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黑暗骑士不可脱 (不要脱人家的暗黑骑士啦)
  4. 第二卷
  5. 第一章 相杀
  6. 繁体版

第一章 相杀
2017-06-22 16:04:51

		

五月份已经过了一半,气温也上升到20度了。
在树木已经开始返绿、随时可能进入梅雨集结的当下。
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学校生活,在相互结识之后,各自形成了许多小团体。
在吵嚷的喧闹声中,相互交谈着各自的兴趣和嗜好。
有关昨天所看的各种节目的话题、
有关昨天所购买的轻小说的话题、
有关智能手机上的游戏的话题、
汽车杂志上的车队、
模仿美川宪一的组合。
早晨,启治就已经来到学校,便和一直结伴而行的人打了个招呼。
“暗黑骑士,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在那里的,是包裹着全身的漆黑铠甲,并且还在铠甲外面穿上学校指定校服的另一个世界的人“暗黑骑士”。
带着令人揣测不到表情的头盔。
虽然看不见表情,仅凭着感受到的肢体语言,启治和她之间的关系变得亲近起来。
“呜嗯。其实吧,对『学校社团活动』感兴趣。刚才在校门前被诱拐了。
“啊~,是这样啊~。原来是被拉进学会,物色新人啊。是什么社团?”
启治并没说:“不对哦,那应该不是要诱拐你。”来纠正对方。
暗黑骑士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日语还不是很熟练,常识和礼节习惯一时也不是很了解。
所以现在立刻指正他的错误,也太不不识像了。
「漫画研究会」
暗黑骑士叹了口气说道。
“……那个,是玩COSPLAY的意思吗?”
启治一脸愕然,一边说道一边将书包放在自己的座位上,之后又返回到了暗黑骑士的座位边上。
“我是这么想的。如今的年轻人全都运动不足。”
抱着胳膊的暗黑骑士宛如严格的老人一样地说道。
可是,暗黑骑士——艾露琳可・拉格纳・沃尔特,也是『如今的年轻人』中的一员。
“哎呀,是这样呀。不参加社团活动的话一点运动都做不了呢。”
启治为了尽早成为波旬,在孩提时代也尽可能地呆在山里深处不出来。
每天的日程都被父母规定好,没去上学,一直都在进行锻炼。
时而也会有性命之忧。
但是,现在。
即便回到家,要么埋头于自己的兴趣,要么呆呆的看电视,没有称得上“运动”的运动。
暗黑骑士的话有些刺耳。
“所以,既然要做社团活动,我想成立一个全新的运动部。”
“啊?你要成立什么部?”
启治对暗黑骑士的话充满着兴趣。
要开始参加社团活动的话就从零开始。
启治之前完全没有这样的想法。
在疑惑着暗黑骑士想发起的社团之时,启治自己也想参加。
“呜嗯。说到运动的话就是体操——名字叫体操部如何呢?”
暗黑骑士一脸认真地说道。
真是好主意。暗黑骑士自卖自夸道。
“………………我想……已经有了吧。”
启治一边苦笑一边感到抱歉地纠正艾莉。
这件事无论如何也不能无视了。
“真的吗?”
暗黑骑士用十分微弱的声音问道。
“嗯。”
启治也低声地回答。
随后拿出了学生手册。
是的,这个学校的学生手册上,有一页写着学校社团一览。
用手指一个一个查下去,确实有写着“体操部”。
暗黑骑士咳了一下,重新说道。
“新・体操部”
真是个机智的好主意,暗黑骑士得意起来。
“那个……也有了吧”
启治仿佛从牙缝中挤出般的说道。
在学生手册上,体操部的下一个就写着新・体操部。
“真的吗?”
“嗯”
两人之间,变得一言不发,一阵冰凉的空气随之飘过。
“哎呀、哎呀那个。嗯。就是那个。对了,我想说的是需要一个像体操部一样的全新社团”
“啊~原来如此。”
暗黑骑士略显焦急。
什么啊,没有好的办法吗?
