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黑暗骑士不可脱 (不要脱人家的暗黑骑士啦)
  4. 第二卷
  5. 终章 全部都是阁下搞的鬼
  6. 繁体版

终章 全部都是阁下搞的鬼
2017-06-22 16:04:51

		

注:标题的阁下是指“魔步”
“叮——咚——”
因为林间夏令营的缘故,星期三成了休息日。这时门铃响了,启治不由得笑出了声。
(是艾莉吧?)
启治稍微加快了步伐,走向大门。
不知不觉中,艾莉的每次到来都让启治变得很高兴。
但是,打开门站在那里的却是——
“今晚你要怎么过?”
“诺伊叶有事吗?”
意外的访客。
站在那里的是一个穿着制服的少女。
戴着耳机,充满着稚气。
诺伊叶还是第一次来到自己家,启治颇为震惊。
“我是来传达我的心意的。”
“心意?”
“你喜欢我吗?”
“咚!”
搭乘超速直球袭来的这句话,让启治有些不知所措。
“发生了什么事?总之你先”
进来。启治有些犹豫该不该让诺伊叶进来。
因为完全不知道诺伊叶在想什么。
启治一边开着门,一边困扰着。
为什么。
如果就这样让诺伊叶进屋的话,总有种搞外遇的错觉。
一想到艾莉的笑脸,就有种阻力让启治不能往下开口。
“啊,对了。这个是魔步让我带给你的。”
“这是”
那是相杀比赛优胜的奖杯。
“那次比赛,是你赢了。”
“是这样吗?那场比赛不是神藤赢了嘛。”
真是可疑啊——启治怀疑地眯起了眼睛。
不会又在谋划着什么吧。启治虽然这么想着,但还是收下了奖杯。
“那”
“什么?”
“你还没回复我。”
启治把奖杯放在大门处的鞋柜上,不知道哪里传来“滴嗒”的声音。
“嘛、喜欢、吧。嗯。”
这种不怎么常说的话,一旦说出口,还挺害羞的。
“我,很有魅力吗?”
“恩、嘛、相当吧。嗯”
完全抓不到重点。
滴——嗒——滴——嗒——
“我现在很烦恼。”
“先,说明一下等下你要讲什么,我好做下心理准备。”
诺伊叶的表情没有一丝变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但是看上去她似乎很为难。
如果是需要商量的事的话,启治很愿意听。
“我的未婚夫、已经找到我的住处了。”
未婚夫这个词,刺痛了启治的心。
比想的来得更为沉重的话题。
“然后,我能做什么?”
“我想你能和我结婚。就明天。”
“明天!不要说这么突然的话。怎么说也得按正常交往顺序来吧。”
突如其来的要求让启治有些不知所措。
滴——嗒——滴——嗒——
“我的使命是刺杀暗黑骑士沃尔特。但是,我个人的目的是嫁人。”
“这我知道。”
“我来到这个国家后,有件事让我感到惊讶。”
“什么事?”
只要是关于文化的事,诺伊叶都会有所感触,所以启治也不知道诺伊叶在指哪件事。
滴——嗒——滴——嗒——
“这个国家的偶像。”
“真是意外。偶像这个没什么好惊讶的吧。”
“这个国家的偶像,都是小鬼。”
“这个说法有些偏见。”
“所以我想——既然这个国家有这么多的萝莉控,那我肯定能很快就找到我的丈夫的。”
诺伊叶握紧了拳头。
“你这是如何得出来的结论啊!”
“然而,谁都不找我搭话。总是总是在找其他女人。”
诺伊叶有些丧气。
“啊”
启治突然想起了那天明明诺伊叶穿着性感的泳衣,但是大家的视线却都在艾莉身上。
滴——嗒——滴——嗒——
“所以我下了决心,去了男汤。”
“诶!诺伊叶你去了?”
诺伊叶摇了摇头,说道。
“我去的时候,那里一个人都没有。”
“啊!”
诺伊叶到男汤的时候,男生们刚好在去偷窥女汤的行军路上。
滴——嗒——滴——嗒——
“所以我可能就只有一死了。”
“你又说这种话”
诺伊叶,不对,暗黑骑士就像是江户时代的武士,说死就能真的马上就去死。
“我”
滴——嗒——滴——嗒——
“等等。从刚才开始就有点吵。”
好像,有钟表走动似的声音从奖杯里传来,启治有些在意地把奖杯从鞋柜上拿了过来。
“这是?话说回来,这奖杯的底座部分——有这么大吗?”
奖杯的底部像是能打开来。
“啪”地一声打开来一看——
“啊!”启治不禁悲鸣了一声。
放在那里的是定时炸弹。
不管问谁这是什么东西,毫无疑问地都会回答这是定时炸弹。
秒针和时针都具备的一只非常普通的时钟和一个像炸药一样的东西,还有这两样东西之间连接着的红线和蓝线。
(为、为什么会把这种东西放在那里!)
