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第六卷
  5. 第五章 故事的魔人
  6. 繁体版

第五章 故事的魔人
2017-06-22 18:51:22

		

在仿佛摇摇欲坠的星空之下。
独自一人跑在终于看到头了的<星之回廊>的我——思考着。
思考着现在的我。
…………
……与格伦度过的幸福时光让我重生了。
因此,我也取回了一些人性。
虽然一波三折……但我非常喜欢和格伦度过的现在。
但是。
我心灵深处的『声音』……谜之使命,一直在催命。
——现在是玩这种办家家的时候吗?
——你还有不得不去干的事吧?
——达成使命——必须尽快达成使命——达成使命——
依旧没有想起那个使命是什么。
但是,幸福的时光越是持续——
它越是像毒一样……一滴,又一滴地侵蚀我的心灵。
我——不知不觉中,患上了『病』。
那是在我还孤独的时期无法想象的事。
在我用虚假的坚强掩饰自己的时期,我一定能将其一笑置之吧。
绝对连患『病』的闲暇都没有。
事到如今——那个『病』——我的感觉越是恢复,就越痛苦——
——所以。
「我……必须要去向前方……!」
我一边奔跑着,一边抬起之前微微低下的头看向前方。
遥远的前方,出现了与我最初进入这空间时一样的光之门。
「……格伦……」
别去。回来。之前自己爱徒的喊声在耳边回响。
「…………抱歉」
光之门……<星之回廊>的出口……渐渐变大了……
然后。
「即便如此,我——」
已经是毫无犹豫地跨过光之门——去到那怀念的对岸——
几乎就在瑟莉卡穿越回廊的时候。
塔姆天文神殿最深处,大天象仪场。
格伦在露米娅的辅助下,启动了黑魔【功能分析(Function·Analyze)】。
(切……这都什么东西……?什么『单纯的天象仪装置』啊……!?)
至今为止都完全没有发现踪迹的超大量术式被藏在天象仪装置中,这让目睹一切的格伦惊讶地流出了冷汗。
那种用与格伦他们使用的魔术语言类似的语言构筑的术式是——
(如果说近代魔术的魔术语言是『下位卢恩』的话……这些就是『上位卢恩』吧……?)
虽然这种感觉不真切,但感觉自己说中了点。语法与词汇——那些『下位卢恩』中不足的东西,都由『上位卢恩』清晰准确地阐述了。
暂且不说那个。这可是历史性的瞬间。没有术式的,不可思议的『魔法』——古代魔术最大的谜团,在露米娅的能力之下堕落为了单纯的『魔术』。
如果发表论文的话,这一定是会轰动魔术学会的世纪大发现。
(不过,我可没有干那种事情的打算……)
想要发表论文,就必须将露米娅的存在与能力公之于众。这是不可能的。真要这样干,帝国政府肯定会派来封口的刺客。
格伦在大致浏览了一遍术式之后,发现这个天象仪装置不为人知的功能还有很多很多……然而现在没有功夫一一解析了。想要认真解析的话,恐怕得花上好几年的功夫。谁有那个闲时间啊。
格伦照着希丝缇娜的话一板一眼地操纵石板,打开了和之前一样的光之门。
不知道门对面会发生什么,会有什么在等着他们。因此,格伦他们才将各种各样的道具与生存用品都装进了背包,小心翼翼地跨过门。
随后,门后面的是——在深渊的黑暗中闪耀的无限群星。
神秘,梦幻而无限的大宇宙空间。
与门一样由光构筑起的回廊一直延伸到看不见头的地方。
万一一脚踏出回廊之外,很有可能就这样跌入星辰大海之中。
(原来如此……当时我记得瑟莉卡说了<星之回廊>……这命名,还挺贴切的……)
格伦他们也在瑟莉卡应该已经通过了的<星之回廊>上前进——
完成这让人觉得漫无尽头的旅程——
最后——
格伦他们通过<星之回廊>,穿过光之门的瞬间。
「什……」
眼前的景象,让格伦除了呆立在原地以外做不到任何事。
在一行人背后消失的门旁边,有一个小型的石板。和大天象仪场的石板很相似。为了确保退路,必须率先调查这块石板。
但是,现场的异常情况——严重到了让格伦忘记了这个首要任务。
眼前的是,遍地的干尸——无数的木乃伊。
而且都是面目都因恐惧与怨念而扭曲。
「咿——!?」
看到木乃伊的希丝缇娜发出小声的惨叫,抓紧了格伦的胳膊。
但是,格伦甚至没有安抚被吓坏的希丝缇娜的功夫。
「……这……这里……是什么回事……?」
压抑着心脏的狂跳,再次确认周围的情况。
他们在天花板,墙壁,地板,全都是石头建造的T字路正中。这些都是用石块堆起来建造的,想必不是塔姆天文神殿里面。
然后,格伦战战兢兢地查看脚下的木乃伊。
从那行将腐败的独特衣服与手上的魔杖可以看出……
「……这帮人……是魔术师……?而且,都是……?但是,这个伤是……?」
谜之僵尸们毫无例外都是被烤焦的,或是身体受到了剧烈的切割伤,缺失了部分肢体。恐怕这些伤就是他们丧命的原因。
换言之,很明显……
(……被杀了……?……被谁?这里以前到底发生过什么?从这些木乃伊的情况来看……他们被杀已经是相当久以前的事了……)
就在这时。
「……咕」
突然感觉到眩晕想吐。格伦单膝跪地按住脑袋。
不舒服,空气很恶心,周围弥漫着浓厚的『死』的味道。光是站在原地,背上的体温就会被迅速夺走……仿佛自己的精神,生命,会渐渐被削弱……
这个地方,充满了不祥的某种东西——
「可恶……」
不行。说实话太可怕了。止不住颤抖。
这里是——地狱。是充满了嗟怨与死亡污秽的,被诅咒的空间。
这绝不是活人应该涉足的地方。
这个地方真的不好……不该来的。
心中卷起一股与自己理性无关的,激烈的后悔之情——
「老,老师……」
(对了……身为教师,不能在这帮家伙面前表现得太废……)
面对不安地看向自己的学生们(有一只依旧和平常一样),格伦紧紧握住微微颤抖的拳头,气沉丹田——
「好,走了,各位!赶快找到瑟莉卡,和这个恶心的地方说拜拜吧!」
格伦鼓起精神,尽可能开朗地说……的时候。
忽然……滋溜……后方传来了什么东西爬过来的声音。
「……!?」
一行人猛地回过头。
格伦将指尖的魔术光芒照向发出声音的那个方向。
后方一个拐角后头爬出一个有长长金发的女人。
「瑟莉卡吗!?喂,你怎么了!?你振作——」
格伦朝那个女人冲出去——跑了几步停下了。
不对,不是瑟莉卡。
滋。
那个女人……没有左手。
刷啦,刷啦……
那个女人没有下半身,是拖着干瘪的五脏六腑前进的。
刷啦,刷啦,刷……啦……
女人爬到像石像一样僵在原地的格伦他们面前……透过厉鬼一样的乱发的间隙,用含恨的双眼仰望着格伦他们……
眼窝中没有眼球,只有深不见底的黑暗……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希丝缇娜发出惨叫的同时。
卡沙沙沙沙沙沙——!