快点思考。一定有的。
“就叫相杀吧。不对,相杀部也已经有了吧。”
随后,暗黑骑士马上没有信心地说道。
“相杀?没有听过呢。”
启治歪着脑袋回想道。
完全是,第一次听到。
在社团一览上,也没有相杀的词语。
“真的吗?一直听说是这个国家的国技来着。”
“……哈?”
“是这样吗……?”启治一遍晃着脑袋一边说道,并没有作出否定。
因为自己一直都在深山里居住,不会像有常识的人说些应酬的话,也没见过市面。对于这些事情上的了解应该和暗黑骑士不相上下吧。
“我实际上也只是听说过传言,并没有见过。据说是十分了不起的竞技。”
“国技……相杀……这个的汉字是怎么写的啊?”
说不定……有个想法浮现于脑海中。搞不好是读音的方面给念错了。
“写的是相互之间扑杀对手的『相扑』”
咣——
在启治的脑海中如同闪电般划过两个字。
就如启治所想的,暗黑骑士把汉字的读音给念错了。
“…………原来如此。那还真是给你留下了有点可怕的印象呢”
启治没有说道“那个叫做xiang pu”
总之,想先听听暗黑骑士要说些什么。
…………因为对于暗黑骑士口中的“相扑”挺感兴趣。
“呜嗯。不过。好像是不使用武器。怎么样?很有意思吧?”
“那么,要如何相杀对手呢?”
“好像要撒盐。”
(果然是相扑哇哇哇哇哇!)
启治不由得张大嘴巴。
听到暗黑骑士的错误理解的说明后,还挺感兴趣。
并决定等到全都听完之后再来纠正。
“用盐的话是没法扑杀对手吧?”
“不,那是对用来破坏对手视觉的十分有效的起手招式。然后,来回扔大量的坐垫。最后,就是传说中的无限坐垫技了吧。”
呵呵,暗黑骑士半开玩笑地笑了起来。
“啊~那么不就是使用了武器吗?”
“不,那个坐垫是观众所带来的物品。虽然最初是互相撒盐击溃对方的视线,然后就仅凭身体相互冲撞,观众将坐垫投入场中,这个时候就是机会了。相互将对手扑杀。”
“那样的话,每次都将对手扑杀,很快不就没有选手了么?”
“胜利条件……好像只要将对手推出场外就可以了”
随着启治的话,暗黑骑士搜索着脑海中的记忆。
“哦?”(相当接近正解了啊)
难道说,正在想是她自己发觉理解有错了吗——
“啊!对了!是抢椅子游戏”
暗黑骑士突然说道。
(又扯远啦!)
启治十分遗憾似的紧咬着嘴巴。
“唉?为什么突然这么说呢?”
“回想起来获胜的选手们都会呼叫『取得席位』”
“啊~ 这样啊。”
“比赛的地点也好像是被称作场地”
“……确实呢”
面对着利用比想象中更加合理的理由推论出抢椅子游戏的暗黑骑士,启治十分佩服地点点头。
“启治君,我好像是理解错了什么啊”
“啊、你感觉到了?”
“啊~ 如果说坐垫是观众扔到场地里面的话,但是椅子是一开始就放在那里的,这样的话就说不通了呀。”
“原来如此”(这样啊。是觉得这里有破绽啊。)
“快速到达椅子边上,将对手推出场地,坐到椅子上的人就获胜!这就是相杀!嗯!没错!”
“也就是说,这是抢椅子游戏社团吗?”
“是的,也可以这么说”
暗黑骑士一副心满意足的样子。
从那个头盔来看仿佛是一脸心满意足的表情,启治由此判断到有关相杀的话题应该就此结束了。
“暗黑骑士,有关日本的国技……”
“嗯?”
暗黑骑士仍旧一副满足的表情。
一个“嗯?”字,里面也饱含着喜悦和快乐的情绪。
“我觉得是棒球”
启治没有说出纠正的话来。
不想让暗黑骑士觉得心情失落。
既有相扑这种竞技,也有相杀这种竞技。
就这样想的话,可能也不错吧。
“哈!确实在电视上也有播着没完没了的棒球比赛。是这样啊。有棒球呀。好吧,就成立棒球部吧。”
暗黑骑士意气风发地说道。
“……已经有了”
启治就和刚才一样,一脸抱歉地说道。
“呼,我也猜到会是这样了。我要成立的是──棒球……拳社团!”
