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六卷
  5. 四章 谎报年龄药与鬼
  6. 繁体版

四章 谎报年龄药与鬼
2017-06-22 20:26:25

		

我有好一会躲在树荫下休息,并检整装备与己身的状态。
第三只附身荆棘的剑刃蜥蜴,比起第一只阿剌克涅、第二只荒地青蛙明显强得多。此外更重要的是,它会使用让玩家无法取得优势的荆棘墙壁。
就在我喘口气的途中,恶作剧妖精似乎发现了什么而表现出激烈的反应。
「啊!第四只的气息就在附近耶!」
「我要回去了。谁想这样连续战斗啊。」
「咦——可是人家跟你的合作是最强的呀!去打嘛——好不好,快点——」
恶作剧妖精以娇小的身躯努力摇晃我的肩膀。
对剑刃蜥蜴之战取得精采胜利的恶作剧妖精,似乎一下子信心爆满,企图把我带去最后一只附身荆棘的所在位置。
在她的催促下,我撑起沉重的身躯,然而当迫近地区的分界线时,小野猪开始叫了起来。
「噗噗——!」
「喔?怎么啦?」
「噗噗——!」
「这孩子好像不能离开这个区域,所以最多只能走到这里的样子。」
小野猪的腿刚好踏在地区的分界线上。由于跟利维、柘榴一起行动害我都忘了,这只巨型野猪的幼兽还不是我的使役兽。
尽管我并不打算把它纳为同伴,但这短暂的相处时光还是让我感到有点惋惜。只是,我也不能为了它继续待在这个地区。
「真抱歉。不过,下次我来这里再跟你一起玩吧?」
「噗——」
小野猪发出精神抖擞的鸣叫同时冲往森林深处,端坐在我肩上的恶作剧妖精则说了句「它会期待的」,算是代替小野猪回答我吧。
既然如此,短时间内找机会再来吧。我这么决定的同时,也对恶作剧妖精可以翻译幼兽们的叫声这项事实暗地感到惊讶。这家伙虽不起眼,但能力搞不好很强大?
我觉得妖精身上的谜团又更难解了,而这位意气风发的恶作剧妖精最后引领我看到的玩意是——
『呼……吼……』
「……喂,不知为何,我总觉得自己眼前好像有个超级恐怖的存在啊。」
「嗯。这家伙是最大只的棘手敌怪。就连人家也拿它一点办法都没有。」
「现在才说!天啊,那家伙刚才从嘴里喷出蒸气耶!」
宛如水蒸气的白色气息自敌怪嘴角锐利的牙齿缝隙喷出,光线在高温的空气中折射,使周遭的景色看起来摇曳不定。
这次的对手,似乎是一只寄生于巨型哥布林的附身荆棘。
寄生的结果,让巨型哥布林的身体更加巨大,变成了肌肉隆起的鬼。头顶两根有扭曲荆棘缠绕的角之间,还有黑白双色的放电效果,敌怪如此妖异的轮廓深深烙印在我眼底。
「蔷薇花朵的数量,共有四处吗。」
在翻出白眼的鬼其中一只眼上,有一朵蔷薇开着,其他还包括右肩与颈项,以及左胸分别都长出了弱点的蔷薇。
至于巨型哥布林本来手持的棍棒,则与荆棘及手臂全部融合成一体,化为了一把绿色的狼牙棒。
「糟透了,我原本还以为这会是比较愉快的任务。」
「好啦,就当自己运气不好,试着挑战看看吧——!」
也就是说,我得跟四只附身荆棘中最强的一只,而且还是在它最强的状态下对决不可啰。
不,还早呢。不能那么快认输。在之前的战斗中,我已经肯定蔷薇就是它的弱点这件事。一定要一举打倒它!
「我要上啰喔喔喔!」
「加油!」
我举起弓,瞄准弱点之一、位于单边眼睛的蔷薇。
从正面发出的这一击,尽管笔直朝鬼的附身荆棘飞去,但却被从地面涌现的荆棘墙壁挡住了。
啪哩——箭矢被挡住后掉落地面。紧接着,察觉到我出手攻击的鬼,掰开荆棘墙朝我这缓缓走来。途中,它辗过掉在地上的箭矢,箭就像小树枝一样被踩断了。
「啊啊!箭我回收以后还可使用耶!」
「结果你在意的是那件事喔?等等,来了!敌人来了!」
『咕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翻着白眼的鬼对我们发出咆哮。
那家伙用力踏了一下脚,地面就啵啵冒出了许多比鬼拳头还大、看似胡桃的玩意,瞬间堆成一座小山。
只见鬼一把抓起那玩意,用绿色的狼牙棒挥击,将果实打出去。
听声音,那果实应该跟胡桃类似,也是被一层硬壳所包裹吧。
「嘎?嘎啊啊啊!?这是它的远距离攻击!?」
「撤退!撤退!」
类似胡桃的果实被棒子打出去后,在空中四散开来。然而,仅仅过了数秒果实的壳就在半空炸裂,如霰弹般洒下其中的小颗粒。
我根本无法闪避,只好以全身承受这阵霰弹暴风雨。
等回过神,才发现自己正仰躺倒地。
「咕,痛死了。搞什么嘛。竟然还会远距离攻击喔。」
这种攻击的射程比荒地青蛙更长。我本来想站在远处先确保自身的安全再开始战斗,没想到早就位于对手的攻击范围内了。
「既然这样,干脆先逃跑再重新开始——」
但这时我才惊觉,刚才命中全身的霰弹其实是小种子。小种子急速发芽开始成长,变成纤细的荆棘后缠住我的四肢,并绑死在地面。
「快逃!要不然附身荆棘就要过来啰!」
「我知道啦!咕《附加》——攻击!」
幸好荆棘没侵入我的身体内部,但其惊人的生长速度仍可限制我的活动。我自腰带抽出菜刀,胡乱挥舞把荆棘砍断,然而好像怎么砍也砍不完。
