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Only Sense Online绝对神境
  4. 第六卷
  5. 序章 通缉犯与金属丝
  6. 繁体版

序章 通缉犯与金属丝
2017-06-22 20:26:25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kerorokun
扫图:a8901566
录入:化物语
修图:黑羽
我边哼着歌边窥视烤炉内,确认火候大小。
虽说似乎还得花一点时间才能完成,但烤饼干的奶油香气已在店内扩散开来,我那两只幼兽爱吃鬼,正努力吸着鼻子,翘首盼望饼干出炉。
「反正还要等,不如来看看书吧。」
在饼干完成之前,我顺手拿起搁在柜台上的书本,从夹有书签的页面继续阅读下去。
前阵子,在夏季活动取得的书已经读完了,所以我开始解读新的一册。
此即为我在桃藤花的树与巨狼这项Raid任务中,做为报酬入手的谜之书。至于其书名——则叫《民间药事典》,是一本专门介绍多用途【调药】生产道具配方的书籍。
「原来复活药真正的制作方法是这样啊。」
我翻开这本书的某页,跟我自行研究的复活药配方做比较。
虽说我亲手挖掘出的复活药制作方式在这本书也有详细记载,但一经比较,我的配方比较像是改良过的基本制作法。
包括素材的挑选与投入时机,都有或多或少的差异,不过大致流程并没有改变。光是这样就能生产出不同的药水,也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
正当我在研究这些时,透过选单设定的烤炉定时器响起,通知我饼干已经可以出炉了。
「喔,看起来烤得很完美呢。」
我才刚打开炉子,迎面而来的奶油香气便迅速扩散至整间店,刚才还在趴着等待的幼兽们也一起撑起身子,来到我的脚边。
「利维跟柘榴,别这样。饼干还很烫,先等一下。」
我的这番话,让独角兽利维不太甘愿地趴回了窗下那日照最好的固定位置。然而,双尾黑狐柘榴却摆出抬起一条前腿的姿势停住了,它只凭剩下的三条腿支撑身体,全身开始摇晃颤抖起来。
「噗,你也不必这么拼命啦。况且,刚烤好的东西不等放凉了也不能吃啊。」
听到还不能吃这句话,柘榴仿佛失去了支撑般,扑通倒向一旁。不能马上吃是如此令它震惊的事吗?一想到这,我就忍不住轻轻噗哧笑了出来。
我如今位于的场所,是在OSO中以贩卖药水及消耗品为主的商店——【加油工坊】。
既然是要卖药,应该让【调药】类天赋派上用场才对,但我为何会在这间店里烤饼干呢?说穿了,使用【料理】天赋是我个人的喜好。
「真拿你没办法。好吧,柘榴,外观比较不好看的就先给你吃吧。」
我刚说完,倒在一旁的小狐狸柘榴立刻翻身跳起,把前腿挂在我的脚上,只凭后腿站立。
「别这么急嘛。饼干还很烫,要小心一点喔。」
语毕,我把烤过以后裂成两半的饼干放进柘榴嘴里,它似乎觉得很美味地啃咬起来。
然而,刚出炉的东西果然还是太烫了吧,柘榴感觉吃得很辛苦。只见它不停哈哈地吐气,好烫,不过很好吃——它蹦蹦跳跳仿佛在发表这样的感想。
我也捻起一块试试,口感既酥脆又美味,热气把奶油的香味一口气灌进嘴里,只是这种温度吃还稍嫌急了一点。
「唔——哈,果然还是稍微放凉一点,之后再包装起来比较好——欢迎光临!」
事先准备好的美观包装布与缎带还放在身边,但这时我先对进入【加油工坊】的玩家出声打招呼。
「你好,云。这饼干看起来很好吃呢。」
「「你好——」」
「是蕾缇雅啊,还有莱娜跟阿尔。你们近来好吗?」
对我问候的,是永远饥肠辘辘的妖精,并身为公会会长的蕾缇雅,至于莱娜与阿尔则是新人成员。他们是最近甫成立的【新绿之风】公会班底。
尽管莱娜跟阿尔也对在店内日照最佳处趴着休息的独角兽利维以及身上发出奶油香的黑狐柘榴打招呼,但利维却用力把头撇开。
「嗯嗯喔喔……看来你囤积了很多食材呢。」
