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黑暗骑士不可脱 (不要脱人家的暗黑骑士啦)
  4. 第二卷
  5. 第五章 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
  6. 繁体版

第五章 计划进行的非常顺利
2017-06-22 16:04:51

		

夏令营也快结束,终于来到了这个时间。
浴场。
而且,还是露天浴场。
只租给熟客的浴场。
有着怕被朋友看到香蕉而惴惴不安的学生。
有着把布手巾挂在肩膀上光明正大走进来的学生。
比起那些——
「啊—,真是个好地方」
暗黑骑士就这么穿着漆黑的铠甲泡在浴池里。
头盔上是折好的布手巾。
学生们想到。
(这样能好好的泡澡吗)
因为不知道铠甲的通气性到底是怎么样的,所以学生们就连铠甲中到底进了多少水都想象不到。
也许,一滴都没有进去,变成了像蒸气浴那样的状态也说不定。
暗黑骑士砰的一下支撑了快要掉下来的布手巾。
「哎呀,泡澡没有毛巾可不行啊」
那个时候,学生们想到。
(不是那个问题吧)
因为铠甲的原因一直到肩膀为止都浸泡在水里。布手巾不仅会弄脏了浴池,就连漆黑的铠甲也会像往外冒着汤汁的鸡汤般影响着浴池。
「那个暗黑骑士」
作为代表,启治不得不出声了。
「嗯?怎么了?」
「这里可是男浴池」
强忍着笑意的众人,都在注视着暗黑骑士的反应。
真是抱歉。是欲言又止的表情。
「是叫男浴池的浴场吗。我就说为什么硫磺的味道这么强啊」
暗黑骑士用胳膊划着水。
「嗯,那个,不是在说温泉的名字,这里是男生专用的浴场」
「唉?男生专用吗?明明是男女平等的世界在我的世界,男女可以一起的哦」
「不害羞吗?」
「所以才这样」
暗黑骑士不断的敲打着铠甲。
「啊啊~」
周围的人发出了原来如此的声音。
为什么暗黑骑士会穿着铠甲来泡澡。
那个理由很简单。
因为感到害羞。因为不想被人看到自己的身体。
「里面什么也没穿吗?」
「啊啊」
暗黑骑士没能做出回答。
害羞得说不出什么也没穿的台词。
「嘛,泡在水里的话大家都一样」
「嗯。啊,我绝不是为了想看启治君的裸体哦」
对于暗黑骑士的这番话,有一个人反应很大。
「启治?不是启……是启治?」
那就是——境介
「啊,嗯。嘛,启这个名字是那时候突然被鹰取的绰号,鷹其实就是丰」
启治有些尴尬地回答道,说起来这样的玩笑还没有澄清呢。
因为境介的表情,非常认真,总觉得这样骗他不好。
「…………鞍马,启治吗」
境介一边用锐利的目光死死地瞪着啓治一边小声嘟囔着。
「哎呀?知道了啊」
「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境介大声地笑了起来。
在相杀的时候,确实启治使用了风之力。也就是说是波旬候补生。
丰隐瞒了启治这个名字。不想让境介知道启治这个名字。
这也就是说,鞍马启治和辻本丰是一伙的。
不,启治对境介没有敌意。
丰虽然知道境介要杀启治。但是并没有和启治本人提过。
这么看来,二人并非是一伙的。
丰不是『鞍马启治』的人,而是『鞍马家』的人。
全都明白了。
委托自己把暗黑骑士弄下来,也是为了能让启治当上波旬。
暗黑骑士和启治从以前开始关系就很好了。
恐怕,丰知道两人都互相怀着爱慕之心吧。
但是,要积攒到足够成为波旬的欲望的话,可不是只专注于一个女人的时候。
丰为了能让启治成为波旬,曾想过要让这个恋爱无疾而终。
因为已经知道答案了,所以境介才会笑了出来。
这个时候——丰终于来了。
「哦,什么什么?你们在说什么?」
「没什么,丰。只是在和这位鞍马启治说了完全被你给欺骗的话」
看着冷笑着的境介。丰吞了吞口水。
今天一整天,丰一直和境介一起行动着。
为了不让他接近启治。为了不让其发现是启治。
只是稍微把视线给离开了。
在这么点的时间内,就暴露了。
这样的话,不去厕所就好了。
就算被怀疑着常识,一边淋浴一边欺骗他这是浴场就好了。
如果再早一点的话,在还未被发现之前就能做些防备。
但是,如今不管做什么都已经太迟了。
「那么,走吧」
境介只是泡了一会儿,就突然站了起来。
「啊?去哪里?」
启治,向用力站起身背对着自己的境介问道。
「我们为了什么才开那个作战会议的?」
扬起嘴角,境介指着一个地方。
在那里的是——
「那,那不是开玩笑的啊?」
「作战会议?」
「啊啊,那个……是说去山上看风景的玩笑话啦」
启治,没有说出是去偷窥女浴池。
(是在开玩笑的吗!真是搞不懂这家伙的想法!)
