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第六卷
  5. 第四章 她的执着,异变
  6. 繁体版

第四章 她的执着,异变
2017-06-22 18:51:22

		

在摇摇欲坠的星空之下。
独自一人跑在无限延伸下去的<星之回廊>的我——回想着。
那是,原本孤独的我在心血来潮收养了格伦之后度过的日子。
…………
……就在不厌其烦地持续战斗,筋疲力尽,消耗殆尽时。
我心血来潮地收养了因为某件事无家可归的幼年格伦。
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
重复一遍,这真的是单纯的心血来潮。
通过成为与格伦相遇契机的那次事件,我承认了自己伪装在强大之下的弱小,不再去逞强了。
而现在,我选择珍惜当下,选择和别人一起活下去。
我获得的……是甚至能让我忘记至今为止的痛苦与寂寥的……温暖,安稳,柔和的日常——
「喂,喂,瑟莉卡!今天要做什么实验!?」
「我想想……好,那就来试试炼金术吧?一起来做红魔晶石吧?」
「呜哇!好好玩的样子!」
与格伦度过的时光让我行将死亡的心迅速复苏了。
我从这个世界醒来之后,初次遇到了如此幸福的时光。
人不能离群索居……这是理所因当的,人尽皆知的道理。
我却花了将近四百年才学会这个单纯的道理。
但是……就是在这时候。
我,被某个『病』缠身——
「嚯……?这个平凡的宽敞房间,就是『塔姆天文神殿』引以为豪的大天象仪场吗……」
遗迹调查开始后第六天,在恐怕是最后一天的这一天,一行人来到了最深处——大天象仪场。
在被漂亮地打磨成半球状的大房间中央,有一个谜一样的巨大魔导装置。旁边还有类似黑色大石板的东西。
这个魔导装置,乍一看像个巨大的天平。中间位置由外露的齿轮各种复杂的机械交错在一团。斜着放置的两『臂』顶端,都安装着正二十面体被切去所有顶点形成的三十二面体的巨大晶体。
这个魔导装置其实是天象仪,是通过古代魔术创造出来的一种古代遗产。功能是……通过光的魔术将星空投影在半球形的大房间里。
除此之外的各种情况,不明。
毕竟这个遗产也被那个所谓的灵素皮膜处理所覆盖。别说是拆开来进行调查了,就连扛出去都不可能。
那么这个装置究竟有什么意义呢?是为什么要制作这个装置呢?
所以才称为谜一样的装置。
「我是没亲自见识过……不过,听说这个天象仪很厉害哦?格伦」
「啊,啊啊……是吗……?」
瑟莉卡和以往一样。昨天在温泉表现出来的那种软弱仿佛是梦。格伦极力不想去提及这件事,刻意不去想它(倒不如说真想忘了昨晚的事)。
这时候。
「那个……老师?好不容易来了『塔姆天文神殿』,我们就用这个天象仪来看看星空吧?」
一踏入大天象仪场,希丝缇娜就这么说。
「哈?星空?麻烦得要死……」
一瞬间回想起昨晚事情的格伦不禁往后撤了一步,然而希丝缇娜毫不在意,非常恳切地再三拜托。
「求你了,老师。我不论如何都想看看这个天象仪」
「唔……让我考虑考虑……」
「让她看吧。这也是这里为数不多的名胜了」
瑟莉卡开始帮希丝缇娜说话了。
「但是啊……比起摆弄这种没什么卵用的天文装置,我更想去根据这次调查结果构思论文……」
「那种事我之后会帮你一把的,看吧」
「唉,既然你都这么说了……」
格伦不情愿地按照论文上写着的操作顺序和规程,在操纵魔导装置的黑石板上动着手指,然后写下令咒。
「呃……应该是,这样……?可恶,古代语的语法,好烦……」
古代人使用的魔法——古代魔术。
近代人无法分析理解其根源的原理。不管是用怎样的魔术调查手段,都不能用近代魔术来解读古代魔术的术式。
不过,虽然读不懂原理,但至少能用近代魔术理解它的功能和操作方法。
「……这样就,行了……吧」