「快点、快点!」
「可恶,好,解开了!」
当我右手拿着菜刀砍断缠绕左手的荆棘时,自己腰部以下的身体已被绿色荆棘所盖满。这时,遮住我上方的黑影逼使我抬起头,结果刚好与鬼的白眼对上了。
「啊——」
那之后,狼牙棒笔直挥下赏给我一击,我的身体便倒下了。
视野亦变暗了,画面上出现是否要使用复活药的选项。
即便在这时复活,我还是会保持被荆棘拘束的状态位于鬼的附近,等于又会一下子被干掉,所以还是乖乖选择死亡回家,让自己的身体化为光粒吧。
「……喂,现在怎么办?」
「你说还能怎么办啊?」
一屁股瘫坐在【加油工坊】昏暗的工作区地板上,我们对着彼此抱头苦恼。
不论怎么挣扎,感觉都赢不了那只附身荆棘。
既然如此,我想出来的方法只剩下三个。
第一是聚集同伴们,进行小队战。
第二是强化自身装备,提高输出伤害的效率。
第三则是透过升级增强自己的数值。
「这当中最快能达成的就是小队战了!现在立刻去找人吧!」
「在那之前……得先处理这断掉的弓弦才行啊。」
说完,我把弓弦四分五裂的黑乙女长弓展示给恶作剧妖精看。
连战与刚才的那一击,似乎使我的弓弦最先承受不住负荷断掉了。
「这玩意,不拿给利利处理一下恐怕是不行的。」
「嗯唔,什么嘛。人家那么希望你赶快帮忙拯救妖精乡耶。」
「我也没办法啊。总之,先从可行的部分开始着手吧。」
我撑起沉重的身躯,迅速与利利取得联络。恰好,他就待在自己的店里,所以我跟他谈妥了修理的事。
「对了,利维跟柘榴的事也还没善后。」
先前当我选择死亡的时候,利维跟柘榴就被强制送还了,现在得重新召唤一遍。
或许是担心我刚才的死亡吧,只见柘榴第一个扑向了我的胸膛,发出啾啾的鸣叫声,利维则不断以脑袋顶我表达它的不满。至于恶作剧妖精,不知为何露出一脸不怀好意的笑容欣赏这个场面。
「你干么?」
「没有,只是觉得它们很爱你呀。」
听了妖精的这番话,我也觉得「有人会担心自己没什么不好」,一边安抚那两只的情绪一边造访【利利木工店】。
「欢迎光临。云云,你说你的弓弦断了,能马上拿给我看吗?」
「对啊,变成这样了……」
利利仔细检查我所递出的黑乙女长弓,立刻就导出了破损的理由。
「这是弓本身的耐久度已经下降之故。光是替换新的弦恐怕还不够喔,你应该是在类似肉搏战的情况下受到了直接的攻击吧?」
「呃,算吧,嗯。不知道被打到几次就是了。」
我不好意思说,自己刚刚受到了必须吃复活药的猛烈攻击。
「云云,你看这个。」
「啊,好的。」
利利弹了一下新弦,这种以铜金属丝制造的弓弦,声音跟弹力都比之前的旧弦优异。
但我跟利利好像都还不满意,于是又换上了其他新弦试验。
重复换了好几次,把所有高价的金属丝都试过了,最后才轮到竹纤维制的弦上场试弹。
「咦!?这是!」
「嗯。就是这个了。不管是声音或其他方面都截然不同。」
银金属丝制作的弦虽然也不差,但这种竹纤维强而有力的声响及弹性都是前者所无法比拟的。
「那就赶快换上这种吧。」
说完,利利便替黑乙女长弓换上竹纤维制的新弦。
「没想到竟然差这么多。竹纤维虽然制作很麻烦,但也不是什么高级的素材,只是用在弓上似乎很合适。」
「是呀。金属丝因为太硬了,反而会造成弓本身的耐久度下降,所以并不适合用于长弓及强弓。如果真要讲究,拿大型敌怪腿肉所采下的肌腱纤维或许更理想呢。」
利利这么说明道,并将弓弦调整为适合我目前的等级,然后再把弦暂时取下。
「弓本体的部分我之后再好好调整。另外,我是不清楚云云到底打输谁了,但可别太勉强自己喔。」
「好,我知道了。我打算再升一下级,并找人组队去挑战。」
将换弦的费用交给利利后,我步出他的店。
伴随听到升级这个辞汇就蠢蠢欲动的恶作剧妖精,我返回了【加油工坊】。
●
恶作剧妖精坐在我头顶上,跟我盯着同一口锅子。锅旁还打开了一本书。
「喂,你不是要把自己练得更强吗?」
「用这种方式一样能变强啊。」
我透过制药的【调药】天赋来提升等级。
「一般人变强的方法,不是出去战斗打倒敌人吗?」
「……」
「喂,怎么啦,说话呀。回答人家的问题嘛~」
妖精挪动到我的肩膀,用小巧的手啪啪拍打我的脸颊。
我保持沉默等她大概觉得厌倦了,自己跑去冰凉的工作区地板上找正在趴着睡的利维与柘榴,还钻进了柘榴的尾巴之间。
况且我本来就还处于刚从死亡恢复的惩罚状态,根本不适合出门进行狩猎,还是乖乖留在【加油工坊】从事生产活动吧。
烦人的家伙终于离开了。我大大松了一口气,将目光焦点放回配方的书本上。
「谬雷的变化草、活力树的果实,以及做为触媒的雌雄风茄,再来——」
我用手指扫过页面,确认上头的素材清单。
这个配方,是Raid任务报酬的《民间药事典》里所记载的趣味性药水之一。
根据书的内容,玩家可以研究如何治疗秃头并生产魔法药【生发水】以及让头发变短的【缩发水】。
谬雷的变化草,透过夏季露营活动的报酬生产箱便可随机取得,再透过复制功能的小技巧便可增加其数量。
至于活力树的果实我本来就种在田地里。另外,还得用上做为魔法药触媒的风茄掉落物——雌及雄风茄。