境介抱着头去了更衣室,在带来的绳索的前端制作了个套环,然后以穿着浴衣背着背包的打扮回来了。
启治在苦恼着。
去偷窥还是不去。
「我,不会去的」
丰,感觉到了启治在苦恼着,把肩膀泡在了水里。
启治想到的是,不管是谁只要他不去的话,其他人就会顺着说「那么我也不去了」。
这个想法是正确的。
启治正要说出「那么我也不去了」的时候——
「现在开始要去偷窥女浴!大家一起去的话就不用害怕了!」
境介在煽动着周围的男生们。
露天浴场被山石和绝壁围绕着。
但是,那些都不是垂直的。
在生长于绝壁上的树上挂上绳索,拉着那个的话,就能富有余裕地攀登上去。
就好像印第安纳•琼斯(indianajones)那样抛出绳索,境介先一步上去了。(注:圣战奇兵里的男主)
那么会变成如何呢。
匆匆忙忙地向着更衣室走去的男学生,一个接一个的换好浴衣回来了,然后拉着绳索上去了。
「喂喂,真的要去吗?」
有人说道。
「无可救药的家伙们」
也有人说道。
既然大家都去了,启治也不情愿的——
「那就走吧」
突然站了起来。
「喂喂,启治」
丰瞪大眼睛惊讶地说道。
「虽然不是很想去偷窥,但是现在已经骑虎难下了。就当是参加冒险或者试胆什么的吧。——丰不去吗?」
「啊啊嗯」
丰,失败了。
「总算是理解了,启治去的话我也去。只要越过绝壁就行了吧?」
在暗黑骑士的手心里,出现了黑色的漩涡。
那是,叫『黑暗恶魔门』如此便利的暗黑力量。
随着滋滋滋滋声从漩涡里面拿出了绳索,随后暗黑骑士把这些绳索扔了出去。攀登绝壁的线路出现了好几条。
这样的话,也只会增加参加者的数量而已。
「真是的,也就是说岸田同学是对的吗」
有点无言以对的启治也去了更衣室,换上了宾馆准备的浴衣,穿上拖鞋回到了浴池。
虽然只有这一条路,但是穿着衣服进入浴场总觉得有些违和。
确认了绳索的拉力之后,便登上了绝壁。
丰只能注视着正在攀爬绳子的启治。
总人数一百名的行军开始了。
虽然来宾馆的时候只是因为走了山路就叫苦不堪,但一想到是为了偷窥女浴池这样崇高的目的,大家没有一点儿意见,宛如化作了训练有素的士兵。
他们借着月光前进,刚洗完澡的身体在凉爽的风下冷却了下来。
先头集团有惊无险的来到了广场。
那里正是启治和诺伊叶画画的地方,一个非常开阔的地方。
从浴场来到广场,然后又从广场好不容易的来到了南边,就在这时候——有箭矢射了下来。
「怎,怎么了!」
突然受到攻击,男生部队陷入了混乱。
说到底还是他们毫无战斗的经验,并且连所学的知识也模糊不清。
来的太突然了。
箭矢是从树上射下来的。
数量并不多。
一轮大概有二十支箭矢射下来。
但是,即便如此,也足以震撼住活于太过和平的日本而毫无危机感的高中生了。
「快看那个!是猴子!」
在树上,有一只猴子。手里拿着用树木制作的弓,背后背着箭囊。
明明很顺利的就穿过了广场,没想到在这里会有士兵埋伏着。
「不要回头!前进!拿出你的勇气!」
暗黑骑士鼓舞着大家。
但是,男生们吓得双脚发软移动不了。
「可恶!」暗黑骑士紧咬着牙齿。
在这种情况下最不应该做的,就是停下脚步。
停下脚步的话,后面的人也会跟着停下。
停下的人越多,被箭矢射中受伤的机率就越大。
躲过箭矢的人,应该迅速的从这里离开。如果不前进的话,只会增加受伤的人数。
「在那里会死的!大家去这边!」
启治厉声地说道。
不是原路返回,启治指向前往一本衫的道路,亲自行动了起来。
于是会怎么样呢。
被恐惧所笼罩着驻足不前的男生军队,快速地行动起来。
用比来的时候还要快的行军速度。
在暗黑骑士的鼓舞下没有行动的男生们。
看到了这个情况后,启治想起了和诺伊叶在河边聊天的时候。
让人行动起来,只需要三样东西。
快乐、恐惧、愤怒。
在哪里的话会死的,这是恐惧。然后说出驱赶走恐惧的话语。『快逃』
虽然说出前进的话语是无法前进的,但说出逃跑的话语还是能逃跑的。
这才正是,诺伊叶所说过的情况吧。
「不愧是启治啊。虽然只说出了逃跑这两个字,但也能让他们行动起来了。这样的话——」