「呃,我不是在问你粮食的事吧。」
听完我的吐槽,蕾缇雅立刻回了句「我是在开玩笑」并露出严肃的表情。
「我找出使役兽的活用方式,慢慢帮我们公会存钱,正以购置公会会馆为目标努力喔。」
「咦,既然提起蕾缇雅的使役兽——」
指的就是草食兽哈尔、千羽鸟纳兹、磷火亚齐,以及精灵豹福优。
此外还有夏季露营活动中收编为同伴的象头神幼兽睦月。
最后则是趁生产公会活动时取得的雷纳虫齐沙拉奇才对。
至于这六只的活用方法嘛——
「难不成,你是剪下哈尔蓬松的毛,或是拔下纳兹的羽毛去卖钱吗……」
「我才不会做那种事呢。况且,那样一来我就没枕头了。」
「蕾缇雅小姐!你一直把哈尔当枕头吗!?」
想逗弄利维跟柘榴的莱娜这时回过头,提高音量喊道。「其实我也有类似的想法。」阿尔喃喃补上一句,结果被莱娜狠狠瞪了一眼,只能露出苦笑。
「如果不是靠那个赚钱的话……就是把药草交给磷火,转换成【磷魂结晶】跟【磷魂矿石】贩售啰?」
「那也是一种办法啦。我之前就一直喂亚齐吃各种不同的东西,让它吐道具出来,只要找到买家的话就可以卖很高的价钱唷。」
特定的使役兽,只要把某些道具交出去,就能换来那只使役兽固有的掉落物或稀有素材。磷火也属于这种使役兽,所以把道具喂给它的反应会非常有趣。
「不过,除了亚齐以外,另一只使役兽才是我现在的主要收入来源呢。」
「另一只?」
我不解地歪着脑袋,结果蕾缇雅当场把那只使役兽叫出来。
「请现身吧,拉奇——《召唤》。」
她所召唤出的,是拥有泪珠状头部,且中央嵌了结晶的虫型怪物雷纳虫——齐沙拉奇。昵称就叫拉奇。
上次看到它由于是在战斗中,处于无法冷静下来的警戒状态,所以没有
仔细观察,但如今看它用牙齿发出叽咿叽咿的声响,同时摩擦前脚的样子,不知为何还有点可爱。
「该怎么形容——它安分下来的姿态具备一种莫名的吸引力呢。」
「是呀,只要发挥爱心照顾,使役兽都会变得更漂亮的。」
就连兽型怪物的野狗,在身为敌人时看起来又脏又丑,但只要收为同伴并好好照顾、梳整,毛皮也会发出光泽,显露高贵的气质。
至于我的利维跟柘榴,也不敢怠忽梳理毛发与沟通的工作,这都是为了维持它们柔软蓬松的外观。
「拉奇不是只有外表好看而已唷。这孩子,也能为我提供生产素材呢。」
「生产素材?」
「是的。例如我现在拿出这个,铁锭块。」
说完,蕾缇雅自所持道具栏砰一声取出铁块。简直就像在表演魔术般,
她直接把锭块拿到拉奇面前。
然后,接下锭块的拉奇——便开始吃了起来。
「啊!?」
啪哩啪哩啪哩,那家伙就像在吃煎饼或零食般,以强韧的下颚嚼碎了铁块。
「喂,给它吃这个真的没问题吗!?不会出事吧!?」
「放心。那么,拉奇,拜托你了。」
蕾缇雅这么说完后,已经吃下好几个锭块的拉奇张开嘴,把某种细长的玩意吐向自己的前腿,开始纺织。
「这是……丝线?」
「是的,是金属丝。根据原料不同,也可能出现钢丝之类,可以编成网状的素材。」
「哇——」
确实,像蜘蛛或蚕这类生物,本来就有吐丝的本能,但我可没想到竟然还能吐出金属丝,简直是超奇幻的光景。
「虽说只限定金属原料,但雷纳虫的确可以像这样吐出丝线。当它生产出银线或铁线后,就可以当布防具的素材拿去贩售了。」
价钱其实相当不错唷——蕾缇雅这么告诉我。
至于这种丝线的使用方式,可以编成网状,补强于容易受损的防具部位上。尽管仍然无法媲美锁子甲的防刺效果,但也有一定程度的作用。至于防具以外,包括刺绣或临时制造陷阱、编出强韧的绳索等等,用途也很广。
「太厉害了。所以你打算在哪里卖这个呢?」
「这次我会委托生产公会贩售。由于拉奇一天的生产量也有限,所以现在必须先预约排队。」
「这样啊……」
「因此,云,为了减轻我的负担,请你也努力制作金属丝吧。甚至把这项资讯偷偷扩散出去也行。」
「你的意思是……好,我懂了。」
我点点头,决定考虑一下金属丝制作,不,或许该说【合成】的问题。
