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二十一卷 自由上学的路西法
  5. Khaos Disaster.
  6. 繁体版

Khaos Disaster.
2017-06-23 12:26:04

		

666(trihexa)复活之后过了五天,在冥界──
我──阿撒塞勒,和巴拉基勒一起来到恶魔世界的首都莉莉丝,待在魔王城里。我们在城内的作战会议室中,和聚集于此的冥界(恶魔阵营、堕天使阵营)领袖们讨论著对付666的方法。瑟杰克斯因为有别的事情暂时离席,我们的现任总督歇穆赫撒也在神子监视者的根据地直接指挥。
五天前,666复活之后,先是前往堕天使的世界,一一破坏了神子监视者的主要设施,然后直接以空间转移的方式离开。它进行了跳跃之后──出现在天界,并从天界的前线基地第一天开始,直到炽天使(Seraph)中枢机关所在地的第六天全都蹂躏殆尽。
神子监视者主要设施里的职员,以及在天界对抗666的天使们,多半都已战死。
我方的干部──撒哈里勒和蓓内姆内都受了重伤,也有资深部下战死。
天使阵营的损失更是严重。炽天使成员有三名受了重伤,更有报告指出四大炽天使当中的拉斐尔失去了一只脚,乌列也失去了一只眼睛和一只手。自古便存在的天使也有好几名战死。他们成功死守了最上层的第七天,姑且是保住了上帝留下的「系统」……但这样的牺牲未免也太大了……
会议室的圆桌中央正好在播放当时的战斗影片。过分巨大的怪物毫不心软,毫无保留,七颗头都从嘴里喷出火焰。影片里,神子监视者的设施以及周边地形就这样被瞬间烧毁。
天界阵营的状况也十分凄惨。666喷出的火焰从第一层贯穿到第三层,天界的景观就此成了业火燃烧的地狱图。同时又有冒牌赤龙帝军团以及成群的量产型邪龙跟随在它身边,更是难以抵挡。
除此之外,指挥它们的还是传奇邪龙当中实力数一数二的阿日•达哈卡以及阿佩普。与它们的暴虐之举比起来,李泽维姆的袭击根本不算什么。
……许多黑色羽毛以及白色羽毛就此飞散……
就连米迦勒也不敌666而受了伤。那个家伙之所以没有出现在这间会议室里,也是因为还在治疗,同时也因为位于天界的基地遭到破坏殆尽而在负责指挥修复工程。
启示录之兽破坏了神子监视者的主要设施以及天界之后,再次进行了空间转移。666复活之后第三天,它们的下一个目标是──
「……就连北欧的世界也陷入一片火海了啊……」
巴拉基勒看著圆桌中央的影片,为之颤栗。
北欧的世界是三层结构,最下层有死亡之国赫尔海姆以及冰之国尼福尔海姆,最上层则是众神居住的亚斯格特──瓦尔哈拉也存在于此。
有著七个头,全长数百公尺的怪物──666出现在这个领域。
666转移到北欧世界的最下层之后,便从那里开始破坏,一天往上一层,在复活之后第五天的今天,终于要抵达第一层──也就是最上层了。
基本上,666移动时是飞在空中,战斗时会降落到地上。
那个家伙的特徵,是人形的姿态──更贴切地说来,是类似灵长类的前倾姿势,然后有四条极粗的手臂,两条腿比手臂更粗。虽然没有翅膀,却能够在天上飞。
体表盖满了黑毛,变硬如鳞片的部分也随处可见。那看似鳞片的部分有如鲜血一般红。全身到处都长出了红色的突起物──形状类似犄角的东西。
长在臀部的七条尾巴全都又粗又长,而且形状全部都不一样。有狮子的尾巴,也有龙的尾巴,有著各种野兽的特徵。
666与邪龙们所到之处都化为一整片焦土,目光所及全都被燃烧殆尽。
北欧诸神、侍奉瓦尔哈拉的英灵们以及女武神部队,在这个当下,都为了阻止666军团而死命抵抗。
