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六卷
  5. 六章 心愿与死神
  6. 繁体版

六章 心愿与死神
2017-06-22 20:26:25

		

「这个,到底是哪种报酬啊?」
我咕哝地问,重要NPC妖精女王便回答我:
「目前的妖精乡缺乏能送给人类们的礼物。因此,原本缠着你们的妖精以后会顺应你们的要求,在可能的范围内达成三个【心愿】。这就是这回的报酬。」
听完这番话,我检视吸收了恶作剧妖精的朴素铁戒指。
妖精加持的铁戒指【饰品】
DEF+2 追加效果:【妖精加持(3/3)】
「喔,原来变成辅助道具啦。」
如果是饰品本来就有追加效果或装备没有追加效果栏的玩家,则会在所持道具栏里随机选一项装备加上【妖精加持】效果。
所有人都取下自己的装备仔细端详。
「哎呀呀,我们的妖精都变成饰品了。」
「而且是在可能的范围内……那到底该许怎样的愿望才好呢?」
缪与露卡多,讨论起自己想许的心愿内容,大家也纷纷找人商量起来。
「好,那我就先来使用吧!」
「甘兹!你性子也太急了!」
「出来吧!妖精!」
甘兹无视凯的忠告,迳自将【妖精加持】的手环举高,从里面召唤出妖精。
「来啦来啦。那就闲话休提,你想拜托我什么呢?」
「我的心愿是——想要强化武器的最强素材!」
这种无耻的心愿,让我们其余人都无言以对。刚刚不是才说在可能的范围内吗……
「所谓最强具体而言是指什么啊~」
「那个喔,例如龙、巨人之类最强生物掉落的强化素材啊!」
「那种东西凭一只妖精怎么可能实现嘛。」
说完,妖精就拒绝了甘兹的许愿。
「咦,不行吗?那、那这样好了,呃,你帮我去找等级稍弱一点的强化素材过来!」
「这个也不可能。喂,你没有其他心愿了吗?如果没有我要回去啰~」
「呃,那个……」
「10、9、8……」
妖精无情地开始倒数计时,甘兹这下子可慌了。紧接着——
「不论什么都好帮我找强化素材来就是了!」
「好,时间到。掰啦。」
结果甘兹赶不上倒数计时,妖精再度回到手环里去了。
「呃,结果是这种情况啊。」
由于许了不明确的心愿,甘兹的【妖精加持】效果白白浪费掉一次了。
甘兹为此大失所望,双手双膝撑在地上爬不起来,但其他人并没有安慰他而是冷静地分析现况。
「唔——所以说,应该要许更容易实现的心愿才对啰。看来得先从心愿的范例来调查效果的范围才行了。」
「托了甘兹的福我们会更慎重地许愿,真是太好了。」
「甘兹,你的牺牲并没有白费啊。」
「拜托安慰我一下吧!」
塔克、缪、凯依序的发言令甘兹大吼道。
在其他人温情目光的守候下,甘兹死性不改的样子让人不禁露出苦笑。
当讨论冷却下来后,NPC妖精女王再度对我们出声道:
「那么,也差不多该将诸位送回人类的世界了。这回,真的非常感谢你们。」
时间到了吗,只见精灵环转移到我们所有人脚下并同时发出光芒。
在光柱完成之前,之前躲起来的妖精们挥手欢送我们。
如果可以,真希望以后能重游景色恢复美丽的妖精乡。我脑中想着这些事,同时跟着大家传送回去了。
精灵环转移的位置,我还以为会是之前我们出发的地点,结果联合小队的所有人都被送到第一城镇的传送点前了。
「那么,任务也完成了,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为了验证【妖精加持】的效果,要把大家集合起来吗?」
「好啊赞成!之后我们找个地方开庆功宴吧!」
任务结束后,大家都在做后续的打算。
以塔克为中心有些人组成了验证【妖精加持】效果的小组。
以缪为中心有些人要组团开庆功宴。
至于剩下的人包含我,决定为了消解疲劳先休息一下。
「我要先回【加油工坊】直接登出游戏了。」
「咦——跟大家一起去嘛。」
「可是我有点累了。」