女人快速地移着自己仅剩的右手,用类似蟑螂的举动迅速爬了过来。
撑起右手,扑向了被缚在原地的格伦——
『我 好 恨——好 恨——恨 恨 恨 恨 恨 恨 恨 恨 恨 恨——!啊啊啊啊啊啊啊——!』
发出如风穿过古树的树洞般的怪叫,打算抓住格伦。
「咕——!?」
女人的头发像生物一样突然伸长,瞬间缠住了格伦的嘴巴,把他脖子绞起来。
用皮包骨的,干瘪的表情看着格伦——
『要 不 是 那 个 女 人——要 不 是 那 个 叛 徒——!』
女人的眼眶中流出血泪。不断说些意义不明的话。
(不,不好……这下就没法咏唱咒文……!?而且这个力量到底是……!?)
缠着脖子的女人头发的力量非常强,感觉随时都有可能被拧断脖子。
「快从格伦身边——离开!」
莉艾尔当即挥舞起大剑,想要把那个女人消灭——
突然,身旁的墙壁上又伸出无数只手臂,缠住莉艾尔全身——
然后手臂们狠狠往回拉,把莉艾尔固定在了墙上。
「啊——咕……!?」
手臂强大的臂力让莉艾尔动弹不得。
受到过大负荷的莉艾尔身体开始咯吱咯吱响。
「好……好痛……!放,放开我……」
「老师!?莉艾尔!?哼……<光芒啊·袯除污秽——>」
希丝缇娜慌忙地开始咏唱除魔的咒文。
但是,希丝缇娜脚下的木乃伊们突然动起来,迅速缠住她的脚,缠上她的背——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被死者纠缠的生理厌恶让她的注意力和咏唱被迫打断。
「不要!不要啊啊啊——!放开我!放开我啊啊啊啊——!」
希丝缇娜陷入混乱。
在这种状态下是无法咏唱需要高度的注意力与控制能力的魔术的。
周围的木乃伊们还一个接一个动起来。
(可恶,不好——!?这样下去就——但是,要怎么办!?)
在格伦的心快要被绝望感支配的时候——
「<光芒啊·袯除污秽·净化污秽吧>!」
声音洪亮地,庄严地咏唱了除魔的净化咒文——白魔【净化之光(Purify·Light)】。
(露米娅!?)
露米娅也被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亡灵缠满了全身。
(在,在那种状况下还咏唱完了咒文!?何等强大的魄力——)
格伦目瞪口呆的瞬间。
露米娅举起的左手闪耀着神圣的光芒,将周围都照亮了——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僵尸和亡灵们开始背过身去,痛苦地叫唤着。
将身上缠着的亡灵袯除后,露米娅从怀中掏出了香油的小瓶——
「<送魂之火啊·将死者引向黄泉·照亮其归途>」
被一小滴一小滴摇出来的香油点燃了大火。明亮的橙色圣火伴随着轰鸣席卷起来。
那是只将死者和亡灵净化的净化之火。
肆虐周围的狂火完全没有伤到格伦他们分毫……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只将死者燃烧殆尽,净化殆尽。
然后……寂静降临。
附近的僵尸和亡灵被片甲不留地消灭,诅咒的瘴气也被消除了。
「各位……没事吧?」
「……多,多谢了……露米娅」
「嗯,救了我一命」
希丝缇娜和莉艾尔向露米娅道谢。
「真……真是惊讶……白魔【圣火(Saint·Fire)】……你还会用这种高等司祭才能使用的高级净化咒文吗……?」
格伦瞪大眼睛看着露米娅。
「是……以前,作为皇族教育的一环,从母亲那里学到了……」
露米娅将自己像宝贝一样捧着的香油瓶拿给格伦看。
弗兰夏的香油,是从向死者敬献的百花中提取的贵重香油。
「露米娅,这个香油……是之前,女王陛下——你真正的母亲大人送给你的类似护身符的贵重物品吧……你把这个……」
「没事。毕竟是要救大家嘛。母亲一定会认同的」
露米娅对感到不安的希丝缇娜嘻嘻一笑。
然后,她重新看向格伦,铿锵有力地说。
「走吧老师,我们要尽快找到阿尔弗涅亚教授」
「……真可靠」
格伦把手放在露米娅头上来回摸了摸。
「抱歉,说实话我刚刚被那些怪物吓到了。但我不会再表露出那种丑态……放心吧」
「好……我相信老师」
面对相视而笑的两人。
「我……感觉,自己地位有点微妙……似乎渐渐被拉开差距了……」
「?」
希丝缇娜双目无神流出冷汗。而莉艾尔不解地歪了歪脑袋。
调查了附近的小石板以后,格伦确认到只要有露米娅的力量在,随时都可以打开光之门回去。
随后,格伦他们慎重地走向了道路深处。
万幸的是不会迷路。堆积得厚厚的尘埃上有较新的脚印,应该是瑟莉卡留下来的。在道路上前进,穿过类似房间的空间,然后又通过几个像迷宫一样复杂的小路,走下总算出现在面前的楼梯……
(……话说,瑟莉卡那家伙……到底去了哪里……?)