暗黑骑士一边说一边摆出了充满斗志的姿势。
棒球拳。
说到那个棒球拳的话,是先来石头剪刀布,然后输掉的一方脱衣服,是谁都会想:“这和棒球有什么关系啊?”的色色游戏。
虽然暗黑骑士想说的不是这种游戏,而是作为一种武道的全新的提案,但是——
“…………那也已经有了”
启治一脸难过的说道。
“真,真的吗?”
“真的吗?”是暗黑骑士今天说得次数最多的话。
“是的,在这个学校里已经存在着棒球拳部了。”
即便是对启治来说,也是十分震惊的事情。
但是,无论反复确认多少次学生手册,在那里确确实实写着棒球拳社团五个字。
“那么,果然只有相杀了呀”
“……话是这么说,不过对于要开始打工的我们来说,建立社团是否会有些困难呢”
“这样呀。相杀社团,有人能来替我们建立就好了。”
暗黑骑士感慨地抬头望向天花板。
启治在烦恼着是不是应该告诉暗黑骑士,学校里还没有成立相扑社团,就在这时铃声响了起来。
一到上课时间,学生们急急忙忙地回到各自的座位上,安静了下来。
今年迎来三十岁,领带配衬衫外面穿着运动服的班主任,没有点名直接说道——
“你们啊!多多交流感情啊!照这样下去,老师我对运动会和文化祭心里没底呀。”
这样感叹道。
就因为他这无端的热血,目前为止已经被逼着进行了各种各样的交谊活动。
有时是棒球。有时是警察抓小偷、有时是卡巴迪、有时则是天黑请闭眼。(iljy1130:ケイドロ为警察抓小偷,カバディ为卡巴迪,一种竞技,ドロジュン好像是类似鬼灵的东西,意思是天黑了鬼灵出现了,所以天黑时要闭上眼睛之类。这个词的意思我不是很懂,有错请指教)
因此,学生们都以(又来了……)这种冰冷的目光盯着热血燃烧的教师。
“然后……我考虑着在这个周末开一个写生大会。”
因为既没有赞成也没有反对的回应,老师接着说道。
如果可以的话,倒是想要退回去从头来一遍。
嘘声也好,抱怨也好。
但是,同学们并没有给于反映。
大家仿佛都是兵马俑一样目光空洞地望着前方。
不对,不是每个人都没有给于反映。
有个学生慢慢举起手想要发言。
是第一排座位紧靠教室前门的女生。
“有什么事吗,岸田同学”
班主任以喜悦的表情准许她发言。
“老师,你太下流了。说写生的话,我想男生都会误解。”
举手的是一个带着眼镜,梳着披肩发,怎么看都是个优等生的人。
面色涨红,一脸气愤的表情。
“岸田同学!没人想听你的这些话!不愿意话就马上出去马路上拾垃圾!精力四射地为大众服务吧”
果然这个是不“嘘”不行了。
嘘声中也夹杂这“这是胁迫!”的声音。
“老师,你所说的是什么话啊!精力四射什么的太露骨了!请改成更加包着皮的说法啊!”(iljy1130:不是乱翻译啊,原文的确是如此啊==!)
岸田的脸色变得通红,举着手的身体前倾仿佛要离开椅子似的猛烈抗议道。
噗溜溜,水手服下那摇动的双乳,一摇一摆都没逃过启治的双眼。
(岸田同学……真是有料啊……)
启治为了不让别人发现他是在想着如此下流的事情,便将目光移向窗外。
“……貌似你的说法好像更加下流吧”
由于岸田的发言,让班主任冷静了下来。
不过,马上又再次热血起来。
“我想的是大家一起去爬山,一起野炊,然后在山上露营住一晚!还有热热闹闹的篝火晚会哟!”
