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二十一卷 自由上学的路西法
  5. Life.1 于皇兽宴会之中
  6. 繁体版

Life.1 于皇兽宴会之中
2017-06-23 12:26:04

		

我──木场佑斗才刚结束了一场大规模的战斗,回到恶魔世界的首都莉莉丝来。
在北欧与666一战,好不容易防卫成功的我们「D×D」成员暂时解散,回到各自的岗位上。
杜利欧先生他们天使组回到正在进行修复的天界基地。塞拉欧格•巴利先生与丝格维拉•阿加雷斯小姐为了镇压冥界国内的暴徒,在结束了治疗之后立刻赶往现场。苍那前会长与她的眷属也跟去了。
而包括我在内的吉蒙里眷属,则是来到位于首都莉莉丝的「赛拉芙露纪念医院」。冠上赛拉芙露•利维坦陛下之名的这个设施有著首屈一指的医疗设备及人员,在冥界也是数一数二的知名医院。
一诚同学为了接受治疗,目前在这里住院。
约莫五天前,在阿格雷亚斯战斗时,一诚同学为了救出他的双亲,觉醒了龙神化的能力。然而,那种强化的反作用力之凌厉,在解除了变化之后全都浮现了出来。
首先,他体内的器官几乎都处于停止运作的状态,心脏等等的重要部位也只是勉强还在动的状态。就连爱西亚同学的恢复能力也完全不管用,可见龙神化的反作用力对他造成的影响有多么严重。
被送进医院之后,一诚同学立刻住进加护病房,全身接上各种生命维持器。
大家都一脸悲怆地注视著加护病房里的一诚同学。爱西亚同学也只能看著一诚同学,不断流下斗大的泪珠。
一诚同学一直处在无法预期的危险状态──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666与邪龙军团依然持续发动恐怖攻击。先是神子监视者的主要研究设施遭受袭击,接著就连天界也遭到破坏。
面对它们迅雷不及掩耳的袭击,我们为之战栗──
在一诚同学被送进医院过了半天之后。人在魔王城的作战会议室里的阿撒塞勒老师忽然联络了医院。
──你们去收集一样东西,然后把一诚放进去。
据说老师是这么交代的。
负责的医疗人员们尽管满心狐疑,还是遵照堕天使之长的命令,在医院里面到处搜刮那样东西。
──也就是母乳。
医疗人员恳求妇产科,请正在住院并且能够泌乳的母亲们提供乳汁。然而,只靠院内的母乳无法达到阿撒塞勒老师指定的量,所以他们还请首都的其他医院分送过来,准备了相当程度的量。
医疗人员们尽管困惑,还是将母乳注入容纳得下一个人的容器内,并且加入五份不死鸟的眼泪,搅拌均匀。
如此一来,便完成了混合母乳与不死鸟的眼泪的溶液。
阿撒塞勒老师表示,要将一诚同学泡进这种溶液里面。
这个状况未免也太疯狂了。竟然有人说要将发挥了无限之龙与梦幻之龙的力量,因而身心受到重创的少年,这么一个以机械维持生命的重症患者,泡到母乳里面去。
然而,却没有任何人否定这项脑袋有问题的提案。没有任何人阻止。我想,大家的想法肯定也和我一样吧。
──说不定,这招真的能够奏效。
依照常理来说,这种想法实在很有问题。但是,要是把「一诚同学」、「乳汁」这两个关键字凑在一起会怎样呢?
再也没有比这个更能够激起奇迹的组合了吧!
忽然,小猫随口这么说:
「……这么说来,最近一诚学长这么说过。」
──我总觉得喝牛奶能够消除疲劳呢。
她说一诚同学曾经这么提过。这个情报让期望变成了确信。
在众人的看顾之下,程序开始了。
──接著维生机器的一诚同学,直接被泡进母乳里面。
即使有口罩遮掩,医疗人员们脸上困惑至极的神情依然明显可见。
将一诚同学泡进混合了母乳与不死鸟的眼泪的溶液之后,过了几分钟──
生命维持器的心电图产生了显著反应!
主治医师大喊:
「怎么可能!直到刚才,他的所有器官都还处于没有机器就无法运作的状态啊!只、只是泡进母乳里面,就开始发挥正常功能了吗!」
这也难怪。以医学无法完全预料的现象,正在我们的眼前发生。
后来,一诚同学也开始正常呼吸,身体状况开始急速恢复,进展到随时有可能清醒过来的状态。
简直就是奇迹。不,应该说是必然吧?对于人称胸部龙的一诚同学而言,只要和胸部有关的一切都是他的武器,都是他的食粮──
眼见一诚同学逐渐恢复,女性社员们都在加护病房前面嚎啕大哭了起来。
莉雅丝前社长说:
「……呜呜,真是太好了!从今天开始,我要让一诚每天喝牛奶!」
朱乃学姊也附和道:
「……是啊,打造一座专属于一诚的牧场,开始养牛吧!」
爱西亚同学也一边擦眼泪一边说:
「我!等到我可以分泌母乳之后,我也要喂给一诚先生!我希望治疗一诚先生永远都是我的工作!」
「很好!让他喝越多越好!因为乳汁的营养价值很高嘛!没错,母乳就连赤龙帝也治得好!」
洁诺薇亚也一边哭,一边大声做出这种莫名其妙的发言。
蕾维儿小姐和罗丝薇瑟老师、加斯帕也擦乾眼泪,总算露出笑容来了。
「虽然搞不太懂,不过这样很有一诚先生的风格呢!」
「真的,虽然搞不太懂,不过总算可以放心了。」
「太厉害了!不愧是一诚学长!」
小猫也流著安心的眼泪,同时这么说:
「……可是,还是太差劲了。」
──有个赤龙帝可以靠母乳复原。
……这种事情我应该上哪找谁说去啊,一诚同学……
……总之,等到恢复和平之后,我再做奶油浓汤和你最喜欢的起司蛋糕给你吃吧。我想,只要是乳制品一定都对你有帮助吧!