一边追着瑟莉卡的脚步前进,一边在心中打问号。
感觉,瑟莉卡是毫不犹豫地往前进的。
这步法像是——她非常了解这个地方。
疑问不只是这个。
现在格伦他们所在的建筑,像是由无数个饼形房间上下堆积而成……类似一个用硬币堆起来的『塔』……
格伦他们来到某一层的外围部分,走到露台上观察情况。
嗖,嗖——寒冷的风吹过露台。
太阳似乎不知不觉中落山了——眼前是无尽的夜空。
抬头一看,头上是煞白的大月亮。
「……这,这到底是那……?」
这里深不见底,地面似乎在遥远的下方。
看来,一行人还真是被传送到了个不得了的地方。
「再说,这个『塔』到底是个什么设施呢……?」
格伦无法回答露米娅单纯的疑问。
确实,这个『塔』构造像迷宫一样复杂,仿佛是在拒绝人类的进入……但同时也有很多类似住处的房间和区域。从各种各样的痕迹来看……以前肯定是有人居住在这里。
是迷宫,又是城市——依旧无法理解古代人到底在想什么。
然后——
「……呕……」
房间和道路上,依旧随处可见大量干尸化的魔术师尸体。和之前一样,都是受了严重的外伤。
而这些木乃伊偶尔会动起来,带动涌出的亡灵们一起袭击格伦他们。实在是一种煎熬——
但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莉艾尔的剑——
「<阻碍之障壁·风暴之墙啊·予以其下肢安宁吧>——露米娅,趁现在!」
希丝缇娜的魔术——
「嗯!<送魂之火啊·将死者引向黄泉·照亮其归途>!」
露米娅的净化咒文——将干尸们打得落花流水。
趁露米娅用大剑把它们打飞时,希丝缇娜用风的咒文封住它们的行动,露米娅再将香油随风滴出去,咏唱净化的火炎。
被暴风吹拂着的圣火温柔地包裹着埋没通道的僵尸和亡灵,将它们净化,完全净化。
就算僵尸和亡灵来再多,也被圣火烧得灰飞烟灭。
她们将死后依旧紧缠着这个世界不放的它们一个不留地葬送。
「怎么说……你们,好厉害啊……」
露米娅的胆识让人只能赞不绝口。虽然技术还很粗糙,但面对死亡时依旧能冷静咏唱咒文的强韧精神力——在军中都是少有的。
另一方面,希丝缇娜的精神层面虽然薄弱,但根据状况灵活应变的咒文也无数次化解了险情。在技术上有天才级的才能。
最让格伦惊讶的莉艾尔。
魔导士时代的莉艾尔每次都是横冲直撞,在一开始就全力甩大招。
但是,现在的莉艾尔配合着格伦的步调,保护露米娅和希丝缇娜,为她们咏唱咒文争取时间……变得会与同伴配合了。这是以前的莉艾尔绝对无法做到的事。
在来到『塔』里以后,他们追着瑟莉卡追到了很深的地方。
毫无疑问……仅凭格伦一个人,是无法走到行进下去的。
(或许,我退居二线的日子比想象中的要早啊……)
格伦苦笑着带领学生前进——
不知走了多久。
走到对时间的感觉都略微开始模糊的时候。
忽然,一直延伸向前方的道路对面,传来了类似地震的声响。
「!」
前方拱门对面是无尽的黑暗。
「老师!?刚才那是……!?」
「……嗯,大概,是瑟莉卡的魔术……是在战斗吗?」
「我们加快速度吧,老师!」
看看路上的足迹,瑟莉卡应该毫无疑问就在道路伸出。
一行人开始跑起来。
穿过深处的拱门——
「什——!?」
面前展开的是仿佛斗技场一样的大广场。
圆形的场地边缘各处都燃着大火。
格伦他们远处,对面,耸立着一扇由闪着黑光的石头构筑的超级大门。
门前,是——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瑟莉卡在与无数亡灵,死者们战斗。
这个地方到底沉积了多少怨念与执念——
在斗技场弥漫,溢满的污秽比至今为止他们遭遇的东西完全不是一个次元。
化为僵尸的死者们,化为恶灵的亡灵们源源不断地涌出,袭向瑟莉卡。这里仿佛亡灵的炼狱。
然而——如潮水般涌来的死者们根本无法靠近瑟莉卡。
右手持剑,左手使用魔法的瑟莉卡。
「哼——!」
在刹那间挥出的数十闪剑光将想要擒住瑟莉卡的死者们大卸八块——
「——<<<滚吧>>>!」
只用两个字就启动了的黑魔【等离子加农(Plasma·Cannon)】,【地狱烈火(Inferno·Flare)】,【坚冰地狱(Freezing·Hell)】——上位的B级军用攻击咒文肆虐全场。极粗的光束炮,滚烫的火浪,闪耀着冰晶的冷气结界,凭蛮力将袭向瑟莉卡的亡灵大军破坏,破坏,破坏殆尽。
三重唱。
这是瑟莉卡·阿尔弗涅亚的拿手绝技之一。
她一人孤高地屹立在将万物破坏殆尽,将所有人都赶尽杀绝的漩涡之中——就像魔王一样。
「好,好厉害……」
「这……这就是阿尔弗涅亚教授的……战斗……?」
瑟莉卡超乎想象的战斗让露米娅,希丝缇娜,莉艾尔都呆在原地屏住了呼吸。
(好厉害……果然,瑟莉卡太厉害了……我这种渣渣一生……不,人生轮回个五六次都够不到她脚尖吧……但是……)
格伦也吞着唾沫注视战斗的发展,但因为某种违和感皱起眉头。
(……那家伙,到底在急些什么呢……?)
