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黑暗骑士不可脱 (不要脱人家的暗黑骑士啦)
  4. 第二卷
  5. 第三章 抖M制造机
  6. 繁体版

第三章 抖M制造机
2017-06-22 16:04:51

		

启治对于要画些什么感到非常烦恼的同时,溜达溜达着就来到了山上。
如果不赶紧决定好和画完的话,就没有游玩的时间了。
这时启治来到了一个宽阔的地方。
针叶林被风吹得沙沙作响。
一站到针叶林中,启治感觉自己仿佛被管弦乐包围了。
多么壮丽宏伟啊!
(就在这里画吧。)
深呼一口气,启治在原地转了转。
从这里看去,画哪处的风景比较好呢?启治思索着。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过去似乎都差不多,但确实又有点不一样。
每一棵树,每一个人都拥有自己独特的美好。
启治一直都住在深山里。
按理说早就看腻了这些风景,如今不过是在城市里呆了几个月,再次看到这番美景,不禁有种归乡的亲切感。
这也许是因为作为风使一族的波旬的血,是爱着山林的缘故吧。
就在启治烦恼着该画哪一处的风景时,注意到了那边有一个人。
虽然是个女高中生,但看上去却很年幼。
那人是田中诺伊叶。
(没想到她也看中了这个地方,和我真是合拍啊。)
启治感到很高兴。
启治一直想和别人分享这绝妙的风景和这份感动。
原本是想和丰一起来画画的,但是丰想一个人画画所以拒绝了他。
实际上,丰是为了监视境介才拒绝启治的。不知道缘由的启治打算一个人寂寞地埋头写生。
然而,启治在这里碰到了诺伊叶。
虽然一个人静静地写生也挺好的,但是启治果然还是想和女孩子一起写生。
这就是男人啊。
“下流——流——流——流——!”
从远处,传来了岸田的叫声。
“喂,诺伊叶,你在画什么?”
启治朝着诺伊叶走去,只见诺伊叶以将平刷毛连续地按在纸上的画法画着画。
“……俄罗斯的形势。”
“你在画什么?!”
“不好意思,弄错了。”
“你把什么和什么弄错了?”
“克里米亚问题。”
“到底在画什么?!”
“我好像不能很好地用日语来表达。”
“什么什么——”
因为不明白诺伊叶在说些什么,所以启治决定自己来亲眼瞧瞧。
反正这样的作业一般上都画得不怎么样的。启治带着点瞧不起的心思打算一看究竟,没想到——
在那里,有幅如照片般的画。
“好厉害你真是鬼才啊!”
启治不禁感叹出声。
就像是从景色中剪下来的一样。若把这幅画放入这美景之中,正好融为一体,美妙至极。
启治观赏着这融为一体的美妙,突然发现远处的一棵很大很大的杉树。
“那种地方竟然有棵这么大的树——”
从这里出发,稍稍爬会儿山,杉树就长在那里吧。那棵杉树很明显的比其他针叶树都高。
启治明白诺伊叶为什么要选在这里写生了。
很有冲击力的杉树。广阔的树林。蓝蓝的天空。动物们就算在那里集会也够宽敞。一个充满幻想的空间。
但是——
“为什么不用绿色画杉树,而是用红色?”
“我喜欢红色。”
诺伊叶单纯的明快的回答道。
“但是也不用全用红色吧。”
“太喜欢红色。”
太喜欢。这是诺伊叶独特的回答方式。
太平洋和大西洋,因为太平洋比较大,所以『太』比『大』要来的大。
“那,这个四方形是什么?”
虽然是幅风景画,但是画上的一处地方,画着一样和画完全没有关系的东西。
小小的、四方形。
“这是用来比较对照的SEVEN STARS。”
【注:SEVEN STARS,日本国际烟草株式会社旗下的香烟品牌】
“这是香烟盒子!诺伊叶,这个不画也可以的!大小知道的,因为这不是按原尺寸画的嘛。”
“这样啊”
“但是,你真的很厉害——你能不能和我稍稍讲一下你的画法?”
“讲一下?”
“我希望你能教我一下。我对这种艺术方面的东西有点不擅长。”
“呵呵”
“啊,真是少见啊,诺伊叶竟然笑了。”
“我教你。”
诺伊叶挺了挺自己小小的胸,自信满满。一直以来诺伊叶都是一个人行动的,从没有人请她教过画画。
所以,当听到启治想要她教他的时候,诺伊叶很高兴。
有人认同她的实力。
另一边,启治咽了咽口水。
启治曾经碰过一次诺伊叶的胸。
现在莫名地想起了那时的触感。
“你想知道什么?”
“虽然我想画的像你一样,但是颜色方面,我还是想用绿色和蓝色。”
“这样的话,我推荐你用从上开始叠加的画法。”
“从上开始叠加是指什么?”
“首先,你要这样。”
用平刷毛从调色板上沾上绿色,然后开始涂到纸上。
从这一端到那一端全部都是绿色。
“不会、这样就完成了吧?”
“我喜欢先把画面深处看得见的东西先画好,这样作画比较方便。”
开始诺伊叶一直在画黑色棒子,然后用白色加了些高光,就这样画出了树枝。
然后从上方开始,用刷子尖画树叶,用像敲打一样的方式画的话,不可思议的事就来了,一棵树画好了。
接着,要放大胆一些,在刚画完的树上面,画一根更大的黑色棒子,遮住之前画的树。
“把后方的物体作为参照物,逐渐显现出远近感来。”
啪啪啪地,用同一种方法,一棵又一棵的树完成了。
“好厉害!”
“再多夸夸。”
诺伊叶害羞似得说道。启治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了。
厉害,是真的很厉害。如果是这种画法的话,启治感觉自己也能做到。
但是。
诺伊叶已经把全部都画完了。
“这里也是这样画的……”
“啊,这是SEVEN STARS?”