……但是,每当666的任何一颗头吐出凶恶且强大的火焰球,北欧的美丽风景就会整个被炸毁,战士们也随之殒落……
飞在666身旁的,是三头邪龙──「魔源禁龙(diabolism thousand dragon)」阿日•达哈卡。站在阿日•达哈卡背上的,则是人类型态的「原初之晦冥龙(eclipse dragon)」阿佩普。
阿日•达哈卡展开足以盖满天空的无数魔法阵(而且魔术式的系统还各有不同),从中发出特大的火焰、冰、水、百雷、暴风等等数也数不尽的属性魔法的超广域轰炸。那些魔术全都落在瓦尔哈拉的英灵们身上。
阿佩普对天高高举起一只手。非比寻常的气焰在那只手上奔腾,天空也随之变得越来越阴暗。它正打算以邪龙之力,遮掩从天上照亮大地的光芒。那个家伙在天上制造出特大的黑暗球体,遮掩太阳,试图将地表变成漆黑的世界。一旦那个家伙的术法遮掩太阳就完蛋了。刻印在阿佩普身上的禁术将即刻发动,「原初之水」──漆黑的大河将出现在这一带,淹没一切。一旦沾到那种水,即使是神级的存在也会受到相当大的损伤。
为了不让阿佩普发动魔术,有罗丝薇瑟助阵的女武神大部队展开魔法阵,试图妨碍其术式。她们在巨大的黑暗球体稍微侵蚀了太阳的时候便加以制止,一进一退的术式战就此展开。女武神们非常拚命,阿佩普却是面带微笑,看起来打从心底享受著这个状况。
比起李泽维姆,阿日•达哈卡和阿佩普的实力都远在他之上。
在这一刻,事件的规模已经远远超越了魔兽骚动。
处于和平关系的各势力大概也很想派帮手到正在受害的神话体系去……但是666军团完全不把各世界之间的坚固结界当成一回事,任意转移,让每个势力光是坚守自己的领土以备因应袭击就已经耗尽全力。
话虽如此,恶魔、堕天使、天界都将还能够动用的战力派遣到了北欧阵营。负责对付恐怖分子的「D×D」小队也去了北欧。毕竟奥丁老爷子很照顾他们。在这种状况下却没能派上用场的话,未免太没面子了。
尤其是「D×D」小队,这三天来,他们全体动员在北欧战斗……要是演变成超长期战,大概就连他们也撑不住吧。如果能够找个时间让他们休息就好了……不过以现况来说相当困难。
魔王之一,法尔毕温•阿斯莫德说:
「……邪龙它们即使无法完全破坏各势力,只要破坏到某种程度它们似乎也能够接受。见好就收,去下一个地方再次开始破坏,这样的做法对我们而言相当难以预测,很难拟定作战计画……它们之所以能够转移得那么顺遂,大概是用了阿日•达哈卡的禁术吧。这招很棘手。说不定量产型的冒牌赤龙帝也能够使用倍增与转让,然后藉此强化了禁术?不对,如果是这样……总之,它们无论何时,无论何地,都能够进行跳跃,还不把结界当一回事。如此一来,各势力之间根本无法互助合作。每个阵营都会以保护自己的国家为优先,以免突然遭到袭击。」
法尔毕温嘟嘟哝哝地把脑子里想的事情小声说了出来。
赛拉芙露说:
「邪龙小弟们的行动会不会是有人教它们的啊?乍看之下像是漫无目的的胡闹,却给人一种行动相当轻快的印象。感觉像是有某种程度的目测依据,并且藉此依序进攻……」
第一个挑上神子监视者的主要设施,是因为能够轻易破坏吧。和各势力的守备相比,尽管技术上较为发达,战力方面却令人担忧。设施规模比起现处的这个莉莉丝也小多了。一旦防线崩溃,就会一口气垮掉。
既然攻打了冥界的堕天使阵营,大家应该都觉得它们下一个袭击的地方会是位于同一个世界的恶魔阵营吧──就在众人这么想的时候,它们便令人惊愕地空间转移到天界去了。这已经不是出乎意料可以形容的了。看起来只是四处作乱,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是计画性进攻。
对此,法尔毕温说:
