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二十一卷 自由上学的路西法
  5. Last.D×D 深红内兄与真红妹婿─共斗─
  6. 繁体版

Last.D×D 深红内兄与真红妹婿─共斗─
2017-06-23 12:26:04

		

我,兵藤一诚,追著降落到一座无人岛上的阿佩普,来到那座岛上。
我在岛的岩礁上,与身穿祭司服的褐肤美男子对峙。外表看起来是人类……不过散发出来的气焰却是吓死人的强大。那是龙族特有的波动。
对于我的登场,阿佩普笑著欢迎。
『我的对手是你啊,赤龙帝。这还真是无上的光荣啊。』
「嗨,阿佩普先生。听说,你在邪龙之中也是强得不像话是吧?」
『呵呵呵,至少比粗暴的格伦戴尔还要强吧。』
……那还真是好懂啊。意思就是说他强到不行喽。也罢,那种事情我早就知道了。听说他是和克隆•库瓦赫并称的邪龙嘛。
我不发一语地摆出架势──然后冲了出去!
先下手为强!我不是要走洁诺薇亚的套路,不过比起随便蓄势待发地等待敌人攻击,不如先从正面互殴一轮再说!最近,跟我对打的家伙都会用些很难对付的招式,所以我也有点害怕等待了!
我冲了出去,射出好几发神龙弹。阿佩普就连打算闪躲的徵兆都没有。眼看著神龙弹就要直接命中他了──就在那个瞬间,阿佩普前方冒出一阵黑暗,魔力在击中黑暗的同时就消失!
……我记得老师说过,阿佩普会操控黑暗和阴影。老师还给了这么一个忠告,说他在黑暗之中最能够发挥实力,所以一旦他开始操控天候就要当心了。
也就是说,他刚才以出现在前方的黑暗吸收或是消除了我的神龙弹吧。
──这时,在我的背后,黑暗从左右两边同时冒出,并且伸出混浊的黑色气焰!
我察觉到危险,在空中翻身闪过……但是黑暗还是碰到了龙之翼的一部分。龙之翼随即开始溶化!
这种黑暗会消除碰到的目标啊!喔喔,真不想碰到!
后来,我维持一定的距离,从空中连续发射神龙弹,但是阿佩普在前方制造出黑暗,将我的魔力弹全数消灭。
同时,阿佩普也在我身边产生出黑暗之力,凝聚成块朝我发射。我不断闪躲,避免中招……而那种黑暗弹不管碰到任何东西都毫不客气地溶化掉,每次看见那样的光景,就有一股寒意窜过我全身。要是直接中招肯定危险到不行。
以黑暗消除攻击,以黑暗溶解一切──
简单明瞭的招式。也因此令我难以应付!
这样当然比格伦戴尔还要强了!那只狂暴的龙要是毫无防备地中了这招,也会无从抵抗地被溶化,然后就完蛋了吧!
可恶!没完没了嘛!拉近距离展开肉搏战……好像很危险。要是我的拳头被黑暗吸进去,连手臂一起不见的话,可就不好玩了!
阿佩普对著不知该如何进攻的我笑了。
『真是一物克一物啊。』
「不好意思喔!反正我就是不会对付技巧型的对手啦!」
我没好气地这么说,但阿佩普的反应正好相反。
『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要说的是,对我们彼此都是。强烈的直接攻击也是我最害怕的一种。要是毫无防备地中了招,我应该会受伤吧。所以,我只能用这种特性来防御,并进行反击。』
……对于他冷静的言行,我吓了一跳。
「……你明明是邪龙,却很冷静呢。」
因为以格伦戴尔为首,我遇见的家伙都很疯狂嘛。不过也有像克隆•库瓦赫那种龙族应若是的家伙就是了。而阿佩普又更是独树一格。
『战斗也是我最喜欢的事情。不过,你把我和格伦戴尔还有尼德霍格那种粗暴的家伙相提并论,让我有点失望。』
话虽如此,这个家伙也相当疯狂就是了。操控666找各势力干架,这种举动一点也不正常。然后精神力也非比寻常。在我看来,就思考方式脱离常轨这点来说,我觉得这个家伙和格伦戴尔确实是同类……瓦利会不会这么觉得,我就不知道了。
阿佩普问我:
『现任赤龙帝啊──你对异世界没有兴趣吗?』
……问到异世界来了是吧。也对,我都和那个神交流过了。现在想到那件事我就会头痛,所以我不太想思考到那边去就是了……
「我是有点好奇那是个怎样的世界,不过还没有感兴趣到会想要叫伟大之红让开吧。」
老实说,我是有兴趣没错。未知的领域总是会令男生感到兴奋。不过,我还没有想深入到要叫在次元夹缝里自在优游的伟大之红让开的程度。
毕竟,伟大之红救过我一命。虽然我不知道它在想什么就是了……
阿佩普看了我的反应,轻轻笑了一下。
『这样啊。不过,这可以说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吧。』
说著,阿佩普在胸前交叠双手。
『不好意思,我的个性比较急躁,我想一决胜负了。』
剎那间,这一带开始逐渐变暗。我环顾四周,看见疑似结界的东西正在展开,包围住这座岛。
德莱格说:
『……不妙了。该死的家伙,他打算一口气分出胜负。』
……这就是阿撒塞勒老师说的,他开始改变天候的危险信号!
