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黑暗骑士不可脱 (不要脱人家的暗黑骑士啦)
  4. 第二卷
  5. 第二章 妙龄的男女在林间精力四射的写生大会
  6. 繁体版

第二章 妙龄的男女在林间精力四射的写生大会
2017-06-22 16:04:51

		

如同魔步所想,林间学校活动被定在五月下旬。星期二活动、星期三休息。
因为又有黄金周,五月对那些讨厌学习的学生来说几乎都是休息的完美的一个月。
但是,这不是一个班,而是一年级全体的计划,这种日程表可不是一个担当教师能制定下来的。
即便如此,魔步也确信。
实际上,魔步已然笼络了校长
魔步的座右铭是『不择手段,胜者为王』。
通过利用校长的不端行为和女性问题等材料作为威胁,已经将整个学校尽入掌中。因此,一个教师的意见也很轻易的获得通过。
学生们穿着运动服背着帆布包在登山。
一年级全体学生。近200名的高中生,一个跟着一个排成一排。
“还要走多久啊——”
岸田同学因为体力不支,上气不接下气的走在队伍的最后面。
因为帆布包的重量,身体要靠其他的学生推着才不至于向后倒下去。
“正常的,都是直接坐巴士到宾馆的吧。”
魔步也一边烦躁的说一边在倾斜的山路上前行
从巴士上下来之后,排成一列在根本算不上是路,只能算得上是野兽行进的小径上行进着。
路的宽度根本容不下两个人并排走。
“我说你们呀,都还只是高中生而已这点苦克服一下吧。走三十分钟就到了。尤其屁股后面的,落下太多了,快加油赶上来。”
“已经过了三十分钟了吧。休息一下吧——然后老师太污了。屁股后面什么的。男孩子会。理解错意思的吧——”
借着说休息的机会,三三两两停下脚步的学生扪。甚至还有一屁股坐下的。
有一个人坐下,就会一个接一个的坐了下来。
空气中,充满着不和谐的空气。
士气低落。
丧失干劲。
都还没有到目的地,大家就已经失去了劲头。
就在教师也无可奈何,正要宣布休息的时候。
有一个少女,哒哒哒的沿着山路跑上来,站在一块大岩石上。
那正是,即便在远处也十分惹眼,全身覆盖着其黑色的铠甲,在外面套上运动服的少女,暗黑骑士。
“听着!年轻的帝国士兵们!”
暗黑骑士高高举起右手,用大家都能听得到的音量大声地说道。
可能是学生们因为疲惫的关系,大家都马上安静了下来,看向暗黑骑士。
“这次的行军,比我们的想象中还要来得艰苦。但是,话虽如此,我们在这里停滞不前又能怎么样?将自己的怨气强加于一人又能怎么样?虽说这的确不是实战!但是,这也不是游戏!”
暗黑骑士号召道。
对于那句话的意思,几乎所有人都头上带着个问号聆听暗黑骑士的话。
“——如果,这是撤退的路上的话——如果,这是在驰援友军的路上的话。……我们在这里停滞不前的时候,战友们正在一个个的死去。……你们要明白,练习多流汗,战场少流血的含义。”
暗黑骑士的声音响彻每个角落。
通过穿过山里的阵风,那句话早就传达到每个人的耳中了。
对于话中的意思,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但是,暗黑骑士的决心,已经传递给每个人了。
“我十分渴望知道这条路的前方会到哪里,会有什么事情在等着我们。但是,我不想一个人去体验这种未知,我想要和在这里的每一个士兵,一个都不少的,一起去经历。”
令人不是很明白的鼓舞。
令人不是很明白的台词。
但是,慢慢地理解了她想说的话。
虽然是碎片,不过从这些碎片中也能慢慢地将意思给理解出来了。
“青年们啊。诸君的心底,要是有着帝国勇猛之魂的话,就将那勇猛之魂给燃烧起来啊。而且,如果有一丝同理心的话,不为别的,请为我迈开你们的双腿吧——好了,全体!进军!”