暗黑骑士在站广场的入口,打开了暗黑恶魔门。
滋滋滋滋滋
取出了数把剑和长枪,交给了擦肩而过的男孩。
「用这个打落飞过来的箭矢!吓唬袭击而来的野兽!也交给走在前面的士兵!」
就好像马拉松的供水一样,从暗黑骑士那里拿过武器,向前进发了。
「没听说会有这种事啊!我要回去!」
于是有一半的人数,向着广场那里走去。
因为到了那边的话,就能回到酒店的入口了。
这也是,被恐惧和愤怒所煽动的结果。
但是——这是最坏的做法。
进入广场里面的话,就会受到来自北边和西边的十字炮火。
再加上通往宾馆的路上,有很多适合士兵潜伏的山道。
好不容易才避开那里闯入了南边,如果向那边逃去的话就本末倒置了。
但是,因为男生们没有参加作战会议,所以不知道这种事。
「不能去那里!快回来!」
由于暗黑骑士的话,男生们停下了脚步
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暗黑骑士抓住了他们恐惧的这点。
「已经没有退路了!向前!活路在前面!」
暗黑骑士来到了广场,弹开猴子射来的箭矢,守护着男生们。
而在南边,虽然想回到男浴,但因为混乱所以没有出来的男生们,因为这句话而下定了决心。
下定决心的男生们,他们的眼神中露出了宛如士兵般坚毅的神色。
穿过这片箭雨的话,接下来也就只需朝着一本杉的方向跑去。
「冲冲冲冲!」
在中途,启治和境介停下脚步,鼓励着男生们。
「啊,启治同学。刚才的判断,真是漂亮啊」
「暗黑骑士同学是最后了吗?」
「啊啊,好像是这样呢。两人也来。给剑」
「不用,我们——」
「才不需要呢」
启治和境介,二人莞尔一笑。
作为风之使用者,就算不用武器也有一战的自负。
「这样啊,也是呢」
暗黑骑士也跟着笑了出来。
好像做了一件多余的事。
「真是的,是谁把弓箭什么的给了猴子啊」
境介有点惊讶地说道。
「看来,我们的计划好像是被预测到了」
「喂喂,就是说——」
对于启治的这番话,三人猛然想到了什么。
如果目的地不是女浴的话,而是去几乎能偷窥女浴的一本杉这个情况都被预测到的话。
「猴子!」
走在前头的男生发出了喊叫声。
「果然是这样吗!」
三人跑了起来。
还有伏兵。
在广场那里有约二十只猴子。
作为伏兵来说这个数量太少了。
在这里,就应该注意到。
埋伏的地方,不止一个。
如果这样的话——
「大家!听着!要改变路线了!」
对于暗黑骑士的这句话,境介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但是,马上就明白并且笑了出来。
对境介来说,这句话是个好机会。
「……这样的话就改变目的地吧」
「唉?」
境介比任何人都先行一步跑到了前方。
然后,与来到宾馆的时候一样,就像暗黑骑士所做过的,站在石头上。
「我们现在,为了偷窥不被发现,正在朝着一本杉前进!但是,这样做的话,在前方也只会被猴子袭击!所以……直接向女浴的方向冲去!从悬崖上偷窥她们!就算暴露了也没关系!就算只偷窥到一眼也好!就算把身体隐藏起来也好!绝对!绝对要偷窥到!」
「喔!」
男生们的回答,很勇猛。
「在前方有两条路!在那里改变前进的路线!」
「「明白!」」
士兵们,团结一致了。
只是漏算了一件事——那就是连路线的变更,这个情况都在设想范围内。
「唔哇!」
「坂本的胳膊被打中了!」
「没关系!只是擦伤而已!看起来那些猴子们的箭头好像制作的不怎么好呢。就好像橡胶弹一样」
「嘿嘿,终归是只猴子,也就这点智商吧?」
男生们,一刻都没有停下脚步,继续行军着。恶劣的玩笑也如同美国军人那样。
马上就要来到女浴池了、进入被夹在山崖中之间的窄路。
穿过这里的话,很快就能偷窥到秘密花园了。
至今还散发着温泉味道的地方。
但是——
在两侧的山崖上,出现了猴子的身影。
排成一排的那个数量,超过了一百。
「骗人的吧,喂」
走在前面的男生,又一次停下了脚步。
「唔!被猜到了!」
暗黑骑士惊叹道。
