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SKYWORLD苍穹境界
  4. 第七卷
  5. 尾声
  6. 繁体版

尾声
2017-06-23 00:17:31

		

『转生之日』过后的第二一八天早上,巴克拉维恩岛的吉拉夫汐前线居留地地下深处,设置了转移门的圆顶空间内,在冒险者们的注视之下,由齐颂魔偶工程组修复的转移门发出了魔法阵形的青光。
(经过百年以上的时日,这里的转移门网络终于复苏了。)
光在心里吐出了非常深刻的感慨。
不过目前能通行的地点只有一个——这座圆顶空间内的八扇转移门只开了一扇,而接通的目的地则是同在第三轨道的克雷克岛•温蒂德前线居留地。
根据昨天淳等人在大图书馆询问高位监护者的结果,名为巴洛克监狱的迷宫即存在于这座克雷克岛。
而能够通往克雷克岛的转移门,目前他们只在这个吉拉夫汐前线居留地中找到。同时,这个吉拉夫汐前线居留地地底下的八座转移门,在过去发生的一起事件中全破坏,而目前淳等人也只搜集到足以修复其中一座转移门的材料而已。
为此,淳、咲耶,还有昆腾等人决定将这些用以修复转移门的材料使用在与克雷克岛衔接的转移门上。而齐颂魔偶们接到这样的指示之后,随即赶忙开始进行修复工程……
在经过紧急整修后,今天早上,这扇转移门终于修复完毕。
「好!我们出发了!」
以昆腾为首的克雷克岛攻略部队接连钻进这道焕放着青光的魔法阵中,消失在魔法阵的彼方。
「那我们也出发吧。」
淳背着装得满满的背袋,在魔法阵前驻足,回头对着光说:
「我出发了,小光、咲耶。」
「嗯,慢走,淳。」光说。
「你小心呀,淳。」咲耶说。
——没错,这次轮到光和咲耶两人留守。她们两人另外有事情要做。
确切来说,应该是光有事情要做。然而,咲耶不放心留她一个人在这里,因此陪着她一起留下来。
克雷克岛攻略部队之中,银翼骑士团以昆腾和阳炎为首,合计派出九十六名成员。而霸者之旗则派出山田小队,以及补上贝琪和巧克力螺旋卷的淳小队,一共十二人。
除了两支公会成员之外,路卡也加入了队伍,她是为了采路兼卖消耗品道具而同行。
这是一个总计一〇九人的大阵仗。
在其他人都走进转移门之后,歌澄转头对着光等人挥挥手,随后也被吸入了魔法阵中。
「咲耶,你可以跟淳一起去的呀。我一个人没有问题的啦。」
「我这个人就是喜欢瞎操心嘛。我可是担心我哥担心得不得了呢。」
听到咲耶这么说,光瞇细了眼睛瞪她,但咲耶也只是笑笑响应。这让光愈来愈觉得,这家伙真是恶质透顶!
她这个表妹昨天白天从大图书馆瞬间移动回来的时候,看起来变得和淳更为要好了。
——不对,之前就已经很亲近了,但现在却好像更进一步心灵相通的感觉。
(该不会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又拉进了吧……)
一想到这点,光便觉得内心一阵揪痛。
肩膀上的小卡为了安慰光,温柔地叫了一声。
其实她很想跟着去,但这么做只是在耍任性而已。毕竟她身上肩负着只有她才能办到的任务——必须在银翼骑士团之中揪出神秘之座的间谍。
这几天,她与银翼骑士团成员紧密接触,光在这个冒险者公会之中找到了许多愿意帮助她的人。
她向眠惠说明了情况,请眠惠在暗地里出手行动。
一方面,淳也先向昆腾提起过这件事,因此这也说不上窜取公会的行为。
而现在淳和昆腾等两支公会的主力成员,几乎都离开了吉拉夫汐前线居留地。若是神秘之座的人有什么谋略,现在正是最佳的实行机会。
因此,光和咲耶刻意留了下来。若是这么做可以牵制对手,让他们安分下来,这也是不错的结果。
不过,若是他们真的展开行动,光和咲耶也早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一定要确实揪出他们的狐狸尾巴。
「你不用担心啦〜」
咲耶不知道看出了多少光内心的想法,因而展露了一张愉悦的笑容说:
「我才不担心这种事呢!」
光使劲地嚷嚷,让前来送行的银翼骑士团全都被她的声音吸引,因而将目光聚集到她和咲耶身上。对此,光露出敷衍的笑容,想藉此掩饰过去。
「光光,你吐你表妹的话也吐得太激动了吧?」
同样在吉拉夫汐前线居留地留守的眠惠,带着一脸无奈的表情走了过来。
这次她将以公会主要干部的身分,留下来统领留守的银翼骑士团成员。
而她身边则跟着一名同样是担任留守部队领袖的公会干部,名为特尔迪克。他的职业是预言者。
「我们今后将派遣二十四人的部队前往两个地方,搜集修复转移门要用的材料。」
特尔迪克说:
「请问霸者之旗的诸位打算怎么做呢?」
「顺便说一下,人家负责领导A部队喔〜光光要不要一起来?人家这边需要召唤术师帮忙呢〜」