「啊──原则上我已经联络过希腊阵营,要他们监视黑帝斯了。听说祂和邪龙阿佩普有点关系,李泽维姆能够袭击天界,追根究柢也是告诉他密道的黑帝斯该负责。而且,要是祂像魔兽骚动那个时候一样趁隙作乱可就麻烦了。对此我们已经和希腊阵营密切合作。如果冥府之神在这种时候出来搅局,只会让损害扩大而已。还有,我们也在密切监视之前可能和李泽维姆暗中来往的那些人。不过──要是有人在这种状态之下还要作乱的话,我们也只能和其所属神话体系的众神合作,消灭他们了。就算对方是神级的存在也一样。」
看来,法尔毕温已经抢先做好各种措施了。
黑帝斯八成和之前李泽维姆袭击天界那件事有关,监视祂是理所当然的。上次我也和瑟杰克斯带了两名神灭具持有者去监视祂。
可疑神祇的代表之一,因陀罗──也就是帝释天,祂反而是合作到令人发毛的地步。出借给「D×D」小队的第一代孙悟空也还没叫回去,而且听说祂还在考虑派遣更多强者。
……那个战斗之神到底在想什么啊?知道破坏神湿婆在我们背后撑腰之后,祢到底有什么想法啊?
……算了,现在考虑帝释天那边的状况也无济于事。
该想的是对策。总之,各势力都为了保护自己的国家而加强了守备。堕天使阵营为了防备第二次袭击,强化了现存的主力设施的防御措施,不希望遭到破坏的研究资料和研究成果也藏到地底深处去了。
真是的,遭到破坏的设施当中也包含了我的研究室耶。那里还有研究到一半的东西……关于部分神器的研究进度可能要落后了。最严重的就是失去了优秀的职员们……可恶,尽管活了几百年,还是无法习惯这种悔恨。
恶魔阵营则是以首都莉莉丝这里为首,在各主要都市配置军队、警察队,也请上级恶魔、最上级恶魔和眷属一起待命。但即使准备到这种程度也还不够吧。
我们那边的设施遭到破坏的消息似乎传遍了冥界,恶魔阵营的一般市民无不联想到魔兽骚动而吓得发抖。目前正在疏散恶魔们,然而在这种情况下,各地都相当混乱,现场发生了许多问题。
圆桌的影像当中,可以看见开车逃离城镇的市民们引发了严重的交通阻塞,各地的避难收容设施也都挤满了心怀不安的恶魔们。别的影像当中更出现了趁乱开始进行破坏活动的恶魔,遭到当地的军队镇压的画面。
……到处都陷入了大混乱。让我痛恨只能在这里指挥的自己。
早知道会这样,真应该找传说生物……像是魔物之王堤丰,或是老大等级的妖怪缔结契约,准备新的人工神器铠甲才对。
……从第一线退休的时机好像有点太快了啊。
──这时,正当我们透过影片关心著北欧的战线时,现场来了新的援军。
喔喔!来自印度神话的猴神哈奴曼以及象头神葛内舍,从天空的彼方带著无数部下现身了!
此外,就连来自阿修罗神族的阿修罗王伐楼拿也带著部下抵达了!那些阿修罗神族的家伙在古早以前和因陀罗,也就是帝释天,打了一场大战之后,就不曾公然露面了!结果居然在这种状况下登场,未免也太帅气了吧!
或许是因为印度神话在各神话体系当中也是怪物等级的家伙特别多的一支吧,在那些神祉参战之后,围在666身边的冒牌赤龙帝军团以及无数的量产型邪龙,都在众神的攻击下渐渐消失在光芒之中。
话虽如此,666身边还是不断冒出大量的量产型邪龙,教人应接不暇。罗丝薇瑟开发的那个让量产型邪龙停止行动的术法依然有效。但是,不知道是因为数量太过庞大,还是它们对术法有了抗性,那无法成为决定性的招数……幸好冒牌赤龙帝的数量没有增加。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666的其中一颗头,龙形的头部有了异状。它开始作势要呕吐!接著,那颗头用力将涌上来的东西吐在地面上。
──是个形状圆润,看起来像颗蛋的巨大物体!
