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SKYWORLD苍穹境界
  4. 第八卷
  5. 第三话 重逢
  6. 繁体版

第三话 重逢
2017-06-23 00:17:31

		

同日傍晚,巴洛克监狱入口的荒废村落弥漫着阴沉的氛围。
九十六人的攻略团队遭到灭团的命运。队伍之中有好几个人已经是短期内死第二次了。在他们的电池恢复到四十一%以上之前,就连踏入有怪物出没的区域都有危险,更遑论参与团战了。
这些人员的空缺由预备成员递补,但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以攻略巴洛克监狱的时限来说已经没有余裕,但第四层迷宫的困难度却与前三层天差地远。
在场的所有人都发现,这完全就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大家都知道这个团队缺了太多东西,无论是装备的精炼度、技能等级,或是团队作战的周密程度……他们没有一样是足够的。
这座巴洛克监狱的第四层迷宫,恐怕是只有踏遍了第三轨道,历经了种种训练之后的玩家才能够挑战的。
他们完全搞错了先后顺序。就正常情况来说,此时暂时撤退完全不是什么可耻的事。
然而,这次的攻略是有时效性的。
这个苍弯境界两天后即将迎来重月之日,淳曾经告诉大家,他们得在这天之前拯救被囚禁在第四层迷宫深处的女孩。
但看到现在这个情况,所有人都知道这个期望实在是太难完成了。
——不对,坦白说,此时大家心里都认为,这根本是不可能办到的。
*
淳带着死亡惩罚造成的虚弱体魄,茫然穿过巴洛克监狱入口处的荒废村落,来到洞窟角落的森林里。
这该说是森林浴带来的效果吗……当他将森林里弥漫的腐叶气息吸入肺里,原本充满倦怠感的身躯之中,不但力量渐渐恢复,脑袋也瞬间变得清楚。他叹了一口气,坐到地上一块平坦的岩石上。
“输了呀……”
这是一场扎实的惨败。
他们没有疏忽大意。昨晚已经先请歌澄、枝理还有路卡三人进入迷宫之中死过一次,尽可能搜集了迷宫里的情报。
由于在第四层迷宫之中,他们必须面临非常特殊的战斗形态,因此他们也花了半天时间密集搭配演练。
但结果仍是不堪一击。
其实这在普通的MMORPG都还能说是家常便饭,一笑置之。不要说输一次两次,就算连输十次都还是团战中的常态。
不过现在不一样。
这个苍弯境界已经变成玩家眼前的现实世界。多了短时间只能死三次的这个限制,整个攻略团队所有成员的平板电脑蓄电量一次都少掉四十%,这样的打击实在太过沉重。
同时,巴洛克监狱的攻略时限又迫在眉睫。
后天就是重月之日了,众人若是不能在明天之内解救艾莉丝……没人知道届时会发生什么事。
而根据艾莉丝所说,淳带领的团队能否解救她,这个结果将大大影响整个苍穹境界。
因此,他们明天必须小心谨慎,认真而聚精会神地迎向眼前的挑战。然而……
“呜……”
淳用手贴着额头仰躺到平坦的大石头上。
洞窟上方的岩层表面洒下如同太阳般耀眼的光芒,光芒射入淳的眼中,让他轻轻地叹了一声。
——这时候,一道黑影忽然遮住了他的视线。
是歌澄。她双手插在腰后,站在淳的身边屈着上身,低头俯视着他的脸庞。“淳,你在烦恼吗?”
“啊……嗯。”
“我看到你走路时有点恍神,因为担心所以就跟过来了。”
继昨天之后,淳为了取得迷宫的攻略讯息,今天上午又让歌澄、枝理、路卡三人进入迷宫死了一次。也因为这个缘故,所以这三个女孩没有参加下午的正式攻略行程。
上午——其实截至目前为止的整个巴洛克监狱攻略行程之中,她们三人早已历经多次死亡惩罚的痛苦。而淳现在正体会着这道痛苦。
“我没事啦,不过就只是死亡惩罚而己。”
淳边说边从与歌澄交会的目光之中抽离了视线,别过头去。这是因为刚刚歌澄弯腰的时候,胸前一对丰满的乳房剧烈晃荡的关系。此时的淳正处在死亡惩罚的衰弱体魄之中,连意志都显得薄弱,这样的情景他承受不起。
然而,淳的反应看在歌澄眼中,似乎被她曲解成了淳在说谎,因此她移动了身子,进一步蹲到淳的脑袋旁边。
“真的吗?”
“……真的啦。不然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别过头去吗?”
