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六卷
  5. 二章 恶作剧妖精与妖精任务
  6. 繁体版

二章 恶作剧妖精与妖精任务
2017-06-22 20:26:25

		

「唔唔,真是千辛万苦才回到家啊。」
我带着艾蜜莉返回【加油工坊】后,懒洋洋地坐到身旁的椅子上,一头趴倒于柜台。
刚才逃出洞窟的滑索之旅,虽说一开始吹风的感觉很舒服,但慢慢接近
对岸就不免担心会不会狠狠撞上去,内心感到十分恐惧。幸好,这里是奇幻风格的世界,透过无视物理法则的自动减速,我们在撞上山壁前停住了,尽管我跟艾蜜莉双双安全下庄,但两人脸上的表情都很复杂。
「话说回来,刚才那到底是什么啊?」
直到返回【加油工坊】前几乎都默默无语的我,回到家才将疑惑脱口而出。
「应该是游戏里常见的捷径吧?类似连接地下迷宫与特定地区的传送装置呀。」
地下迷宫构造复杂,越往深处走回程就得花越多的时间。因此艾蜜莉推测,刚才那个是让玩家能节省回程时间的捷径装置之一。
「哎,反正就是跟传送点原理不太一样的机关啰。」
「就算是好了,就不能使用让玩家心理负担轻一点的装置吗……」
「哎,就当作是在玩云霄飞车之类的啰。」
艾蜜莉将滑索视为吓唬玩家用的游乐设施,脸上浮现的笑容好像有点疲惫。
好吧,总之这游戏设计了许多避免玩家厌倦的小机关,我尝试换个角度思考,同时将目光转向在店内到处乱飞的那两只妖精。
「啊哈哈哈!人类的房子真有趣——!该怎么说,有好多奇怪的玩意!」
「有植物。我最喜欢园艺工作了。水量管理的事就让我来吧。」
跟着我行动的恶作剧妖精,此刻正在店里四处自由飞行,充满好奇心地触摸、轻拍各种物品。至于跟着艾蜜莉的水妖精,则将注意力放在刚换进盆栽里的桃藤花幼苗上。
「呃,放着不管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是呀。那么,我们先来确认素材还有准备【合成】好了。」
说完,艾蜜莉和我取出以【阿剌克涅的丝囊】为首的各项掉落道具,以及在矿山所挖掘出的矿石。
此外,又从我【加油工坊】的库存中,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魔法绢的碎片与魔竹木这些纤维类素材,最后则是合成所需的矿石与锭块。
「喔喔!?这是什么!你们要干么啊!有人家可以帮忙的地方吗!」
「我们要【合成】素材啦。没有你插手的余地,你去旁边吃这个好了。」
对于在四周飞来飞去令人感到厌烦的妖精,我自所持道具栏拿出了一包东西递过去,里头小心翼翼地包着我前几天做好的饼干。恶作剧妖精尽管接下了,但似乎无法支撑包装的重量,飞行高度徐徐往下降。水妖精见状便上前帮忙,于是那两人降到了柜台的桌面上。
「喔喔!?是人类的点心耶!妖精乡可吃不到这种甜食!」
「甘甜的花蜜虽然也不错,但人类点心就更为稀有了。好像很美味的样子。」
那两人同心协力将包装打开,享受扑鼻而来的奶油饼干香气。先前始终喋喋不休的妖精们终于安静一点了,于是我们又回到合成的作业中。
「艾蜜莉小姐,用这个跟金属合成就可以了吗?」
「首先得进行前置作业唷。如果直接合成会失败的。」
「真的假的?」
说到这,我把刚才拿起来的魔竹木与铜矿石再度搁回柜台,听艾蜜莉继续说明。
「第一步,是处理魔法绢的碎片才对,先拿十片去【炼金】,制造出【魔法绢的纺织品】。」
语毕,我们立刻取十片魔法绢的碎片,以【炼金】技能的上位变换做出一片绢织品。
至于会掉落这种魔法绢的敌怪——魔法袍,则要去内含迷宫的第四城镇【迷宫街】内那座正常迷宫才能遭遇到。
由于那座迷宫有许多会使用异常状态攻击的敌人,大部分没有事先准备的玩家都会嫌去那里刷怪不划算,因此流到市面上的魔法绢并不多,幸好以前塔克觉得手上有太多这种素材很麻烦,所以曾跑来大量卖给我。
「真漂亮啊。就这样直接挂在墙上也能当装饰品吧。」
「也有些店是这么做没错。你看——」