听到眠惠的邀请,光和咲耶彼此对望了一眼。
「我要留在藏书库査阅资料。不过我哥应该是可以自由行动。」
「那,我跟梦……跟眠惠一起去好了。请多指教啰,眠惠。」
「喔〜〜欢迎喔〜〜还有,用现实世界的名字称呼对方很没礼貌喔〜〜要是你太常这样的话,人家也会把光光你的名字爆出来喔〜〜」
「呜、呜呜,对不起……还有,收集素材方面也要麻烦你们了。」
名义上来说,光是负责担任在藏书库查阅资料的咲耶的护卫。另外,她的瞬间移动魔法也同时肩负必要时能够与夏凯方面联系的角色。
但说是这么说,若是光二十四小时都跟咲耶在一起,她原本留在银翼骑士团阵中暗中调査的目的就没办法达成了。于是眠惠的提议刚好可以让她解决这个问题。
「那么,由于光参加了素材搜集的任务……因此,A组负责使用瞬间移动魔法的角色就能分一个人到B组去了,这真是帮了大忙呢。」
尽管银翼骑士团是一支超过两百人的团战公会,但现在主要成员展开了攻略行程,而剩余的成员还要分成两支部队行动。在这样的情况下,总会有人员不足的问题出现。
——尤其是召唤术师,一般在团战公会之中,召唤术师顶多是两、三人就已经足够了。但霸者之旗这支公会的召唤术师成员较多,而这是因为他们多半是顺应事态发展而凑起来的公会。
「那,咲耶,你小心一点喔。」
「哥哥才要小心不要跌倒了喔。」
「我才没有这么迷糊呢!」
在光大声反较之后,眠惠喃喃嘟哝了一句:「人家秉持怀疑态度。」
*
在大图书馆睡了一夜之后,隔天,淳等人在与高位监护者的会谈中得出了几个重要情报。
其一是巴洛克监狱这座迷宫的位置。
这座迷宫位在第三轨道克雷克岛的南端,森林深处的一座洞窟即是淳等人的目的地。
「关于巴洛克监狱,有一点请诸位务必留意。」
高位监护者强调道:
「那个地方就跟它的名字一样,是一座监狱。所以在那个区域里面,无法使用任何瞬间移动魔法。」
这情况即是说,向来作为迷宫攻略战术中必备的紧急脱离魔法也会被封锁住。
……这真是个麻烦的迷宫。淳忍不住叹了一声。
然而,昆腾却开心地说:「看起来,这下我们可以玩得很愉快了呢。」
这句话听得淳不由得心想,这家伙真是深不可测。
另外,高位监护者也拥有创造新任务的特殊能力•任务创造技能。
「我在这里为诸位准备了任务。由于我是被囚禁在这里的人,因此非常渴望得到外界的情报。」
说完,她便创造了好几颗任务石。
其中有几个任务,是要大家尽可能详细描绘出各个岛屿上的地图。由于苍穹境界有自动绘制地图的系统,因此大家只要在各个浮空岛上走动,拓展到过的区域即可。
但说是这么说,第三轨道上的每座浮空岛都相当大,要完成这些任务恐怕需要很长的时间。
除此之外,也有一个任务是需要从名为『观察球』的特殊装置中回收资料。
「这是设置在第三轨道各处,用以测量『异物巴洛克』汚染程度的装置。请各位以任务石触碰观察球,将观察球中收容的资料传送到任务石上,把各地的资料带回来交给我。」
淳忍不住心想,这也是个需要花很多时间的任务呀……
看来他们必须耐着性子去处理这些任务了。
毕竟这些任务都已经登录在淳承接的任务清单之中,只能一个个硬着头皮把它处理棹。
当然,在此之前最重要的还是巴洛克监狱。关于拯救艾莉丝的期限,这点高位监护者也做出了提示:
「两个月亮重叠的日子,即重月之日,龙脉的流向会产生变化。据说,灌注了神灵之力的封印效力也会在这天被削弱。而下一次的重月之日将在十二天后到来。」
这次的会谈是在『转生之日』过后的第二一七天。也就是说,下一次的重月之日将发生在『转生之日』过后的第二二九天。
之前淳等人解放夏凯是在『转生之日』过后的一九七天;两相对比之下,重月之日与铃兰提到的一个月期限,就时间点来说几乎一致。
「我们不知道这天会发生什么事。不过我们现在已经知道巴洛克监狱的所在地,以及确切的期限,接下来就是加快脚步行动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淳在与昆腾和阳炎商量过后,仅仅花了半天便调度好了团战队伍;不足的物资则由路卡负责支援,也因此他们干脆连同路卡,将她身上装有大量补给物资的无限背包一起打包带走。
于是,『转生之日』过后的第二一八天——即今天,淳等一〇九名冒险者踏上了克雷克岛的土地。
「这里也到处都弥漫着浓雾呢。」
这是他们在出了转移门后,来到温蒂德前线居留地地表上时的第一个感想。
这座前线居留地的构造,跟之前淳所在的小型要塞——吉拉夫汐前线居留地几乎一致。负责管理的齐颂魔偶也跟吉拉夫汐前线居留地差不多,都带着非常自然的反应迎接这群冒险者。
不过,这个温蒂德前线居留地只有一座转移门——是通往吉拉夫汐前线居留地的转移门。