大家都屏住呼吸见证着格伦敲了敲屏幕表面上某个发光的文字。
忽然……室内被深渊般的漆黑所笼罩——
下一个瞬间,世界——变化了。
「…………!?」
星云,流行,星星,伴随着压倒性的临场感与魄力出现在一行人头顶。
笼罩着颤抖灵魂的漫天繁星。美丽而梦幻的宇宙空间。
像是在黑暗之中甩了一大盆巨大的银砂一样的光景,让大家失去了言语。
无法相信自己现在身处于室内。
光的魔术造成的星空投影?……不。
这个瞬间,大家都确确实实都身处于这个宽广的小宇宙中——
「古……古代人真是,明明有超高度的魔法文明,却偶尔会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地方大费周章呢……到底是为什么……?」
呆呆地仰望星空的格伦那张臭嘴,也吐不出抱怨的话了。
「谁知道呢?文化与意识形态的不同……或是某种宗教仪式的需要,亦或是单纯的娱乐……总之这方面没有定论……」
然后,瑟莉卡代替目瞪口呆地格伦操纵石板。
装置的动作停止。巨大的天象仪场又瞬间恢复了原样。
「那,我们来开始调查吧。没关系,这个天象仪之后你们想看多久都行」
瑟莉卡催促着觉得有些可惜的学生们开始干正事。
然后,又像往常那样,记录并读取地板上的纹路和碑文,寻找用魔术隐藏的暗门,寻找不寻常的魔力痕迹……进行单调的工作。
但是,这种单调的工作今天就能结束了……正因为会这么想,分散在宽敞房屋各处的学生们的动作才会略显麻利。
(……嗯,反正,这里也找不出任何蛛丝马迹吧……)
格伦苦笑着伸手摸摸地板上的花纹……这时。
「阿尔弗涅亚教授!」
希丝缇娜冲到瑟莉卡面前。
「嗯?怎么了希丝缇娜,你找我吗?」
「那个……我有个请求」
希丝缇娜有些慌张地恳求道。
「能请……教授……再次解析一下那个天象仪装置吗……?」
——
——希丝缇娜回想起来。
祖父,雷多夫·菲贝尔还在世时的话——
「我可爱的希丝缇娜……你好好听着……『塔姆天文神殿』的那个天象仪装置……有什么东西……有什么能与天空城联系起来的东西……」
「这,这么说……有什么根据吗?祖父大人!」
「不知道……」
躺在平床上的祖父只是无力地摇摇头……
「但是,常年倾心于魔导考古学……追逐着梅尔加里乌斯天空城的我的直觉这么对我说了……」
他眼中透着坚定不移的自信,他的灵魂如此坚信着。
「……太可惜了……如果不是这幅老弱的身躯……我早就即刻赶往『塔姆天文神殿』……去揭露那个天象仪装置的秘密」
「祖父大人……」
——
——希丝缇娜想到。
『考察:关于塔姆天文神殿的时空转移魔术』。
这是祖父生前写下的最后一篇论文——也就是遗作。
这篇论文的学术价值是被所有人认同的……但是,就差一点。
对,不光是希丝缇娜,不光是祖父本人,读了这篇文章的所有人都这样想。
还有一个,重要的线索没有找到。
因此——
「求您了,阿尔弗涅亚教授!请一定——」
希丝缇娜怀着渴求,像瑟莉卡低下了头。
「喂……喂喂,白猫……这真的只是个单纯的天象仪装置哦?」
希丝缇娜这种极其郑重的态度让格伦也慌了。
「不光是我们,之前有几个非常厉害的魔术师都来过这里,对这家伙进行了全方位的调查。结果还是没有得出除此以外的结论……」
「不……我懂了。我试试吧」
不知为何同意了的瑟莉卡止住了嫌麻烦的格伦,站到天象仪装置面前。
「哦,你想干吗?既然你这么说那我也拜托你吧。毕竟如果是你的话或许真能发现什么呢!」
听到格伦略微带着期待的话,瑟莉卡点点头,对黑色石碑使用了能解析魔术功能黑魔【功能分析(Function·Analyze)】。
希丝缇娜吞了口唾沫,观望着瑟莉卡的魔术调查。
(如果……这下能发现什么的话……祖父那些超前的研究都会得到重新的评价……作为一个拥有远见的伟大魔术师……!)