说完,艾蜜莉就给我看之前那间店的截图。
带有光泽的纺织品挂满了整间店,并提供间接的照明。绢布反射蜡烛微弱的光芒,营造出一个气氛柔和的空间,是间设计很有格调的店面。
「唔,好像有点岔题了呀。那么下一步是把刚才做好的【魔法绢的纺织品】,再度透过【炼金】技能的下位变换——」
我原本以为这样会让【魔法绢的纺织品】变回【魔法绢的碎片】,但结果出来的却是两条丝束。
「这样一来就能得到【魔法绢的丝束】。只要透过这种【炼金】的步骤,我们就可以让掉落道具变回容易进行素材加工的物品了。」
「告诉我这个真的好吗?这应该是很重要的商业机密吧。」
「不必担心。况且,与其说这是什么商业机密,不如更像是这次制作素材不可或缺的资讯吧。」
其他还有,从宝箱拿到的金属碎片,是一种介于锭块与矿石两者的中间产物,如果要直接加工是很困难的。因此,可先用【锻造】与【工艺品】类的天赋熔化碎片重新做成锭块;若不具备上述天赋,只有习得【炼金】的话,也可以收集三个碎片后再炼金成锭块。
原来是这样啊。我每次都把金属碎片当矿石,用相同的方法熔化,所以完全不知道这种知识。
接下来,该轮到处理魔竹木了,而听完了她的口头说明后,这项作业交到我手上。
「原来如此。看来我很适合做这个。」
我走进【加油工坊】的工作区,点燃制作装饰品用的携带炉,用小火加热放进炉内的魔竹木。
小火慢慢烤着魔竹木。为了避免炉火熄灭,我小心控制投入的魔竹木分量,并将堆积在一旁的魔竹木依序扔进去。
在火的烘烤下,青绿色的竹子炭化成黑色,最后变成完全燃烧的白色,炉内渐渐被灰烬所覆盖。
「烤成这样就可以了吧?」
我小心翼翼地将灰烬挖出来,溶进事先准备好的水桶里。
灰烬在水中溶解后有黑色的纤维浮出水面,我舀起那些纤维,用另一桶干净的水清洗。
这是从魔竹木中萃取到的极少量坚固纤维【竹纤维】。另外,剩下的阿剌克涅的丝囊则要交给【裁缝】类的生产职玩家处理,委托加工成丝。
「所有竹子只能抽出这么一点点还真是宝贵啊。艾蜜莉小姐那边不知道完成了没有?」
把纤维从全部的竹子里抽出,并绑成一束后,我拿着成果返回【加油工坊】的店面。
●
「艾蜜莉小姐,你那边情况如何?」
「云同学,我这边也处理完毕啰。」
所有的魔法绢都变换成丝线了,整整齐齐地摆放出来。
妖精们已经吃完了饼干,好像是去旱田那边参观了吧,从大大敞开的窗子可以窥见妖精正在外头飞来飞去。
「那么,只剩下『阿剌克涅的丝囊』了吧。」
「那个就拜托认识的生产职玩家帮忙加工好了,丝囊加工要一天,合成也需要一天,所以应该得等两天吧。」
「所以,离后天还有一段时间啰——」
结果无法马上出来,真没办法啊。我内心感慨着,伸了个懒腰。
说还得等一段时间的同时,我某项技能被强制发动了。
所持道具栏内的召唤石正在进行召唤。不,应该说幼兽们被强制送到了我的身边。
「——利维、柘榴。」
最近,由于参加活动与Raid任务的准备之故,叫出它们的机会并不多,所以它们才会自己跑出来吧,我心想。
以【调教】天赋豢养的使役兽,与艾蜜莉的炼金兽及合成兽相比,自律能力较高。因此,一旦长时间没有叫出来,或是召唤次数过少,有时候就会自己跑出来。
这种状况,大抵都是跟战斗无关的时机,想必是刚才我说了『还有一段时间』这句话,它们才会冷不防蹦出来。
「不好意思。下次我再带你们一起去原野散步吧。」
我分别抚摸着凑过来磨蹭我脖子的利维与柘榴。
利维蓬松的鬃毛与柘榴光泽艳丽的毛皮我也一一检查过。
「啊——外头真是绿意盎然!还有小巧的花朵跟美丽的树耶!人类竟然也会种植森林里才有的东西!」
恶作剧的风妖精从敞开的窗户飞进屋内,一看到眼前的景象,就在空中直接僵住了。
「哇、哇塞!那是什么生物!」
「云同学的妖精真有精神呢。」
「其实,我觉得很吵就是了。」
艾蜜莉对我投来带着微笑的视线,然而以个人的立场,我比较想要一只成熟得体的妖精。
「是人家先缠上这个人类的!所以人家才是前辈!」
