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二十一卷 自由上学的路西法
  5. Life.Ba’al 狮子大王─Great King─
  6. 繁体版

Life.Ba’al 狮子大王─Great King─
2017-06-23 12:26:04

		

不记得是从何时开始──
这座巴力城开始让自己感到喘不过气来──
在一次又一次剧烈地摇晃的城内,与卫兵一起走在通道上的,是巴力家现任宗主的次子──麦格达兰•巴力。
二十几分钟以前,这座巴力城遭受反叛者的袭击。当时,他正在和己方的政治家讨论大王阵营为了对付666该如何调度战力。
领主的城堡多半位于各领土的中心,而巴力城在其中也算是数一数二坚固的城堡。理由是有超过五十层的防御结界包围著城堡。
直到目前为止,这座城堡未曾遭到侵略。即使是在与旧政府交战的时候,这座城堡也从未受到侵略。
──然而,这座城堡现在面临了危机。
城堡遭受了穿透结界而来的攻击。从通道的窗户,可以看见正在庭院里对抗贼人的卫兵。
卫兵们一一遭到戴著面具的贼人们屠杀,毫无抵抗之力。既然连巴力的精兵也完全无法对付对方,可见袭击而至的敌人是相当强大的高手。
同时,种植在庭院里的种种美丽的花卉也随之飞散。
……巴力被盯上的理由是什么?
……理由这种东西,越想只会找到越多。不过,说到最近的一件遭人怨恨的事情……恐怕,是有关「国王(king)」棋子的事由,以及排名游戏的弊端吧。
前面那件事姑且不论,麦格达兰自己或多或少也有察觉后面那件事。只是,他并没有参加游戏,就算真的有弊端好了,游戏本身也营运得相当顺利,所以他并不觉得那是个问题。既然平民都被蒙在鼓里,他认为这就不会产生任何不利情事。
──只不过,他完全没想到冠军居然会主动告发这件事。
就在他们走过走廊,转弯的时候。一个散发出异样气焰,身穿漆黑全身铠的人出现在他们眼前。
围著麦格达兰•巴力的卫兵们全都举起武器……但麦格达兰知道那个穿铠甲的人是谁。麦格达兰伸手制止卫兵们。
「……你是苍那大人的眷属对吧。」
没错,麦格达兰是从相关资讯当中得知,苍那•西迪的眷属当中有个原本是人类的「士兵(pawn)」,得到了装备漆黑铠甲的能力。
苍那•西迪的「士兵」──匙元士郎收起头盔,露出原本的面貌。
「你是塞拉欧格老……继任宗主的弟弟对吧?我是苍那•西迪眷属当中的『士兵』。我来替你助阵了。」
看来,是和哥哥──和塞拉欧格一起战斗的「D×D」成员,赶来拯救巴力的危机了。
「……是『D×D』啊。没想到会是你们来救我啊。」
从立场来说的话,这怎么想都是一种讽刺。
不过,听见这番话的匙只是歪头不解,像是头上冒出了一个大问号似的……
麦格达兰只说了一声「不过,感谢救援」,便在匙的带领之下,准备和卫兵们一起离开这座城堡。
麦格达兰的眷属为了镇压心有不满的平民在城镇引发的骚动,正好全都出动了,留在这座城堡里的就只剩下「皇后(queen)」。而那位皇后也为了确保逃生处的安全,离开了城堡。
父亲为了商讨如何对付666,前往第一代宗主杰克拉姆•巴力的隐居地,母亲则是在两天前便已到疏散地去避难了。
同父异母的继任宗主──哥哥塞拉欧格,则是以反恐小队的身分巡回各地。
也就是说,这座巴力城里,只剩下不是城主也不是继任宗主的次子而已。
被认为比现任魔王还要崇高的大王家现任宗主居然放任城堡无人管理……麦格达兰露出嘲讽的笑。
没错,父亲总是这样。必须做出决定的时候,一定会到第一代或是上一代宗主的隐居地去请示他们的意见。不仅政事如此,就连家中的大小事,父亲都不曾自己决定过。
明明行事作风如此,在需要保住尊严和面子的时候,却又毫不留情地拋弃妻儿。
过去,同父异母的哥哥因为没有遗传到毁灭之力,就被放逐到巴力领的边境去了。
身为次子的麦格达兰,由于是天生具备毁灭魔力的男儿,在塞拉欧格遭到放逐之后,很快就被推举为继任宗主。
以继任宗主的立场接受养育的麦格达兰,在年幼时就被灌输了身为巴力的教育。尽管他的战斗力称不上高,既然得到了毁灭魔力,就必须学习如何运用到炉火纯青才行。或许是因为大王家以外的地方诞生了具备强大毁灭魔力的恶魔,他没事就会被拿来和吉蒙里兄妹比较。生活在严苛的教育环境之中,麦格达兰曾经真心憎恨瑟杰克斯与莉雅丝。当他知道就连这些也是宗主们的诡计时,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
然而,有一天,他的世界为之一变。
同父异母的哥哥塞拉欧格从边境归来,并且表示希望能够将继任宗主之位还给他。
身为现任宗主的父亲与上一代宗主,都嘲笑塞拉欧格。他们说,不具备毁灭魔力、不够格称作巴力的家伙,说这是什么话。
宗主将哥哥的发言当成笑话打发掉,却又认为这是正式断绝父子关系的好机会,因此命令麦格达兰对付他。
争夺继任宗主之位的战斗开始之后过了几分钟──哥哥获得了压倒性的胜利。倒卧在地的,是遗传到毁灭魔力的麦格达兰。
麦格达兰根本没有发挥的余地。从小锻炼身体能力的哥哥,其速度与力量都远远超越麦格达兰所能想像,他的毁灭魔力根本没有击中对手的可能。
身为父亲的现任宗主,以看垃圾般的眼神望著倒在地上的麦格达兰。
在那之后,他们在城内展开了奇妙的生活──
在城内生活的巴力家成员,有身为父亲的现任宗主,身为第二夫人的麦格达兰之母,身为继任宗主的哥哥塞拉欧格,以及继任宗主之位被抢走的次子麦格达兰这四人。
无论用餐,还是任何活动,都是由他们四位一起进行。
即使心中有千百个不愿意,还是将长男立为继任宗主的父亲,仍然为了各种决定而请示第一代与上一代的意见;母亲因为亲生儿子被赶下继任宗主之位,又得和不是她生的长男一起生活,而难掩烦躁的心情。麦格达兰尽管一直接受继任宗主教育,却不得不协助抢走他宝座的哥哥。
每次用餐的时候,都没有任何对话,四人淡然用完一道道餐点,而且总是母亲先行离席。母亲对丈夫与儿子都感到绝望,并对不是自己亲生的塞拉欧格怀恨在心,却又完全不肯放弃巴力之妻的地位。
自然而然,除了眷属以外,就没有人会为了政事以外的事情找麦格达兰说话了。他和父亲、母亲也不会在家庭之中对话。不,回想起来,在他以继任宗主的身分接受培育之后,就不曾被父母当成小孩疼爱过。父母完全将他视为「巴力家的继任大王」而重视他。
……在贵族孩童们的交流会上,某位公子对麦格达兰这么说过。
──母亲大人帮我清理耳朵的时候非常舒服。
清理耳朵──从出生到现在,都没有女佣以外的人为麦格达兰做过这种事情。
某位千金表示,她曾经和家人一起去过人类世界的海边玩。
除了去巴力家拥有的私有地视察之外,麦格达兰不曾出过远门。更别说是和家人一起旅行了──
家人……家人到底是什么呢?