如此看来,若要前往其他浮空岛,唯一的途径还是只能将吉拉夫汐前线居留地的转移门一座一座修复了。
当然,那是日后的问题。
「我们先去侦察吧——淳,麻烦你们先确认一下这座要塞的设备;阳炎就先向负责管理的齐颂魔偶确认一下这里囤积的货品,然后……」
昆腾对着每个人下达了指示,看来神采奕奕。据他说,只要一想到接下来有团战可以打,他就兴奋得不能自己。
「所谓重度玩家真的是无药可救了。」
路卡小小声开了口,但随即又转头望向淳。
「你听到了吧?那不该是对客人说的话,所以就请你当作没有听到吧。」
「喔、喔。」
「人家会付出人家的身体之类的给你当作代价的。」
「拜托你不要再开这种玩笑了好吗。」
「人家是说像妈妈陪小孩ー样陪你睡觉而已呀?你想成什么了?」
「这真是恶质的玩笑……」
看到淳的反应,路卡轻轻地笑了一声,随后将脸凑到淳的耳边小小声说:
「话说,你前天晚上跟咲耶进展到什么程度啦?」
「无可奉告。」
「居然在郊外,真是有够大胆的呢。」
「你现在居然变成这副徳性……我是该怎么跟源太道歉才好?」
「你只要说都是尤佳莉雅不好就好啦。再说,老师他……」
路卡话说到这里,不知为何显露出眺望远方的眼神,抬头仰望头顶上的一片白雾。
「作为人家的监护人的老师……已经不在了。」
「发、发生了什么事?」
「现在在我的店里工作的,只剩下一个名叫源太、听命行事的打工小弟而已了。」
「他被你踢出共同经营者的位子啦……」
「那是他活该。亏人家之前还威胁他,要是他在进货时把价格开得太漂亮,就要他赔与时价之间的差额呢。」
淳听了这句话冷不防打了一个寒颤。路卡这种做事方式恐怕就连黑道都甘拜下风。
「你不用担心啦,人家成立了一间专为小孩冒险者们成立的学校,开给老师的薪水很不错喔。」
「喔~那间学校也开始营运啦?」
以冒险者身分转移到这个世界的玩家之中,有许多都是像路卡这样的小学生。而路卡为这些年幼的孩子们设计了一间学校,计划将这些孩子们召集起来,一方面延续他们的基础教育,同时也传授让他们能在这个世界维生的知识跟技能。这间学校的教师工作除了源太之外,也找了许多拥有相当能力的冒险者协助。
在这间学校就学的孩子们,除了学习活用平板电脑的方法之外,也训练他们培养自己的冒险者技能,学习组队,以让他们能够自立更生为目标。同时,学校的学费则由他们赚取到的金钱支付。
另外,这间学校里教授的还有苍穹境界的各种基础知识、各地方的不成文规定,以及与各种族相处交流的方式……这些全都是路卡从淳等冒险者口中听闻的消息,加上自己调査的结果。
「如果要在这个世界长期生活,那就必须跟这个世界同化嘛。」
路卡淡淡地說:
「人家知道你们很努力地朝着第一轨道奋斗,不过我们不能只把希望放在你们身上。我们每个人都必须为了更美好的明天,而思考自己能付出什么样的努力……在看到科涅提、艾尔•科涅提的蜥蜴人与三大公会之间的关系之后,人家这样的想法就更强烈了。」
三大工会——他们在此之前一直都任由蜥蜴人摆布。
而这个世界各方势力的高位者,只要有那个意思,随时都可以剥夺冒险者们的自由。路卡这才深刻体认到,包含她在内的冒险者们,每个人脚底下踩的地基是何等不安定。
「我们冒险者不能是这个世界的异物巴洛克。否则在不久的将来,现在我们与这个世界建立的关系一定会崩溃的。」
那么,包含他们在内的冒险者,究竟该在苍穹境界之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又能否杠得起这样的角色?而他们是不是真的非得扛起来这个重担不可?为此,他们能做些什么?……路卡说,她在思考这些问题之后决定加快脚步,尽早建立起那间学校。
「虽然情况很乱……不过伯阳的冒险者们帮人家很多忙。看来多亏了凤凰事件,人家现在在冒险者之中算是小有名气了。」
原来如此。虽说解放副职业的行动内容有要众人保密,但当时参与整个行动的冒险者总数超过了五百人,因此,淳和路卡等人的名声一夕之间散布开来也是很自然的事——尤其是路卡,在淳等人离开伯阳之后,她还持续留在该地经商,所以更是必然的结果。
「也因为这个缘故,现在人家无限背包里面装的消耗品,数量可是非同小可呢。」
「等一下,为了学校存的钱怎么会变成团战的消耗品?」
听到淳的质问,路卡瞪大了眼睛。
「投资增值对商人来说是理所当然的运用资金方式呀。成立学校的基金说到底只是个基础而已,要促使整个经营结构正常化,人家得更努力多赚点钱才行。」淳听了咂了一声。虽然路卡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但这怎么说都不该是小学生该有的想法。