说完,我摸摸正计划来个甜食巡礼的缪脑袋安抚她,并离开这群同伴身边。
返回【加油工坊】,NPC京子小姐出来迎接我。总算是回到家了,我突然有种感慨,不禁叹了一口很长的气。
「云,欢迎回来。」
「我回来了,京子小姐。我不在时店里有什么事吗?」
「一切正常,只有几位熟客来买药水而已。还有,高等药水的补充我建议列为优先事项。」
「了解。之后我再去检查存货。」
真的很累了,我心想。为了让利维与柘榴疗愈一下,我召唤出它们这两只。
「啾~」
「我累了。利维,柘榴,稍微疗愈我一下吧。」
我靠着利维,并将柘榴抱在肚子前面,坐到柜台后的地板上。
有好一会,我默默感受着利维与柘榴的体温,但这两只的反应却有点躁动。我不知道它们东张西望在寻找什么,接着柘榴开始频频舔起我的右手。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说完,我为了安抚柘榴而摸摸它,这时才察觉出来。
柘榴所在意的,并非我的右手,而是上头【妖精加持】的戒指。
「是吗?因为那家伙之前一直跟我在一块。没错,恶作剧妖精的确在这里面。」
我把【妖精加持】的戒指展示给利维跟柘榴看,它们的视线纷纷集中过来,柘榴好几度碰触戒指。偶尔,它还会轻轻咬我的手指,但结果没有平时恶作剧妖精的那种反应,令它不解地歪着脑袋。
「一旦真的不在了,反而觉得有点寂寞啊。」
之前在的时候觉得恶作剧妖精烦不胜烦,然而我发现在任务期间,她已不知不觉融入为这座【加油工坊】的一分子了。
●
期间限定的妖精任务快结束了,陆续有其他玩家提供的任务情报集中过来,至于已经完成任务的我,则隔着【加油工坊】的柜台听取来店的玩家们谈论此事。
至于,今天找我聊的对象是——
「小云,你听我说啦~」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啦?」
原来是泪眼汪汪跑来抱怨的赛伊姊。
「期限都过了一半我还是拿不到妖精,后来好不容易拿到,却在任务途中遇到什么死神还有PK们,根本不让我完成任务!而且他们还挑最难的附身荆棘那关纠缠我!」
「真是辛苦你了。」
我这么说道,默默取出甜的饮料平复她的情绪。
听她详细诉说,原来是任务一开始她就被许多不同的人邀约参加小队,但她却以为可以自己找到妖精,因此便婉拒了,决定将机会让给其他人。然而后来她却一直遇不到妖精,只好找御雷神求救。
其他还包括,有御雷神在的小队就很容易被弗莱恩等人主动袭击。
另外跟妖精任务一起在更新后追加的内容,也就是会随机出现袭击玩家的徘徊型头目——死神Grim Reaper也被她遇到了,甚至强化后的附身荆棘超级难打等等,赛伊姊姊真是苦难连篇。
「小云,谢谢你听我抱怨。托你的福我心情稍微好点了。」
「那真是太好了。所以赛伊姊姊你现在任务进行到哪边了?」
「目前应该要闯进最后的妖精乡了吧。可能会跟小云你们一样遇到许多高难度的追加机关喔。」
「我想赛伊姊姊一定没问题的。」
「要是我无法完成任务,我就要去找那些妨碍我的PK们报仇,从他们身上榨出钱购买【妖精加持】的装饰品。」
赛伊姊泪眼汪汪地发表惊悚的宣言。我想那点钱她应该还有,就算不去硬抢PK的赏金应该也买得起才是。
然而目前,露天滩位或拍卖场所贩售的【妖精加持】装备,却因刚面市的缘故价位居高不下。最便宜也要100万G,至于最高则在500万G左右。
「不然,我用200万G跟小云买好吗?」
「不行!我绝对不卖。」
我以左手紧握住右手上的戒指,犹如要保护它。
「可是,小云对这种限定次数的稀有道具应该根本不会使用吧。」
「唔……确实没错。」
我被看穿内心的想法,不禁发出呻吟。的确,像这类道具我总是很小气,这或许也是我游戏玩不好的主因之一。往往由于在该用的时候不用,导致我一败涂地。