这个配方的必备品还包括我既有的许多项素材,可说是相当复杂。
尽管我是为了练等才选难度这么高的配方赚经验值,不过我还有其他非完成这个不可的理由。
「为了避免我再被当成女的,一定要让头发变短才行。」
说到这,我轻轻掬起自己那头乌黑亮丽的长发。
由于当初身材轮廓修正成了女角,我不知已被当作女生几次了。为了让自己多少有点男子气概,我想要让头发变短。
「绝对要完成【缩发水】才行。」
本来这只是【生发水】配方的副产品,现在却是我不可或缺的道具。
【生发水】是用雄风茄,【缩发水】则是雌风茄,然而其他制作步骤几乎相同。
首先要把做为触媒的雌雄风茄切开、磨碎,最后弄成粉末。
利用粉碎机把风茄捣碎,接着再以研磨钵进一步将风茄的颗粒弄到最细微的程度。就这样,花上很长一段时间将触媒制作完成后,暂时搁在一旁。
后续的作业,则是以固定的比率混合高等药水与MP药水,再用小火缓缓加温但不可烧焦。
「在小火煮开以前,得先处理好谬雷的变化草才行啊。」
我将谬雷的变化草捣烂,并参入从活力树果实榨出的汁。
将几十根变化草用菜刀一口气切碎,放入钵中直到捣出绿色的汁液为止,然后,再倒入活力树果实的榨汁让液体变成黄色。
满满一钵糊状的谬雷的变化草,倒入刚刚用小火煮沸的混合液里,充分搅拌,最后,拿一开始做好的触媒加速反应,舀出浮现在上层的清澄液体。
「用了堆积如山的药草,做出来的药水却只有几瓶的分量,还真是不划算呢。」
这是之前我始终不碰这项配方的理由之一。利用相同数量的素材,还不如拿去做别的药水。然而目前比起效率还是赚经验值更为优先,因此我才选这种药水进行制作。
「剩下的,就是把不同锅内的谬雷的变化草与活力树的混合液加在一起,最后透过雌雄风茄这项触媒加速反应,把浮起于上层的清澄液体舀起,这么一来就大功告成了。」
我在两口小锅中,分别煮出浓缩的【生发水】与【缩发水】。两者的素材各自仔细混合过后,变成稍微有点混浊的液体,还噗滋噗滋冒着气泡。
「在投入触媒前还得等二十分钟以上啊。这段时间,先来补充消耗掉的道具好了。」
除了弓矢外,在战斗中使用掉的高等药水与MP药水、复活药等,如果不补充存货就无法参加下一次的战斗。
我将目光从刚才的作业稍稍挪开,幸好高等的生产设备都有防止烧焦的混合功能,只要按时程仔细检查就不会有问题了。
「首先,来补充复活药好了。之后再合成箭矢。最后来弄提升数值的强化药丸。」
我为待制作的药水列出清单,迅速凑齐所需的素材,开始调制。由于复活药透过技能进行生产有失败的可能,我只好单独为它采取纯手工作业,至于其余的道具,利用生产类技能消耗MP换取就行了。
在调制复活药时,为了凑齐半成品素材,必须量好最适当的分量加以混合,这部分应该不至于产生什么问题。甚至可以说,我先去确认一下【生发水】与【缩发水】的状况,时间也来得及。
「还是这样吧。先去整理一下道具。」
我在工作区喃喃自语道。
我分类最近取得的素材并挑出使用频率高的道具。另外,透过任务与迷宫入手的装备也顺便整理一番。
「这套是【冥狼之铠】啊。【加油工坊】里没地方放耶,下次卖给其他人好了,不过好像有点可惜。」
我取出属于全身铠甲的特殊装备【冥狼之铠】,加以检视。其他还包括铁剑与小刀等,这些干脆直接镕铸为锭块吧,或者是直接卖给NPC。我将需要抉择的装备并排出来,口中念念有词。
然而这时有个家伙趁我不注意,正偷偷摸摸行动。
「嘻嘻嘻,人家怎么可以不在这种欢乐的场面恶作剧一番哩。」
原本埋在柘榴尾巴里的恶作剧妖精探出脸,阅览着为避免烧焦而机械式搅动的锅子旁的那本配方书。
「喔喔,谬雷的变化草跟活力树吗。既然如此……人家就稍微借用一下这里的解毒药水、干燥蕈类,然后再加入引发混乱的【错乱草】以及引发魅惑的【诱惑草】各一根,最后再洒点人家身上的【妖精的鳞粉】。」
恶作剧妖精擅自加入偷来的道具以及她自行取得的素材,一股脑倒进锅里,最后她又轻微抖动妖精翅膀,让羽翼洒落的粉溶入【缩发水】的锅中。
「那么,来进行最后一步,投入雌风茄做为触媒——『喂,你在搞什么鬼!』——糟糕被发现了!不过,已经太迟啰!」
趁我刚才一个不留神,恶作剧妖精已经将整瓶触媒风茄倒入了锅子里。
我则慌忙戴上铁制的护手冲到锅旁。
触媒已经灌下去了,恶作剧妖精还对火源送风一口气提高火力。
变得黏着的锅中成分开始激烈沸腾并发出异臭,而液体的颜色也变成与配方记载截然不同的鲜橙色。
「搞什么啊。这是——」
我最后一句话还没说完,锅中的物体便弹射出来。
只听见砰一声,感觉很搞笑的爆炸就直击到我身上,害我一屁股跌坐于地。锅子四散喷飞出的橙色液体与桃红色的烟雾笼罩我全身。
工作区传出的爆炸声也惊醒了利维跟柘榴,它们慌忙与锅子保持距离。
「咳、咳……该死,我都忘了恶作剧妖精的存在了。我好不容易才调制成改变头发长度的药水耶。」
我猛烈咳了好几声,并注视到处乱溅的橙色液体,知道这跟我原先的药水完全不同。爆炸的冲击力让火源也熄灭了,两口锅子的沸腾这才慢慢减弱下来。