“MILD SEVEN。”【注:MILDSEVEN,日本著名的烟草品牌】
“画哪个不都可以!”
放在树的旁边的四方形,用蓝色涂上去就好。
“然后,这里这么画龙来了。”
“什么?”
突然,一条巨龙在空中飞翔。
“肯特洛伊出战。”【注:肯特洛伊,半人半马的怪物。希腊神话中上半身为人,下半身为马的一群怪物。】
这时,树林间出现一只拉着弓的半人半马兽。
“是不是太过于偏离现实了呢?”
启治想要阻止,但是——
“那就让它们都醉了,然后创世陪酒女降临。”
“全员大明星是搞什么啊!”
就这样大作完成了。『酒与女人与破坏与创世』,这会得金奖的吧。
和诺伊叶一起画完画的启治回到了露营地。
已经有半数的学生已经画完了,在晚饭之前他们可以自由行动。
有在房间里休息的,也有在两颗树之间挂吊床看书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享乐的方法。但是最受欢迎的,果然还是去河里玩耍。启治当然也想去河里玩,所以拿来了泳衣。
启治想把艾莉选的泳衣给暗黑骑士,但是亲手给有些不好意思,所以打算托魔步交给暗黑骑士。
“不知道会不会穿啊?”
露营地里有一间作为更衣室的小屋。在那换完泳衣的启治看向了河边。
“穿什么?”
这时,田中诺伊叶走了过来。
平时一直带着的耳机,如今被取了下来。泳衣外面罩着一件运动衫。
“那个,其实,我买了女孩子的泳衣,想通过魔步——”
听到启治的解释,诺伊叶满脸灿烂很是高兴。
“这原来是你送的礼物啊。”
“诶?”
诺伊叶把运动衫的拉链一拉,露出了身上可爱的比基尼。
启治震惊了。
“这、这件泳衣!”
穿在诺伊叶身上的并不是启治买的那件泳衣,是件布料很少的比基尼。
上身和启治买的那件布料差不多一样少。不管哪个方向,胸都有些露了出来。
下身虽然不是丁字裤,但是侧面只有细绳系着。
白底蓝横条,条纹样式的内裤。
胸小的诺伊叶就像是被迫穿着比基尼的未成年偶像。
运动衫的下摆隐约可见条纹式的泳衣。
就好像是在外投宿,没有换洗的衣服,没办法只能穿男式运动衫的女孩子一样。
魔步和启治一样,给暗黑骑士准备了泳衣做礼物。
但是,因为启治给暗黑骑士带了非常性感的泳衣,所以魔步就把自己给暗黑骑士准备的比较性感的泳衣给了诺伊叶。
“我会好好使用的。”
诺伊叶以为那泳衣是启治送的,所以打从心底感到高兴。
因为诺伊叶基本上没有从别人那里收到过任何的礼物。
那时诺伊叶对启治抱有爱恋的感情也是因为启治送她便当的缘故。
之前和启治有赌命战斗过,诺伊叶本以为自己已经被启治完全讨厌了,没想到启治还挂念着她。
诺伊叶从没想到不孤独是件这么令人感到高兴的事。
诺伊叶很高兴,高兴地用大拇指和食指捏着启治泳衣的一角。
然而,启治却很困扰。(那不是我买的泳衣。)虽然很想这么说出来,但是说不出口。现在的诺伊叶是这么的高兴。
“话说回来,你的胳膊没事了吧?”
两个人并排地走着,启治为了避免看到诺伊叶,眺望着风景。
诺伊叶的体型,怎么看都像个小朋友。
但是,那确实是女孩子的身体。
女孩子该有的都有。
对于渐渐兴奋起来的自己,启治努力抑制着。
“没问题,我的胳膊还没那么纤弱。”
诺伊叶之前和启治战斗的时候,右臂骨折了。
原本痊愈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诺伊叶是暗黑骑士的缘故,才过了一周就拆了石膏,恢复了正常生活。
即便如此,启治还是很在意诺伊叶骨折这件事。
“因为战斗而受的伤,你不用在意,你只是做了你该做的事。”
“真不愧是暗黑骑士,我觉得你能这么想很厉害。”
“因为那是我不好。”
“话是这么说。每次像这样和你面对面,我都能回想起那次战斗。”
“我也,每次碰到你,都能回想起。”
“嗯?”
“和你一起吃的拉面,是我一生中吃过的最好吃的拉面。”
“太夸张了。”
“是吗?”
“你只要和我说想一起去吃,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陪你去的。我也觉得,比起一个人吃,还是和别人一起吃来的更加美味。”
“那么”
诺伊叶突然停了下来。
放开了捏住启治衣角的手指,这让启治也不由地停了下来。
“嗯?”
“吃掉我吧。”
沙沙沙,五月的风吹得针叶树摇晃个不停。
“嗯?!”
启治满脸通红。
诺伊叶说的话的意思,真的是那个意思吗,还是自己误会了什么。启治搞不懂了。
“不能、吃掉我吗?”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我不明白。”
“我的梦想就是在这个世界里成为某个人的新娘。”
“不,这有点太嘛,你先说下去吧。”
“快速成为新娘的方法就是被男孩子吃掉,魔步是这样告诉我的。”
(那个混蛋说什么多余的话啊)
启治皱起了眉头。
为什么暗黑骑士们一个一个的都会上魔步花言巧语的当呢。
“诺伊叶。”
“嗯?”
“我,不会吃掉你的。”
“这样啊”
诺伊叶很失望。
“但是,我想吃掉你的想法特别强烈。”
“真的?”
“啊,现在就很想吃掉。——但是,这种东西不应该更……更要好好『珍惜』吗”
“那,我吃掉你也不行吗?”