在这里的猴子,才是主力部队吧。
确认了伏兵的数量后,男生们终于注意到了。
被巧妙的引诱到这个地方了。
「这个战术这样啊这是」
「暗黑骑士同学?」
「我竟然忘了。在那边,有个狡猾的暗黑骑士啊」
「诺伊叶吗?」
启治突然想起来了。
诺伊叶,很擅长模仿。
吃了启治制作的便当后,诺伊叶在第二天就做出了一模一样的便当。
写生大会时,诺伊叶画了一幅如同把风景的一部分完全剪下粘贴到画板上的一幅画。
也能直接复制暗黑骑士的技能。
一直戴耳机是因为,为了学习日语。
就是说,诺伊叶并没有完全掌握了日语。
可是,还是能够说出一口流利的句子,与其说是会说日语了,倒不如说只是在模仿而已。
在想要暗杀暗黑骑士的时候,诺伊叶就完全看穿了那个想法。
如果,连想法都能复制的话?
「可恶!又在捉弄我吗。那个小姑娘!同级生的小姑娘!」
暗黑骑士非常悔恨。
兵者,诡道也。
以为布置了一个万全的阵势,制定了出其不意地从里面进攻的作战。
然而那样的幕后工作也好读懂了真实意图也好,说到底还是疏忽大意了。那也只是自以为成功了而在自我陶醉而已。
说起来,在移动之前,敌人是否真的会被这样的布阵挑衅,连证实也没有证实过。
与想法相反,预想落空了。
「对不起两位。我太不中用了」
「……承担起责任,在这里阻挡这些猴子」
那是一个残酷的意见。
「喂,境介!」
启治一下子火了。
暗黑骑士没做错什么。
制定作战的是艾莉,而暗黑骑士仅仅只是弄错了路线而已。
这边并没有过错。
只不过是对方太过优秀了。
她在这方面上不必承担责任。
启治虽然想这么说——
暗黑骑士的里面是艾莉。
设计这个作战的也好,决定行军路线的也好,全都是暗黑骑士。
就算境介不说,也感觉到了责任。
「好的,我会在这里不动!全军返回!这里是陷阱!前往当初的路线!快走!」
暗黑骑士停下了脚步,指着一本衫的方向。
「可是!马上,马上就能看到了啊!」
「笨蛋!从那种地方偷窥的话,会被箭雨射成马蜂窝的!」
是的。如果在前面偷窥女浴的话,就不得不在这里把全部猴子们给歼灭掉。
或者,布置防御阵,分二批人,交替着去偷窥。一批人去偷窥的时候,剩下的一批人则防守。但是不管哪种方法,都会持续地暴露在箭矢之下吧。
学生们掉头,往回走。
有箭矢射向了这些毫无防备的背后。
暗黑骑士用剑哗啦一下拂落了如雨点般飞来的箭矢。
「我也留下」
启治刚要停下脚步的时候——暗黑骑士用手制止住了。
「不用,快走!也给我留点面子吧。你留下的话,我就不能尽责任了。而且,万一在去一本衫的路线上又有敌兵的话——就必须有像你这样的指挥官坐镇」
「暗黑骑士同学……」
暗黑骑士没有搭理启治。
「来吧,猴子们!让你们知道对暗黑骑士使用飞行道具是多么的愚蠢!」
暗黑骑士,举起了左手。
黑雾状的东西,把箭矢吸了进去。
暗黑恶魔门。
被吸进了不存在着时间和天地的暗黑空间。
然后这些被吸进去的箭矢,在被吸进去的瞬间以相同的速度射了出来。
但是,暗黑恶魔门只打开了手掌般大小的洞口。
不能把雨点般落下的箭矢全部吸进去。
即便如此也足够了。
「好厉害啊,暗黑骑士」
「不要回头!走啊!」
启治被暗黑骑士推了一把,往着前来的方向回去,拐进了岔道。
在一本衫的路线上,已经没有敌方的士兵了。
「怎么回事?」
男生们,一边警戒着周围一边前进。
连一只猴子都没有,是个安全的路线。
本应该布满兵力的这条路线上,却没想到一个敌人都没有。
就这样没有发生任何事,士兵们千辛万苦总算到达了。
很大很大的,一本衫。
像猴子那样爬到树上,用挂在脖子上的望远镜偷窥了起来。
看到了。
在那里的女浴池。
但是——已经没有人了。
空荡荡的女浴池。
一切,都太晚了。
「怎么样?看到了吗?」
从下面传来了启治的声音。
「没戏了。太迟了」
境介从树上滑了下来。
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居然没有任何收获,士兵们很沮丧——但奇怪的是感到非常充实。