为了阻止他得逞,我飞上前去发出神龙弹,但他似乎已经完成了术法,再次以黑暗障壁消除我的魔力弹。
『以这座岛的规模来说,要打造我的世界只需要几秒钟就足够了。』
阿佩普的全身──逐渐遭到黑暗所覆盖。岛屿逐渐遭到暗黑笼罩,覆盖在阿佩普身上的黑暗也跟著逐渐膨胀、扩张,接著开始改变形状,塑造出某种巨大的物体。
一个细细的光环浮现在这座岛的天空上,就像是日全蚀的时候的太阳一样。改变了形体的邪龙便以此为背景,在空中优游──
出现在被结界笼罩的无人岛的天空上的,是全长超过一百公尺的细长蛇形龙。颜色是一片暗黑,随处可以看见类似宝玉的东西,发出银色的光芒。浮现在头上的眼睛有三颗,全都闪著银光。
这就是……「原初之晦冥龙」阿佩普的真面貌吗!它所散发出来的气焰……未免也太凶邪了吧!是一种有别于克隆•库瓦赫的强大气焰!
感觉到这股波动之后,德莱格说:
『……这个人也锻炼自己到抵达了和我们同样的层次了吗……!』
──也就是天龙级喽!
……这下糟了。意思是说他比李泽维姆还要强对吧。既然如此,以这个真「皇后」状态,无论再怎么拚命也赢不了它。既然如此──
……就只能龙神化了吗……
用了那招,确实是能够和眼前的怪物一战才对。可是──这次我可能真的会送命,更可能再也无法摸到那个了……
无论下场是哪个我都不要!要是死了,我就摸不到那个;要是摸不到那个的话,我觉得不如死了还比较好……!
……痛痛痛,这种窜遍全身的痛楚真的很伤脑筋!就算活下来了,这个状态也有可能持续一辈子……
龙神化真的是能够变得超强,却会逐渐剥夺我身为我的特质。这就是所谓的想要有所得,就必须有所牺牲吗……
一滩黑水淹到我的脚边来了……看起来不像是海水。那很显然是性质完全不同的水。黑水的水位逐渐变高,就快要淹没岩礁地带了。
这也是阿佩普的特性吗……这么说来,老师也说过阿佩普使用看似黑水的东西时要小心。碰到这个的话,大概还是会溶化吧……
好了,该怎么办呢……就在苦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我发现阿佩普一直没有要攻击过来的意思。
「……你为什么不攻击过来?」
阿佩普对这么问的我说:
『我知道你还有更高层次的变化。你不变上去吗?』
「……你要给我变身的时间吗?」
『我都成功展开这个领域了,那点时间我愿意等。』
……我不禁觉得它这只龙很奇怪。明明是这个家伙自己说想要快点分出胜负所以才制造出这个状况来的,结果现在又要等我变身吗……
见我一脸狐疑地看著它,阿佩普表示疑问。
『我以为这是龙与龙的决斗呢……你不这么认为吗?我确实赶著要解决这件事情,但也不打算草率地解决一对一的战斗。』
…………
……喔喔,这样啊。说到这里,我终于理解了。这个家伙,和克隆•库瓦赫一样。无论想法有多么危险,一直以来采取的行动有多么危险,唯有身为龙的尊严,它从未舍弃。
然后,我还理解了一件事。
难怪李泽维姆无法完全控制这个家伙。这个家伙的信念远比那个家伙还要强烈。即使看在旁人眼里可能很愚蠢,它却凭著一股傻劲遵守自己定下的规则,坚守到底。正因为如此,它才会这么强。才会强成这样──
塞拉欧格也是、木场也是、加斯帕也是、匙也是、瓦利也是、史特拉达大人也是、克隆•库瓦赫亦然,我遇见的战士们全都是凭著一股傻劲,遵守自己的尊严与规则。
我说:
「……我不能使用龙神化。不过,我会全力拚斗!」
『这样啊,那就开始吧。』
我和化身为龙的阿佩普,就此展开炽热的战斗。
『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Boost!!!!!!』
我增加神龙弹的数量,射出无数发!──但是,覆盖在阿佩普体表的黑暗,将我的攻击全都吸纳进去。
我从手甲上伸出阿斯卡隆的剑刃,将经过提升的龙之气焰转让到上面去。
『Transfer!!』
尽管是在龙与神圣的气焰高张的状态下砍中阿佩普,却被覆盖著它的黑暗给弹开,无法造成太大的伤害!
我发现阿斯卡隆的剑刃碰到阿佩普的黑暗也没有怎样,便维持著剑刃外露的状态,变化为刚体冲击拳版本的厚实手臂!
我以露出剑刃的拳头揍向阿佩普!
『Solid Impact Booster!!!!』
而且是阿斯卡隆版的刚体冲击拳加上「穿透」!
『Penetrate!!』
阿斯卡隆的剑刃刺了进去,冲击也确实打中了阿佩普……但尽管我感觉到攻击奏效的手感,阿佩普本身却不把刚才的攻击放在心上。
──这时,不知不觉间,底下的岩礁已经完全被淹没了!因为那片暗黑之海还在不断涨高,都快要将这整座岛屿淹没了。
再这样下去,我连降落到下面去都不行。
──这时,底下的黑水产生了变化。黑水不停荡漾,然后溅了上来!
像是具有自我意识般的黑水对准了我,从下面延伸过来!而且还不只一道!瞄准了我射过来的黑水一道又一道,越变越多!