「所、所以你为此甚至不惜跟着我们前往危险的团战地图,就是打算兜售你所持有的消耗品给我们吗?」
「这是误会。其实人家会去找后勤补给陷入困难的公会,请他们大量进货;不过这次人家会比较重视信用的交易方式,以换取持续交易的成果。」
「喔——你想进一步多创造一些关系稳定的买卖对象呀?」
「既然挹注了资金,甚至设立了基金,当然要尽可能除去不稳定的要素啰。坦白说,要是像人家一样的商人能增加,将会是最好的状况……」
不过很遗憾,据路卡说,她在伯阳没找到能让她安心交付资金的冒险者商人。
「那有苍穹境界原住居民的NPC商人吗?」
「有,有几个年轻又有干劲的商人。人家已经盯上他们,投注资金在他们身上了。」
「你的事业范围还真是宽广呀。」淳颇为无奈地说。
「考虑到将来的状况,这是当然的呀。」
路卡带着一副坦然的表情回了话。
随后,这个原本只是个小学生的女孩,带着眺望远方的眼神抬头望向天空。
「听到高位监护者的话之后,人家也开始在想……我们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又要往那里去呢?」
她彷佛吹到了冷风一般,打了个寒颤。
「好可怕喔……真的,好可怕喔。」
「小学生不用担心这个。」
看到路卡的反应,淳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可是,淳……」
「不用担心,这个问题我们会处理的。」
他轻轻拨着路卡的头发,接着像是在对自己开口一般:
「我会处理好给你看的。」
*
他们花了一个上午观察后,发现这座克雷克岛上的浓雾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放晴一阵子,然后再次变浓。
这个循环大概是以一个小时为单位呈现。
岛上有巴洛克雾妖及巴洛克恶棍狼等等多种不同类型的怪物,它们会随着雾变浓而现身,……看来这些雾与异物巴洛克之间有非常密切的关连性。
而在雾放睛的同时,这座克雷克岛郊外区域的怪物就会变少。
在要塞之中,小木屋旁摆有木制桌子。淳和昆腾将探索队得到的数据注记在一张羊皮纸地图上。
淳再与昆腾和阳炎商量过后,请分布到各地的探索队尽可能将周围的遮蔽物注记起来。
「这是要大家在雾散的时候,尽可能拓展移动范围吧。」阳炎说。
「毕竟要是大部队开始行军的时候,一直被怪物拦下来也很麻烦呀。」
阳炎颇能意会地点点头,「我去和各部队联络。」他说完便把自己关进了小木屋中。
要是多达百人的部队在野外活动,自然会变得非常醒目;若是要一边打倒被人群吸引过来的怪物一边前进,这可是非常累人的事。
然而,在这座浮空岛上,只要在雾散的一小时内召唤马车,或利用变身成马的魔法高速移动,便可以大幅缩短移动时间。
「如果高位监护者说的话没错,巴洛克监狱就位在这座岛屿的南方。而我们从这个前线居留地要抵达岛屿的南端……若是以三倍速度移动的话,应该三个小时就可以到得了;两次起雾时躲在遮蔽物后面,再利用剩下的时间赶路,顺利的话,五小时即可抵达。」
听到淳的推论,昆腾摇摇头说:
「这是纸上谈兵的说法。我们现在就连迷宫的确切位置都不知道。再说,让先遣队先抵达绑定地点,接着再使用瞬间移动来回将人员运送过去还比较快吧。」「关于这点……」淳摇摇头。他看了看四周,确认没有人将目光放在他和昆腾身上之后,小小声说:
「我们现在就马上开始移动吧。请你跟探索队联络,告诉大家,我们在移动中会合。」
昆腾听了蹙起眉头,瞪着淳问:
「你在想什么?」
「这是为了最坏的状况作打算。如果神秘之座的人要有所行动,大概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你是说,我们的攻略团队之中有背叛者?」
「我的意思是——如果有的话。事实上也可能没有。如果只是我瞎操心,那就只是我一个人出糗而已。」
听到淳这么说,银翼骑士团的公会长强忍住了笑声,「你说是这么说,但表现出来的样子倒是还满笃定的嘛?」
「因为我准备了诱饵呀。」
就在这时候,淳片刻不离地带在身边的大型束口袋子忽然开始扭动了起来。在一道像是小孩发出的呵欠声中,闷在袋子的童稚声音也跟着开了口:
「好黑呀,好黑好黑〜?」
「好好好,我现在就帮你打开。」
就在昆腾膛目结舌地呆楞着的时候,淳打开了束口袋的开口。接着,一个身形小巧的女孩随即从袋子里爬了出来。
「唉呀?铃兰,醒来啦?」
这时候刚好去帮忙冲茶的路卡也从小木屋里探出头来。
「早安?晚安?」
「现在是中午,差不多要吃饭……」
「喂喂喂!这是怎么回事呀!淳!」
「就像你看到的呀。」
「你居然绑了个小女生!这段数也未免太髙了吧!」