「原来是这样。这条路线上没有士兵的原因是就算现在去偷窥女浴,在那里也已经没有人了」
只要有一只猴子去通知女浴那边的话,剩下的就是争取时间,全员在适当的时间内从浴池里面出来就行了。
这些猴子们,就是为了争取时间。
「……这样啊。但是,我觉得很开心」
不知是谁低声地嘟囔了一句。
女浴和宾馆的灯光,以及广大的大自然。
从高处看到的地球,不管是什么地方都很美丽。
如果想到是为了来这里看夜景的话,也就不那么悔恨了。
「就这样吧」
笑声在回荡着。
他们,已经满足了。
他们在享受着这次的冒险
「那么,去接暗黑骑士吧」
「完全在跑东跑西,还真辛苦呢」
「这个装备,也不得不还回去」
就好像烟花大会结束时那样,成群结队往回走的男生们。
「真可惜啊」
启治对着从一本衫上下来的境介说道。
境介最初的目的,就是偷窥女浴。
对此绝对没错。
但是,现在的目的就不一样了。
不对,硬要说的话,是比最初还最初的目的。
亲眼看到男生们下山去接暗黑骑士后,境介——
「实在是——遗憾啊。虽然你是个好人」
这样嘟囔着,境介把右手的手指迅速的并到一起——穿过了启治的腹部。
这是一个叫做贯手的招式。
不是高手的话,不可能做到穿过人的肉体。
把风之力集中在指尖上,能把手刀,变得宛如剑一般锐利。
启治,非常惊讶。
站在那里的「朋友」,全身变成通红。
作为风使的启治和境介,在使用风之力时,肌肤就会变成红色。
就好像,加热后的铁一样。
「你是父亲的指使吗」
「鞍马的大父亲和我可没什么关系」
砰的一下,用肘击,拉开了距离。
鲜血从腹部咕嘟咕嘟的流了出来。
启治捂住了腹部——然后伤口慢慢的合上了。
「连这种事情都能做到吗。还真是个麻烦的家伙」
境介,伸出舌头舔了舔染上血滴的手指。
「诶,你不会使出这个吗?」
「可恶的鞍马大父亲。只把那种便利的招式教给自家人」
「我也,不会刚才的贯手哦」
「那就没办法了——只好用一击解决战斗了!」
境介,缩短了距离。
二只手,是剑。
启治,虽然想要抓住那只手——但是那只手就好像蛇一样柔软滑溜溜地躲过,并且刺向了启治的心脏。
「唔!」
扭动身体,总算是避开了要害。并且还顺便把风之力向胳膊集结瞄准了境介的腹部。
但是,境介向后方迅速地用出后手翻,又一次拉开了距离。
「鞍马的启治哟。你确实是个天才。但是——你毕竟是在温室里长大的天才。是的,可以说只不过是吉冈清十郎而已。但是——我可是和各种各样的强敌战斗,磨炼着自己才来到了今天可以说是宫本武藏。吉冈和武藏对战的话会怎么样呢你应该清楚的吧?」
境介一边把手指发出嘎巴嘎巴的响声,一边开口说道。
虽然打算用刚才的一击解决战斗,但是好像比想象中还要难以对付,于是重新摆开了架势。
「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个传说呢」
「…………这可是为了在与你对峙的时候,才拼命想出来的台词啊」
境介从遇见启治的时候就在憎恨着他。
和暗黑骑士的艾莉关系很好的这点也好,比自己帅的这点也好,老朋友的丰不支持自己,支持启治的这点也好。
因为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全部都拥有着,所以羡慕的不得了。
哆哆嗦嗦的,拳头在颤抖。
但是,握紧拳头的话是杀不死人的。
对境介来说,最有效的攻击是贯手。
而且,也没有感到生气的空暇。
过多一会儿,暗黑骑士就会过来的吧。
并且,应该会站在启治那边。
必须马上在此杀掉。
(怎么办……这家伙,很强)
启治的额头上缓缓的冒出了汗水。
刚才,只是碰巧避开了攻击而已。
稍微有点意识的话,启治就能恢复伤口。在这马上就会死去的场合下,感觉到了会向喉咙或者左胸攻击。
如此预测着,才能避开攻击——事实并非如此。
碰巧,真的只是碰巧,吓得身体自己避开而已。
很快。
完全看不见的贯手。
像蛇一样袭击过来,连路线都预测不了。
以风使的实力来说,确实是境介占了上风。
连逃跑都做不到吗?