我在空中不断闪躲,但阿佩普也同时从嘴里吐出暗黑气焰!那道气焰只是稍微掠过铠甲而已,那个部分就轻而易举被溶化了!
无数黑水紧追著我不放,加上阿佩普的攻击!我也凭著阿斯卡隆挥砍应战,但最后还是被它掌握到我的动作,黑水就这么贯穿了我的四肢!
……好痛──!
这时阿佩普也对我吐出黑暗,所以我设法闪躲──但才刚躲开,黑水便带著钻头般的旋转,毫不留情地攻向我的腹部!
──!
……肚子中招了!我的飞行力道也同时被抵销掉,直接往底下摔。
我重重摔在尚未被黑水淹没的地方,算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但是,被黑水贯穿了四肢及腹部的疼痛,让我的动作变得迟缓。
这时,尖锐的黑水像是在补刀似的,贯穿了我全身上下的每个部位!
「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疼痛实在过于剧烈,让我忍不住放声惨叫。
……我得赶快恢复……否则会死!
我拿出蕾维儿给我的不死鸟的眼泪──但看了一眼就大吃一惊。因为眼泪变成了黑色,显然已经失去了功效……阿佩普的特性,连眼泪都影响得了吗……?
在空中优游的阿佩普逐渐朝我游了过来。黑水也不断逼近。
……可恶……为什么老是会冒出一堆这么强的家伙啊……真「皇后」也是我费尽千辛万苦才达到的变化,结果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超越了这招的家伙们就出现在我们身边。
……这样……我哪有办法保护任何人啊……
终于连鲜红色的铠甲也解除了。总觉得光是待在这个领域里面,魔力和体力就会不断流失。也许,这里是只有阿佩普能够栖息的世界吧……
我心有不甘地咬牙切齿。尽管如此,阿佩普的威胁依然不断逼近──
……忽然,我发现有个东西从破掉的制服里掉了出来。是我离开病房的时候,老妈给我的护身符。
我伸长颤抖的手,将那个护身符捡了起来。破掉的护身符里面,装的是两张摺起来的照片。
当我摊开第一张照片的时候──
一股强烈的情感,瞬间涌上我的心头。
映在这张照片上的,是大概两三岁时的我,穿著绣有家纹的羽织和裤裙等日本的正式礼服,和老爸、老妈,还有奶奶……以及当时还在世的爷爷四位一起拍的合照。
那是已经再也无法实现的景象。
看了写在照片后面的一句话,我再也压抑不住涌上心头的情感了。
──一诚,三岁。七五三。
──谢谢你长到这么大。
…………
……老妈将这张照片像宝贝一样带在身边……
……我摊开第二张照片,映照的是住在兵藤家的大家。
这是新年的时候大家一起拍的纪念照。有我、我的双亲、住在我家的神秘学研究社成员、黑歌、勒菲,连奥菲斯都在。
这张照片背后是这么写的。
──多了好多家人。
──每天都非常开心。
…………
……我流下斗大的泪珠,做好了心理准备。我忍耐著疼痛,原地站了起来。
……对啊,我们多了很多家人呢,老妈、老爸。
我也觉得……每天都非常开心。
──我有想要保护的人。
莉雅丝、爱西亚、朱乃学姊、小猫、蕾维儿、木场、洁诺薇亚、伊莉娜、加斯帕、罗丝薇瑟、勒菲、黑歌、奥菲斯、阿撒塞勒老师……学校的大家,以及更多更多,还有许多我想要保护的人。
而且,老爸、老妈、乡下的奶奶──
还有在冥界支持我的小朋友们──
为了保护他们所有人,我──我必须抱著必死的决心战斗才行!
我──平静地讴歌出禁忌的咒文。
「──寄宿于吾之红莲赤龙啊,自霸觉醒吧。」
右边手甲的宝玉,发出了耀眼的鲜红色的光芒。
『──吾所寄宿之鲜红天龙啊,成王而啼吧。』
奥菲斯的声音从宝玉当中传出。我又要使用你的力量了──
请你再次和我一起战斗吧,奥菲斯!我的朋友啊!
左边手甲的宝玉,释放出漆黑的气焰。漆黑的气焰非常、非常浓烈,堪称浓厚。
「──濡羽色之无限之神啊。」
极大的鲜红色气焰,笼罩住我的全身。
『──赫赫然之梦幻之神啊。』
体现了无限的绯色气焰,更从其上覆盖住我──
「『──见证吾等超越际涯之禁吧。』」
鲜红色的铠甲多了漆黑的样貌,具象化出龙神之力。
然后,我们讴歌出咒文的最后一节──
「『──汝,灿烂然于吾等之燚中紊乱舞动吧。』」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宝玉传出嘈杂的『D ∞ D!!』语音,所有的宝玉都浮现出∞的记号!
「『『Dragon ∞ Drive!!!!!!』』」
结束了咒文的讴歌时,鲜红与漆黑的铠甲已经覆盖在我的身上。
「──这就是,我的最后一次龙神化。」
我仰望阿佩普。
『……太美妙了。现在的波动之强,和刚才的根本没得比。』
阿佩普似乎相当开心。
「没错,变成这个状态之后,你也该完蛋了──觉悟吧。」
『说得好!来吧,咱们来场龙与龙的战斗!』
在这番对话之后,我飞了出去,从前方朝阿佩普的巨大脸部揍了过去!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带有无限力量的拳头──直接命中了阿佩普,让它大幅后仰。阿佩普无法令我的拳头失效!