这座城堡,是巴力家的城堡。是继承了巴力家血脉的人才能够居住的……家。住在里面的都是巴力家的人……照理来说,那些人应该就是他的「家人」才对。
自己到底算什么呢?以次子的身分诞生,被拱为继任宗主,然后那个宝座被抢走了,又被众人当成空气……
喘不过气。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待在这里──不知道自己该如何自处,开始讨厌待在这座城堡里。
曾几何时,会找他说话的血亲,只剩下同父异母的塞拉欧格了。
「最近还好吗?」、「对了,邻近的城镇最近在流行这种事情──」、「『D×D』小队里有个叫做兵藤一诚的男人。那个家伙相当有意思──」……当哥哥像这样对他说话时,麦格达兰只是心不在焉的以「这样啊」、「嗯」、「喔喔」这种单词随口回应。
麦格达兰承认哥哥很强。因为实在太强了,让他连想要夺回继任宗主之位的气概都提不起来。
在巴力家长大的他,不知道身为巴力以外的生存方式──
他唯一比别人优秀的地方,就是对植物懂得很多。从小他就喜欢花草树木。
巴力城里到处插著一种紫色的美丽花朵。庭院里面也种著那种花。那种花在三大势力的大战所造成的灾祸之中曾经一度绝种,经过麦格达兰的调查,他重新发现了保存状态良好的种子,成功让那种花在现代复活。继承巴力血脉的人,眼睛都是紫色的。因此,紫色经常被当作代表巴力家的颜色。麦格达兰认为,再也没有比这个更适合象徵巴力家的花了。
除此之外,麦格达兰还培育了稀有的苹果,不断研究植物。
麦格达兰的众多研究即使得到表扬也不足为奇,但大王家现任宗主却要他好自为之。
现任宗主表示,巴力大王必须体现毁灭,却在植物研究领域当中做出成果,他应该为此感到可耻。母亲也从未夸奖过他,更不曾吃过他种出来的果实。
愿意将他的成果当成一回事的──只有哥哥塞拉欧格。
塞拉欧格还打算将麦格达兰种出来的花和水果,销售到巴力领以外的地方去。
豪迈地啃著弟弟种出来的苹果,哥哥这么说了。
「苹果是巴力领的特产。我要把你种的苹果推广为冥界第一的苹果。这一定办得到。毕竟,这种苹果这么好吃。」
回想起和哥哥的对话,麦格达兰走在走廊上的同时用力摇头,试图甩开这些回忆。
……事到如今,无论是哥哥还是家人,花朵还是毁灭之力,自己都不会再执著了。即使666要毁灭这个冥界,顶多就是接受这样的命运罢了。
在城内前进了几分钟后,匙元士郎进入城堡时所使用的后门就出现在眼前。后门所在的地方是一个格外宽广的空间,楼高也相当充裕,原本是平民的临时避难处的候补之一。
后门就在眼前,带头的匙元士郎却停下脚步,散发出气焰,摆出架式。
──因为,他感觉到前方有可疑的气息。
仔细一看,有一个人挡在后门前面──而他们之间,有个麦格达兰相当熟悉的人物倒卧在地上。
倒在地上的,是个身上穿个轻铠甲(light armor)配上披风的轻装备,浑身是血的灰发男子。是麦格达兰收作「皇后」的男性眷属──西克托兹•巴巴妥司。出自历史悠久的七十二柱巴巴妥司家的分家,现在是麦格达兰的眷属。
上级恶魔出身,又是麦格达兰的「皇后」,居然倒卧在血泊之中……
「西克托兹!你还好吗!」
麦格达兰这么一问,他的「皇后」口吐鲜血,却仍说著「……请您快逃」,将主人的性命放在第一。
匙从铠甲上伸出状似触手的东西,对准西克托兹射了出去。触手团团包住他整个人,然后迅速将他拉了过来。
麦格达兰和卫兵们一起开始打理「皇后」的伤势。他全身上下每个地方都被魔力长枪射穿了。再这样下去肯定会出血过多而死。为了尽可能为他止血,麦格达兰撕开衣物,包扎在西克托兹身上。
看见麦格达兰的动作,挡在后门前方的人对他鼓掌。
「真是坚强啊,一点都不像巴力大王。」
随著叩叩作响的皮鞋声,那名可疑人物从后门走了过来。是个身穿贵族服饰的金发绅士。容貌看起来大概是三十多快四十岁……不过恶魔能够改变外貌,所以从长相无法看出正确的年纪。
──然而,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那名男子。这也是理所当然的。因为那名男子经常出现在电视上──
身穿贵族服饰的绅士郑重地行了个礼,开口问候。
「──各位贵安。」
麦格达兰说出了那名男子的名字。
「……是排名游戏名次第三的……比迪斯•亚巴顿大人啊。」
没错,那名男子──正是排名游戏的职业选手,目前排名第三的比迪斯•亚巴顿。出自番外恶魔(extra demon)亚巴顿家。
然后,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诡异气焰以及杀意可以明显看出,他就是袭击这座巴力城的罪魁祸首。
比迪斯愉快地笑著。
「哎呀,这不是现任宗主的……二公子吗?我这趟来,是想见宗主大人,还有第一代大人。」
「真不凑巧,父亲大人与第一代大人都不在这里。话说回来,像您这种造反的无礼之徒,身为宗主的巴力大王也没有见您的道理。」
麦格达兰的这番说词,让比迪斯开怀地笑了。
老实说,即使有苍那•西迪的「士兵」在这里,也没有足以打倒眼前这个排名第三的「国王」的手段。前十名以内的「国王」们全都是最上级恶魔,前三名更是号称魔王级。
也就是说,这等于是叫他们只靠麦格达兰、匙、卫兵们来对付魔王。这未免也太强人所难了。
麦格达兰问向比迪斯。
「请教一下您来这里的理由。」
「我希望能够劳驾大王跟我走一趟。关于迪豪瑟揭露的那一连串事情,我想请大王充当一下幕后黑手,将他带到民众面前去。」
真亏他敢说出这种话来,麦格达兰为之叹息。
麦格达兰轻声问匙。
(你们其他的眷属或是队友呢?)