本来在两只幼兽周围环绕的妖精,突然在体型比利维还小的柘榴眼前停住了,斩钉截铁地放话道。然而,听了妖精的发言,柘榴立刻衔住她的衣襟。
「唔哇!?干么!人家可是最喜欢恶作剧的风妖精唷!小心人家对你恶作剧!不准放肆无礼!」
尽管妖精胡乱挥动双手挣扎,但很快就无力地垂下头,被柘榴的嘴完全控制住了。
「呜呜,人家一点也不好吃啦。」
「呃,柘榴又不是要吃你。」
我忍不住吐槽一句,结果柘榴就直接衔着恶作剧妖精,走向【加油工坊】里日照最良好的角落。
接着,只见柘榴仿佛抱着自己的两条尾巴般缩成一团,并让妖精垫着自己的尾巴睡着了。
「真是的,又不是利维。」
我低声咕哝一句,利维听了就用脑袋轻轻顶我一下。不过,柘榴怕妖精娇小的身体会被踩扁,所以小心翼翼放在自己身边的模样真的很像利维。简直就如模仿哥哥举动的弟弟一样令人会心一笑。
「人家可是妖精耶。就算遇到这种魅惑的毛茸茸——喔哇啊啊!」
妖精迅速被两条尾巴的柔软触感魔力所魅惑,把自己埋进发出艳丽光泽的毛皮里,整个身体都隐没了。
「话说回来,我的水妖精上哪去了?」
「不知为什么,她正跟其他人类一起帮植物浇水呢~」
恶作剧妖精埋在柘榴的毛发中,以被闷住的声音回答艾蜜莉的质问。
说起这间【加油工坊】除了我跟艾蜜莉以外的人,就只有NPC京子小姐了。
恶作剧妖精一回答完艾蜜莉,便发出规律的鼾声。而利维也像是要靠在一起睡似的躺到了同一个角落。
「真是疗愈人心的景象啊。云同学要不要一起睡?」
「这种气氛的确很疗愈啦,但在那之前还是先把【合成】的预备工作完成吧。」
我将纤维类的素材、锭块,以及其他我听说【裁缝】天赋最常派上用场的几项万用素材交给艾蜜莉。最近我才发现的代表性素材,亦为【复活药】的素材之一——【生命之水】也包含在其中。
把这些交给艾蜜莉后,我们的讨论也告一段落了,她将那些东西都收进了所持道具栏。
「喔,有【阿剌克涅的丝囊】跟【魔法绢的丝】、【竹纤维】,还有其他许多素材。你们这回是要制作【裁缝】类的物品吗?」
有个人影挡住了【加油工坊】的入口,目光精准地看透了我们所准备的东西。我将视线转过去,一名披着披风,肩上乘着小猫的玩家站在那。他是库洛德。
「喔,是库洛德啊。欢迎光临,有什么事吗?」
库洛德笔直地朝柜台走来,一瞬间,他为了观察那些并排在桌上的素材而眯起眼睛。
「呼嗯。看来,你们应该是在制作什么没错。让我知道没关系吧?」
「嗯,就是想合成最近才登场的金属丝呀,我跟云同学一起研究。」
「等你们完成以后,可以委托生产并顺便交易配方吗?毕竟我是【生产公会】的负责人。虽然已经知道谁可以提供这项素材,但目前的状况供给量远远追不上需求量啊。」
听了库洛德的话,我明白他关于金属丝的出处果然又是来自蕾缇雅。此外,既然跟蕾缇雅是朋友的我们正在收集【裁缝】类的素材,他很自然就可以想像到我们正在制作跟金属丝关联的东西。
「关于金属丝的委托,只要把合成素材一块带来就可以谈,至于配方就恕不出售了。」
说到这,艾蜜莉已经把柜台上所有素材都收进所持道具栏了,我则去准备三人份的茶。
「那我可以问一下吧。为什么不行?」
「理由有二。第一是配方立刻公开的话大家都能制作,我们做的根本卖不出去。因此,至少等我们投入的研究费与素材费都回收后我才愿意公开。」
库洛德点点头,或许是可以认同艾蜜莉的解释吧。我也以附和的态度跟着点头,不过真要说起来我的点头比较接近佩服艾蜜莉,结果我也是两位当事人之一却跟着颔首这点,却害我被艾蜜莉白了一眼。
「唉,云同学未免太没自觉了吧。也罢。关于第二项理由,毕竟这是我跟云同学共同制作的素材,云同学这边也要确实取得同意才行呀。」
「原来如此,好吧,那等时机成熟了,我再支付云跟【素材店】两人份的配方收购费好了。」
倘若考量到其他细节,例如合成配方要求的等级与制作成本,其实还有不少的问题。然而要考虑那么多也太累了,艾蜜莉这么表示道。
交涉到此暂时打断,我将茶端到柜台的桌上。
「话说回来,库洛德怎么会专程跑来【加油工坊】?」