希丝缇娜的祖父,雷多夫·菲贝尔确实是个伟大的天才魔术师。甚至是她穷尽一生都够不到其脚底的存在。
但是,与其卓越的能力相反,晚年的雷多夫在魔术学会内的评价并不是太高。因为他直到最后都没有任何决定性的大发现。
希丝缇娜……无法忍耐这一点。
她不能忍耐那个伟大的祖父被别人看低。
(如果是阿尔弗涅亚教授……如果是大陆最强的第七阶梯……说不定就能……)
找到天象仪装置其他的功能?
比如……祖父所遇见的,与时空转移有关的魔术。
或是祖父坚信会有的,与天空城相关的什么线索。
希丝缇娜怀着淡淡地期待,用祈祷的眼光看着使用解析魔术的瑟莉卡后背……
…………
……最后,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格伦开始打哈欠的时候……
「……不行」
瑟莉卡叹了口气,解除了魔术,然后很遗憾地看向希丝缇娜。
「我也尽可能慎重地将这个装置各个小角落都检查完了……除了天象仪装置本身的功能以外,没发现其他的」
「是,是……吗……」
「……嗯,很遗憾……」
瑟莉卡垂下肩膀。不知为何瑟莉卡的表情也很失落。她深深地叹息着。
「果然,连你都不行吗。我还想着有点期待『如果是的你话~』呢。啊,那,我能不能先要一份刚刚的解析数据」
「嗯,我记在这个宝石里了,之后你提取出来看就行」
「3Q,帮大忙咯」
格伦接下瑟莉卡扔来的魔晶石,而希丝缇娜的心沉入了谷底。
(……怎么会……连阿尔弗涅亚教授都不行……那也就是说……)
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能发现这个天象仪的秘密了。
不……或许从一开始这就空无一物。
也就是,祖父错了。
不,绝对有什么东西,祖父的话是绝对不会错的。我将来长大后一定会解开这个谜团……本想强硬地这么说……
就连那个第七阶梯的瑟莉卡·阿尔弗涅亚都没能成功。
这个事实,已经太过足够让希丝缇娜陷入绝望了。
「而且……」
这时,希丝缇娜很不甘心。
不甘心自己任何事都输给了瑟莉卡。
为了证明祖父的正确,还必须借助瑟莉卡的力量,这点也是……
更重要的是,回想刚才格伦的话……
格伦听从瑟莉卡的话,启动了天象仪装置。瑟莉卡一说要调查天象仪装置,就开始对结果抱有期待。然后全盘肯定瑟莉卡给出的结论。
换言之……格伦在这次遗迹调查中,压倒性地依靠瑟莉卡,而非希丝缇娜。
在这次调查中,类似情况出现过不止一次两次。
「……嗯?等等,瑟莉卡,你看看这个地板上的花纹,你觉得这是什么?」
「嗯……?……这和好几年前,我在康塔雷探索过的『奴佳德遗迹』里的花纹好像啊……那也就是说,那个解释方法是适用的……」
格伦在遗迹调查开始之后,不管怎么说也还是粘着瑟莉卡的。
对遗迹的考察,关于古代文明的知识,关于古代魔导技术的知识和答疑,以及调查的方向——格伦一直在依靠瑟莉卡。
而瑟莉卡也理所当然地作出回应。
希丝缇娜对这种情况感到不满……闹了别扭。
(我明明是……被作为魔导考古学的专家被拉进团队的……)
「这也是没办法啊,希丝缇」
不知是不是察觉到了希丝缇娜的想法,露米娅安慰道。
「希丝缇和教授的等级还是相差太远了……根据教授的话来推测,她至今为止已经独自探索过无数危险度A级,S级的遗迹……不知为何,教授对魔导考古学也非常熟悉……简直就像专家一样」
没错。虽然瑟莉卡并没有特地炫耀过……但是,她一开口就能听出来。
瑟莉卡对古代文明的造诣能够轻松秒杀希丝缇娜。明明关于魔导考古学的论文她一篇都没写过。
一和瑟莉卡讲起魔导考古学,希丝缇娜就被瑟莉卡拿出的希丝缇娜未知的知识以及那深刻的考察所震撼。正因为是自己的擅长领域,希丝缇娜才大受打击。
