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黑暗骑士不可脱 (不要脱人家的暗黑骑士啦)
  4. 第二卷
  5. 第四章 有计划地犯罪
  6. 繁体版

第四章 有计划地犯罪
2017-06-22 16:04:51

		

写生大会和自由时间都结束后,在宾馆里吃了顿美味的晚餐。
与高中生随意糊弄做出的咖喱不同,大家都满足地享受了自助餐式的烤牛肉,寿司,奶酪比目鱼生鱼片以及菠菜咖喱等大餐。
烤牛肉的盘子一直都保持着温热,这种细微的体贴之处,或许可以说是旅馆自助餐所独有的吧。
品尝过平时难以吃到的美味佳肴之后,其实是想悠闲地泡个澡睡觉的,但最后还有一个娱乐活动。此时正是 时间。
活动——篝火晚会。
一个老师吃晚饭时问学生。
“篝火晚会上想玩儿什么?”
然后,一个学生回答说,
“相杀”(译注:相扑的发音原本为sumou,但这里错读为aiboku)
老师理所当然地询问了详细的理由。
看来,那位学生似乎是想说玩『抢夺椅子』。
原本的计划就是在篝火晚会上大家一起跳集体舞。
刚刚还在烦恼着集体舞过后要做些什么,没想到还有能和跳舞一起完成的竞技。
这下刚好——于是,便决定了篝火晚会的重点是『集体舞+抢夺椅子』。
男男女女围绕着熊熊燃烧的篝火围,形成了两个圈。
如果到现在这种程度的话,应该还可以说是一场极其普通的篝火晚会。
但是,火堆和人群之间用椅子摆了一圈。
“从现在开始播放经常用的那首曲子。播放完毕后游戏开始。”
公布了游戏规则之后,意外的受到大家的好评。
老实说,之前学生们压根不想跳什么舞。
大家只觉得跳舞确实能和喜欢的人手牵手,但是对于还未真正喜欢上对方的人来说,这种游戏只会让人感到不耐烦。
但如果抢椅子输了,就能中途退出跳舞。
“因为没有准备奖品,所以就用这位老师在高尔夫球赛中得到的奖牌作为奖品。”
对获胜者来说这的确是一块金光闪闪的奖牌,不过上面却清楚地刻着将要挥动球杆的人像。
大家都嘟囔着(我才不要呢。)
也有学生觉得,老师你这么简单就抛弃了荣耀的回忆真的好嘛。(对于那么轻易就放手的奖牌,有些学生对老师的伦理观感到了疑问)
男女各围一个圈,女生在内侧。
男生体力上的优势,大概也会是一个很大的障碍。
“嗯?暗黑骑士……不在啊”
启治有点失落。
虽然离得有点远,再加上又是晚上,但对方在的话还是能一眼看到的。
如今却见不到那个穿着盔甲的身影。
“啊,话说晚饭的时候也没看见她。是不是睡了啊?”
后面的丰这么说到。启治也想着可能是这样,但还是有点儿担心。
在想着她是不是有什么事的时候,音乐响了起来。
要是说Oklahoma Mixer(译注:19世纪初起源于美国的民族歌谣,英语名称为Turkey in the Straw)这个曲名的话估计很多人都不清楚,不过每次跳集体舞玩抢夺椅子游戏的时候用的就是这个曲子。
融进人群里的老师跳起了舞,有样学样的学生们也开始跟着跳了起来。
围绕着火堆,女生们顺时针跳,男生们一边手拉着手一边逆时针跳。
手与手相碰,互相点头示意,最后大家都觉得不好意思起来。
说到底集体舞才是王道啊。
音乐尚未停止,大家也绕了好几圈。
大概有10个人,也可能是20几个人。
依次交替着的男孩少女们互相接触的过程中——音乐终于停了下来。
一瞬间——所有人都瞄准中央的椅子冲了过去。
叽叽喳喳地叫着。
这里出现了很明显的体力差距,虽然男女各占了一半的比率,却有一个人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动作粗暴,已经有几个人挡住了他的道路。
境介居然在抢椅子的关头去妨碍旁边的男生。
“那家伙为什么要这么做……”
在旁边看着的启治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
“他是想增加女生的人数吧”
对于丰的这种解释,启治觉得很吃惊。
“他是想挤掉所有男生自己一个人独占吗?!”