库洛德自己的店【柯姆涅斯提咖啡服饰店】也有寄卖【加油工坊】的药水,所以根本没必要过来一趟。因此我感到很好奇忍不住问。
「这个嘛。我是想问你下次哪时有空参加茶会还有买【复活药】才来的。」
「啊啊,原来是这样。那项道具我的确没有让你寄卖。」
以Raid任务之报酬【桃藤花的幼苗】来生产花瓣并做为主要素材的【复活药】,市面上的数量还不多,比起其它家的【复活药】效果也更好。因此,为了避免随便流出去,抢走其他药水商的生意,我只限定在【加油工坊】内低调地贩售。
「总之,我跑这趟是想买三瓶左右的【复活药】,加上MP药水。对了对了,这里还有我店里最近才推出的携带粮食——一口羊羹喔。」
库洛德从所持道具栏取出以竹叶包裹的携带粮食——光泽诱人的羊羹。
我一看到,就觉得应该把刚才端出的茶从红茶换成绿茶。库洛德要是早点把羊羹拿出来就好了。
「我知道了。那我就收下这份点心吧——『点心!刚才有人提到点心吗!?』」
库洛德瞪大双眼,我与艾蜜莉则当场僵住了。望向声音发出的地方,从柘榴的双尾中探出了一颗脑袋,那是已锁定我手上羊羹的恶作剧妖精。那家伙的嘴角甚至垂下了一抹口水。
相对地,库洛德则一脸严肃地凝视着恶作剧妖精。
「唔?干啥?怎么了?人家脸上黏到脏东西吗?」
恶作剧妖精歪着脑袋,仿佛无法理解的模样。库洛德的视线则从妖精滑向了我这边。
「……喂,云。」
「呃,干么?」
「那只是妖精吧。」
「嗯,没错。因为限定任务已经开始啦。」
我以理所当然的态度回答对方,但内心却冷汗直冒。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往后退一步试图抽身,然而库洛德却双手按住我的肩膀不让我脱身。
「只要找正式接下妖精任务的人当同伴,就可以得到妖精对吧!如果是这样,也算我一份!」
「你的表情好恐怖好恐怖好恐怖!」
库洛德一整个凑过来的脑袋在我脸上投射出阴影,还散发出谜样的沉重压迫感。
「我、我好想要一只专属的妖精,这样就可以帮她任意换服装了!不对,只帮一只妖精换装太可惜了。我想为不同个性的妖精搭配各式不同的衣服,让她们乖乖穿上!为了我的野心——!?」
我被库洛德的热情与气魄所震慑,上半身朝后仰,眼泪都快喷出来的时候,我们的头顶上方不知有什么降了下来,使库洛德停止发言。
原来是坐在一旁的艾蜜莉,用剑鞘敲了他的脑袋叫他闭嘴。而盘踞他肩上的小猫袜子也用手掌的肉球使劲揉捏库洛德的脸颊。
脑门上的一击加上脸部肉球攻击,迫使库洛德勉强撑住歪斜的身体避免摔倒,艾蜜莉则对他发出无奈之声。
「你在做什么啊。这样子云同学可以告你性骚扰喔。」
确实,一旦做得太过火就有性骚扰的嫌疑,不过被视为女性也让我有种不舒服的感觉。
「我太激动了。不好意思,但也不必打这么用力吧。」
袜子对库洛德的脸颊连续使出猫拳。艾蜜莉也举高刀鞘作势再打,库洛德连忙喊着「等一下」并以手保护脑袋。
「拜托,云。这可是期间限定的任务啊。运气不好没能自行找出妖精的玩家,除了请别人帮忙还有其他办法吗?」
「嗯,这倒是可以理解啦。」
战力薄弱的我,这回也是跟艾蜜莉两人组队前进到矿山地下迷宫的深处。等任务进行到一个段落,就遇见妖精了。
「就帮我这一次吧。我也会努力把妖精从我周遭扩散出去减少云的负担。」
的确,假使只有少数熟人的小队在进行任务又不把妖精扩散出去,可能会引发麻烦。况且,我自己的也是从艾蜜莉那分来的,不分享出去未免不够意思。
「唉,我知道了。既然这样——『好,那我们立刻出发,现在就走!』——咦咦咦!?」
库洛德像是被电到一样从【加油工坊】冲了出去。利维跟柘榴也尾随在我们之后。此外,不知何时从我手中把一口羊羹抢走的恶作剧妖精,还搭在我肩上享受着点心。
「来吧,妖精啊!告诉我你的同伴在哪!」
「唔——魔物部下的反应,好像是在那边吧?」
「既然这样,我们就往那边走!」
艾蜜莉以笑容目送着被强制拉出门的我。
「那我要继续进行【合成】的研究啰。你加油吧。」
喂,艾蜜莉身边也有刚浇水回来的妖精,所以应该一起帮我的忙才对吧!
