看不到侦敌雷达所显示的光点。
「(……走吧。)」
我确认士兵的精力已经恢复,立刻又让他拔腿奔跑。
但是,下一瞬间──
〈唰!〉
「啊!」
伴随著整片画面突然变红的伤害特效,士兵倒卧于雪上。同时,比赛因得分达标而结束,画面上秀出以最后制胜者为视点的影像──也就是我操纵的士兵被射杀时的重播片段。
……并没有。画面上只出现我的士兵毫无警戒地冲出转角,然后被彷佛等候已久的伏兵贴近并用短刀悄悄收拾的景象。
……完完全全是我的失策。
我心里满是害队友们饮败的愧疚之情。光看总和战绩,我对队伍有足够贡献。即使如此,比赛最后结束于自己愚蠢的死状仍让我懊悔不已。
「天道。」「是。」
在游戏中担任敌队成员之一的加濑学长从旁催促,我们两个便离开线上团战模式。我的专注力顿时中断,然后终于有了自己回到现实世界的实际感觉。
一如往常的电玩社社办内。我与加濑学长用两台萤幕埋首练习FPS,旁边则有大矶学姊和三角同学忙著用掌机玩对战格斗……一年级的两名幽灵女社员照例缺席。
猛一回神,为了赶快用别款游戏开战的加濑学长已经到主机前面动手换片。我想起那原本是自己身为学妹的职责而连忙起身,学长却随手一举制止我。
我心里虽然有点惶恐,但是换片这种事也用不著两个人。
闲下来的我看著加濑学长动手,忽然间,他闲话家常般对我开口了。
「天道,你的技术稍微退步了吧?」
「!」
直指核心的一句话吓得我全身紧绷。而且三角同学似乎也敏锐地察觉到我在紧张,他手上的掌机传出了角色受伤害的音效。
电玩社社办内弥漫著局蹐的气氛。不过感受到这股气氛的只有我和三角同学,两名身为电玩废人的学长姊看似浑然不觉,大矶学姊专注于下一场对战;加濑学长则一边继续换片一边毫不客气地说下去:
「倒不只FPS,我看你最近好像连战连败。」
「是、是这样吗?」
「没错。印象中你犹豫或分神的情况变多了。」
「呃……」
「身体不舒服吗?比如因为念书而睡眠不足……不过似乎还要过一阵子才会考试。」
「好像是这样耶。」
对电玩以外的事情实在漫不经心的学长还是老样子。不过冒出考试的话题倒是让我感激。我决定顺势将话题稍微岔开。
「提到考试,加濑学长和大矶学姊在学年的名次似乎都意外地高,对不对?」
「讲成意外真是没礼貌。」
换完片子的加濑学长一边推眼镜一边回头。在我背后哒哒哒地按著掌机的大矶学姊也淡然回答:
「玩游戏厉害的人就是头脑好的人。」
「听起来像给自己方便的极端论点耶。」
大矶学姊的极端理论让我露出苦笑,加濑学长却表示同意。
「至少缺乏学习能力的人,玩游戏也会一样弱。」
「哎……是这样吗?」
我难免认为这样断言有可议之处。电玩技术平平,但在考试中还是拿到好成绩的人应该大有所在。比方说……
「啊,雨野同学在课业上的表现怎么样?」
我有些战战兢兢地试著问三角同学。「虽然我不清楚详细的成绩……」视线依然落在掌机上的他回答:
「但是他本人常说自己的能力真的很平凡……哎,我想名次接近平均吧?至少应该不会排在前面。」
「是、是吗……」
我有点泄气地低下头,加濑学长就哼声告诉我:
「看,跟我说的一样吧。电玩技术平庸的人,在任何方面都会一样平庸──」
「我觉得没这回事!」
「「…………」」
我大声打断学长说的话,顿时使社办内一片安静。连大矶学姊都吓得让眼睛离开游戏画面朝这里看过来,我才回神急著替自己粉饰:
「啊,不是的,那个,呃~~我觉得无论是电玩或课业,名次都不能代表一切……」
「?不过,最好是两边都能拿出好成绩才对吧?」
偏过头的加濑学长摆出一副「你在说些什么」的态度。当大矶学姊也像平常那样把心思放回电玩时,只有三角同学仍看似担心地关切著我这边。
在我找不到词答话时,加濑学长就开始用手把操作选单,将视线放在画面上嘀咕:
「……天道,你总不会失去上进心了吧?」
「!才没这种事!我没有失去上进心就是了……」
我忽然想起雨野同学玩游戏的方式,想起他那种风格……现在,我玩游戏有比他更开心吗?我是不是迷失了什么?最近我常有这种想法……应该说,雨野同学都会从脑海里冒出来,让我不晓得该如何是好。
「……来吧,接著练下一款游戏,天道。」
「咦?啊,好的。」
回神以后,加濑学长已经完全准备好了。
我连忙拿起自己的手把,开始面对与刚才那款作品换汤不换药的FPS游戏网路对战……可是──
──那一天,我留下了几个月前开始玩这款游戏以来的最低战绩。
*
「呼……」
夏日的阳光让人不敢领教,但我仍漫步于假日的闹区。说成散步虽然好听,其实也就是在逃避现实。
「(我玩游戏的技术……真的变弱了……)」