「——万能药症候群(注3:指在玩游戏时舍不得使用强力道具,导致一直到全破还堆积在道具栏的状况。)。」
「呜呜,可是还是不能卖你。因为这是我的宝贝。」
恶作剧妖精只剩下这戒指跟我保存联系,所以我不能让给赛伊姊。
「与其担心失败时该怎么办,不如先设想任务过关后【妖精加持】该怎么用,这样比较有建设性吧。」
「对呀。或许我刚才一心只想捉弄小云吧。」
赛伊姊……我朝她白了一眼,她立刻小声对我说了句抱歉。
「这个嘛。我啊,应该会要妖精拿三次强化素材过来吧。」
「原来如此。不过看玩家的需要,有些人搞不好会要求暂时性的攻击辅助之类,反正心愿可说是无奇不有。」
目前已经被证实的【妖精加持】用途,包括寻找某种道具、送钱过来、攻击辅助、数值辅助、耐性辅助、任务提示、经验值取得加成等效果,这些都是确定可以许的愿望。任何一种都是有了会带来小小的乐趣,但没有也没啥大问题。
不客气说一句,这回的任务报酬跟过关难度相比其实不太划算。
以个人的观点而言,跟妖精共处的时光还比较有价值。
「那么,小云,我差不多该走啰。」
「赛伊姊姊,加油。对了,把这饯别的药水也带上。」
我将好几瓶药塞给之后就要勇闯妖精乡的赛伊姊,但这时突然想到,某样东西也能派上用场,于是便取出一张纸。
「赛伊姊姊,这个你也一起带去吧。」
「这是什么?」
「我在小队被截断时制作的迷宫地图。包括陷阱的种类、宝箱的内容物等,各种详细的资料上面都有记载。」
虽然不可能画出地图的全貌,且每次迷宫构造都会改变的可能性也无法排除,但至少能知道陷阱的种类有哪些,这样就可以事先戒备了。
「小云,谢谢你。我会好好利用的。」
就这样赛伊姊离开了【加油工坊】,跟御雷神及公会【八百万神】的成员一起去解任务了。
尽管这是后话,但我交给她的地图在排除陷阱时好像非常管用,而那群经常探索迷宫的玩家似乎也开始自行练习起画地图的游戏技巧了。
「那么,我们也出门散步吧。」
赛伊姊姊造访时静静躺在冰凉地板上睡懒觉的利维与柘榴这时主动醒来,还移动到店的出口,投向我的眼神似乎在说「赶快出去吧」。
「知道啦。今天就去东边随便采集一点药草及矿石,然后到第二城镇逛逛吧。」
就这样,我凭心情决定了今天的计划,带着利维与柘榴一块走出店门。
途中看了几眼路边的露天摊位与小吃摊,不时跟认识的玩家随口打声招呼,我们就这样离开了城镇。
玩家们之间的话题,都已经以【妖精加持】的饰品用途为主了。
「唉,看来我是很难决定了。」
听了我重重的叹息声,利维与柘榴也呼一声吐出一口沉重的气。
正如赛伊姊姊先前所言,因为我罹患了「万能药症候群」那种舍不得用的毛病以及缺乏明确目的,所以尚未决定该怎么许愿才好。
「也罢,急又有什么好处,反正就当作紧急时的救命道具吧。」
我喃喃自语着,但真要问这样的选择是否可以接受,答案又很微妙。
「我真是优柔寡断啊。」
我边说,边割下生长在地面的药草进行采集。
在悠闲的气氛与蓝天下随意漫步,我不知不觉走到了东边的森林。
「啊啊,竟然跑来这么远的地方。既然这样,干脆在这附近休息一下吧。」
我走入东侧森林的安全地带,自所持道具栏取出温热的茶水,以倒下的树木代替椅子。至于利维跟柘榴,则喂食在来程摊位买的冰镇黄瓜,它们随即啪哩啪哩啃了起来。虽说只是单纯把小黄瓜冰过而已,看起来却很新鲜美味。这两只很快就吃掉了一根,还向我要求再来一根。
「好好。第二根……等等,有什么东西来了。」
我举起刚拿出的冰镇黄瓜,等待从草丛那边传来的气息现身。
尽管不觉得来者怀抱敌意,但这么小的东西也可能是灰鼠,当我正提高警戒时,一只条纹图案的小家伙冲了出来。
「噗咿!」
「是小野猪!好久不见啦!」
这只巨型野猪的幼兽,跟上回我遇到时一样朝气蓬勃地朝我奔来。
它的鼻头对准了我刚拿出的冰镇黄瓜,我才刚递过去,它便毫不客气地大嚼起来。