尽管我很想高声抗议,但最后却只能一言不发地让艾蜜莉目送出去。
●
「好了,我说妖精。敌人在哪里啊?」
恶作剧妖精在我脑袋上方不停兜圈子,口中还发出「唔——」的苦恼声。
如今,我正跟库洛德一块走出第一城镇,在平原上寻找下一只附身荆棘。
「一天以内竟然要跟两只那种家伙战斗,至少给我一点休息的时间吧。」
「你在说什么啊。像这种有限期的任务,当然要在能进行的时候尽快完成。毕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发生意外害任务被打断嘛。」
库洛德这么说的时候,恶作剧妖精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手指向某个场所。
「那边感觉到了魔物部下的强烈反应!」
「既然这样就走吧。」
「好啦好啦。」
无心进行任务的我,臂膀抱着柘榴,又摸了一下跟随我的利维脖子,在后头追赶库洛德的脚步。
「……」
「……」
在双方都默默无语的赶路途中,唯有恶作剧妖精哼歌的声音异常响亮。
虽说我跟库洛德认识已有一段时间,但像这样只有我们两人组队搞不好还是头一遭。真要说起来,生产职玩家出去冒险的机会本来就不多。
「……喂,库洛德。」
「什么事?云。」
无法继续忍受沉默的我主动开口了,但因为不知道该聊什么话题,只好边问边想。
「那个——『好无聊唷——!』」
恶作剧妖精突然大声叫道,在空中手舞足蹈地摆出耍赖的动作打断我的发言。
「嗯唔,没意思!既然这样,看我的!喝!」
只见她制造出轻微的风,唤醒了平原上的非主动敌怪。包括草食兽与史莱姆、巨型哥布林等怪物们都逐渐三三两两地靠拢过来。
「云,敌怪开始聚集啰。」
「你也太冷静了吧!喂,住手!你这个风的恶作剧妖精!别再攻击了!」
「这不是攻击!是恶作剧!」
我伸手试图抓住那家伙,但却扑了个空,恶作剧妖精在空中得意地挺起胸。位于我手长以外的恶作剧妖精,对准她射程范围内的敌怪一个个发出风的敲击。
「正如传言,是个满幽默逗趣的家伙嘛。」
「幽默逗趣个鬼!真是的。」
聚集过来的敌怪,幸好实力都很弱小。只不过数量还是太多了,只能一击一只地打倒。我单手抓着菜刀砍杀,库洛德则直接用法杖殴打解决对手。
这是弓箭手与魔法师不擅长的战斗方式,但为了避免浪费箭矢与MP,只好选择物理攻击了。
「有够烦的。」
「也没什么不好啊。就当作轻松的暖身运动。况且,能摸透风妖精的本领也是件好事。」
「她的本领?」
「在这项任务里会缠上玩家的妖精,基本属性共有火、水、风、土、光、闇这六种。至于妖精的性格,听说游戏系统设计了无数多种模式。」
「游戏才刚更新没多久你就知道这么多啦。」
我与库洛德边处理眼前的敌怪,边继续讨论。
「只要花半天时间,就可以一定程度掌握任务初期的情报了。另外,妖精虽然会提供玩家一点点支援,但关于其属性及性格、支援种类好像还是各有不同。」
我与库洛德迅速瞥了风的恶作剧妖精一眼。被我们盯上的恶作剧妖精,则以惊讶的表情回望我们。
「怎么?人家哪里不对劲吗?」
「不,没事。」
胡乱发出攻击随机吸引路边的敌怪,我总觉得根本不算支援玩家啊。
我抱着一种抽到烂签的郁闷心情,以菜刀捅向眼前的史莱姆。
聚集过来的敌怪们,仅花了数分钟就全数歼灭,这附近一带的怪物都被清除得干干净净。
这时原本在我头顶上空飞的恶作剧妖精终于翩然下降,乘在我的脑袋上。
「啊——真爽快!来来!继续前进吧!」
「真是的,兴奋什么啊。下次别再胡搞瞎搞啦。」
我对恶作剧妖精忠告道,但她却充耳不闻,我无奈地垂下肩膀。
「话说回来,云对妖精任务的理解有多少?」
