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短篇
  5. 二亚Galgame
  6. 繁体版

二亚Galgame
2017-06-23 09:44:00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图源:627_leO
翻译:血瞳洞幽
[我呢…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某一天,本条二亚突然这么说道。
给人以短发眼镜娘印象的少女,年纪大概要比士道稍微大一点,身材的话已经到了真的要让人担心她的一日三餐到底有没有好好吃的程度的纤细。一身高领毛衣加牛仔裤的打扮。
是的,直到这点为止还是士道熟悉的二亚。但是那个表情,却和平常的二亚有着微妙的不同。
平常一直都没什么正经样子的二亚,现在脸上却添了几分红晕,眼睛也微微有点湿润。虽然一直没怎么把她当做女孩子,但是现在的二亚完完全全就是一副恋爱中少女的样子。
但是。
[……哈?]
士道只能这么诧异的回道。
从那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房间里只剩了沉默。与此同时不合时宜的电视新闻反而显得更显眼了。好像是因为银行的系统出了问题,已经不能取钱了的样子。不注意一下可不行呢。
……也不是要把二亚当笨蛋啦,那种想法可是绝对没有哦。二亚也是年轻的女孩子,如果真的有了喜欢的人,当然也是一件好事,士道当然也要支持一下。
但是对于二亚来说,那句话真的可以这么理解吗。……不,这里就不要想那么多了,就这么接受了吧。
于是,士道重新面向二亚,尽量用平时的笑容的问道。
[那么,到底是哪个漫画角色呢?]
[为什么要用充满同情的目光看着我!?]
二亚拍着桌子回道。
但是,这也不能怪士道吧,毕竟二亚可是爱漫画爱到了骨子里,甚至连本人都说过[除了二次元之外不可能喜欢上任何东西了]。就算她突然脸红的说出自己有了喜欢的人,士道也想不出别的可能性了。
[诶?不对吗?]
[当然不对了,真是的,少年太不了解女孩子的心思了.]
[……]
[你那沉默是什么意思啊,难道你认为我不是女孩子吗]
[那个,我也没说到那种地步啦]
士道一边挠着脸,一边无奈的回道。
[…这么说,你真的有喜欢的人了。那样的话,我当然会支持你啦]
[真的吗?]
[啊,当然也要考虑到那家伙的状况…不过既然二亚已经喜欢上了,我也不能多说什么了]
听到士道的话,二亚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什么,难道少年不吃醋吗?]
[突然之间说什么啊]
对于二亚的话,士道不由得皱起了眉。
实际上,士道确实稍微失落了一下。
这也没办法吧,虽说士道的目的是为了封印灵力,但毕竟已经和精灵们进行了约会,甚至连接吻也做了。当然,那其中可能夹杂的别的目的。但是,士道重视着精灵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只要是精灵们想要的,士道也会尽可能的满足她们。
面前的二亚当然也不例外,不过当听到二亚喜欢的对象不是漫画角色后,士道的心中还是涌出了一些复杂的情绪。
但是,就算这样,士道也没有可以干涉二亚想法的资格。不过,士道的心情确实因此而变得有些压抑。
看到士道突然沉默下来,二亚好像猜到了士道的想法一样,笑了出来。
[诶嘿嘿,那么今天便让你看看对方的样子吧]
[不要随便混弄过去啊]
看到二亚这副样子,士道不由得无奈地说道。
[…那么,关于那家伙出了什么事吗?既然费了那么大劲,专门把我叫来这里,肯定是发生了什么一个人解决不了的问题吧]
是的,现在士道所在的地方并不是五河家,而是二亚自己的公寓。因为今天早上突然接到了二亚的电话,【有想拜托的事,所以能马上过来吗】,就被叫到这里了。
[恩,实际上,那个人虽然是容姿端丽的超赞的类型,但却有一个问题]
[问题,是指?]
士道稍微歪了歪头,不过二亚很快便扶着下巴说道。
[因为那家伙不喜欢我啊]
[那个,也就是所谓的单相思?]
[这么说也行啦]
听到二亚苦笑着的回答,士道不由得挽起了手说道。
[那么…要我做些什么呢]
[当然是要你帮我攻略她了啊,对于已经攻略了这么多精灵的少年来说,是很容易的事吧]
[总觉得你可能搞错了什么]
士道不由得苦笑道,如果早知道是这样的问题,还是拜托琴里和令音更好一点。
但是二亚使劲摇了摇头,并且拉住了士道的手。
[才没有那种事呢,总之,先将那孩子介绍给你吧]
[诶?现在吗]
[当然了,好事不宜迟嘛。难道说你还有别的事吗]
[那倒不是,不过那个人现在在哪啊?]
[嗯?就在房间了啊]
一瞬间,士道又沉默了。
[那个…提前确认一下,你没把那个人监禁起来吧]
[欸?]
二亚一瞬间睁大了眼睛,不过随即又将脸转向了一边。
[没.有.哦]
[为什么是棒读啊]
[哈哈,开玩笑啦。我才不会做那种可怕的事啦。就算再怎么喜欢也不能做到那一步吧。少年才是为什么会突然想到这点啊,难道你其实是会将喜欢的人束缚住的类型…]
[才不会啦,只是…]
[只是?]
[…不,什么都没有]
也不能告诉二亚,自己曾经被监禁过吧。士道只好试着转移话题。
[嘛,总而言之,现在就要去见那个人了吧]
[恩,先稍微等一下啊]
说着,二亚便打开桌子上的电脑,画面中跳出了恋爱游戏的标题。
[…这不是游戏吗!!!]