确实,瑟莉卡最擅长这种威力强大的破坏咒文了。
破坏虽然还是破坏,但她使用的咒文,有某种美感——有某种华丽的感觉。
让人感觉是在欣赏烟火大师的烟花……究极的破坏也有着夺人心魄的艺术性。
但是现在瑟莉卡的魔术并不华丽。
只凭蛮力,像是斗神一样大闹天宫的她非常恐怖。
现在的她,真像是被忌惮的传说中的她——<灰烬之魔女>。
眯起眼睛睥睨着逼近到眼前的亡灵。
『好 恨————!恨 死 你————!』
『都 是 你 的 错——!都 是 你 的 错——————!』
『你 把 一 切 夺 走 了!你 把 一 切 毁 了!我 等 闪 耀 的 荣 光,繁 荣,安 宁,一 切,一 切,一 切!都 被 你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 可 饶 恕 的 叛 徒——!诅 咒 你!诅 咒 你——————! 』
朝瑟莉卡涌来的是能让普通人彻底精神崩溃的,深不见底的怨恨与仇恨。
但是,在甚至能用肉眼看到的,企图将她捏碎的大量诅咒面前——
「<吵死了>!<闭嘴>!<与我何干>————!!」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瑟莉卡的攻击咒文将这些东西都轻易击溃,让它们甚至没有靠近的机会。
爆炎炸裂,火柱直窜上天花板,将亡灵们的怨恨燃烧殆尽。
「都说了多少遍了!我不认识你们!赶快把路让开!」
但是,怨恨无法断绝,双方无法互相理解。
亡灵与死者前赴后继地涌出,堵住瑟莉卡的去路。
像是在说『决不允许你再往前走一步』……一样。
「哼,就因为一些留恋紧抓着现实不放……好吧,我就让你们这些杂碎下地狱」
已经不想再耗下去了——
瑟莉卡露出这种轻蔑的眼神,啪地打了个响指。
不知不觉中,那个出现了。
漆黑的魔力线通过遍布场地各处的灵点,交叉奔走着——瞬时形成了六芒星法阵。
随后,场地全体被染上深黑色——形成了个虚构的地狱——
「哼……这就是通往虚无的单程票,各位收好吧」
法术名——召唤仪【地狱之门(Gehenna·Gate)】。
那是能将与现世无缘的灵体不由分说地拖入虚无地狱之中的邪道法术。
这本来是和白魔【圣火(Saint·Fire)】一样被当作净化咒文,是对抗不死者的一种手段……但因为其宗旨太过邪恶,被指定为禁咒。
因为这和让亡灵回归轮回,救济徘徊在现世的亡灵完全不同。
这个法术给予死者的——是永劫的『虚无』。
『不要!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救 命!不 想 进 去!我 不 想 进 去!』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处可以听到惨叫的地狱绘图。
那深不见底的嗟怨与憎恶,转瞬间化为了恐惧与绝望。
死者们毫无还手之力地被拖入,吸入,堕入虚无的深渊之中。
残留在此的仇恨,对现实的执着,浸透入骨的嗟怨……已经毫无意义。
一切,所有,都被吞入奈落之中,被奈落吸收。
正所谓鞭尸,正所谓无情的制裁……
最后。
在如谎言般轻易到来的寂静之中。
「哼……妨碍我就活该这样……」
瑟莉卡独自一人厌烦地咂咂嘴。
弥漫全场的憎恶与疯狂的幽怨……已经完全消失了。
无色的虚无支配着场地。
格伦冲到将亡者们完全消灭,在原地发呆的瑟莉卡身边。
「瑟莉卡!」
「……………………格伦,么……?」
瑟莉卡缓缓回头。
她那阴郁的表情中,看不到平时那种霸气。
「……为什么你在这……?」
「这是我要说的!你干嘛一个人跑来这种地方啊!」
格伦愤怒地抓住瑟莉卡胸襟大喊道。
「我倒是一点都不担心你,但是,大家,都很担心你!虽然我并不担心你!」
「老,老师……同样的话别说两遍……」
露米娅苦笑着吐槽愤怒的格伦。
「总之,我们赶快回去吧?……真是的,尽给我惹麻烦事……」
虽然显得很不高兴,但格伦的表情中透着安心。
「喂,格伦!你听我说,我终于……终于找到了!」
突然,瑟莉卡开朗地笑道。
……像是硬撑出来的,无心的表情。
「啊……?找到……你找到啥了?」
想要尽快离开『塔』的格伦很不耐烦地回答。
「我所失去的过去——的线索!」
「……什么?」
意料之外的发言让格伦僵住了。
「我想起来了……在那个『塔姆天文神殿』的最深处……大天象仪场。那个光之门出现的时候……我略微想起来了一点……」
瑟莉卡逼近格伦激动地说。
「我……以前,出入过那个门……那个<星之回廊>!毫无疑问是这样!总之就记得是这样!」
「什……」
「明明至今为止什么都没想起来,这种事……这种事还是四百年来第一次见到!」
她开心地张开双手,原地转了一圈。
「而且啊,格伦!你知道这里是哪吗!?」
「哪……应该是某个『塔』里……?」
「嘿嘿嘿,其实……这里是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的地下迷宫!」
「…………啊?」
地下迷宫……地下?
瑟莉卡的话太过跳跃,格伦的理解能力已经跟不上了。
「而且,这里是地下89层……我用黑魔【坐标探知(Coordinate·Detection)】确认过位置和坐标了,不会错的!」
她抛下格伦不管,兴奋地说着。
「你明白么!?我轻松超越了至今为止绝对无法逾越的地下10层到地下49层——也就是被我命名为<愚者的试炼>的阶层!」
她的兴奋也不无道理。
她至今为止在不断地挑战这个地下迷宫。
但是,令人绝望的漫长征途,无限涌出的强大无比的守护者们,以及遍布迷宫各处的致命陷阱……一直在阻挡着瑟莉卡的前行。
而且,迷宫的构造和陷阱的位置不知为何还会定期变化。变化过后,之前制定的迷宫地图和传送点就全都白费了。阻止人类前进的意图显而易见的阶层……这就是<愚者的试炼>。
至今为止瑟莉卡已经挑战了无数次,但还是被那棘手至极的迷宫特性阻拦,根本无法突破地下49层。
有时候运气不好,甚至在到地下15层时就必须撤退了。
「地下49层……只要突破那个可恶的<愚者的试炼>,我就如鱼得水!欢喜吧,格伦!我终于要解开这个地下迷宫的谜团了!」
瑟莉卡的话无法让格伦产生共鸣。现在格伦要考虑的事情实在太多了。
这是地下迷宫?地下?