若透过【合成】天赋组合素材,要生产出金属丝道具或丝线也不是不可能。
只不过,用太低等的素材恐怕很难合成出来,还是要准备一些高级的材料才行。
如果是后者的话,那我的成本就会比雷纳虫吐丝要来得高,不过进行一下实验应该也无妨吧。
「感觉很有趣呢。那我得先去挖掘矿石和收集能派上用场的丝线才行……等等,你们两个怎么了吗?」
听了我刚才的喃喃自语,莱娜与阿尔的目光显得游移不定。我则感到很不可思议地歪着脑袋问。
「呃,我只是觉得,云小姐好厉害啊。」
「啊?」
莱娜这番突如其来的发言,让我忍不住尖起嗓子反问。我把视线转向阿尔,于是他为了替莱娜没头没尾的话补充说明,开始娓娓道来:
「比方说矿山或地下迷宫这种充满了敌怪的区域,你能轻易进去收集素材,我觉得真的很了不起。最近,我们终于实际体会到了,光靠我们两人不但根本找不到素材,还会惨遭敌怪追杀。尽管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采集,但成果一直不如预期。」
「唔,毕竟我的天赋组成,就是为了适应这种环境而安排的啊。」
因为我跟双胞胎的天赋选择方向从出发点就不同,所以也只能这么告诉他们。
我对蕾缇雅使了个眼色,希望她能给双胞胎一些建议,结果她注意到我的暗示后,一副包在她身上的样子点了点头。
「既然你们这么烦恼——不如就去收集食材!」
「结果你最关心的还是食物吗!?」
「是的,因为一切关键都在食物。先打倒敌怪,让等级上升。这时顺便收集食材,然后,把食材煮成料理吃下,让自己变强——接着又出去狩猎。不断重复相同的步骤。」
怎样,我是不是很厉害——这种老王卖瓜的表情就免了吧。真要说起来,那根本是蕾缇雅自己的欲望。
「嗯,你这么说也没错啦,料理的确可以暂时提高数值,但事情没有你讲的那么单纯吧。除此之外,也可以尝试看看在路上和不认识的玩家临时组成野团。」
我认为蕾缇雅的意见太极端了,双胞胎理解我的看法后,活力十足地喊了声「是」来回应我。其实我自己也是从塔克、缪、玛琦小姐他们身上学了很多。这两人的收获想必还会超越我吧。
「所以,到头来你们究竟来我的店找什么?」
「对喔,差点忘了!来补充消耗品啊!我跟阿尔需要蓝水。蕾缇雅小姐则要高等药水与MP药水。还有,我们三人都需要三明治,拜托了。」
「没问题。」
我从柜台后方的道具箱取出他们需要的东西,交给NPC京子小姐,然后就直接让她去结帐。
等三人都付款完毕后,又有新的客人站在【加油工坊】的入口。
那人的身影,令莱娜与阿尔都僵住了。
「喔,近来好吗?【加油工坊】的老板。」
「地、【地狱烈火队】!?你们怎么会跑来这!」
走进我店里的,是PK公会【地狱烈火队】的会长弗莱恩,以及副会长托比亚。这两人的登场让莱娜提高了音量。
就在前阵子,我们才跟PK们起了一点小冲突,因此莱娜与阿尔完全陷入了警戒状态。尤其曾跟他们正面交手的PK是托比亚,所以比起弗莱恩,双胞胎提高警觉的对象更像是前者。
「啊?怎么?认识的家伙吗?」
自己的公会名称被点到后,弗莱恩显露如此反应。过去双胞胎与弗莱恩之间应该不曾直接照面才对,副会长托比亚在弗莱恩背后,以单手对我做出抱歉的手势。
「欢迎光临。真是的,你们不要散发出太强大的气场好吗?莱娜跟阿尔都吓到了。」
此外,我的幼兽们似乎也察觉那两人的气息,利维马上以幻术让自己隐形,柘榴则飞也似的逃向了【加油工坊】的工作区。
「哼嗯~我的气场太强大了吗。」
弗莱恩仔细端详莱娜与阿尔好几眼。莱娜立刻颤抖着躲到了阿尔背后,
阿尔被莱娜当成挡箭牌后,更是无处可跑。
「哈,虽然之前的PK公会已经解散重组,不过你们会害怕也是无可厚非。既然如此——要不要来PK看看?」
「哼、哼!这、这种威胁,我、我一点都不怕!」
弗莱恩改变原先亲切大哥哥的口吻,发出了冰冷彻骨的说话声。莱娜反射性地回应了对方的质问,本人却躲在阿尔背后,泪眼汪汪地发抖;至于从正面接受弗莱恩尖锐视线的阿尔,则只是脸色发青、一言不发。