「嗯?我只大概晓得这是限期的任务,只要找正式接下妖精任务的玩家为同伴进行任务就可以获得妖精。剩下的,就是必须打倒四只附身荆棘吧?」
「你想知道我自己收集的情报,还有我从店里玩家听来的资讯吗?」
我回了句「那就拜托你了」,并竖耳倾听库洛德口述的任务情报。
「好吧。首先,妖精任务是让玩家去打倒魔物部下——附身荆棘为前提。此外,附身荆棘会依照所寄生的敌怪不同而产生体型与行动模式的变化。大致就是这样吧。」
「嗯。我也打过阿剌克涅的附身荆棘了,多少明白这点。」
「好,那么我继续说明。就我所知的范围,会被附身荆棘寄生的敌怪,应该是以玩家过去所打倒过的敌怪为条件。」
「原来如此。有这个条件,玩家就不至于被首度遭遇的怪物单方面屠杀了。」
怪物被附身荆棘控制后行动模式会跟原本类似,就好比阿剌克涅的情况也是单纯强化的感觉吧。然而,除了阿剌克涅本身的动作外,附身荆棘还会使出独自的荆棘攻击,包括HP吸收攻击与利用荆棘的怪异移动方式。
「嗯,我所听说的大概就是这些。还有,附身荆棘与寄生的敌怪也有适合度的问题,如果寄身到很搭的敌怪身上就会变得非常强喔。」
尽管相关资讯尚未完全揭露,但能先掌握好现状也是很要紧的。一想到这,我就觉得每次都只要花几天就能几乎收集完所有情报,并开开心心转告我的塔克与缪,其情搜能力也太不正常了。
「对了——还有一点,虽说跟妖精任务无关,但更新后追加的原野徘徊敌怪也有人提供资讯喔。」
「啊啊,你是指新怪物的情报吗?」
「算是吧。在巨型野猪与森林熊当中,好像有极低的机率会出现这两种敌怪的幼兽喔。」
库洛德操作选单,把荧幕截图叫出来给我看。
在那些图片里,身躯条纹特征明显的小猪——或者该说小野猪正靠在巨型野猪身边睡觉,另外还有小熊紧抓着母熊背部的图片。
「唔哇,竟然还有这个!太可爱了吧!好想摸!」
我才刚喊出声,利维就用头轻轻顶了我一下。当然,我疼爱利维跟柘榴这点是不会变的。
「我们是透过事件取得能使役的幼兽为同伴,但其他玩家至今都没有这种机会。虽说这些幼兽无法提供战斗力,但希望入手的玩家还是很多吧。」
说完,库洛德关闭图片的瞬间,我便不禁发出「唉呀」的遗憾之声。
「最后就是在原野徘徊的特殊头目情报——不小心遭遇就死定啰。」
「死、死定了!?」
这样的评语也太直截了当,让我忍不住尖叫了一声。
「头目名叫死神。人类外型,武器应该是大镰刀吧。某支在最前线的小队遇到那家伙好像全灭了。」
「死神就是英文的Grim Reaper吧?真是的,竟然有这种祸患般的头目。」
「你说对了,那家伙完全就是死神。一旦遇到这种敌人,还是赶快逃跑吧。」
「呃……死神出现前有什么预兆吗?」
「这个嘛。据说,会有紫色的雾飘过来,还会感受到一股寒气。」
「紫色的雾跟寒气——噫呀!?」
我喃喃说到一半脚边突然吹起了一阵冰凉的风。感觉某种黏糊糊的玩意掠过了我的脖子附近,吓得我赶紧转过身。
我绷紧肌肉,为了确认那是什么触摸自己的脖子,结果什么都没有。是错觉吗?正当我狐疑时,头顶上方传来了笑声。
「啊哈哈哈,太可笑了吧!只不过是一阵风就吓成这样。」
「……好、好家在。」
尽管妖精捧腹大笑,但我却失去了发怒的力气,全身酥软地当场坐下。
「你没事吧?云。」
「我最怕妖魔鬼怪了,所以知道不是以后就松了口气。还好。」
「嗯,虽说名为死神,但这家伙的造型设计可是比其他恶心的怪物要来得帅气许多,看了应该不至于觉得恐怖。毋宁说,被这家伙干掉的瞬间反而会对其外观兴起敬畏的念头呢。」
「被干掉一样还是会觉得恐怖吧。」
遭敌人打倒的瞬间,会觉得敌人又帅又值得尊敬,真有这种事吗?