启治看向诺伊叶。
该不会、诺伊叶是抱着必死的心把这个带过来的吧?
“这是?”
诺伊叶似乎也不知道。
所以——这个是魔步装上的。
为了什么?
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
时钟在不断向前走动着。
“这个是定时炸弹。一到时间就会爆炸,到那个时候你我都会死。”
“那刚好。”
“才不好!”
“在我那个世界,个子高,有些肉肉的女生才受欢迎。我——是不该被生下来的。”
那个世界受欢迎女生的标准刚好和诺伊叶相反。
但是——就算带着不受欢迎的容貌来到了世上,也没有必要去死。
而且,这么突然想到死就去死,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如果诺伊叶不是这种性格,也许就会受欢迎了吧。
“但是,诺伊叶不是有未婚夫吗?那,不受欢迎不也没关系嘛。”
“我,与其和他结婚,还不如去死来得更好。”
“对方这么令你讨厌吗?”
“我不想和女的结婚。”
“啊,未婚夫是女的啊!你们国家认同同性结婚的吗!”
“男女平等,是我们国家(帝国)的宗旨。”
男女平等。
话说回来,暗黑骑士说过泡澡时男女是一起泡的。
不仅是强壮的男人,连诺伊叶这种不成熟的少女也可以成为暗黑骑士。
还有,同性结婚。
这些都是贯彻男女平等这一宗旨后,才能实现的事吧。
“原来如此不对,比起这个,赶紧想想办法解决炸弹要紧。”
“不用解决了。我已经无所”
“我有所谓!”
“那,我拿着这个回去好了。”
“我也不要你死!为什么要去死!今后还有很多很多快乐的事不是吗?”
“今后也有很多很多讨厌的事。”
“你说这种嫌麻烦的话,是不会受欢迎的啊。”
“原来如此。”
“给我听着。现在放弃还太早了。就算是你,说不定哪天身材就变好了,在你的世界里就受男生欢迎了!”
启治拿着奖杯摆弄来摆弄去,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弄。
“不行那家伙要是来了,肯定要和我结婚。”
“有一个好办法。”
“有、有办法?”
“为了赶走那个家伙,我就和你假装一下恋人吧。玩恋人游戏,这样可以吗?”
“可以。”
诺伊叶的双眼闪闪发光。
虽然是老套的手段,但是对诺伊叶来说,就是反转的再见本垒打。
“但是,就算要玩恋爱游戏,也得先把这个时钟的滴嗒声停住才行。”
“”
啪!
诺伊叶突然拔掉了时钟上的蓝线。
“啊!”
“这样就行了吧?”
时钟、停止了。
“好像、行了。”
启治对于境介的扭伤,还有这个定时炸弹,总是有种提不起劲的感觉。
“为什么、选蓝色?”
“因为我喜欢红色。”
“原来你是不想拔自己喜欢的红色啊。”
极其简单的理由。
“那,恋人游戏就从现在开始。”
“诶!现在开始!”
诺伊叶立马扑向启治。
“等等!还没!”
“鞍——马——君”
这时候,就在这个绝妙的时刻,艾莉来了。
看到被诺伊叶推倒的启治,艾莉一脸世界末日般的失望沮丧,“啪”地一声手上拿着的包掉了。
启治从刚才开始就一直防范着诺伊叶,只在门口和诺伊叶讲话,现在这些努力都白费了。
“啊,那个!我们是在相扑。什么事都没有!绝对只是用手推倒而已。”
【注:推倒:相扑决定胜负招数之一,用单手或双手抵住对方的肋下或胸等上推,将对手弄倒的招数。】
很明显艾莉绝对是误会了,启治焦急地解释道。
“这次,我们成恋人了。”
听了诺伊叶的话后,眼眶湿润的艾莉跑着离开了。
脚扭伤了,自己的身份也暴露了,境介很是焦急。
暗杀最有希望成为波旬候选人的鞍马启治计划失败了。
只要成功了就能夺得优势,出于此考虑才制定的计划,没想到竟然失败了。
现在已经不能再轻易接近了。
用拐杖生活着的现在,就算去战斗也赢不了。
如果,被别人向父母或者向波旬报告了这件事——被杀的大概是境介自己吧。
或许还有可能发生比死更可怕的事。
但能肯定的是自己很快就会被抹杀掉这件事。
林间夏令营还举办了两日一夜的联欢会。如老师们所期待的那样,学生间变得更加互相信赖了。
但是——部分学生间却发生了争执。
第二天,境介叫来了魔步,打算下达指示。
“把这个装到鞍马启治家里去。”
境介递给魔步的正是那个奖杯。
是昨天晚上跳集体舞(相扑)时魔步获胜得到的那个奖杯。
是决赛的时候魔步和启治和诺伊叶对战赢来的那个奖杯的——仿造品。
“这是什么?”如果是之前的魔步的话,肯定会眯着眼这样问的吧。
但是,现在的魔步却眼神朦胧地应了句——
“是。”
就只有这么一句回复而已。
一切都应该会顺利进行下去的。
然而,“鞍马启治死了”这一新闻却迟迟没有到来。
不单单是“死”这么简单。而是“炸死”。
不可能不会成为新闻。
“喂,到底怎么回事?”