糖果加大棒。先提出捡垃圾为大众服务这种令人讨厌的提案,然后再向大家灌输快乐的场景。与其让人家做出那样的东西,倒不如这样的方法还比较好一些地办好妥协。想要制造沉锚效应的效果。
“老师真下流”
但是,这种处理手段,由于半路杀出的岸田而变得不那么明显了。
“哪里下流了!老师跟不上你们青春期的想象力啊!”
“也就是说,是林间课堂这类的吧?”
“啊~大概是这样吧”
“处于这种敏感年纪的男女在树林里一起写生什么的,实在太下流了。是要搭帐篷吧!男孩子是要搭帐篷了吧!”
脸色变得通红,并且强烈地抗议着。
岸田同学很是难为情。
从女孩子的口中说出这种话还是很令人难堪的。
但是,又不得不说。
既不是学生会长也不是什么职位,但是为了“健康的校园生活”,燃起了不得不说的使命感。
岸田同学在担心着校园生活会变成这种不纯洁的异性郊游。
“岸田同学的想象力令老师血脉喷张啊!”
听了岸田同学的指责后,班主任三十岁的想象力规模已经膨胀到岸田同学的三倍了。
“诶~。是我吗?”
岸田同学的话锋弱了下来。
岸田同学,始终都没觉得自己是在想着些色色的东西,但问题则是她一直都在想象着男生在想些色色的东西。
“老师。这个活动是强行参加吗?”
举手的是一个害羞的少女,『神藤魔步』。
乍一看是一个很安分的女学生。
但是,那个目光中闪烁着可疑的光芒。
“当然,由于是学校活动,所以要求尽可能地参与。”
“我们家的店,雇佣了许多就读于这个学校的学生。再加上这个月的排班表已经定好了,这个问题老师你要怎么解决?”
魔步翘着腿大大咧咧地说道。
“我们家的店是什么意思?”
班主任并不知道刚才所说的是什么意思,皱着眉头说道。
“师尊,魔步是日式餐馆『贵族混蛋』的店主,然后我是打工者。”
这时,坐在魔步旁边的暗黑骑士立刻站起来,进行了补充说明,然后又马上坐下了。
“……这样的话不上高中也行的吧。”
没想到班上居然有企业经营者,说不定年收入比自己的还要高。班主任想到这里时遭受到了打击。
“所以咧,打算怎么办啊。周末是不行的哦,因为学生太多了,所以现在的问题是老师你有没有放两天假来进行活动的觉悟。”
不知不觉间,魔步变成了从上而下连敬语都不使用的威压态度。
是的,魔步已经察觉到了。
这个班级的『负责人』面对魔步的时候畏缩了。
魔步采取了敌退我进的方针。
“不行,安排在星期六”
哎~。大家再次响起了“嘘”声。那些没有打工的学生也因为被占用了休息日而感到不满。
“老师。所以说啊。因为从业员不足导致的店面流水降低的损失你打算怎么办?”
“……不是,那个呀,那个”
“为什么不使用敬语?”连这样的话老师都没能说出口。
仿佛是在接受着无理取闹的家长的质问般的心情。
“再进一步说下去,由于员工不足而导致上菜、结算都会效率低下,最终结果是造成服务水准下降吧?因此失去了顾客的信誉,由此造成的损失可不是老师随随便便就能填补的。————对于这些问题老师你打算怎么办?”
滔滔不绝地更进一步紧逼着。
老师,是责任者。
但是,不止是一位学生,而是要担任起整个企业的责任,他的肩膀可没有那么健壮。
肩上的担子,太重了。
“……抱歉”
(居然不由自主地道歉了!)
这是一位学生的不满让老师屈服的瞬间啊!
刚刚窥探到成人世界而寂静的学生们,一片哗然。
“那么活动定在下周。利用星期二和星期三的上课时间。就这么定了。——这是我的最终让步。好了,快点决定吧。都已经是上课时间了。——快点!”
魔步更进一步地紧逼道。
在一番又一番的信息轰炸下,夺走了老师的思考能力的同时,更加巩固了自己的优势地位。
“……这个问题,可否暂时容我回去再考虑一下?”