「弗莱恩会长,吓唬小朋友也请适可而止。」
托比亚介入制止了。
「哈,我只是突然想到,在东北地方扮演生剥鬼(注1:日本秋田县一种传统民俗活动中的恶魔,会惩罚懒惰之人以及坏孩子,通常由真人实际扮演。)的人应该就是这种感觉。」
「请你们停止欺负新人。还有,他们会害怕的原因根本是托比亚造成的吧。真受不了……」
我边叹气,边帮两人准备恢复道具,只交谈了两、三句,购物就结束了。
由于弗莱恩咧嘴浮现不怀好意的笑容,导致莱娜与阿尔一直到最后都保持警戒无法动弹,只能目送那两人离开。
等到【地狱烈火队】的两人都走远后,双胞胎才松了口气,但马上又朝我这边挤过来。
「为什么!为什么嘛,这间店竟然会有PK出入!」
「我快吓死了。被小莱当挡箭牌,还一直被那个人盯着,有够恐怖的。」
「啊——唉,理由很复杂啦。你们两个都先冷静点。」
我判断当下陷入亢奋状态的双胞胎,想直接出去冒险是不可能的,于是我让他们跟蕾缇雅一起隔着柜台,与我面对面坐下。
幸好刚才出炉的饼干已经放凉了,为了让双胞胎平静下来,我又替他们泡了甜的红茶。
●
「所以,该从哪里说起好呢。」
「哈嗯哈嗯……这饼干真好吃。下次可以拿出来卖吗?」
「真受不了你耶……蕾缇雅。」
我们边喝甜红茶,边拿起我事先准备的饼干。只有蕾缇雅一人像只花栗鼠般极力将饼干塞入口中,直到脸颊都鼓胀起来。拜托你也稍微收敛点吧。
始终想像着待会要讨论正经话题的莱娜与阿尔双胞胎,肩头无力地下垂着,但其实也不是那么严肃的场面。
「嗯,弗莱恩和托比亚他们是PK的事实仍旧没有改变,虽然他们的公会一度解散了,但他们并没有脱离PK的身分。」
「为什么云小姐要卖道具给那些人呢!之前你不是还禁止恶质拉人的公会成员进入店里吗!」
「虽说我也不喜欢PK,但这种玩法本来就存在于OSO的系统里,所以打从一开始就完全否定也有问题吧。」
在OSO的PK系统中,当玩家杀死其他玩家时,被杀的玩家半数金钱会转移到杀人的PK身上。
尽管机制很单纯,好处却也不算太多。然而,这种系统的确存在,也被官方所认可。此外,既然专属于PK、对玩家专用的天赋已经被发现了,大家应该都能认知到PK也是OSO的游戏方式之一。
「我想PK就是一种激进的少数派玩家吧。」
「的确,假使官方不允许PK,那干脆让玩家无法互相攻击不就得了?对人战斗也可以只限于PVP的范围。不过如果是这种情况,总觉得很沉闷。」
莱娜以沉闷来形容无法PK的世界。这么说也有道理,假使一款游戏认为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而加了许多限制,想必会令玩家感到很扫兴吧。
OSO的游戏名称——或者说这款游戏的风格——是以Only为号召。既然如此,只要是在不给系统带来困扰的范围内,想必都能获得认可吧。
「话说回来,单方面进行攻击的PK被大多数人讨厌,同样是对人战斗的PVP却广受欢迎。这两者的差异在哪,你们懂吗?」
「唔——因为后者比较光明正大?」
「好像不尽然吧。」
莱娜的回答很率直,我听了不禁露出会心的微笑。至于用手支着下颚思考的阿尔则如此答道:
「因为PVP的好处、坏处是双方都要承担的,是这样吗?」
「正确答案。PK的情况,由于是单方面挑起攻击,所以对先出手的那方有利,即便防御方最后打赢了,PK也会考虑自己输掉的可能而预先将身上的钱清空,这种时候只有被攻击的那方会面临钱减半的风险。」
听了我的话,两人点点头。
反过来说,PVP是由双方玩家预先讲好规则,并依据规则来战斗。规则大多包含了时间限制,有时候也会赌钱,尽管规则很多变,但至少好处坏处对双方而言是公平的。
「为了防止PK的好处都集中在攻击者那方,弗莱恩他们这群【地狱烈火队】的PK们与生产公会合作,创造了某种系统。那就是——【通缉犯】系统。」
「通缉犯,就是指被通缉的犯人吗?」