不只昨天的社团活动,连回家后自己面对网路对战的结果也惨澹无比。不只在FPS方面,格斗、赛车、动作、益智、战略模拟……每种游戏的战绩都一样下滑了。
……这已经不能说是状况暂时不佳了。加濑学长提醒得没错。
我对电玩……不,我在和人较量这件事情上退步了。
我蓦地在橱窗前停步,然后望著映在玻璃上的自己。金发碧眼,格外引人注目的容貌。实际上目前走在四周的人不分男女老幼,都会把视线拋向我。被注目并不要紧,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在意,我早就习惯了。问题是……
「(我的脸……看起来无精打采呢。)」
脸上失去精神绝非暑气造成的影响才对。
我一面叹气一面又开始漫无目的地散步。
「(状况不好的原因……明显就是他,对吧……)」
我再次发出接连不断的深深叹息。这样看来,已经不能不承认了。
我深深受了雨野同学的影响。
严格来说,他的游戏风格……把享受乐趣摆第一优先的想法在不知不觉间钻进了我的心,结果我原本严以律己的游戏风格因此瓦解了,要说是求胜心被冲淡了也可以。
令人不解的是,其实我跟雨野同学的交集并不算多。明明接触的次数用手指数得出来,我却重视他的话到这种地步……显然不对劲。
「(说到不对劲……一想起他,体温好像就会上升这一点也怪怪的……难不成是我对他拒绝加入电玩社的事还气在心里?)」
自己的器量居然这么小……虽然我也觉得好像不是这样就是了。
总而言之,看来是因为雨野同学,我的电玩技术似乎生锈了。
「(受不了……他真是个让我伤脑筋的人。)」
回想起来,我总是被他耍得团团转。邀他入社被拒绝时是如此,在电玩同好会成立之际发生的纷纷扰扰也是如此,更不用说……我目前这种惨状。
「(真希望他能负责任!)」
我大大地摆动手臂,快步走在街上……………………!
「(我、我说的责任并不是指那方面喔!反正不是那样就对了!)」
忽然发现内心有所失言的我连忙辩解,不晓得这些话是在对谁说的。不晓得归不晓得,我的脸却烫得不得了……唉唷,真是够了!
我低著头匆匆走过大街,好似要将心里的疙瘩当场拋下──
「哎呀。」「对、对不起。」
──走到半路,我就在转角跟人撞上了。和昨天玩FPS一样,最近的我在行动上真的欠缺风采。这些全都是他害──
「咦,天道同学?」
耳熟的声音让我回神并抬起脸。结果,出现在眼前的是……
「!雨……雨、雨野同学!」
「是、是的。呃……那个,你、你好……」
态度依然有些畏畏缩缩又懦弱的娇小青年……雨野景太就站在那里,目光还稍微从我身上移到了旁边。
不过这次我鬼鬼祟祟的程度也没有输给他。因为突然碰面而心慌的我同样无法像平时那样从容地应对,到最后……
「…………」「…………」
两个人就变得彼此面对面却不敢让视线交会还忸忸怩怩……活像青涩的小学生情侣。
我轻咳一声清了清嗓并转换心情,设法摆出平时的「外交微笑」,缓缓重新开口应对:
「哎呀,雨野同学,好巧。出来买东西吗?」
用手梳理头发的我将另一只手臂轻轻绕过胸口底下搂住身体,呈现出端庄的站姿,流畅的应对有如模特儿。
好,非常完美。这才叫天道花怜。我在内心对自己摆出喝采的姿势。
相对的,提到雨野同学……他依旧目光闪烁。哎,他就算冷静下来,本性还是一样吧。
「我、我是在……呃……那个……流、流浪?」
「什、什么?」
当我因为意外的答案而目瞪口呆时,雨野同学搔了搔脸,彷佛打从心里感到不好意思地告诉我:
「……早上我在家玩游戏,就被妈妈骂了。然后家里就变得好像容不下我,所以我只好出来走动……」
「……喔,这、这样啊……」
多无奈的理由!我想都没想到会遇见同样在散步却比自己更潦倒的高中二年级学生。
而且,为什么这个人会老实说出这么凄惨的出门理由呢──正当我为此傻眼时,雨野同学就露出「说溜嘴了」的表情。看来他自己也有警觉。雨野同学脸渐渐红起来,还逐渐变得消沉。
「……呵呵!」
「?天道同学?」
雨野同学依旧不变的本色让我忍不住露出笑意。回想起来,他从一开始就是这样。举动鬼鬼祟祟,感觉都没有余裕……非常具有人味。和早就学会扮演「完美的自己」的我或者周遭人们大不相同。可是正因为这样,才让人打从心里信任他。
我轻轻笑了一阵子让雨野同学面红耳赤,接著我说声「抱歉」然后立刻提出别的意见。
「既然这样,雨野同学,我们要不要一起散步?我也没有规划要做什么喔。」
「咦?啊,好的,我很乐意…………咦,等等……咦咦!」
雨野同学先反射性答应了以后,才理解话里的意思而大惊失色。
慌得手忙脚乱的他支支吾吾地回话:
「呃,咦?这种事……让我这种人在假日陪天道同学,呃,太、太不敢当了!」
「什么叫不敢当嘛。」