有种不祥的预感……正当我和在场的要人们都这么想的时候,最糟糕的预感成真了。
看起来像蛋的东西冒出裂痕,从里面──飞出了大量的赭红色全身铠(plate armor)怪物!
…………──!我无言以对……!不知道原理到底是怎样,不过666的龙形头部,竟然生出冒牌赤龙帝来了!
……或许是李泽维姆那个家伙改良成那样的吧。那个混帐,到底要留下多少恶意才甘心啊……!
不过,有北欧诸神与印度神话诸神加入的战线,状况看起来比刚开战的时候好多了。
话虽如此,明明有这么多神祉参战却无法对666造成值得一提的伤势,它的顽强真是叫人咋舌。这就是和伟大之红一起见名于启示录的传奇野兽的实力吗……!
就连神级战力也亲上火线的战争……对手是超乎常规的怪物,以及无数的邪龙与冒牌赤龙帝……此情此景只教人联想到末日之战啊……!
上次见到这种局面已经是三大势力的战争了吧……不,这次甚至更在那之上──
就在这个时候。666阵营的攻击突然停止了。同时转移魔法阵也跟著展开,笼罩住那些家伙,一只又一只接二连三从现场消失。
最后,666整个庞然大体也整个转移离开了。
由于事出突然,待在作战会议室里的我们只能为之惊讶,但立刻转换了想法,开始吩咐部下去探查情报,调查那些家伙转移到的下一个目的地是哪里。
然而,过了好几分钟之后,我们依然掌握不到那些家伙转移到哪里去了。不仅如此,就连它们的气息也消失得一乾二净……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正当我还在因为那些家伙突然跳跃离开而困惑时,影像中已经传出胜利的欢呼了。
没错,北欧这一战,总算是防卫成功了。
「看来,北欧是守住了。」
一边这么说著一边走进会议室的,是瑟杰克斯。看来他总算把事情办完了,并来到会议室就座。
我姑且松了一口气,带著苦笑对瑟杰克斯说:
「是啊,虽然不知道那些家伙在想什么……总之,眼前的战斗应该可以算是防卫成功了吧。」
「就是说啊☆」
与开心的赛拉芙露正好相反,法尔毕温面对邪龙阵营突然撤退一事则是一脸凝重。
「……是圣杯吧?」
……真是的,这家伙真敏锐啊。我的意见也一样。我想,恐怕是那些家伙手上的圣杯产生了异状,或者是……暂时到了极限吧。我是这么认为的。被干掉多少量产型邪龙它们就又产出多少,然而我不觉得产能会是无限。只有全盛期的奥菲斯,才能称得上是无限。
不过,在这个时候得到中场休息相当宝贵。我想,各势力应该都能藉此得到些许时间,来统整武力及情报吧。
瑟杰克斯再次站了起来。
「我们把这件事告诉冥界的大家吧。」
魔王路西法决定对身在各地心怀不安,也充满困惑的民众发表谈话──
─〇●〇─
在同一栋建筑物内的摄影棚里,瑟杰克斯与赛拉芙露的临时插播节目正要开始。我在摄影棚的侧边看著现场的状况。
两位魔王将透过所有的频道,对冥界全境说明这次的事件。
摄影机开始拍摄,坐在桌边的两位魔王──由瑟杰克斯先行开口。
『冥界的各位。现在,冥界全境,包括堕天使的领土在内,这个恶魔的世界正面临前所未见的危机。』
瑟杰克斯的用词非常浅显易懂,语气也像是在温柔地倾诉。
魔王路西法为国民说明了本次事件的来龙去脉。包括李泽维姆是一切的元凶、他操纵邪龙让名为666的传奇魔物复活,以及666正在各势力的领域作乱──
到目前为止只有我们领袖群目击的,名为战争的现实──也就是神子监视者的设施、天界,还有北欧神话的世界遭受袭击的影片也跟著播放了出来。
『各位目前所看到的生物就是传奇魔物666──』
就连神级存在都参加战斗的光景,大概会让一般恶魔们觉得世界末日就要来临了吧……
接著,影片切换为北欧之战的战况一转,防卫成功,己方阵营发出胜利欢呼的景象。看见这幅光景,恶魔们会怎么想呢?