「真是的,辛苦收来的素材都浪费……唔嗯!?」
我正打算处理善后,伸手搔头时才猛然发现一件事。不对,感觉怪怪的,为了确认我先站起身。
「嘿咻。不知为何,我的视线高度降低了,还是说四肢变短了……」
我察觉到这个完全不想承认的事实,脸上顿时失去了血色。
「怎、怎么会,这未免太扯了啦啊啊!?」
此时,元凶恶作剧妖精在我眼前现身了。
「呼呼呼!如何啊!这可是恶作剧妖精们口耳相传的秘药效果唷。」
「秘、秘药!?」
「没错,任何人都想尝试看看。『不想长大』、『想永远当小孩子』——为了实现这样的心愿必备的梦幻岛(Neverland)之药!正是所谓的【谎报年龄药】!」
「你、你说什么——!」
我胡乱摸着自己的身体跟脸检查。不论再怎么垫脚,身高也顶多只有十岁上下,就连脸孔感觉也变得非常稚嫩。
要是头发也顺便缩短就好了,可惜自己还是一头长发。
「喂!要怎么恢复原状!应该有方法吧!」
我用双手夹紧正以一脸嚣张表情说明的恶作剧妖精,逼她吐露恢复的方法。
「住~手~啊~这样人家很不舒服~」
「啊,抱歉。」
我太过激动,以至于用力摇晃起恶作剧妖精。只见眼冒金星的恶作剧妖精在我手中瘫软下来。
「只要药水效果消失就会恢复原状了,在那之前你就稍微忍耐一下吧。」
「真的不会有事吗?比起那个,恢复原状的配方是——」
我打开选单确认配方,的确增加了【谎报年龄药】这个项目,然而相反的配方却没有记载。
「相反的配方呢?我要变成大人的药!」
「有是有啦,但你谬雷的变化草数量可能不够唷?」
被她这么一提,我立刻检查保管素材的道具箱。尽管多少还剩一点,但要重新制作药水数量的确不够。
「……万事休矣。」
我再度瘫坐回地上,柘榴则轻轻舔着我的指尖,好像想安慰我。
茫然地望着柘榴好一会,我才想起还得去善后爆炸过的锅子才行,只好摇摇晃晃地站起身。
锅中还剩下一点浮在表面的清澄液体——这是原本应该要变成【缩发水】的赤红【谎报年龄药】。相反地,以雄风茄为触媒的【生发水】恶作剧妖精却没有出手,尽管洒出了一些,但还是完成了。
结果,我拿到了赤红的【谎报年龄药】三瓶,【生发水】则剩下五瓶的分量。
等所有善后都处理完毕,我呼地叹了口气,这才发现——
虽说现在死亡惩罚的时限已经过了,但受到年纪变小的影响,我所有数值都降低了,除此之外手脚长度也都变短,视野高度下降,走着走着还会不小心跌倒。
如此弱小无力的我,根本什么事也不能做。
「怎么办?该做什么才好……」
「云姊姊!我来了你在吗?」
「糟糕,是缪。」
我战战兢兢地稍微打开通往店面的门,窥视外头的情况。
「缪,你那么大声会打扰到人家的。」
「抱歉抱歉,露卡。」
「欸,我跟礼蕾要补充MP药水,希诺跟托乌托比要买什么吗?」
「唔——我要高等药水还有三明治。既然来了,强化药丸与附魔石也顺便采购好了。」
「……我也是。」
「好,大家都决定啰。」
缪的小队一行人已进入店内,大家都各自选购所需的物品,并由NPC京子小姐负责接待。
如果被她们看到现在的我,不知会发生什么后果,一想像那种场面,我就决定假装不在家。
「别问题的。只要保持安静,趁她们『啊啊,我在喔!大家进来吧』……」
我望向声音的来源,恶作剧妖精正露出诡计得逞的不怀好意表情。原来她利用风模仿我的说话声,吸引缪过来。
什么啊,竟然不声不响使用这种高等级的恶作剧技巧!这只妖精太奸诈了!
「好!姊姊已经允许我们进去了!走吧!」
「真是的,缪每次都这样……」
「惨了,惨了!要是被她们发现不知道会有什么下场。」
「嗯,唔!」
我抓住还想继续玩恶质把戏的妖精,用手堵住她的嘴。
利维察觉到缪一行人接近的气息,便以幻术隐形起来,至于柘榴则跟恶作剧妖精一起躲进我的臂弯中。
「哪里可以躲一下?我需要藏身之处啊!」
在收拾整齐的工作区中,只有桌子底下这种马上会被发现的地方有躲藏的空间,我根本无处可去。
「从窗户逃出去好了!等等这太高了吧!?」
身高变矮后,要爬上采光与透气用的窗户得透过桌椅垫脚,这样会来不及逃跑。
「还有别招吗,快想一想……有了!」
我利用视野内的那个进行掩蔽。
成功躲起来后,缪等人刚好打开工作区的门走进来。真是千钧一发。
「哎呀?怪了。刚才的确有听到姊姊的声音呀。」
「是啊,我也听到了。」
缪不可思议地歪着脑袋,与露卡多面面相觑。
随后,蔻哈克与礼蕾等人也探头进工作区张望。
「什么嘛,云不在啊?是在现实世界中处理事情吗?」
「呼呼呼,那我们稍微等一下,云搞不好就会回来了唷?」
听了礼蕾的建议,大家都点头赞成,于是纷纷坐了下来。
这群人似乎很难得走进生产职玩家的工作区,正兴冲冲地进行观察。
我则边躲边祈祷她们赶快离开这里。
「嗯——!嗯唔——!」
「喂,你给我安静点。」
恶作剧妖精为了从我的手挣脱而左右用力甩头,但要是放走这家伙,我躲在这里的事就会穿帮了。
这时,只对工作区进行观察而不动手碰触的缪她们,稍微往我的方向靠了过来。
「放在这里的玩意是,装备吧。」
「……没错。云并不具备【锻造】天赋,所以这应该是在冒险途中取得的。」