一人,又接一人站了起来,虽然缓慢但也开始继续向山顶前进。
“我是为了暗黑骑士而登山”
嘭,有人拍了一下暗黑骑士的肩膀,继续向前前进,这个人就是鞍马启治。
“我啊……也没有感觉疲累,不用说那些话我也知道的”
跟在启治后面的是,看起来比高中生还要幼小,留着短发的女生……田中诺伊叶。
带有一双仿佛对一切都漠不关心的眼神,以及总是带着耳机且让人印象深刻的少女。
她也和艾莉一样,是一名暗黑骑士。艾莉是仅仅带着一张看起来像小女孩一样的童颜,但是诺伊叶看起来比她还要幼小,在童颜的基础加上她萝莉身高,就连坐巴士买儿童票都不会让人怀疑。
面不改色且脚步轻快地向上攀登。
在这布满沙石,崎岖不平还带着相当坡度的山道上,诺伊叶完全没有表现出辛苦的样子。
“是训练的话那就没有办法了”
辻本丰小声嘟囔道。勉强撑起疲惫的身躯,向前迈开沉重的双腿。
“虽然说了一堆没有任何含义的话,不过我同意在这里停下脚步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这句话。要休息的话,并不是在这种鬼地方,而是卸下行李大刺刺地在床上休息”
魔步一边絮絮叨叨说着一边向前走了起来。
“我怎么样都无所谓的,大家都想要前进的话我也会加油的”
看到了一边气喘吁吁地说着一边前进的岸田同学后,『士兵』们又一个接一个地继续『行军』起来。
并不是因为暗黑骑士的话语而让大家取回了精神。
但是,或许在言语中的某一句,触动了某人的心底。
最重要的是,对于“暗黑骑士拼命地想要给大家鼓起勇气”这个行为,大家都给予了回应。
——暗黑骑士感到非常开心。
又花费了三十分钟,全员到达了宾馆。
学校校方本来考虑让大家住在别墅或者像是老家那种小村舍的地方,但是由于魔步的施压,而改成了住在宾馆。
并且还不是几个人住在同一间房间,而是住在各自的房间。
几乎是包下了整个宾馆。
虽然在学生当中几乎没有人注意到魔步的与众不同之处,但在老师们之间已经开始变成了重点留意对象。
因为,虽说是过了黄金周后的上班日,不过一年级学生全员大约有两百人。因此这突然来的预约使得宾馆方面一时间内也不知该如何是好————但是途中一提到魔步的名字对方马上就答应了。『士兵』
『果然巴士不也是可以开到这里吗!』看着宾馆门口处停着的巴士车,魔步咂舌说道。这不是游戏而是训练,班主任引用暗黑骑士的话让大家安静了下来。
鞍马启治住的是三人房。
一个人是同班同学兼好友的辻本丰。
另一个人是——
“初次见面。虽说是别的班级但其他同学都已经分配好了,所以……”
说话的是大井川 境介。
没错,境介和启治是校友。
不好。丰显出紧张的神色。
境介如今的目的,正是要杀掉『鞍马启治』。
听说了这件事的辻本丰,极力想要避免启治与境介碰面。
虽说被要求提供情报,但也完全没有想要提供的打算。
仅仅是监视比较轻松,而且事前也被告知了波旬候补生会就读于同一所学校。
已经想到了随着调查的深入,相遇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但是……命运将两个人拉到一起。
如此之干脆,如此之突然。
辻本丰在思考着是否有什么办法能瞒住启治的身份呢?
心脏嘭嘭地跳着。
“啊,你好”
启治点头回应道。
到这里已经是极限了。
“我是丰。这位是启”
辻本丰笑着介绍道。
这里如果说了这是鞍马启治的话,境介立刻就会展开行动了吧。
“喂”启治拍着丰的肩膀说道。
“没错吧?”
恶作剧般的笑容。丰虽然没有说『这是开玩笑啦』,但仅仅是这个笑容就让启治明白了。
“我是启,请多关照”
是的,这个确实是本名,只是被省略了一部分而已,不算是说谎。
启治顺着丰的“玩笑”说道。
借着这个玩笑,丰的脸上保持这笑容,内心松了一口气。
丰觉得启治的话应该会顺着自己的话说吧。
虽然是这么觉得——但是也敢肯定。
“我是境介”
启治和镜介面带笑容相互握手。
两个人都同时想着。
(这家伙,好像在哪儿见过呢)
两个人都没有想起,那是在『贵族混蛋』里坐在相邻桌的时候。
因为当时两个人并没有相互交谈过。
“你选哪张床?”