一诚同学的双亲也红著脸看著这个状况。
「……这明明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啊!我傻眼到泪流不止啊,孩子的妈!」
「……他小时候母乳也喝得很多嘛。这个孩子真是的,从那时开始就是这样……!不过,真是太好了!」
一诚同学的父母亲尽管有些害臊,却也真心为儿子的复原感到高兴。
后来,一诚同学的状况稳定了下来,机器也都立刻全部拆光,住进了专属的个人病房。
他的意识尚未清醒,不过666可不会等人。那些家伙接著将恶意的矛头指向了北欧。
我们是获选为反恐小组「D×D」成员的战士们。这个任务十分重大。我们将意识完全没有恢复的一诚同学交给他的双亲照顾,前往战地。
……然后,好不容易成功防卫住北欧世界的我们,现在回到了这间医院。来到医院的成员是以神秘学研究社为中心,只有伊莉娜同学为了重建天界的前线基地,暂时和我们分头行动。
刚才,瑟杰克斯陛下的紧急插播节目也在冥界全境播放,医院的柜台附近也可以看见病患和家人彼此倾诉不安。
情况已经严重到在医院里到处都可以听见「战争」、「避难」等关键字了。为了消除恶魔百姓们的不安,我们也得奋起才行。
……正因为如此,我们也需要你的力量啊,一诚同学。
好了,一诚同学在那之后到底怎么了呢……莉雅丝前社长找入口柜台的护士询问了一诚同学的状况。
结果──
「这是真的吗!」
听了莉雅丝前社长的回报之后,爱西亚同学如此大喊。她随即想起这里是医院而摀住了嘴……但还是因为感慨万千,开始流下喜悦的泪水。
从她的反应来看,一诚同学应该已经醒过来了!
我们立刻赶往一诚同学的病房──
走进病房,我看见的是──挺起上半身,坐在床上看电视的一诚同学,以及他的双亲。
看来在我们去北欧的这段时间内,一诚同学已经恢复意识了!明明原本伤得那么严重,现在却已经可以挺起上半身了……让人不得不佩服阿撒塞勒老师那个奇葩的治疗方式……不,那招应该是只对一诚同学有效的恢复手段才对……
一诚同学原本一脸认真地看著萤幕,不过在发现我们走进病房之后就转过头来。
「啊,大家都来啦!」
一诚同学带著笑脸向我们打招呼。大家都走到他身边,露出放心的笑容。
朱乃学姊以手指拭去泪水。
「……幸好你没事……要是一诚死了,我……」
朱乃学姊在北欧之战当中表现得相当坚强,对邪龙军团发出特大号的雷光龙。然而,她也是队伍中精神比较脆弱的一个人。在「魔兽骚动」的时候,面对一诚同学生死未卜的状况,朱乃学姊那生不如死的模样真教人不忍卒睹。
比起那个时候,朱乃学姊的精神力似乎已经变强了许多。
其他女性成员也一样。在前往北欧的时候,大家一直到最后都还在担心一诚同学,但是一旦进入战斗就一个比一个还要骁勇善战。就连一诚同学的经纪人蕾维儿也展开火焰之翼对付邪龙,展现华丽的战斗。
身为吉蒙里男生的加斯帕更是表现得像是「我要连一诚学长的份一起殴打敌人!」似的,变身为黑色的野兽──巴罗尔的化身,豪迈地揍飞了许多量产型邪龙。
不仅吉蒙里眷属如此。西迪眷属、巴力眷属,以及其他的「D×D」成员也是,大家都拿出要连同一诚同学的份大打一场的气概,参与北欧之战。
还有我也是──
看见他充满朝气的模样,大家都松了口气。
一诚同学对莉雅丝前社长说:
「不好意思,都怪我变成这样,好像给大家添麻烦了……」
莉雅丝前社长握著一诚同学的手,露出微笑。
「没关系的。你经历了那么激烈的战斗,还救了自己的父母亲。不仅如此,更给予了那个李泽维姆致命的伤害……大家赞扬你都来不及了。」
听莉雅丝前社长这么说,一诚同学露出苦笑。
「我在新闻上看到了。李泽维姆好像被打倒了对吧?是瓦利了结的吗?」
莉雅丝前社长回答了他的问题。
「最后解决他的是法夫纳。」
听了这句话,一诚同学先是吃了一惊,随即又像是能够理解的样子。他仰望天花板,轻声自言自语。
「……说的也是,法夫纳啊。他可是打过爱西亚的家伙,当然饶不了他。」
看来一诚同学对黄金龙王颇有同感。他接著又这么问:
「尼德霍格呢?」
结果,那只邪龙后来就被克隆•库瓦赫给收拾掉了。他展现出压倒性的战斗力,完全不需要我们的协助。从头到尾,尼德霍格都只有吓得发抖的份。
听了这个结果,一诚同学也点头表示:「也是啦,那个家伙怎么可能打得赢克隆•库瓦赫嘛。」
话说回来,从刚才开始一诚同学就……一直眨眼眨得很用力,令我相当介意。他的视线……对准的是女生们的胸口……照理来说,这是他的正常表现没错。但是不知怎地,看著胸口的他,一下歪头,一下眯起眼睛,一下又用手指揉眼睛。
看他的动作,简直就像是眼睛看不清楚似的。
其他人也都发现了他这个动作,爱西亚同学便开口询问:
「一诚先生……?你怎么了吗?」
她似乎是对一诚同学的动作感到不解。
一诚同学又眨了好几下眼睛,同时看著女生们的胸口说:
「唔嗯──不知道是怎么了,莉雅丝和爱西亚、朱乃学姊、洁诺薇亚……应该说,女生的──」
说到这里,一诚同学一副话哽在喉咙,说不出来的样子。
「……咦,说不出来?奇怪,我的脑袋明明就知道要说什么……呃,ㄒ……」
他想说某个词汇。而且,我猜应该是「胸部」吧。刚才他想说的,大概也是「女生的胸部」之类的。
一诚同学歪著头,把手放在喉咙处,再次开了口。
「ㄒ──可恶,说不出来!ㄖ──……为什么?ㄋ──……不会吧,短短两个字的词汇也说不出来吗……!」
他拚命想说出「胸部」、「乳房」、「奶子」等等有关女性胸部的词汇,但是话一直哽在喉咙,完全说不出口的样子。
大家再怎么样也察觉到这个状况有多么异常,表情越来越僵硬。
蕾维儿小姐说:
「一诚先生,难道……和女性胸部有关的词汇你都说不出口吗?」
对于她的问题,一诚同学静静点了头。
然后,他说出令人惊愕的事实。
「……不仅如此,不知道为什么,说不出口的女生的那个部分……我连看也看不见……感觉像是视野有一团雾气似的,就只有那里我完全无法识别……!」
『──!』
……他如此坦白,让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他的双亲在内,都惊吓不已!那当然了,他比任何人都还要喜爱且热烈冀望著女性的胸部,最后更成为以胸部完成进化的赤龙帝。
他好几次引发了和胸部有关的奇迹,一路走来无论是怎样的强敌都藉此击破,是他自己和大家都承认的「乳龙帝胸部龙」。
而这样的「胸部龙」……居然感觉不到胸部?说不出胸部?甚至无法识别胸部了吗!
一诚同学的父亲说:
「我可没听说过有这种病!而且,你看得见你老妈的胸部对吧?刚醒过来的时候,你也没有任何异常啊?」
一诚同学看向他母亲的胸口。
「是啊,老妈的我看得到。可是,女护士的那个也一样模模糊糊的……那个时候我才刚醒过来,所以我以为是因为刚睁开眼睛,视力真的还很模糊……」
然后这么回答。
这该说是母亲的存在果然很伟大吗?
接著,一诚同学看向小猫。
「还有,小猫的也和平常一样看得见……」
这……
「这是因为……我的胸部太小了吗……?」
小猫冷眼瞪著一诚同学。
……很遗憾的,这个可能性很高。根据我的推测……不,任何认识他的人应该都会想到同一个答案,就是他现在只能够识别母亲的和尺寸比较小的女性胸部,除此之外的女性胸部──他都无法以肉眼辨识。
这种症状,我还真是没看过也没听过。要说很有他的风格是也没错啦……
这时,一诚同学突然按住头。
「……唔!光是想像那个,我的头就痛到像是要裂开了!」
『──!』
这番发言又让大家惊讶不已!怎么会……!光是在脑袋里面想像就会这样吗!
加斯帕将拿在手上的东西拿了出来。是在医院的便利商店购买的……A书。
「学长!这是学长最喜欢的冥界杂志,最新一期的『美乳恶魔Go To Hell』!」
那是一诚同学会买来看的冥界A书。
一诚同学就这么在双亲眼前打开书翻了起来。
但是,他立刻押著胸口,看起来很痛苦的样子!
「……可恶……!全身上下都好痛……痛得像是要爆开来了!虽然不是完全无法忍受,但是我实在无法直视!」
一诚同学最喜欢的A书从他的手里滑落到地板上!