完全掉入那个圈套中的老师不由得使用敬语来回答了。
没错,教师和学生这种尊卑关系逐步变成了两个人之间的对等进而发生了转换。
“今天之内会得出结论吧。到底有没有放两天假的觉悟。到底有没有因为老师自己一个人的任性而导致一间店铺,不对,一个集团企业的崩溃的觉悟。”
“……是的”
一句话,都没能反驳。
“好的,那么课外活动就到此终止了吧”
魔步又进一步,夺取教师的权利,宣布了课外活动的终止。
“您辛苦了。”
热血教师的热血完全冷却下来并走出了教室。
“搞定!”
魔步摆出了胜利的姿态。
“什么东西搞定了?是什么啊?”
“以那种情形来看,一定会放假两天的。LUCKY”
魔步莞尔一笑。
“魔步,莫非你……刚才的话都是虚张声势?”
“不是,刚才的话有一部分是真的啦。因为突然修改排班表太麻烦了。而且还是好几个人的。”
大家都是为了学习而来到学校。
但是,其中绝大部分的理由,仅仅是因为自己的学生身份而已……
比起枯燥又困难的课程,休息和娱乐更加受欢迎。
“林间学校是在山里吧。哎呦,至少也能下河玩耍吧。”
“下河玩耍?”
暗黑骑士摇晃这脑袋说道。
“大家都带着泳衣去吧!”
“哦!”大家高声回答。
学校中虽然有游泳池,但仅仅是为了游泳社团而存在的,并没有游泳课程。
下河玩耍这种字眼,对学生们来说特别有吸引力。
“不愧是神藤!”
有的男生起立喝彩。
“战争结束了啊!我们自由啦!”
有的女生相拥而泣。
“独立日!”
有的男生向着窗外咆哮。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
有的男生模仿天空之城中帕玆的模样哼唱。
“咦~哈!”
有的男生高高跳起。
虽然还没有正式确认,不过每个人都确信会放假了。
刚才的教师一定会按照魔步的说法去做。
魔步成为将两天的课程变成了放假的英雄,被永远的传唱下去。
在欢乐的人群中,有两个人在苦恼着。
(暗黑骑士同学,会有泳装吧。)
一个,是思索着:“暗黑骑士因为不能脱下铠甲,是不是不能和大家一起玩耍啊。再说会不会压根就没有泳装啊”的启治。
(泳装……是什么?怎么办。没有泳装啊!)
另一个人,则是因为没有泳装而害怕会被同学排挤的暗黑骑士。
这一天放学之后,暗黑骑士脱去铠甲变成了只穿着校服的『艾莉』,来到了一个地方。
叮咚
“鞍~马~同~学~,出~来~玩~吧~”
来到的地方,是鞍马启治的家。
拥有两室一厅的房子。
来拜访这里应该有数次了吧。
启治已经变得仅凭门铃和呼唤声就知道是艾莉来了。
“噢,艾莉欢迎啊。今天有什么事情吗?”
笑着打开门让艾莉走进屋子。
“其实吧……那个……”
艾莉本应该是下了决心才来到这里,却又不能直奔主题。
询问有关泳衣这种事,实在是开不了口。
“来得正好呢”
“哎?”
“其实,我一直在等着艾莉呢”
听到这句话之时,艾莉的眼中闪烁着光辉。
“是,是在说我吗?”
在等着。
启治在等着我。
在期待着我的到来。
仅凭这一句话,心情就好像飞向了天空一样。
“快进来呀!”
“打搅了!啊!不会打搅你的!”
急忙地脱下鞋子,进到屋子里。
“啊哈哈,随便坐吧。喝乌龙茶可以吗?”
“好地!都听你的!”
艾莉目送着启治去冰箱,在门关上的一瞬间——跳上那个永远不叠的被子上。
嘭的一下,艾莉倒在被子中,滚过来滚过去。
(啊啊~无论何时都想来!这个触感都是我心里的抚慰。)
骨碌骨碌……骨碌骨碌……骨碌…
“艾莉,在做什么啊?”
(呀!我都干了些什么啊!)