不,不行。背后对着他的话马上就会被干掉了。
总之,不得不等到暗黑骑士前来相救。
但是,要如何拖延时间呢?
「下次……就是最后一击了!去死吧!鞍马启治!」
启治做好了送死的觉悟。
只能祈祷有人会来救助自己。
期待着,暗黑骑士会赶过来。
不,谁都可以。
不管是谁只要有一个人回来的话,只要有一个回到这里责备他的学生就行了。
痛恨着这个连一点时间都拖延不了的自己。
境介踩着大地。
一步又一步地快速缩短着距离。
境介赌在了这一击上。
把全部的力量,都用在了这一击上。
如果连这一击都不行的话,已经没有时间使出下一击了,再加上也已经使用不了风之力了。
而且——已经确信了。
以启治的眼睛捕捉不到的速度。
万事休矣——。
确信胜利的境介,浮现出了得意的笑容。
身体和脑内都在兴奋着。
现在的境介在享受着杀人这种事情。
在境介的贯手要贯穿啓治喉咙的瞬间。
噗嗤。
有个一拳头大小的石头,碰巧埋在啓治的脚下。
有可能是因为太暗的缘故,境介没有注意到这个石头,一脚踩空了。
结果——境介扭到脚了。
「!!!!!!!!」
无声的悲鸣。
境介扭到脚,跌倒在了那个地方。
贯手擦着启治的脑袋而去,还真是千钧一发。
头皮被割破,流血了。
「没事吧?」
启治,慢了一拍,不由自主地开始担心想要杀掉自己的人。
境介的脚扭伤得连架势也摆不出。
就好像想让犯规的人吃到红牌的足球选手一样,抱着膝盖在地面上咕噜咕噜的滚来滚去。
「啊啊啊啊!啧!可恶!」
重度扭伤。
或许伤到了骨头或是肌腱。
痛得脸都皱起眉头。
痛得好像瘸了一只腿一样。
「一般情况下,会在最后一击时扭到脚吗」
启治,用可怜的目光俯视境介。
「又不是在漫画或者动漫里!所以这样的事情也有可能会发生的吧!」
境介尽力地反抗过了。
谁都没有错。
只是,运气不好。
对着这样的境介,启治伸出了手。
「运气不好哦。因为只顾着想要杀人,所有才会有这样的遭遇。还是放弃吧」
但是,境介拍开了那只手。
「你应该死的!不死的话是没有任何意义!」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能感受到这是残酷的话。
启治,一脸为难的挠了挠头,离开了这个地方。
即使启治想要帮助,境介也不想接受。
一定,会有人来帮助他的吧。
「可恶!就差一点!」
境介梅恨地敲打着地面。
就在这个时候,听到了木履发出的声音。
「呼。还好还好」
把湿润的头发梳到上面,穿着浴衣的丰出现在了这里。
「你!可恶!就猜到会是这样」
是的,不是偶然。
启治被丰救了一命。
「猴子也全部是你驱使的吧?」
境介明白了。
为什么作战会暴露,为什么到处会有士兵埋伏。
那是因为一起制定作战方案的丰所搞的一切。
而且,丰还擅长揣摩人的感情。
再加上,就算是暗黑骑士,也不可能把异世界这个世界的猴子培养成士兵。
如果暗黑骑士能做出来的话,艾莉也是可以的吧。
仅仅因为是作战被识破,就判断为是诺伊叶干的,太草率了。
「短时间内努力过了吧?」
「为什么,要做这么麻烦的事情……」
「因为,我还想再跟鞍马启治做朋友啊」
为什么,丰没有现身。
那是因为,要让启治认为丰就是个普通人。
只限于这一点。
「……混蛋」
境介看着夜空发出了一声叹息。
果然还是羡慕启治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