“不行什么的恩,不行。”
启治铁了心。
魔步教的吃不吃掉,肯定是指不正经的事。
但是,不能做出那种事。
做了的话,不仅仅是违背了自己对暗黑骑士的感情,对于诺伊叶对自己的感情,像是回应了般但却又并没有真正回应。
做吧——这样的话,不能说。
启治一直觉得诺伊叶很可爱,在一起合得来的地方也很多,也经常心砰砰直跳。
这份感觉,无疑就是『喜欢』吧。
但是,即使如此,也不能表现出来。
对暗黑骑士以外的人,产生同一份感情,这绝对是不行的。
是的。不行这句话,看着像是说给诺伊叶听得,但其实是对自己说的。
“我知道了。”
“谢谢。”
“但是,我不会放弃的。”
“哦、哦。”
厉害。
诺伊叶一点也没有被自己说服的样子。
但总之诺伊叶理解了,虽然感觉上只是一时而已,更加『珍惜』这句话好像并没有被那么重视。
写生大会已经结束了。
大家都想赶紧画完赶紧去玩吧。
很多人在河边。
“哇——大海!”
虽然那里是河,但是情绪高涨的高中生因推导出『入水=海』这一方程式而尖叫着,“咚咚咚”地从悬崖跳入“大海”里。
河最深的地方就是脚踩在河底,水刚好浸到肩膀这种程度。
高中生们一个接一个的跳了进去,相互泼水,打水球,玩卡巴迪、法式滚球、排球。
就像是为了证明人类是从海里诞生的这一进化论一样,在看到清澈的水后,想要进去的想法会驱使人类做出行动。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哇——”
“呵呵呵呵呵——”
“哈哈哈哈哈哈——”
河里不断地传来大家快乐的欢呼声。
水花飞溅着。
一动不动保持着体育座的诺伊叶,看着大家的样子,低声自言自语道。【注:体育座り,屁股放在地上,两手抱膝的姿势。】
“日本有一种寄生虫叫血吸虫。幼虫寄生在入河的哺乳类的皮肤上,等出现高烧、消化器官症等急性症状后,长大的血吸虫就会在肝门脉里慢慢筑巢,之后成虫会在宿主的血管内部繁殖幼虫——宿主最终会走向死亡。”
就在诺伊叶说明到一半的时候,学生们从河里走了上来。
刚才开开心心的声音不知道去了哪儿,如今大家都很沉默。
“——不过这种寄生虫早就消失了。”
话音刚落,学生们转了个身。
“耶——!Let’sparty!”
“哗——”
跳进河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哇——”
“呵呵呵呵呵——”
“我们是自由的——!”
一个接一个的跳了进去,相互泼水,打水球,玩卡巴迪、法式滚球、排球——
“1996年,终于在日本里也确定了一例由福氏耐格里阿米巴原虫引发的变形虫性髓膜脑炎。在25度至35度的温水环境下发现的,从呼吸器官侵入体内。虽然症状看上去像流感,但其实简单地说就是——溶解脑袋。”
这时——
学生们沉默地按着嘴和鼻子,从河里走了上来。
“这个水温应该没什么问题。”
因为这句补充说明,学生们又去往河里跳了。
“Oh my God!”
“胜利了!”
看着因为一句话而一会儿开心一会儿郁闷的同学们的身影,诺伊叶感到很高兴。
“你在做什么啊。”
游了一圈回来的启治来到了诺伊叶的身边。
看着巧妙地用话语来煽动别人的诺伊叶,启治觉得很有意思。
“驱使他们,很开心。”
“嘛,是很有趣,不过真亏你能这么简单的就煽动他们。”
“煽动人所需要的东西有三样。”
“只有三样?”
“是的愤怒、恐惧和快乐才是人类的本质。如果一个人行动了三个人就都会行动。特别是恐惧这种感情,很容易引起抱团、集体行动。”
“诶是这样的吗。”
“一发起战争就会起哄,生活一苦就会嘲讽,很简单的就能引起人类对现政权的反抗心。”
“怎么突然说这么复杂的话!——严肃!太严肃了!”
“对我来说,捕捉人心是件很快乐的事。”
“诺伊叶,不去河里玩吗?”
“我,不会游泳。”
“啊,是这样吗?那,我教你吧?”
“诶?”
“就当做是你教我画画的回礼了。”
“但是”
诺伊叶有点害羞。
现在穿着的泳衣被启治看到也没关系。
如果是启治的话,诺伊叶想给他看。
启治的话,肯定不会说不好听的话。
但是,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千差万别、毁誉参半,会有各种各样的意见。
诺伊叶想被夸奖。
不想被贬低被小瞧。
作为暗黑骑士的自尊心,正在犹豫要不要给启治看。
“来,一起去玩吧。”
诺伊叶被启治拉着手,站了起来。
然后,脱掉了运动衫。
“哇哦——”一阵骚动。
但是,那并不是因为诺伊叶。
启治震惊地睁大了双眼,合不拢嘴。
就在诺伊叶脱掉运动衫的时候,某个人来了。
那人是,有着闪闪金发、童颜巨乳的少女——艾莉。
“艾莉也来了啊。”
启治的鼻子如匹诺曹一样伸长了。(译者注:Pinocchio,迪士尼里的某位角色,说谎时鼻子会变长,具体可以去参考“匹诺曹大冒险”TheAdventures of Pinocchio)
(为什么为什么一碰到色色的事情就会伸长)
启治曾经见到过一次艾莉的裸体。
但是,那个时候是因为看到的时候太慌张了,所以并没有看清楚。
和现在穿着泳衣的艾莉不一样。
不管穿了多少,只要能不受那丰满的充满魅力的异世界人类的身体的诱惑就好了。
(艾莉、就像她所说的那样穿着泳衣过来了。)
启治很是震惊。
收到那件过于性感的比基尼,暗黑骑士真的会高兴吗?启治担心得不得了。
虽然艾莉说女高中生的话就该穿成这样子的,但是应该没有这么穿着的女高中生吧。
不过——艾莉穿着。
是艾莉自己这么说了后才穿的,还是艾莉本来就是这么穿的,不管怎样,艾莉都率先付诸实践穿了出来。
看到启治色咪咪地盯着艾莉的样子,诺伊叶有些生气。
(艾露琳可・拉格纳・沃尔特。还是一如既往可怕。)
诺伊叶作为暗黑骑士尊敬着艾莉,也知道自己是比不上艾莉的。
但是,那只是在战斗技术上,在战略、战术这种用脑的战斗上,另外还有绘画、雕刻这类的艺术上,诺伊叶相信自己不会输。
但是,现在,诺伊叶能感觉到。
自己在头脑战上赢了,却在心理战上输了。
有些生气的诺伊叶向河边走去。
“喂,诺伊叶,你一个人去是练习不了游泳的。”
“反正,你要去那个人身边不是吗。”
“诶?”