(我们的眷属在外面对付那群戴面具的家伙……他们强成那样,我想大概是这位第三名先生的眷属吧。总之大家正在和他们展开激战。)
原来如此,从刚才开始外面就传出一次又一次的喧嚣巨响,似乎是西迪眷属在外面和亚巴顿眷属战斗造成的。
匙接著又这么说:
(塞拉欧格老大和他的眷属应该也差不多快到了才对……)
看来,他们好像也联络了哥哥塞拉欧格。
不过,哥哥赶得上吗……?假设赶得上好了,即使哥哥再怎么强韧,面对魔王级的对手,也只是……
比迪斯毫不在意他们的状况,这么问了。
「那位是苍那•西迪的眷属吧?那股黑色的气焰,我记得在新生代交流战的纪录影片当中看过。赛拉芙露陛下的妹妹苍那……我记得她是为了在冥界成立一所任何人都能够就读的学校而奋斗对吧?还和巴力家的继任宗主共同出资。嗯……我想问你一件事,她将来也打算参加游戏吗?」
「是啊,那也是我的主人的梦想。她认为,既然要成立排名游戏的学校,自己也得在排名游戏当中留下某种程度的成绩才有说服力。头衔也是,我们绝对会拿给你看。」
比迪斯摸著下巴,点了一下头之后说:
「原来如此。这个嘛,即使是重视战术的队伍,应该也打得到某种程度才对。不过,你们终究无法成为冠军。不,你们绝对进不了前五名。最好也别奢望能够拿到什么了不起的头衔。」
「……你为什么可以说得如此肯定?」
比迪斯回答了匙的问题。
「因为这是我……我们的亲身经验。听好了。你最好牢牢记住。能够成为冠军的,一直都只有具备堪称异常的绝对力量之人。以你们的世代来说的话……大概,就属坐拥赤龙帝的莉雅丝•吉蒙里最为接近了吧。不过,新生代四王(rookies four)当中,每一个都远远不及那个妖魔鬼怪──迪豪瑟•彼列,就是那么强的怪物。以正常的手段绝对到达不了他那种境界。不过,这也无可奈何。无论如何,在任何时代,都会有一两个那种程度的强者降生于世。瑟杰克斯陛下亦若是,阿杰卡陛下亦若是。正因为如此,我们才需要借助『那种机关』来接近那种才能的结晶。」
「……所以,你才使用了『国王』的棋子吗?」
麦格达兰这么问。
不久之前,迪豪瑟•彼列公开的「国王」棋子使用者──其中也包括了比迪斯•亚巴顿。不仅如此,就连排名第二的罗伊根•贝尔芬格也用了。
比迪斯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他扬起了嘴角。
「没错。就是这么回事。我有地位,也有财富。唯一缺乏的,只有成为最上级恶魔的才能。正因为如此,我才设法取得。然后就成了排行榜第三名,终于得到了名誉。充满弊端?但是,顶尖选手们的比赛内容确实恰如其分对吧?除了迪豪瑟以外,胜战与负战的场数均衡,确实与排名相称。当然了,高层没有下达指示的比赛也很多……不过,不可否认的,在知道背地里发生什么事的选手之间确实也有扯上游戏胜负的交易。」
匙元士郎心里似乎充满了不愿相信的心情。
没错,他的主人的愿望,是设立一所任何人都能就读的排名游戏学校。知道了游戏的阴暗面,而且第三名还大大方方当面承认比赛作假,应该让他大受打击吧。
关于游戏,除了舞弊以外,还有「名家之间为了交际而互通输赢」这样的情事发生。和他们──「D×D」小队有关的莱萨•菲尼克斯也做过这种事情。他们应该也知道吧。
贵族之间针对游戏的流通,不同于比迪斯刚才所说的那种状况,冥界的一般民众也都知情。尽管受到下级、中级恶魔的批评,仍然因为贵族社会的情势而进行。为了菲尼克斯家,莱萨至少也故意输过两次。以人类世界的状况来说,这就和所谓的「应酬高尔夫」没什么两样。
麦格达兰对游戏没什么兴趣,也不打算参加,对他而言,无论是比迪斯刚才所说的那种「交易」,还是一般民众也知情的,贵族之间的「应酬」,老实说,两者都一样骯脏,都一样罪孽深重。
匙元士郎与国民们为之叹息的这种状况,除非将游戏本身根本性地提升为政治力无法介入的国际架构,或是组织一个极力减少贵族社会色彩的委员会,否则完全无法改善。
现行的排名游戏,就是如此适于黑暗面的存在。旧时代的恶魔们,因为想依自己的方便影响、利用排名游戏,才硬是将游戏的主导权从魔王阿杰卡•别西卜手上抢了过来。
麦格达兰问比迪斯。
「自愿接受『国王』棋子的您,现在却想逮捕大王吗?」
比迪斯嚣张地笑了。
「因为支持者们现在正问罪于我嘛。在这之后的状况下,想推翻舞弊的事实恐怕很难。既然如此,我也只能斩断弊端的根源了──所以,我要提著大王的首级,向平民主张我解决了这次事件的祸根。」
……比迪斯的眼中,显现出贪图虚名者的眼神。
比迪斯左右摇了摇头,换上充满悲哀的表情。
「平民是那么驽钝。只要我泣诉自己是遭到大王阵营的利用,并且为了断绝后顾之忧而取下巴力大王的首级,民众在惊讶之余,还是会给予我一定的支持。他们对上流阶级的丑闻非常生气,看见贵族垮台是最能让他们感到高兴的事。尤其这是与魔王派对立的政敌──大王派的丑闻,部分政治家表面上应该会表示遗憾,但私底下也会称赞我的行动吧。」
为了保住自己的名誉,不惜捏造「正义」,强行让舆论站在自己这边,这就是他的诡计。
确实是很像一个完全因舞弊而弄脏了自己的手的男人会想到的计画──麦格达兰真心对第三名那贪图虚名的毒辣欲望而感到厌倦。
麦格达兰说:
「……原来如此,也就是说,您已经和那些『部分政治家』谈好条件了吧。」
竟然连政治家都已经牵扯在这个计画里面了……不喜欢大王派,乃至于反大王家本身的政治家不在少数。加入魔王派,心里想的事情却比魔王还要激烈的政客,想必也有好几个。对他们而言,这次有关排名游戏的丑闻正是最好的藉口。
无论有没有这次的袭击,想当然耳,他们都会在召开国会的时候对此提出弹劾吧。
比迪斯这次问了匙元士郎。
「苍那•西迪眷属的少年,你要不要协助我啊?我也可以对『朋友』表示点温情喔。」
比迪斯说出要他帮忙取下大王首级的谗言。毕竟最为敌视任何人都能够就读的排名游戏学校的……可以说是大王派。表面上,身为继任宗主的塞拉欧格姑且是对苍那•西迪的做法表示支持……但现任宗主和他身边的政治家们应该都在暗中盘算,要伺机打压那个计画。
但匙元士郎否决了。