[恩,但是这个不是漫画角色啊]
[同样是二次元吧,真是败给你了]
士道好像脱力了一样,倒在了身边的椅子上。
不过怎么说呢,无奈的心情和说不出来的安心感夹杂在一起,搞得士道感觉自己一瞬间老了好几岁。
看到士道这副反应,二亚突然像小恶魔一样笑了出来。
[诶?难道说松了一口气吗?“知道二亚酱不会被别的男人夺走真的是太好了"之类的]
[才,才不是]
[嗯?是这样吗]
[恩,我可真的想着要为你加油啊]
[姆,我搞错了吗…难道说少年,你喜欢NTR…]
[不要那么恶意地曲解我的话啊!?话说,你在往哪记啊]
就在士道竭力吐槽的时候,二亚开始往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的笔记本上开心的记着什么。
怎么说呢,感觉和二亚说话实在太累了,士道只好像是放弃了一样叹了口气说道。
[…那么也就是说,这个游戏推不动了吗?]
[恩,就是这样了。不过可别小看我啊,这种游戏我也玩过不少了,是这个游戏难度太高了啦,根本没法玩嘛]
[哦…]
士道一边挠着额头,一边重新看向屏幕。
看起来就只是普通的恋爱模仿游戏,虽然也有通过这个来练习实际如何追男生的人在,不过大概作用不大吧。虽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士道以前也用过〈Ratatoskr〉特制的《MY LITTLE 士道》来练习和女孩子的约会。不过那时候,一旦选错便会有非常严重的后果,实在是不想再回忆了。
[那么,到底哪个角色推不动了呢]
[啊,就是她。丸那爱丽丝酱]【吐槽:什么破名】
二亚就好像要回答士道一样,开始操作鼠标,于是屏幕上便出现了角色的插图。——嗯,是个可爱的女子高中生。
[….女的!?]
[恩,有什么问题吗…阿嘞嘞,难道说不是男角色就提不起兴趣吗?那还真是抱歉了呢]
[才不可能是那样的吧]
[嗯嗯…少年其实喜欢男孩子]
[所以说不要记那些不实的情报啊!?]
士道说着,便将手伸向二亚的笔记本。不过二亚好像猜到了士道的想法一样,直接拉开毛衣的领子,将笔记本塞了进去。
[啊,太狡猾了啊,二亚]
[嘿嘿,想拿的话就尽管拿吧,我可是一点都不介意哦]
说着,二亚挺起了胸。然而对于二亚的挑衅,士道也只能无奈的放弃了。
[怎么,不拿么?少年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单纯呢]
[很,很吵啊]
二亚像调戏士道一样,轻轻点着士道的鼻尖。士道只能脸红着移开了视线。
[嘛,总而言之,就是想让少年帮我攻略这个孩子啦,理解了吗]
[…虽然有很多不满的地方,不过事情本身还是理解了。嘛,总之只要是我做得到,就尽管要求吧]
[真的吗?哇——爱你哟,少年。就算现在抱我也是可以的哦]
[…啊,恩。抱一下]【译者注:日语里‘抱’有另一种意思就是…(啊,没想到我也有解释这个的这一天。)】
士道用抱小孩子一样的动作抱向了二亚。看到士道的反应二亚不由得嘟起了嘴。
[一点都不吐槽的话,反而有点寂寞呢]
[那就不要一直说那些让人尴尬的话!]
[啊,随便一提刚才的【不吐槽(ッッコミ)】,可是双关语哦,注意到了吗?另一种意义上的【ッッコミ】,就是少年的那个…]【译者注:二亚说的还是个黄段子,要解释吗?】
[那么就快点开始游戏吧]
士道就想要阻止二亚接下来的话一样喊了起来。总觉得如果让她接着说下去的话,各种意义上都不妙了。
[怎么了,虽然一脸不满,但实际上已经迫不及待了吗?]
二亚偷笑道,再次坐到了士道的身边,操作起鼠标。
就这么点了几个选项后,游戏便开始了。
不过看起来,和平常的恋爱游戏也没什么不同。主人公就是平常的高中生,攻略对象也是同班同学,社团的前辈,打工的同事之类的。序章也没什么奇怪的选项,只是简单的介绍了主人公和女主的关系。
[嗯,这也没什么嘛,到底哪里难倒你了]
然而听到士道的发问,二亚突然缩起了肩,水汪汪的盯着士道。
[其实,游戏什么的只是借口罢了,我只是想要创造和少年两人单独共处的机会]
[恩,我差不多该走了呢]
[啊啊,开玩笑的啦]
看到士道起身,二亚连忙抓住了士道的衣服。看来果然只是玩笑嘛。
[你啊,要是一直这幅样子。真到了那个时候,没人相信你了要怎么办啊?]
[啊,狼少年的故事啊。不过人们不是经常说‘男人都是狼’嘛。那么也就是说身为男生的少年就是狼少年了吧。恩,不错呢。男孩子×少年的展开]【译者注:狼少年也就是狼来了的故事,日本的话一般就做狼少年,‘男人都是狼’也是日本的流行语,意思我觉得大家都知道吧 】
[喂,刚才的话,敢不敢再说一遍]
[嘛嘛,总之你就再往前玩一点吗]
说着,二亚再次操作起鼠标.士道虽然一脸茫然,但还是接着看了下去。
于是,画面中的主人公开始了与二亚在意的女主角爱丽丝的对话。看样子是个很自闭的孩子。对话也仅仅最低程度的‘嗯’‘啊’之类的。
[原来如此…确实如果现实中遇到这种女生的话,估计很难搭话。不过这是游戏吧,那么肯定会专门准备爱丽丝的线路,那样的话,就算再难的类型也不会…]
[稍等一下,差不多要出选择支了]
就像是要阻止士道的话一样,二亚再次操作起鼠标。
正常来说,这种恋爱游戏确实会不断设置选择支的。玩家也就是通过选择支来控制主人公的行动。然后根据选择的不同,女主们的好感度也会发生变化,然后就会进入不同的剧情。
不过说到底,这到底不是动作或者解密游戏,就算技术再不好,只要来回选个几遍,也能试出正确选项了。
所以,士道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这种游戏二亚会打不过去。
[…啊?]
确实不一会,就像二亚说一样的选择支出来了。
——屏幕都放不下的,超大量的选择支。
[这么多啊!?]