仅仅是不小心多骨碌了0.1秒,就被启治看到了在被子上滚来滚去的样子。
失策。
对手的行军速度、心理状态的把握、发起攻击的时间、收起攻击的时间全都精准掌控。
自信无人能出其左右的艾莉。
却 ——兴奋过头了。
(糟糕!这样下去会自毁形象啊!这个卑贱的猪!这个就像掉在地上的橡皮糖一样的猪!最近没有运动吧!可乐喝得太多了!会被这样骂的!)
“疼~疼疼疼……”
艾莉抱着膝盖来回翻滚。
装作不是在享受被子的触感,而是腿受伤了不得不倒在被子上的样子。
“撞到哪里了吗?没关系吧?”
就如艾莉所想的一样,启治担心了起来。
但是,一边担心一边又不敢直视艾莉。
因为艾莉为了抱住一条腿而不小心卷起了短裙,那柠檬黄色带着格子花纹的内裤完全露了出来。
(真的是,艾莉可能没有把我当男生看吧。)
启治为了驱除邪念闭上了眼睛,将乌龙茶放到了餐桌上。
越是想色色的事情,欲望也会越积越多。
虽然无欲无求是不可能的,但是启治想极力禁欲,启治是波旬候补生所以想要摆脱欲望的控制。
启治感觉到了自己对艾莉的美色毫无防御。因此每当对心理距离上的靠近而感到高兴的同时,又感到了些寂寞。
(这个感觉,是什么呢?)
为什么看到男孩子不能看的东西的时候会觉得空虚呢?
应该仅仅是朋友的艾莉。
但是,对艾莉的感觉,就好像是对暗黑骑士的感觉一样。
启治感觉到艾莉在心中所占的地位正在逐渐变大。
为了不看见内裤,扭过脸去的同时没坐在床边的餐桌前,而是坐在放置电脑的书桌前的椅子。
“嗯。已经没事了。刚才只是一时大意才踢到桌脚而已。”
(呼-,混过去了)
立刻跪坐起来之后,艾莉在心里吐出了一口气。
“那么,想让你稍微看一下这个。”
启治将电脑的显示器转向艾莉。
动了一下鼠标,解除了休眠模式之后,画面上便映出了网店的主页。
“哪个哪个-”
艾莉用膝盖慢慢地蹭到启治的旁边。
“艾莉的话,会喜欢哪个?”
艾莉看到了并排摆放着的泳衣画面后,脸蛋顿时变得通红起来。
“这,这不就是内衣吗?你在看什么啊!”
用手捶打着启治的背后。
“哎?不是啦,是泳衣,泳衣!”
由于捶打得过于强烈,启治不由得一边向后仰起身子一边说道。
“……这个,怎么看都像是内衣呢?”
艾莉如同晴天霹雳般睁大眼睛再次看去,但那些无论怎么看都是带有可爱风格的内衣。
“嗯嗯。不过这不是内衣,是下水专用的,泳衣。”
(下水专用的!)
艾莉微微地点点头。
在暗黑骑士的世界里是没有泳衣这种东西。
要游泳的话,要么就穿着身上的衣服,要么就完全光着身子。
确实,光着身子被人看到很难为情,穿着衣服游泳的话,有时候会因为衣服吸水太多过重而溺水。
看到这个利用最小限度的衣服来制成泳衣的创意,实在让人眼前一亮。
(这冲击仅次于第一次听到“攻城的时候用重甲,撤退的时候应该穿轻甲”的提案)
暗黑骑士的兴趣是动画片和漫画。
然后,几乎每个动画片和漫画都一定会提到“泳衣”这两个字。
可是,暗黑骑士一直以来都是将那两个字理解成“内衣”的意思。
不过,不是穿着内衣下水,而是穿着下水专用的泳衣。
揭开了多年的疑惑后,艾莉感到非常高兴。
“那个啊,这个泳衣,那个……我在想着当作礼物来送出去也可以吧”
“哎?礼物?给我吗?”
“不,艾莉有泳衣吧?”
“啊……嗯……呃……哎呀,当然了?我也是女孩子哦?”