「好像已经整理好、准备要镕铸为锭块了吧?要不然,就是拿出去店面做装饰之类的。这一套不是Raid任务的特殊装备吗?」
说完,缪仔细端详我躲在里面的这套铠甲。
我所藏身之处,是在刚才为了整理而取出的防具内部。因为身体变小了所以能躲进铠甲,还顺便带上柘榴与恶作剧妖精,全都塞在这套装备里。
「唔——不知到底是怎么了,姊姊好像一时不会回来耶,我们今天先回去吧。」
说完,缪一行人朝工作区的门步去。太棒了,成功蒙混过去了。正当我暗地庆幸时——只听见哈啾一声。
「嗯?哈啾?」
在这种紧要关头,柘榴竟然打了个喷嚏。这意料不到的伏兵冒出来,让我的脑袋瞬间变得一片空白。
很快地,缪准确掌握声音来源,迅速走回铠甲前方,啪锵一声打开铠甲的金属扣。
整套铠甲喀锵喀锵崩落在地板上,躲在里面的我也被迫现身了。
「……啊。」
不知谁轻轻叫了一声。呃,搞不好就是我自己吧。与缪四目相交的瞬间,我就放弃逃跑了。
「呀啊啊啊!姊姊你这是什么样子啊!?」
缪发出亢奋的叫声,同时目不转睛地盯着我,接着便直接从正面将我紧紧抱住。然而她很快发现被我们夹在中间的柘榴与恶作剧妖精露出痛苦的模样,于是稍微放松,但搁在我双肩上的手却死也不拿开。
「怎么会!?为什么!为什么姊姊会变得这么小呢!?你好可爱唷!云姊姊!」
「唔哇!?住——手——啊——!」
自己一人兴奋起来的缪,将手伸入我的腋下,把我变小的身躯轻松端了起来,从堆积如山的铠甲套件中拔出。由于即使身体缩小了基本装备还是会配合玩家的尺寸自动进行调整,所以不必担心连衣服也滑落变成裸体,但这种被人端起来的经验还是非常恐怖。
「缪,云看起来好像很困扰耶。」
「哈,是这样吗?为什么这么有趣的事要隐瞒起来呢!姊姊!」
「你就是我必须隐瞒的原因啊!」
我为了反驳她高声叫道。
●
那之后,缪她们要求我详细解释,我只好坐在双腿踩不到地的椅子上。
而缪则从后面抱住我,简直完全把我当成了小朋友。
恶作剧妖精这时已被我释放,正坐在附近的桌上自由自在地摆动双腿,至于柘榴则被我的双臂抱着,大概是因为人多紧张所以动也不敢动。利维目前依然用幻术把自己隐藏起来。
倘若猛然从正面一看,应该会发现缪、我、柘榴的脸刚好成大中小的纵向一直线排列吧。
「啊哇哇哇哇,抱起来好舒服唷。小朋友独有的柔软光滑肌肤、仿佛牛奶的香甜气味、蓬松的秀发。姊姊,你为何要魅惑我呢!不对,应该叫小云!」
「改我的称呼是怎么回事?还有,谁在魅惑你啊!快放开我,缪!」
「不要!你太可爱了。我是家里最小的女孩所以一直想要个弟弟或妹妹~用软绵绵的脸颊不停乱放【魅惑】的异常状态,小云真是个坏孩子!」
「开玩笑也该适可而止吧!」
我把缪的脸推开,做出抵抗的姿态,结果她顿时露出不开心的表情,而其余人都把她当作有点我行我素的女孩并投以可以谅解的温柔目光。
更何况我现在跟缪的体格与数值都存在令人绝望的差异,想做出比较像样的抵抗都没办法。
「呃……请问,你真的是云吧。从服装看应该是本人没错,不过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是货真价实的云没错。是我的妖精为了恶作剧,对我乱炸药水才会变成完全不同的模样。」
露卡多的疑问,让我不禁叹了口气,同时看了看自己的黑长发。如果一切正常,现在我早就用【缩发水】把头发变短了。我瞪了罪魁祸首的恶作剧妖精一眼,但那家伙却嘿嘿嘿地笑着飞走了。
「云姊姊,你变得好可爱。」
「我一点也不可爱!」
我扭动身体试图从乱摸我脑袋的缪魔掌逃开,但她的双手环过我的肚子,根本跑不掉。对露出融化般笑容的缪,我实在没办法更坚决地抗拒,这让我自觉到我正在对妹妹撒娇。
「不行。这样真的太糟糕了。」
「……礼蕾?」
这时听见礼蕾低声咕哝道。对于我变成幼女后现场平和温馨的气氛,只有她一人气得颤抖肩膀。她对我这种可怜处境所发出的不平之鸣,让我差点就感动得流下眼泪。
「之前的云的确是个大美女。也因为如此,原本的服装很适合你,但现在你变成可爱的美幼女了!这么一来,这套有点朴素的服装就不搭了。我觉得还是先换掉吧。」
「你这家伙,对别人不幸的遭遇说这什么话?不过经你一提,我也觉得有点不搭呢。还是绑上蝴蝶结比较好?」
蔻哈克尽管表情无奈,但还是认同了礼蕾的吐槽,甚至还若无其事地顺手拿出白色缎带与梳子。缪接过这些道具,很开心地弄起了我的头发。
「唉,随便你们好了。」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
我仰头一看,缪正笑咪咪地为我尝试各种新发型。
马尾、麻花辫、丸子头、全部梳高,或是把辫子缠在头上。她一下让我露出额头,一下又在脑袋正上方绑蝴蝶结,改变各种固定头发的位置,把我的黑长发玩弄到她心满意足为止。这个过程大幅耗损了我的精神,使我极为烦躁。
「呐呐。」
「……干么啦。」
我毫不掩饰内心的不悦这么答道,结果缪对我提出了一个要求。