瑟杰克斯以北欧战线防卫成功的影片为背景,继续说了下去:
『如同影片所示,正在战斗的不是只有我们恶魔。除了处于同盟关系的堕天使以及天界的各位之外,就连其他神话势力也接连派出可靠的同伴赶赴战线。666与邪龙们的战力极为庞大。虽然一度成功击退了它们,但它们恐怕又会立刻现身,再次展开破坏行动吧。这起战斗的规模,将超越几个月前的「魔兽骚动」。不过,大家不需要担心。我希望大家可以坚强起来。因为,我们还有希望之星。』
出现在影片当中的,是年轻的精锐们。胸部龙一诚、开关公主莉雅丝、大王家的继任宗主塞拉欧格、天界的鬼牌杜利欧等等,出现在画面当中的都是冥界的国民们也相当熟悉的成员。
『──没错,以反恐小队「D×D」为首,我们恶魔世界最引以为傲的勇猛战士们,也将为了保护这个冥界以及居住在这里的国民,乃至保护各势力的世界,而赌上性命应战。』
赛拉芙露也从一旁探头,对著镜头露出笑容。
『没错!各位!我也会站上最前线,所以各位不需要担心!』
瑟杰克斯也因为赛拉芙露的动作而露出微笑,同时这么说:
『我们一定会保护这个冥界,以及居住于此的各位。即使要赌上性命,我也一定会保护你们。』
瑟杰克斯这番强力的话语……看见刚才出现在影像中的一诚他们的模样,恶魔百姓们会怎么想呢?
好吧,至少,比起让没什么可信度的我上电视发言,由瑟杰克斯说出那些话更能够让他们放心好几百倍吧。
瑟杰克斯与赛拉芙露的插播,在这之后也继续论及现状和今后的状况,还有排名游戏的弊端,用了好几十分钟为国民们说明这一切──
节目结束之后,瑟杰克斯与赛拉芙露离开了座位。
我找赛拉芙露搭话道:
「你在这种时候还是一点都没变嘛,赛拉芙露。」
赛拉芙露一如往常地比出打横的胜利手势──然后脸色一变,换上斗志高昂的神情。
「正因为是这种时候嘛──好吧,我也该去前线了。」
瑟杰克斯轻轻笑了一下。
「我老是给你和你的眷属添麻烦呢。」
「真是的,别说那么冷淡的话嘛。我们都已经共事这~~么久了不是吗?而且,就是要在这种时候有所行动,更能够让我打从心底产生『我也是魔王』的自觉嘛。」
我对赛拉芙露说:
「我也会把我们这边的干部派到你们的阵营来。天使那边好像也会派炽天使级的援军过来。感觉就像是提早了一点的末日之战呢。」
天使、堕天使、恶魔,三方携手合作,组成联合战线──不久之前根本无法想像这种事情会发生呢。
赛拉芙露咯咯笑了几声。
「和传说不一样的,就是大家都是好朋友了吧☆真是不错!」
赛拉芙露向瑟杰克斯问道:
「小瑟杰克斯要怎么办?」
她这么问是「魔王路西法也要亲自上阵吗?」的意思吧。
瑟杰克斯也转而露出英勇的表情,点了点头。
「──当然也会踏上战场。我也想尽『魔王』的职责啊……不过在那之前,我还有点杂事要办。」
瑟杰克斯也会上阵──我想,他应该会展现出真正的模样吧。这场战争就是如此艰难。
赛拉芙露确认了这件事之后,说了声「那我走啦!」便快步离开了现场。
我和瑟杰克斯就这么被留在原地。瑟杰克斯轻声问我:
「──那个计画随时都能够实践吗?」
他指的是以我们三大势力为中心所准备的……某个「作战计画」。
「是啊,其他的主神也都答应了。接下来端看你们魔王怎么决定。不过,就算你们说办不到,到了紧要关头,我们也会自己执行。」
假如那个「作战计画」发动了……将会变得非常艰困且难熬。要发动那个,实在不应该将瑟杰克斯和米迦勒他们牵连进来。
然而,瑟杰克斯扬起嘴角,露出微笑。