『质量大到我的黑暗也无法抵销!太可怕了!』
阿佩普丝毫不受影响,从口中吐出黑暗!
我试图以无限版的神龙弹抵销那记攻击──但阿佩普的黑暗将我的神龙弹推了回来,并且攻到我身上!
──无限的铠甲有一部分被溶化了!
竟有此事!这个状态就连李泽维姆也能够轻易屠杀掉,阿佩普的攻击却还是起得了作用吗!
『我告诉过你,它已经是天龙级了。』
这样啊,德莱格!意思是不能掉以轻心喽!
我和阿佩普在笼罩著无人岛的黑色结界里面,不断正面互殴。我以拳打脚踢招呼它,阿佩普便操控长鞭般的黑水抽打我。冲击透进铠甲里面,让我的肉身也不断累积伤害。
两对龙翼也被黑水贯穿了好几次、好几次因而消失,但我都在紧要关头加以修复,小心避免掉进底下高涨的水里。
这是一场双方全面发挥自己特色的战斗!
我以肉搏战和神龙弹应战,阿佩普则是使用黑暗吐息以及障壁、黑水。
难怪鲜红色的铠甲打不赢。这个家伙……真的很强!就连面对无限的铠甲它都可以缠斗到这种地步!不过,我的攻击也奏效了!我确实对它造成了伤害!
终于,我拉开了距离,从背上的两对翅膀展开炮管!双肩的两门、两边腋下的两门,分别延伸而出!
随著「嗡────……」的平静鸣动声,无限之力逐渐聚集到炮口!
『有意思!一决胜负吧,赤龙帝啊!』
阿佩普从嘴里吐出一团大上了一圈的黑暗!要是直接中了那个,即使是现在的我也会受重伤吧!
语音从各个宝玉大声响起。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D ∞ D!!!!!!!!』』」
铠甲上的所有宝玉浮现「∞」的记号,闪烁著红与黑。
「去吧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Blaster!!!!!!』』」
大到不可理喻的庞大气焰从四门炮口射出。红色与黑色的气焰交错,朝阿佩普直奔而去!
──!
眼前的光景令我惊讶不已!
──阿佩普又从嘴里吐出巨大的黑暗团块,而且一连三次!
总共是连续吐了四次吗!四个巨大的黑暗团块和我发射的无限爆击炮撞在一起!
……无法完全抵消!真的假的啊!阿佩普也强到太夸张了吧!
不,既然如此,我也没有退路了!只能用那招了!
我将意识分到腹部去。胸部与腹部的铠甲产生了变化,随著金属声逐渐滑动,在腹部制造出一个炮口。
──既然四门的炮击也不够,就只有这招了!
我将无限之力也凝聚到腹部的发射口去。然后──
「这样就结束了,阿佩普!」
「『『Longinus Smasher!!!!!!!!!!!!』』」
不仅四门的爆击炮,我就连禁忌的一炮──神灭碎击炮也发射了出去。
红色的极大气焰,和先发射出去的无限爆击炮掺杂在一起,总算破坏了阿佩普的黑暗团块,然后顺势吞噬了邪龙本身──
发出合体技之后的我疲惫不堪,降落到下方,大口喘著气,跪倒在地。
黑色的领域尚未敞开,天空尚未放晴,但黑水已经消退,岛也变回原本的模样了。
一条巨大的黑龙躺在我的眼前。全身上下到处都在溃散,已经呈现出难逃毁灭命运的状态了。
阿佩普开心地眯起银色的眼睛说:
『……打得漂亮,赤龙帝……不,兵藤一诚。我……能够和你这样的英雄一战,已经感到心满意足了……啊啊,对邪龙而言,这就是得偿所望吧。』
我对一脸幸福的阿佩普提出疑问。
「你明明是有本事正面对打的龙,为什么要做到这种地步……?」
『我和阿日•达哈卡是邪龙。尽邪恶之能事,最后和英雄正面对打,并且被打倒,我们的存在才算是完整……所以,这样就对了……像李泽维姆那种毫无尊严可言的战斗才是最为低下的一种……』
……没错,你确实是一对一和我正面对打。让我见识到龙族的尊严,还有真正的邪龙是什么。正因为如此,我才能将你视为必须打倒的敌人,与你一战。
阿佩普在逐渐消失之际,最后留下了这句话。
『……兵藤一诚,改日再和我大战一场吧……』
阿佩普的身体完全化为尘土,随风而逝──
遥想那只邪龙固然是不错,但最让我在意的,还是这个黑色的领域迟迟没有解除……
就在这个时候,德莱格说出令我不安的一句话。
『……原来如此,又有一只要到这里来了。』
──!
你、你说什么……?我还来不及反问,眼前的空间已经开始啪吱作响,扭曲了起来。
从空间的扭曲当中现身的──是发著白光、状似人类的某种存在。发光的……人类?不可能吧……毕竟,那个家伙散发出来的气焰和氛围,是那么的不祥……!
那个东西头上长了十根角。最大的特色大概就是这个了吧……不对,我记得这股气焰。
「那是──」
正当我想问德莱格的时候,我的搭档先说了。
『……是666的意识,应该说是具体成形的意识集合体吧。不过,没想到会变成那样的少年姿态。』
──!
从那股氛围我隐隐约约有猜到,不过,那果然是666吗!而且是意识的集合体?喂喂喂喂!为什么会出现在我身边啊!它不是无法动弹了吗!