听到昆腾大声嚷嚷,周围的银翼骑士团成员全都聚集了过来。他们看着束口袋里爬出来的可爱银发女孩,纷纷发出惊讶的赞叹:
「好厉害呀〜真不愧是霸者之旗的人!竟然把NPC幼女绑过来了!」
「这个让身边的女生都心甘情愿服侍他的男人,果然跟别人都不一样!」
「等一下!这是误会!拜托你们冷静点!」
就在铃兰瞪大了眼睛微微歪着头,随后显露出天真无邪的表情准备开口的时候——
「你等一下!」
枝理忽然从小木屋跑出来,飞快地奔向铃兰,同时伸手捣住了她的嘴。
「铃兰!你现在开口一定是要说什么猥亵的话对吧!你是想用尤佳莉雅化的说话方式对吧!」
「真过分〜本小姐的词汇可没有铃兰丰富呀〜〜」
「可是就是你让铃兰学会那些奇怪的话的呀。」
此时,正在要塞门外附近做植物调査的尤佳莉雅和歌澄察觉了门内的状况,也跟着跑了回来。
「不管怎么说,我们家的睡美人醒了呢〜〜早安,铃兰〜〜」
「呜~~呜~呜~~」
铃兰带箸被枝理捣住的嘴,活泼地对着尤佳莉雅和歌澄高举起手。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呀?」
「不就说是诱饵了吗?」
听到昆腾这么问,淳刻意压低成只有昆腾才听得见的音量小小声说:
「在银翼骑士团之中,应该只有你一个人知道铃兰的存在。不过如果你们之中真有神秘之座的间谍的话……」
「他们一定会有所行动,是吗?你也太乱来了吧? 」
「其实另外还有一个原因——铃兰可以梦见艾莉丝所做的梦,因此带她一同前往巴洛克监狱,对我们来说应该会有一些正面帮助。」
「带NPC一起去吗?不过他们跟我们不一样,死一次就玩完了呀?」
「所以人家就是来当她的保镖的呀。」
此时路卡从旁开了口。
基本上,在淳的计划之中,当他们在进行团战的时候,路卡就会在绑定地点陪着铃兰。
「……你事前都没跟我商量,自己在乱搞什么?」
「因为我希望能够收到完全出其不意的效果。这么一来你慌乱的反应也会比较有真实感。」
「不对吧?你是想确认我是不是才是神秘之座的一员吧。」
昆腾不屑地吐了一句:
「这种做法真是有够让人觉得不爽的。」
「如果你觉得不开心,我道歉。」
「唉,算了,这么干确实是做得还满漂亮的就是了。」
昆腾说完,粗鲁地拍着淳的肩膀。
「下次要先跟我商量啦!——喂,你们!我们要改变作战计划了!大家快点吃饭!要出门了!我们三十分钟后从这里出发!」
昆腾一声令下,前一刻才因为铃兰登场引发一起『诱拐女童事件』而兴奋不已的银翼骑士团成员,这下全都绷紧了脸,慌忙开始行动。
「好了,这群人之中有人有什么可疑之举吗?」
「现在……我还不清楚。这应该是因为,你们都是一群以兴趣为动力行动的人吧。」
淳答话的同时忍不住想着,要是这时候光在身边就好了。
如果是她的话,应该可以即刻就从每个人脸上的表情读出他们内心的想法。就这点来说,光的能力远远在淳等人之上。
「你都设下陷阱了,可别抓到一头能够挣脱陷阱的猛兽呀?」
「我会注意。」
淳在得到昆腾的允诸之后,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阳炎才慌忙地从小木屋里冲了出来:
「这是怎么回事啦!粮食跟消耗品的用量会完全跟不上的……」
「我们不是一直都是这样吗?总会有办法的啦。」
「想办法的人是我呀!再说!公会长!你每次每次总是……」
就在他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忽然发现铃兰而瞪大了眼睛。
「她又是哪里来的!」
阳炎歇斯底里地大叫着:
「是不在预定计划之内的成员吗!这样食物的储量计算又——」
「哎呀!你真啰嗦!吵死了!反正消耗品不都在你的无限背包里面?随便分出去给大家就好了嘛。」
「我就说这个是计算问题——」
淳看着阳炎脸色大变地凑到昆腾面前,事不关己地心想,真是可怜的家伙……
*
由于淳事前已经跟路卡等人提过,于是他们的午餐就以饭团、三明治等可以很快吃完的东西解决了。而歌澄之所以能如此悠哉地采集植物,也是因为她早早就把午餐的准备工作都做完了。
餐后,留在要塞内的三十六名成员慌忙地整理行李,趁着雾散去的时候动身启程。
他们使用了德鲁伊的变身魔法变成了马,只留下几个人骑在变成马的伙伴身上警戒周围的状况。于是众人便以平常步行速度三倍的高速开始移动。
——附带一提,铃兰被安排骑在淳的背上。
「真遗憾〜人家超希望淳骑在人家身上的啦,这么一来就是真的骑乘……」
尤佳莉雅话没说完,枝理便一拳朝她后脑勺轰了下去。
「你这家伙够了吧!你刻意在铃兰面前说那什么鬼话啦!」
「人家跟淳,是骑乘位?」
「太迟了啦,枝理,你看开点吧。」
淳用手拍了额头叹了一声。