现在因为歌澄就蹲在淳的身边,那一对酥胸的存在感此时更是格外强烈。
“想知道。”
歌澄边说边将脸凑到了淳的面前。
应该是因为一场团战败战之下,意志变得太过虚弱的关系吧……淳在心里为自己找了这样的借口,遂坦率地把原因说出了口:
“因为你的胸部晃得太大,我看了不好意思。”
歌澄一开始没能意会这句话的意思,歪着头显露出了不解的反应,“咦……?”但也随即了解淳这么说的意涵,红着脸闭上了嘴巴。
淳看到她这样的反应,带着虚弱的身子心想,唉呀~~歌澄真是可爱。
如果他的身体现在能够恣意活动,他搞不好就忍不住扑上去了。
“咦……啊……哇、哇哇~~”
这个淳喜欢的女孩,此时慌张得就好像在模仿一只拍着翅膀飞翔的小鸟一般,猛挥着双手,让淳打从心底觉得她真是可爱。
歌澄带着满脸通红的脸庞和慌乱的呼吸,仍旧紧盯着淳,只是身体不听使唤地胡乱摆动。
一会儿之后,她似乎终于冷静下来,将手放到胸前做了一次深呼吸。
“请问你理解了吗?”
“是、是,对不起……”
歌澄带着羞赧的表情垂下目光,缩着身子,让那一对酥胸又更强调了出来
淳觉得歌澄真是可爱极了。
此时歌澄则带着小心翼翼的语气问:“那个……你会……想看吗?”
“我喜欢您,所以当然是非常非常想看呀。”
“你为什么忽然改用敬语……”
“我之前也说过,因为我会害羞嘛。”
听到淳的回答,歌澄咯咯笑了。
“你该不会是紧张吧?”
“很紧张。”
“我也是。”
歌澄耸耸肩,将脸凑到了淳的面前。
“我可以……吻你吗?”
“那个……我们之前说要秀给咲耶看的……”
“那是你自己擅自决定的呀。”
淳苦笑着心想,这么说起来的确如此。
“看来我好像是个什么事都是自己擅自决定,又擅自觉得事情这样就定案了,然后接着自己一个人蛮干的人呀。”
“你这个部分我也很喜欢喔……可是……”
歌澄拨了拨头发,露出她白皙的颈子,同时趁着淳的视线转向那里的时候,又更拉近了她和淳之间的距离。
“现在我要比你更任性。”
说完,她将自己的唇瓣贴到了淳的嘴上。
*
淳不由得又是一阵苦笑,心想,自己才刚被艾莉丝说习惯想太多呢。
他原本想着简单坦率地吐露自己的想法就好,但面对歌澄的时候却又会变得拘谨。
结果反而是歌澄打破了这层隔阂。
在一次嘴唇碰嘴唇的轻吻之后,他们背靠背地坐在这块平坦的岩石上。
而他们之所以背对背的原因,是因为彼此都害臊得无法正视对方。
淳带著有些昏沉发胀的脑袋心想,真是不可思议呀,之前跟咲耶接吻的时候完全不是这种感觉……
事实上,他之前就已经感觉到,自己对咲耶的爱情跟对歌澄的爱情性质有那么一点不同。
虽然他可以毫不犹豫地对着这两个女孩说“我喜欢你”,但也许所谓“喜欢”其中也分成许多不同的种类吧。不过由于这些情感全部都称作“喜欢”,所以真正重要的细节总是被人忽略掉了。
“那个……我在想呀……如果这个吻可以让你消沉的意志多少平复一些就好了。”
“嗯,唉……我说呀,我躺在这里……”
“嗯。”
“其实不是因为消沉啦。”
淳叹了一口气望向天花板。
他的这个动作让两个人的头轻轻碰了一下。而歌澄则稍微挪动了一下脑袋,让自己的颈子跟淳的颈子贴在一起。
淳感受着歌澄背上和后颈带来的体温,觉得相当温暖。
“是吗?”
“我只是觉得困惑。明明已经没有退路了,可是我心里却开心得不得了。”
淳喃喃自语地叙述着:
“要是再失败一次,大概一切就结束了。这次的迷宫攻略就会以失败告终,而我们也无法救回艾莉丝。不过,在这样的情况下我却觉得异常兴奋……所以觉得很疑惑,心想,怎么会这样?”
“你一直以来不都是这样吗?”
“……是、是吗?”
“之前在我面临第三次死亡关头的时候,你也是很开心地说,解任务真是愉快呀。”
听到歌澄说的话,淳丧气地垂下肩膀心想,对喔……
“我这个人真的是有够没人性的。”
“可是每当这时候,你看起来生气勃勃的样子真的很帅耶。”
“那大概是鬼迷心窍的你才会有这种感觉吧……”
相较之下,平时淳的言行不只合乎人情常理,也很专注地留意着周遭的人的想法跟感受。
然而,当他在这种情况下情绪变得亢奋的时候……淳再次体认到,自己这样的反应真的不太对。
每当他真的兴奋起来,认真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诸如此类合乎人情常理的言行举止,以及对于周围的人的关心……这类作为一个人不可或缺的要素就会不自觉地被他抛到九霄云外。
大概是他脑子里的哪根螺丝弹飞到捡不回来了吧。
一直到这个时候-淳才忽然发现,搞不好自己比咲耶还像个疯子。
他紧握着亢奋情绪下频频颤抖的拳头。
“每当这时候,我都会想要来一场豪赌。”
“这样才像你呀。”
“你不要随便用奇怪的方式捧我。”
“应该……也不是这么说。我想枝理跟尤佳莉雅也都会有同样的想法吧。还有……路卡应该也是。我想大家都会跟我说同样的话。”
歌澄的回话让淳歪起了头-心想,真是这样吗……
而他想了想之后也觉得,也许真是这样也不一定。
枝理、尤佳莉雅,还有路卡,她们都跟着歌澄一起在寮泰岛上,就近目睹了淳当时的行为表现。
搞不好对她们来说,淳打从一开始就是一个脑袋有问题的混帐任务狂。
也许只有淳自己不这么想,错把自己当成一个极度理性的人吧。
“这样还真亏那几个家伙愿意继续跟着我一起走到这里来。”
“因为大家都喜欢你呀。”
“虽然这话我自己说也很奇怪,不过……总觉得,你们的喜好好像有点问题呀。”
淳说完这句话,若是平时的歌澄应该会即刻反驳,但现在却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回话。
“那个……你就不能开口说些什么吗?”