「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我们当然是命运共同体啊。」
「……不需要勉强喔。吶,瑟杰克斯。你并不是原本的路西法……你的真名是『瑟杰克斯•吉蒙里』啊。我这么说不是要贬损你,只是──」
你也不需要把「路西法」之名看得那么重吧?──我一直都这么觉得。
这个家伙以恶魔来说还很年轻。是个还没活过一千年的小伙子。然而,这个家伙却打算为了冥界而奉献自己的性命。
……他不是出生在路西法家的人。纯粹只是个力量强大的贵族少爷罢了。
瑟杰克斯抬头看著天花板,眯起眼睛。
「我知道。我和阿撒塞勒的立场变成能够像这样对话之后只过了短短半年左右……不过,我自认对你很了解。堕天使之长,比大家想像中的还要温柔。」
别这么说嘛。这样会害我在「那个时候」更难做出决定啊……
瑟杰克斯继续说了下去。
「我们的后顾之忧总会有人设法解决。阿撒塞勒,我们现任魔王总算在不久之前全都同意了接下来的制度。」
这样啊,他们连那个也答应了是吧。
你这个家伙真的完全想著事有万一的状况在行动呢……
我这么表示:
「贝尔芬格、玛们也就算了,另外那个才刚闯下大祸呢。应该得再过一段时间,或是得到国民的谅解才行吧。」
「不过,也找不到其他更适合的了吧。」
忽然,瑟杰克斯露出落寞的表情。
「最可惜的……是我无法亲眼看见『那个专案』成真了吧。我真的很想亲眼看到他们的比赛──」
我也抓了抓后脑杓。别说那种话啦,瑟杰克斯。
「别这么说嘛,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的我都有点动摇了……算了。所以呢,你都交接完了吗?」
「完成了,『他』会留下来。」
「这样啊。哦,所以他才不在这里吗?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专案』就不成问题了,肯定办得起来。」
正当我和瑟杰克斯为了未来的事情相视而笑的时候,有个人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是个金发少女。眼睛像鲜血一样红。是吸血鬼。我认得那个吸血鬼少女。这也是理所当然的,毕竟在吸血鬼国度发生那个事件的时候,我曾经见过她。
而且,我正在期待那名少女到来。
「喔喔,是爱尔梅希尔德啊。」
听我这么说,爱尔梅希尔德•卡恩斯坦微微点头示意。
没错,她是吸血鬼卡蜜拉派卡恩斯坦家的千金,爱尔梅希尔德。那个态度非常高傲的金发吸血鬼少女。
不过,她之前那种傲慢的态度已经收敛了不少,隐约多了几分虚无缥缈的气息。毕竟卡蜜拉的国度遭受了严重的损害,面临必须从头开始重建国家的状况。而且,据说卡蜜拉派的贵族面临国家存亡的危机也已经顾不得形象,到处寻求援助。
听说,这个女孩成了救援的尖兵被派遣到各地,为此相当劳心伤神。
一诚之前好像也为了某种原因见过她……还说她整个人的感觉就像这样大不相同了,让一诚相当吃惊呢。
爱尔梅希尔德看向瑟杰克斯。这个动作是在询问能不能在这个时候谈事情吧。我左右挥了挥手表示「没问题」,要她继续。
她拿出一个带有插头的储存媒体交给我。
……果然有啊。
爱尔梅希尔德说:
「正如前总督大人所说,我们找到了马流士•采佩什藏起来的研究资料。」
没错,我就是在找那个。可能连李泽维姆也不知道的,关于圣杯的资讯。
身为吸血鬼王子的马流士•采佩什曾经调查并研究过瓦雷莉的圣杯。
我一直有个疑问。马流士对于圣杯的知识,真的全都被李泽维姆抢走了吗?