这支三十六人的队伍在路上与先前出震探索队会合,一路朝着克雷克岛南端移动。
克雷克岛南端的荒野上应该有一处名为巴洛克监狱的地点。若是按照他们的预定计划,今天日暮之前应该可以抵达。
不过就算今天没找到巴洛克监狱,他们也打算在较为安全的地方休息一晚,隔天再仔细探査四周的状况。
「淳,你连侦察队都不通知就带着部队急行军,这样也太乱来了吧?」
变身成马的枝理凑过来说。
——附带一提,坐在淳背上的铃兰正喜孜孜地嚷嚷着。
「因为这样比较能够超出对方的意料嘛。而且根据计算,我们这样跑,可以移动的距离非常大。」
根据光等人的定时通讯,吉拉夫汐前线居留地那边还没有什么值得留意的变化。以淳的判断,既然那边的神秘之座成员还没有动作,那他们在这边先出手,一定能逼得神秘之座修正原本的计划,这对淳这边来说是比较有利的。
「这座岛上的浓雾应该可以为我们带来很大的优势。」
「这怎么说?」
「如果神秘之座的人想以组织性的方式阻挠我们,那么光凭他们潜入银翼骑士团的人数是办不到的。」
根据淳的判断,银翼骑士团之中就算有间谍,顶多也就是几个人而已——就像之前的黄金果实倶乐部一样。
「因此,他们必须派遣相当程度的人力来到这座浮空岛上;比方说经由转移门将人员送抵温蒂德前线居留地……不过这么一来,他们就势必会在吉拉夫汐前线居留地引发一场骚动。而无论如何,他们的消息一定会走漏让我们知道。因此,我们只要跟他们拉开一天路程的距离,就有足够的时间准备迎击。」
「即使状况不妙,也可以用瞬间移动逃走,对吗?」
「为此,我们每个小队都有能够使用紧急脱离魔法的人员编制。」
就苍穹境界的游戏系统来说,冒险者拥有紧急脱离魔法这种方便的脱身手段。因此即使是PVP,也无法实行包围战等长期作战的战术。
之前咲耶之所以会遭到敌方包围,是因为他们想要保护身为NPC的龙人族。然而这次他们已经事先确认过,铃兰是可以被瞬间移动魔法囊括的对象。而最坏的状况,霸者之旗可以带着路卡、铃兰回到夏凯。至于银翼骑士团的人则可以瞬间移动回到艾尔•科涅提去。
「当然,神秘之座的人也知道这一点。」
「那他们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攻过来呢?」
「这点要是能猜得到的话,我们就轻松了……」
淳叹了一口气说。
「结果你还是什么都没想呀!」
——我是有预先设想好几个因应状况的模式啦……淳原本想要开口,但随后又将话吞了回去。
他认为,要是逐一对枝理解释,她也只会搞得脑中一片混乱而已。然而,看来枝理也理解淳这阵沉默的原因,「哼。」她的马头上下摆动了一次,「人家就相信你好了。」
「一直以来都辛苦你了。」
听到淳这么说,枝理开朗地带着一声马儿的嘶鸣:「啡啡〜〜」随后便离开了淳。
一阵子过后,原本辽阔的视野渐渐开始变得朦胧。起雾了。
「躲藏的地方在那片岩壁后面!第三班跟第六班马上就跟过来了!大家快!」
昆腾开口下达了指示。
大家在视线完全被浓雾遮蔽之前抵达了目标地点,接着得尽快搭起栅栏,建立起他们的阵地。接下来的一个小时必须忍耐。
——在雾散时移动,在起雾时待命;他们便是重复在这样的模式下行军。
*
傍晚,淳和昆腾等人与先遣的探索队会合,抵达了克雷克岛南端。
在夹在两座小丘陵中间的地方,有一处形似环形石阵的遗迹,将视野一并遮住。反过来说,这也是躲避怪物最好的地方。
似乎是受到地形影响的关系,这里雾的浓度相对淡了些。
这片广阅的环形石阵遗迹地带足以搭建容纳百人的小木屋数量,而且还有相当的空间余裕,这让昆腾颇为满意。
「我们要在这里野营!——阳炎!拿晚餐出来吧!还有,明天需要的消耗品也趁现在分配一下!然后……」
这位银翼骑士团公会长充满干劲地接连作出指示。然而,他的副手却没有回话。昆腾在薄雾中凝聚了视线……
「喂,阳炎,你怎么了?回个话呀!」
随后,在惊讶的声音重迭之下,他的部下纷纷扬起了哀嚎:
「是怪物!怪物大军来袭了!」
昆腾咂了一声,赶紧绷紧了神经,大声对着他的部下喊出指示:
「放风筝!快点!——伯尔!你退下!还有……」
此时淳等人赶了过来。昆腾对着他们喊着:「你们跟伯尔一起退下!在这里会妨碍我们!」淳等人跟他们不同公会,即使想临时与他们搭配,也只会显得碍手碍脚。
——然而,淳摇摇头。
「这是引怪杀人的MPK,你用一般的方法是挡不住它们的。」
昆腾听了瞪大眼睛,他瞪着淳问:
「你有什么证据?」
「怪物种类都混在一起——要不是这些怪物的动作路径偏移,或是仇恨值传染开来,草原跟荒野的怪物不会同时朝我们扑过来。」
——这么说起来,这次攻过来的怪物种类实在满多的。这情况让昆腾想到,有可能是自己公会的成员从各地拖了怪物过来,同时造成仇恨值传染……
