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GAMERS电玩咖!
  4. 第二卷 天道花怜与冷不防的HAPPY END
  5. 电玩同好会与双人游戏
  6. 繁体版

电玩同好会与双人游戏
2017-06-22 15:41:14

		

「我就说千秋太极端了啦!『萌』始终是普遍蕴藏于万物的概念,刻意要排除这个要素,反而会让创作的东西变得不自然!」
「哦~~会变不自然吗?景太景太,不然我问你。所以你是主张战争片也需要萌喽?」
「我~~说~~过~~了!现在就是在谈你的思路极端这一点!」
「极端有什么不可以呢?个人的价值观就是要偏颇嘛。哼,自以为意见要保持中立才最有建设性的脑袋停机落单族就是这样……」
「我觉得还是比不想变成无趣大人的别扭创作者像样吧?」
「吵死了,那边那个矮冬瓜。」
「矬毙了,那边那颗海带头。」
在放学后的教室里,隔著一张桌子彼此互瞪并且迸出火花的男女。
「你们两个好好相处啦……呼啊……」
夹在这样两人中间的我忍住呵欠,懒洋洋地半眯著眼帮他们劝架。可是,这种程度的劝阻当然无法制止他们俩的口角。我茫然望著无视于我再度挑起的「萌争论」……到最后,我终于自己导出了可说是禁语的结论。
「(这个同好会简直无聊到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电玩同好会成立后已过了一个月多。我们的同好会活动不定期举办,每周大约以一~二次的频率聚会,到这次算来正好第十次,可是……
坦白讲,当中有八次都浪费在雨野和星之守这种不知道重复过几遍的无益争执上。对总是在议论中彻底变成局外人的我来说,当然不可能觉得那有什么意思。
何况他们这种争执……双方吵归吵,却有许多互动都让我看得心里莫名发痒……
「顺带一提──」
忽然间,对「萌」拥护告一段落的雨野调松领带,打算暂时停战似的大大吐气,然后另开话题。
「千秋,晶篮3你玩到哪里了?」
相对的,星之守用咖啡口味的盒装豆浆稍微润润喉以后,就开心得让人不知道刚才在凶什么地回话了。
「哼哼~~问得好啊,景太。我呢……终于把剧情推进到享乐之都艾路斯特了,没想到吧!」
「啊,进度跟我完全一样。」
「咦咦!唔……我还以为这次可以领先了……!」
「欸,那是我要说的话啦。我昨天玩游戏时,要赌运气的部分都幸运得吓人,进度暴冲耶。」
「我、我也一样。昨天是我手气好得不知道几年才有一次的日子……」
两人咬牙切齿地互瞪。就这样,经过几秒钟沉默以后。
「……涸……涸谷的首领不错吧……」
转开视线的雨野咕哝。
「……呃……无论是进入战斗前的呈现方式和配乐,还有首领那种难打却不至于不合理的行动模式,要说的话,确实是设计得不错的首领……」
同样转开视线的星之守也畏畏缩缩地应声。
两个人就这样互相瞄来瞄去,却坚持不肯面对面看彼此。但他们似乎不管怎样就是无法停止对话的样子,又按捺不住地继续聊了起来。
「还、还有这几关迷宫的平衡度真是好得没话讲耶。明明技能充实性和打怪捡到的武器强度都在飞速提升,却完全不会沦为作业性质的战斗难度简直堪称一绝!」
「对呀对呀!这就是老牌厂商的真工夫嘛!欸,景太,你的著眼点不错喔!就是这样!像这种不起眼的品评点,实在不容易即时找伴一起讨论。网路论坛早就丢下我们这种休闲型玩家,目前都是以讨论破关后的深度玩法为主……」
「没错!就是说啊!像我们这样一天能玩游戏的时间有限,技术又绝不算高超,同时又在玩其他游戏的人,实在很难有机会跟进度一样的玩家交流。正因为这样,我老是只能跟弟弟聊……」
「我了解!我也是我也是!以前想找人聊相同的游戏进度,我顶多只能找妹妹!哎,再说我基本上是个落单族……」
「对啊……我们都没有肯配合自己步调的朋友呢……」
「所以喽所以喽,这阵子我追著你的进度想赶过你,感觉真的好好玩……」
「嗯,我最近也玩得超充实……」
互相偷看彼此状况的两人开始变得忸忸怩怩。接著……
「不过不过,我还是觉得女主角莉莎心机重又讨人厌。」
「啥!你说那叫心机重?哼,动不动就怀著偏见嫌弃二次元女角『不真实』的失败组女生都像你这样……」
「啥!好恶喔!会认真为电玩女主角护航的男生才没人想要呢~~」
突然间,彷佛第二回合开打,之前保持微妙距离感的两人摇身一变,又面对面盯著彼此的眼睛吵了起来。
我一边感到温馨地望著这样的两人……一边在内心吶喊:
「(你们乾脆结婚回家吵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各位明白了吗?他们这种吵归吵……却像夫妻拌嘴一样让人看不下去的感觉,还有我在旁边观望久了,心里来来去去的焦躁感。
「(对我来说,看雨野演恋爱喜剧有类似找乐子的要素……!可是……总觉得扯到这两个人的互动,糖分就高到让人消受不了啦!)」
别说还没配成对,他们这样还坚称彼此连朋友都不是才吓人。到底在演哪出啊?这阵子,我在放学后都被逼著看了什么戏啊?