我点头肯定莱娜的猜测。这是库洛德主导创立的系统,所以我也是从他本人那直接听来的。
「弗莱恩他们这群PK,已经把自己登录进【通缉犯】系统了。这么一来,他们透过PK抢来的钱,就会有九成转入自己的悬赏金里。」
举例来说,弗莱恩跟身上有20万G的玩家PK,打倒后拿到对方半数的10万G,其中9万G就会算入【通缉犯】的悬赏金中。
至于为什么只抽九成,是因为剩下的要列作装备与道具等消耗品的补充及修理费用。
「因此在这个系统里,如果可以反过来除掉列为【通缉犯】的PK,之前累积的悬赏金就会送给打倒PK的玩家或小队。嗯,这也算是公会提供的一种服务吧。」
一旦系统的规则制定好,悬赏金的精算问题就可以交给NPC负责。其他规则还包括,若在一定期限内,都没人打倒被通缉的PK的话,之前累积的悬赏金半数就会落入该名PK手中,类似这些细节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原来如此。狩猎玩家的叫PK,那狩猎PK的存在应该叫PKK(Player killer killer)啰。」
阿尔仿佛可以理解地颔首。不过既然被通缉的PK已经有悬赏金了,会出现以打倒通缉犯为目标来赚钱的玩家,也是可以预期的。
以弗莱恩的立场来说,自己打倒越多玩家,就能吸引更多的玩家来挑战自己,应该会让他乐不可支吧。
「那么,没有登录【通缉犯】系统的PK该怎么处理?难道就没人可以制裁了吗?」
「那正是游戏方式的差异所在啊。弗莱恩他们这类玩家,说穿了对于扮演OSO的反派角色乐此不疲。因此只要其他PK们的行为别太夸张,放着不管应该也无妨吧?」
尽管我对双胞胎们这么说,但弗莱恩这群【地狱烈火队】的成员,似乎想优先着手打倒那些未登录的PK。这并非正义感使然,单纯只是这样更方便累积悬赏金额罢了。同为PK之间的悬赏金竞赛好像已经展开了。
「唉,不知为何,总觉得我们尚未理解的世界还很宽广呢。」
「就是说啊。如果随便乱出手攻击他们,应该会死得很惨吧。」
莱娜与阿尔这么表示,明确说出自己不想跟PK扯上关系的看法。
「反正,他们也只是以自己喜欢的方式进行游戏,只要他们周遭的人可以谅解不就得了吗?」
虽然我无法理解他们的想法。我既对PK不感兴趣,更对【通缉犯】的赏金毫无欲念。
「呃,为了当作参考我想先问一下,他们的悬赏金到底有多少啊?」
原本以为根本没在听我们讨论的蕾缇雅,先咽下饼干、喝了口茶,才对我这么问道。
「我想想。弗莱恩应该是345万G,而托比亚是214万G吧……」
记得不是很清楚,所以我没什么自信,不过反正之后他们再去PK数字也还会有所变动。
「怎么样?只要你们去打倒他们,就有钱买公会会馆啰。」
蕾缇雅以爱困的睡眼对双胞胎询问,但莱娜与阿尔一听就猛烈摇头到脖子都快折断了,极力表达拒绝之意。
「嗯,因为他们不会变成食材,所以我也不感兴趣。那么云,谢谢你的招待了。」
蕾缇雅的基准果然是食物吗,我心里感叹着,同时目送那三人走出店外。
与其随机找弱小的玩家出手,弗莱恩他们这群PK应该会朝更有效率地提高自己悬赏金额的方向迈进吧。我是可以预期之后应该会变成强者之间的争战,但那都跟我没关系。
我返回【加油工坊】的柜台,为了进行金属丝的【合成】实验而开始制作素材清单,结果选单这时跳出了官方公告。
「咦,系统要维修与更新啊。还有什么,限定任务吗——」
我大致浏览了一下,公告包含维修的时间通知与游戏更新内容。此外,还有期限到下下次更新为止的限定任务宣传。
至于游戏的更新,主要是新敌怪与道具追加等。
限定任务的内容并没有详细写出来,反正更新完毕后就会接收到情报了吧。
我对游戏更新并不感兴趣。缪或塔克八成会帮我过滤出其中的资讯,心里想着这个,我一边继续替素材列清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