凭马流士的器量,确实只有被李泽维姆欺骗、利用的份。然而,身为血统纯正的吸血鬼,而且还是继承了王家血统的吸血鬼,有可能眼睁睁看著自己的研究成果被其他种族全部抢走吗?
他应该藏了一两样深入圣杯核心的重要资料才对,我一直都这么觉得。
于是我透过自己的管道派遣调查员,并委托和当地的卡蜜拉派展开共同调查。从采佩什王宫的每个角落,甚至连和马流士有关的人们的私生活都全部查过了一遍。
爱尔梅希尔德说:
「马流士•采佩什的食粮专员──也就是提供鲜血给吸血鬼的人类,其中一个带著未公开的圣杯资料……那个人身上刻著术式。」
这样啊,马流士将他的研究的机密资料写成术式,刻在他用来吸血的人类身上是吧。
「他似乎在邀请李泽维姆•李华恩•路西法进入国内之前没多久,解除了那个人的食粮专员职务,并将那个人放逐到国外,因此我们找得很辛苦。」
──爱尔梅希尔德继续这么说明。
马流士那个家伙还真是准备得相当周到啊。在李泽维姆抵达以前就将机密资料送到国外去了……那确实够难找。
我看著储存媒体说:「辛苦你了,真的帮了我很大的忙。」如此向爱尔梅希尔德道谢。
「你要不要顺便去见一诚一面?他正在这片领土内的医院接受治疗……」
我对爱尔梅希尔德这么说,少女便红了脸。
「为、为、为、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提到赤龙帝的名字!我、我和他又、又没关系!」
哎呀,反应很不错嘛。
听说她和一诚重逢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情,我心想搞不好是这么回事,试著套话,结果还真的被我料到了!真是的,一诚那个家伙,又自然而然让不同种族的女孩为他倾心了。那个家伙真的非常受到非人类种族的女孩,以及个性奇怪的女孩所喜爱呢。
爱尔梅希尔德平复了心情之后,行了个礼,说声「我先告辞了」之后便离开现场。
好啦,马上来分析看看这个有关圣杯的新情报吧。还有,刃狗(slash dog)──鸢雄从阿格雷亚斯带回来的东西,我也想在时间允许的范围内试著调查。我叫鸢雄去调查我有点好奇的事情……结果不出我所料,找到了「某样东西」。
顺道一提,我们在扫荡了邪龙之后回收了阿格雷亚斯。之后,我们将其送回原本的地方──阿加雷斯领,交由研究单位进行调查。
瑟杰克斯对我说:
「那么,我去找眷属聊聊好了。」
「那我去见见那些家伙啦。」
况且一诚在和李泽维姆交战之后一直沉睡不起,他的病情也让我很挂心。差不多该醒来了才对啊。
去了北欧的「D×D」成员应该也都会因为担心一诚的状况而到医院去吧。
……我叹了口气之后,对瑟杰克斯说:
「看来我们得相处很长一段时间了呢。」
「和阿撒塞勒在一起的话,肯定不会无聊吧。」
「应该还会跟著一个爱唠叨的天使长就是了。」
我们对著彼此轻轻笑了一下之后,就各自离去了。
走在走廊上,我看著手上的储存媒体,得意地扬起嘴角。
好了,李林。之前你已经让我们吃了好几次苦头。
在吸血鬼国度见面,著了你的道,接著又被你抢走了阿格雷亚斯,连天界都被攻打了。
不过,该怎么说呢,我──还有我们,可不会每次都让你称心如意。
这次我要阻止你。
即使得赔上我这条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