「拜托一下,关于妖魔鬼怪的恶作剧请适可而止吧。」
「好啦,人家知道了。」
恶作剧妖精虽然摆出了不开心的表情,但在我的恳切请求下还是勉强答应了。是因为我口气比较好才发挥效果吗?
就在闲聊的同时,我们也接近第二只附身荆棘所位于的场所附近。
「喂,这一带不是湿地吗?」
恶作剧妖精手指的方向,是第一城镇南方的宽广湿地地区。这个区域的敌怪有很多会突然袭击玩家。
「没错没错,我们刚刚才踏进来唷!」
「真没办法啊,让我打头阵确保安全吧。」
我把抱在臂弯内的柘榴暂时放到地上,紧抓住手中的弓。
一边闪躲隐藏在湿地内的特伦托与荒地青蛙,并不时穿插零星的战斗,我们朝湿地地区的某个场所步行而去。
沿着恶作剧妖精指点的方向前进,并闪避敌怪与不好走的路面,到了某个地点后,妖精终于下达停步的指示。
「敌人要来啰!剩下就靠你们自己加油吧。」
这句话才刚说完,一根猛然突穿湿地地面的粗大荆棘,便试图侵蚀躲在湿地植物叶面下方的荒地青蛙。
霎时荒地青蛙的体型就肥大到近乎人类,而这家伙也跟阿剌克涅一样,身上开出了蔷薇,透过其长舌与天生的跳跃力施展锁定我方的攻击。
「呼嗯。我们先退后看看它的动作模式吧!」
「我同意这种安全的策略!」
接受库洛德的提议后,我以全力拉开与附身荆棘的距离。紧接着,来到一定程度的距离以后——
「那家伙没追来。是这样吗?」
「它没办法追。应该说,被荆棘限制住了。」
附身荆棘在寄生以后,从地面长出的荆棘就会跟宿主融合为一体。此外,以荆棘的根部为起点,这种敌怪能移动的范围是有限的。
被寄生的巨大青蛙,可以用跳跃踩扁我们,或是使出挥动舌头鞭打的打击技,还可以用水魔法的水弹等招式,但上述攻击的范围都摸不着我们。
「所以说,这是我们的大好机会啰?」
「抓到那家伙的严重破绽了。」
我与库洛德朝彼此露出不怀好意的表情。
之前对付阿剌克涅的附身荆棘,由于是在矿山这种封闭的空间内所以无法用这招,但如今就没问题了。
只见库洛德以闇魔法单方面痛击青蛙。
「哈哈哈哈哈,来,跳舞,跳舞吧——《闇影新娘》!」
库洛德一边放声大笑,一边施放贯穿力强大的闇之矢。我虽然白了他一眼,但也以【千里眼】锁定目标,高高举起手中的弓。
「《附加》——攻击。上吧!」
我对上空所射出的箭矢,描绘出一道弧形,最后刺进了青蛙的背部。这是一种名为偏差射击或曲射的攻击方式。在有天花板挡住的空间派不上用场,但在这里我就能让箭矢走立体的轨道一一出手攻击。
「这也太惨了吧。玩青蛙玩具搞不好都比射它有趣一点!」
「啊——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两者有点相似呢。」
库洛德所言的,是一种帮浦式的橡胶玩具。只要从帮浦的部分将空气送出,玩具青蛙腿就会伸直,做出跳跃的动作。那家伙即使打不到我们依然疯狂乱窜的身姿,跟那种玩具确实很像。
「啐,结果它还挺耐打的嘛。我搞笑的点子跟大笑的力气都用光了。」
「呃,与其说什么笑话不如多动手攻击吧。」
身躯庞大的青蛙,当作射箭的标的很合适,然而却很难一口气打倒它。
尽管之前我是用菜刀攻击阿剌克涅,但用菜刀捅阿剌克涅的胸口跟现在隔着弓矢攻击手感还是有不小的差异。
「它的防御力上升了吗?」
「可能是寄生敌怪的个体差异吧?」
「唔——是这样吗?」
我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只好继续放箭。
不久,库洛德的闇之矢与我的一箭打散了荒地青蛙双眼盛开的蔷薇,这成为决定性的攻击,与第二只附身荆棘的战斗就此告终。
只见荆棘再度舍弃宿主潜入地底,仓皇逃去,我们则慎重地接近被打倒的荒地青蛙尸体。
「怎么了?看你一副紧张兮兮的样子。」
「呃,那个——黏『不要说出来!』——唔!?」
恶作剧妖精冷不防冒出来,堵住了我的嘴。这家伙刚才到底躲哪去了?