没想到我居然会有从同年级同学口中听到这种词的一天。
「那个,呃,好的……………………嗯!我想这样还是不好!」
雨野同学经过思索以后,冒出这样的结论。真受不了这个人……因为他每次都会驳回我提的主意,甚至让人怀疑是不是故意的。
但唯有这次,我也不会让步。
毕竟某方面来说,都是雨野同学害我陷入苦恼的。要他陪我一下应该也不为过。
「为什么?你是不是讨厌我呢?」
我往上瞟著他,稍微使坏地发问。雨野同学顿时满脸通红,还用全力否认:
「哪有可能啊!」
「咦?」
虽然问题是我自己问的,不过我没想到会被他气势十足地否认,因此在傻眼的同时……我总觉得自己的脸颊也羞得烫了起来。
雨野同学连忙修饰:
「啊,不是的,因为你和我一起走在街上并不好,会像之前那样,让奇奇怪怪的八卦加速传开喔。」
雨野同学大概是指之前我邀他参加电玩社那时候吧。因为我很少主动接触男生,事情确实在当时传了一阵子。不过,那对我来说是小事情。虽然我全部拒绝了,但常有机会被男生告白的我到现在根本不会害怕那些绯闻性质的八卦。所以说,就算今天被别人撞见我和雨野同学走在一起,还传出我们在交往的八卦,我也不会觉得……
…………
「天道同学?怎、怎么了吗?你的脸好像很红耶……」
「不,没、没什么。没事的,嗯。」
「?是喔?」
雨野同学担心似的盯著我。我承受不住他的视线,就一边摸著微微发热的脸颊一边将目光转开。
「(我、我到底是怎么了嘛?事到如今哪需要在意八卦……)」
我完全无法理解自己为何动摇。在我像这样想东想西的时候,不知道雨野同学误解了什么,他一脸过意不去地对我低头陪罪。
「呃,因为这样,我今天就先失陪──」
「等一下!」
「什、什么事?」
我急忙拉住他的袖子。他神情紧张地望著我,我也对自己的举动感到惊讶,但我仍设法克制内心的动摇,明明白白地告诉他:
「这、这是散步!」
「呃?」
「我、我也只是提议『一起散步』,根本没有任何类似约……约、约会的想法!所以你大大方方地接受就行了!」
「呃……………………不对啦,我还是觉得问题不在那里──」
「反正我们走就是了!」
我直接拽著雨野同学的袖子快步走了起来。
于是他好像对这样的状况觉得很不好意思,便如此大喊:「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啦!」还逼我放开袖子。
为了避免雨野同学逃走,我一边盯著他一边走在他旁边。
尽管我这样的举动让雨野同学显露出动摇,他还是不甘不愿地陪我走了一阵子。
然后,伴随著一阵大大的叹息,他认命似的对我咕哝:
「……好啦,呃…………天道同学,我、我们要去哪里呢?」
「这才对嘛。」
如此答话的我露出微笑。同时,他也对我回以笨拙的笑容。
*
「我就知道~~」
一抵达我常光顾的电玩店,雨野同学就有些傻眼地嘀咕。
我稍微摆出气鼓鼓的脸问:
「哎呀,你有何不满呢?」
「啊~~没有,并不是这样……」
「我事前就说过这不是约会,而是散步对吧?」
「呃,正因为是散步,第一站就到电玩店感觉有点……啊,这是我之前有兴趣的游戏!让我来瞧瞧……」
「你不是已经比我还乐在其中了吗……」
我一边苦笑一边跟著在店里逛起来。明明是为了电玩的事在烦恼,我却选了电玩店当散步的行程,说来确实挺怪的。
不过对我而言,要转换心情,头一个会想到的还是电玩。唯独这点我也无可奈何。
虽然并没有特别要买的新作,我仍兴致浓厚地望著货架。
「(……对了,起初我向雨野同学搭话也是在这里呢。)」
我从货架缝隙望著雨野同学的背影,并且想起那时候的事情。电玩社成员之间讲好要各自找前途有望的电玩咖入社的那个时候。
坦白讲,以三角同学为首,我心里早已晓得有几个电玩技术比雨野同学好的人选了……
「(话说在那之前,我就看过好几次他带著笑容从这间电玩店出来的样子呢。)」
因为我总是避开其他学生的目光偷偷来这里,他似乎都没有注意到我就是了。是我单方面认得他而已。
……我认得在买新出的游戏时,会比任何人都幸福似的捧著商品走出来的他。
「(看到雨野同学那副模样……我当然会连电玩技术都没有确认,就忍不住邀他参加电玩社啊。)」
结果遭到他拒绝,我自己也满傻的就是了。
当我回想这些时,雨野同学似乎是看完游戏包装背面的说明,有些慌张地在寻找我的身影,然后就匆匆赶来了。
「对、对不起,我不小心就自己看得入迷了……」
「不会,没关系喔。反正是在散步,你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啊。」
「哎,两个人一起看电玩商品确实也没用就是了……」
「对吧?」