“呜、那个……很难耶……”
“不是要你特别帮我说话啦,嗯。”
“我觉得,那个……其实我完全没想到你会这么没有自觉。”
“虽然多少是有一点,不适现在回想起来……我还真的满过分的。”
淳说完,歌澄咯咯笑着,“是呀。不过我喜欢这样的你。”
听到歌澄的回话,淳回过头,看到她脸上洋溢的笑容。让淳不自觉地,主动吻了她。
*
众人使用了最后一本魔导书,用以开启通往巴洛克监狱最底层,第四层的电梯。
电梯门打开的瞬间,映入眼帘的是一处被水晶墙壁包围的神秘空间。
而这个长型的走道不断向前延伸。
说是走道,但这条长廊的宽度恐怕超过二十公尺,若是与怪物群交战,对玩家来说也不会有任何不便。另外,这条长廊不时会有弯曲和转折,因此无法看清楚长廊彼方的情况。
长廊的高度和宽度差不多,墙壁发出白光,让整个第四层迷宫看起来非常明亮。
在这样的地形之中,第四层迷宫的一场马拉松就此展开。
这场马拉松比赛的跑者是所有来到这里的冒险者。一旦有人踏出起跑点,九十秒后,镇守在起跑点后方的巨型圆盘状水晶圆锯就会开始回转,不断从后方追来,欲将在场的冒险者全部锯成碎片。
在场的冒险者只要稍微碰到圆锯就会出现极大的损伤,因此大家非得向前跑不可。所幸水晶圆锯的的行进速度不快,就算冒险者以匍匐前进的方式移动也不用担心被追上。
然而,这条第四层迷宫的长廊里会不断冒出怪物,在场的众人必须一边打倒阻挡在眼前的怪物一边前进;要是消灭这些怪物的速度稍微慢了一点,他们就会成为水晶圆锯刀下的尸体。
水晶圆锯在设计上似乎是属于地形陷阱,非常坚固而无法予以破坏。淳和昆腾领导的攻略团队也尝试过设置障碍物等手段以阻止圆锯的高速回旋,但所有尝试过的方法全都以失败告终。
同时,长廊里冒出来的怪物,其实力当然也相当坚强。除了扑克牌士兵之外,还有小丑以及各楼层的小王等等。
——换言之,这是一场挑战连续吃王的擂台战,而且是带有时间限制的吃王擂台战。
淳和昆腾带领的攻略团队必须一边逃离水晶圆锯的追杀,一边在无法耍花招的情况下打倒迎面而来的怪物,这很辛苦。
所幸,通往这个楼层的电梯收容人数限制为九十六人。主力成员几乎都能够参与第四层迷宫攻略战。
然而,霸者之旗与银翼骑士团的联军即使毫不吝啬地投入了主力部队,却仍无法取下胜利。
在这个所有瞬间移动的魔法和特殊能力均被限制住的巴洛克监狱,加上第四层冒险者无路可退的迷宫设计,让他们只要踏入这层迷宫便没有逃离的手段。
因此,隔天的复仇战必须拿出所有可用的资源。这是不成功便成仁的赌注。然而,同日夜里,淳向昆腾提出的作战议案,其乱来的程度让这名向来豪爽的银翼骑士团公会长都吓得差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
在一幢挪作会议室用的小木屋中,淳看着和他一同坐在桌前的六名伙伴说:“以上就是这次作战计划的主要内容。”
“这么做……真的可行吗?”
昆腾摸了摸下巴上的胡渣唉了一声。周围的干部也全都显露出面有难色的反应。
“这个作战计划的前提如果有一点揣测错误,我们就会全灭了。”
淳自信满满地挺起胸膛说:
“不过照着今天的方式,明天再打一场也不会赢吧。”
“说是这么说没错啦……”
“我们所有人都已经死过一次了,要是再死一次就会会面临第三次死亡,从苍穹境界中消失的危险。而这个巴洛克监狱第四层迷宫的系统设计,要的就是挑战者不是成功就是全灭的结果。因此我们不会有第三次机会,明天这一次就要抢下胜利。所以我们得来一场豪赌,就算乱来也得硬着头皮试试看。”
淳看着在场的众人,仿佛在说观“这不是很单纯的事情吗?”