“要去你就去。我、去捕抓鲑鱼。”
“哗——”地一声,诺伊叶跳进了河里。在能露出上半身的浅滩里——
“咚——”
手往河里一扫,一条鱼被打了上来。
就像熊捕鱼一样。
虽然被弹上来的鱼不是鲑鱼。
“啊,看来进不去那个圈啊。”
艾莉很受欢迎。
一群像丧尸一样的男生围着艾莉,艾莉为难地应对着。
启治没有插进那群男生里的勇气。
“我、可以吗?”
“艾莉是朋友,诺伊叶当然也是朋友。
“同等啊。”
“话说回来,暗黑骑士去哪里了?”
“诶?”
“嗯?”
“不是在吗?”
“啊,是啊。”
诺伊叶知道艾莉是暗黑骑士这件事。
所以,诺伊叶说暗黑骑士艾莉就在那里。
启治知道诺伊叶是暗黑骑士。
所以,启治说暗黑骑士诺伊叶在这里。
两人看似意见相合但实际上却并没有。
“那就开始学游泳吧。”
“人、是怎样游泳的?”
在诺伊叶的世界,游泳并不是人人都会的。
在那里,会游泳的人被称为『能人』。
但在这个世界,特别是日本人,从小学开始就有游泳课,游泳变成了一件很普遍的事。这让暗黑骑士诺伊叶受到了从没想过的文化打击。
“嘛,是从浅打水开始的吧。”
“浅打水”
诺伊叶完全不明白启治说的什么意思。
这时,诺伊叶跳了起来。
“咚——”地一声从水面跳了起来,跳过了启治的头顶,然后又回到了水面上。
“是这样吗?”
“虽然很厉害,但却不是这样。你想成什么意思了?”
“像蝗虫一样在水面上跳。”
“为什么你这样都能做到,普通的游泳却不会!”
从泳池里上来的时候,跳着上来的人应该没有吧。
然而诺伊叶不仅仅跳着上来,还让启治见识了下她那能从他头上跳过去的弹跳力。
如果从日语的意思来说明浅打水的话很难啊。启治有些烦恼。
总之,先抓住她的两只手吧。
“啊”诺伊叶的脸红透了。
“怎么了?”
“手牵手是因为我们在谈恋爱?”
“你说的太过了!对,就这样浮着。”
(漂浮中)
阳光照耀着,诺伊叶的身体像是要被宇宙人带走了一样,漂浮在水上。
“等下!回来!回来!”
听到启治叫她,诺伊叶回到了河里。
“手借我一下。”
“猫的?”
“不是不是。把你的手伸到这里来。”
【注:日语里有一句谚语,猫の手も借りたい,表面意思是想借猫的手,意为忙得不可开交。】
诺伊叶把手伸了出来,启治拉过诺伊叶的手。
(原来浮是这样浮啊)
“把脚伸直——”
诺伊叶按照启治说的,双脚离开了河底。
一颗小屁股浮了上来。
(很好很好。)
事情进展的很顺利,这让启治自夸了起来。
“然后,动脚踢起来。”
诺伊叶弯曲膝盖,然后伸直,再弯曲膝盖。
就这样,诺伊叶做着不标准的动作。
“不对不对不对。你回来。”
哗——诺伊叶站在了河里。
(这样踢,错了吗?)
“手给我。”
“猫的?”
“不是。把双手伸到这里来。”
诺伊叶把手往前伸,启治拉过她的手。
“把脚伸直然后用脚打水面。”
啪、啪、啪
诺伊叶像蝴蝶一样双脚并拢着拍打着水面。
“你是海豹吗你。给我交替着打。”
啪啪啪啪啪
好不容易,终于有浅打水的雏形了。
“然后,脸贴上去。”
(脸)
诺伊叶张开双手,冲着启治的胸口撞了过去。
那已经不是普通的游泳了,可以说是鱼雷级别的了。
“不是这样。”
由于过度的冲击,启治有些喘不过气来,都要怀疑自己的横膈膜是不是坏掉了。
“对不起。因为我现在没有戴耳机。”
“不,是我说明得不够清楚。”
诺伊叶平时都是一边听日语讲座,一边生活的。
现在,可能是没有戴耳机的原因吧,听不太懂日语。
“来,把手给我。”
“猫的?”
“嗯。你给我适可而止点!记住我不是想要猫的手。”
“明白了。”
诺伊叶把双手往前伸,启治拉过她的手。
“把脚伸直浮着。”
啪——把脚伸直了的诺伊叶像是要被老天召唤回去了。
“啊啊啊啊!不对不对不对!回来!回来!”