「啊哈哈,不知为什么,聚集在我周围的宠物都是爱吃鬼呢。」
前阵子,我在南边湿地邂逅的火球敌怪——磷火,也是看我要给药草才接近我。总觉得很妙,我在各地都循同一种模式建立起与怪物间的友好态度。
「噗——」
「什么,你已经吃完啦。」
我摸着身上鬃毛有点硬的小野猪,它仿佛在寻找什么般眼神游移不定。
「……果然,你也想找恶作剧妖精吗。」
跟利维与柘榴一样,小野猪同样好奇在我肩上跟头顶四处乱飞的恶作剧妖精上哪去了。
这时,大概是闻到气味了吧,小野猪把鼻头凑近我正在抚摸它的右手,
还将脑袋歪过来。
「现在恶作剧妖精不在了。真抱歉啊。」
我不确定它是否可以接受我的喃喃回应,但小野猪突然冲向附近的草丛,把头钻下去不知在挖掘什么。
我观察它的动作有好一会,小野猪这才叼着某样东西返回我身边。
「这是……化石吗。嗯,谢谢,那我就收下了。」
小野猪将未鉴定的化石送给我,然后就心满意足地爬回森林里了。
下次来拜访它应该也会发生相同的事吧,我脸上浮现苦笑,接着饮尽茶水站起身来。
「利维、柘榴,休息够了,该继续前进啰!」
与小野猪重逢后,我尽管感到相当愉快,但也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就在这种心情下重启散步之旅。
「看来得早点决定【妖精加持】的用途才行了啊。」
我咕哝道,但心里还是觉得那样的机会应该要很久以后了,结果事情却比我预期得更早降临。
●
在漫无目的、自由乱逛的散步途中却唐突发生了一件事。
只见紫色的浓雾突然涌现,让我的视野急速恶化。
随后,仿佛自森林深处涌出的寒气让我浑身发抖。
因空间突然产生变化而惊讶的同时,周围一切的声响都消失了。
不论是小鸟的鸣啭,或是摩擦地面的脚步声都感觉不出来。
我组合使用【千里眼】与【识破】进行侦查,但周围却感应不到任何敌人的存在。
「这是,怎么回事。全都消失了。」
好像四周的事物都不见了……不对,恰好相反。是我自己被空无一物的空间吸了进去。
跟我走在一起的利维跟柘榴,这时都紧靠在我身边。利维的鬃毛完全倒竖起来进行最高度的警戒,相反地柘榴却垂落尾巴一副胆怯的模样。
「不能让利维跟柘榴陷入危险。你们回去吧——《送还》。」
我使用《送还》技能,让它们变回召唤石。
在这紫色浓雾充斥的空间中,我独自张望四周。
「……这里一定有什么东西。」
【识破】天赋感应到某一点有什么玩意正在迫近,于是我转往那个方向。
「这家伙,是敌人吗?」
现出踪影的存在,头戴鸟喙状面具以及宽沿帽,还披着附有乌鸦羽毛的漆黑斗篷。
至于其头顶浮现的名称则显示着【死神·Grim Reaper】。
「这家伙,就是游戏更新后追加的徘徊型头目吗。」
我一点也不想跟它单挑,于是便以随时要逃跑的姿态展开对峙。
『嘎嘎嘎嘎!』
死神发出类似乌鸦的叫声,一瞬间就缩短了双方的距离。
「!?」
我根本没看清楚它冷不防挥下的手臂,立刻就朝一旁跳开躲避。
「好危险。攻击速度也太快了吧。」
死神的武器,是很适合其风格的镰刀。
它右手那侧的斗篷,看起来仿佛垂下十几条衣袖,里面挂着无数锵啦作响、附有锁链的镰刀。至于左手,则拿着长度有将近一半埋在地下、剩下高度相当于身高的镰刀。而且还能以单手轻易挥动。
此外死神的背上,也背负着可以收折的巨大镰刀。那家伙正死盯着我。
起初从背后发动的那一击,是来自它挥动左手那把镰刀。但因为我用【千里眼】事先看见所以没赶上我闪躲的速度……
「……好像也没多可怕。」
存在本身的确很异样,但却少了大型敌怪独有的压迫感。真要说起来算是存在感薄弱的那型吧。
正当我这么想的瞬间——
「!?」
死神再度一眨眼缩短距离,以单手轻易挥落镰刀。这回,我反仰上半身躲过了,但却有好几根头发被切断,飘浮在半空中。
「好、好恐怖啊——」
这家伙,果然很吓人!