三张并排的床。三个人都觉得无所谓——为了公平起见还是用抽签决定。
启治是最里面,中间的是境介,最靠外的是丰。决定了次序之后,各自将自己的帆布包放在了床上。
“接下来,放好行李后就该带上各自的器材集合了吧。”
丰想尽可能的不让两个人交谈。
虽然大家到了宾馆之后都想休息,因为在路上大家比预计耽搁了更长时间,所以加快进程变成立即集合,真是幸运啊。
“那,走吧”
启治先走出了屋子。
丰并没有跟着出去。
在境介出去之前,一直在摆弄着智能手机。
如果,境介检查启治的书包的话,那就不得了了。
丰貌似无法享受这次林间学校的旅行了。
开始制作咖喱了。
晚饭可以在宾馆里吃,但是午饭大家都到附近的露营场地上,用饭盒烹饪各自从家带来的食材。
每个人从小学和初中开始就已经有经验了。
……除了从异世界来的暗黑骑士和在山中隔离的神一般的候补生。
以五人一组来分班。
启治的班面有魔步、暗黑骑士、田中诺伊叶、辻本丰。
负责大米的是——暗黑骑士
负责材料的是——诺伊叶、启治、魔步。
负责生火的是——丰
“应该为我军起个名字吧”
暗黑骑士一边用水龙头唰唰的洗着米一边说道。
尽管是连筷子都不会用的暗黑骑士,但是洗米这种事还是有经验的,所以主动要求来洗米。
因为洗米会很冻手,所以都不想负责洗米。
但是,全身穿着铠甲的暗黑骑士因为有护具所以不会觉得冷。
在这个班级里面没有能更加胜任的人了。
“名字?嘛、有一个可能也不错”
将柴火放入灶中,正准备用打火机点燃报纸的丰说道。
这时,不知何时来到丰的旁边的诺伊叶,两眼放光地说道。
“我想要叫成:适用儿童使用的发泡悬挂式实用打火机”
诺伊叶平时就是个冷面女,从来看不出任何感情的变化。
那是为了时时刻刻都能保持作为暗黑骑士的威严,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动摇而训练出来的结果。
但是在自己感兴趣的事情面前,还是会像这样双眼发亮。
“哎?什么?在说打火机的品牌么?”
诺伊叶用力地点头
根本没有在看丰。
而是一心一意地盯着打火机。
诺伊叶接过丰递过来的打火机,咔嚓、咔嚓的点起火来。
十分有兴致的,一遍一遍的在点着火。
“第十三独立班——印度之圣枪(圣枪和浓羹汤发音相同),这个名字如何?”
在大家不知所云的时候,暗黑骑士提出了一个队伍名字。
“……好像是在模仿什么东西的样子呢?”
名字的组成方式好像有什么内涵,用刨刀削着土豆皮的启治思索着。
回过神来,诺伊叶正两眼放光地看着刨刀,所以启治将胡萝卜和多出来的一个刨刀递到诺伊叶手上。
“其实想说的是像LondonBell吃的一样的咖喱吧”
在用小圆扇子扇火的丰说道。
“London Bell是什么梗?”
“高达”(译者:相信高达大家都很熟悉吧)
“啊——”
启治因为没有看过高达,经丰这么一说才终于明白了。
“印度会有浓羹汤吗?感觉像是要用辣椒的菜肴”
魔步一边切着洋葱一边说道。
“啊——我的记忆如果正确的话,英国因为觉得搅拌辣椒太麻烦了所以制作了咖喱粉,然后日本为了更加简洁便做成了羹什么的”
丰因为扇风扇得太猛,被呛得咳了起来。
“这么说来,原味是白色的酱汁”
暗黑骑士将洗完的米倒入饭盒中说到。
“那是奶油炖菜!照这样最后做出来的菜一定是奶油炖菜!”
“啊哈哈,至少原味不是咖喱了吧?”
“嗯”
暗黑骑士停下了手头的工作,陷入了沉思。
“一般上,叫做辻本班不就行了吗?”
“为什么说得好像你是班长一样!我不同意!”
丰的提案被魔步驳回了。
“话说,暗黑骑士刚才说到所在的部队叫什么名字?”
“翻译成这个世界的语言的话——黑玫……不对,叫国花队”
“国花?”