启治忘记了“浮着”这句话不能讲,一不小心又讲出来了,后悔啊。
“把双手伸出来。”
诺伊叶把双手往前伸,启治拉过她的手。
“把脚伸直——对对对对对。然后,两只脚交替拍打水面。”
啪啪啪啪啪啪
浅打水的样子出来了,启治松了口气。
现在,一但说错话,就又会像刚才那样鱼雷发射了吧。
“对对对对。然后,把脸、朝、水面。”
启治一个单词一个单词的明确地告诉诺伊叶。
于是诺伊叶头朝下,脸贴在了水面上。
(做到了做到了浅打水)
启治成就感爆棚。
浅打水也没那么难嘛。
“很好,保持着这样的姿势移动。”
啪。诺伊叶突然站了起来,大步地走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
启治这才察觉到“移动”这个词不能说!
“把手给我。”
“羊的?”
“啊啊啊啊!不是羊的!”
启治觉得自己应该更早地意识到“把手给我”这句话也是不能讲的。
“把双手伸出来。对。把脚伸直——对。然后,交替拍打水面。”
啪啪啪啪
这时,诺伊叶站了起来。握着启治的手一起拍打水面。
“啊啊啊啊啊!是用脚交替拍打。”
突然,诺伊叶的扫堂腿扫了过来,启治当场摔倒了。
“你给我等下!”
“是的!”
“你该不会是,明知道什么意思还乱做的吧”
“对不起。我什么都不明白。因为在流动的水里……所以脑子里有点混乱。”
暗黑骑士平时是不下水的。
因为穿着铠甲过河,相当于是自杀行为。
所以——诺伊叶只是在紧张。
“呼——OK。没事了。至少自由泳,我像一定能学会的。”
“嗯嗯”诺伊叶调整了下嗓子,伸出了双手。
现在,启治有种自己在玩游戏的感觉。
根据选项的不同,结果也会变成不同的游戏。
如果选了错误的选项,一发就游戏结束了。得从最开始重新玩起。但是,如果选对了的话,就应该能向前进展了。
而且,前方肯定有好的结局在等着。
“走吧!诺伊叶。”
“去哪?”
无视。
“伸出双手,对。然后,把脚伸直。对对,然后,把『脚』!『交替』!拍打水面。对对对对,然后,把脸,朝水面。对!很好!”
接下来,是换气。
“把”启治刚想说把脸抬起来,却想到这句话应该不能说。
一说,诺伊叶肯定要把脸朝前。也就是像鱼雷一样冲过来。
“把脸朝这个方向。”
这样说的话,诺伊叶应该会把脸朝上吧。也就能换气了吧。
应该、行的。
诺伊叶牵着启治的手,把脸朝向了启治。
不,不仅仅是脸,诺伊叶整个人都朝着启治。
交叉着手臂,刚才还浮在水面的小屁股潜入了水中。
随之,诺伊叶的小馒头浮出了水面。
是的,诺伊叶从刚才的俯身状态翻转为了现在仰着的状态。
“啊啊啊啊啊!”
启治叹气道。
选错选项了。
“回来!”
哗——
因为启治的一句话,诺伊叶站了起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可恶!”
启治挠着头,苦恼得把头发都弄乱了。
启治嫌弃自己的愚蠢。
回来。
这句话,在诺伊叶浮着的时候说过好多次。
所以,现在,“回来”这个词对诺伊叶来说就是重置的意思。
“把双手伸出来。伸直腿。双腿交替怕打水面。然后,脸朝下贴水面。对!”
到这里为止是可以的。但是,接下来才是问题。
“露出脸来。”
启治试着说了这句话。
或许,不会迎来鱼雷冲击。
这时——
诺伊叶翻身仰了过来。
“啊啊啊!可恶!”
启治叹气道。
没想到这个选项的结果竟然也是这个。
得想办法让她俯身。
(嗯?诶?)
突然,启治注意到一件事。
启治偷偷地抽了下自己的手。
于是,诺伊叶“刷——”地往前游了游。
“这不是做到了嘛!虽然不是自由泳,但是,仰泳学会了!”
不幸中的万幸。
看上去像是失败了,实际上是成功了。
爱迪生曾说过:“我从没失败过。看似不行的方法实际上却成功了。”
启治内心这样意译道。现在他的内心与爱迪生产生了共鸣。
启治要教诺伊叶游泳的最后一步了。
“转动肩膀,划手。”
在这里,启治和诺伊叶发明了一样新东西。
是的,是新的发明,不是新的发现。
诺伊叶咕噜咕噜地转着肩膀。
但是,那种转动方式,和仰泳,刚好相反。
暗黑骑士的手臂看似很纤弱,但实际上拥有强劲的臂力。高速旋转的手臂,让诺伊叶能够游起来。
但是诺伊叶游的方向并不是头的方向,而是脚的方向。
自由泳、蛙泳、蝶泳、仰泳。这些都是自古继承下来的,除此之外,现下也就狗刨和踩水这种程度的了。
然而,诺伊叶发明了新的游泳方式。
像外轮船一样,随着手臂的螺旋桨,脚先游动的游法。
护卫舰游法完成。
启治觉得。
“既然这样能游,那就这样游好了。”
诺伊叶向启治学游泳时的样子,艾莉都清楚地看在眼里。
单独两人,片刻不离。
看到他们这幅样子,艾莉很是愕然。
(笨、笨蛋那两个人,不是决裂了吗?)
第一部结束了。是的,就是在第一部结束的时候,艾莉偷听到启治和诺伊叶的对话。
那个时候,启治确实是拒绝了诺伊叶的求婚。
(那件性感的泳衣!和我穿着的不相上下,肯定是启治送给她的礼物!肯定是的!)
“你是哪个班的女生?”
足球部帅哥向艾莉搭话。
咚。
艾莉迁怒的拳头打向了他,足球部帅哥锻炼有加的腹肌都被打坏了。
“别这么不客气地搭话。身份低贱的小子”
被嫉妒的火焰和败者的气息萦绕着的艾莉,就是所谓的『暗黑骑士』。
“拜,拜托请再来几拳!”
足球部的帅哥就因为这一拳觉醒了他抖M的特性。
(鞍马君啊鞍马君鞍马君!)