「为什么要这么做?」
「大概是我们抵达了巴洛克监狱,让他们看不顺眼了吧。」
「你是说,这是神秘之座那帮人干的?居然有必要做到这种程度呀?」
昆腾砸了一声,接着说:
「我们要先使用紧急脱离魔法,返回前线居留地一趟吗……」
「不行,昆腾。他们此举的目的是想争取时间。」
「那你说我们该怎么办?」
「我们队伍刚刚稍微出去侦察了一下。巴洛克监狱就在距离这里东南方一公里左右的地方。那里是一座洞窟;就算这边的怪物会追进洞窟内部,比起这边空旷的环境,在洞窟里面也比较容易防守。」
——原来如此……
昆腾举起手摆在下颚前方开始思考。
淳刚刚提到,『就算这边的这些怪物追来』……但事实上,怪物基本上不会跨地图对冒险者进行追击。因此,若是逃到巴洛克监狱之内,基本上就是安全了。另外,如果那座巴洛克监狱洞窟属于团战地图,应该也可以在洞窟内找到掷定地点。
——这样的话,为了对付眼前的怪物火车,那干脆……
「虽然多少会造成一些损伤,不过也没办法了……」
他点点头,「好。」接着便扬起嗓音下达了指示——包含目标方向和地点,同时要大家以班为单位集体行动。
「大家快点跑起——」
命令下达的同时,银翼骑士团的人员全部开始动了起来。
*
其后大约经过三十分钟左右,天色完全暗了下来。淳拉着路卡的手奔跑着。
雾变得很浓。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淳和路卡已经跟其他人走散了。不过由于尤佳莉雅外出侦察而记录下来的地图是大家共有的,因此应该不至于迷路。
来到这里,附近已经几乎没有怪物了。
「太好了……」
路卡上气不接下气地嘟哝了一声。
「跟人家在一起,你就不会迷路了呢……」
「……啊、嗯,也是啦。」
「当然,由你当人家的骑士,人家也觉得很安心呢——淳,如果你觉得自尊心受创,需要满足,之后你想怎么样都……」
——这时候,淳忽然感觉到有其他人靠近,以手势示意路卡先不要说话。
随后,从黑暗中现身的人影是……一名魔术师。
——他是银翼骑士团的副公会长,阳炎。
「你们没事呀?」
阳炎似乎没有跟其他人在一起。他用手推了一下镜框,向前走到淳和路卡面前十余步左右的距离停了下来。
「你也没事呀。」淳说。
「是呀,毕竟银翼骑士团的补给物资全都掌握在我的手上嘛。」
「所以拥有另一批补给物资的路卡就成了阻碍呀?」
阳炎听到淳这么说,吓了一跳,整个人愣了一下。
「你最好别再装蒜了。」
淳双手持剑挡在路卡面前,摆开架势向前站了出来。阳炎像是被淳的气势压过一般向后退了几步。
「我一直在监看着到底谁是神秘之座的间谍……阳炎,我已经确认过了,你刚刚退出银翼骑士团了对吧?」
淳在跟着大家一起逃走的同时,以传声石联系了昆腾,向他做了确认。
在现在这个情况下,如果银翼骑士团真的有神秘之座的间谍,他一定会为了发动攻势而脱离银翼骑士团公会。
明明是要用PVP杀人的,但如果受到设定限制,变成单纯的决斗就麻烦了。
于是淳告诉昆腾,如果有人从公会成员清单上消失,这人就是神秘之座的间谍,请你把他找出来。
随后,昆腾也很快地发现,一个他非常熟悉的人物忽然从名单上消失了,并且将此事回报给淳。
至此,敌方的图谋已呼之欲出。
他们朝对方的攻略营地发动了攻势——就和淳之前对付幽幻旅团的手法一样。
……这么一来,对手的下一个目标就是——
「你背叛了银翼骑士团,而若是路卡也就此消失,我们就无法进行团战了;就算我们多数人逃进了巴洛克监狱,也什么事都办不成。」
这点与巴洛克监狱的特殊性有关。因为该地图无法使用瞬间移动魔法——也就是说,这支第三轨道攻略团队无法使用瞬间移动回到艾尔•科涅提或夏凯运送补给物资上来。他们的基本作战方式将会遭到封锁。
当然,只要踏出巴洛克监狱一步,这个状况就会解除。不过对方也会瞄准他们踏出巴洛克监狱的瞬间发动攻击。
——以神秘之座的人说什么都要趁现在把路卡干掉。
而淳也知道这点,他才会拉着路卡赶紧逃走——因为他要以路卡为诱饵,把真正的敌人引出来。
「淳,冷静想想,你居然把人家这么一个纯洁无垢的小学生拿来当作诱饵……简直是禽兽不如耶。」
听到路卡这么说,淳和阳炎彼此对望了一眼,同时歪起了头,对她的说法感到质疑。
「为什么你们两个人明明是敌对的,却这么有默契呢?」
淳耸耸肩嘟哝了一声:「你说呢?」
「话说,我真正的名字叫做欧布什迪安坦,灰色猛者他们觉得太长,就叫我欧布什。以后请多指教啦。」
「我倒是很想连杀你两次,让你暂时不会再出现在我们面前呢。」
「如果你办得到的话……」
欧布什迪安坦边说边向后跳开,同时开始咏唱魔法。
淳很快地拉近距离,然而……
(——咏唱速度也未免太快了!)