当天,境介把魔步叫到了『貴族混蛋』,威慑性地问道。
“什么怎么回事?”
魔步有些摸不着头脑。
“给你的那颗炸弹,绝对是不会出错的。有红色蓝色两条线,谁都会觉得只要切断了其中一条线就能获救。就算是和谁在一起,最多也就是说什么‘我不想切断和你之间的红线’这种话,然后切断蓝线。但是,这一切都是陷阱。真正阻止爆炸的方法是把秒针和时针拔掉。但是,这种事肯定不可能知道。那为什么——为什么炸弹没有爆炸。”
境介啰啰嗦嗦地就像是在唱怨歌一样,一刻不停的说着。
平时的话这些都该是境介的内心里而已,但是这次境介却说了出来。
“你觉得是为什么?”
魔步笑眯眯地反问道。
“诶?我觉得是为什么就是那个”
突然被反问道,境介一时什么都没想。
“是我、偷换了、炸弹。”
魔步毫无畏惧地笑着说道。
“诶?总之,你再去装一次。”
“————不要。”
这次魔步笑得很开心。
“啊!”
“嗯——我还以为你还会做什么有意思的事,果然你没什么想法。”
魔步盘着腿,打着哈欠说道。
“你在说什么话你不是被催眠了吗?”
魔步过于违逆的态度让境介有些头脑混乱。
魔步的态度完全不像是变得言听计从的人该有的态度。
“没有被催眠哟。”
“诶?”
“好像很有意思的样子,所以我就假装被你催眠了。然而你太让我失望了,尽做些无聊至极的事。”
“你……到底是什么人?”
“神藤魔步。在你看来,说到拥有『恶魔』之名的神会想到谁?”
境介惊呆了。
拥有『恶魔』之名的神。在境介的常识里,只能想到一个。
那就是第六天魔王,又名『魔缘』的神——『波旬』。
“你也是波旬候选人!”
“呵呵——我啊……是你们波旬候选人的审判者。”
“审判者?那你是——”
“我、是上一任波旬。”
波旬是实现欲望的神明。
魔步一面帮暗黑骑士实现愿望,一面又在玩弄他们。
随心所欲的玩弄别人,却又真的在帮人实现欲望。
在相杀的时候,魔步强制性地让境介和启治都留到了决赛。
当知道邮件好友诺伊叶有烦恼的事后,就寄炸弹给启治,动摇启治的心。
用艾莉来玩弄在这个学校的所有波旬候选人。
被魔步强迫了的所有人都曾这么想——
(她是怎么知道我的事的?)
魔步掌握着所有被她实现了欲望的人。
校长在不伦,篮球部部长在劈腿。
这些都是作为『原波旬』的魔步,想尽各种办法让他们实现的欲望。
所以,才能用这些来要挟他们。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要现在告诉你是审判者这一事。这样可以吗,告诉波旬候选人谁是审判者?”
“不行的。”
“喂!”
“但是,没什么关系。因为,你已经不是波旬候选人了。”
“哈?”
“你真是笨蛋啊。你知道鞍马的父亲有多麻烦吧?你会被强制遣返回大井川家。而且,说不定会被软禁在一处黑暗狭小的地方,直到决定下届波旬为止。”
“等、等等。”
“很抱歉,不能等你。因为这些都是决定好了的事。功亏一篑了吧。”
“那怎么做才好。”
“……我的话,会把遇到的所有人都催眠掉吧。”
“啊!这种违背人道的事”
“人道?你不是想成为神吗,还走什么『人道』?掌握所有的人,才能被称为神吧。”
“”
境介竟无言以对。
虽然一点也不觉得魔步说得对。
但是,却什么也反驳不了。
境介感觉不管魔步说什么,自己都说不赢她。
“虽然——你已经没什么看头了,但是还是要保重啊。”
魔步伸了个懒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向办公处。
“等、等下!”
“啊——对了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
“什么事?”
魔步转过身来,笑眯眯地说道。
“鞍马启治他啊,不想成为波旬。现在说不定还在为了不被选为波旬而奋斗着呢。”
“骗人的吧明明能成为神的啊?”
“是啊。嘛,每个人想法不同。我想说的是——你啊,尽做了些无用功。你踏踏实实地『积聚欲望』的话,早就超越鞍马君了。”
魔步很开心。
看到境介绝望的样子,假装被催眠的价值也有了。
“可恶!”
境介双手抱着头苦恼着。
原来没有杀鞍马启治的必要。
原本应该成为朋友的,但是现在就算后悔——也太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