之前从外侧的露台看时确实看到了天空。然而,是地下?
再说,塔姆天文神殿,为什么会和学院的地下迷宫连接在一起?
那个天象仪装置到底是什么东西?
瑟莉卡说的,之前来往过的<星之回廊>是什么——?
瑟莉卡如此纠结于地下迷宫的理由是——?
不。
说到底——瑟莉卡,是什么?
(……但是,这种问题现在根本就不重要)
比起这些,格伦还有更优先要做的事。
那就是——
「……果然……我的过去……我丧失的使命……不老不死的谜团……就在这个地下迷宫里……正如『声音』所说……」
像梦话一样说着这些意义不明的话。
「对……我隐约记得……那个……那个『门』」
像是被吸进漩涡里一样朝斗技场深处的大门走去的瑟莉卡——
「那个门对面,一定……有我的一切……我终于……终于……」
「不行」
被格伦抓住手,拉住了。
「……格伦……?」
手被抓住的瑟莉卡不解地回头看向格伦。
「……回家吧,瑟莉卡」
「干,干嘛啊……?我好不容易……有机会明白我是谁了」
「我是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认为『门』对面有你的过去,但是……」
一瞬间在犹豫该不该对瑟莉卡说……
「我很明确地告诉你,瑟莉卡……你失去的过去……恐怕,并不是什么好东西……」
格伦直勾勾地看着瑟莉卡,非常恳切地对她说。
「在来这里的途中,所有的人都怀有极度的怨恨。我一直没想通他们在恨什么……但是在刚才看了你的战斗后我确信了,他们恨的就是你」
「………………!?」
「你也听到了他们的声音吧?到底是要干出什么事,才会被他们怨恨到这种地步……我实在是不敢想象……」
「格,格伦……」
「但是,那对我来说无所谓。不管那些臭亡灵有多憎恨你,你都是我的……师傅。除此之外什么都不是」
「但,但是……但是,格伦!我,我……!我……我……!」
瑟莉卡低下头,沉默了。
「喂,瑟莉卡,回家吧?已经够了。别再寻找你的过去了。忘了它吧,不管你以前到底是什么人,我都……」
瑟莉卡打断了格伦的话……
「不……行……」
她颤抖着,像小孩子一样拒绝着。
「不要……!因为……因为,这样的话,我今后永远都是……一个人……」
想说什么……但是忍住不说……
突然,她挥开格伦的手朝大门冲去。
「啊!喂!?瑟莉卡!?」
背对着格伦的呼喊,径直冲向大门——
(就是那个门……!那个门背后,一定有我所追求的一切……!)
一边奔跑,一边回想。
「<归于摄理之圆环吧·——」
这四百年的日子。
漫长,艰辛,痛苦的日子。
不知多少次想过自杀的,苦恼的足迹。
「<五素归五素·——」
那个『声音』在四百年间不断驱动着瑟莉卡。
某个时候……至今为止一直都只说『达成使命』『达成使命』『完成你该做的事』这种话的『声音』……突然发生了变化。
……根本无法忘记。那是距今为止十年以上的某一时刻。心血来潮地收养了格伦,开始在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任教授的时候。
因为某个工作,跨入学院地下的地下迷宫时。那个瞬间——
——去地下迷宫的最深处吧——
——地下迷宫最深处有你的使命——
这之后,瑟莉卡就病态地执着于魔术学院的地下迷宫探索。
追求着四百年来驱动着她的谜之使命感的真面目——
这就是瑟莉卡·阿尔弗涅亚紧抓着地下迷宫不放的最初理由。
「——乖离联结象理之因缘>——!」
但是。
说心里话。
……对现在的瑟莉卡来说,自己的真实身份,过去,使命,这些东西都无所谓了。
就算没有以前的记忆,就算没有过去,就算想不起自己的使命。
现在的瑟莉卡不是孤身一人,她还有格伦。
和别人一起,走向未来。
并不一定需要从自己的过去与使命中寻求自己的存在价值和容身之处。
也不需要为此感到不安与焦躁。
所以。
她所追求的东西——是单纯至极的东西。
「这下就——」
瑟莉卡启动了黑魔改【灭绝之光(Extinction·Ray)】
能将一切消灭的巨大光芒冲击波从朝前伸出的左手中射出——
汹涌的光之奔直击了挡在眼前的门——
世界变得又白又炙热——
视野被染成一片洁白。
…………
最后,在一切的光芒消失的时候——
——寂静。
「……为,为什么……啊……?」
瑟莉卡呆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
大门毫发无伤,依然伫立在瑟莉卡面前……仿佛是在拒绝着滑稽的她,嘲笑着她……
「为什么啊!?为什么毁不掉!?可恶!这样怎么去门对面啊!?」
瑟莉卡走到门前,心怀不甘,对门拳脚相加。
「……没用的。真不像你。连你这样的大人物都忘了灵素皮膜处理吗?这些古代人制造的物品是不可能被物理性或是魔属性破坏的」
追上来的格伦从她背后抓住了她不断敲打着大门的手。
格伦仰望着眼前耸立的门。
由漆黑的石头制造的,像墙壁一样堵在面前的门。
表面密密麻麻地雕刻着古代文字,谜之纹章,花纹,图形……根本想不到该用什么方法打开这个门。
但是——他觉得这样就好。
「放开我!放开我,格伦!我——」
格伦将挥舞着流血的拳头,像小孩子一样挣扎起来的瑟莉卡按到门上。只要不能使用魔术——瑟莉卡就是个单纯的女性。她的臂力比不过身为男性的格伦,只能被格伦轻易封住行动。
「……放弃吧……别再管它了」
在能感受到对方的吐息的距离下,格伦苦口婆心地说。
「……你到底有什么不满的……!?瑟莉卡……!」
「……!」
格伦与责备无异的逼问让平常大气凛然的瑟莉卡露出了出乎意料的软弱表情。她低下了头……的时候。
『不许触碰这高贵之门,鼠辈』
仿佛从地狱最深处响起的声音清晰地回荡。
『愚者与门卫,不可通过。唯有地之民与天人,可通过——汝等无此资格!』
「什……?」
一行人不禁瞪大了眼睛。
那个东西,如从黑暗中渗出一般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斗技场中央。
是个全身被绯红色长袍包裹的谜之存在。它的长袍很长,兜帽底下一片黑暗,看不到表情,看不到眼神。
黑色的灵气从全身涌出。
仿佛是一团黑暗披上了长袍,成为人型——是个让人不禁这么想的魔人。
(糟……糟糕……!?)