「状况不太对,请主治医师过来好了。」
莉雅丝前社长正打算按下护士铃的时候──
「我已经安排好了。」
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门那边传了过来。大家转过头去,看见的是带著医生和女护士来到病房的阿撒塞勒老师。
医生和护士开始确认一诚同学的状况,同时阿撒塞勒老师也开始这么说:
「一诚的身体之所以出现异常状况,是因为龙神化的影响。」
和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战斗的时候,一诚同学和失去意识的奥菲斯的精神彼此接触,使得无限之力在他身上显现。那股力量极为强大,就连人称超越者的李泽维姆也被逼迫到绝境。
但是,战斗结束之后,他的身体状况出现了异常,差一点就死了……也就是说,即使性命被母乳救了回来,龙神化的反作用力依然残留在一诚同学身上吗……
老师继续说了下去:
「你无法辨识女性的乳房了对吧?就连相关的词汇也说不出口。一诚曾经好几次透过有关乳房的事物引发奇迹。结果,一诚本身也成了乳房的体现者。而龙神化,是一种夸张到了离谱地步的强化状态。毕竟,尽管只是暂时的,那还是让无限之力寄宿在身上。如果是寻常的恶魔或龙,只要几秒钟身体就会承受不了而变得四分五裂吧。正因为是得到了伟大之红的肉体的一诚,身体才足以支撑到能够揍扁李泽维姆。不过,那也已经是极限了。得到无限之力那种东西,不会受到反作用力影响才奇怪。我想,正因为是以女性乳房为食粮的你,受到的影响才会是视为食粮的要素反而变成了剧毒。虽然我亲眼看到的只有你想看A书却痛苦挣扎,不过我的推测应该没错吧。」
听了老师的这番话,没有任何一个人反驳。
奥菲斯的无限之力──人称世界最强、过于强大的力量,尽管只是暂时的,但只要那种力量进入体内,无论是何种生命体,受到反作用力的影响感觉也是理所当然。不过,无法辨识胸部,对一诚同学而言是攸关生死的问题吧?那么好色的一诚同学……居然连看也看不到(小猫以外的)女性成员的胸部了!
莉雅丝前社长向老师问道:
「……这个状态是暂时的吗?」
「不,这个不清楚。有可能会持续到永远,也有可能明天就复原了。现在唯一清楚的一件事……就是别再使用龙神化的能力比较好。这次好不容易救回来了,但是下次会怎样还很难说。如果觉得只要有母乳就可以得救,抱持这种天真的想法再次使用那种力量的话,到时候不只无法辨识胸部,可能就连臀部和大腿也是,甚至光是看到女性就会死掉也说不定。」
听老师这么说,一诚同学突然飙泪。
「看到女生也认不得?光是看到女生就会死掉?这……这样……这样未免也太难熬了吧!根本就和叫我去死没两样!」
一诚同学放声痛哭。这明明是个非常严肃的场面……却隐约有种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氛围……
奇怪?有这种感觉的只有我一个吗……?不,不对。只有我和阿撒塞勒老师以及医生显得有些困惑,其他人都是一脸凝重。
医生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的样子。非常抱歉,照理来说恶魔的疾病当中应该没有这种症状吧……
洁诺薇亚大喊:
「可恶!这样根本不像一诚啊!再这样下去就连生小孩也……!」
这种事情不应该说得那么大声吧……这里可是医院耶……不,这里也有妇产科没错……但问题不是这个啦……
莉雅丝前社长将意志消沉的一诚同学搂了过去。
「啊啊,我可怜的一诚……现在就连让你摸胸部也不可以了……」
温柔的莉雅丝前社长给了他一个拥抱。一直以来,前社长的拥抱总是能够抚慰一诚同学和我。但是──
「咕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诚同学突然放声惨叫!
「……好痛!莉雅丝的……那个碰到的地方,好痛!我心里是很高兴,但是疼痛的感受却更加强烈!」
他都痛到表情扭曲了!怎么会这样!只是被莉雅丝前社长……被他最爱的女子搂了一下,胸部稍微碰到一下而已,就会痛成那样吗!
看见一诚同学的反应,护士介入了两人之间。
「请不要刺激病患!」
两人被隔开了。莉雅丝前社长……看起来打从心底受到打击的样子!状况严重到连搂抱一下都不行,想必让她说不出话来了吧。
就在这个时候──
没关掉的电视里传出了那首歌。大概是电视台为了不安的小朋友们播放的吧,那首歌就这么在一诚同学的病房里回响。
──是胸部龙之歌。
♪
在某个国度的角落
有只最喜欢胸部的龙住在那里
♪
「……唔!呜呜……」
听见那首歌,一诚同学压住胸口,看起来相当痛苦。
♪
天气晴朗时总是外出散步找胸部☆
胸部龙 胸部龙 他是胸部龙
揉捏揉捏 吸吸吸吸 磨蹭磨蹭
♪
「……揉、揉捏……呜咕啊啊啊!」
一诚同学倒在床上,挣扎了起来!
♪
世界上有各式各样的胸部
不过 还是最喜欢大胸部
♪
「……没、没错,我最喜欢……大的……嗯啊啊啊!」
他压著头,痛到表情都扭曲了!
♪
胸部龙 今天也要飞
♪
在某个城镇的角落
有只最喜欢胸部的龙在这里欢笑
风雨交加的日子戳了胸部精神就变好☆
胸部龙 胸部龙 他是胸部龙
戳刺戳刺 陷陷陷陷 呀啊──
♪
「陷陷陷陷……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像是在呻吟似的念念有词之后,发出了连其他病房都听得见的惨叫。
然而,他伸出双手的食指戳空气,像是想要按压什么。
♪
到处看过好多好多的胸部
不过 还是最喜欢大胸部
胸部龙 今天也要戳
♪
胸部龙之歌接著唱到第三段、第四段。一诚同学的状况也跟著逐渐恶化。
♪
在某个海边的沙滩
有只最喜欢胸部的龙在这里玩耍
♪
看见最喜欢的学长变成这样,加斯帕也走到他身边,声泪俱下地说:
「一诚学长!请你像平常一样手舞足蹈吧!这是胸部龙之歌耶!」
「……其实啊,小加,一诚学长没有那么喜欢这首歌……而且现在的状况也不对。」
小猫则是冷静地吐嘈他。
♪
夏天的海边有好多胸部好多梦想☆
胸部龙 胸部龙 他是胸部龙
弹来弹去 晃来晃去 摇来摇去
♪
「海、海边,晃来晃去……摇摇,弹来弹去……」
一诚同学挤出颤抖的声音。
或许他是回想起夏天的时候,大家在池畔度过的时光,还有去海边玩的时候的记忆了吧,只是声音已经听起来像是在呓语了!