所谓存在感薄弱,其实是由于它发动攻击的时机很难判断。等我猛然惊觉,这家伙已来到眼前了。
直线的爆发力加上无声无息,使玩家有种敌人突然在眼前现身的感觉。
为了从这样的死神手下逃脱,我使出全力。
「《附加》——防御、敏捷!」
我对自己使用防御与速度的双重附魔,背对死神拔腿就跑。
因为搞不清楚被紫雾笼罩的森林出口在哪,我只能漫无目的地逃亡。
一旦被死神逮到,那我就输定了。既然如此,我也只能卯足全劲到处乱跑。
「那家伙呢——」
一瞬间,我转头看后面,只见死神正以迟缓的动作转往我的方向。离刚才跟我对峙的位置根本一步也还没动。如果是这样,搞不好我还有机会逃掉。然而我刚浮现的希望,一下子就被击碎了。
「——骗人的吧。」
它转向完成后朝我接近的瞬间爆发力超高。然而,除此之外的移动能力我猜都很差。因此我本来决定以「之」字形跑法对付死神的直线移动,可惜以为这样就能逃脱的我实在太天真了。
「原来那些附有锁链的镰刀是这样用的喔!」
只见它挥动垂挂在右边袖子下的锁链镰刀,发出炼条之间的摩擦声,一口气刺进森林生长的树木中。紧接着,它像是在卷动锁链般把武器收回衣服内侧,借此快速缩短双方的距离。
『嘎嘎嘎!』
「唔!?可恶——《炸弹》!」
我对准以突刺的锁链支撑身体、垂直立于树干边的死神使出最低阶的魔法。这样无法造成伤害我早就料到了,目的只是为了让对手眼花。
尽管我明白这样的行动几乎没有意义,但为了摆脱被追杀的恐惧感,我还是咬牙扔出炸弹,并持续不断地逃跑。
炸弹掀起的沙尘平息后,歪着脑袋、一副若无其事模样的死神依然好端端的。
再这样下去迟早会被追到,一想到这我就更加紧脚步,没了命似的狂奔。
死神除了利用锁链快速拉近距离,还会接着挥舞镰刀。我只能勉强躲掉这种必杀的攻势,同时寻找浓雾森林的出口。
不时,我因焦虑感而扔出无意义的《炸弹》与《泥土盾》拖延对手的脚步,但死神全都正面硬吃下来,或是以大镰刀直接砍碎。
「哈啊、哈啊、哈啊——」
在长距离的追逐战途中,我失去死神的踪迹了。
「那家伙,在哪里……」
我背靠着一棵树休息,同时环顾四周。
为了舒缓急促的呼吸,我深呼吸了好几口气,这才渐渐放松下来。
周围的雾气依旧浓密,但突然有个乐观的预期闪过我脑中。
「难道说……我成功逃——!?」
逃掉了。结果这种预期,一下子就出卖了我。
自地面冲出的锁链,把我绑在我背靠的树干上。
「糟糕!?被追上了!」
锁链绕了好几圈,还深深刺入树干里,将我的身躯牢牢固定住。
一瞬间的松懈害我来不及逃跑,被敌人逮个正着。
我扭动身子,试图挣脱锁链,但这玩意已深深嵌入树干,除了发出金属摩擦声外我根本逃不出来。
有什么救命法宝吗,我左顾右盼,最后不禁顺着从地面伸出的锁链方向望去。
喀沙、喀沙……
只听见缓缓践踏森林枯叶的脚步声,没过多久死神的黑色轮廓便从紫色的雾气中浮现。
「快挣脱、挣脱、挣脱啊!」
我使尽力气企图强行脱困,并扭转身躯设法制造出可通过的空隙,但怎样都无法逃离。这当中死神依然凭借锁链,一步步朝我这边靠近。
有什么方法吗——我拼死回想自己身上的道具,思考可以逃出这种窘境的手段。
期间我也用了《泥土盾》与《泥塘》这种妨碍敌人行动的地属性魔法,但土墙被对方劈开,泥塘则被它若无其事地直接走过。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怎么——」
我望着自己被锁链固定住的手臂,突然想到一个办法。
这时候要是利用《妖精加持的戒指》效果,就算不能打赢或赶走死神,要逃出去或许还可行。然而当我要实行这个想法之前,黑色的身影已盖住我头顶上方,逼使我仰起头停止思考。