另外,我本身目前和女朋友有微妙的距离感,因此看他们这样格外难受。总觉得我就算出手扁雨野也是情有可原,感觉陪审团宣判时会表示:「纯属迁怒但可酌情量刑。」
我怀著这样纠结的情绪,反观他们俩还是吵个不停。
「像莉莎对瑟蕾娜吃醋闹脾气的场面,不就让人心动到极点吗!」
「是啊,那段剧情真的好恶。话说我每次看恋爱喜剧都有疑问就是了,彼此又还没有进展到交往阶段,女主角光看男主角和其他异性在一起就生气是怎样?莫名其妙耶。她才没有那种权利吧?」
「呃,吃醋不需要权利吧!千秋,不然你看见自己在意的男生和可爱的女生走在一起,心里会怎么想!」
「咦?我、我会……呃~~……」
于是星之守瞥向我这边……老实说,我从之前就有被她黏上的自觉,但或许是因为星之守和雨野这种老夫老妻的互动太有模有样了,我实在没办法认真看待她的这份好感。毕竟这跟雨野喜欢黏我是同样的道理吧。落单族会把心思都放在新交到的朋友身上,类似印随效应那样。
星之守差点和我对上视线,连忙又将眼睛转回去。就这样,经过几秒钟默默思考以后,她带著几分苦笑回答雨野了。
「我……要是看到喜欢的人和异性处得开心,或许会有点沮丧……不过不过,我想我到最后还是……只会替对方感到庆幸而已。至、至少,我才不可能……发脾气。是的。」
「「…………」」
我和雨野看了有些羞涩地如此回答的星之守,一瞬间都屏息沉默下来……接著,等到她害羞得低头,我才用手肘轻轻顶了顶雨野并对他耳语。
「(喂!雨、雨野,你看了星之守这种反应,对她还是没任何想法吗!)」
「(什么!不、不对吧,这是我要说的台词耶,上原同学!)」
「(啥!为什么会变你的台词啦!搞不懂你!反正不扯这些了,雨野,你看见刚才她那种反应了吧。这家伙的内在……是个好得让人有点讶异的优质女生耶!)」
「(会、会吗?要说的话……呃……其实对于刚才的争执,我是觉得自己有输掉的感觉……不、不过,下次我才不会输给她!)」
「(我又不是在谈这个!谁输谁赢不重要啦!像她这种含蓄又让人想保护的可爱女生,这年头很难找耶!)」
「(……嗯~~哦~~是喔……上原同学,你果然会那样觉得……)」
「(你干嘛用看待人渣的眼神看我啦!总、总之,我要强调的就是星之守这个女生有多好……)」
「(人、人家不想再从你口中听到那些话了!差劲!)」
「(讲话干嘛忽然变得娘娘腔啦!)」
「(呃,该怎么说呢?我刚才那句话也包含了替某人代言的想法……)」
「(少鬼扯那些有的没的。你啊……再稍微迁就星之守一点啦。现在你总该懂了吧?其实这家伙是个好人啊。)」
「(唔……)」
雨野像是被戳到痛处似的发出呻吟。尽管他跟星之守一样低头沉默了半晌……却又露出重新下定某种决心的神情,然后再度在椅子上坐正。
「千、千秋!」
「?怎样?」
雨野挺直背脊,星之守不解地把头偏到一边。两个人互望片刻以后……雨野就一脸毅然地直直望著星之守的眼睛告诉她:
「我、我觉得你本人同样有许多让男生觉得『萌』的部分啊!」
他说出来了。这家伙居然说出来了。他居然吐出了比我想像中更直接的甜言蜜语。完全没培养和异性沟通技巧的落单族有够恐怖。
我连忙观察星之守的反应。结果,她的脸颊微微泛红──何止如此,整个人气得都要从头顶冒出蒸气了!