「……不对。这样做……是不对的!你是排名游戏的第三名吧?这样的人做出这种事情来,应该有很多支持者会伤心吧!」
多么直率的回答。他完全没有考虑政治家在打什么算盘、领导阶层的情势,只是说出自己的想法。
比迪斯毫不在意地说:
「冠军迪豪瑟揭发了排名游戏有舞弊的事实,而第三名的我则斩断了弊端的根源……你不觉得这是个很好的剧本吗?」
匙元士郎的表情,充满了苦涩。看起来是那么不甘心,那么心痛──
「……太简陋了吧。这种做法……太愚蠢了……!再这样下去,也只有越来越多的憎恨罢了!」
「即使是这样,对平民们来说也足够了。越是简单,越是鄙陋,平民们越容易接受。放心吧,在这起事件落幕之后,我也会为了负起舞弊的责任而从排名游戏界退休。没错,我将以导正弊端根源的前的三名选手之姿急流勇退。」
看来比迪斯的剧本是这样的。
为了保住名誉,得到急流勇退的藉口,他想逮捕巴力大王──取下其首级。
比迪斯断言:
「你是……赤龙帝的伙伴吧。我看……他也好不到哪里去吧。被那些愚民吹捧为什么胸部龙,正好被魔王派利用在提升形象的战略之中。在我看来……简直滑稽至极。甚至可以说是愚蠢。就算小孩子们因为那样而对排名游戏产生兴趣也无济于事……本来嘛,排名游戏只要让真正有资格的人能够参加就好了。反正也只有才能突出到异常的地步,或是得到特权的人,才能够往上爬。所谓的排名前十名,就是这么回事。胡乱刺激那些愚民,让他们参加排名游戏,又能怎样?我能够预见的未来,就只有大部分的人都因为梦想粉碎而堕落罢了。」
比迪斯叹了一口气,然后说了。
「──努力,只不过是赐给愚者的梦想。而梦想,则是没有才能、财富、地位的弱者所希冀的最后一个幻想。我不一样。正因为有财富和地位,我才有办法得到缺少的才能。那时我真的打从心底觉得幸好自己是贵族。」
第三名的这番话,让匙元士郎的表情一变。
「…………你这是在瞧不起那个家伙吗?你瞧不起那个比任何人都还要努力的我的同侪吗!」
匙元士郎如此泣诉:
「那个家伙可是赌上性命,为了冥界、为了伙伴而战!这导致他好几次濒临死亡,才一路走到现在!你又怎样!你不去赌命对付666和邪龙,反而跑这种地方来……!请你去战斗好吗……!为了冥界而战!为了仰慕你的支持者而战啊!」
「是啊,我是会去战斗。不过要先拿到大王的首级再说。」
见比迪斯不以为意地这么说,让匙元士郎的愤怒到达了顶点。
带著黑色火焰的激烈气焰一举爆发。
「混帐东西────────────────────!」
匙元士郎再次戴上头盔,从铠甲上长出的触手带著凌厉的攻势延伸而出,然而亚巴顿的因应方式却是相当好整以暇。
在这个空间当中空无一物的地方,突然冒出了一个洞。贯穿了空间的那个现象,正是亚巴顿家的特性──「洞穴(hole)」。
匙元士郎射出的触手被「洞穴」吸了进去,接著在「洞穴」关上的同时,触手也被截断。
亚巴顿代代相传的血脉当中具备著一种特异的魔力──能够在空无一物的空间当中制造出空洞,将各种东西吸进里面,或是从里面吐出来。
『可恶!』
匙元士郎开始朝比迪斯发出包覆著自己的黑色火焰。那是带有强烈诅咒的漆黑火焰。平常他抑制著那种能力,不过一旦进入战斗,诅咒便提升到肉眼可见的浓度,成为诅咒的黑焰在他身边熊熊燃烧。要是在毫无防备的状态下中了这招,对手的身体将受到凶恶的诅咒折磨而痛苦挣扎。
然而,匙元士郎发出的众多黑色火焰──全都被出现在这个空间当中的无数「洞穴」给吸了进去。
没错,麦格达兰透过电视知道得相当清楚。比迪斯就是驱使这些数量多到不可理喻的「洞穴」,一直维持在第三名的位置。即使他是透过作弊,使用「国王」棋子才得到现在的力量,他的实力还是无庸置疑。他之所以能够进入这座城堡,也是因为有这种「洞穴」的特性吧。
刚才被吸进去的邪炎,透过「洞穴」又回到匙元士郎身边。他将邪炎再次收为己用,接著改成从正面进攻。他以快到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拉近与比迪斯之间的距离……但比迪斯在自己背后制造出能够让一个人钻进去的「洞穴」,跳了进去。
匙元士郎的拳头挥空了──非但如此,匙元士郎还被来自背后的踢腿踹飞到墙边去。因为比迪斯从出现在他背后的「洞穴」当中现身了。没错,比迪斯也擅长利用那种「洞穴」进行闪躲,展开肉搏战。
匙元士郎毫不放弃,持续以触手、邪炎、踢腿、拳头对比迪斯发动攻击,但全都被对方躲开,或是被「洞穴」阻挡,无法直接命中对手。
不仅如此,比迪斯还将一只手伸进「洞穴」里,然后在匙元士郎身边制造出「洞穴」,让伸进去的手从中伸出,直接殴打他,或是施展魔力攻击。掌握不到距离感,又不知道随机出现的「洞穴」当中会飞出什么东西,让匙元士郎完全被对手耍著玩。
无法预期「洞穴」的出现,闪躲之后又被比迪斯从他脚边的「洞穴」当中伸出的脚绊倒,让他当场摔了一跤。
比迪斯随心所欲地展开无数的「洞穴」,自由自在地操纵著。他将对手的攻击全都吸了进去,更能够从任何地方发出自己的攻击──
比迪斯将魔力攻击射进「洞穴」里面,穿过「洞穴」,再从别的「洞穴」射出。佯装瞄准了对手,实则让魔力攻击再次钻进不同的「洞穴」里。他一次又一次重复这样的动作,透过「洞穴」不断传递魔力攻击。然后,在匙元士郎露出破绽的时候再加以攻击。
如果他发出的魔力攻击只有一发的话也就算了。随著魔力的数量增加到三发、五发、十发之后,根本就无从得知哪种魔力会从哪个「洞穴」里飞出来。
再加上,无论是普通的拳头、踢腿,还是魔力攻击,比迪斯所施展的攻击每一记都具备著能够轻易破坏匙元士郎的铠甲的威力。他的铠甲遭到破坏又重生,接著再遭到破坏又重生,不断重复著这样的过程。而重生并非无限。一点一点的,虽然只有些微的差异,但是铠甲的修复速度逐渐变慢。同时,每次铠甲遭到破坏,肉体也会跟著受伤。他的身体已经布满伤口和瘀血,也从嘴里吐了好几口血出来。
即使匙元士郎为了防御而制造出火焰墙,或是从全身散发出热气作为广域攻击,对方也能够拉近距离,或是拉开距离,进而发动攻击。实现了这一切动作的,正是「洞穴」──