“嗯……唉,是这么说没错啦。”
昆腾带着一脸困惑的表情凝望着淳。
“不过你看起来这么开心是怎样?”
“我、我有吗?”
淳听了瞪大眼睛,望向坐在桌子对面、负责会计工作的路卡。
这个小学女生表现出一副颇为成熟的姿态耸耸肩说:
“淳,你现在的表情看起来就好像我爸妈买了新游戏给我弟的时候,他表现出来的反应一样。”
“原来如此,嗯,这个说法还满贴切的。”
“你这家伙不要承认好吗!”
昆腾跟在场的所有干部看到淳泰然自若地点了头,全都显露出一副被打败了的反应。
“你们就不觉得兴奋吗?这么乱来的作战计划,如果我们成功了,那感觉一定超棒的吧!”
“那也得真的让我们赌对了呀……我说,淳,你觉得这个作战计划有多大的机率可以成功?”
“大概四十%吧!”
“这哪里是可以大声张扬的数字啦!喂!”
“唉,我的想法应该是可行的啦~~”
淳说完话,注意到路卡蹙起眉头,因而朝她的方向瞄了一眼。
“淳,你没发现你这种说话方式,就跟借钱欠债欠到走投无路的人一样吗?”
路卡这记致命的重击,让淳瞬间失落地垂下头。
昆腾看了咯咯笑着。
“唉,我说啊,我觉得你的提议就理论上来看是可行的。不适问题是每个环节的执行方式,这个部分太重视个人技巧了。”
“喔,个人技巧呀……嗯,确实是如此。”
“你们霸者之旗的人是都拥有这种能力没错,不过我们不一样。难道我们就不能不要走这么偏门的作战方案吗?用比较正常一点的方法,应该也能提高获胜的机率吧?”
这是非常合情合理的说法。淳用手抵着嘴角一个人沉思了起来……的确,如果有更正常稳当的作战方案,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但问题是他实在想不到用正常的作战方式该怎么取胜……
“你不要自己一个人闷着头想啦~~”
昆腾猛力地拍了一下淳的背部,让他整个人趴到了桌子上。
“很痛耶!喂!昆腾!”
淳抬起头,瞪了身旁这名银翼骑士团的公会长一眼。
这位比起淳年长将近十岁的青年脸上扬起得意的笑容说:
“也许你跟咲耶之前都习惯由你们自己去思考作战计划,不过现在这里可是有我和其他几个团战专家呀。让我们也帮帮忙吧。”
“的确,这里面是有人大学不去上,把时间都用来培养MMORPG的专业技能啦。”
“就是这样。”
淳原本想呛他一下,结果却换来对方一张悠哉的笑容。
他对于自己狭小的器量自嘲地笑了笑,为了掩饰这番不好意思的反应而伸手搔了搔自己的后脑勺。
他接着抬起头望向坐在桌子对面的路卡。路卡扬起嘴角展露了笑容,接着默默以嘴型吐出了一句话:“乖孩子。”
——可恶……
淳摇了摇头,接着望向参与作战会议的所有成员开口询问:
“那请大家告诉我你们的看法吧。首先是针对水晶圆锯的因应方式……”
接着各方都提出了许多意见,让这场作战会议一直延续到了深夜。
*
淳将这天会商的结果透过传声石告知咲耶时,已经是凌晨时分过后的事。
他原本心想,要是咲耶已经睡了而被他挖起来,心里会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咲耶还没睡——或者说,咲耶根本就是醒着在等他的。
“这样啊。知道你学会仰赖其他人的协助,这点我觉得非常高兴。这可是我一直以来都非常挂心的事呢。”
“咲耶,那是因为你不在这里。不然如果你在的话,我……”
“不过以后我们也会有像这次一样,必须分头行动的时候,而且机会应该不在少数吧。而到时候又要像现在一样内心感到这么不安,说真的我实在受不了呀。”
听到咲耶这番令人感到意外的说法,淳暂时忘了呼吸。
“你是在……为我担心吗?”
“你在说什么呀。”
传声石彼方传来咲耶的咯咯笑声。
“我可是非常非常为你担心呢,担心得都睡不着觉了。因为你做事情一直都这么乱来。无时无刻不是如此。但偏偏你又觉得自己很正常,所以我可是担心得不得了呢。另一方面,光靠歌澄、枝理,还有尤佳莉雅能不能管得住你,这点其实也很难说得准。”
这样的回答,让淳听了似乎百感交集,他哼了一声说:
“我可没做什么需要让她们担心的事。”
“我怀疑。”
“我说的是不是真的,等我们回去之后再说,现在你就先当我说的是真的吧。”
“你这么说是要连我都一起继续为你担心吗?你这个大骗子,无能的指挥官。”
“我才没有你那么爱骗人呢。”
淳边说边对自己说的话感到怀疑,心想,真是这样吗?我跟咲耶到底谁撒的谎比较多……——而又是谁在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真受不了你。要是你可以沉溺在歌澄的肉体诱惑之中的话,我在心理上的负担就不会这么大了。你是不是太紧张啦?”