我无视于似乎想问「既然这样为什么要带我来电玩店啊」的他,自己也开始在店里物色商品。
于是,当我们各自逛了自己喜欢的软体约五分钟以后,我忽然想到一件事,就找了找雨野同学。
他人在二手游戏架前面。而且,他手上拿的包装是……
「……《金色小把戏》……」
雨野同学以前也看过,那似乎是由金发美少女担任第一女主角的恋爱模拟游戏。我一从背后嘀咕游戏名称,他就吓得慌慌张张地把那摆回架上。
「你、你误会了,不是的!我、我看到价钱变便宜,才不小心拿起来!」
「没关系啊,雨野同学……你是男生嘛。」
「请不要摆出那种像妈妈发现儿子有A书的反应!我不会买啦!」
「……是喔,你不买啊………………」
「那你为什么又一副不满的样子!」
戏弄过雨野同学以后,我另开话题。
「那么雨野同学,接著我们要不要去一下电玩中心?」
「嗯?可以是可以……这样真的都在逛电玩耶。」
「?你喜欢电玩吧?」
「是啊,当然了。」
「我也喜欢电玩喔。」
「我想也是。」
「那我们两个既然要散步,自然就会到电玩店和电玩中心,不是吗?」
「…………嗯~~?散……步?」
雨野同学似乎不太能接受的样子。嗯,老实说,我倒也不是不觉得自己说的话有什么奇怪。虽然如此,电玩中心不管怎样就是要去才可以。
因为这样,我便带著感觉不情愿的雨野同学一路前往电玩中心。
在路上,雨野同学一面在意旁人视线一面问我:
「天道同学,你也常玩街机吗?」
「咦?这个嘛……和家用电玩的比率大约7:3吧。我猜大矶学姊和三角同学会更倾向街机一点,反倒是只玩FPS的加濑学长似乎完全不会进电玩中心。」
「啊~~原来如此。」
「你呢?」
雨野同学对反问的我苦笑。
「我都没有在碰。倒不如说,我本来对街机甚至有点不适应……」
我大概了解他的心情。喜欢家用电玩的人和喜欢跑电玩中心的人差很多。尤其像雨野同学这样朋友本来就少又容易替他人著想而让自己闷著的类型,应该不太适合玩街机游戏。不过我好奇的是……
「不过,那是过去式吧?你刚才说『本来』甚至有点不适应……」
「嗯,那是因为我最近有机会和别人一起玩,就觉得有很多街机也相当好玩。」
「咦?」
他这句回答让我的心跳声怦然响起……雨野同学……会跟别人来电玩中心?对了,之前我看过他和上原同学在一起的场面……所以,是指上原同学吧?就是嘛。嗯。就是他。肯定是这样没错………
「……那、那个,雨野同学?我只是问来当参考而已,呃,和你一起玩的人是──」
「啊,到了喽,天道同学。挑这间店可以吗?」
「嗯,对耶!好啊!就挑这间店,没问题!」
雨野同学忽然把头转过来,心生动摇的我连忙应声,并且率先踏进店里……完全错失问他问题的机会了。
「(不,对方绝对是上原同学。没错………………绝不可能是星之守同学或那个突然冒出女友嫌疑的亚玖璃同学……对吧?)」
我越是思考,脑海里越是会闪过雨野同学和女生两个人有说有笑地玩抓娃娃机之类的模样……虽然从平时的举止来看,他显然不是那种类型的男生,但提到我对他又了解多少──
「天道同学?呃,你怎么了吗?」
雨野同学突然担心似的搭话,我不假思索地就回应了。
「没事,雨野同学居然会跟女生两个人来电玩中心,真是不检点,我对你幻灭了。」
「你自己邀我来的还这样说喔!」
「啊。」
一回神,雨野同学已经消沉地垂头丧气说:「没想到选项里的陷阱会藏得这么深……!」看来他好像以为我说的和女生两个人来电玩中心,就是指现在的情况……倒不如说,从前言后语来判断,会这样想是当然的嘛,嗯。
我一瞬间曾想要解开误会而差点开口,却又想到把我实际的思路说明白的话也会出问题,结果……
「啊,你看,似乎刚好有进许多新机台耶!」
我选择了彻底带过话题,对雨野同学而言根本是含冤未雪的解决方式。
「是喔……这样啊……」
「(啊,情绪明显变低落了!对、对不起,雨野同学。)」
尽管我在心里谢罪好几次,但真心话就是不能说出来。
总之为了尽快让雨野同学忘掉这些事,我有些强硬地拉了他的袖子。
有别于之前看到他和上原同学在一起的那间电玩中心,这间有三层楼。
我看都不看一楼以抓娃娃机或大头贴机台为主的家庭取向游乐设施,一路朝二楼的电玩机台楼层走。
于是,被我拉著袖子的雨野同学露出苦笑。
「天道同学自始至终都维持本色呢。」
「?」
「啊,没有,我只是觉得你和立刻会对抓娃娃机的奖品感兴趣的亚玖璃同学属于两个极端的类型。」
「嗯,我对那种游戏确实没有半点兴──」
话说到这里,我察觉到奇怪的部分了。
「(……刚才雨野同学是不是不经意地透露出他满熟悉那个叫亚玖璃的女生是什么样的个性?)」
汗水从我的额头冒出来……难道说,他和她之间果然有些什么吗?