“唉,那家伙……真干的出来啊……”
“但就算男生只剩他一个了,女生也只不过是围着他转圈而已吧!”
“我说的不是跳舞的事啦”
“哎?”
“他一定是想着抢的时候,一边来回移动一边趁机吃女生豆腐吧”
“你,你说什么!!”
丰的推理,全都是对的。
境介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
要再减少一点。他企图调整到剩下包括他合计十人,其中的九个人都是女生的地步。
在场的学生几乎都是普通人。
既不是神也不是神的候补,只不过是位普通人。
用境介的能力调整的话,一点儿都不麻烦。
“不过要是那么做了自己绝对会被淘汰——”
话还没说完音乐就停了。
因为游戏不会单单等着两个人对话结束的。
启治跑了起来。
以雷霆万钧的气势。
但他被三个女孩子围住了。
现在变成了四个人争抢同一把椅子,互相挤来挤去的情况。
肉肉的,软软的。
柔软的肌肤触感透过薄薄的运动服传了过来。
先坐上去的是启治。
想着从侧面来抢走椅子,就使劲儿用屁股挤了过来。
“你!你太下流了!”
说这话的是岸田。
她下垂的头发擦过启治的脸蛋,屁股也被不停地挤来挤去。
但事先抢到椅子的启治完全不慌乱,最终取得了胜利。
“不好意思啦”
启治向岸田道歉。
“鞍马同学,你刚才在想下流的事吧?”
“不······没,没有啊”
“······这样啊,那就好了。毕竟精力旺盛的男生也是会有这种想法的,我还想着这种时候他们肯定会内心窃喜,朝着女孩子的屁股挤过来呢”
“我看起来像是那种人吗?”
“请你连同我的份一起努力吧!从猥琐的男生手中保护女生!”
手被紧紧地握住了。
对方眼中燃起了决心守护健康高中生活的火焰,明知抢夺椅子无望还是努力冲过来,正是为了保护女生。
是的,岸田本身并不让人讨厌。
说到底,她只不过是害怕男生会变得好色而已。
“哦······好的”
就这样被硬拉着负起了奇怪的责任,启治再次回到了队伍里。
在那里并没有丰的影子。
看样子是被淘汰了。
椅子的数量减少之后,新一轮开始。
圆圈逐渐缩小,与篝火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在这时——
“啊!”
“晚上好,启治”
艾莉走了过来。
对方的手小小的,滑滑的。
大概是因为刚才在激战中获胜的缘故吧,手心有点发热。
“哎?启治你的手出汗了~”
“啊?是吗?不好意思,我擦拭一下吧”
“不不不!这样就行!不如把它当做奖励吧!这双手即使做饭团也很好吃!”
只说了两三句,就要换下一个女生了。
(这种苦涩的感觉,是什么)
启治看着对方离去的背影,心思也随着那长长的秀发跟了过去。
接着一晃瞥见了境介。
远远地密切关注着这里的岸田的脸孔一闪而过。
然后,目光落在了刚刚走掉的艾莉的屁股上。
(······我要阻止他)
启治遵从了从心底涌出的某种念头。
为什么呢?
并非是讨厌境介。
从丰那里听到境介的作战计划时还觉得挺厉害。还觉得他挺有意思。
但是——
一想到境介的手会落在艾莉的屁股上······就是感到很火大。
阻止的方法有三种。
让两人中的一方退场。
或者在他们即将撞上的时候插一手。
但是人太多了,根本无法靠近。
能做的只有,只有努力留下来寻找机会了。
与如此这般下定决心的启治相反——另一边,境介已经谋划好了一个确切的计划。
要想实现减少男生人数的作战计划,只靠一个人是不行的。
不过现在他得到了一个实力恐怖的帮手。
跳舞的人不断变换,那个人终于到了自己跟前。
“啊,秃子先生”
来的人是双马尾少女——魔步。
“我想拜托你一件事”
境介啪地打了个响指后,魔步就变得两眼无神,陷入了催眠状态。
“好的,请问有什么事?”