“因为,全员都是女性,所以被称作宛如黑色之花的部队。”
诺伊叶低声自言自语道。
声音小得只有在她旁边的启治才能听得到。
“哦。只有女性的部队很少见呀。”
“那么,就决定了叫黑之花队。好了,话题结束。”
魔步因为对队伍名称什么的并不感兴趣,所以结束了这个话题。
虽然启治想说『有男人啊!』,但是害怕反抗魔步后不知道会被怎么对待,因此没有说出口。
启治他们剥完皮,开始切菜——
“田中同学,切东西很拿手啊”
丰对意料之外的诺伊叶的特技赞叹到。
只有暗黑骑士和启治知道诺伊叶的真正身份是暗黑骑士。
从那柔弱的样子来看,根本想象不到她能熟练的把鸡肉处理得那么出色。
没错,用把小刀将一整只鸡处理得妥妥当当。
暗黑骑士是剑术的达人。
解体这种事情简直易如反掌。
“虽说拿手……鸡肉已经被切成肉末了啊”
魔步对着被切成细碎的鸡肉惋惜的说道。
“巨乳,就该死”
即使被指出,诺伊叶依然怀着如杀父之仇的怨恨向鸡胸肉切去。
“要做肉泥咖喱吗?”
不愧是启治,带着困扰的表情看着这一幕。
“说回来,这个,是要做什么咖喱?有鸡肉、猪肉、牛肉、鱿鱼、虾和扇贝”
丰将切好的食材一个接一个的丢入装满水的锅中,点上了火。
“海鲜类的食材就做成普通的烧烤也可以吧”
魔步自顾自的将蔬菜切好了。
“想着做出一道陆海空全制霸的菜……不行吗?”
暗黑骑士也加入了切蔬菜的队伍,展示着华丽的刀法。
“是暗黑骑士带来的吧……那个圆圆的鸡肉”
丰在细心的捞出锅里面的血沫。
“嗯。常去的一家肉店店主,既然是第一次的露营那就带着这个去,一边大笑着一边把这个免费给了我”
“肚量真大啊”(肚量=度量)
“确实,他肚子是不小的”(艾莉把肚量的意思给听错了)
暗黑骑士脑中浮现出肉店店主那豪爽的笑容,便呵呵呵的笑了起来。
“嘛,因为是难得的机会,奢侈一些也可以吧。但是海鲜就有点太多了”
“太多了啊”
被魔步这么一说,暗黑骑士安静了下来。因为是处于好心才带来的。
因为想着食材越多越好。
“知道桃太郎吗?”
“啊啊,大概知道”
“他的伙伴,是陆陆空吧?”
“原来如此,确实没有代表海上专用的!”
暗黑骑士恍然大悟地说道。
“就这样就被说服了哟”
丰不由得笑了出来。
“那个,再不来人赶快阻止的话,大腿肉也要变成肉馅了啊!”
“诺伊叶。肉切成一口大小的就好了”
启治为了阻止诺伊叶继续将肉切成肉末,用温柔的声音说道。
“……桃太郎的雉鸡也是切的一口大小吗?”(译者:呵呵呵)
诺伊叶用纯洁无瑕的眼睛看向启治。
看来诺伊叶也很在意刚才桃太郎的话题。
她将刚才魔步所举出桃太郎的例子给误解成『桃太郎的伙伴死了之后全部被吃掉了』。
“……………………就是这样呀!”
启治说谎道。
雉鸡就算死了也一定不是被切成一口大小吧。不过,无论谁也没有想要提出纠正的话语。
“啊咧?肉多出来好多呀”
这个时候,班主任出现了。
大概是在巡视每个组别的情况吧。
“嘛,就五个人来说是有点多呢”
丰笑着迎接老师道。
“那样的话,因为那边有个组忘记带肉来,能不能分一点给他们呢?”
“这,这个是为了让启治吃到才带……”
暗黑骑士还没来得及说出来。
“好啊。请拿走吧”
启治先回答了。
骑士之心,不为人知。
从肉店店主那里拿这一只鸡的时候,暗黑骑士这样说道,
“店主!给我拿最新鲜的肉!有一个无论如何也想让他吃到这家店的肉的人!鲜的!嫩的!弹的!软的那个!”
肉店老板被这份强烈的心意,这强烈的爱恋所感动,『把这个拿去!』爽快地送了一只鸡。
整件事全都是为了启治着想。
但是这件事,启治并不知道。
启治特意说道————
“请转达这是从暗黑骑士那里分来的”
无论如何也想着为暗黑骑士树立形象。
魔步明白两个人相互的心意,可是他们相互当局者迷,事情都不顺利的样子,忍住不笑出来地看着这一幕。
“话说回来,暗黑骑士这是打算要做薯片吗?”
向碗中添着肉的丰,注意到一件事。
“哎?”
暗黑骑士将土豆切成了薄片。
“没关系没关系,就按照这么做吧”
启治不由得大笑起来。
大家一起做咖喱,实在是太有趣了。
但是,暗黑骑士愕然地想着
(……被启治君……笑话了)
并且,暗黑骑士注意到一件重要的事情。
开始打工的理由,除了融入社会和赚取生活费,也有想要做菜给启治吃的目的。
所以,虽然魔步也提议到餐饮店打工————
(啊!……我只……我只做过配菜而已!)