「(不过……我也听身边的人提过,她和上原同学正在交往耶。不过……星之守同学的证词也有可信度……)」
当我绕来绕去都在思考这些时,不知不觉就略过电玩机台的楼层,来到位于三楼的硬币游戏机楼层了。
回神的我转头看向雨野同学,他也露出狐疑的表情。
「……呃,天道同学?你会玩这种……赌代币的游戏吗?」
「咦?啊……」
他好像一直以为我是要到电玩游戏区……其实我本来也是这样想的。
毕竟我拉雨野同学来电玩中心,目的就是要和他用游戏对战。
「(我原本期待……只要再跟雨野同学一起玩游戏……或许就能掌握到脱离这段低潮期的某种契机……)」
来到硬币游戏机的楼层能做什么呢?这里既没有格斗游戏,连益智游戏都没有。我叹了口气,用咳嗽来排解害臊的情绪,打算带雨野同学掉头回到楼下──
「嗯,或许以打发时间或转换心情来说,玩硬币游戏正合适!真不愧是天道同学。我根本想不出这种点子。」
「……什么?」
雨野同学像是理解了什么,忽然自顾自地眼睛亮了起来。
接著他就不顾停下动作的我,开始往硬币游戏机的楼层里走。
我连忙追到雨野同学背后……结果他站在兑币机前面,笑吟吟地指著旁边贴的告示并回头说:
「天道同学,你看。上面写说今天是每月一次的代币三倍日耶。好幸运喔!」
「是、是啊,说得也对,确实很划算。」
「就是嘛。难得碰到这种机会,换个五百圆来玩好了。」
「嗯,也对──呃,不对,你等一下──」
我还来不及阻止,雨野同学就把口袋里似乎正好有的五百圆硬币「匡啷」一声投进兑币机。代币哗啦哗啦地掉进摆在出币口的杯子里。
「啊~~……」
「?怎么了吗,天道同学?总觉得你这样看起来像是在RPG里遇到伙伴擅自施放魔法浪费MP时的脸耶。」
「为什么你那敏锐的观察力不能早点发挥啊!」
「唔咦?我、我做错了什么吗!」
雨野同学畏惧地用双手捧著装了代币而喀啦作响的杯子。
我深深发出叹息,然后一面从包包里拿出钱包一面走到兑币机前,也跟著换了五百圆的代币。
我拿著杯子,没好气地瞪向怕个不停的雨野同学。接著……我在下一刻奋然用食指指了他。
「来比赛吧,雨野同学!」
「?咦?」
雨野同学傻愣愣地偏过头。我则态度毅然地继续说:
「虽然这并不合我的本意……既然这样也没办法了。这次就用硬币游戏潇洒地决胜负吧,雨野同学!」
「是、是喔……呃,既然不合你的本意,不玩这个也没关系……」
「雨野同学!」
「我、我在!」
「你挑的游戏不错。要是比这个……用可以说几乎全靠运气的硬币游戏来比赛,我和你就能认真比得互不相让了!」
「先不管我的电玩技术好像微妙地受到了批评……你是说,要认真比吗?」
「没错!这是……赌上我是否能在人生中东山再起的大赌局!」
「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玩硬币游戏这么带劲!」
「雨野同学!我绝对要赢你!然后,我要取回我失去的东西!」
「……呃,还是说,要不要我输给你好了?」
雨野同学战战兢兢地这样提议,使我忍不住气愤地回他:
「别、别开玩笑了!居然想要在认真比赛时放水……你这样好歹还算是电玩咖吗!要知耻!」
面对激动的我,雨野同学「咦~~」地用一脸困惑的表情回应:
「因为我就算输了也不会失去任何东西……可是你好像赌上了自己的人生……」
「那……那是夸饰!请你不要听进去!我什么也没赌!没错,什么都没赌!……咻、咻呼咻噜咻~~」
「你吹那种让人听了超不安的口哨要做什么!我反而觉得好恐怖!」
「~~~~!你真会计较耶!这、这样会被女生讨厌喔!」
「总觉得我今天的好感度是不是下降得乱没道理啊?」
「反正!我们用代币来比赛,雨野同学!我想想……比三十分钟好了!三十分钟后再来这里集合,到时候手上代币剩得多的一方就赢了!听明白了吗!」
「是、是喔,我明白了……」
「那么,三十分钟后见!……比赛开始!」
我在宣布硬币游戏比赛开始的同时,就用竞走的速度走了起来。视线转个不停的我正在寻找投资目标。
「(玩法最传统的当属推币机吧。看准推板规律地向前推的时机投币,设法让机台里早就堆积如山的代币掉到出币口,既经典又单纯,在视觉上也富乐趣的游戏。硬币游戏的王者。不过……)」
我检视客层大多属亲子或年长者的圆形机台周围,并且板起面孔。
「(如我所料,位子在人气的加持之下几乎都坐满了啊。这样一来,还空著的位子当然就……)」