“减少男生的人数,为了我做得到吗?”
“明白了·······主人”
魔步面无表情淡淡地答到。接着境介轻轻地拍了拍她的肩膀,解除了催眠状态。
(明白了主人,这句话还真有意思呢)
这下魔步就会在本身无意识的情况下帮助自己了吧。
计划进行得越来越顺利,境介忍不住笑了出来。
与处于这种状态下的境介一起跳舞的女生们,一致觉得『这个秃头好恶心』。
魔步不遗余力大干了一场。
一个又一个男生被挤掉了。
原因并不是她拼命地去抢椅子。
而是因为在争抢的时候,她在男生耳边轻轻说了一句话。
“抢了我的椅子——就把你从阳台上偷人家小学生胖次的事说出去”
“敢坐那个位子——就把你放学后舔竖笛的事说出去”
“劈腿的事被女朋友知道了也无所谓吗?”
魔步掌握着所有人的弱点,并利用这些弱点把男生们挤了下去。
在某种意义上,这比境介的催眠性质还要恶劣。
之后又重复了好几次,人数终于变得围不住火堆,只剩下抢夺椅子的游戏了。
剩下的,有七人。
五个女生,两个男生。
这七个人里,只能留下三个。
女生里有艾莉,诺伊叶和魔步。
男生则是启治和境介这两个神明候选。
能够驱使风之力的两人,当然比其他人跑的快。
境介一边看着艾莉一边舔了舔唇。
(终于让我碰上了······我可不客气咯)
境介和艾莉到现在为止完全没有靠近过。
但在每次跳舞中握到她的手时候,境介就一直在妄想。
想要触摸对方姣好的身躯。
然后,这一时刻终于到来了。
(艾莉,你的胸部······我会守护的!)
启治的使命感熊熊燃烧着。
境介的视线,明目张胆地落在了艾莉胸口上。
他一定想把脸埋进去,像甩水的狗狗一样不断晃动磨蹭。(译者:这就是传说中的洗面奶!??
“你些想着下流的东西吗!?”
外场响起了岸田的叫喊。
那一声就是信号。
因为岸田出声的时候,音乐刚好结束。
启治和境介以相同的速度向椅子冲去。
两人互相推挤着。
(这家伙!难道他也是那么想的吗!)
境介这么理解着启治的行动。
(好快!我要是——不再快一点的话!)
两人到现在为止都在压制着力量。
风之力威力强劲无比,却是把双刃剑。
强劲到会撕裂运动服,让身体赤红得整个人狼狈不堪。
他们从未使出过那么强大的力量。
但现在不得不用了。
两人的身体,染上了像红烧的铁一样的赤红色。
(他是!波旬候补!)
双方同时吃了一惊。
形势一触即发,不容呆住。
最先碰到椅子的——是境介。
他努力想就势把椅子横拉过去,远离启治的手。
(够!够着啊!!!!!!!!!)
启治扑了过去。
即使够不到,至少也要把境介吹飞掉。
冲着椅子之时——艾莉从天而降。
“哎嘿!!!”
艾莉笑眯眯的,看起来非常享受着这个“相杀”游戏。
(胸!部!我收下了!!)
为了能让头部正中飞来的福利(胸部),境介稍微放低了身体。
同时因为启治的阻拦,椅子倾斜了,境介的脸放得更低。
——境介和艾莉结结实实撞在了一起。
“呜哇!”
鼻血“滋”地飞了出来。
艾莉的膝盖正中境介鼻梁。
跳跃膝压倒。
不!那招更像中邑真辅的“飞膝”。
后背接近后仰程度的,飞膝。
启治在原地目瞪口呆。
一旁的境介已经失去了意识。
两个人都不知道。
艾莉,就是暗黑骑士。
属于战斗精英集团里的暗黑骑士。
其中被尊为史上最强的,就是艾莉。
并且加上启治的推搡,艾莉的飞膝威力又增强了几分。
境介软软地滑下椅子,启治随即摆好架势,抓住椅子拉向自己。
“我可不会输的!”