「你不要这么生气嘛。像这样,笑一下,露出牙齿给我看。」
「你玩够了喔,快把我放开。」
「咦~有什么关系嘛。只是稍微绑一下头发而已。」
「真受不了你……」
我叹了口气,再度垂下头,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接着,等我再度抬起脸庞时,我脸上已浮现完美的笑容,还故意稍微歪了歪脑袋。
结果,现场在经过短暂的沉默后,下一秒钟——
「……噗嘎!?」
「礼、礼蕾!」
蔻哈克慌忙搀起当场身子一软倒地的礼蕾。
「呼呼呼,你是故意的吧?难不成是在诱惑我?如此天真无邪的幼女对我露出满脸笑容,简直是最大的赏赐啊。」
礼蕾脸上浮现恍惚的表情,甚至得让蔻哈克扶着她。
「哎,我真的好想把这样的云姊姊直接抱回家唷!」
「免谈!」
「啾~」
我收起笑容,在我臂弯里的柘榴也一起发出抗议声。由于礼蕾跟缪完全破坏了现场的气氛,让现在大家都有点尴尬。
为了改变目前的情况,我硬是把话题扯开。
「呃,话说回来,为什么大家今天会一起光临【加油工坊】?」
「咦?啊啊,事情是这样的。」
对我的问题露卡多一开始还听不懂,露出了疑惑的表情,接着才慌忙解释。我觉得她这样有点可爱,同时也确定她已经把我的遭遇抛诸脑后了。
「我们正在进行妖精任务的途中,所以只是过来补充一下道具。」
「是、是吗?」
这答案意外地普通,让我有点无言以对。
原来是这样啊。她们这种有实力的小队,就不会像我一样被单方面屠杀了。我在内心感慨道,并抚摸躲在我怀里的柘榴。
「敌人全都太弱了好无聊唷!我想跟更强的对手战斗!有谁有遇过比较有看头的敌人吗?」
「……轻松进行任务也没什么不好,不过的确是稍微有点期待落空了。」
缪懒洋洋地用下巴顶着我的脑袋瓜,露卡多也希望任务能多一点挑战性。
「我认为,只要玩得开心就足够了。尽管敌怪的确一只比一只强,但属性都很普通,感觉也没有特别棘手。」
只有希诺觉得这样也很愉快,边伸懒腰边说道。
「既然这样,你们干脆来帮我的忙吧。」
「姊姊任务进行到哪了?」
「我卡在第四只的巨型哥布林。」
我才刚说完,缪等人的眼神就变了。
「姊姊!让我们加入吧!敌怪越强,能赚的经验值就越多!我想要打强敌!」
缪边说边举起拳头。
「既然如此,那我这回就暂时不参加了。应该可以吧?」
小队的人数上限为六人,要是大家来帮我打任务,缪的小队就得有一人暂时离开。而这次是希诺自愿。
「要是我参与攻击,就会让仇恨值累积太快,使场面难以控制。因此,我还是在旁边观战吧。」
「明白了!那么,事情就这么说定啰!」
缪她们无视我的意见擅自下结论。
之后,我接受了缪她们的小队邀约,结果我才刚按下同意就被这票人急急忙忙拎出了【加油工坊】。
「缪!先等这个怪药的效果到期吧!」
「不等了!来,大家出发!云姊姊的妖精,你负责带路。」
「包在人家身上!往这边走!」
「你、你这个叛徒!等等,唔哇!别这样,放我下来!」
我整个人被缪扛在肩上。
尽管我死命挣扎想逃脱,但下半身大腿的部分被紧紧固定住,只有膝盖以下还能胡乱扭动,我又用单手砰砰敲打缪的背做最后的抵抗,但目前数值极低的我一点攻击力都没有。
「放我下来!被别人看到怎么办!别用扛的带我走啊!」
「哈啊哈啊,幼女手脚乱挥被人扛走的模样真的是——」
「你自制一点吧。待会就要跟算是强敌怪的附身荆棘战斗啰。」
礼蕾被蔻哈克警告了。可是比起那个,不如先对以羞耻姿势搬运我的缪采取行动吧?
「……我觉得,很可爱。」
「该怎么说,看了就忍不住想露出微笑吧。」
这是出自托乌托比和露卡多。露出微笑只限于事不关己的家伙,当事人在众目睽睽下可是羞耻到无以复加的地步啊!
我只好更用力抱紧柘榴,把自己的脸埋进去。
大概是觉得这样的我很有趣吧,缪她们原本一直不见人影的妖精一起现全由女性组成的小队,很开心地扛着变成幼女的我。周遭则是愉快的妖精们四处飞舞,真是难得一见的光景。
这件事要是传出去,某讨论区的版面上又会有变态绅士们齐聚一堂了,不过闲话暂且休提。
●
结果,【谎报年龄药】的效果一直没有消失的征兆,我只好以幼女状态来到巨型哥布林的附身荆棘附近。
「准备好了吗?」
「好什么啊,我现在可是两手空空耶。」
对露卡多的确认声,我也只能这么回答。
数小时前战斗所使用的武器,正交给利利修理当中。如今毫无攻击手段的我,为了驱除内心的不安,只好跟利维与柘榴一起走在最后面。
「喔喔——那就是变强的敌怪巨型哥布林吗。好像很厉害耶——」
在我们的视线前方,那只鬼正吐出高温气流并站起身。毕竟我们是从它前方光明正大地现身,所以一定会被马上发现吧。
「那么,露卡、托比!要上啰!」
「好。正面就交给我负责吧。」
「希望能速战速决。」
散开!在露卡多的指挥下缪与托乌托比各自朝左右分开,露卡多自己则留在正面举起重型单手剑。
鬼挥舞的狼牙棒与重型单手剑激烈撞击,双方都借由弹开的反作用力连段接下来的攻击。
露卡多使出了大幅挥动武器的斩击。她并不去抵抗前一招的反作用力,而是利用轴心脚与身体的旋转实现了流畅的下一招砍杀。