正当我提高警觉的时候,这个领域当中又产生了新的变化。
──一个画有路西法纹章的转移魔法阵浮现在我的身旁。
从魔法阵当中现身的红发男子──正是瑟杰克斯陛下!
为什么瑟杰克斯陛下会到这里来!
「嗨,一诚。」
瑟杰克斯陛下一如往常,轻松地向我打招呼。
「瑟杰克斯陛下!您、您怎么会在这里……?」
我惊讶地这么问,而瑟杰克斯陛下摸了摸下巴,带著笑容回答我。
「这个嘛,简单说来──是因为我想和你一起战斗吧。」
「不、不对吧,我听不懂啦!」
瑟杰克斯陛下回答了满心疑问的我。
「因为我把很多杂事都办完了,就来支援日本这边的同盟军。结果才知道,阿佩普和你在黑色的结界里面战斗。想从外面进来这里,似乎只有力量相当强大的人才办得到。」
阿佩普的力量确实非常强大。除非具有足够的实力,否则是进不来这个结界里面的。
瑟杰克斯陛下一边卸下披风,一边说:
「结果如此这般之后,原本应该已经停止的666产生了变化。它从嘴里吐出看似核心的东西。然后那个东西突然发光,接著当场消失。正当我们想著那个东西到底消失到哪里去了的时候……就在这个结界里面发现了核心的反应。因此,我就一个人进到这里面来了。」
原、原来是这么回事啊。罗丝薇瑟她们完成的术法停止了666之后,它将核心吐了出来。然后核心进行转移,出现在这里──
那个核心对我投以明显的敌意。
「……那个东西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啊?」
我说出心中的疑问。感觉它想在外面大闹一场也不是不行,为什么要特地到我这里来呢……
瑟杰克斯陛下笑著说:
「一定是因为你太有吸引力了吧……我想,恐怕是因为有奥菲斯和伟大之红的反应,它才转移到这里来的。」
──!
原、原来如此,是因为我拥有奥菲斯和伟大之红的力量,666才有所反应吗……这样我就懂了。毕竟,我刚才正好同时发出体现了他们两个的两种炮击嘛。那么强大的气焰,会引起它的兴趣也很正常。
瑟杰克斯陛下环顾了一下岛屿。应该说,陛下看起来比较像是在探查结界。
「……嗯,既然连一诚的力量也没有破坏掉结界,看来666可能从阿佩普的认知之外强化过这里也说不定。为的是要和你好好见个面。」
不、不要说那种让人不想听的话啦!为什么那些怪物非得喜欢我不可啊!
……话说回来,原来是这样啊。这里之所以没有因为我的力量而崩塌,是因为有666在助阵啊。
瑟杰克斯陛下不经意地说了。
「这么说来,他们好像成功控制住圣杯了。如此一来,各地的邪龙和冒牌赤龙帝就不会再增加了吧。」
──!
喔喔,真是个好消息!阿加那个家伙,和瓦雷莉一起关掉圣杯了啊!既然如此,就表示圣杯也顺利回到瓦雷莉身边喽。
正当我因此而安心时,身旁的瑟杰克斯陛下开始提升气焰──看来陛下打算和眼前的666战斗。
「无论如何,我们都得设法处理眼前的那个家伙,否则你大概没办法离开这里吧。看你这个状况,龙神化也是不久之后就会解除了。」
瑟杰克斯陛下笑著说:
「身为你的大舅子,我一直很想和你并肩作战。该怎么说呢,算是我最后的任性吧。」
这是什么意思──
我原本想询问瑟杰克斯陛下刚才那番话的真正意涵,但魔王陛下开始不断提升自己的毁灭气焰。
整座岛屿都震动了起来──瑟杰克斯陛下继续提升气焰,毁灭的魔力包裹住陛下的全身!
出现在那里的,是呈现人形的浓密毁灭气焰,一种绝对的存在。
这、这就是瑟杰克斯陛下拿出真本事的姿态吗?力量之强大,光是在附近感觉陛下的气焰,就觉得脑袋快要失常了……
──这就是超越者。现任魔王路西法!
德莱格也不禁赞叹出声。
『…………这就是莉雅丝•吉蒙里的哥哥。异常的恶魔……怪物啊。』
变成了毁灭化身的瑟杰克斯陛下笑著说:
『呵呵呵,我觉得你所达成的变化也相当异常了喔,德莱格?──好了,就让我们深红的魔王与真红的龙帝来阻止那只野兽吧。』
──!
……再也没有比这个更令人斗志高昂的邀请了!
「是!」
我也如此回应,对著眼前的人形光团──666摆出了架势!
剎那间,三者无声无息地从现场消失!战斗在空中开始了!
666的核心背上长出三对翅膀。有鸟的、龙的、蝙蝠的,各种不同野兽的翅膀
我在空中从正面攻击,揍飞核心。重重摔在岛上的核心立刻起身,朝我飞了过来。我准备将它踢回去,但是它忽然从我眼前消失,转移到我的背后来了。
这时,瑟杰克斯陛下对核心发出毁灭魔力弹,瞬间将它的全身消灭掉了!
这样就结束了──我这个念头才冒出来没多久,它竟然从仅剩的一点点肉片开始重生,以极快的速度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这样看来,必须让它完全灰飞烟灭才行了吗……!