我心想,然而妖精却用全身塞住我的嘴巴,并在我耳边窃窃私语着。
(这时候只要静观其变,就可以看到全身涂满黏液的同伴飞出来,应该会很有趣吧。)
「云,怎么了吗?你刚刚好像有话想说?」
「不、不,没什么。」
我决定保持沉默。只有我自己一个人脸上被谜样的黏液沾到实在太不公平了。至少得拉库洛德垫背一下。当我脑中充满这种阴沉的想法时,库洛德挡下了从肥大荒地青蛙体内冲出来的某个玩意。
随后很快地,敌怪的尸体化为光粒消失了,而库洛德把一颗漆黑带艳丽光泽的蛋展示给我看。
「怎么?不是妖精喔?」
那颗仿佛泡过水、带有湿润质感的球体,绝非沾了黏液的蛋。
「喂——你要睡到什么时候啊?快起来——!」
我身旁的恶作剧妖精对蛋呼喊道。就好像在回应她般,漆黑的蛋壳化为磷光消失了,只见库洛德的手掌心浮现一只正揉着惺忪睡眼的闇色妖精。
「是你救了我吗?我是闇妖精。」
只说完这句,妖精就窸窸窣窣钻进库洛德的口袋里了。
「什么,竟然没有沾黏液?」
「啊哈哈哈,失算,失算了!」
恶作剧妖精在我身边笑到打滚,我突然想到一件事。
「喂,为什么你之前没有变成蛋啊?」
「人家也可以变啊。那是妖精紧急避难用的防护壁唷~」
「可是之前你出来找我的时候,身上却涂满了黏液耶。」
「什么!?云,关于涂满黏液的事请详细说给我听!」
「别靠过来啊!还有,别问那么多了!我一点也不想回忆那件事!」
「哇~~快逃喔——!」
库洛德每踏出一步,我就往后退一步。
真是的,事情怎么会变这样。
我硬是把话题转到在库洛德口袋里睡眼惺忪的闇妖精身上。
「对、对了,我的恶作剧妖精,能在洞窟里感应风的流动把我们带往出口,你的妖精不知道会什么特技啊?」
「唔,风妖精竟然还有这种能力啊。」
我成功把话题从黏液之上转走,不禁松了口气。而刚才被我点名的恶作剧妖精,这时则挺起胸膛骄傲地回答道:
「没错!人家可是风的恶作剧妖精!要操纵风简直易如反掌!尤其是关于让别人觉得很烦这点,人家比谁都更在行!」
呼嗯——那家伙用力从鼻子哼了口气,但另一方面,毫无活力的闇妖精却只是从口袋探出头,一脸睡意地喃喃答道:
「我是闇妖精。比起闹人还是安静一点较适合我——例如像这样。」
喝——闇妖精发出缺乏抑扬顿挫的声音朝恶作剧妖精一指,结果刚才一直老王卖瓜夸自己、让人快烦死的恶作剧妖精说话声突然停了,在空中软绵绵地晃了几下便直接坠地。
我慌忙伸出双手去接,但恶作剧妖精却一脸瘫软的模样睡死了。
「我能引发异常状态。尤其睡眠是我的强项。还有,我也要睡了。」
说完,她就扭了几下钻回库洛德的口袋深处。
「呃,不知为何这两个小家伙都睡了,而附身荆棘也打倒了,那我们回去吧。」
「好啊。毕竟打倒下一只敌怪不可或缺的带路妖精自己都睡着了。」
呼——结果库洛德叹了口气,难道他还想继续打下一只吗?我对他白了一眼。光是今天,我就跟阿剌克涅与荒地青蛙两种不同的附身荆棘战斗过。
我觉得,应该要让我休息一下了吧。
然而——
「既然要休息,就顺便把刚才涂满黏液的事说给我听吧!不如我们回柯姆涅斯提边喝茶边慢慢聊。」
咚——库洛德的手搭上我的肩膀,我转过头,只见在他那爽朗的笑容下唯有眼神散发出绝不让我逃走的意志。
看来我还是没办法逃离大魔王的魔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