好远。
感觉上他好远。
“喂,你要是可以的话,和我”
“你该不会是在邀请我吧?”
“可以的话,一起游泳吧。”
艾莉的性感和可爱,击中了每位男生的红心,但一个接一个上来搭讪的轻佻的男生都被击沉了。
有些人腹部受到一击。
有些人脸被膝盖踢中。
有些人被踢进了河里。
这些受到攻击的人,异口同声地这样说道。
“爽~”
现在,艾莉只关注启治而已。
所以现在出现在她眼前的男生们就如同苍蝇和蚊子般的存在。
无论男生们讲什么话或变成什么样子,都不关她的事。
眼前出现的这些,都是令人厌烦的存在,都得除掉。
仅仅只是这样而已。
(欧诺雷! 欧诺雷妹抖・团地妻・盖尔!)(译者注:这个名字我也不懂该怎么翻译。姑且来个分析。おのれエロメイド・団地妻・ゲイル。前面三个平假名姑且不理会,重点的是“エロメイド”和“団地妻”。エロ这两个字相信大家都不陌生,メイド=女仆,エロメイド=色色女仆,団地妻=住在集体宿舍的主妇。但是名字不可能翻成这样的吧……所以还是按照音译的方式来命名,结果变成如此搞笑的名字……只能说作者真会玩)
艾莉的拳头兴奋得震颤着。
田中诺伊叶这个名字是个假名。(假名=假的名字,不是片假名)
因为如果她报自己的真名“妹抖”的话,是会被嘲笑,被戏弄的,所以才取了个假名。
艾莉现在马上就想到启治的身边去。
但是——
“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可恶!”
启治看上去很开心。
自己应该融不进去他俩的圈子。
艾莉气得咬了咬牙,转个身往后走。
到处都是“呦——”的赞叹声。从这群从没见过只有细绳系着的丁字裤的小处男们那里传来。
从河里上来,艾莉找到坐在塑料布上笑眯眯地边看着这边,边玩着手机末端的魔步。
“喂,魔步。”
“嗯?怎样了?有好男人来搭讪你吧?很多选择吗”
“你不是说我现在的这幅打扮,不管怎么样的男性都肯定会热血沸腾幸福感爆棚的吗?”
“我才没说过!那种奇迹般的话!”
“所以搞什么啊!压根就没过来!我穿成这样压根就没过来!真的是搞什么啊这件泳衣!”
艾莉气愤得跺着脚,一跺,胸就摇晃了起来。
虽然现在艾莉穿着超级性感的泳衣,但完全是自作自受所得到的因果报应,但是没有其他的泄愤对象了。
“在我看来,不是有很多男的来搭讪嘛——”
“诶?哇!”
艾莉一回头,发现男生们排成列地站在那里。
“那个,能给我们签名吗?”
“诶?”
艾莉有些畏缩。
和刚才完全不同的接近方式。
魔步像是就在等着这个时候的样子,突然从塑料布上站了起来。
“大家听着。签名一次1000日元,握手的话追加1000日元。付不起的都给我滚蛋吧。”
“你!当朋友是出售品吗!”
艾莉叹气道。
魔步打从开始就是把自己当做商品来对待的。
“暗黑骑士想成为受欢迎的人,而我也想赚钱。这不就是利害一致了吗?”
“我、我并、并不是想成为受欢迎的人那个”
我只要能和启治亲密点,就好了。
他要是能接受我,就好了。
“啊,是这样的吗?对不起,我好像误会你了。”
“魔步”
魔步想让暗黑骑士艾莉被更多人知道。
知道艾莉原来是这么有魅力的女孩子。
这么好的女孩子,就在我们学校里。
现在,基本上已经成功了。
但是————暗黑骑士并不希望这样。
所以魔步把浴巾披在了艾莉的肩上,盖住了她那充满魅力的身体。
“大家,都散了吧散了吧。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
同班同学深知魔步的恐怖。
刚刚成立的艾莉粉丝俱乐部的男生们勉勉强强不愿意地离开了。
他们的背影,看起来非常的沮丧。
“总有种,是我做了坏事的感觉。”
“暗黑骑士桑走吧。”
“诶?魔步?”
“你,不是有一定要见的人吗?你不想输给其他的女生吧?”
“……打扮成这样,他会见我吗?”
“你放心吧。因为只要通过努力,是会产生热血沸腾幸福感爆棚这种奇迹的。”
“哦。虽然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知道了!”
暗黑骑士在想着这样的打扮会不会不大好。
但是,仔细想想的话,诺伊叶的打扮差不多也是这样。
现在,启治肯定注意到了围绕在自己周围跟苍蝇一样的男生们了吧。
如果是自己穿着的这身泳衣,肯定能秒杀诺伊叶的。
魔步肯定也会这么说的。
艾莉把浴巾像披风一样披在身上,向启治所在的地方走去。
目送完艾莉走的魔步,转过身说道——
“那边的小哥,稍等一下。”
魔步向刚才解散了的艾莉粉丝俱乐部的其中一个人招了招手。
“有什么事啊?”
“刚才那个小哥,想不想要艾莉宝贵的写真。一张1000日元。”
此时的魔步,非常的厚脸皮。
虽然她不想让艾莉难过,但是能赚钱的生意怎么能放手。
在诺伊叶沉迷于她的新游泳方式时,精疲力尽的启治走上了河岸。这时,启治忽然看见了一张熟人的脸孔,于是便走了过去。
“啊,境介先生,你在做什么?”
在那里的是,今天同间房的境介和平时关系都很好的丰。
就在大家在河里玩的的时候,境介看着写生簿,困恼地挠着头。
丰也犯困地摩擦着下巴。
“啊,启。能不能帮我看看这个。”
于是,启治看向丰的写生簿。
那里画着的是一幅示意图。
一个大的建筑物和两个两重圈。还有森林和道路。
“这是?”