麦格达兰看著这场战斗,表情越来越凝重。
他对亚巴顿的特性──「洞穴」相当熟悉。一方面是因为在电视上看过比迪斯参加的游戏,更何况哥哥塞拉欧格的眷属当中的「皇后」──库依莎•亚巴顿,正是比迪斯的亲人。她也能够操纵「洞穴」,实力远远超越同世代的「皇后」。
──不过,比迪斯更是不同次元的怪物。
即使是不擅长战斗的麦格达兰,也可以看得出匙元士郎已经具备龙王级的实力。尽管如此,还是完全发挥不了任何作用。一方面固然是因为战斗方式受到对方克制,一方面更是因为比迪斯已经将本身的特性完全活用到炉火纯青了。
这就是他透过「国王」棋子所得到的才能啊……
麦格达兰再次体认到「国王」棋子能造成的「异常」,而感到畏惧。
『……可恶。』
单膝跪下的匙元士郎大口喘著气。铠甲底下已经是遍体鳞伤了吧。一旦形成了消耗战,先耗尽体力的必定是他──
相较之下,对手还是一脸游刃有余的表情,彷佛消耗的魔力连百分之一都还不到。
比迪斯带著杀意,缓缓走向跪在地上的匙元士郎。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散发出极大斗气的人,从后门高速冲进城内。
比迪斯轻盈地闪过来者的攻击──但对方来势汹汹的攻击尽管挥空了,余波却破坏了城内的一部分。
光是拳头的余波就能够造成破坏──
这样的恶魔屈指可数。若是限定在巴力家的话──
介入比迪斯•亚巴顿与匙元士郎之间的,是个身穿状似狮子的黄金铠甲的男人──
男人──塞拉欧格,对匙元士郎露出微笑。
「怎么啦,匙元士郎啊。你的意志可没有这么弱小吧?」
面对塞拉欧格的登场,匙元士郎因为满腔欢喜而以哭腔吶喊。
『……老大!』
哥哥塞拉欧格站在比迪斯面前。而比迪斯毫不畏惧地笑了。
「哎呀,这不是塞拉欧格•巴力吗。新生代的『国王』当中号称最强的潜力股……」
塞拉欧格对比迪斯说:
「比迪斯大人,现在回头还来得及。请您不要玷污尊贵的排名第三之名……」
「说得好像你会获胜似的。呵呵呵,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大王家的继任宗主大人。」
见比迪斯的态度毫不改变,塞拉欧格也下定决心一战,紧紧握起拳头。
「……这样啊。既然如此,我就得恪尽身为反恐小队『D×D』的职守了。」
「新生代第一把交椅要对付我啊,有意思!」
比迪斯毫不留情地在塞拉欧格身边制造出无数的「洞穴」。魔力波动从中一口气射出。
塞拉欧格扭身闪躲那些攻击,或是以带著斗气的拳击弹开。能够以拳头正面击落对手的魔力攻击的人,恐怕也只有这个男人,还有同属「D×D」的赤龙帝了吧。
塞拉欧格瞬间拉近间距,摆出体术的架式。他的每一个动作都是那么洗炼,毫不拖泥带水,只打算以最高速度将拳头送到对方身上。然而,比迪斯•亚巴顿只是将脸部从正面往旁边一偏就躲过了。
──不过,塞拉欧格的拳头上的斗气擦过比迪斯的脸颊,留下一道伤痕。对于这样的结果,比迪斯喜不自胜地扬起嘴角。大概是对方打出来的拳头的速度比他预料中的还要快,让他兴奋起来了吧。
塞拉欧格毫不止息地踢出一脚,接著又是一拳,然后接著又是一拳,展开拳脚的乱打。但是,比迪斯排名游戏前三名的实力可不是浪得虚名。他正面迎战最强的新生代,拆解对手的体术。他以轻盈的步法躲过塞拉欧格锐利的下段踢,并且以反击拳的要领使出一记手背拳,打在青年大王的脸上。塞拉欧格也不甘示弱,尽管中了对手的手背拳依然不为所动,继续发动攻击。
的确,比迪斯使用「国王」棋子强化了自己。然而,刚才的体术是在实战之中日积月累而成。他在顶尖选手群当中累积的经验也是不争的事实。
比迪斯接著提升了一个档位,改用搭配「洞穴」的方式发动攻击。
一个「洞穴」出现在塞拉欧格背后,并且准备从中吐出魔力攻击。塞拉欧格也察觉到危险的气息,正要往旁边闪躲,但他的脚边又冒出一个不同的「洞穴」,像是早就料到他的动作似的。比迪斯的手从里面伸了出来。他将手臂穿过「洞穴」,抓住了准备逃开的塞拉欧格的脚。
脚被抓住的塞拉欧格无法成功逃开,毫无防备地中了从他背后的「洞穴」当中射出的魔力攻击。他背上的铠甲碎了开来,鲜血也飞溅到四周。
而这只是开端。接下来,比迪斯使用「洞穴」展开了连续攻击。就像刚才匙元士郎应战时一样,「洞穴」化解了塞拉欧格的攻击与防御,只有比迪斯的攻击不断击中青年大王。与匙元士郎不同的,是透过无数「洞穴」从死角发出的魔力攻击,并未全数命中塞拉欧格。不知道是他野生动物般的直觉,还是历经实战所得到的经验,他有时还能够顺利化解攻势。
──不过,也只有这样而已。比迪斯的攻势只有越来越凌厉。即使塞拉欧格的拳头好不容易有机会打中了,他的拳头也会在即将命中的那一剎那被「洞穴」吸进去。被吸进去的拳头,会从出现在塞拉欧格的脸部旁边的「洞穴」伸出,演变成自己打自己的结果。
「……我还是第一次被自己的拳头毫无保留地击中啊……原来如此,就像兵藤一诚他们说的一样,相当带劲。」
脚步踉跄的塞拉欧格自嘲著自己的拳头的威力。从没有意识到的地方遭受攻击,造成的伤害远比预期之中大上许多。而且还是经过锻炼,最强的新生代的拳头,也难怪身体会失去平衡。
伸手拭去嘴角渗出来的鲜血,塞拉欧格调整好呼吸之后,再次挑起战斗。
尽管如此,塞拉欧格的攻击还是对比迪斯不管用。比起刚才的匙元士郎,他被克制得更为严重;不,这应该订正一下。对上比迪斯的话,大部分的人都会陷入不利的状况。比迪斯•亚巴顿使用「洞穴」的技术,就是如此出类拔萃。
无论面对怎样的对手,都能够将战斗调整为自己的步调……堪称最具象徵性的技巧型选手──
终于,塞拉欧格也因为累积的伤害而单膝跪地。
麦格达兰没有亲眼看过塞拉欧格与邪龙格伦戴尔的战斗……不过,他知道现在的状况恐怕比那场战斗还要艰困。
「唔……!」
面对攻击打不中对方,只有自己受到的伤害不断累积的这个现况,塞拉欧格露出苦涩的表情。
『怎、怎么会这样……塞拉欧格老大竟然……!』
塞拉欧格应战的结果也让匙元士郎大受打击。
然而,比迪斯摇了摇头。