「而且,教授是老师的师傅,也是类似母亲的人。有教授在的话,老师优先依靠教授那也是没办法的嘛……」
「但是……唔~~~~~~~」
希丝缇娜看着优雅地来到蹲在地上调查花纹的格伦旁边。
本来在那个地方的应该是我才对……
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感觉很不甘心。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甘心,总之就是不甘心,很羡慕。
「感觉……好伤心啊……」
希丝缇娜低声说着。就在这时……
「……!?」
脑中灵光一现。
确实,自己在各个层面上都敌不过瑟莉卡。
但是……用这个办法,或许能战胜她。
「……希丝缇?」
露米娅不解地歪了歪脑袋。希丝缇娜突然开始警惕起周围的环境。
确认到大家都在专心忙自己的工作,没功夫去管别人后……
希丝缇娜轻声地对在露米娅耳边说。
(喂,露米娅,我有件事要拜托你……)
「话说,这鬼地方还真是什么都没有啊~……」
格伦哗啦哗啦地翻着简洁归纳了至今为止的调查结果的笔记本,抱怨道。
「嗯,不过……也有种彻底完成了的感觉」
瑟莉卡看着格伦手上的笔记本说。
「调查到这种地步,学校那帮人也肯定会认同『这个遗迹真的什么都没有』这个结论吧……你可要好好感谢学生们哦?」
「好好好,我懂我懂」
格伦不耐烦地应付瑟莉卡。
「…………嗯,什么都没有啊……说的也是……这种事,我早明白了……」
瑟莉卡表情复杂地自言自语。
她的侧脸看起来很忧郁……也有些不知所措。
「……瑟莉卡?你,到底是怎么了……?」
很在意瑟莉卡情况的格伦追问她……的时候。
「什——」
真是,极其突然的一幕。
叮,叮,叮……
周围突然响起魔力的响动……瞬间,蓝色的光芒沿着地板上的纹路扩散。
「什么——!?」
格伦慌忙地回过头。
天象仪装置居然动起来了——
(那……那个动作,是怎么回事……!?)
论文上根本没有记载刚刚这种奇怪的举动——
格伦和学生们都吓得僵在原地。天象仪装置的两臂和之前那次一样,在室内投影出星空——然后星空开始旋转,渐渐加速——然后,所有的星星像是发狂了一样在头上猛转,形成了无数银线勾画出的同心圆——
最后,天象仪装置缓缓停下了——星空消失——
「什——!?」
大天象仪北侧的空间,被蓝色的光芒投影出一个立体的『门』。
那很明显,是连通了另一个空间的,类似传送门的东西。
在虚空中出现的『门』背后是深不见底的黑暗,门对面到底有什么,还不得而知。
「骗……骗人……真的……?」
希丝缇娜和露米娅站在天象仪装置的控制石板旁边惊叹道。
从这个情况来推测……肯定是她们对天象仪装置进行了某种操作,才让这个奇怪的『门』出现了……毫无疑问是这样。
在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内,格伦,还有分布在房间各地工作的学生们,都呆呆地看着那个奇怪的『门』……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厉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卡修发出欢声,随后学生们一同冲向希丝缇娜。
「你是怎么搞出来的!?喂!?这到底是怎么弄的啊!?」
「喂,这应该算是个很厉害的发现吧!?从未听说过有这种功能哦!」
「咿咿咿咿咿咿咿——!居然又被希丝缇娜抢了风头——!?」
「原来如此……用特殊的操作步骤才能引发的隐藏功能么……那么,希丝缇娜,你是对它进行了怎样的操作?」
卡修和塞西尔,温蒂以及吉卜尔都欢闹起来……
(……这,这不可能吧……!?)