看到这个魔人的瞬间,格伦的心脏发出了悲鸣。
「咿……!?」
「老师……!那个人……!」
希丝缇娜和露米娅也感受到了这个魔人的异常。
连莉艾尔也戒心颇深地压低了身子……她的剑尖在微微颤抖。
(可,可恶……可恶,可恶,可恶……!那家伙——太不妙了!)
光是看一眼就能感受到。
魔人与自己根本就是不同规格的存在。
就像是完全不懂魔术的一般市民被拥有强大力量的魔术师恶意相向……格伦不由得对那个魔人怀有类似的绝望感。
作为原·魔导士,经常与比自己强大的对手战斗并存活下来的直觉在痛诉着。
在那个魔人面前,己方所使用的魔术……包括瑟莉卡的在内……都不过是小儿科。
恐怕,己方与魔人——是不在同一次元上的。
「……哈!你谁啊……!」
但是,讽刺的是,瑟莉卡不同。
她似乎并不了解自己面前的魔人有多恐怖。
在来到自己渴求的大门后……她很明显失去了平常的冷静。
「也罢。看来你似乎还听得懂人话,我就问问。你知道这个门的打开方法吗?知道的话就告诉我,不然我就轰飞你」
『……您是……』
魔人似乎认出了瑟莉卡,它释放出的威压感有所缓和。
『……总算是回来了吗,有资格当吾主的人——空(Celica)』
「……啊?」
突然被叫到名字的瑟莉卡呆住了。
『但是……您现在的颓态让人无法联想到曾经的您……现在的您没有通过这扇门的资格……因此,请回吧』
「什么……你说什么……!?你知道我的事吗!?」
『离开吧。现在的汝已与吾无关』
然后,他完全无视了瑟莉卡,看向困惑的格伦他们。
不知不觉中,魔人手上出现了——两把刀。
左手拿着红色的魔刀,右手拿着漆黑的魔刀。
光是看看就能感受到那不断往外溢的恐怖诅咒与魔力。
『愚者之民啊。踏入此圣域就别想活着回去了……汝等只会成为吾之刀下鬼。成为亡者,在此地——<叹息之塔>永远徘徊吧——』
明确的敌意与杀意喷薄而出。
如洪水般迫近的,压倒性的存在感瞬间将格伦他们吞噬——
「咿……!?」
开始害怕起来的希丝缇娜紧紧抓住格伦。
「……唔……啊……!?」
就连胆识过人的露米娅也铁青着脸,僵在原地全身颤抖着。
「啊——……!啊——……!哈——……!」
那个一直都面不改色的莉艾尔也脸色煞白,陷入了轻微过呼吸状态。
格伦当即决定撤退。
(——瑟莉卡!就由我和你——!)
『争取时间给学生们逃跑』——以这样的眼神看了看瑟莉卡……
「你倒是……回答啊……!」
然而瑟莉卡没有理会格伦的视线,而是朝眼前的魔人冲了过去。
「够了!不想说的话,我就逼你说出来!」
「笨——!?住手!瑟莉卡——!」
她不停格伦的劝告,高声咏唱了咒文。
「<死吧>!」
黑魔【日珥突柱(Prominence·Pillar)】。
赤红地超高温亮柱腾空而起,瞬间将魔人吞没——
『……宛如,儿戏』
魔人挥出左手的魔刀,将瑟莉卡的魔术斩裂——抹消了。
『竟依赖此等愚者之牙——何等羸弱。汝所自豪的王者之剑呢?曾经的汝已经死了吗?』
(什么——!?刚才那家伙到底干了什么!?)
格伦吓了一大跳。
从现象而言,是瑟莉卡的攻击咒文被打消了……仅此而已。
但是,一直与比自己强大的对手战斗并存活下来的魔导士的直觉告诉格伦,这个现象并不是那么单纯。
然而,瑟莉卡还是神速地冲向魔人。
「——哈!对抗咒文的本事不错嘛!」
「不对,瑟莉卡!你还不明白吗!?」
对,黑魔【日珥突柱(Prominence·Pillar)】是B级军用咒文。
在近代的军用咒文之中,B级是无法打消的——只能扛下来。
威力打到一定规格的攻击咒文是无法被打消的。
那么——
「那不是对抗咒文之类的东西!而是更加异常的——」
但是,头脑发热,失去冷静的判断力的瑟莉卡已经听不进去了——
「哈啊啊啊啊阿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她挥舞着白银的剑,一口气冲入魔人的怀中。
已经用【经验重现(Load•Experience)】将曾经被称为<剑姬>的英雄的剑技重现到了自己身上,成为无双的剑士。
现在在近战中能打得过她的人——不存在。
「看我把你那狂妄无比的头给切下来!想问什么话直接去问你的脑袋!」
瑟如疾风般逼近魔人——
『仗着借来的东西和技巧逞能吗——恬不知耻』
魔人挥出左手的魔刀,猛地朝瑟莉卡踏出一步——
嘎吱——————!