艾莉不懂装懂地说道。
其实,到刚才为止才理解了泳装的存在。当然不可能会拥有泳装了。
因为从一开始就对流行什么的并不感兴趣,再加上平时去其他地方也只是穿着盔甲和校服而已。
“太好了。那艾莉喜欢哪个?有两个我正在犹豫不决呢”
“两个……”
艾莉感到有些困惑。
在这并排排列着的泳衣图片中,启治对其中两个犹豫不决。
这里就好像那种『我们品味一样啊!』的画面。
现在,艾莉最想听到的台词就是——
『果然和艾莉很相配呢!』
“应该是这种……风格吧”
艾莉指着的是比基尼。上下都是白色,十分普通简约的比基尼。
“比基尼呀……不……”
“不行~啊。这个确实是不行呢。”
配合着启治标志性的歪着头,艾利也歪着脑袋说道。
“是吧?”
“那么,果然还是这种像连衣风格的……”
这次,艾莉选择的是连体式的泳衣——
“呃~”
启治摇晃着脑袋。
“也是啊,这个也是呃哈。”
(可恶!又猜错了啊!)
无论如何,艾莉也要和启治保持相同的品味。
“果然艾莉还是比较喜欢比基尼呢?”
“……不是,并没有说特别喜欢”
艾莉朝向后方小声地说道。
“我觉得这个裙摆式的泳装比较好”
“一样!”
“哎?”
“我也觉得这个呢。裙摆一飘一飘的很可爱呢”
“然后,另一个是这个,下半身看起来像短裤的”
“完全一致”
“哎?你刚才没说这个吧?”
“我也是刚刚要说的。只有这两个比较难选呀。不愧是启治呢~,在最漂亮的两个中纠结啊~”
艾莉用手肘捅着启治,表情仿佛在说:“你这家伙~”
“那么……你觉得哪个比较好?”
“这个!”
启治顺其自然地问道,艾莉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在这个地方绝对不能选错。二选一!只是二选一啊!)
“………………裙摆式的泳装会不会比较好吗?感觉上不但像小女孩一样清纯而且还很漂亮。”
“嗯~”“嗯~”
艾莉配合着启治歪头的时机,一起歪着头说道。
“开玩笑的,应该是这个小短裤的!”
“果然还是这个啊”
艾莉摆出胜利的姿势。
终于,终于探寻到正解了!
“真是棒啊。这个短裤给人的感觉。材料也很好呢”
“不是,倒不是很在意这个材料的说”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材料什么的无所谓啦。我懂的我懂的~~”
“但是,这个风格不太适合女孩子吧”
启治稍微犹豫了一下之后——
“确实不太适合女孩子呀。”
艾莉也跟着变换了说辞。
“那么,果然还是裙摆式的呢”
“确实是这样呢。飘飘的感觉很好吧?这样,特别是游泳的时候就好像是在召唤小鱼的感觉——”
“呃,不过我觉得下水的时候会取下裙摆吧”
“是呀。是要取下来再下水的呢。又不是围着腰部的蓑衣。‘你是浦岛太郎吗!’会这样被人笑吧”(译者注:“蓑衣”是劳动者用一种不容易腐烂的草(民间叫蓑草)编织成厚厚的像衣服一样能穿在身上用以遮雨的雨具,后来人们发现棕后也有用棕制作的。原文为“腰蓑”)
“艾莉也是觉得比基尼比较好吧?”
“哎?……不是?我刚才说过这样的话么……”
艾莉立刻装傻说道。
(因为是在纠结于这两个泳衣,结果是最初的提案才是正解——)
“果然还是比基尼好一些吧”
“说过吧。我从最开始的时候就说了吧。裙摆式什么的,价格会比较贵吧。”
“,也并不是特别在意价格。”
“确实是不会在意呢。给人家买礼物还在意价格什么的,作为男人也太不像话了呢”
“嗯—,哪个比较好呢”
“顺带一提,为什么会纠结于这个呢?又不是启治要穿的啊?”