格伦感到战栗的同时僵住了。
学生们认为希丝缇娜用奇怪的方式偶然捣鼓出了这个石碑里本来就隐藏着的功能……但这是误会,事实比这严重得多。
就连第七阶梯的瑟莉卡都通过魔术调查得出了『除了天象仪本身的功能以外,没有别的功能』这样的结论。区区第二阶梯的希丝缇娜根本不可能超越她。
不可能有类似『打开谜之门』这样的功能。
格伦将瑟莉卡给的宝石贴在额头上,咏唱咒文。
宝石记录下的天象仪装置的解析数据在脑内如流星雨一般闪过。
格伦大致读了一下——
(——果然……不可能!那个装置从容量上讲已经没有隐藏那个功能的空余了!预估容量已经过载了!非要说可能性的话……)
格伦把宝石拿开,看向瑟莉卡。
「喂,喂……瑟莉卡……你,怎么看……?果然是她……」
结果。
「……瑟莉卡……?」
瑟莉卡按着脑袋,大喘着粗气单膝跪地了。
「怎……怎么,可能……为,什么……?」
面色铁青,流出冷汗,看上去状态很糟糕。
瑟莉卡狠狠盯着那个光之门,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
「……星……星之……回,回廊……?对……这是<星之回廊>……!?」
瑟莉卡的样子非同寻常。她说着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嘿,喂……?怎么了?星之……?什么?」
「……这种事,怎么可能……事到如今……?但是,我……确实……!」
瑟莉卡像说梦话一样说个不停,然后站起来。
「……对了,对了……我……」
摇摇晃晃地……
像趋光的飞虫一样,走近『门』……
然后——
像背上被人踹了一脚一样猛然往那里跑。
跑向那个在虚空中打开了一个口子的谜之『门』——
「阿尔弗涅亚教授!?」
「瑟莉卡!?」
在惊讶的众人面前,瑟莉卡冲击了『门』中,消失在了门对面。
「怎么——!?瑟莉卡!?你到底在干嘛——!?」
完全是意料之外。那个在遗迹探索经验上几乎可以说是身经百战的瑟莉卡,居然会做出这种门外汉都不屑于去做的蠢事——不亲眼看到是不会相信的。
「喂,瑟莉卡!这门通向哪里我们还不清楚呢!?这在这么说也太鲁莽了吧!别去,快回来——」
格伦慌忙地打算追上去——
但是,或许是时间到了,又或许是门被设置了一有人进入就自动关闭的机关。
奇妙的魔力响动再次响起。
「什——」
近在格伦眼前——瑟莉卡被吞入其中——
『门』消失了。
「……可恶!瑟莉卡!?瑟莉卡啊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跳到『门』原本所在的地板上拳打脚踢,大喊着。
无言。
在场的任何人都说不出任何话。
……瑟莉卡消失在了谜之『门』的对面。
因为这个紧急事态,格伦暂且把学生们集中起来,回到了野营场地。
让不安的学生们呆在各自的帐篷里后,格伦为了听取情况,把希丝缇娜和露米娅招到自己的帐篷。
当然,莉艾尔也像跟屁虫一样跟了过来,但本来就打算让莉艾尔先了解情况,所以没问题。
「……老师?」
「因为,我觉得可能有必要……」
格伦在帐篷四方设置了魔晶石,张开了遮蔽声音的结界。
这是为了防止帐篷内的对话被外面听到。
「就让我来听听……你们刚刚都对天象仪装置干了些什么吧」
「啊,是……」
然后。
希丝缇娜和露米娅的话归纳起来就是……
「……果然」
格伦叹息道。
不认可瑟莉卡的调查结果的希丝缇娜偷偷借用了露米娅的异能,使用了黑魔【功能分析(Function·Analyze)】对天象仪进行了魔术分析。
露米娅的能力是【感应增幅能力】——能暂时性地大幅度提升自己触碰到的对象的魔力,强化其使用的魔术效果。她只不过是想通过露米娅的魔力强化自己的魔术,试着找出瑟莉卡可能遗漏的东西。
但是,这是个不得了的误算。
接受露米娅能力强化的希丝缇娜,突然发现了隐藏在那个装置中的谜之术式,发现的至今为止都没发现的功能——全部发现了。
动摇的希丝缇娜忍不住碰了碰石板。
然后——至今为止从未出现过的功能,偶然出现——那个『门』就显现了。
似乎一连串的事件就是这么回事。
「老师,『果然』,是指……?」
「露米娅,我之前一直觉得,你的【感应增幅能力】……并非那么单纯」
因为内容重要,格伦不禁压低了声音。
之前远征学修旅行的事件。
露米娅被某个邪恶魔术师抓住……被当成了『Project:Revive Life』的仪式一部分,强行发动了能力。
但之前也说过,【感应增幅能力】只是将被触碰的对象的魔力暂时增强,从而强化其使用的魔术——仅此而已。