我和瑟杰克斯陛下展开了搭档攻击,交互发动肉搏战与毁灭魔力,一次又一次将核心撂倒,但是它每一次都瞬间重生,变回原样。
核心也逐渐适应了我们的动作,将我踹飞,就连变成毁灭化身的瑟杰克斯陛下,它也能够以气焰打飞。
……我和瑟杰克斯陛下是都没有怎样没错……但是对手也完全没有受到伤害。
瑟杰克斯陛下发出足以将岛屿消灭掉一大块的毁灭攻击,同时对我说:
『啊,对了,你在战斗中叫我的时候,就叫「大哥」如何?』
「现、现在不是说那种话的时候吧……!」
该说是游刃有余吗,瑟杰克斯陛下在战斗中还开了这种玩笑!
『呵呵呵,好吧,我想也是。』
总觉得,陛下好像相当享受和我一起作战的乐趣。话虽如此,面对666的核心,陛下仍然毫不犹豫地以毁灭气焰招呼著它就是了!
无论是多强的对手,中了那么浓密的毁灭气焰应该都会确实遭到消灭,但对手也是传说中的野兽。它以快得莫名其妙的速度重生,像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似地再次展开攻击!
瑟杰克斯陛下发出的毁灭魔力,大小和足球差不多。但是,每一发都浓密到极为夸张。我想,陛下的一发魔力,可能就有和莉雅丝的「消灭魔星(extinguish star)」相当,或是在那之上的威力吧。
而且陛下还能够自由自在地操纵魔力弹,玩弄著核心。
不过,我感觉到这个型态也有某些问题。毕竟,大概是因为全身上下始终都散发著毁灭之力吧,瑟杰克斯陛下光是走路就会让附近的东西自动消失。就连地面的土壤也会被挖开。所以,这个状态的瑟杰克斯陛下基本上都漂浮在半空中。
核心开始从正面对瑟杰克斯陛下展开肉搏战。无论碰到瑟杰克斯陛下之后手消失还是脚消失了,那个家伙还是毫不在意地继续殴打陛下。瑟杰克斯陛下本身自乎也有体术的心得,应对得相当得当。
可恶!我很想在找到机会的时候给它一发大的……但是刚才,我已经对阿佩普发出两招强烈的攻击,现在头晕目眩,全身上下都承受著难以置信的剧痛!
这个「D×D」状态拥有无限的力量,只要我有心应该就有办法攻击……但要是我出招了,这次真的会死掉吧?
我几乎已经放弃了炮击,以拳脚功夫协助瑟杰克斯陛下。
──这时,德莱格突然开怀大笑。
「嗯?你怎么了,德莱格?」
『……阿尔比恩那个家伙,看来,它在事隔两千年之后终于看开了。』
……看开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啊?
德莱格继续独自笑著,然后这么说:
『哼哼哼……那我也使用被封印的那招好了。』
随即,德莱格在想的事情反映到我的脑海里。
…………──!这、这是!
知道德莱格在心里描绘的招式,我吓了一跳!
德莱格说:
『没错,现在浮现在你的脑海里的那招,就是我原本的必杀技。是我唯一命名过的攻击──好搭档!施展那招吧!让对手见识一下我红龙,赤龙帝厄•德莱格•戈赫的绝技!』
呼应著德莱格的话语,我在腹部──在肚子里面累积气焰!要领如同坦尼大叔亲自传授给我的「那招」!
察觉到我的动作,瑟杰克斯陛下拉开了距离。
──就是现在!
我一口气由嘴里吐出从肚子里冒出来的东西!
足以掩盖这整座岛的灼热火焰,吞噬了666的核心!
那个家伙也成受不了,全身上下都著了火!
「……好、好厉害,连666都烧得起来!」
德莱格畅谈。
『──「燚焱之炎火」,能够将任何事物燃烧殆尽的终极火焰。一旦中了这招,就无法灭火。即使是神祉,在这种火焰之中也会确实化为灰烬。唯一不管用的对手,就只有阿尔比恩了……不过,对伟大之红和全盛期的奥菲斯大概也起不了作用吧。』
的、的确,在核心身上燃烧的火焰,火势完全没有趋缓!烧到焦黑又重生的过程似乎一直在核心身上循环,但火焰完全没有要熄灭的迹象!
居然有如此凶恶的火焰!你就不能更早一点告诉我吗!
『这可没办法。因为一直到刚才那一刻,这招都被圣经之神──被神器封印了起来。之所以在这个紧要关头遭到解除,大概是第二次神龙化的影响吧。一方面也是阿尔比恩的决心让我察觉到了。』
是、是这样啊!这个说来,你说过有能力被圣经之神封印住了,指的就是这招啊……
不过,眼前的核心即使中了德莱格的火焰,也没有收敛起对我发出的战意。
喂喂!火焰依然在燃烧,没有要熄灭的迹象……可是它好像还是没怎样耶!
德莱格说:
『忍耐力很强的家伙和具有重生能力家伙,即使烧起来了也会继续抵抗。在中了那种火焰也没有瞬间变成焦炭的那一刻,就证明了它比神级存在还要棘手。』
所以它就是这么夸张的怪物啊!
瑟杰克斯陛下也制造出无数的毁灭球体,对著核心发射出去。那个家伙无计可施,只能连同岛屿的一部份一起遭到消灭。然而……
666的核心只剩下一颗尘埃的大小,就瞬间变回原本的人形模样,真是太可怕了。
……再这样下去,我们只会逐渐耗弱……对方的重生依然没有呈现出衰退的迹象。而我……顶多只能再维持这个状态几分钟了吧。
……不、不对,我已经──
在我的意识瞬间模糊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我的铠甲已然解除,当场双膝跪地。
……然后就顺势趴倒在地面,再也爬不起来了。
……我当场咳出从肚子里面涌上来的一大口血。剎那间,我全身上下感觉到猛烈的痛楚……!