我迅速检视液晶显示画面……好位子果然都被坐满了。最近这种游戏增添了宾果或升官图要素,不过数值在位子上会逐渐累积。换句话说,顺利抢到别人已经把数值叠高的位子就能占便宜,可是照这种人气来看,条件好的位子马上就坐满了。
「(虽然这是具备许多活动要素的有趣游戏,却不适合今天要在短时间之内大量赢得代币的主旨……)」
即刻做出判断的我将推币机舍弃了。顺带一提,从比赛开始到现在,实质上过了十秒钟左右。
我稳健地制定战略,雨野同学那边又如何呢?这么想的我放眼观察,于是发现……
「嘿咻。」
「(什么──)」
他选了我首先舍弃的推币机……还坐到累积数值最低的位子,都没有多检视就在「因为有空位」的形式下入座了。
我一瞬间变得哑口无言,却又立刻开始分析对方举动的意义。
「(那是策略吗?难道有我看漏的累积数值?不……应该没这回事。可、可是他也有让人无法掉以轻心的部分,说不定……)」
「……嗯嗯…………哦~~…………啊,原来规则是这样……」
「(根本就是外行人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差点忍不住跌倒。雨野同学……他肯定是因为看起来好玩才在那里坐下来的……哎,很像他的作风就是了。
「(总觉得没劲了……不过,我不会大意!我要尽我的全力!然后跟雨野同学那种散漫天真的态度分道扬镳!)」
我用力握拳,寻求能在短时间内稳赚代币的机台,又开始在硬币游戏机的楼层徘徊。
于是大约过了二十分钟后,兑币机前。在那里的是──
「…………」「…………」
手上杯子里的代币塞到满出来的女生,还有时间限制还没到就把杯里代币输光而意气消沉的娇小青年身影。
数都不想数的战果摆在眼前,我扪心自问:
「(…………然后呢?)」
内心涌上的既不是对胜利的亢奋,也不是对雨野同学的失望。
虚无。出现的只是一如所料且合情合理的结果。雨野同学跟往常一样视「玩得开心」为优先而落得惨败的下场;我视「赢得代币」为优先,结果大胜。没有半点乐趣。
「啊哈哈……假如像你说的一样,比硬币游戏就能让战果拉近一点就好了……都是我不中用。」
「…………」
我看著垂头丧气的雨野同学,进一步思考。
他确实也有充分的获胜可能性。不过……就算他赢了,而我输了,我觉得这种微妙的感想并不会改变……一无所获。
「(真不知道……我的感受力有多么半吊子?视获胜为优先却对胜利感觉不到亢奋。话虽如此,却又不能像雨野同学一样全然只顾玩得开心……我到底……希望怎么样……?)」
这并非夸张的形容,我的心情正逐渐落到谷底。或许这样又会被雨野同学吐槽……可是对我来说,现况就是这么令人难受。
毕竟这代表……我变得不知道要怎么享受游戏了。
代表原本一直都在自己心中的支柱正面临瓦解。
最后我甚至感到有些晕眩,就不小心从杯子里掉了一枚代币。于是,雨野同学比发呆的我先蹲下将代币捡了起来。虽然他想将代币放回我的杯子里,可是不管放哪里似乎都会垮掉的情况让他犹豫了。
我看到雨野同学这样,便无力地笑著用应付了事的心情告诉他:
「没关系,那枚代币送你,就当成你帮忙捡的谢礼。」
「咦?可以吗?好耶,谢谢你喽!」
雨野同学夸张地低头行礼。我一面觉得他的为人还是这么纯真,一面环顾四周想找保管机将剩下的代币存进去。忽然间,我发现雨野同学不见了。
「雨野同学?」
我一边呼唤一边在店里找他。于是,我发现他不知为何又回到了原本玩游戏的地方……也就是推币机的座位,眼神专注地正在拿捏投币的时机。
我在两人座椅的另一头坐下,并且一面拨头发一面望著他的脸问:「雨野同学?」
结果,他一瞬间露出因为和我离得近而紧张的模样,然后害臊似的搔了搔头。
「呃,没有啦,因为好不容易拿到一枚代币,我想用这来赌个输赢……」
「输赢?输赢是指?」
「咦?当然就是和你比赛代币数量的输赢啊……」
「啥?」
「咦?」
当我对他意外的回答感到吃惊时,他也用吃惊来回覆我的反应。
我将肩膀贴近他问:
「呃……雨野同学,原来你还打算赢过我吗?」
「嗯?我的杯子直到刚才都空空的,所以也没有什么本钱可以最后一搏……不过现在从你那边拿了一枚代币,那我就会试著反败为胜啊。毕竟离讲好的时间限制还有一点时间。」
雨野同学用一副「这是理所当然的吧?」的态度回应我,然后又摆出准备投币的架势,我就忍不住对他叫了出来。