由于艾莉这句话——
“有个……稍微感到在意的孩子”
启治有点害羞地说道。
“哎……”
『有个稍微感到在意的孩子』
『有个稍微感到在意的可爱的孩子』
『有个稍微感到喜欢的可爱的女孩子』
这句话仿佛锐利冰溜一样砸在了艾莉的头顶上。
然后艾莉自己不断地往最坏的方向脑补着。
心理“唧”的一声,刺痛了一下。
启治所在意的人。
不是给自己,而是给在意的人。
“我觉得,她大概没有泳衣吧。在活动当天给她带去。哎呀,虽然也没有确定究竟会不会用到泳衣,既然想到了就先去选一选。”
艾莉鼓起了嘴巴。(吃醋的意思)
(这段感情,必须给它扼杀于摇篮里!)
因为艾利确定了启治所在意的那个孩子并不是自己。
嫉妒的火焰在熊熊燃烧着。
“果然还是选白色的裙摆式吧、白色的”
“完全不行”
艾莉将头扭向一边说道。
“诶!”
艾莉突然的否决票,让启治睁大了眼睛。
“那么这种短裤式的呢”
“大错特错了这位客人”
“诶!怎么突然一下子把之前的全都推翻了”
不可能让他送这么可爱的泳装。
“不应该是,更加偏向这种,色色的风格吗?”
“色色的……她会不喜欢吧”
“启治犯了一个原则上的错误”
“那,是怎么说?”
“你知道岸田同学吧?”
“噢—嗯。就在我们班上的说”
“启治所说的在意的女孩子,是同级生的吧!还是更加成熟的女性!”
“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是同级”
不管启治怎么回答,艾莉都想好了接下来该怎么说下去。
“最近的女孩子都是过激派”
启治被艾莉这番毫无根据的话给震慑住了。
确实,岸田同学对色色的东西十分敏感。
“但是,女孩子都是讨厌色色的东西吧”
“那是为什么啊!”
艾莉提高了音量,启治被吓得稍微打了个冷颤。
“那是为什么……是因为泳衣和内衣比较像?”
“不过……这又是为什么呢?”
“女孩子想要展示自己!想要大家注视自己!注视着自己完美的身体!”
“为什么最后那句感觉上像是日本网络购物主页的台词?”
“这种程度的泳衣,能向别人展示自己完美的身材吗?”
“好像是呢”
启治不由得使用了敬语。
艾莉在模仿着。
模仿着魔步的手法,滔滔不绝地确保自己优势的地位,并且压制住对方的想法。
“色色的是指……差不多是这样吧?”
启治检索着“泳衣 带子”,将图像给艾莉看了看。
“不够不够……没有布料再少一点的了吗!”
“布料……啊,这个呢?”
这次启治检索着“微型比基尼”,将图像给艾利看了看。
“这个!就是这个!就选这个吧!”
艾莉的目光释放着光芒。
想象一下自己穿上这件泳衣的样子,咪咪下半部分都露出来了,旁边也漏出来了,下半身哪说得上是丁字裤,仅有一根绳子,前面也被裁剪得只有一个V字形。
(呵呵呵,启治的心上人呀。穿着这个比裸体还羞耻的泳衣。尝尽羞耻吧。)
脸上浮现出阴险的笑容。
简直和魔步的一模一样——
“不,但是从来没见过有人穿这个的说……她会穿吗?”
“没有理由不穿”
艾莉的目的是阻止恋情的发展。
对方拒绝的话就行了。对方收下然后被吓跑也行。如果穿上的话那就更好了。
但是,只有一个问题。
就看启治会不会选择这个做礼物了。
果然,启治也觉得很可疑。
“那,就决定是这个了”
“诶诶诶诶诶诶!”
艾莉忍不住地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真的要买啊!)后半句被生生地咽了回去。
“谢谢你了艾莉。给我不少的参考”
启治选定了微型比基尼。
这样羞耻的泳衣,普通的女孩子会拒绝吧。
根本都不会想要穿吧。
但是,对方是暗黑骑士。
没错,随时随刻都穿着铠甲的暗黑骑士。
在铠甲里面穿的话,这种泳衣也没问题。
说不定,在机动性能上可以方便地活动,应该会成为最佳的选择吧。
果然,和艾莉商量一下是最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