士道不由得喊了出来。
不过这也没办法吧。正常来说,这些选择支大概也就三个左右。不过现在出现的选择支量可不是十指能数的过来的,少说也差不多有一百多个。
[这真是…]
士道一下子脸都绿了,而且仔细观察后,不知何时屏幕旁边连滚动条都出现了。二亚试着拉动后,又跳出了更多的选择支。
[这,这…这到底是什么啊,难道要在这些里面选择下一步的行动吗]
[嘛,就是这样了。而且在这之后,还会有连续的选择支。每个组合都会有不同的线路。还有,明明是恋爱游戏却不能存档。而且提前告诉你啊,光是爱丽丝一个人,我就打出八十多种BADEEND了,真的搞不懂这游戏的开发商到底怎么想的啊]【译者注:看到这,我真的不由得就联想到神大人了】
二亚不由得做出了投降的样子。
[…这根本就是就没有让玩家通关的意思吧…话说到底是哪家公司做出来的啊]
士道一边冒着汗一边向二亚问到,不过二亚却茫然地摇了摇头。
[撒]
[撒,是什么意思啊。包装什么的应该有吧,就算是下载版也应该有购入履历啊]
[没有哦,那种东西。而且说到底这根本就不是买的啊]
这次换成士道一脸茫然了。
[那这个游戏到底是从哪弄来的啊]
[呃,怎么说呢,前几天突然接到了一个只写着URL的邮件,试着点了一下后,就跳出这个游戏的下载页面了]
[不,这就已经很不正常了吧]
士道不由得喊了出来,这明显是骗子的手法吧。
[再怎么说这也太没防备了吧…这种链接当然不能点了,说不定里面就藏着来盗取个人信息的病毒啊]
[好好]
二亚只是简单的回应了一下,不过视线却一直停留在屏幕上。明显没有把刚才的话听进去。对此士道也只能叹了口气,重新看向屏幕。
[不过,看起来只能选了。那么,这个角色是…]
[爱丽丝酱]
[那么既然是和爱丽丝酱的第一次接触,总之就先试着称赞一下吧]
[嘛,正常的话都会这么想吧,但是…]
二亚一边做出半月眼,一边拉动进度条。
[要称赞什么地方呢?长相?身体?发型?衣服?气质?直接称赞?又或者文雅一点?而且还有各种各样的的表示方法啊?人偶一般的?天使一般的?女神一般的?还是直接说她倾国倾城呢?]
[……]
看到画面上滚动着的选择支,士道不由得抱起了头。
确实,如果在现实中和女孩子对话的话,有这么多选择支,也是很正常的。不过真要把这些一下子放在面前,任谁也会眼花缭乱的吧。
不过话虽然这么说,就这样不选的话,游戏也进行不下去。士道重新抬起了头说道。
[那个…这个孩子给人的感觉还是非常腼腆的。那么,还是婉转一点比较好吧]
[姆。也是呢,那么就试试这个这个编号129的【真是很漂亮的头发呢】]
[嗯…也好。总之就先这么选吧]
[OK——]
说着,二亚边操作起鼠标,点向了那个选项。
【真是很漂亮的头发呢】
【…哇!谁啊?】
主人公这么说了后,画面中的爱丽丝却吓了一跳。看到这样展开,士道不由得发出了悲鸣。
[再怎么说也不带这样的啊]
不过仔细想想或许这么安排也有它的道理吧。普通的GAL的话,应该会有更加王道的选项。不过既然这个游戏有这么多选择支,确实可以尝试一下这些更细致的选项。
[不过,等一下。下一个选择支差不多也该出来了]
听到二亚的提醒,士道连忙重新看向画面。确实,就在爱丽丝警戒着窥视着主人公的时候,屏幕上方又出现了无数的选择支。
[那个…总之,这回不慎重一点可不行啊。先试着道歉吧,顺便能再称赞一下就更好了]
[哦,是这样吗。那么这个【啊…抱歉,只是实在是太漂亮了,不自觉就说出来了】如何?]
[总觉得好像太过于装腔作势了…不过,这里的话说不定正好呢]
听到士道这么说,二亚稍微点了点头,点向了那个选项。
【啊…抱歉,只是实在是太漂亮了,不自觉就说出来了】
【……啊,是吗。那个我突然想起来好像还有事,就先走了】
爱丽丝一脸警戒的逃走了。而且画面中显示的爱丽丝的好感度也开始蹭蹭的往下降。
[这也太认生了吧]
看到这样的展开,士道不由得喊道。
与此同时,在五河家隔壁的精灵公寓里。夜刀神十香正专心致志的盯着自己的手机。
[哦哦…手机居然连这种事都做得到啊]
漂亮的夜色长发微微震动,两个水晶般的眸子也睁得大大的,十香滑动着手上的智能手机。而且还不断发出【哦】【这个!?】的惊叹声。
[你这也太大惊小怪了吧,话说回来,你真的至今为止除了打电话就没用过手机了吗?]
看到十香这幅样子,靠在沙发上的少女不由得吐槽道。睡乱的发型,还有看起来非常不高兴的表情。正是这个精灵公寓的住客之一——七罪。
[姆。确实好像有见过士道和琴里他们有这么用过…不过这个真的很厉害啊。明明这么小的一个东西,却能照相,听歌,甚至连上网都可以啊]
[上网吗?]
这次回答的是坐在七罪旁边的精灵——四糸乃。左手带着布偶的非常可爱的少女。
是的,十香和四糸乃现在正在向七罪学习如何使用手机。两个人虽然都从琴里那里拿到了联络用的手机。但是却都不怎么会用。
[嗯…对于最近的手机来说,说不定这边才是主流吧]
[不过还是感觉有点地方搞不懂,比如那个互联网到底是什么啊]
[要怎么解释才好呢…总之,就是将所有的电脑联系起来的一张网吧,你们只要记得有了它之后,就算在家里也可以做到各种各样的事就行了]
[各种各样的事…都可以吗?]