「咦,等、等一下,雨野同学。」
「怎、怎样?你想拖延时间吗?请不要来打扰啦,天道同学!」
不看我这里的雨野同学显得有些焦躁地正在算投币时机。不过我还是继续发问:
「为、为什么你会想赢呢?」
「因为是在比赛啊!」
「可是,你又不是那一型的人……」
「咦?你说的『那一型』是指哪一型啊?」
雨野同学闭著一只眼睛慎重地瞄准硬币的落点并随口回应。
有预感某个前提将会大翻盘的我吞了口水,仍设法拋出切入核心的疑问。
「输赢对你来说不是无所谓吗……?」
对于我这句疑问──
尽管雨野同学仍把神经集中在手指上,不过正因如此,他说的应当是毫无虚假的真心话……他表露了对我来说简直像震撼弹的真实想法。
「比赛当然要赢才好玩啊!」
「(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咦!)」
让我陷入低潮期的最大要因就是「雨野景太面对游戏的思维」。雨野同学一边说出像是要将那些思维全打破的发言,一边将代币「匡啷」一声投下。
结果──
「…………」「…………」
代币并没有为局面带来任何影响,徒劳无功地埋没于机台里的成堆代币中了。未免窝囊过头的收场。
下一瞬间,雨野同学抱著头往后一仰。
「唉,受不了!真不甘心!」
「你觉得……不甘心?」
「啥?当然不甘心啊!我的最后一搏输掉了耶!」
「话、话是没错……不过,你不是只要享受到过程就能满足吗……?」
「什么?」
雨野同学不解似的偏头……听不懂意思的人是我耶。
这时候,我们感觉到背后有亲子想玩推币机的动静,就连忙让出位子。我顺便将自己的代币存进保管机,接著我们便离开了电玩中心。
走在街上的我们两个有一阵子都不著边际地在闲聊,于是当今天最像「散步」途中的风景出现……当我们来到公园里的林荫道时,我决定把事情问清楚。
「雨野同学,你是讨厌电玩社拘泥于输赢的作风……才拒绝入社的对不对?」
「为、为什么突然问这个?呃……简单说的话……是这样没错啦……」
雨野同学大概以为我在发脾气,才脸色尴尬地低著头回话。
我则声明「谈这个并没有责备你的意思喔」,然后继续问:
「可是,你刚才输掉比赛似乎并不甘心,还坚持想用最后一枚代币赢过我,不是吗?」
「对啊。」
「……这样不会奇怪吗?」
「……会奇怪吗?」
雨野同学一副听不懂我在说什么的样子。有些不耐的我又问:
「毕竟你玩游戏最重视的是乐趣吧?」
「对呀,是这样没错。」
「所以说,那就代表输赢无所谓喽?」
「不不不不不,怎么可能无所谓?我会想赢啊。」
雨野同学意外地吐槽。我越听越糊涂了。
「……你的主张没有连贯性。」
「唔!假如要跟你比,我确实算信念薄弱的类型就是了…………不过,我刚才讲的话应该并没有多奇怪喔。」
「为什么?这不是很奇怪吗?享受游戏的乐趣,和拘泥于输赢──」
我的话说到这里,雨野同学就像理所当然般表示:
「几乎是一样的吧?」
「────」
他那矛盾的主张再度出现,令我哑口无言。
可是雨野同学好像没有把这当成什么重要的对话,反而还四处张望有没有音吹的学生看见我们走在一起,应声对他而言似乎是顺便的。
「因为要是真的打从心里觉得输赢无所谓……玩游戏不就一点乐趣都没有了吗?」
「!」
没错,那正是现在的我。对于赢的执著变薄弱的我,但是光享受过程也无法满足,夹在中间的我。
忽然仰望天空的雨野同学对我做了简单的比喻。
「你想嘛,就算不是对战型游戏也一样啊。假如玩RPG输给首领而游戏结束,感想只是『哦~~』就没了……那要不是已经输到习惯成自然的游戏,就是平衡度崩溃或后续剧情让人完全不在乎的烂游戏吧,你说对不对?」
「那个……哎,或许是吧……可、可是!」
我没办法全盘接受,就问他:
「你以前不是说过吗!你和弟弟玩游戏时可以嘻嘻哈哈地笑得像傻瓜一样!你们之所以能像那样,其实就是因为输赢都无所谓的关系吧?我有说错吗?」
「错了耶。」
「咦?」
「应该说正好相反。」
「相、相反?」
雨野同学听了我讶异的声音就点头回答:
「我们总是会为了输赢而大吵大闹喔。比如我下一盘一定要赢、刚才用那招太贱不算、把昨天的战绩算进去就是我赢之类的。哎,闹得可凶了,凶到让人觉得丑陋的争执大概就是像这样,甚至会直接演变成轻微的兄弟阋墙~~」
「…………」
「所以我喜欢和弟弟玩游戏,就是因为彼此总会因为输赢而有喜有忧喔。」