“……我有适度放松,缓和自己身上的压力啦。”
“原来如此,你们接吻了吗?”
咲耶一句话就看穿了淳的情况,因而让他忍不住倒抽了一口气。
也许咲耶是从他隔了一个呼吸的回话间隔中察觉到什么了吧。淳心想,这人敏锐的洞察力真的是不同凡响。
—不对,应该说她的洞察力平常就已经超乎常人,但对于男女关系的敏感度又更是出类抜萃。让淳苦笑着心想,这下可不能在她面前因为花心而撒谎了。
“这个部分也是等回去我再告诉你,反正明天就结束了。”
“也对,明天一切就会结束。我们这边也已经准备好要去接你们了——我们明天会发兵攻打克雷克岛。这次绝不会让神秘之座的那帮人有机会阻挠我们,而且我们要反过来将他们一网打尽。”
“已经知道谁是间谍了吗?”
“差不多啦,反正小光会处理。这个部分我是不行就是了,毕竟我这个人就是太容易过度信任别人了。”
对于咲耶这句话,淳心想,你最好有脸说这种话。不过他还是没把这句心里话吐出去。
对于淳闷不吭声的反应,咲耶心里不知道怎么解释,又咯咯地笑了一阵。
一如往常,他们在闲聊之间穿插讨论著正事。当淳回过神来,发现时间已经过了午夜一点。
“唉呀,不行,你们明天还要早起呢,该睡了。”咲耶说。
“已经……这么晚啦。”
要结束通话让淳觉得有些不舍。而此时的他也心想,也许自己真的累了。没想到光是听到咲耶的声音就可以让他觉得这么安心。
“真遗憾。”
“明天之后,我们又有好一阵子的时间可以面对面说话了,不过话说回来……”
咲耶边说边嗤嗤笑着。
“没想到你会这么渴望听到我的声音,真令人感到开心。”
“不只声音,就连文字也是呀。从很久以前开始,我只要跟你聊天,我就会觉得心情很能够得到放松……或者说,我觉得跟你对话有种心灵相通的感觉。”
“我知道呀。”
淳即使透过传声石也能够感觉到咲耶正闭起了眼睛,甚至连她微笑的模样都一同浮现眼前。
“我也是呀。”咲耶说。
“这样啊。”
淳回了话,心里不自觉地洋溢起一股温暖。这股温暖悄然而扎实地在他的胸臆荡漾。
这样的感受让他觉得,现在的自己无论什么样的难关都能够克服。
“那明天见吧。”
“嗯,明天见。”
他和咲耶彼此道别之后结束通话。
淳的心里已经迫不及待地等着明天的到来了。
*
『转生之日』过后第二二八天来临,距离重月之日还剩下一天。今天是最后的机会。霸者之旗和银翼骑士团的联军得在今天攻破巴洛克监狱才行。
淳看着贝琪在第四层迷宫的入口处,向所有团队成员配发着各式各样的道具,对着她说:
“拜托你了,贝琪姐。我们这次花了很多时间讨论,结果得出来的结论是必须全面仰赖你的能力……”
“嗯~~你们就尽管放心交给姐姐我,当作上了贼船吧!”
贝琪答话的同时,一如往常地从她的背袋里取出红酒,对嘴豪饮了起来。
“贝琪姐真的是让人家担心的天才呀。”
“嗯!没错!”
听了淳的感想,这个废人计量值与尤佳莉雅仅有毫厘之差的才女颇为满意地用力点头。
“等我们成功拯救了那个叫做艾莉丝的小女孩,我可以请她介绍我这个世界还有什么好酒吗?”
“我怎么第一次听你提起这件事?”
“那这个部分就拜托你之后帮我跟她商量啦~~”
贝琪带着酒醉踉跄的步伐走向她被安排的编队位置……唉,这情况真是让人看了不禁捏一把冷汗呀。
但话说回来,在目前的团战队伍之中,没有其他人比贝琪更能够胜任现在她被分配到的这份工作了。
淳于是对着在场的九十五名成员面前郑重地说:
“我们今天要攻破这座巴洛克监狱。”
所有人听了都对着淳点点头。
“那我们开始吧!”