好、好痛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行了……我的手使不上力……脚也一点都动不了了……
『一诚,振作点。』
瑟杰克斯陛下来到我的身边……但是我完全没办法动。我使尽力气,好不容易挤出一声「对不起……」简短地道歉……
然而,到了这个节骨眼,包围著这座岛屿的结界突然开始解除。天空变回原本的颜色,似乎也看得到岛以外的地方了。
『……结界解开了啊。不过,再这样下去……』
看见这个状况,瑟杰克斯陛下似乎完全下定了某个决心。
『──果然,还是需要那个方案吧。』
说著,瑟杰克斯陛下变出一个看起来和罗丝薇瑟刚才用过的那种很像的魔法阵,对著核心射出。强大的束缚术攻向核心,完全封锁住它的动作。
接著,瑟杰克斯陛下又在手边变出一个小型魔法阵,对著地面射出。
于是,一个路西法的魔法阵在地面上展开,散发出强烈的波动。在气焰高涨,迸开之后,出现在那里的──是瑟杰克斯陛下的眷属们。
「「「「「「全体路西法眷属叩见陛下。」」」」」」
葛瑞菲雅也在里面。所有人都在瑟杰克斯陛下的面前跪下。
瑟杰克斯陛下问了他的眷属们。
『结界外面和其他地方怎么了?』
瑟杰克斯陛下的「主教(bishop)」麦格雷戈•梅瑟斯说:
「是,外面的666已经出现再次开始活动的徵兆。」
「骑士(knight)」冲田总司接著回答:
「核心也出现在其他的领域,在现场大肆作乱。由于其重生能力非同小可,每个地方都处于不知道该如何进攻的状态。不仅如此,施加在本体身上的术法也快要解开了。」
……换句话说,出现在各势力领域的每一只666也都释出核心在当地大闹,而且本体也快要开始行动了吗……
……就算关掉了圣杯,打倒了阿佩普,要是无法打倒那个破坏的化身,也无济于事……
……我们得设法对付它的重生能力,否则全世界真的……迟早会……
瑟杰克斯陛下在耳边展开联络用的魔法阵,似乎在听取各种情报。
瑟杰克斯陛下对眷属们说:
『要执行那个方案了。可以吧?』
大家都点了头。葛瑞菲雅和他们各位都已经理解了瑟杰克斯陛下的想法,并且打算答应。
忽然,瑟杰克斯陛下叫了葛瑞菲雅。
『──葛瑞菲雅。』
瑟杰克斯陛下在手上展开魔法阵,对著转过头来的葛瑞菲雅施展了某种术法。
「──!瑟杰克斯陛下,您这是在做什么!」
身为她的主人兼丈夫的陛下突然这么偷袭她,让葛瑞菲雅有点错愕。
──然而,葛瑞菲雅随即瘫坐在地上。感觉就像是力量遭到剥夺了似的趴倒在地。
瑟杰克斯陛下说:
『这种特别的催眠术式是阿撒塞勒教我的。就算是对你,应该也起得了作用吧。』
「……为、为什么,您要这么做……!」
葛瑞菲雅试图朝瑟杰克斯陛下爬过去。或许是因为催眠术已经生效了吧,她的眼皮看起来相当沉重。
瑟杰克斯陛下现在是毁灭的化身。陛下一度摆出拥抱的姿势,但随即察觉到自己现在的模样,将伸出去的手收了回去。这样的陛下……看起来非常伤心。
对著即将睡著的「皇后」,自己的妻子,瑟杰克斯陛下温柔地说:
『抱歉了,葛瑞菲雅。我希望你可以留在这边。』
「……怎么可以……这样……太奸诈了……太奸诈了,瑟杰克斯……!……我们明明对彼此发过誓……要永远在一起……!」
意识模糊的葛瑞菲雅,对自己的丈夫,自己心爱的人,声泪俱下地泣诉。
瑟杰克斯陛下也难过地这么说:
『米利凯斯……接下来最需要的是母亲。』
「……那个孩子……真正需要的,是你……瑟……杰克斯…………………………」
最后留下这句话,葛瑞菲雅当场陷入深沉的睡眠之中。她的眼角──因泪水而濡湿。
冲田总司抱起葛瑞菲雅,放在同样倒在地上的我身旁。
瑟杰克斯陛下一脸过意不去地对眷属们道歉。
『……抱歉,我的眷属们。让你们看到我惹人厌的一面了。』
眷属们纷纷摇头。大家都一脸难过,似乎也都瞭解陛下的无奈。
「不,没关系,这样就对了。」
冲田总司这么说。
「城堡(rook)」史尔特尔•次代也豪迈地笑著说:
「没办法,如果不这么做的话,依大姊的个性,肯定会跟我们一起走吧。」
这时,我终于懂了。
──瑟杰克斯陛下他们,打算到别的地方去。
而且,这个行动和666有关……
瑟杰克斯陛下对眷属们说了。
『嗯,不好意思了,各位。你们都愿意陪我到最后吧?』
「「「「「是,我们的生命,与瑟杰克斯陛下同在──」」」」」
路西法眷属们如此回应。
剎那间──我看见远方状况。在远离这里的地方,上空出现了巨大的空间扭曲,并且逐渐扩大,最后变成了一个洞。
瑟杰克斯陛下的眷属们纷纷聚集到无法动弹的核心周围,开始施展某种术法。