我的心情像遭到当头棒喝,彷佛现在才重新学到电玩该有的享受方式。
而且……我拚命想寻回的失物,对他来说好似捡一枚代币那样,轻轻松松就能找到并且交还给我。
忍不住发抖的我低著头,却还是继续问:
「……什么嘛。那你为什么……就不来电玩社……」
「那单纯是因为我没有毅力而已。虽然玩游戏当然会想赢,可是要说到有没有骨气为了获胜就一直辛苦地不断练习,好像就不是那样了。」
「…………」
「我想我之前也说过,电玩对我和我弟弟来说就是『娱乐』。」
「对耶……是这样没错。」
雨野同学对我投以温暖的微笑。我一边感受到自己心里又慢慢建立起看待电玩的方式,一边继续发问:
「欸,雨野同学。那么由你看来……会不会觉得我……我们电玩社在区区游戏的输赢上处心积虑很滑稽呢?」
「?你在说什么啊?这样不像你耶。」
雨野同学如此笑了出来,接著──像是要将我的烦恼全赶跑,难得从全身盈现自信的他一口咬定:
「为输赢欢喜懊悔,不就是电玩最大的醍醐味吗!」
「……这样啊。」
「所以说,对于玩游戏能用输掉的懊悔来刺激自己努力上进,又彻底拘泥于输赢的那些人,我打从心里崇拜都来不及了,才不会认为他们滑稽呢!」
「…………」
我发现自己有点想哭,连忙低下头。雨野同学却似乎完全没察觉,还有点害羞地搔起自己的头。
「哎,我本人既没有信念又没有毅力,比起苦干实干地练技术,我更容易一下子就改玩其他游戏来逃避就是了……」
「呵呵!」
「对、对不起……」
我忍不住笑出来,想法依旧消极的雨野同学就过意不去地退缩了。
平常在这种时候,我会立刻帮忙打圆场,不过……
「真的耶~~你老是违背我的期待。」
「唔、唔唔……总觉得我今天真的好没用,对不起……」
看到他消沉地垂下肩膀,我微微吐舌。
「(其实我说的是正面意义的超出期待就是了。)」
不过呢,要我老实讲出这些话,总觉得会有点不甘心……也有点难为情。
我往前走了几步,然后回头转向他。
「那今天的散步就到此解散!」
「咦!啊,好的,我明白了……不、不过还真突然耶。」
雨野同学露出了明显不安的脸色……明显得可以看出他在担心是不是自己做了什么失礼的举动。
我先带著笑容摇头否定了他的担忧,同时又转身背对他。
「没办法啊。」
接著,我洒脱地用举起手代替道别──
「谁教我现在想玩游戏想得不得了呢!」
──同时,与散步前大不相同的我踏出原本「天道花怜」充满自信活力的脚步,朝著有电玩等著自己回去的家里出发。
…………
…………然而──
日后
周末之后的星期一放学后,在电玩社社办。
「天道,你……」
「…………」
加濑学长在FPS对战完以后将游戏手把搁到桌上,一脸严肃地对我开口。
三角同学和大矶学姊也难得停下玩游戏的手,望著我们俩的状况。
翘首等待审判时刻的我被加濑学长──
──看似打从心底感到傻眼地臭骂了。
「你怎么变得更弱了!」
「唔唔!」
他那无情过头的语气让我忍不住将上半身霍地靠到桌上。
加濑学长已经气到超越傻眼的地步,像在面对未知的恐惧那样咽了口水才又继续说:
「不,正常玩游戏时,你可以说恢复过去的水准了。对胜利的渴求,还有从落败中学习的能力都有恢复。那部分我可以欣然认同。」
「唔~~……」
「不过正因如此,我才搞不懂。你为什么……」
「…………」
「你为什么每次状况正好时就会像发病一样脸红,沦落到连新手看你玩游戏都会吓一跳的低水准!」
「啊唔。」
加濑学长指正得切中要害,什么也无法回嘴的我只能垂下头。
「(呜呜,不应该是这样的……)」
和雨野同学散步以后,我的确重新理解到电玩的醍醐味并且取回热情和信念,玩游戏的风格也恢复了才对。到此为止都很理想。理想归理想……
「(为什么……为什么我变成在玩得开心时就一定会想起雨野同学的脸呢!太奇怪了吧!难道我的头脑故障了吗!)」
这就是我目前状况差得吓人的原因。
「呜呜……」
咕哝的我泪眼汪汪地瞪著战绩刷新最低纪录的画面。
我慢慢地回想这次发生在自己身上的状况。
于是──我导出了一个结论,并且用全力在内心吶喊出来。
「(果然一切的一切都是雨野同学害的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天道花怜似乎还要再等一阵子才能迎接真正取回本领的那一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