矗立在我面前的死神,正隔着鸟头造型的面具俯瞰我。
「糟——」
随手挥下的镰刀自我的肩膀斜向砍落。我在毫无心理准备的状态下受到袭击,原本满血状态的HP一瞬间就喷光了。
在逐渐变暗的视野中,跳出了跟一般死亡不同的讯息。
※被特定敌怪打倒时,会发生与一般情况不同的死亡惩罚。
受敌怪【死神】的惩罚影响,数值降低时间延长为【72小时】
也太扯了,这种死亡惩罚可不是闹着玩的。相对于一般的死亡惩罚只有一小时,长达三天的时间未免太没道理了吧。
被突然撞见的敌人干掉,而且长达三天数值都会下降,这样的结果我绝对要避免。
于是我毫不迟疑,就选了要使用复活药的『YES』。
这种恶梦般的场面,眼睛重新睁开就会消失了——我祈祷着,然而一复活完毕,我就看见正在回收锁链的死神背影。
「还没结束啊……那我只好继续逃跑了。」
我的复活让死神微微歪着面具,摆出有点可爱的动作。只可惜,它接下来就以「也罢,再砍一次」的姿态重新朝我的身体劈下镰刀。
我拼死逃亡着,一边奔跑,一边大口灌下高等药水。
「哈啊、哈啊……真是倒楣透了。」
才刚遇到,最后就得抱着必死的觉悟,撞见这种敌怪真是太衰了,我心里埋怨同时没了命地逃跑。
由于从死亡状态复活,原本施加的附魔会全部解除,我只好边跑边重新附加回去。
尽管死神再度以锁链进行高速移动追杀,但这回就没有脱离我的视野之外了。
为了全力回避我没空使用弓或菜刀,只能持续注意对手的一举一动并不停逃跑。
即便如此那家伙还是太强了,就算我以【千里眼】在攻击瞬间延长思考的时间,但还是受到了无法回避的攻击。每次我都得重复死亡又复活的过程,然后继续逃亡。
在移动的过程中,我越逃越觉得覆盖森林的紫雾好像变淡了,如果再多撑一会搞不好我真能顺利逃脱。
「——有光线。」
在森林的缺口,我发现浓雾最淡的场所。假使能通过那里,这种玩命的捉迷藏游戏应该可以告终吧。但我才刚这么想,一瞬间心情放松,就直接通往死亡的道路。
「又来一遍,吗——」
我目睹挥落眼前的镰刀刀刃,身躯再度崩倒。
对于视野中浮现的选单,我毫不迟疑选了『YES』。这么一来复活药就全部用光了。
「只好赌赌运气了——【炸弹】!」
我乱洒炸弹的魔法宝石并全数发动,企图一口气迈向森林的出口。假使这种让敌人眼花的魔法可以阻止对方脚步并让我顺利逃脱,那就算成功了。
抱持这种念头才刚踏出一步,我就滑倒摔在地上。
「该死,为什么,怎么会这样嘛……」
当我试图爬起身才察觉,我的腿被锁链缠住了。至于锁链另一端,则是受到多重爆炸后依然毫发无伤的死神。
只见它拉动手臂,开始卷回锁链,我再度摔向地面。
「啊咕,好不容易只差一点了……」
耗尽大量复活药逃到出口边,结果还是难逃一死……我伸出右手攀向出口,努力想多少爬过去一点,但还是无法抗衡锁链拉扯的力量,逐渐在地上被拖走了。
该使用套在右手手指上的【妖精加持】戒指吗?可惜我的这种想法又被泼了一头冷水。
在跪倒于地的我脑袋下方,死神把镰刀伸了进来。光是发出钝重光芒的刀刃,就带给我十足的恐惧感。
这种感觉简直就像在等待斩首的罪犯。
始终被拘束的伤悲与独自一人的孤寂从我胸口涌了出来。
这时,我的悲伤与孤独跟出现在视野里的【妖精加持】戒指结合在一起,让我闪过一个脱离现实的念头。
——被关在戒指里,不会寂寞吗?
这番疑问,让我完全忘了对死神的畏惧。
迫近眼前的镰刀一点也不可怕,我抱持这种逆来顺受的心态。只是最后遗憾的一点,就是我对那家伙根本伤不了一根寒毛。
紧接着,镰刀朝脖子砍下,我的意识也完全沉入了黑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