「不,你们不需要那样哀声叹气。老实说,我也相当惊讶。我好歹是人称魔王级的强者。只要我有那个意思,就可以制造出特大号的『洞穴』,从中产生出足以轻易炸毁一座城镇的魔力。如果能够用这招迅速分出胜负的话,我早就这么做了──但是,我非得压缩魔力,从正常大小的『洞穴』发动攻击,才能够对那位弗栗多以及继任宗主大人造成伤害。换句话说,你们『D×D』已经成长为十分强悍的恶魔了。」
比迪斯摸著下巴,不住点头。
「是堪称生死关头的实战让你们成长的吧。当然,你们本身也具备足以变强的要素……我都不禁对你们身处的状况再次感受到强烈的敬畏之意了。」
排名游戏的顶尖选手如此称赞他们。然后,对方又如此补充:
「正因为如此我才要这么说。塞拉欧格,你也是因自己的才能与血统而感到苦恼的恶魔。如何?你要不要也用一下──『国王』的棋子啊?」
比迪斯伸出手,如此出言诱惑。
塞拉欧格皱起眉头。
「……您这是什么意思?」
比迪斯回答了塞拉欧格的这个问题。
「听说,古老的恶魔们手上,还有『国王』的棋子。在取下大王的首级之后,我可以拜托协助我的人,请他将那种棋子给我一颗。你就使用那个棋子,成为真正的大王吧。大受民众支持的你,想必可以将大王家经营得更为有声有色。新的巴力大王就从你开始了。」
比迪斯望著塞拉欧格、麦格达兰、匙元士郎等人这么说。
「听好了,新生代的菁英们,你们要牢牢记住这番话──排名游戏属于贵族所拥有。是上流阶级才能够真正享受的娱乐。既没有才能也没有财富更没有地位的下级恶魔、转生恶魔竟然想要享受排名游戏的乐趣,简直可笑至极。」
确实是很像上流阶级人士会说的话。就某种角度来说──不,至少截至目前为止,真相的确是这样。如果再这样下去,没有任何改革或是大幅度的变动的话,排名游戏的发展只会维持现状吧。
而塞拉欧格──只回应了三个字。
「……我拒绝。」
比迪斯像是怀疑自己听错地反问:
「……你说什么?」
塞拉欧格硬是挺直颤抖的双脚,站了起来,直截了当地放话。
「我不打算否定自己一直以来的生存方式!一路走来的这半生,是我的骄傲!你要我将截至目前为止所得到的痛苦、不甘、欢笑、喜悦、胜利、败北,全部都丢掉吗!我才不会丢掉!我的拳头、我的肉体、我的灵魂,还有我的眷属,全都是因为我经历过的所有战斗才能够得到的,我的宝物!我才不想丢掉这一切,换取虚假的才能!」
塞拉欧格一步又一步走向比迪斯,震撼力惊人。
「无论是人在那里的匙元士郎,还是赤龙帝兵藤一诚,一定也都会这么说──不必经历痛楚就能得到的实力,还有什么价值……!你完全不顾虑他们这一年以来经历过多么严苛的考验就与之为敌吗!那么,无论你是名列前茅的选手,还是古老恶魔们的傀儡,我都只能不带任何犹豫打倒你!」
塞拉欧格的吶喊──让匙元士郎不禁啜泣。
『……老大……老大──!』
塞拉欧格的视线──忽然转向麦格达兰这边。
「麦格达兰也放心吧──我一定会救你出去。」
塞拉欧格露出了笑容。
……麦格达兰早就知道了。这个男人在战斗的时候,一直都顾虑著他──塞拉欧格一直小心翼翼地战斗,以免比迪斯的攻击飞向这边,不让对手瞄准这边。麦格达兰早就发现了。
要是塞拉欧格没有那做的话……应该可以打得更像样一点才对。然而……这个男人,却选择了「保护」他。
──自己发誓过不那样叫他。
自己早就决定,绝对不叫他哥哥,不称他作兄长大人。
麦格达兰不会忘记他硬是抢走继任宗主的宝座。
但是,这时浮现在麦格达兰脑中的,是年幼时的记忆。虽然只有短短几年,但自己曾经跟在塞拉欧格后面到处跑,每天都要哥哥陪自己玩。当时的记忆在麦格达兰的脑中闪现。
一起在城里、庭院里奔跑,在城内的一角打造秘密基地,一起玩耍的那些日子──
──不能那样叫他。
有一天,麦格达兰到巴力城附近的山上找罕见的花朵时,遭到魔物袭击。当时他是偷偷溜出去的,没带任何士兵。对于年幼的麦格达兰而言,那只魔物足以轻松夺走他的性命。
就在那个关头──他的哥哥,塞拉欧格来救他了。他看见的,是挡在他的身前,勇敢地站在魔物面前的哥哥的背影──
──怎么可以那样叫他。
他从来不曾忘记哥哥当时说过的话。
『──离开我的宝贝弟弟!由我来对付你!』
哥哥保护著自己的模样──比任何事物都令他引以为傲,也比任何人都还要帅气。
「──你是我的宝贝弟弟。我一定会好好保护你,打倒眼前的敌人!」
眼前所见,是面对魔王级的强敌仍然毫不退缩的塞拉欧格。
而且,哥哥……又站在自己的面前,想要救身为他的弟弟的自己。他现在的行动和过去的模样重叠在一起,让麦格达兰忍不住留下泪水。然后更放声恸哭。
「…………兄长……大人……!对不起……!一直以来,我做了很多对不起你的事情!我打从心底轻蔑没有遗传毁灭之力的你。也真心怨怼从我手上抢走继任宗主之位的你!我恨你!很想乾脆杀了你!」
这是麦格达兰的真心话。自己真的憎恨他。真的很想杀掉他。哥哥的胜利等于是否认了自己这半生的一切,让麦格达兰非常难以接受。
麦格达兰继续说出心里的话。
「我……是个卑鄙的男人。我在背地里动手脚,数度企图妨碍你。你应该也发现到了才对。无论你想做什么,都会被我暗中阻挠。尽管如此,你还是没有对我做出任何动作!就连一句怨言都没有对我说!」
没错,他为了摧毁哥哥,为了给哥哥添麻烦,而把私人恩怨带进了政治之中。他数度阻挠哥哥,数度试图陷害哥哥。事实上,塞拉欧格确实也好几次都被迫处理相当艰困的局面。
──尽管如此,哥哥还是完全没有责怪过自己。
哥哥只是不断反省自己,说自力有未逮、说自己人望不足,从来不曾责怪过弟弟。
塞拉欧格……头也不回地这么说:
「我从你手上抢走了继任宗主之位,而且为的是满足我自己的任性,要让那些拋弃我的人承认我的力量。所以,我早就决定了。如果有人要发泄不满,而且只冲著我来的话,我会全盘接受。无论是继母大人还是你要如何怨恨我,我都会全盘接受。」
说完,塞拉欧格转过头来。他的表情,就像是哥哥带著温柔的神情包容著弟弟的恶作剧似的──
这样的塞拉欧格,对麦格达兰开口谢罪──
「麦格达兰,我的弟弟啊。我也该向你道歉。我真的给你添了很多麻烦。请你原谅我这个没担当的哥哥吧。」