「不好了!一诚抖得好厉害!」
洁诺薇亚也非常不知所措。
♪
包在泳衣底下也是好胸部
不过 还是最喜欢大胸部
胸部龙 今天也要冲
♪
有一对胸部的乳沟
♪
面对不停呻吟的一诚同学,莉雅丝前社长和朱乃学姊都哭著牵起他的手。
「一诚……」
「一诚!」
一诚同学的视线一瞟──看向她们两位的胸口。那里有著他极为喜爱的,两位大姊姊的胸部──
他过去曾经这么对我说过。
『吶,木场,如果莉雅丝和朱乃学姊两个人的胸部同时蹦出来,在你眼前晃来晃去的话,你会先戳哪一个的?嘿嘿,我偏偏就是要同时戳。这样才是我想要的人生──』
他总是这样对我阐述他对胸部的坚持。然而──
♪
让那最喜欢胸部的龙坠入了情网
♪
一诚同学抱著头再次放声惨叫。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头快裂开了────!」
终于连鼻血都流了出来,甚至还口吐白沫!
♪
开关公主有一对非常完美的胸部☆
胸部龙 胸部龙 他是胸部龙
揉捏揉捏 戳刺戳刺 摇来摇去
世界上有好多好多的胸部
♪
意识变得越来越模糊的一诚同学环顾女生们。
最后,他的视线停在他最爱的人──莉雅丝前社长身上。
♪
不过 还是最爱开关公主
♪
一诚同学勉强扬起嘴角,笑了一下之后──
♪
胸部龙 今天要睡觉
♪
便无力地倒在病床的枕头上了。
「一诚?」
「一诚先生!」
「一诚!」
「学长!」
「一诚先生!振作点!」
大家看见一诚同学昏倒,都惊慌失措了起来!护士连忙开始将放在病房里紧急备用的生命维持器接到一诚同学身上。
♪
到处见过各式各样的胸部
再怎样还是最爱开关公主
胸部龙 明天也要飞
♪
四段歌词都唱完之后,一诚同学的双亲关掉了电视──
「胸部龙之歌」对一诚同学而言,已经变成了剧毒……
这天,我们发现一诚同学快要失去非常重要的,足以撼动他的存在价值的事物──
─〇●〇─
在那之后过了两个小时,一诚同学才恢复了意识。
状况比较稳定之后,他接受了爱西亚同学的恢复,也服用了不死鸟的眼泪,才再次回到能够挺起上半身的状态。
阿撒塞勒老师总括了一诚同学的一连串异常状况,如此表示。
「──总之,状况就是这样,所以你不准再用龙神之力了。」
接著老师又这么补充。
「真要说的话,禁手(balance breaker)本身原本就是不可能的现象。由于圣经之神不在、英雄派的阴谋等等因素,近年来能够使用禁手的人一直持续增加,但是在悠久的历史之中,这样的人原本只有极少数。」
没错,禁手本身原本是极为稀有的现象。但是,这一年当中,能够使用的人突然暴增。英雄派散播了使用条件固然也是原因之一,不过一般认为最根本的原因还是出在圣经之神已经不在,导致没有任何人能够管理神器系统。
我的圣魔剑原本也是不可能的结果。在这样的状况之下,无论是我们身边还是敌方阵营都频繁出现亚种禁手,尤其是一诚同学与瓦利他们二天龙,更达成了史上首次见到的变化。
阿撒塞勒老师也提到相关的事情。
「在这样的状况下,一诚和瓦利在禁手之后还达到了更进一步的进化、变化。虽然你们选择的强化都是尽可能将风险压到最低,以保平安无事的方式……不过,在这么短的期间内,你和瓦利都强化过头了点,这让我自己也反省了一下。变身为禁手的强化。『Balance Breaker』──简称是B×B。那么,变身为鲜红色铠甲的进化,『Cardinal Crimson』──简称C×C,然后龙神化的『Diabolos Dragon』──就是D×D了吧。总之,你在短时间之内强化过头了。况且还不只是一次跨两阶,而是以一次跨五阶、十阶的方式在进化……身体会跟不上或许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这样让大家无言以对。我们全都为了一诚同学的强化、进化而感到可靠、开心;但是相反的,他在短时间之内的变化过于剧烈也是事实,我们也很清楚这一点。
尤其是以无限之力进行强化……想必对他的身体造成了超乎寻常的负担。
老师他──对一诚同学与他的双亲深深一鞠躬。
「……一诚他……令郎的身体之所以变成这样,都是我的错。这个家伙的能力、成长,比任何事物都让我感兴趣,也更引以为傲,所以才会在短时间内对他做出过多无理的要求。一诚也回应了我的要求,克服了各式各样的困难……但是,这对一个十七岁的孩子来说,负担还是太过沉重了。这是──我的过失。」
阿撒塞勒老师的话语比任何时候都还要真挚,感觉得出他是真心感到后悔。
看见老师前所未见的态度,一诚同学慌了起来。
「等、等一下,老师!别这样啦!我一点都不介意!因为,我之所以能够变强,都是老师的功劳啊!」
「但是,一诚。我就连你最喜欢的东西都剥夺了啊。」
「所以说,那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嘛……那个会害我受伤,让我感到相当遗憾。真的让我感到相当遗憾……」