这张奇怪的画,应该不是写生。
启治搞不明白这里有何意思。
“这个建筑物,是今天留宿的旅馆。”
境介指着画里的东西,一一说明道。
“哦。那这个圈是?”
“两个大浴场。这边是男汤,这边是女汤。”
到这里,启治还是能理解的。
“这该不会是怎么去偷窥的路线图?”
启治吃惊的问道。
(丰又想做那种蠢事)
启治看向亲友的侧脸。
辻本丰是个让人捉摸不透的男人。
兴趣是开玩笑、观察人类,还充满了思春期特有的性欲上的好奇心。
“你看这张图能理解的这么深入是因为你也这么考虑过。”
境介笑了笑。
“嘛,想过一点点。也就是能去偷窥的距离这种程度。”
启治有些害羞地承认了。
谁都有想过的吧。“该不会,是去偷窥女汤的吧?”
这种事启治就没想过了。
付出实际行动这种一般上都不会去想的。
虽然启治曾经确实地想过一次。
但那是积聚欲望的行为,所以启治马上就放弃了这个念头。
启治虽然是波旬的候选人,但是在他看来波旬并不是神,而是魔鬼。
要是想不和父亲一样做波旬,就得抑制欲望。
“男汤和女汤,没有紧挨着。”
丰严肃地说道。
“啊——是啊。”
男生和女生,别说更衣室了,就连去澡堂的路都不一样。
“也就是说装作搞错了,去偷窥更衣室这种也不能做了。”
境介懊悔地抬头看着五月的天空。
“你们原来是想干这种事啊”
启治对他们的这个直率而又大胆的计划产生些兴趣。
“但是,女汤是露天的。既然我们能从这眺望天空,那我们也能从天空眺望这个。”
丰用食指指了指森林。
“森林?”
“从树上用双筒望远镜偷窥的话,肯定能看到。”
“啊,原来如此。”
男汤和女汤是分开的。
要选能偷窥女汤的树木,不能太远也不能太近。
森林中有大树这件事,刚才在写生大会上启治已经知道了。
就是之前从诺伊叶写生的地方看过去的那棵大杉树。
“在那里可看不见啊——”
突然凑过脸来的是,暗黑骑士——不,是其中一人,艾莉。
“诶,艾莉!”
启治有些惊讶,打了个寒颤。
站在那里的是一个流着水滴的女高中生。
穿着比基尼。
但那并不是普通的比基尼。
可以说是裸体级别的,性感色情的比基尼。
“你是!在『贵族混蛋』里上班的那个可爱的女孩子!”
境介也很惊讶。
在『贵族混蛋』里工作的的女孩子原来和自己是同个学校的啊。
艾莉两手放在膝盖上,微微弯腰地看着写生簿。
艾莉的这个姿势显示了她傲人的双峰。启治和境介的视线刚好能看到。
(啊,不好!)
两人同时按住了鼻子。
作为波旬候选人的两人,一旦想色色的事,鼻子就会变长。
就像是匹诺曹说谎时一样。
“哪里画得不好了?”
丰一直面无表情着。
就算是一向冷静的丰,在这强烈的胸器面前,也兴奋得不得了,不过他很好地利用笑容给隐藏了起来。
只要不露出色眯眯的表情,看多久都没问题。
女生讨厌被下流的目光盯着,或者说对于被别人盯着这件事女生本来就讨厌的吧。
这样想着的时候,启治和境介不由得移开了目光。
但是,想看。
真的,很想看。
凝视,深深地,频繁地,淡淡地,津津有味地看!
但是,不能看!
启治不想让艾莉觉得自己是个很好色的男性。
境介不想让启治知道自己不是一个普通人。
相反,艾莉很兴奋。
(哈哈。很明显,这座城池,要从这里开始攻略。这是个机会。而且这不正好就是我的专业领域嘛!)
在这里只要给启治看到自己的好地方,在启治心中艾莉的地位肯定就会上升了!
(可不能输!输给那个妹抖!)
“去这个地方,只有这条路是吧?”
艾莉得意洋洋地指向写生簿上的路线。
从旅馆的入口去的话,路只有一条。
弯弯曲曲的一条狭窄的山路。
“嘛,是的。”
丰点了点头。
“这里肯定有弓兵埋伏。”
艾莉很认真的说着,纤细白嫩的手指指着写生簿。
“这样啊,如果是这地形的话,分分钟被射杀呢”
启治遗憾地说道。
“就算把盾掩盖在头上,带着重装步兵跑过去也没用,因为前方是这里。”
艾莉把手指滑到之前诺伊叶写生的那个地方。
“这里比较开阔吧。”
“这个地方,东进南出。虽然是像广场一样的地方,但是这里的西和北有铳兵在。就像枡形门的样子呢——。”
“这里不能一口气跑过去吗?”
“嗯——因为交叉炮火。要突破这里,不多牺牲些兵的话是很困难的。当然,除了铳兵外还有弓兵待机着。如果南侧还有长枪兵的话,你们就只能被随意蹂躏了。”
“防御真强啊。那,如果是艾莉你的话,你怎么去?”
“嗯——我的话……从这里。”
艾莉指的地方正是男汤。
“绕过这个水池,直接往上跑的话,就能突破枡形的南面。从这里背后袭击枪兵的话,之后敌方人手肯定就会减少了。”
“但是,这里没有路啊?”
“走没有路的路,谁都不用牺牲。所谓兵者诡道也!”
“原来如此。好,那,我们拿绳子去吧。谢谢你,艾莉。”
“不用不用!只要能帮到启治,我现在立马去切开腹部也没关系!……虽然切开的是兔子。”
“我还以为你要切腹呢,原来只是开腹啊!你干嘛让我吐槽你!”