但是,不论再怎么过度使用露米娅的力量,也不能达到理论上根本不可能实现的『Project:Revive Life』。
然而,那个时候,『Project:Revive Life』——完成了。成功了。
这次的事件——恐怕也和那次一样。
恐怕,希丝缇娜看到的术式是近代魔术不可能解析的古代魔术术式吧。但是,露米娅的能力将那个变成了可能。
露米娅的能力,是将不可能变为可能的『某种』力量。
而这个——恐怕才是天之智慧研究会的真正目标——
但是,现在不是讨论这种事的时候,这个应该之后再想。
现在的问题——是不知为何发疯了似的往里跑,然后消失在『门』对面的瑟莉卡。
「对不起……!对不起,老师……!如,如果我没做这种多余的事的话……就不会发生这种……」
「不,希丝缇娜没有错……是想都没多想就使用了能力的我……」
「笨蛋,你们才没有错呢」
格伦看着脸色慌张流出泪水的两人的,叹了一口气。
「确实,我是很希望露米娅在使用能力之前先问过我……你们啊,虽说是身处穷乡僻壤,周围全是同伴,但这也太大意了吧?」
「对不起……我……太着急……」
「总之……我们本来就是在寻找遗迹里未被发现的谜团。你发现那东西当然也不能说是坏事。糟糕的是——」
梆!格伦愤怒地锤了摆放在帐篷里的桌子。
这让露米娅和希丝缇娜不禁缩了缩身子。
「……那个糊涂老太婆!那家伙,到底是在想什么!?居然自顾自地冲进去……!」
「……格伦……瑟莉卡,要怎么办?」
和往常一样毫无表情的莉艾尔问道。
「当然,要把她带回来」
格伦秒答道。
「我有不祥的预感……瑟莉卡那家伙,状态有点不对劲……原因我不知道,但肯定不正常……我不能丢下她不管……!」
一直保持着淑女的矜持,保持瞧不起人的态度和自信……这才是瑟莉卡。
然而格伦从没见过瑟莉卡那么慌张。
不仅如此。
仔细想想,突然说要跟格伦来这个荒郊野岭,昨晚还在格伦面前展现那么忧郁的表情……她之前就有些不对劲了。
「白猫,露米娅,你们听好。拜托你们打开那个『门』,然后莉艾尔,我不在的期间,余下的学生就由你来守护……你懂了吧」
格伦从行李里掏出子弹和火药对三人说。
「我现在就去『门』那边。你们负责把『门』打开,明天开早上一次,中午一次,最后晚上再一次。如果我没把瑟莉卡带回来的话……你们就丢下我们直接回到费吉托」
感觉到露米娅和希丝缇娜紧张的气息从背后传来。
格伦检查手枪的状态,然后把手枪插到腰后的皮带上。
「好在别人只是以为你们是碰巧打开『门』的。为了不让露米娅的能力露陷,你们要好好统一口径哦……?」
格伦正准备走出帐篷的时候。
「老师,我也去」
露米娅说道。
「我在老师的课上学过。古代人的遗迹中,有很多移动到别的楼层的传送门……但是这其中绝大多数都不会是单向的……对吧?毕竟使用这种遗迹的也是古代人,所以制造单向的『门』只会给他们自己添麻烦」
露米娅的眼中有着下定决心的人特有的意志光辉。
「也就是说,『门』对面,肯定也有打开那个『门』的装置。使用我的力量……使用那个装置就能在那边打开『门』,回到这边来。这样老师和教授回来的机会也能变得更大……对吧?」
「这,这确实……是没错啊,但是……」
「我知道这很危险!但是……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所以,也请让我帮忙搭救阿尔弗涅亚教授!求你了!」
「但是——」
格伦张开嘴,正打算拒绝。
「……老,老师……我,我也要去……」
至今为止都像是在犹豫一样低着头保持沉默的希丝缇娜突然抬头。
她虽然双肩紧张得颤抖,但还是强硬地这么说了。
「因为这本身就是我的错……老师很爱逞强,所以必须要有个人保护老师的后背……而且,虽然比不过祖父大人……我也,至今为止也刻苦钻研了魔导考古学……在门对面,我的知识或许会有用武之地……所以……!」
然后。
「我也去。我想救瑟莉卡」
莉艾尔也理所当然般说道。
「你,你们……」
格伦看了一眼露米娅她们,陷入了纠结中。
暂且不说莉艾尔,让露米娅和希丝缇娜去实在是太危险。
就算遗迹等级再低,也不知道未探索过的领域会发生什么。
应该没问题的吧……怀着这种侥幸心理,贸然踏入在探索中偶尔发现的未探索区域……然后再也没回来……这种传闻和故事要多少有多少。
或许,能马上找到瑟莉卡然后带回来。
但是,如果正相反——门对面是了不得的魔窟,根本回不来——这也是极有可能的。过往的例子也有相当多。
真的能把露米娅她们……带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吗?