一诚同学望著大家,露出微笑。
「但是,也因为这样,大家才能够保住一命。因为有老师的指导,我才能够得到足以拯救大家的力量。我也觉得自己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好像太拚了一点。可是,如果没有成长到这种地步的话,现在可能就已经失去哪个伙伴了。与其失去哪个伙伴,我──宁愿失去自己的一只手或是一条腿。」
听了一诚同学这番话,他的双亲也对阿撒塞勒老师开了口。
他的父亲说:
「老师,请你抬起头来。小犬已经成长到能够说出这么了不起的话了。光是这样我就已经很满足了。老师帮我们将一诚培育成一个男子汉。身为父亲,这已经是无上的感动了。」
他的母亲也接著说:
「……看见这个孩子的身体,我大吃一惊。不知不觉间,他已经练出这么一身肌肉……让我明白一诚至今为了大家有多么努力。身为母亲,无论是要让他继续乱来,还是之前那些逞强,我都不愿意容许……但是,我的孩子一直以来都在救人对吧?既然如此,身为母亲,我为他感到骄傲。最重要的是,把他教成这样的是阿撒塞勒老师,我对你只有无尽感谢。」
阿撒塞勒老师抬起头来,直言不讳地对一诚同学的双亲说:
「两位的儿子是冥界的财产。正因为如此,我也不想让一诚继续乱来了。」
阿撒塞勒老师摸了摸一诚同学的头。
「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吧。我……我们这些领袖这次也打算上前线。所以,你就乖乖躺在这里吧……不过就算我这么说,你还是很有可能冲出去……但是,至少这件事你要答应我。」
老师了当地叮嘱一诚同学。
「龙神化的力量,不能再用第二次了……刚才我提到的B×B和C×C还可以接受……不过就算是这样,你还是不能乱来。听到了没?」
一诚同学用力点了点头。他这么问:
「……老师,对我而言,会不会也有A×A或E×E的成长要素藏在什么地方啊?」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如果你今后希望有这样的强化,或许是有办法创造出来……总之,禁手(B)和鲜红(C)还可以接受,就是不准龙神化。」
如此劝告了一诚同学,阿撒塞勒老师就将他交给主治医师、护士以及他的双亲照顾了。
老师表示「我还有事情要忙,先走了」,并再次向一诚同学的双亲点头示意,便准备离开现场──
「莉雅丝、朱乃、木场、加斯帕、罗丝薇瑟,你们跟我过来一下。」
除了被叫到的我和莉雅丝前社长、朱乃学姊、加斯帕、罗丝薇瑟老师以外,其他成员都留下来陪一诚同学聊天。
和老师一起走出病房之后,我们来到这个楼层的休息区。
出现在那里的──是身穿黑夹克的几濑鸢雄先生,还有另外几位素未谋面的人。
几濑先生对阿撒塞勒老师说:
「所有人都到齐了。」
「喔喔,鸢雄,不好意思啊,突然把你们叫过来。」
「不会,我们也觉得到了和『D×D』一起上前线战斗的时期了。请让我们略尽棉薄之力吧。」
几濑先生如此表示。
老师正式向我们介绍。
「莉雅丝,还有你们几个。我们的刃狗队这次也要从幕后协助的立场转战幕前了。你们晚点再讨论一下要怎么配合。」
真是太可靠了!在神子监视者当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们居然要正式转战幕前!以这次这样的大规模战斗而言,他们能够参战真是太令人感激了。因为现在正是有越多高手越好的状况。
──这时,朱乃学姊看著某个人,面露惊讶的表情。
我循著朱乃学姊的视线看了过去,有个长得和朱乃学姊很像,年约二十出头的美丽女子就站在那里。就连一头润泽的黑长发都像极了。
女子对朱乃学姊露出微笑。
「──朱乃。」
朱乃学姊的眼泪瞬间溃堤,冲了过去,和那名女子互相拥抱。
「──!朱雀姊姊!」
名唤朱雀的女子疼惜地摸了摸朱乃学姊的头。
「好一阵子见不到你让我很担心,不过你看起来气色很好的样子,真是太好了。」
「是我不应该,都没有联络你,真是非常抱歉。」
「不会啦,没关系。考虑到你的立场,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朱雀。
我记得这个名字。那是姬岛宗家的──现任宗主的名字。在血缘上,朱乃学姊的母亲「朱璃」女士,与现任宗主的母亲是姊妹。因此,她们就是表姊妹了。
看见姬岛家现任宗主在此,莉雅丝前社长带著微笑迎上前去。
「好久不见了,朱雀。」
「是啊,莉雅丝小姐。我让家里那些啰嗦的人们闭嘴了。我也要和鸢雄他们还有你们一起上战场。」
姬岛家宗主和几濑先生之所以认识,是有理由的。几濑先生以家系图而言也继承了姬岛家的血脉,和朱乃学姊以及现任宗主算是远房表亲。
姬岛家与神子监视者之间因为朱乃学姊起了不少纷争……不过在现任宗主即位之后,似乎进行了不少内部改革,最近终于呈现出软化的趋势。
至少,已经软化到能让她们表姊妹互相拥抱的程度了。