[什么事都做得到吗?]
看看四糸乃和手上的四糸奈都稍微歪了歪头,七罪便开始操作其自己的手机。
[…嗯,比如,看动画,看新闻,与世界上某个人交流之类的…还有就是买票或者店的预约,甚至叫外卖都可以哦]
[什么!连那种事都做得到吗?]
[真的很方便呢]
看到十香和四糸乃同时激动着盯着自己,七罪不由得冒出了汗珠。
[…不过,说不定也会遇到用网络做坏事的人,在自己可以熟练使用前还是找个会用的人一起用更好吧…不过你们的手机应该已经被琴里进行了安全设定的样子,应该不会随随便便就进入不正常的网页吧]
[姆,虽然还是有点搞不懂,不过七罪能知道这么多事,还真是厉害呢]
[是的…七罪,好厉害啊]
[也,也没什么了啦]
听到两人发自肺腑的称赞,七罪不由得害羞起来。
[不,已经很厉害了啊。我也不得不想向七罪学习呢]
[七罪还真是知道很多事呢…很令人尊敬呢]
[不,那个。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啦]
[不要再谦虚了啊,七罪真的很聪明呢]
[是的,七罪…很帅气啊]
[哇啊啊啊啊啊啊]
一下子听到这么多称赞,七罪不由得脸红的叫了起来。然而与此同时,房间里的门铃也响了起来。
[姆?]
十香稍微歪了歪头后,还是走向了内线电话,看着屏幕。
平常的话,除了士道和琴里以及〈Ratatoskr〉的工作人员之外没人会到这间公寓来,所以十香这次也是这么认为的,不过好像搞错了的样子。出现在画面上的是一个不知道端着什么的陌生男子。
[谁啊?]
十香按下内线电话的对话按钮询问道后,传来了男子精神的回答。
【让您久等了,我是披萨屋的,你点的物品我们已经给你送来了】
[姆….?]
十香茫然的歪了歪头,看向后方。然而坐在沙发上的四糸乃和七罪也一副莫名其妙的表情摇了摇头。
[那个,我…什么也没有点啊]
[…我也是。…该不会是十香你,听说可以用手机点外卖之后点的吧]
[才不是我点的啊,再说了,就算是我点的,也不可能这么快就送来啊]【十香智商上线了!!!】
十香这么说了后重新按下了对话按钮,于是这次又有别的声音传来了。
[久等了,寿司店的,您点的上等五人份寿司已经送来了]
[蓬莱亭的,拉面十人份,久等了]
[姆…姆!?这到底是怎么了啊]
看着不断的有外卖送来,十香不由得皱起了眉。
[啊….七罪,十香]
四糸乃突然好像注意到了什么一样,盯着窗口。十香和七罪也不由跟着看向窗外。
只见下面的街道上,已经有好几台披萨店和寿司店的车子,甚至连救护车和消防车以及警察的巡逻车都堵在楼下。
[这个的话….怎么样呢]
——从那之后的几个小时里,士道从二亚那里接过了鼠标,开始了攻略。
于是在经过不知道多少轮的失败后,终于爱丽丝的好感度开始上升了。
[哦哦!很厉害嘛,少年!不愧是精灵坠落使啊]
[不要随便就给人起那么恶劣的外号啊]
士道露出半月眼吐槽道,不过接着又叹了口气。
明明只是第一次接触事件,居然设置了连续三个1000选项的选择支。而且只要选错一个,便会直接进入BADEND。这种难度还真是前所未闻的,不得不说打到这里已经心身俱疲了。
[哇,怎么说呢,爱丽丝的好感度达到二位数什么的,还真是第一次见呢]
[不过,这也只是刚刚开始罢了]
说着,士道稍微皱了皱眉。经过了刚才的选择支难关后,终于游戏开始进入下一个事件。
看起来,好像是主人公在放学路上发现了正被不良骚扰的爱丽丝。于是,画面上出现了新的选择支。
[这里的话…肯定要帮助她了吧]
[当然了,英雄救美可是这类游戏的王道剧情啊。]
士道和二亚意见一致地选择了制止不良的选项。…嘛,虽然制止的对白也有好几种的样子,不过这里就还是选择最正统的方式吧。
[喂,那孩子不是不愿意吗,还是快住手吧]
[哈?你小子是谁啊]
于是,不良也用最标准的不良口气回答道。怎么说呢,还真是很王道的展开啊。之后只要主人公将不良赶走,那么爱丽丝的好感度就会上升吧。不对,或者根据这个主人公来说,反过来被不良打倒的可能性说不定更大一些,之后不良被爱丽丝叫来的警察赶走,主人公便在爱丽丝的膝枕上上慢慢醒来….大概就是这一类的剧情了吧。
然而,屏幕上随即出现的画面却远远超出士道的想象。
BGM突然换成了超热血的曲子,背景和人物的立绘以及文本框之类的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主人公和不良立体模型,而且在画面上方还出现了血条。
是的——就好像格斗游戏的画面一样。
[啊!这是什么啊…!?]
虽然士道这么喊着,但是游戏却没有暂停的意思,只见画面上出现了【Fight!!!】的字样,然后不良就开始向主人公攻击了。只见主人公直直的中了一拳,血条也开始下降。
[一下子就变成格斗游戏了吗!?这下能用鼠标操作吗?到底怎么办啊]
然而就在士道还在慌乱的时候,不良却丝毫没有停止攻击…而且手上渐渐的冒出了灵气,放出了大招,将主人公击倒在地。
[骗人的吧!]
[世界观呢!]