「………………可恶」
……无法判断。不知道该怎么做。
纠结了很久……将风险和回报放在天平上……
「我还是不能带你们去。你们留在这,只用负责『门』的开闭」
最后得出结论。
「老师!?」
「再说,如果我不在的话,剩下的学生要由谁来领导?谁来守护?我不能带你们去的,所以……」
转过身背对她们。不想再讨论这个话题了。
随后,正当格伦打算走出帐篷呼吸新鲜空气的时候……
「什——!?」
本该呆在自己帐篷里的卡修,温蒂——学生们都露出有话想说的表情。
(刚才的话都被听到了!?……不,不,没事的……帐篷里有防止声音外漏的结界……没问题……)
格伦极力掩藏自己对这突发事件的动摇。
「……喂,老师……阿尔弗涅亚教授的事……要怎么办啊?」
沉重的沉默持续了一段时间,然后卡修开口了。
「……瑟,瑟莉卡吗?没问题的,我现在去带她回来,你们放心吧」
「你一个人去?」
「哼……当然,这种简单的任务,我一个人就足够了」
希丝缇娜赶忙从帐篷里冲出来。
「老,老师!?你又说这种话——」
「没错,我们……!」
「够了,小孩子给我闭嘴!」
格伦大吼一声打断希丝缇娜她们的话。
「嗯……?」
卡修看了格伦背后的露米娅,希丝缇娜和莉艾尔。
看着她们焦急的表情,又看看格伦的脸。
「原来如此……喂,老师……」
卡修助跑一小段路——朝格伦跳起来——
「你这混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咿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朝格伦重重地踢去——
被踢飞的格伦在地上咕噜咕噜翻滚着,撞倒了背后的帐篷。
「真是的……毕竟是你。肯定是顾及露米娅她们的安慰才说要一个人……现在可不是逞强的时候吧!?」
卡修用力指向狼狈地倒在地上的格伦。
「虽然我可能没资格这么说——你是很强,但你作为魔术师是三流的!你一定会需要援助的!对吧!?」
「这,这个……」
卡修的话非常合理,让他无法反驳。
光凭格伦一个人的话,连对付一只凶灵都很困难。
想要一个人挑战未探索领域是无谋到极点,弄个不好就无谓地惨死了。
「确实,我们只会成为绊脚石……但是露米娅有不输给专业水平的医疗咒文,希丝缇娜有魔术和知识,莉艾尔有剑……一定会成为老师的助力的!」
「……卡修,你……」
「老师!既然露米娅她们都下定决心要跟着你,你就带她们去吧!然后,更稳妥地救出教授!我们没问题的!」
「别看我们这样,我们没少受你栽培。也已经比较熟悉实战了。只要留在安全的野营地点内——万一遭遇危险的魔兽我们也有办法挺过去」
「教授是老师重要的人对吧!?现在还摆出形式主义的架子就太不像你咯?」
卡修,吉卜尔,温蒂接二连三地说。
「老师……请不要一个人……不要干这种鲁莽的事……」
「就算老师再怎么强,这样也帮不了教授的……」
「嘿嘿,我们都相信老师一定能带着教授还有大家一起回来」
看来就连琳,塞西尔和特蕾莎的想法都是这样。
「你,你们……?不……为什么,会这么看重瑟莉卡……?」
格伦呆呆地抛出一个愚蠢的问题。
「因为,是同伴嘛!」
「……啊」
卡修单纯明快的回答让格伦终于察觉到。
正如自己曾经被这帮学生接纳一样。
他们——也接纳了瑟莉卡。
「你们……」
格伦看着自己的学生们看了好一会儿,胸中充满了温暖……
「……我知道了,露米娅她们就借给我吧。我会发誓,一定把她们平安带回来的……当然,瑟莉卡也一起」
下定决心后,格伦回头说。
「拜托了……帮帮我吧,露米娅,希丝缇娜,莉艾尔。瑟莉卡是把我从小带大的,我唯一的家人了……所以……」
听到格伦这种类似恳请的话。
三位少女都用力点了点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