「景、景太,你愚弄人也要有限度!」
星之守「磅」地用手拄著桌子站了起来。她无视于愣住的我们两个,自顾自地一边发抖一边含著眼泪又说:
「竟然说我身、身上有『萌』的要素……光、光想到我就毛骨悚然!」
「「咦咦!」」
我跟雨野都傻眼了。呃……就算星之守再怎么讨厌「萌」这个词,连别人用来夸奖她也不能接受的话未免太……
频频发抖的星之守搂住了自己的肩膀……虽然我并不是雨野,但我觉得她那种像小动物的反应即使被讲成「萌」也是难免的事。而且……
「景太,尤、尤其是被你用『萌』来形容……对、对我而言只觉得恶心!」
「(哇~~萌喔~~)」
我用了几乎跟佛祖一样的眼神关怀眼前的傲娇少女。可是雨野似乎把她的话当真了,嘴里喃喃念著:「唔,的确,或许我刚才真的很恶!」哎……对喔,这家伙缺乏自信到令人绝望的程度。
我再度观察星之守的状况……实际上,她似乎真的相当排斥。这是我一路看他们争论到现在的个人看法就是了,星之守嫌弃的「萌」好像是指女角塑造出来的浓烈性格。据她所说,那样太注重表面,会让角色显得欠缺人性,看了心里不舒服。
「(表示对星之守来说,被人用「萌」形容就等于只想停留在浅薄的理解吧。)」
也许那样确实满令人难过的……嗯?慢著。不对,先等等。
「(刚才……这家伙说了,她「尤其」讨厌被「雨野」讲成那样……)」
当我忽然想到这一点的时候,这次换雨野用力拄著桌子站起来了。
「我、我的发言让你觉得恶心,实在很抱歉。只、只是……」
接著他就用热情的眼神朝星之守瞪回去,还意志坚定地断言:
「对我来说,『萌』除了当最顶级的赞美词以外并没有其他意思!」
…………嗯?不、不对吧,你这样讲话挺大胆的耶──
「吵死了吵死了!就算被你赞美,我也不会开心!反正不管怎样我就是讨厌『萌』!」
「啥!你到现在讲话还那么幼稚!」
「谁幼稚啊!我才不觉得大声谈论『萌』的矮冬瓜有哪里成熟!」
「总比脾气别扭的海带头强吧!」
「「什么话嘛!」」
「呃……两位……」
夹在两人中间的我战战兢兢地举手开口,他们却没有要停止争执的迹象。我朝那景象观望了一阵子以后……又大大地叹气。
「(女的要求对方好好看待自己;男的则撇开那些细节,明目张胆地表示自己打从心里觉得对方可爱。假如这种关系不叫两情相悦,到底要怎样才叫两情相悦啊……)」
至少,这两个人的关系应该早就算得上朋友了。
「……受不了。」
我在叹息间观察又和平时一样展开「萌争论」的两人。
哎……其实连这些口角全部算进去,他们应该是不错的搭档。从这层意义来看,或许我管东管西真的只是多事罢了。
「我说过啦,千秋,你这个人就是──」
「景太景太,那样太奇怪了──」
一成不变的同好会景象。照进教室的柔和夕阳。
我茫然地朝著两人到最后依旧没有改善的吵架景象望了一会儿。
然后,露出温和成熟的微笑。
独自将视线缓缓转向窗外景色的我……静静地玩味起今天做出的结论。
「(这个同好会果然无聊到爆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议论中彻底成为局外人而落单的状态下,今天的夕阳望过去仍是如此刺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