说完,大家也都不约而同地发出了振奋精神的呼喊。
一旦有任何一名冒险者踏出了作为第四层入口的电梯间外,进入发光的水晶洞窟中,九十秒后,位在众冒险者身后的巨型水晶圆锯便会开始启动。此时,在冒险者的视线之中,这个巨型的水晶圆锯才会真正由系统辨识为地形陷阱。
在此之前,这个水晶圆锯都还只是普通的地形物件。
于是,在攻略开始的同时,贝琪使出了跳跃魔法,跳上了作为地形物件的巨型水晶圆锯的中央盘面。
另外,队伍中的一名预言者也朝着水晶洞窟彼方冲了出去,拖着朝他扑上来的扑克牌士兵大军火车狂奔。
这名预言者挑了一个时机使出一天只能使用一次的特殊能力,奇迹。出招之后的三十秒内,无论任何敌人的攻击都不会对他造成伤害。而这名预言者就这么拖着一长串的怪物火车离开了众人的视线。
之后整个攻略团队之中分出了两支小队,共计十二人追着预言者和他身后的怪物火车离去。
这群人之中包含了五名准备接力的预言者,一旦跑在最前方的伙伴奇迹时间结束而倒下,接下来的五名预言者就会相继承接马拉松前导车的工作,领着大家前进。
这辆怪物火车就这么在领头的冒险者带领之下,不断延伸到远方。
没有人知道眼前这条水晶洞窟究竟会延伸得多远;没有人知道光靠这五位预言者能否完成这个任务。甚至最根本的问题是,拖火车的接力工作能不能顺遂都令人难以预料……
这是第一个赌注。
在昨晩的作战会议之中,已经有许多人对于这个阶段的作战提出反论。大家之所以无法认同,认为这不可行的想法不是不能理解——淳以众人反对的这个心理作为基础,提出了能够为他的计划背书的具体论点:“其实关于第四层迷宫的面积,我们是可以事先预期的。”
淳这么说是根据昨天得出的地图区域加以判断,若是这层迷宫和第三层的面积一样大,即使这条长廊宛如蛇道一般延伸到了整层迷宫的每个角落,大概也只需要一分半钟就可以全部跑完。
“就算发生最糟糕的情况,一分半钟之后三名预言者都挂了,届时我们也只需要转换火车的方向就好了。接下来一分半钟,他们可以把整串怪物火车全部拖回来。然后……”
作战将进入第二阶段。
三分钟后——
“火车回来了!”
在队伍前方负责进行侦察的冒险者高声呼喊着。
*
这个阶段巨型水晶圆锯已经启动,开始缓缓前进。这个横幅遍及整条长廊的巨型圆锯不断从身后追来,这是相当令人感到害怕的情况。
当然,这支圆锯已经彻头彻尾变成了陷阱属性,只要轻轻接触就会产生严重伤害,是来自后方的、极其可怕的威胁。
然而,其中有一名冒险者安然坐在圆锯的旋转轴心上。
——是贝琪。在理应遭受系统判定接触到陷阱而产生大量HP损耗的情况下,她之所以还能够若无其事地坐在圆锯回转轴心上,原因在于她对自己施展的魔法,『陷阱抵销』带来的效果。
『陷阱抵销』是一种施术者用于自身的辅助魔法,只能对施术者本人使用。这种魔法是骷髅剑士独有的魔法,但由于所需的技能点数极高,因此将骷髅剑士作为副职业的人根本不可能学得会。
在苍穹境界之中原本选用骷髅剑士的冒险者就不多。而这个『陷阱抵销』魔法更是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应用、存在感极为薄弱的魔法。
然而,贝琪的副职业是仿术士。她以其特殊能力将『陷阱抵销』拷贝过来之后,情况就不可同日而语了。
『陷阱抵销』是唯一可以在任何情况下化解掉陷阱属性攻击的辅助魔法。这个魔法在淳所策划出来的战术,以及这场迷宫攻略的团战之中,俨然就是开启胜利大门的钥匙。
“贝琪!”
“喔~~交给我吧~~”
当长廊转角出现大量怪物——包含王和小喽啰总数破百的怪物群时,贝琪扬起嘴角,带着得意的笑容起身,同时进入魔法的咏唱程序。
她准备使用的,是召唤术师为数不多的范围型攻击魔法——由于召唤术师的防御能力薄弱,又缺乏自我保护的手段,因此这种范围型魔法几乎是毫无用武之地。
此时在召唤术师的范围型魔法之中攻击力最强、范围最大的魔法,『烈火狂焰』脱离了贝琪直奔那群迎面而来的怪物火车。
红色的烈焰扑向数以百计的怪物,以高温一点一点夺去这群怪物的HP。
但其实这道魔法造成的损伤多寡倒不是问题,重要的是,贝琪可以借由这道魔法拉高这群怪物的仇恨值。