我看见出现在远方天空巨大洞穴吸了某个东西进去──是666的本体。而且散发出神圣光芒的魔法阵不断贴附到666的本体上。
不仅如此,我在那只666所在的地方,感应到赛拉芙露•利维坦陛下的气焰。看来陛下参加了那边的战斗。
瑟杰克斯陛下在眼前展开魔法阵,上面投影出影像。出现在上面的,是利维坦陛下,和法尔毕温•阿斯莫德陛下。
『小瑟杰克斯,我们这边准备好了。』
『随时可以转移。』
『赛拉芙露、法尔毕温,我知道了──你们都和心爱的人道别了吗?』
听见瑟杰克斯陛下的问题,利维坦陛下露出了伤心的表情。
『……我一直烦恼到最后,可是,那个孩子大概会哭,我又不想看到那个孩子哭泣的表情。因为,这样我一定会犹豫要不要去……』
阿斯莫德陛下反而是自嘲地笑了笑。
『我倒是原本就没有那种人。不过,我把之后的事情都交代给要留在这边的「皇后」了,而且交代到很久之后。』
『这样啊。我也和赛拉芙露还有法尔毕温一样,为了今后著想而决定将「皇后」留在这里了。所以,葛瑞菲雅会留下来。』
『这样啊,你把小葛瑞菲雅留下来了啊。我觉得这样很好。』
『因为各魔王的「皇后」是冥界的珍宝嘛。』
瑟杰克斯陛下与两位魔王如此对话。
「…………瑟杰克斯陛下……?……这是怎么回事……?」
无法动弹的我这么问瑟杰克斯陛下。
『这个嘛,是我们几个领袖的最后手段。在我们的计算当中,要完全打倒666,必须花上相当长久的时间。当然,如果能够在这段时间内完成完整的封印术也可以……但很遗憾的,最后的结论是这也需要时间。』
瑟杰克斯陛下的眷属们持续对核心施展术法,就此一同飘上了天,然后就这么朝天上开的那个洞飞去──
瑟杰克斯陛下说:
『无论要打倒它还是要制造结界,都需要时间。在这段时间内,666想必也会继续破坏吧。再这样下去,世界将步上毁灭一途。我们的战力也是有极限的。即使能够防卫成功两次、三次,总有一天──战力还是会耗尽。刚才你也看见了,对手是个打倒几次都会不断重生的,真正的怪物。』
瑟杰克斯陛下也开始离开现场。陛下一面飞上天,一面对我说了。
『我和赛拉芙露、法尔毕温,即将带著眷属和那只666启程。将666的本体以及核心一起关进阿撒塞勒他们打造的一个名为「隔离结界领域」的地方之后,我们也会进去那里面。其他势力的领袖群也都同意了这个方案。阿撒塞勒也是,米迦勒大人也是,奥丁大人也是,宙斯大人也是,还有其他的神级存在都是。现在,这个作战计画已经在各领域启动了吧。』
…………──!
……由于事情太过惊人,我不禁瞪大眼睛……老师之前说的那个终极王牌,就是由领袖群将自己和666封印进那个受到隔离的领域里面吗……!
瑟杰克斯陛下表示:
『然后,我们打算在那里面一直战斗,直到完全打倒那个家伙为止。不知道得花上多少年,但是在我们战斗的这段期间内,各势力的世界都将得到和平。这是……必须实现的事情。是比我们领袖群的安危还要重要的事情──没错,这样我终于能够达成身为魔王的职责了。』
瑟杰克斯陛下望著远方说:
『刚才,我接获联络了。真正继承了路西法之名的人出现了,也是值得庆贺的一件事情。瓦利•路西法。他才是真正应该继承路西法之名的人。对于恶魔而言,路西法是不可或缺的存在。白龙皇瓦利。他和李泽维姆不同。』
一点一点离开我和葛瑞菲雅身边的瑟杰克斯陛下表示:
『但是,今后大概还需要其他魔王吧。一诚──你也试著当上魔王看看吧。』
──!
……我很想回话,但是体力已经流失到连发出声音都没办法,也濒临失去意识的边缘。
在这样的状况下,瑟杰克斯陛下依然想留下他的话语、他的心情、他的意志给我。
『你一定能够成为一个好魔王。现在或许还有很多不足之处……但是,在不久之后的将来,你必定──会成为所有势力的希望之一。』
瑟杰克斯陛下的声音逐渐变得模糊。
『莉雅丝和米利凯斯,还有──葛瑞菲雅,就暂时请你照顾了。也许看不出来,但她其实比莉雅丝还要容易感到寂寞……我不在的这段期间内,希望你可以陪她聊聊天。』
……这样太奸诈了,瑟杰克斯陛下……
……我想告诉您的事情、想请教您的事情、想和您一起做的事情,都还有很多……还有很多啊……
瑟杰克斯陛下的最后一句话,传进我的耳中。
『──一诚,冥界就交给你和莉雅丝、苍那、塞拉欧格他们了。还有,在你们之后的米利凯斯他们那个世代,还有再下一个世代,也请你们替我好好照顾。直到我们再会的──』
听到这里,我失去了意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