以PVP而言这是破绽太大的动作,但对迟钝的敌怪来说却是有效的手段。
面对以蛮力强行修正狼牙棒轨道的鬼,缪与托乌托比则是交替接近对手,制造轻微的伤害。
「因为是最后一只附身荆棘,所以防御力很高啊。」
「是啊。而且,它的弱点位置有点高,不太好锁定呢。」
蔻哈克对我的喃喃自语表示同意。
至于,还剩下另一名后卫——
「哈啊哈啊,呼呼呼,跟幼女一起。跟幼女在一起。」
礼蕾朝我步步逼近,结果被这回暂时退出小队的希诺揪住了衣领。
我真的产生了各种不同的危机感,希望战斗赶快结束,还有缪赶紧回来吧——我在内心碎碎念着。
「那么,我也设法让战斗赶快结束。《空间附加》——攻击!」
透过天赋【千里眼】追加的空间类技能合并附魔使用,我对三名前锋同时进行附加。
「结束以后就能跟幼女玩耍了——《喷射火焰》!」
「好啦,我也该出动了——《急速风暴》!」
口中咕哝着危险台词的礼蕾与蔻哈克分别使出火魔法及风魔法,朝露卡多等人头顶上方描绘出飞行轨迹,然而最后却被仿佛要阻断前锋后卫而浮现的荆棘围墙挡住了。
「果然,敌人随着任务的阶段会越来越强。不管是从哪个方面看。」
蔻哈克并没有被荆棘围墙吓到,只是淡然地一边施放魔法,一边推了推眼镜。
对不断施放魔法而MP急速减少的礼蕾与蔻哈克,我以MP药水帮忙恢复,让那两人继续破坏墙壁。
「妖精们,该上场了!处理一下那道墙壁吧!」
「「「全员突击!」」」
听了蔻哈克的这番指令,缪她们原本隐藏的妖精一起现身,助蔻哈克与礼蕾的魔法一臂之力同时展开攻击。
跟我的恶作剧妖精相比,这样的攻击的确更有破坏力,只见威力十足的魔法持续使荆棘墙崩溃,假使是前几只较弱的附身荆棘,恐怕一下子就会被打倒吧。
很快地,原本被墙挡住的前锋背影又出现了,然而她们跟鬼之间的僵局并没有太大变化。
双方——陷入了对峙。
「喂,蔻哈克?缪跟托乌托比的确有打到对手吧,但敌人几乎没受什么损伤耶?」
「是啊。除了荆棘墙外,还会自动恢复吧。这下子,缪一定会很开心。」
这是什么悠哉的评论。我咽下这句吐槽,目光转往前方,只见加了攻击附魔的缪她们虽然成功打中对手,但透过附身荆棘的能力,这击的伤害却会随时间慢慢恢复。
「天啊,这种打法要拖到几时。」
尽管重型单手剑跟狼牙棒足以相互抗衡,但剑所弹回来的冲击力却在徐徐削减露卡多的HP。
「露卡,你该补血了——《大治疗术》!」
缪朝后大幅退开,帮露卡多恢复HP。在此之前,双方一直处于胶着状态。趁这个空档,我发现鬼开始采取行动了。
「呜吼啊啊啊啊!」
发出咆哮声、肌肉猛然膨起的鬼,在倒旋的两根角之间闪烁出黑白两色的激烈电流,闪得我视野变得一片白茫茫。
「该死!我的眼睛……」
「礼蕾,快防御——《风护盾》。」
「呼呼呼,我知道啦——《火焰墙》。」
【千里眼】的优势,也就是视力变好这点害了我,导致我因刚才的闪光暂时致盲了。另外,我又感受到一阵钝重的疼痛,当场蹲了下去,幸好背后不知是谁撑住我。
「小云,你没事吧?」
「这个声音是?希诺吗?现在什么情况?等等不对,别乱叫我小云啊!」
嘿嘿——我可以听见希诺的吐舌声,但暂时失明的我还是得靠对方说明现况。
「刚才礼蕾与蔻哈克,还有利维一起挡住攻击了。」
好像是透过礼蕾的火焰墙还有蔻哈克的保护,此外又加上利维的水之圆盾成功将我们这些后卫守住了。
我透过依然有点模糊的视野加以确认,鬼的狼牙棒正洒下种子霰弹攻击,而刚才三者的防御完全将这招阻绝了。
在渐渐恢复的视力中,以及如骤雨降下的种子间,我捕捉到缪与露卡多的身影。
「云,靠发动防御魔法抵挡对MP实在太伤,所以拜托用一下药水吧。」
「我、我明白了。」
我再度对蔻哈克与礼蕾使用MP药水,并以综观全局的视野观战。
露卡多正站在前头,而缪则在她后方使用魔法。
缪以光之障壁阻挡种子,偶尔有突破防御的种子则被露卡多以重型单手剑的侧面挥开。
当缪与露卡多在尽量减少己方损伤时,托乌托比却不见踪影。
「难道,她已经被打倒了!?」
在我刚才失去视力的时候,托乌托比搞不好在最近的位置承受霰弹与狼牙棒的猛攻,所以被打倒了也说不定。既然这样,我得早点找到她使用复活药才行。正当我在考虑这件事,只听见缪高声喊道:
「强敌的情报,已经全被我掌握了!就连这种攻击也有因应之道!托比!」
「……来了——《闇影潜行》解除!」
趁着霰弹雨中断的空档,在缪的号令之下,托乌托比的声音响起。
我还在找她人位于何方,结果竟躲在我意料外的场所。
「——《猎头》!」
托乌托比突如其来在鬼的背后出现,刀锋一闪砍散了它脖子上的蔷薇。
弱点被打击所承受的伤害,使鬼回过头对托乌托比用力挥下狼牙棒,而面对这样的反击——
「——《方向误导》、《背刺》!」
鬼挥下的狼牙棒从托乌托比的侧面掠过,而后者一瞬间就绕到了前者的背后,并以短剑割裂鬼的膝盖后侧,迫使对手跪倒在地。
「呼呼呼,顺便绑起来吧——《烈焰捆绕》!」
礼蕾制造出的火焰带缠上了鬼。尽管鬼想要从慢慢卷起的火焰带中挣脱,但越是乱动身体就会被烧得越严重,最后还是徐徐被绑死了。