就在这一刻,第六名预言者因奇迹而得到的无敌效果戛然而止,在身后的大批怪物围殴之下瞬间丧命。包含淳在内的攻略团队在正式与敌人交手之前,就已经失去了六名恢复型角色。
——这是这次作战中必须支付的代债。
淳和其他所有伙伴们一同贴在水晶走廊的墙壁上,流着冷汗地带着这样的想法目送眼前的怪物火车通过。
这群怪物在贝琪使出的魔法攻击之下,全都将攻击目标转移到贝琪身上,准备扑向眼前这名防御能力贫弱的召唤术师。
然而,贝琪人在水晶圆锯的回转轴心上。而这么一来,这群怪物也就必然性地冲向了水晶圆锯。
在这座巴洛克监狱之中,所有冒险者的飞行能力都遭到系统封锁。但同样的,怪物之中也没有具有飞行能力的品种。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层限制于是成了对淳的攻略团队有利的设计。
扑向贝琪的怪物群撞上了水晶圆锯,HP大量耗损终至死亡。这个巨型的水晶画锯不论眼前的对手是王还是小喽啰,都以同样的杀伤力削去它们的HP,将它们一个个全部撂倒。
过去在亚塔利雅岛上,淳、枝理和歌澄将当时的那头团战级魔物推下山崖时,由于是基于地形效果产生的杀伤力,因此让那头团战级魔物死前还保有一成的HP。
——但由陷阱造成的损伤则不一样。
现在已经无从得知苍穹境界在还是MMORPG的时代会是什么情况,不过在这个世界已经变成活生生的现实世界之后,陷阱将会对所有生物造成伤害——这点不论是对冒险者,或是对怪物,其效果是一样的。
这是淳这次作战计划的发想源头,也是这次作战计划之中的第二个关键。
然而,光是这样安排还有一个问题——扑向贝琪的怪物之中一定会有某些类型的怪物拥有远距离攻击手段。尤其是王,它们能够连续施展一招便足以消耗后卫型职业半条HP的攻击。
于是,无数火焰朝贝琪轰了过来。她飞快地转身,朝着圆锯上方的齿轮间隙狂奔过去——说是说巨型水晶圆锯的齿轮间隙,但实际上是一处只有普通人手掌般大小的缝隙。
她朝着该处缝隙全力奔驰,在间隙前从魔法袋取出一颗糖果放进嘴里。
这个动作让贝琪的身体逐渐缩小——那是众人在第一层迷宫攻略时使用的缩小糖果。他们为了将这颗糖果带到第四层,花了不少工夫。
就原本的情况来说,第一层迷宫里的道具不可能携出该楼层之外。但在众人经过多次尝试之后,他们找到了一个破解这层限制的方法。
通往第一层迷宫与第四层迷宫的电梯内部空间,这在系统中是归档为同一个地图统一管理的。然而,就楼层分布的定位来说,这两个电梯内部的空间却又分别属于第一层和第四层。
他们利用了这个系统上的漏洞。
具体的方法是,他们让持有糖果的冒险者特地跑到通往第一层的电梯内部,再由位在通往第四层迷宫电梯内部的队友使用队友召唤术,将他召唤过来。如此这般,淳和昆腾率领的攻略团队取得了原本不可能存在于第四层迷宫的缩小糖果。
贝琪吃了这颗糖果之后,整个人变成只有手掌般大小,一跳跳进了圆锯齿轮的间隙之中。
根据众人事先确认所做的判断,这个移动型陷阱以其形制来说,齿轮间隙之中应该是一处形同断崖的结构。而贝琪为了避免从高处坠落所造成的伤害,应该会使用缓降术让自己轻盈着地。
接着……
在贝琪取得了能够阻绝所有敌人攻击的绝对防壁之后,怪物们仍保有对贝琪的仇恨值,依旧专注地朝着它们的目标飞奔而去,即使面对水晶圆锯对它们造成的伤害,它们丝毫不以为意地继续冲撞眼前的陷阱。
众人利用水晶圆锯消灭数以百计的团战级魔物,从头到尾仅仅花不到五分钟。
“该怎么说呢……”
看到这情况,昆腾忍不住嘟哝了一声:
“这真是一点都没有乐趣可言,超级无谓的作战方式呀……”
“能赢就好,赢了最重要啦。”
淳耸耸肩,一边带队继续逃离慢速前进的水晶圆锯,一边重新组织部队。
*
第四层迷宫的最深处,一只身高将近十公尺的五头龙在等着他们。
——『Avatar of five swords』。
根据龙族帝国的传说,这是经由禁忌的炼金术不断改变物种形态而变化成的最强龙种,五头龙。
这头龙的化身现在就置身在诸多冒险者的眼前。
“来得好!”