尖锐的声音响起,瑟莉卡的剑与魔人的刀互相冲突,两者擦肩而过。
「什——」
然后,瑟莉卡发出狼狈的声音。
「怎,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
她惊讶之余,慌忙地回过头来把剑对着魔人。
但是她的架势已经与之前最强骑士的架势大相径庭。
「为……为什么,我的法术解开了……?你,你干了什么……?」
『……吾之左手乃红色魔力,魔术师杀手(Wi·Zayer)……那种小把戏根本没用』
魔人回头看向瑟莉卡,明确地宣告。
『吾辈对此剑的真主人表示敬意。从刚才的一招一式便可理解。剑之主人……已亡故的,素未谋面的愚者之子……身为凡人,竟能达到如此境界……』
魔人用刀在空中画了个圈,像是在对不在场的某人献上祈祷。
『即便吾身居天位,也不禁对剑中蕴藏的技巧怀有敬畏……』
然后……魔人缓缓对狼狈不堪的瑟莉卡架起双刀——
『……因此,不许亵渎它,空……!汝到底堕落到了什么地步?吾无法遏制对汝的失望与愤怒……!』
「可恶……!<雷光神之战锤>——!」
猛地往后跳一步,对魔人举起左手,咏唱黑魔【等离子加农(Plasma·Cannon)】。
『依旧,儿戏』
魔人挥舞左手的刀,将逼近过来雷击打得烟消云散。
刹那间,魔人的身影变成了幻影。
瞬间绕道瑟莉卡背后的魔人闪电般挥下右手的魔刀。
「切——!」
千钧一发之际,勉强对此作出反应的瑟莉卡在空中转身,打算回避斩击——
魔人的刀轻轻擦过了瑟莉卡的背。
「……啊……!?」
下一个瞬间,瑟莉卡全身有种魂魄被抽走了的感觉。
打算在滚倒的同时支起身体——也使不上力。
瑟莉卡展开着四肢,无力地趴在地上。
「什……?什么……?力,力气……!?」
『……吾之右手乃黑色魔力,灵魂吞噬(Sou·lter)……被吾刃所伤便万事休矣』
魔人走到无防备地倒在地上的瑟莉卡身边,将右手的魔刀贴在她脖子上。
与失去力量的瑟莉卡相反,魔人身缠的黑暗灵气比之前更加汹涌,力量明显增强。
「……唔……啊……」
脖子上冰冷的感觉让瑟莉卡颤抖了。
对连动一根手指头都很困难的瑟莉卡来说,她已无力回天。
『是吾看走眼了……现在的汝并无资格成为吾主……速速逝去吧』
「………………!」
她呆呆地看着在自己脖子近旁的刀刃。
魔人只要轻轻一抽刀,瑟莉卡的脖子就会干净利落地滚落。
……结束了。
困于过于漫长的生命而期待无比的终焉,终于到来了。
但是。
在面对死亡时,瑟莉卡脑海中浮现的……是与格伦一同度过的,十年有余的时光,全是些平凡的事。
「…………啊」
这种事情,在四百年以来从未想过,明明与之相反的事情想了不少。事到如今,为什么会想到这些事呢。
也就是——
「……不想……死……」
在明确意识到这一点的瞬间,眼泪滴答滴答地从瑟莉卡眼角落下。
「……不,不要……我……我还…………」
早知会在这种地方,因为这种事死掉——
我到底,是为了什么——
『狼狈至极』
批判了瑟莉卡悲惨的一言后,魔人开始抽刀——
(……救,我……格伦……!)
瑟莉卡不由得一边思考着格伦的事,一边紧紧闭上眼。
冰冷的刀刃将要斩断她的脖子。
的瞬间——
「别胡闹了,可恶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伴随着六声枪响的咆哮,空中闪过六道火线。
是格伦利用手枪速射进行的子弹横扫。
『唔——!?』
突然袭击有了效果,第一发子弹贯穿了魔人的心脏——
但是在下一刹那,双刀神速回旋,闪出五条刀光。
称得上是极度敏锐的,电光石火的绝技。
魔人将飞来的剩余五发子弹悉数弹开——跳向天花板,与格伦拉开了距离。
「没事吧,瑟莉卡!?」
趁此机会,格伦将倒在地上的瑟莉卡护在背后,与魔人对峙。
『那个,奇妙的武器是……?』
魔人警戒着格伦,小心翼翼地架着刀。
『利用爆裂的魔术发射铅弹的魔导器吗?三流把戏……别以为还能凑效……』
魔人依旧没死。看上去根本没有受到任何伤害。
「可恶,为毛还没死!?明明我都打穿心脏了!」
在焦躁的驱使之下,格伦将耗尽子弹的手枪弹仓取下来,把空的转轮扔掉,装入预备的转轮……
但是,他不可能老实等着格伦把子弹填充完。
『好!尽管试试吧,看愚者之牙究竟能挣扎到何种地步——!』
用甚至能切裂虚空的速度,仅凭一步就将与格伦的距离缩短到极致——
(不好……!)
装弹根本来不及——!