「首先,把碍事的角切掉吧——《震撼冲击》!」
露卡多带有巨大质量的斩杀命中了被限制行动的鬼角,使两根角同时粉碎。
「呜嗅啊啊啊啊啊啊!」
角被折断后鬼发出了剧痛的咆哮,但它越挣扎火焰带就束得越紧。此外当火焰带限制鬼行动并持续累积伤害时,我方同伴们的攻击也没有歇手。
「让我也回敬一下——《烈日射线》!」
本来在露卡多后方打开防御魔法的缪,这时发出收束光线,仿佛硬生生挖掉般射穿了在鬼右肩盛开的蔷薇。
弱点与特征的部位连续遭破坏后,鬼受到的损伤也一口气增加了。
「蔻哈克,我的火焰带效果快结束啰。」
「好,包在我身上!小云,我要附魔。」
「蔻哈克怎么也跟着乱叫啊!?《附加》——智力!」
我虽然先吐槽一句,但还是为蔻哈克加了攻击魔法上升的附魔。
有了提高INT的附魔后,蔻哈克笑着对我点点头,那到底是对我刚才的吐槽装傻,还是感谢我的协助,实在无法判断。
「给那家伙来个强力的迎面一击吧——《空力加农》!」
蔻哈克打开扇子,掮出了肉眼不可见的炮弹。
就在礼蕾的火焰带效果消失瞬间,炮弹正好命中鬼的脸庞。
只见鬼肌肉发达且高大的身躯反仰倒下,而它脸部与头部刚才已受到严重的伤害,那发肉眼不可见的炮弹刚好打散了鬼左眼的蔷薇,现在只剩下左胸前的一朵——
「……这么一来就大势底定了——《锥心钻》!」
托乌托比立于倒地的鬼上半身,对其左胸几乎是零距离发动武技。
这记突刺还加了旋转手腕的钻入效果,于是鬼左胸的蔷薇不但散落,更底下的心脏还被贯穿、破坏。
这击也成为决定性的一着,鬼的躯体瞬间紧绷反弓,耗尽了气力。
●
紧接着,当第四只鬼的附身荆棘被打倒时,妖精们纷纷发出欢呼声。
「太棒啦!这样又更接近妖精乡一步了!」
恶作剧妖精甚至抱住了我的脸,不过比起那个我有其他更好奇的事。
「小云,你怎么了吗?」
「怎么又叫我小云,拜托别这样啦。对了,为什么刚才托乌托比会毫发无伤呢?」
在难以回避的霰弹攻击下,我很想知道她能安全现身于鬼背后的理由。
「那个是因为。唔——托乌托比?你可以为小云说明吗?」
我猜那大概是她的隐藏绝招之一吧。蔻哈克不是当事人无法任意进行说明,只好追问返回大家这边的托乌托比。
「……我想,云应该不至于把我的秘密泄漏出去吧。那招的效果,是出自我【潜伏】天赋的紧急回避技能《闇影潜行》。」
「《闇影潜行》?所以你是躲在影子里啰!?」
能进入影子这种异空间的技能,除了潜伏外也能用于回避,用途可说极为广泛。
「……性能的确很强啦,正因如此,使用上也有限制。我进行《闇影潜行》的时候会大量消耗MP,更重要的是,没有影子的地方就派不上用场了。」
一般说来,敌怪的影子或洞窟、森林那种有巨大阴影的场所都能有效躲藏,也可以跟其他闇魔法搭配使用。
这回她在鬼角发出强光的瞬间便躲入闇影中,借此隐藏自己的身影。
「哦……还有好多技能是我以前不知道的呢。」
又例如她闪掉狼牙棒的《方向误导》,是一种使敌人攻击位置落空的回避技能。而《猎头》与《锥心钻》,则是对特定部位进行攻击时能获得高伤害加成与高爆击率的短剑类武技。
像这样使用各式技能与武技组成战术、制造连段,也是游戏的精髓之一。
「果然,我该多调查一下各种不同技能与武技的特性了。」
针对具代表性的武技与技能,透过升级【语言学】就能在图书馆阅读相关的天赋书籍认识到,然而比那更高级的天赋情报,恐怕就只有会使用的当事人自己了解了。
「呼呼呼,要不要我来教教你啊?我会帮你用身体实践喔。」
「不!免了!」
不知何时站到我背后的礼蕾,用恶心黏腻的语调对我附耳低声说道,我立刻全力拒绝并离她远远的。
然而,我所逃脱的方向,却有缪在守株待兔,一下子就被她逮着了。
「喂,云姊姊。既然我帮你完成任务,你要奖励我才行呀。」
「唉,你、你想干么……」
「这个嘛,要什么比较好呢?」
缪两眼炯炯有神,似乎在思考该向我要求什么。
就在这时,我被缪双臂环抱的身体突然喷出白烟。
「咦!?这是……」
「太棒了,我恢复原状了。」
施加在我身上的【谎报年龄药】效果告终,所以我变回原貌。我检查自己的脸跟四肢,确认都恢复之前的样子。
「太好了。幸好一切都正常。」
「哼——本来想让姊姊穿各种可爱的小女生服装呢。」
缪不服气地嘟起嘴。看来她先前若无其事的要求其实很恐怖。能及时恢复原样真是太好了,我打从心底感到解脱。
「不过,这回跟强敌战斗让我的等级也提升了,就算是我欠你一次人情吧?」
由于缪并没有对我特别要求什么,奖励的事就决定以后再说,小队全员也同意这点。
但假使让她们知道【谎报年龄药】还剩下几瓶,光是想像自己被人任意玩弄的未来光景,我就决定把剩余的药跟配方的事按下不提。
——【限定任务:拯救妖精乡2/4】
通过精灵环,前往妖精乡
终于来到闯入妖精乡的阶段了。
一想到接下来,会有比附身荆棘更强的敌怪在等待,我就觉得自己单独进行下去是绝对不可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