在餐饮店打工,餐厅和厨房的分工十分明确。
虽说负责厨房的人偶尔会来负责餐厅的工作,但是说起来负责餐厅的人从来没进过厨房负责做菜这一点也不过分。
被启治笑话的已成事实,已经难以改变了。
暗黑骑士在苦恼着有没有办法能挽回名誉。
咖喱的味道果不其然,是即食咖喱的味道,吃过午饭之后,来到了比露营地稍高一些的山脚下集合。
“好了,那么从现在开始写生大会,时间是三个小时。绝对不要去太远的地方!老师走不动了!大家都带着手机啊!然后,不可单独行动!绘画用具不要丢到河里!”
学生们一边听着班主任的叫喊,一边带上写生簿零零散散地向山上走去。
“先画完的人,回到房间休息,或者下河玩耍,请解开束缚尽情欢闹吧!”
听到最后喜讯的学生们,几乎都没有走太远,就在近处打开了写生簿。
“老-师-!太污了!解开束缚什么的太污了!”
岸田同学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那孩子的将来,令人担忧啊”
对于岸田同学那过度的反映,暗黑骑士仰天叹道。
穿着铠甲在外面套着运动服,抱着腿坐在岩石上。
有人说五月的天空联合着梅雨的含义就是布满雨云,也有人说五月的风是清爽的风,也有人对五月的阵雨印象更加深刻,不过今天是五月的晴朗。
“不会,下雨吗”
“哎?为什么这么说?”
魔步和暗黑骑士为了寻找画风景的基准点而四处搜寻着。
“那个呀,因为今天早上宣布进入梅雨时期”
“啊-,那个啊。暗黑骑士。日本是一年当中都会下雨的国家”
“噢”
“但是,比起梅雨,秋天的霖雨才比较强”
“很强吗?”
“没错。虽说梅雨集结是下雨时期,实际上在降雨量排行上,九月的降雨量比六月更多”
“果然很强”
“对吧对吧”
“今天天气不错啊”
“嗯,天空很漂亮。”
两个人深有感触地眺望着缓缓移动的云彩。
“那个,就在这里赶快画完,然后去玩吧。”
旁边的魔步伸着懒腰说道。
“嗯。但是我对于这种细致的工作感觉比较棘手”
暗黑骑士盯着写生簿说道。
魔步拿着大大的画笔,挽起运动服的袖子。
“这种事情呀。在画之前就要在脑中想好要画的图案。然后————一口气画下来!”
唰唰,唰唰唰,吱吱唰唰!
连草稿都没有打,魔步就画了起来。
“好了!”
然后,还没到三十秒就画完了。
“哦哦。了不起。”
画的是,水墨画。
仿佛是随便乱画但却有韵味的树木。
使用各种各样的颜色,画得像写真照一样的,画。
这种用只用黑色涂画出来的画还是第一次见到。
很有冲击的效果。
虽然在文化上受到很多震惊了,但还是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世界。
(果然,这个世界的文化真是绝妙)
暗黑骑士凝望着魔步的画。
“颜色全是黑色的就可以吗?”
“其他的颜色太麻烦了,就换成了水墨画”
随手画的画被人这么仔细的盯着看,魔步变得害羞起来,赶快合起写生簿,开始整理东西了。
“原来如此,那么,我也来这样画吧”
“是吗?那么,给你”
魔步将笔沾好墨汁,递给了正在满心仰慕的暗黑骑士。
觉得如果暗黑骑士来用笔沾墨汁的话,一定会整个都泡在墨汁里面吧。
“嗯。多谢帮忙”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暗黑骑士有样学样的运起笔来。
在心中响起,咚咚咚太鼓的声音,扬起了“咦哟~~”的口号声。
平定心情,用心来画。
绘画的心情就是这样培养出来的。
然后,没有到三十秒就画好了。
“是暗黑骑士的风格啊,见识到了呢——”
暗黑骑士画的画,就像小学生的绘画日记一样,豪爽且杂乱的风景画。
“好了!”
暗黑骑士抱着胳膊,用力的点头道。
“杰作吗?”