格伦已经置身于魔人两把刀能命中的距离内。
他正打算将格伦大卸八块——
这一瞬间。
「希丝缇!」
「<汇聚吧暴风·化为战锤·靡伏一切>——!」
希丝缇娜迅速喊出咒文。
露米娅站到她身旁,将手放到了希丝缇娜左手上。
希丝缇娜的黑魔【暴风(Blast·Blow)】与接近格伦的魔人剧烈冲突。
露米娅感应增幅过后的风之战锤威力被提升到了极致。
风之战锤伴随着破坏性的冲击波猛地朝魔人砸下——
但是——
『……儿戏』
就连这个,也在触碰到魔人左手的刀刃的瞬间烟消云散——成为了仅能掀起魔人长袍的,稍强一点的风。
「骗人!?用露米娅的力量增幅都不行吗!?」
希丝缇娜发出了绝望的喊声,但是——
「没问题——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趁此机会,莉艾尔如烈风般冲向魔人的,使出全力挥下大剑。
但是,魔人的反应比划过天空的雷光还快。
她用左边的魔刀接下斩击,打算用右边的魔刀斩断莉艾尔——
『嗯——!?』
莉艾尔的剑突然土崩瓦解,在空中变成碎片,一瞬间挡住了魔人的视线。
她的大剑是用遗迹外的岩石炼成的。
魔人左手的刀能将其触碰的魔术无效化。
冥冥之中察觉到这个的莉艾尔本能地利用了它。
空中飘舞挡住了魔人的视线——这仅仅是一瞬的功夫,但是这一瞬间——
莉艾尔真正的攻击——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冲过来时,从倒在地上的瑟莉卡身边捡起的秘银之剑。
她反手握着剑,竭尽全力旋转着她小小的身体——从下往上。
利用自己龙卷风一般的回转势头,从魔人右腰砍刀左肩——刷啦。
『唔咕——!?』
莉艾尔的会心一击深深嵌入魔人的身体——魔人被打飞了很远。
迟了半秒吹来的剑压嗖嗖地吹过。
……一般来说,到这里就结束了。
被狠狠吃下那么恐怖的一击是不可能活命的。绝对是当即丧命。
然而——不出所料——
『——漂亮』
呼。
魔人大摇大摆地,轻松地落在远离格伦他们的位置。
『不料,被愚者之草民斩了二筹……吾自身也还需精进,么……』
魔人再次小心翼翼地架起两把刀,一步一步地走近格伦他们……
看那状态,依旧感觉他没受任何伤害……
「你啊,是不是工作太爆肝了……?倒是休息一下啊……」
格伦架起总算是装好子弹的手枪,虚张声势地调侃道。
在冷汗像瀑布一样从全身各处喷出的同时,在脑中整理着魔人的情报。
魔人左手的魔刀好像是光碰到就能解除一切魔术。因此,魔术手段对它几乎是没用的。
魔人右手的魔刀似乎仅擦伤就能把人逼得无法战斗。恐怕那是对灵魂进行直接干涉的魔力。虽然单纯但是无比强大。真是麻烦得不得了。
而且,不管受到多么严重的致命伤,他都不会死。魔人本人压倒性的武力值将这两把刀的特性体现到了极致。
(总之……这家伙就是究极的魔术是杀手,咯……?)
太强了,不论攻守都无机可乘。
还是格伦最不擅长对付的那一类。感觉根本就没胜算。
『……要上了,愚者之民们。尝尝吾之攻势吧……<■■■——>……』
再加上……这个,是什么术式呢?
魔人开始说起陌生的言语,头顶上渐渐出现了一个如太阳般发光燃烧的球体,现场变得和白昼一样明亮耀眼——
能感受到夸张的热量被封印在球体之中。真的就像是炽热的太阳。瑟莉卡得意的火属性咒文,黑魔【地狱烈火(Inferno·Flare)】根本无法与之比拟。
「骗,骗人吧……你,到底是从哪里绞出那么多魔力的啊……!?」
格伦哑然失色。确实魔人是个强敌,但这已经超出了魔术的范畴。
(那家伙自己还会使用见所未见的魔术——这他妈是开挂吧!?)
刹那间,格伦在犹豫是否要抽出<愚者>的大阿卡——
魔人的那个法术,还在操纵魔力的阶段……也就是,启动前的阶段。
那就来得及。格伦的固有魔术【愚者的世界】能将其封杀。
(但是——现在把那东西封杀了又有什么用?这之后呢!?)
剩下的战斗力,就只有格伦的格斗和手枪,还有莉艾尔的剑技了。
格伦他们所有人都不能使用魔术。露米娅的能力也变得毫无意义。
虽然能避开这一瞬的死亡,但战力会无从保留——不论如何,都要死。
这就是,格伦踌躇着是否使用【愚者的世界】的一瞬间——
「<——■■■■>……死吧」
在这短短的功夫,魔人的谜之魔术完成了。
「完蛋——」
轰!魔人头上的太阳发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灼热的极光燃尽了格伦他们的视野,将要吞噬一切,烧毁一切——
…………
「……嗯?」
就在它要将一切燃烧殆尽的时候。
……不知不觉中,世界失去了色彩与声音,变得单调。
魔人和它头上的太阳……也静止了。
在一切都变成暗淡灰色的无声的世界……只有格伦他们还是正常的。
「这,这是怎么了……?」
「老师……?这,这是……?到底,发生了什么……?」
太过超乎常理的现象让他们陷入慌张。
『……各位,来这边,快点』
突然背后响起一个声音。
格伦他们猛地回头。
然后,都屏住了呼吸。
「什——」
『这个状态维持不了太久。赶快离开这里吧』
面前——是一个少女。
如燃尽了的灰一样纯白的秀发,透着黑暗的红珊瑚色眼睛,极轻薄的衣物。
还有背上长出的——一对绝不可能属于这个世界的,异形翅膀。
『你们呆在原地干嘛,快来。那家伙是不会饶过踏入这个圣域的愚者之民的。他肯定会追你们到天涯海角,所以——』
「你,你是——!?」
格伦见过她。
「在第一祭仪场,天空的双子(Taum)雕像下方的——原来你不是我的幻觉吗!?」
『……哼,人类真是愚昧。遇到不符合常理的事就开始自欺欺人,不去承认现实……这太愚蠢了』
少女用轻蔑的目光睥睨着格伦,不屑地哼了一声。
「呐……喂……你……到底是谁……?」
希丝缇娜颤抖地发问。
「这是……怎么回事……?你这样子……究竟……!?」
这并不是希丝缇娜自己一个人的疑问。
这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想问的。
「你……为什么……?为什么会,长着和露米娅一模一样的脸……!?」
正如颤抖着的希丝缇娜所指出的那样。
异形少女的脸和露米娅的脸——简直像是一个模子里出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