二亚和士道同时喊到,可是主人公却没能再站起来。
[……]
[……]
在天宫外围的一所废弃的大楼里,现在站着两个人影。
一个是有着齐肩短发,身材纤细的少女。另一个则是,有着一头紫绀长发身材高挑的少女。
两人都一副大衣加太阳镜的打扮,手上还拿着黑色手提箱。简直就像电影里的黑手党一样。
[约定好的东西呢]
先开口的是,纤细的少女——也就是折纸。就好像回应一样,高挑的少女——美九稍微歪起了嘴角。【这段语序很纠结,但原文如此,也不好意译太多】
[当然带来了,折纸小姐才是,没有忘了该带的东西吧]
[当然]
两人互相都点了点头,靠近了几步,将手中的箱子放在了地上。
然后,打开了箱子,将里面的内容展示给对方。
[这就是我密藏的士织小姐宝贵写真]
[这里是记录着士道的梦话的抱枕]
两人都要将自己的商品介绍给对方,同时又克制不住的向对方的箱子走去。
[原来如此…只要按一下这里的话]
【呃….嗯….再让我睡五分钟…】
[哇!达令真是太可爱了啊!]
抱着抱枕的美九,感觉已经无法自已了。折纸看了一眼这样的美九,开始检查起箱子中的照片。
[——太完美了]
照片上呈现的各种角度版的女装士道。而且那个都是折纸的收藏中没有的。
[不过,稍微有点意外呢,我一直以为如果是折纸小姐,这种程度的写真应该有好多吧]
对于美九的话,折纸却微微摇了摇头。
[【之前的我】的话,确实应该是有的。不过在这个世界,拍这些照片的事件本身已经没有了,所以现在要抓紧补充了]
[啊…这样啊]
美九好像理解了一样,点了点头。
是的,这个世界曾经一度被精灵的力量改变了,折纸也因此被拯救了。然而折纸长年以来收集的士道Collection的大部分都不见了。
[好像理解了。那么,这样交易就完成了吧?]
[——没有异议。不过,我还有一个提议。]
[提议是指…?]
[是的,可以的话我想要这些照片的存档。当然不会白要的,我会拿这个抱枕使用的音源交换的拿出手机,怎么样?]
听到折纸这么说,美九的眼睛发出了闪光。
[真的吗?那当然没问题了!那么事不宜迟,现在就交换吧]
登陆其自家说着,美九便拿出了手机,开始操作了起来。
折纸也微微点了点头,拿出了手机登陆起自家的服务器,找到了文件夹。
[……?]
不过,突然折纸好像注意到了违和感一样皱起了眉。
本来应该保存在这里的各种和士道有关的数据。现在却好像有一部分被替换成了莫名其妙的东西。
[这难道是被黑客入侵了吗?]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突然,美九发出了很厉害的悲鸣,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折纸不由得挑了挑眉,连忙赶到美九的身边。
[到底发生什么了]
[达令的…达令的写真….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美九脸色苍白的喊道,就好像看到了世间所不允许的事物的冒险家一样。
[……?]
折纸看向了美九的手机画面。
那里本应该出现的士道的写真 现在却被换成了 一群满脸胡须还在摆姿势的肌肉男 .
[——哦哦哦噢噢噢噢噢噢]
[上啊!那里!吃这招吧!]
一边听着二亚的声援,士道一边疯狂的按着按钮。于是画面中的主人公身上也开始冒出谜一样的灵气,向不良发出连击。
顺便一提,士道现在手上拿着的已经从之前的鼠标,换成了连着电脑的标准游戏手柄。再怎么说只靠鼠标和键盘打这个也太异想天开了,所以二亚从抽屉里翻出了这个手柄。
而且,就算使用了这个手柄,士道还是连连战败。理由的话很简单,敌人太强了。
于是终于迎来了第三十回合,带着这么多次失败的经验,现在士道所操纵的主人公终于开始占据了上风。
[这就是…最后的必杀——]
士道按照一定的顺序按动几个按钮后,发出了必杀指令(这也是在不断的失败中,自己领悟到的)。于是主人公将灵力聚到了手腕上,一下子放了出去。
击飞不良后,屏幕上终于出现了期待已久的【YOU·WIN】。
[太好了!]
[做到了呢]
士道不由得站了起来,二亚也激动地抱住了士道。
士道就这样高兴了一会…不过冷静下来后,突然害羞的拉开了二亚。【这段感觉动作反了】
[二亚。突然之间做什么呢]
[诶,难不成是害羞了吗?真可爱呢]
[不要再捉弄我了啊。比起这个,快看看接下来的发展吧]
士道重新坐在了椅子上,重新点开游戏。先前的格斗游戏一般的画面已经回到了原来的恋爱游戏的样子。
[爱丽丝,没事吧]
[你这人,连不认识的人都会救吗?]
虽然爱丽丝不情愿的这么说着,不过好感度上升了。士道不由得握起了手。
就下来对话顺利的进行,到了最后甚至连约会的约定都做了。
于是在到了下个周末,在车站前碰面的两个人,开始了一天的约会。
[诶,什么啊,这不是很顺利吗]
[好像是呢,不过到底要去哪里约会呢?]
就在士道正常地进行着日常对话的时候,突然士道的动作停止了。
原因的话很简单。
【欸,爱丽丝居然会想要来这种地方啊,稍稍有点意料之外呢】
【有什么不好嘛,再说我很早就想来这里看一看了,游戏中心什么的】
[……]
[……]
看到画面上的对话,士道和二亚不由得对视了一眼。
看样子,二人的心中都涌现了莫名的不安。
[呐,二亚,这不会是…]
[不,在怎么说也不会那样吧]
就在两人还保持的干笑的表情的时候,对话已经进入了下一个阶段。这次,游戏画面换成了音乐游戏。音符从屏幕上方接连不断的落了下来,而且速度和数量都是非正常级的。
[骗人的吧!?]
[这样也行!?]