听现任宗主朱雀小姐那么说,莉雅丝前社长问:
「也就是说……?」
「我将以姬岛家现任宗主的身分,参加战斗。其他四家也会派出术士参战,还请你们将他们纳入战线。」
其他四家──自古以来保护日本,免受非人者侵害的异能组织,包含姬岛家在内总共有五个。百鬼家、姬岛家、真罗家、栉桥家、童门家──亦并称为五大宗家。
自古以来一直极力避免与非人者往来的五家,唯有这次愿意参战……一方面或许是朱雀小姐的劝说奏效,一方面应该也是他们认知到666的威胁性不容忽视了吧。
或许各方自有盘算,不过现在还是单纯为了战力增加而高兴吧。
这时,又有一群人走了过来。
──是瓦利队。
见证了李泽维姆的末路之后,他和我们一起加入了北欧战线。他和他的队友们也在激烈的战斗当中扫荡了邪龙军团。
原则上,现在他是主神奥丁的义子,又得顾及阿撒塞勒老师的面子,总不能不参加。不,他原本就是个战斗狂。加入战线的时候或许还非常开心呢。
只是,在防卫成功之后,就没人知道他消失到哪里去了……
再次现身的瓦利,看著几濑先生狂妄地笑了。
「──鸢雄,没想到你会露脸啊。」
「瓦利,你好像成功报仇了是吧。」
听几濑先生如此表示,瓦利只是扬起嘴角,轻轻笑了一声。
几濑先生对瓦利说:
「这次我们的队伍也接获命令,要站上幕前抑制666的破坏活动。我们会一边协助你们,一边在你们身旁大闹一番。」
听见这番话,瓦利似乎真心感到高兴,笑得开怀。
「所以能够看见你许久没有拿出来的真本事了吗?呵,可见事情就是这么严重。可以的话,我比较想在和你再次交手的时候看到那招就是了……」
瓦利的语气一如往常狂妄,但这似乎让几濑先生觉得有点想笑。他抓了抓脸颊,轻轻笑了几声。
「哈哈哈,你爱耍帅的毛病过了这么久还是没改啊──看来,还是得派你上场才行。拜托你了。」
说著,几濑先生转头看向背后。
看见他的动作,瓦利的表情一变。
「──!难不成……你把她带来了吗……?」
刃狗队当中,走出一名戴著尖顶帽,穿著长袍的女子。
那是一位有著一头长金发与宝石般美丽的碧眼的女魔法师。年纪大概是二十出头吧。可以说是一位美女。
女魔法师逼近到瓦利的眼前,嫣然一笑。
「你还是那么任性呀?」
反观瓦利……他竟然不住后退,脸颊也不停抽搐。
看来,那名女子现身让他打从心底为之动摇。
「…………!拉、拉维妮雅……!」
瓦利称之拉维妮雅的女魔法师,牵起了他的手。
「梅菲斯托会长与阿撒塞勒前总督都允许我们站上幕前了。我们又可以一起战斗了呢,小瓦。」
──小瓦。
我之前无意间听说过,瓦利认识的人当中有人会这么叫他……这样啊,就是这名女子啊。
瓦利手足无措到了前所未见的程度,平常的那副酷样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
「可、可是,这样不好吧!」
听瓦利这么说,名叫拉维妮雅的女子露出伤心的表情。
「小瓦……你背叛了神子监视者,一个人擅自跑去找你的爷爷,造成了很多人的困扰。这样做太不应该了。这次要乖乖和大家一起战斗──听懂了吗?」
拉维妮雅小姐将瓦利拉到胸前,并且顺势紧紧抱住他。
没想到,那个说自己对女人没兴趣的男人、那个战斗狂,居然毫不抵抗──不对,他是无法抵抗,光是红著脸就已经耗尽全力了。
「……呜……唔!」
看见瓦利这副模样,我和莉雅丝前社长惊讶到下巴都要掉下来了……但是知道内情的阿撒塞勒老师和刃狗队都不住窃笑,一副在看好戏的样子。
「别名路西法龙的路龙大师,还是不改他爱耍帅的老毛病呢。」
「可是,这样很有小瓦的风格,很不错啊。」
刃狗的一男一女更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而瓦利队也同样是一副在看好戏的样子。面对队长出乎意料的模样,他们似乎看得很愉快。
「不愧是我们队长唯一不敢忤逆的人喵。」
「瓦利那个家伙每次只要一察觉到『冰姬』的气息就会逃之夭夭。这次实在是没办法,他自己疏忽大意,加上对方又完全消除了气息。哈哈哈!」
黑歌和美猴好像也算是认识那位女魔法师。
几濑先生说:
「她是拉维妮雅•蕾妮。是『灰色魔术师(Grau Zauberer)』──梅菲斯托•费勒斯会长最宝贝的徒弟,也是我和瓦利都不敢忤逆的人。对瓦利而言就像姊姊一样,这样说应该比较快吧。」
莉雅丝前社长似乎想通了什么。
「……『神灭具』,『永远的冰姬(absolute demise)』的持有者,『冰姬拉维妮雅』。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她……」
没错,光听名字我也知道了。她就是号称「灰色魔术师」旗下的魔法师当中最强者之一的「冰姬拉维妮雅」──神灭具之一,「永远的冰姬」的持有者。
我也是现在才知道她和刃狗队有关系……她甚至还是瓦利的弱点,这件事我也是现在才知道。
这时黑歌和勒菲轻声向我问道:
(对了,小赤龙帝还好吧?)
