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恶魔高校DxD(High School DxD)
  4. 第二十一卷 自由上学的路西法
  5. Encounter.白龙与黑天使
  6. 繁体版

Encounter.白龙与黑天使
2017-06-23 12:26:04

		

台版 转自 天使动漫
图源:音无丶初音
录入:RoR
──我有一群想要保护的人。
那是七年前的某个夜晚。
遇见那个家伙那一天的事情,我记得非常清楚。那是个雪花静静飘落的寒冷夜晚。
歇穆赫撒带著一名少年,来到我──阿撒塞勒的身边。
少年穿得一身破烂,头发也杂乱不堪,而且遍体鳞伤。
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完全表露出敌意的双眸,如实表现出他在之前的成长过程当中未曾相信过任何人。一眼就可以看出他曾经遭受极为严重的虐待。事实上,少年的亲生父亲及祖父都曾对他施暴。
据歇穆赫撒所说,这名少年之前是在欧洲的某个深山小镇闯空门的惯窃。好几次有人试图逮捕他,但他发挥了不像孩童所能拥有的异能,不只警察逮不到他,就连梵蒂冈的特务们也被他击退了。
得知他的体内蕴藏著恶魔之力以及──强大的龙之力,梵蒂冈原本已经要做出派遣数名上级特务的决策了。
就在这个时候,歇穆赫撒接获恶魔阵营的联络,说是希望能够抓住那名少年。
而在歇穆赫撒率领部下,逮住了那名少年之后,才发现他竟持有「白龙(vanishing dragon)」的神器(sacred gear)──白龙皇的光翼(divine dividing),也就是这一代的白龙皇。
我们长久以来监视过好几名神灭具(longinus)持有者,但是出乎意料的,我们直接留在身边管理的人,那名少年是第一个。
我对第一次见面的少年说:
『听说你闹得让大家都相当头疼啊……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沉默了好一阵子之后,回答了我的问题。
『……瓦利……路西法。』
没错,无巧不成书,那名少年──瓦利不但持有神灭具,更继承了恶魔之王,甚至足以称为恶魔之父的「路西法」之血统,简直巧到像是在开玩笑。若是梵蒂冈──天界阵营知道这件事的话,肯定会群情激动,立刻杀掉他。不仅如此,即使是当时的恶魔阵营,只要知道了这个孩子的存在……
……将瓦利的情报提供给歇穆赫撒的,是当时侍奉前任路西法之子──李泽维姆的佣人,那是个下级恶魔。那名佣人将瓦利的情报告诉了歇穆赫撒──也就是和堕天使阵营有来往管道的恶魔。有他通知我们,瓦利才得以平安投靠神子监视者(Grigori)。
假如恶魔阵营知道了瓦利的存在,真不晓得和旧魔王派势同水火的当权政府,尤其是大王派,将如何对待这个孩子。或许会将他关进牢里直到死去,或是直接收拾掉他,当作他原本就不存在也说不定──由恶魔与人类所生,具备路西法与白龙皇之力的存在,厌恶这样的他的人,在恶魔的上层阶级当中想必不在少数。
就保住瓦利一命这点来说,我想那名佣人的选择并没有错。
只是,听说不久之后,就联络不到那名佣人了。恐怕……不,肯定是因为放瓦利逃走而遭逢不测了吧。
为什么那名佣人不顾自己的性命也要救瓦利呢?
因为不想失去优秀的路西法血族,那个佣人可能也有他的想法吧。又或许,他是看不惯李泽维姆对瓦利的虐待。
话虽如此,视情况而定,我们也得被迫针对该如何处置瓦利做出抉择。
神器……乃至于神器系统,并不会挑选持有者。我目睹过好几起因此而起的悲剧。无法善加运用天神单方面赐予的「奇迹」──不,是异能,而受其摆布……最后导致自己和周遭的人遭逢不幸。目睹这样的状况,甚至让我感到空虚。
尤其是二天龙所寄宿的神器持有者,由于背负著宿命之战,往往都度过壮烈的一生,让持有者以及周遭的人们遭逢不幸的案例非常多。
当时,我认为瓦利或许也已经陷入这样的脉络之中了。
在瓦利投靠神子监视者之后,过了几个月──
瓦利完全没有对我们敞开心房,不过倒也习惯在设施当中的生活了。于是我决定正式开始尝试以各式各样的方式和他交流。
当时,我将那名佣人的状况告诉了他,只见他惊讶地瞪大了眼睛。然后,他转过头去,只冒出这么一句话。
『…………真傻。』
年幼的他对那名佣人的下场似乎也有些什么想法吧。
从那之后,瓦利开始主动问我如何使用神器。那个家伙开始念书、学习教养,同时一点一点展现他出类拔萃的才能。
原本只能够以类似念波的方式和阿尔比恩交流的那个家伙,首次和它出声交谈的时候,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让我难以忘怀。
对于家人、自己人的感觉非常迟钝,却又在无意识之中冀望不已……我看到的是心中带有这种矛盾的一个少年。
瓦利继承了路西法的血统,身上同时又寄宿著白龙皇之力。从出生的那一刻便带有极其特异之能力的小孩……他的亲生父亲因此而感到恐惧,便听从李泽维姆的怂恿而虐待他。
他应该能够反击才对。即使对方是亲生父亲,既然有生命危险,应该能够凭藉那极其特异的能力抵抗才对。
我这么问瓦利的时候,他带著充满悲哀的眼神这么说:
『……我不让那个男人打的话,会轮到妈妈挨打。而且……』
后来瓦利说的那句话,我大概一辈子也不会忘记。
『……那个男人在打我的时候……看起来好像很安心。我感到很害怕,也很痛。我很讨厌被打,但我想那个男人也是不得不那么做的吧。』
瓦利的亲生父亲对他感到害怕,只有殴打毫不反抗的儿子才能够藉此感到安心。以路西法之孙的身分诞生的瓦利之父,想必从出生的那一刻开始就是「特别」的存在。然而,这样的自己所生下的小孩──却是更超越自己的「怪物」。
他想必打从心底感到害怕吧。路西法之孙这个定位所带来的压力,又担心才能远超越自己的儿子将来可能暗杀自己。在这种状况之下,他的父亲李泽维姆对他的逼迫,想必也是相当沉重。
瓦利的父亲必须透过殴打毫不反抗的儿子,才能够勉强维持自己的存在。
而那个幼小的少年大概也隐隐约约察觉到这一点。所以才会毫不抵抗地一直乖乖挨打。
──在成长过程中没有体验过家人的温暖,却也无法完全割舍家人的少年。
瓦利来到我身边过了一年之后──
开始学会如何运用自己的力量的银发少年,技压同世代的神器持有者,在对自己的力量有了自信的同时,他也开始有了自己的主张以及生存之道。
瓦利对我说:
『阿撒塞勒,我要变得比世上的任何人都还要强。我想搞清楚自己的力量、与生俱来的能力,能够运用到什么地步。比李泽维姆、比前路西法……不,我要变得比赤龙神帝伟大之红还要强。』
因为与生俱来的力量而遭到迫害的少年,选择了穷究其才能的生存之道。他想要得到的,比起保护他人的力量,更像是要坚持保护自己,不输给任何人的力量。
这是因为受到二天龙特有的力量所摆布,还是──
『吶,阿撒塞勒。我的宿敌……赤龙帝会是怎样的家伙啊?』
银发少年这么问我的时候,双眼因寄宿著好奇心而闪闪发亮。
几年后,瓦利终于遇见了赤龙帝。而他的那双眼,究竟又是如何看待一诚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