两人的悲鸣回响在公寓的房间里。
[喝,撕开无尽的黑暗,八舞见参]【译者注:这中二感觉翻得不好,应该是翻得少没经验吧,各位包涵】
[来访。我们来玩了呢,琴里]
这么说着来到〈Ratatoskr〉临时司令室的是,拥有着镜像一般容貌的双子精灵,八舞耶俱矢和八舞夕弦。
而身为〈Ratatoskr〉司令的五河琴里,却微微摇动着黑色发带绑成的双马尾,叹了口气。
[…我说你们啊,虽说是临时的,但这里好歹也是司令室啊]
[咔咔,不要说那么见外的话嘛。我们也是因为正玩着的网络游戏突然维护了,不得已才出来玩的啊]
[差入,要不要尝尝我们在来的路上买的La Pullen的奶油泡芙]
说着,夕弦便拿出了一个包装非常精美的盒子。看到这样,琴里也只能稍稍的撇了撇嘴。
[真是的…不过差不多也到了休息的时间了,就准备点茶吧]
听到琴里这么说,耶俱矢和夕弦微笑着击了下掌。
但就在琴里打算站起来的时候——
[司令,抱歉打扰一下,不过请先看一下这个]
司令室下方舰员中的一位,椎崎说着便将某个页面偷到了主屏幕上。
[这是?]
[恩,就在刚才〈Ratatoskr〉的AI好像受到了来自网上的攻击。]
[怎么会这样?损失如何?]
[因为AI事先就将病毒程序给隔离开了,所以没有造成损失。只是…]
[只是?]
[是的,因为有点在意所以稍微调查了一下,发现这个病毒并不是专门针对〈Ratatoskr〉,反而是无差别攻击的样子。通过向个人的邮箱里发送含有链接的邮件,就这样伪装成游戏的假文件就被展开了,如果没有达成要求的话,病毒就会进一步扩大规模…大概就是这种模式]
听到椎崎的话,琴里不由得皱起了眉。
[…那么被入侵之后的设备会怎么样呢?]
就在此时,同样坐在下方舰员们纷纷发出报告。
[司令,现在全日本范围内,出现了大规模的要求出动紧急车辆的需求,还有大量的外卖订单]
[还有,现在网络和个人服务器上保存的数据也正在被替换成完全不同的东西。]
[今天早上开始的银行ATM故障好像也是因为这个,而且规模还在不断的扩大,继续放任下去的说不定会变成非常不妙的状况]
听到舰员的回报,琴里的表情严肃了起来。
[虽然我们也不是专门做这种事的…不过事已至此就没办法了,开始用〈Ratatoskr〉AI对病毒进行分析]
[明白了]
[耶俱矢,夕弦。虽然很可惜,不过茶会可以先等一下吗]
琴里这么说了后,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的八舞姐妹,也坦率地点了点头。
[唔…恩]
[应援,请加油吧]
琴里对此点了点头,重新看向主屏幕。
[哈…哈…哈….]
[哇….啊……]
从那之后过了几个小时,士道和二亚都精疲力尽地瘫倒在了地上。
好不容易将音乐游戏通关之后,主人公和爱丽丝还将,赛跑游戏
,智力游戏,射击游戏,娃娃机,竞马游戏等等一系列的游戏都玩了个遍。士道和二亚也只有跟着将这些游戏都玩了个遍。
而且,还都不是一般的难度,虽然士道和二亚交替着玩,到了最后两人的精神都还是到达了极限。
但是,爱丽丝还是一副没有玩够的样子,接着转向了下一个游戏。
【呐,接下来要不要玩一下这个】
【诶?这个是…】
就在主人公这么说的时候,游戏的画面也出现在了屏幕上。几张散落的麻将牌,再加上非常色气的半裸女子的插图。
[喂…为什么在约会的时候,会玩脱衣麻将啊]
士道不由得喊了出来。是的,爱丽丝所选的就是麻将输了的人会脱一件衣服的,也就是所谓的脱衣麻将。
但是,士道也知道就算冲游戏吐槽也不会有什么回应的,这也只能老老实实的打下去了。
[欸,麻将吗?太好了,这里就交给我吧]
说着,二亚做出了得意的神情,握住了游戏手柄。
[二亚,你很擅长麻将吗?]
[哼哼,那是当然的啦,我以前可是有过彻夜和电脑对战的经历啊]
自信满满的这么说着的二亚,按下了游戏开始按钮,于是电脑开始了自动的发牌——
然而在下一瞬间,屏幕上方便出现了【天和】的字样,对面也亮出了自己的牌。【译者注:天和是麻将里的术语,也就是拿到牌的一瞬间什么都不用做就赢了。下文也有讲解】
[什么….!?]
看到这样的展开,二亚不由得楞住了。但是这也是没办法的吧。基本上麻将是通过不断权衡如何换牌来进行的游戏,可是天和什么的,可是在发牌的一瞬间就决定胜负的超级不讲理的必杀技啊。
也就是说,二亚在什么都还没有做的情况下便输了。老实说,电脑玩家如果做到这一步的话,也只能说不讲理了。
但是,话虽如此士道和二亚却也什么也不能做。对此二亚不由得深深皱起了眉,重新拿起了手柄。
[真是的,下一局,下一局]
但是,虽然二亚已经点了好多次再开按钮,游戏也没重开。取而代之的是画面出现了一个消息框。
【电脑胜利了,玩家快点脱一件衣服】
[哈…?这是啥啊]
二亚困惑的点着按钮,不过游戏还是没有再开,反而响起了警报音。
[虽然按道理来说这里确实应该脱衣服的,不过电脑怎么能判断玩家是否脱了呢…]
就在此时,二亚突然向是注意到了什么一样,停了下来。看向了电脑上方的摄像头。
[不会是…通过这个内藏摄像头还进行鉴定的吧?难道真的不脱游戏就不能再开了吗?]
[不,那就变成什么游戏了啊…而且就算是真的,为什么玩个游戏要受那种罪啊]
听到士道的话,二亚也微微点了点头。
然而就在此时画面再次出现了变化,
脱衣麻将的对手开始挑衅一样向这边勾起了手指。
【还没好吗?不敢玩的话,就快点消失吧。丧家犬小姐】
二亚的额头暴起了青筋。
[真敢说啊,放马过来吧]
二亚这么喊道,便将身上穿着的牛仔裤脱了下来。露出了色气的黑色内裤和吊带袜。虽然上面还是原来的高领毛衣,但是反而因为这个反差,色气度更高了。【为啥先脱下边!!!】
[喂,二亚!?]