昆腾看着这只团战级魔物,露出了狞笑。
“淳,接下来就是我的领域了,部队的指挥工作……”
“嗯,交给你了。”
淳瞄了一眼身旁这名充满斗志地对着各小队作出指示的银翼骑士团公会长,而自己真正在意的是这只五头龙身后的漆黑空间。
根据之前来到这里的侦察队报告,当时这个空间是不存在的。而每当巨型水晶圆锯打倒一批怪物的时候,这个空间的入口就会一点一点向四面扩张。现在淳率领的攻略团队已经将眼前这只王以外的所有怪物全部打倒,而它身后的这个漆黑空间入口也已经扩大到可以让一个人通行的程度。
——这个漆黑的空间之中一定存在着什么……淳的第六感告诉他,那个一直在等待的女孩就在这个里面。
“昆腾,我……”
“嗯,我知道,你就一个人冲进去吧。我们不是一定得要打赢那头龙吧?既然已经来到这里,接下来对我们来说就只是游戏了。”
说完,昆腾和淳彼此对望了一眼,相互点头示意。
最后的一场团战即将展开。
*
火焰、强酸、冻气和闪电,所有强大能量在眼前肆虐。
面对五头龙压倒性的强大力量威胁,由昆腾率领的联军部队仿佛随时都会被这头凶猛的巨兽撂倒。
现在队上的主力防御型角色,伯尔帕丁在五名白魔术师轮替施放恢复魔法的情况下,勉强帮整个团队撑起了战线。
淳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心想,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自己的这群伙伴们原本还得背负着巨型水晶圆锯不断逼近的威胁,在有限的时间下与其交战才封。
不过由于他们的作战计划成功,大幅缩短了通过水晶长廊的时间,致使现在这个第四层迷宫内的夺命陷阱,水晶圆锯仍远远被他们抛在脑后。
而贝琪现在应该还在水晶圆锯那头,拼命捡拾那些不具有绑定属性的道具吧。
虽说现在已经没有迫切的时间限制,不过眼前的这个敌人……
五头龙的翅膀一闪,聚集在它面前的攻击型前锋一口气全都被抽去四成HP,整个队伍顿时陷入混乱。然而接着又是连续两次的喷射龙息,炽烈的红炎和极寒的冻气接连扑向了在场的冒险者们。
昆腾立即大声呼喊,要求队伍重整态势。而所有队伍成员也都在极快的反应中高效率地完成了昆腾的指示。这个多达数十人的团体,其行动力就好比由单一意识统御下的个体生物,在极短暂的时间内摆脱了混乱的场面。
淳忍不住心想,这群伙伴们真的是太棒了。
但即便如此,以目前的战力恐怕还是打不赢眼前这头规格外的强大怪物吧。要打赢它恐怕需要花上好几个礼拜调整装备,不断以实战磨练出出最佳的因应战术。
然而,现在他们没有时间。
因此,现在站在墓穴入口的淳,看准了五头龙的五道喷射龙息全部施放完毕的瞬间,即刻拔腿狂奔。他以大角度绕过了墓穴中央的战斗区域,笔直冲向墓穴深处的黑暗空间。
几天前,淳在铃兰的协助之下,与艾莉丝在铃兰的梦中相会。
当时他在离去之前对艾莉丝提出了一个疑问:
“在苍穹境界还是MMORPG的时候,游戏里面存在这个需要拯救你的任务吗?”
“没有。”艾莉丝先做了简短的回答之后接着说:
“就原本的情况来说,是龙族将神使艾莉丝召唤到了人间。之后当艾莉丝认为帝国已经不再需要自己后,便主动来到了这座巴洛克监狱之中,将自己关在监狱的最底层,等待龙族再次需要她的协助……”
淳听了点点头说:“果然如此。”
这么一来,这座迷宫之所以会建造得这么像个主题乐圜,其中的思维也就可以理解了。
神使艾莉丝,对她来说忠于自己的使命就是她的一切。她决定在这里持续等待让她完成使命的那一刻再次来临。
然而,这个时刻永远不会到来。于是她只能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待在这座迷宫的最深处,继续着这段为时数千年的等待。
其后,即使冒险者来到她的面前,她恐怕也会拒绝离开这里,不愿再次踏上苍穹境界的大地吧。
这座巴洛克监狱一如其名,囚禁的即是引导冒险者的神使艾莉丝——亦即苍穹境界所孕育的扭曲存在,『巴洛克』……
这是原本的苍穹境界中的故事。
然而,淳眼前的这个女孩——夺取了神使艾莉丝这个角色身分的女孩,她的目的却有别于故事里的陈述。
她有她自己的使命。
因此……
淳冲进了位在五头龙身后的漆黑通道之中。
声音消失了。
直至前一刻为止,淳的耳边还缭绕着团战中骚然的喧闹声。但这一刻,所有的声音全部消失。
但他没有停下脚步。
这一片漆黑的空间就与他在铃兰梦中见到的景象一模一样。他不断向前奔驰,终于抵达了这片漆黑世界的终点。
“艾莉丝!”
一个女孩孤独地站在黑暗中,她听到了淳的呼唤而抬头。
淳带着急促的气息跑到她身边,在她面前驻足。
两人彼此对望着。
“让你久等了。”
“嗯。”
艾莉丝接过淳对她伸出的手。
——这个瞬间,周围漆黑的景象顿时飘散消失。
身后再次传来伙伴们在团战中发出的喧闹声。
他回过头,看到五头龙连续放出五记喷射龙息,逐一撂倒了他的伙伴。
昆腾手中的精锐在这场战役中几乎要全数遭到歼灭。但这时候……
“介入手续认证——指令,Avatar of five swords,停止行动。”
艾莉丝清澈透明的噪音划破了现场嘈杂的噪音,回荡于整座墓穴。
接着,五头龙即时停止了动作。
它退后一步,转身面向淳和艾莉丝,接着表现出一副宛如猫咪一般的乖顺姿态,屈膝蹲到地上,对着艾莉丝默默地行了礼。
在场的冒险者们看到这一幕全都呆愣住了,他们带着茫然的感受向后退了几步……
“结……结束了呀?”
昆腾呆愣地吐出一句呢喃。
他——不对,不只他,在场所有冒险者全都像是腿软了一般瘫坐到地上。
巴洛克监狱的这场战役,在此划下了句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