(在某种程度上,我们这边也收到消息了,所以我也相当挂心……实在很想立刻赶过来……无奈状况不允许……真是非常抱歉。)
她们两位也都寄住在兵藤家,而且和一诚同学也已经是对彼此敞开心怀的关系了。她们似乎一直都很担心的样子。
(嗯,该怎么说呢,目前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详情我晚点再告诉你们。)
听我这么回答,两人都松了一口气。
……一诚同学会因为有关胸部的事物而受到伤害──这件事虽然很难说明,但还是得早点告诉她们。毕竟黑歌说不定会突然抱住一诚同学……这么一来,他可能会受重伤吧。
望著聚集在休息区的所有人,阿撒塞勒老师表示:
「总之,事情就是这么严重。这次要借用各位的力量了。不只冥界,这是所有势力的危机。那些家伙所怀抱的恶意就是这么强烈。即使是一直以来因为彼此的状况而避开对方的势力,这次也必须携手合作,否则只会被打得非常凄惨。比起世界毁灭的严重性,个别势力的尊严根本派不上任何用场。」
说完之后,老师对罗丝薇瑟老师与加斯帕说:
「罗丝薇瑟、加斯帕,关于圣杯,我得到了新的情报。为了对付666,我需要你们的意见与协助。等一下你们可以跟我走一趟吗?」
听老师这么说,两人默默地用力点头。
「剩下的人先暂时在魔王城待命。如果有了什么动静──」
就在老师说到这里的时候。
有人慌张地跑到这个休息区来。来者是个身穿西装的男子,应该是我们阵营中的工作人员。看来大概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否则他也不会像那样在医院里面奔跑吧。事实上,那名男子的脸色也很苍白。
男子在老师眼前站定之后这么说:
「听说666与邪龙军团再次开始行动了!」
『──!』
他的报告令所有人为之惊愕!
……它们又开始活动了吗……!大家切换了心情,换上勇猛的临战神情。
莉雅丝前社长向男子问道:
「这次出现在哪里?」
「……地点……是奥林帕斯的领域──」
奥林帕斯──是希腊神话的领域!在北欧神话之后轮到希腊神话了吗!
听见这个消息,所有人都一心准备移动。
莉雅丝前社长对大家说:
「那么,我们就到那里去吧!各位,准备──」
然而,男子的报告还没结束──
「不仅如此……它们还现身在须弥山的山麓,以及埃及神话、凯尔特神话的领域等其他地方!」
…………
……不只一个地方……?不只奥林帕斯的领域,它们还出现在须弥山、埃及神话、凯尔特神话的众神居住的世界……?
「这是怎么回事……?」
由于事情太过离奇,连莉雅丝前社长也只能皱起眉头这么问。
……但是,阿撒塞勒老师似乎想通了什么,表情变得凝重。
男子补充说道:
「据报,是666使身体分裂,送进各势力的领域去了!」
『──!』
所有人又是一惊,无言以对。
…………使身体……分裂……了吗?难道,666将身体分成好几个,分别袭击各个势力吗……?
阿撒塞勒老师一脸苦涩地说:
「事情大概就和他说的一样吧。那个该死的怪物,以分裂开来的身体,开始同时攻击不同地方了。」
「……难道,它有几颗头,就能将身体分裂成几个吗……?」
为之战栗的莉雅丝前社长冒出这么一句话。
我们在北欧之战当中,亲眼目睹了666超乎常轨的力量。
无论是遭受我们的集中攻击,还是中了神级战力的一击,666都是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攻击顶多只能稍微烧焦它的身体表面,或是稍微让它皮开肉绽而已,它立刻就能让身体重生。
相对的,它喷出来的特大火焰却是强烈至极,足以炸裂大地,轰毁群山,使我方阵营遭受严重的打击。毕竟,光是一次攻击,在地表上留下的损害就达到足以改写地图的程度──
而它还分裂了!那么强大的怪物,居然同时对好几个地方再次展开了袭击……!可是,如果它分裂得越多,力量也会跟著扩散的话……不,跟随在它身边的量产型邪龙与冒牌赤龙帝的数量原本就相当庞大了,应该不能预期得这么乐观吧。
朱乃学姊对莉雅丝前社长说:
「如此一来,我们也需要前去镇压冥界的战力来支援。」
「苍那和塞拉欧格他们现在在哪里?至少联络他们一下比较好吧。」
西迪眷属、巴力眷属和阿加雷斯眷属,为了压制在冥界各地爆发的暴动,全都离开了。
不过,既然状况变成这样了,只好将镇压暴徒的工作交给当地的警察和民兵组织,我们必须赶去对付666才行。
正当我想著这些的时候,前来通报的男子又从对讲机当中接获新的情报。
男子接获报告,大惊失色。
「──!竟有此事……」
男子也将情报转告我们。
「巴力、西迪两支队伍目前似乎在巴力领中枢的城堡里……据报,巴力城正遭受反叛者的袭击!」
──事态急转直下!
没错,我们恶魔内部的问题,相当根深蒂固,也充满了混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