……麦格达兰早就知道了。哥哥是认同他的──
他喜欢花草、喜欢树木。比起继任宗主,他更想当的是植物学者。但是,就因为拥有毁灭之力,他只能坐上继任宗主的宝座。
无论是他重现的紫花,还是稀有的苹果,巴力家当中都没有任何人为此而称赞他,唯有哥哥愿意认同他,还想将弟弟的功绩大为推广。
──只有哥哥把自己当成家人,找自己说话。
无论是自己,还是哥哥,都只是遭到巴力家摆布而已──所以……彼此憎恨、兄弟阋墙……本身就是一件愚蠢的事情。兄弟应该一起对抗巴力家才对。
麦格达兰吶喊道:
「兄长大人!你一定要赢!因为只有你……只有兄长大人,才是我的哥哥、才是巴力家的继任宗主!让我见识一下!展现出巴力家的『毁灭』吧!」
弟弟的吶喊让哥哥──让塞拉欧格露出英勇的微笑。
「──嗯,我知道。」
塞拉欧格看著比迪斯•亚巴顿,握起拳头。
「舍弟麦格达兰──他比我聪明,最难得的是思绪灵活。他能轻易察觉到对方的细微反应,相信能够以我办不到的细腻方式处理政事──总有一天,他会继承这个巴力家。有我最引以为傲的弟弟,大王家的未来光明可期。毕竟他和我很像,坚忍不拔──又一心一意!」
塞拉欧格向前挺出拳头,对比迪斯宣言。
「──比迪斯•亚巴顿大人,接受我赌命的一击吧。」
逐渐地,塞拉欧格的斗气变得越来越强。
「咱们上!吾之分身,狮子雷古鲁斯啊!」
『是!即使此身灭亡,我也将与您同行!』
呼应主人的声音,胸口的狮子的双眸开始发出耀眼的光芒。斗气变得更为强大,扩张到足以笼罩这整个空间。
塞拉欧格编织出带有力量的话语──
「──即使此身此魂堕入千寻深渊几千回!」
狮子也随之吟咏:
『吾与吾主也要奔上王道几万回,直至此身此魂消磨殆尽!』
「低吼吧,夸傲吧,屠杀吧,然后闪耀吧!」
『──即使此为魔兽之身!』
「──寄宿于吾之拳上吧,光辉之王威啊!」
斗气卷起凌厉的旋风,气流更从后门──将无数的紫色花瓣拽了进来。绽放在城堡内外每个角落的紫花花瓣,随著旋风在塞拉欧格身边飞舞。
「──飞舞吧!」
『──飞舞吧!』
「『──尽情绽放吧!』」
麦格达兰忽然回想起来。年幼时,哥哥前来搭救遭受魔物袭击的他,两兄弟就这么在山中拚命奔驰。奔驰到最后,两人来到的地方──是绽放著五颜六色的花朵的原野。当时刮起了一阵风,空中充满了色彩缤纷的花瓣,漫天飞舞。
──没错,美不胜收。他一心只觉得那景色是如此美不胜收。
裹著塞拉欧格的斗气又胀大了一圈。
「『──霸兽(breakdown the beast),解放(limb over)──────────────!』」
然后一举爆发了!
出现在原地的──是外型变得更加雄壮、更具攻击性的狮子铠甲。是以金色与紫色为基调的新铠甲──
带著金黄色的紫色斗气,围绕在塞拉欧格身上。斗气之浓密,让远在一段距离之外的麦格达兰都感觉到背脊一凉。就连匙元士郎的诅咒也暂时受到压制。
对于这样的结果,比迪斯也大惊失色。
「…………──!这是……霸之理在你身上显现了吗……!」
──霸兽。
没错,塞拉欧格暂时解放了遭到封印的神灭具之力。这是封印著传说中的魔物的神器才能够施展的招数……但是必定伴随著危险。风险想必相当高吧。
因为,封印了二天龙的神器的解放状态──霸龙(juggernaut drive),也同样一一夺走了历代持有者的性命。
或许是已经开始受到影响了,塞拉欧格从口中吐出鲜血。
塞拉欧格咬紧牙关说:
「──狮子王的紫金刚皮(regulus ray leather rex imperi),霸兽式。是我逼迫自己直到极限之后所发现的,破坏的具象化。以我的生命为食粮,换取在短时间内爆发性地提升力量的变化……好了,虽然不具备『毁灭』之力的拳头,不过我还是要将巴力家的『毁灭』敬赠给你!」
塞拉欧格发挥神速,从众人眼前消失。就连匙元士郎也完全掌握不到的他的起手式,但比迪斯似乎凭著气息掌握住了,并接著在前方展开防御魔法阵。那并不是普通的防御魔法阵。乍看之下相当轻薄,但其实是一种经过压缩再压缩的坚固术式。
一声不响地出现在比迪斯眼前的塞拉欧格,从正面打出凌厉的正拳。他的拳头上,带有混杂金黄色的紫色斗气,而且浓度极高。防御魔法阵──完全抵挡不了拳头的攻击,遭到粉碎,但比迪丝毫不在意,接著又变出「洞穴」。
他大概是想让正拳穿过「洞穴」,再次以反击的要领打在对手身上吧。然而──
磅啷!──随著这一道清脆的声响,那个「洞穴」轻易遭到粉碎,拳头深深刺进比迪斯的腹部!
「咳噗!」由于攻击太过强大,比迪斯从口中吐出大量的鲜血。仅仅一击,冲击便足以震荡整座城堡。
正拳的力道穿透了对手的身体,大幅破坏了他背后的后门墙壁,仍然继续往前传递,不断往前传递,直到遥远的后方。塞拉欧格这一拳的余波一直传递到肉眼看不见的远方──并且一路挖开地面。
比迪斯摀著腹部,暂且拉开距离。他的表情充满了惊愕。
「──你竟用普通的拳头粉碎了我的『洞穴』!」
正如他所说,「洞穴」──被普通的拳头粉碎了。直到刚才为止,「洞穴」都能够吸纳所有的攻击,怎么想都不可能以物理现象破坏。
然而,塞拉欧格的攻击就连那样的「洞穴」都破坏了。
塞拉欧格举起拳头怒吼:
「我的拳头,只会破坏。无论打在任何事物上,都只会破坏!唯有千锤百炼才能够成就的吾之一击,你就好好亲身品尝一下吧!」
塞拉欧格再次高速飞了出去。即使面对这种状态的他,还是能够跟上他的速度的比迪斯,就这个角度来说也是个怪物吧──但是,比迪斯现在已经无法化解对方的攻击了。
拳头超越了他扭身闪躲的技巧,揍在他身上;踢腿粉碎了他的魔力与他的「洞穴」特性,袭击而至。每一记攻击都让这座城堡放声哀号,天花板甚至已经龟裂,并且崩塌了一部分。不仅如此,无论比迪斯是躲过了,还是中招了,拳打脚踢都产生出激烈的余波,造成的影响更广及城外。
绝对的攻击力──!
这纯粹只是经过提升再提升的物理攻击。没有经过任何加工。只是正面迎向敌人,正面痛殴敌人,正面狠踹敌人──和刚才不同的,只有威力已经提升到足以撂倒魔王级的高手!
光是这样,就足以压倒排名游戏第三名的选手。只靠力量,就快扳倒技巧型的象徵了!