士道连忙移开了视线,但是二亚却一点害羞的样子都没有,反而更怒气冲冲的盯着屏幕。
于是,游戏的画面终于发生了变化,再次开始发牌了。
[果然如此吗…还真是很过分的游戏呢,不过算了。这份耻辱我一定会加倍还给你呢,我的内裤的价值可不是一般的高呢]【译者注:内裤翻成胖次更好吗?】
二亚战意满满盯着画面。
然而不幸的是,[天和]再一次出现在了游戏画面上。
[不带这样的啊啊啊啊啊啊啊!]
二亚尖叫着,扔出了手柄。
[啊啊啊,混蛋啊,我绝对绝对要把你扒光啊]
二亚恨恨的说道,疯狂的脱下了上身的毛衣。看起来,二亚是没有穿衬衫的样子,现在二亚的上身和下身已经只剩下了内衣了,真是非常不得了打扮啊。
[喂。冷静下来啊。二亚,你这幅样子,再输的话可就不得了了啊]
[别管了,交给我吧.我绝对让你看到她的欧派!]
说着,狠狠地指着画面中的女子。这里要注明一下,那里现在所站的仅仅是游戏中的游戏角色,可不是爱丽丝啊。
[还在说这种话吗…话说….]
士道红着脸注视着二亚的样子。
[…你啊,难道一直都穿这种内衣吗?]
[诶?啊,不是啦。那种事怎么可能嘛。这是因为少年要来,以防万一才特意打扮的]
[以防什么万一啊!?]
[那个就是——]
[这里不用解释了也行!!!]
士道连忙像是要制止二亚一样摇了摇头。
〈Ratatoskr〉临时司令室的主屏幕上表示的地图,现在已经一点点的变成红色。
当然这就是,被那个病毒所侵染地域的地图。就好像在纸上不断的滴上红墨水一样,转眼间地图上的受灾范围已经扩大得不成样子了。
[唔…什么啊,这异常的速度。]
[照这个样子看,恐怕几个月前病毒就已经存在于网上了,只是等到扩大到以经无法简单消除的规模才爆发出来的样子]
[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琴里也不由得露出了苦涩的表情,突然,司令室的警报响了起来。
[现在全国范围里的医疗设施已经被病毒感染了…!虽然现在还没什么大的危险,但是这么放任下去的话,可是会危害患者的性命的]
[怎么会这样!?…解析呢!?]
琴里这么喊道后〈Ratatoskr〉的解析官,村雨令音用着疲倦的声音回答道。
[正好刚才解析完了…这还真是出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结果呢]
[怎么回事?]
[…调查显示这不是单纯的网络病毒,而是可以自行学习进化的,也就说这个或许是一个接近AI的程序]
[…稍等一下,那种东西普通人可是做不出啊]
[难道是…DEM?]
琴里苦涩的说道,是的。DEM企业不仅是琴里所在的〈Ratatoskr〉的敌人,同时也是一个拥有迷一样强大技术的组织。
[…普通的话都会这么想吧。不过按照现在病毒的活动分析,并不像是DEM想要击破我们而做出来的。非要说的话,更像是被DEM一起的数据流传到了网上,自行增殖了一样。]
令音一边操作着控制台一边说到,对此,琴里不由得皱起了眉。
[不管这么样,这东西的威胁性还是没有改变啊…中津川!]
[在,马上就能生成应对的疫苗程序了!]
[还要多久]
[大概三个小时]
[呃…这也太晚了。尽可能的快一点]
[是,是的]
说着,中津川便继续操作起控制台,然而就在这时,中津川仿佛注意到什么一样,眨了眨眼。
[司令,病毒程序里好像有一段奇怪的序列…]
[奇怪的序列?]
[是的]
于是,中津川连着敲了几下键盘。画面上的英文便被翻译成了日语。
[….【告诉我,爱是什么】?什么啊,这是]
[撒。我也不明白啊]
就在这时,就好像要遮断中津川的话一样,司令室里再次响起了警报声。
[这次又是什么啊]
[这是好像某国的军事卫星被劫持了的样子]
[骗人的吧…问什么会做到这一步啊]
[卫星好像已经开始准备攻击了,地点是….这里!天宫市!]
[制作疫苗的事暴露了吗!?既然做出这种事…!]
琴里不由得咬紧了牙。
[这样下去的话就赶不上了。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
[……]
从游戏开始已经过了好多个小时。
士道和二亚依旧紧盯着屏幕。
在那之后,好不容易将脱衣麻将打通了。游戏剧情继续开始向下进行,爱丽丝的好感度也稳步上涨着,该开始的时候,摆出一副难以接近表情的她,现在也慢慢变得开朗了一点。
然而,就在游戏最高潮的时候出现的选择支,却彻底击垮了士道们的信心。
如果只是选择支本身的话,迄今为止也见过不少了,试着去选总会有办法的。但是,这会所面对却不是单单的量的问题,不管选择多少次,屏幕上依旧是数不清的选项,无论选择什么,剧情也无法向下进行。与此同时,两人的疲劳值却成倍的消耗着。
终于,在不断地听着重复的背景音乐后,二亚发话了。
[…呐,少年]
[…怎么了,二亚]
[再怎么说到了这步,也只能放弃了吧。时间也很晚了,而且这也不是什么攻略不了就会世界灭亡的游戏啊]
听到二亚的话,士道稍微沉默了一会,叹息的说道。
[…那个,如果二亚认为这样可以的话]
士道一边挠着脸一边小声说道,确实士道也累得差不多了,而且因为要做晚饭,这个时间也差不多了。但是还有一点,是士道始终在意的。
[呐,二亚]
[啊,什么]
[为什么会这么在意这个叫做爱丽丝的孩子呢,不会只是要争一口气吧]
听到士道这么问,二亚不由得苦笑了一下。
[嘛,虽然确实有一点那方面的因素啦,不过,你看这孩子不是一直一副不相信任何人的样子吗。怎么说呢,感觉就有点像以前的我一样呢]
[……啊——]
士道不由得睁大了眼,被二亚这么一说,确实注意到了。虽然容貌性格都不一样,但是,那个明明想要相信别人,却又不敢放开身心的样子,确实就和原来的二亚一样。
原来与此,二亚是想要拯救这个孩子啊,借助主人公的名字,亲自拯救她。
二亚一脸抱歉的笑道,再次大大地吐了一口气。
[不过再怎么说,也没想到会难到这个地步啊。真是花掉了很多时间呢,到底要怎么补偿才好呢?]