对方咏唱的速度极快,快到让淳甚至来不及使出延迟型麻痹——那恐怕是特殊副职业的技能吧。可能是使用过后会有一段时间无法使用的特殊能力……
火系的攻击魔法接连朝着路卡飞奔而去。
那是高速连续咏唱的魔法,全部打在路卡身上,让路卡顿时化成一团火球。
一阵少女的哀嚎响彻了整个空间。路卡的HP瞬间被抽干归零。
「这么一来你们就等于死棋了。你们没有可以进行团战的物资了。」
欧布什迪安坦丢下道句话之后,很快地转身消失在浓雾之中。
淳原本打算追上去,但也即刻发现到这么做没有用,因而停下脚步。
他回过头,对着路卡唤了一声:「你还好吧?」
「嗯,人家没事。」
路卡的HP瞬间又回升到全满的状态。
——这是凤凰卫士的特殊能力•不死鸟的祝福启动的关系。
「……神秘之座的人差不多也应该已经察觉到凤凰卫士这个副职业的存在了吧。只是他们好像没料到连你也拥有这个副职业。」
「看来特地转换副职业还真是转对了呢。」
在来到第三轨道的时候,路卡将她的副职业变更成了凤凰卫士。
这是淳的指示。
神秘之座那帮人恐怕已经算到,淳、歌澄、枝理等等霸者之旗的核心成员拥有凤凰卫士这种副职业。
然而,他们肯定没想到日前才忽然被淳找来的商人——路卡也拥有。
淳原本推荐路卡将副职业更换成凤凰卫士,是基于路卡面对死亡时多一道保障,他们便可以采取更大胆的行动。
……但他其实没想到这个建议会在这种时候派上用场。
淳和路卡彼此对望了一眼,露出苦笑。
「好了,这么一来,神秘之座的人应该也会因此而松懈了。我们赶快趁这时候逃到巴洛克监狱里面去吧。」
淳拉起路卡的手,迈步跑了出去。
「话说——」
这时候,路卡开了口。她低着头提起目光凝视着淳。
「人家在你眼中为什么不能是个纯洁无垢的小女生,这点可以请你好好说给人家听吗?」
「待会啦。」
淳应声的同时即刻别过头去。
*
随后,淳等人抵达了他们的目的地——巴洛克监狱,进入这个设定为团战地图的洞窟之中。
「这是……什么情况?」
淳和路卡摆脱了怪物火车,跑进这座洞窟大门时,却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瞠目结舌,呆愣着站在原地。
从后面赶上来的人觉得淳和路卡碍事,将他们往洞窟里面推,也跟着挤进了洞窟,随即也显露出和淳与路卡同样的反应。
淳等人早己做好觉悟,认为将会面对一座迷宫。而银翼骑士团更是殷切地期盼着有一座迷宫可以好好攻略一番。
基本上,一般迷宫的入口——不管是洞窟、要塞还是城堡,都有着一副用以威吓(或者吸引)来访者的异样氛围。
然而,进来这座洞窟之后,眼前呈现一股与一般迷宫截然不同的风貌……
这座洞窟内部呈现出一座宽敞的圆顶坑洞;天花板上洒下白光,将室内照得有如白天般明亮。
而光芒底下的情景……
「总觉得……」路卡喃喃嘟哝了一声:
「好像来到一个玩具王国呀。」
她的感想也是在场所有人的念头。
这里使用了原色油漆漆成的木制栅烂,栅栏内侧搭建了同样以原色呈现的木造房屋。
然而,这些木造房屋全是无人居住的。
从这副景象看来,也许可以期待看到齐颂魔偶,但众人的目光扫了一遍,似乎也没看到这类魔偶的存在。
「这是……以艾丽斯梦游仙境作为主题制作的场景吗?会出现扑克牌士兵什么的吗?」
贝琪边说边取出装有红酒的皮袋一饮而尽。看来在之前急行军和遭遇怪物火车得逃跑的情况下,似乎是没得喝的样子。
「呜〜〜活过来啦〜〜」
「我还没下令可以休息呀,喂。」
「不要在意这种小事嘛〜〜」
贝琪被昆腾瞪了一眼,却仍带着红润的脸庞展露了笑容回话。
淳为此向昆腾低了头说:「对不起。」
「又不是你的错。」
「这是我监督不周。我们公会缺乏纪律,这点我没有借口可以说。」
「要是大家都这样,那问题是真的满大的啦……」
昆腾显得有些扫兴地看了看四周。
对此,山田小队的人、歌澄,还有尤佳莉雅都只能苦笑。
「唉,算了。差不多所有人都逃过来了吧?好——我们要点名了!」
昆腾开始确认能够协同闯荡团战地图的公会成员。而淳则趁着这个机会走进了路卡评为『玩具王国』的村落。
这里不仅感觉不到危险的气息,他试了一下,甚至发现这里竟设定为非战斗区域。
尽管如此,这里毫无疑问就是巴洛克监狱。毕竟平板计算机上的地图清楚地这么写着。
「艾莉丝……人在这里吗?」
「在喔〜」
回过头,淳看到铃兰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他的身后。
她抬头凝视着淳。
「艾莉丝在这里喔。她在等你去救她。」
「这样啊。」
淳环顾了四周。
「她人在这里呀。」
随后感慨颇深地嘟哝了一句:
「我赶上了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