数十秒之后,单膝跪地的──是比迪斯•亚巴顿。
由于状况太过异常,他的表情完全充满了困惑以及惊愕之色。
「……怎么可能……这是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就是普通的拳头吗?不就是普通的踢腿吗……为什么……能粉碎我的『洞穴』?为什么……能破坏我的魔力!」
塞拉欧格也并非安然无恙。他越是战斗下去,消耗的生命力就越多。他的身体也开始抗议,从铠甲的隙缝当中喷血,嘴里也不断淌出鲜血。
尽管如此,他的斗气与震撼力依然丝毫没有减弱,步步逼近比迪斯。
塞拉欧格在比迪斯眼前说:
「──你靠财富买来缺乏的才能,我靠修练以及自己的生命的光辉补足缺乏的才能。就只是这样而已。」
面对充满震撼力的这番话──大概是感觉到自己面临危险了,比迪斯开始展开转移魔法阵。他大概是想撤退了吧。
──但是,不知不觉间,一根黑色的触手已经缠在他的手腕上!
那是弗栗多的触手。匙元士郎发出黑色的火焰,顺著触手延伸过去。
『──别想逃。』
匙元士郎站了起来。然后,他踏著不稳的步伐,一步又一步拉近与比迪斯之间的距离。
「──!这、这是弗栗多的触手吗!什么时候缠上来的!」
看见惊讶的比迪斯,匙元士郎得意地笑了。为了不让对方逃走,他绞紧触手,同时说:
『──我是刻意隐形起来让你看不到的。趁你露出破绽时好不容易才缠了一根上去……老大……让我也参一脚吧。就算是第三名的顶尖选手,我也得很狠揍那个家伙一拳才行。』
匙元士郎继续拉近距离,握起拳头。
即使被触手绑住了,比迪斯依然采取回避动作,但尽管只有一瞬间,怒火中烧的匙元士郎的动作,超越了比迪斯!
他进入了从正面出拳攻击的态势。
『你瞧不起兵藤一诚……瞧不起赌命保护许多人的,我最重要的挚友!唯有这件事我绝对无法宽恕!』
匙元士郎奋力打出的拳头,随著「咚叩!」一声深深刺进比迪斯的脸部。
瞬间,漆黑的火焰从匙元士郎身上延烧到比迪斯身上。
「……好烫!这种黑色的火焰是什么……!」
比迪斯试图扑灭火焰,但弗栗多的邪炎丝毫没有熄灭的迹象。在他大惊失色的时候,塞拉欧格也走向他。
「这是经过不断琢磨的火焰,是永不放弃的人所创造出来的,充满执念的一击。」
匙元士郎刚才那一拳打得比迪斯站不住脚,让他连逃离现场的力气都不剩了。他的双脚不住颤抖,就连站著都很勉强。
塞拉欧格毫不留情地摆出出拳的姿势。
「──比迪斯•亚巴顿大人,我要以这一拳粉碎您的野心。」
「不过是区区的拳头能够有什么作为!」
如此嘶吼的比迪斯•亚巴顿,在自己身前展开了好几层防御魔法阵以及「洞穴」──然而,塞拉欧格灌注了生命力打出的拳头,轻而易举地粉碎,再粉碎,完全粉碎了那些防御手段,打进比迪斯的胸口!
随著一个清脆的声音,刚才这一拳的冲击往周围扩散,破坏了地板、天花板、墙壁的同时,对比迪斯的身体造成了致命的一击。
「………我、我可是……排、排名第三啊……人称……魔、魔王级的……」
只留下这句话,比迪斯•亚巴顿终于当场扑倒。
塞拉欧格面对倒下的比迪斯说:
「──我们一路走来靠的都是拳头。我、兵藤一诚、匙元士郎,加入『D×D』的男人们一直都是靠拳头来保护重要的事物。」
赌上生命的战斗──
如果说比迪斯•亚巴顿和塞拉欧格他们「面对战斗的心态」有什么差别的话,就是这一点了吧。
终究,将排名游戏的战斗当成游戏的人,和将排名游戏的战斗也当成战场的人,从对于战斗所抱持的觉悟就不同了。
而这也定出了胜负──
─〇●〇─
塞拉欧格和匙元士郎对抗比迪斯•亚巴顿之战结束了。两人大概都因为战斗的疲劳累积到极限,他们的铠甲都解除了。
那时,外面的状况也渐渐恢复了平静。麦格达兰原本以为是哥哥的眷属和苍那•西迪的眷属阻止了亚巴顿眷属,不过,似乎是有新的援军加入,才成功镇压了那些反叛之徒。
前来助阵的人,从后门现身了。
那是一位头上长著两根角,有著一头淡粉红色波浪长卷发的女子。身上穿著开高衩的妖艳洋装。外表看起来将近三十岁。
在场的所有人都认得那位女子。
女子看见比迪斯的模样,叹了一口气。
「我听说比迪斯前来攻打巴力城才来阻止他的……看来,事情已经结束了呢。」
──罗伊根•贝尔芬格。排名游戏第二名,顶尖选手之一。
这就是那位长了角的美丽女子的真实身分。同时也是贝尔芬格家的现任宗主。
这位美女经常与赛拉芙露•利维坦以及葛瑞菲雅•路基弗古斯并称,在冥界也是首屈一指的强者。
看著倒在地上的比迪斯,罗伊根眯起眼睛。
「我也和他一样使用了『国王』棋子,也就是所谓的作弊组。但是,狮子王小弟。对于得到这股力量以及现在的地位,我并不后悔。可是,就算这个事实传遍了冥界,我也不会像比迪斯那样胡乱迁怒别人……我想要足以在那个舞台战斗的力量。只不过是这样罢了。除了有高层压力的比赛以外,我都打得很认真,也很开心。」
没错,罗伊根•贝尔芬格也是在迪豪瑟•彼列的告发当中所公布的,使用了「国王」棋子的选手。然而,她似乎完全没有像比迪斯那样造反的意图。
「现在,从军队到警察在这个非常时期大概都忙得不可开交吧,所以我也得和你们一起对付其他造反的上位选手才行。」
──甚至还表示愿意协助。
罗伊根向塞拉欧格问道:
「狮子王小弟,你喜欢排名游戏吗?」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塞拉欧格不知道该说什么,但罗伊根带著微笑,接著这么说:
「──我喜欢排名游戏。迪豪瑟大概也一样吧。因为,那个男人比任何人更爱排名游戏。不过,真的很抱歉。从第一名到第三名,我们几个全都是笨蛋……」
说著,罗伊根抱起倒在地上的比迪斯,交给在后门待命的卫兵们。
罗伊根•贝尔芬格看起来甚至有种无奈的感觉。
「塞拉欧格大人!麦格达兰大人!」
然而,她还无暇担忧排名游戏的未来,巴力城的卫兵之一便跑了过来。卫兵的表情当中充满了战栗之色。
「怎么了?冷静一点,好好报告。」
听塞拉欧格这么说,卫兵连忙顺了顺呼吸。
「是、是的。事、事情是这样的……666出现在人类世界了!它出现在欧洲那边──以及日本近海!」
666出现在人类世界──
大家最害怕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