艾莉猛地冲了过来。
以超人的姿态朝着坐在椅子上的启治的脸冲了过来。
丰满柔软富有弹力的胸部不偏不倚罩在了启治脸上。
但两人并没有倒在令人窒息的压迫感之下。
启治死死撑住了。
抱着艾莉,就那样坐在椅子上止住了她的攻势。
“怎么会这样!”
触感绝佳。
艾莉扭动了起来。
就好像柔软的欧派轻轻擦过脸颊一样不停地扭动。
启治感受到了至今为止从未有过的幸福。
就这样,启治进入了决赛。
艾莉一脸遗憾地从启治身上起身。
“我输了……真不愧是启治。要不是中途有个怪家伙插手的话我肯定就赢了~ 哎!怎 怎怎怎怎怎么了你?脸这么红啊!”
“这个……因为用了风之力”
启治用事实掩盖了事实。(前者为使用了风之力,后者为脸蛋因碰到了福利而变得通红)
以前曾对艾莉说过,用了风之力身体就会变红。
但是,眼下的变红,是因为自己用眼睛鼻尖亲密接触到了艾莉的胸部。
在这层意思上,并不算是滑头的说法。
“那么,一定要赢哟!”
“喔、喔!交给我吧!”
启治不想让艾莉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逞强地说道。
就这样,启治留到了决赛。
一把椅子,三人争抢。
决赛对手——诺伊叶和魔步。
“哎~鞍马君挺厉害的嘛!”
魔步笑得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做帮手还没一会儿,境介就一塌糊涂地败在了艾莉的飞膝之下,光是这样可什么都做不了。
“……好期待”
诺伊叶小声喃喃到。
“拜托手下留情一点哦。讲真的”
启治此前一直都不想和这两个人做对手。
一个是暗黑骑士,另一个你根本不知道她会做出什么。
音乐开始了,各自都一边防备着另两人一边跳动着。
一决胜负,一触即发。
大概因为是最后一场,音乐很快就停了下来,接着三人同时跳出。
魔步扬起了手。
那是——利用沙子攻击的障眼法。
面对意想不到的攻击,启治漂亮地以手遮脸,速度也慢了下来。
(她什么时候抓住沙子?对了!是刚才我和艾莉闹着抢椅子那个时候吗?……所以她才露出富有自信的笑容啊!)
启治迄今为止都在某些方面上小看了魔步。
如果是艾莉或者暗黑骑士,估计会对她万分警惕。
不管用什么邪恶肮脏的手段,能赢的话一切都会变成正义的行为。如果能知道魔步的这种想法……
不过,沙子并没有迷住眼睛。
微微睁开眼,向椅子伸出手去。
但在启治受到障眼法攻击的间隙,诺伊叶趁机抓住了椅子。
启治与诺伊叶的速度旗鼓相当。
只要有一瞬间的空隙,这一瞬之差就会迅速使两人分出高下。
而且被障眼法耽误的时间,并不是只有一瞬而已。
启治用风之力加速。
至今为止都只不过是顺风跑,但这次是吹飞自己的身体,并产生了爆炸的风波。
启治向着椅子扑去。
诺伊叶抓住了椅子,但并没坐在那里,而是像跳箱子一样跳过了椅子。
她并没有牢牢占据着椅子,因为诺伊叶到现在为止都是靠着打倒对方来获胜的。
启治和诺伊叶,两人在空中正面对决。
魔步一边观看虎斗,一边悠然地坐到了椅子上,架起了二郎腿。
就这样,奖牌落到了魔步手里。
相杀是一种肢体与肢体碰撞,掌控场面的竞技。
魔步没有与任何人激烈抢夺,就轻松碾压了全场。
其绝招为,猫骗(相扑战法的一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