哈哈哈哈哈。
两人大笑了起来。
从头看到尾,一直静静看着的境介感到十分困扰。
(什么和什么啊!为什么要把有敌兵埋伏当做前提!等等也就是说暴露了!?去偷窥的计划暴露了!不,就算暴露了也不会有弓兵来的!这样啊。才怪!你们怎么不说有什么兵什么兵的很奇怪啊!那样大规模的以军队为单位的作战才不会干呢!枡形是什么东西!防御真厉害啊。才怪!可怕!不管怎么问都是难以攻陷。但是那是城门和高台的地方啊!如果是森林的话,才没有那么强的防御!谁都不用牺牲——如果是普通行军的话肯定有人死的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个屁啊!干嘛要让我有吐槽的欲望!)
“原来如此,可能确实有点道理。”
丰赞同道。
境介一脸“你也是这样啊……”的表情看向丰。
明明自己觉得丰是个正常人。
只有自己一个人不赞同艾莉的话,境介尝到了孤独的味道。
“这里这样攻略——”
艾莉笑着指着。
“啊——嗯。同时攻略这里怎样?”
启治指向别的地方。
“也不错。这样一来敌方被分散了意识。非常好。”
作战计划是同时攻略两处来分散敌方的兵力。
启治的提案让艾莉很是高兴,高兴得都跳了起来。
另外三人无言地看了会儿艾莉的胸前,很快又无言地看写生簿去了。
“然后,这里这样。从这边冲进去。”
主力部队走从男汤出发这条路线,特别行动队走最初提案的旅馆出发这条路线。
“啊,大家加油冲进去,进去出来进去出来!”
如果能把在广场的铳兵赶出去的话,就能突破枡形地方。
“进去出来?”
“是的。这样进去,然后这样出来。只要敌方出来了,我们就能一口气进入更里面了。”
艾莉的提案是让少数的兵掉入敌方的陷阱里,马上撤退,然后假装要攻上去,就能把在枡形地形里的兵们引到能攻击他们的地方去了。但是,要更好的把兵引出来,就不能在陷阱前退缩,有必要去到更里面。
“能顺利地进去嘛?”
“这里的角度有点微妙啊穿过吗?还是再进入一次。屡次三番的”
艾莉和启治有些担心主力部队。
目的并不是为了歼灭敌人,而是逃开敌人阵地,顺利到达目的地。
要牺牲多少兵,主力部队才能逃开敌方的视线呢。
但是,如果不多挑战几次,多试几次的话是不会知道的。
就这样,艾莉和启治聊这战术的事。
(故意的!这些家伙们!这些家伙是故意说出来的!搞什么啊,这种间接的色情对话!)
境介很是困扰。
那两人所说的话,境介总有种很下流的感觉。
丰也不参加,就随声附和着当着听众。
“哈哈,那么就来摸摸那里好了——”
境介决定加入他们。
看着艾莉的胸,境介的手指一个劲得动着,完全就是性骚扰的行为。
就现在对话的走向,直接去骚扰一下也可以当做玩笑盖过去。境介肤浅地想道。
“诶?……什么意思?”
计划落空。
艾莉双手抱着身体,并且与境介保持了点距离,躲在了启治的身后。
“摸摸什么啊。不明白你在说什么。哈哈哈哈。”
被丰取笑,境介感到很烦躁。
(不、不行……不能加入他们!可恶!这种疏离感是什么啊!不是你们再说的吗!谁叫你们说话说的那么下流!)
来到这里,境介很是惊讶于丰那难以应付的样子。
该参加的时候参加,不明白的时候就笑笑带过。
境介也应该这样做。
想用玩笑盖过去的骚扰,终于让境介失去了他的立足点。
这时,境介忽然发现。
一个穿着比基尼的女孩。
黑色的长发绑着双马尾,一眼看过去,是个很成熟的女学生——魔步。
(那个家伙……原来如此,那家伙也是这里的学生。)
境介看了眼丰。
但是,那三个人完全不看境介,东聊聊西聊聊地一直在讲话。
境介只能一个人走向魔步。
“喂。”
境介满脸笑容地向魔步打招呼。
“有事吗?”
坐在塑料薄膜上的魔步正玩着掌上电脑。
“你是——”
暗黑骑士的其中一个人吧?境介本来想直接问的,但是还是没直接问出来。
在大包里可以看到暗黑骑士的头盔。
(没弄错。就是这家伙)
境介暗笑着说道——
“能帮我把那里的那块石头拿过来吗?”
境介指向魔步身后的那块大石。
“石头?”
魔步感到有些惊讶,转过身去看。
就在这时——
境介把手放在了魔步的头上。
说石头的事,只是为了制造间隙罢了。
境介只是想摸摸她的头而已。
境介是会使用催眠术的人。
要实施催眠,就要做好催眠导入的准备。
一般上为了让对方放松,都会轻声软语地来诱导。但是,境介不一样。
利用风的力量引起震动,等待大脑无限接近脑震荡。
在意识逐渐朦胧的时候,实施催眠术。
催眠术有没有效果每个人都不一样,不过有五成成功的把握。
“你会越来越犯困——”
境介为了确认催眠术有没有起效果而出声问道。
眼睑越来越重,砰地一声魔步倒下了。
看到魔步这个样子,境介高兴地暗笑道。
至少对她确实有效果。
“我一拍手,你就睁开眼睛,爱上第一眼见到的人。情不自禁地依赖他爱上他。”
啪。
境介拍了拍手——魔步慢慢地睁开眼,然后抱住了境介。
头贴着境介的手臂,脸也靠了过去,胸也贴着境介。
“好的好的。就保持这样的心情,醒过来吧。准备好了吗?好的!”
境介拍了拍魔步的肩膀。于是,魔步模模糊糊地醒了过来,眨了眨双眼。
“啊……我……对不起……突然抱住你。”
感到害羞的魔步马上跳离了境介。
“不,我很高兴。来,再抱一次。”
“哇——”
魔步开心地再次抱牢境介。
境介抱着魔步暗自高兴地笑了出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