突然,二亚的话语停止了。看向了重新握起了手柄的士道。
[少,少年]
[…怎么了,不是就剩一点了吗,不加把劲可不行呢]
听到士道这么说,二亚稍微楞了一下后,重新露出了笑容。
[…哈哈,果然少年很受欢迎呢]
[…突然说什么呢,比起这个,快点开始吧]
[嗯…]
士道和二亚再次看向了画面,重新开始确认目前的状况。
画面中的主人公和爱丽丝,站在小小的山丘上,俯视着脚下的夜景。
就在这时,爱丽丝第一次说出了隐藏在心中的话语。
【我啊…为什么会出生呢,明明在这世上没有一个人爱着我】
这个大概就是爱丽丝路线的关键了,她肯定是因为过分的家庭环境,才开始害怕向他人展示真实的自己了吧。
就在这时,选择支出现了——大概已经超过了一万多条,庞大的文字山。
士道和二亚同时睁大了双眼,检查着这些选项。
但是就算这样,也没见到给人【就是这个啊】的感觉的选项。
[…这是搞什么啊,虽然准备了这么多选项,但真正的选项根本没有嘛]
[嗯…不过,既然是游戏,肯定应该有准备通关的条件的]
[不是,普通的话确实是那样没错,不过使用摄像头来进行脱衣判定的游戏来说,常理真的适用吗?]
说着,士道突然好像注意到什么一样,睁大了双眼。
是的,确实二亚刚才玩的脱衣麻将,自行的便打开了电脑的摄像头,来监视玩家是否有真正的接受惩罚。
这样的话,或许——
[呐…二亚。这台电脑装有话筒吗?]
[诶?嘛,确实好像有内置的话筒…啊,难道]
说到这,二亚好像也注意到了一样,睁大了眼。
士道轻轻点了点头,重新转向电脑,发出了声音。
然而说出的话语却和屏幕上所有的选项都不同。
[…我啊,爱着你啊]
接着,二亚也喊了出来。
[嗯…我也是。能够出生在这个世界上真是太好了…谢谢了]
【…えへへ】
终于,至今为止一次都没有笑过的爱丽丝在画面中露出了微笑。
【谢谢,我也爱着你们啊】
接着画面上便发出了耀眼的光芒…迎来了主人公和爱丽丝的HAPPYEND。
看着这么美好的场景,士道不由得失神的开了口。
[结束了…吗?]
[好像是…呢]
士道和二亚都同时感到了一阵放松感。
不过……
[太好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做到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立刻,两人都激动得抱住了彼此。
司令室里一脸紧张的琴里,却因为突发的状况,微微挑起了眉。
因为本来一直充斥在耳边的警报声,突然停了下来。
[发生了什么?]
[司,司令!被病毒入侵了的军事卫星,突然恢复了!]
[还不仅仅是这样,其它被感染的终端,也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什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还搞不清楚…只是,网上所存在的病毒程序,仅仅留下了一个【信息】后,就全部自毁了。]
[【信息】?能翻译出来吗?]
[马上尝试]
听到琴里的指示,舰员连忙将那个【信息】表示在了主屏幕上。
【谢谢,我也爱着你们啊】
[…?这是什么…]
琴里不由得困惑着歪了歪头。
那天晚上,在士道带着二亚回到家里的时候,十香和四糸乃,七罪她们都一脸担心的样子迎了出来。【等等,为啥你们会拖到晚上才回来啊】
[哦哦,没事吧士道,看到这么晚还不回来,大家都很担心啊]
[啊哈哈…抱歉抱歉。稍微有点事啊,马上就开始准备晚饭,稍等一下啊]
[姆…但是士道,看起来很累的样子啊,没事吧]【……】
[啊啊,没事没事,四糸乃和七罪也快点进去吧]
被士道催促着,精灵们一同回到了客厅。
虽然确实就如十香所说,士道已经相当累了……不过,再怎么也不好意思说是因为玩了一天游戏,玩到才连晚饭也做不了。于是士道只好苦笑着打开了冰箱,取出食材后,开始了准备起已经有些迟了的晚饭。
大概过了一会,注意到从玄关传来了开门声的时候,琴里和八舞姐妹都一副很劳累的样子走了进来。
[哦琴里耶俱矢,还有夕弦,怎么搞到这么晚啊]
被士道这么问了后,琴里连手都没有洗,便躺倒在了客厅的沙发里。
[还说什么…今天可真是累死了呢]
说着,挣扎着抬起了头,开始讲起了今天所发生的事。
看起来今天好像全日本区域内,都被谜一样的病毒袭击了的样子。而且差点就要陷入无可挽回的状况。
[啊……发生了这样的事啊,不过,果然是〈Ratatoskr〉将问题解决了吧]
[…不,〈Ratatoskr〉介入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个偶然,大概是世界上的某个人解开了病毒之中隐藏着的无解之谜吧]
说着,琴里微微耸了耸肩。
听到这里的士道与二亚,
[欸——]
[这世上还真是有很厉害的人呢]
不由的说出了感谢的话语。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短篇 二亚Galgam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