“我没有天分啊”
暗黑骑士果断地放弃了绘画。
“嘛,随便画画就好了吧。接下来——”
魔步抿嘴笑了起来。
“这个无所畏惧的神气是什么情况”
暗黑骑士不了解这个世界的常识。
大多时候也不了解这个世界的人的想法。
因此造成了很多误解和过错。
但是也在这当中,学到了东西。
魔步浮现出这种笑容的时候————绝对是在打些什么主意。
“嗒哒~。我带了泳衣。去河里游泳吧。”
魔步从背包里取出的是,比基尼。
这可真是,仅凭“既刺激又富有魅力的比基尼”的话是无法形容的泳衣。
暗黑骑士惊讶的都合不拢嘴。
(这,这这这这,这是!)
因为那个比基尼,就是让启治买的,超色色的迷你比基尼。
颜色是,白色。
虽然白色比基尼给人“真是可爱呀!”的想法,但是这一款比基尼,让人完全联想不到这个词。
实际上,这个比基尼,正是启治买的。
启治担心直接给人家泳装什么的果然还是会被讨厌的吧,就和魔步商量了一下。
魔步看着这款泳衣,笑着说道
“包在我身上吧。我想她会高兴的。嗯嗯,不管怎么说,保证会想办法让她高兴的。”
启治听到这个富有保证的话语后内心也松了一口气,但是启治还不知道。
不知道那时魔步的笑容,是“好像能搞点乐子”时候的笑容。
(鞍马君真是带来了不得了的东西呀——,无所谓了,也挺有意思的。)
“我觉得这个泳衣与暗黑骑士真的超级相配啊————”
魔步将泳衣递给了暗黑骑士,但是没有说出这是启治给的。
“真是的……你这是想尽办法让我脱衣服呀——倒不是很反感。嘛,外面套上盔甲谁也看不见,那就来吧”
暗黑骑士用吃惊的声音说道,另一方面,内心也有想要试着穿上这件泳衣的冲动。
这个世界的衣服是五颜六色的,并且还有很多可爱的样式。
只是稍微试穿一下。
没错,仅仅是想要稍微试穿一下。
“——呐呐,暗黑骑士”
魔步的脸上又浮现出笑容。
没错,就是那个又想到什么坏主意的笑容。
“什么事啊?”
暗黑骑士情不自禁地摆起架势。
“脱吧!”
“哈?”
“今天呀,就脱去铠甲,用艾莉的样子过一天吧!”
“那、那样做的话,会被启治君觉得奇怪啊!”
“我来穿着铠甲,怎么样?求你啦”
魔步对暗黑骑士的内在,艾莉本体大大力地赞美了一番。
那就是,艾莉的外表。
就如同偶像出道时的企划节目一样想要展示的并不是艾莉的铠甲造型而是泳装的身姿。
只是想着男子高中生看到那场面时惊慌失措的样子,就觉得十分有趣。
“你这家伙也是想尽办法要脱掉我的衣服呀。你是在和北风比赛的太阳吗?”
“啊哈哈哈哈,说得漂亮”
魔步一边配合着说道,一边动手去解暗黑骑士的铠甲
穿过无数次的铠甲了。脱下铠甲的方法也烂熟于心。
“哎,我说魔步!我还没说要穿那个泳衣呐!”
“穿上这个泳衣的话,男孩子们的目光一定全都被你吸引了呢”
“吸引?”
“没错。大家都会被暗黑骑士俘获。不论什么样的男人,全都一击必杀”
“能够一击必杀吗。什、什么样的男人都能?”
暗黑骑士咕嘟地咽了口唾沫。
难道说,启治也————
『真是不得了!让人欲罢不能!请和我结婚吧!请收下这两亿日元!』
会被他这样表白也说不定。暗黑骑士心里这么想到。
“那个,说不定穿着铠甲也无妨的吧?”
正在发愣的时候,铠甲就一件件的被脱掉了。
“嘛,那个啊。这、这样穿着铠甲下河的话,98%是会溺水的。”
就算是穿着铠甲也无妨,但是确实是应该脱掉铠甲的吧。
暗黑骑士心里盘算着,想要找一个:“倒不是因为想要换泳衣穿,而是有别的理由不得不换成泳衣。”的理由。
“…………那个,应该是百分百的会溺水吧?”
暗黑骑士很在意魔步话中留下的那2%的可能性。
“而且,本来我也……不会游泳”
暗黑骑士难为情地小声说道。
虽说学习差了一些,但是只有运动方面确实厉害。
希望能给大家留下这种印象。
“………………那………………果然还是100%比较好一点?”
“喂,魔步”
“是的”
“确-实-还是你说得对”
“哎哎哎哎……承认了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