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黑暗骑士不可脱 (不要脱人家的暗黑骑士啦)
  4. 第二卷
  5. 序章 地缚灵、三个人一台戏
  6. 繁体版

序章 地缚灵、三个人一台戏
2017-06-22 16:04:51

		

网译版 转自 冰梦轻翻组
扫图: 梦晓系(电子版)
翻译: 圣光,疯人院,库利,七海
『大井川境介』看着夹在报纸里的广告感到一阵兴奋。
附近一家像小酒馆一样的和食餐厅『贵族混蛋』,经改装后重新开张了。不仅如此,它还变成了一家角色扮演(cosplay)的餐厅。(注:原文为贵族野郎,在日语中的“野郎”也有混蛋的意思)
“欢迎大家前来品尝!”广告上登着的女仆装扮的金发少女相当可爱,有如此可爱的女孩子在店里工作,境介迫不及待地想去店里瞧瞧。
境介刚好要和一个朋友碰面,就把碰头地点选在了『贵族混蛋』里。
虽说是改装后重新开张的,但是店面却和以前来的时候完全没有变化。
这是一个硬要把木制感显现出来、且外观如旅馆一样的混凝土建筑。像神社般铺瓦的屋顶上摆着一块大得出奇的招牌。
推开重重的大门走进去后响起了入店音乐,旋即店员便迎了上来。
“呦吼!”境介不由得大叫了一声。
前来迎接的店员是一位非常可爱的巨乳女孩。
胸口的衣服敞开着,仿佛能够听从乳沟间传来的“欢迎光临”这般的声音。
这大概是高中生吧?他不禁咽了咽口水。
仿若闪耀着光芒的金发少女。
对了,这就是登在广告塔上的看板娘。
「请问几位?」
被问到几位了,于是他竖起了食指表示只有自己一位。
「啊,一位,和三个地缚灵」
金发的店员笑道。
「…诶?什么?」
境介不禁往后看,但是那里却一人也没有。
「您现在是在禁烟中吗?」
「……嗯?是的」
「请来这边——」
被带到四人包厢的境介扑通一声坐进了沙发里。
「啊,待会儿还有一个人要来」
境介又一次竖起了食指。
靠在靠背上,胳膊下垂着竖起食指这个动作,在境介看来是非常帅气的。
「好的,明白了」
境介帅气的姿势(poss)哑火了,在少女心中没有掀起一丝涟漪。
「还有……加上了地缚灵?」
「是的」
眼睛弯得如同『 ( 』般,少女爽朗地笑着回答道。
「……这样啊… 」
「那么请您稍等一下」
可爱的店员仅仅只留下了笑容与女孩子身上甜美的芳香便离开了。
境介感到非常困惑。
(这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要先提吸烟的事!您吸烟吗?这样问不就好了吗!禁烟中是什么鬼啊!这种事才没做过呢!吸烟也好禁烟也好从来没做过啊!就算明白了也说得好冷淡!就不能友好亲切点吗?还有,好可怕啊!地缚灵好可怕!给我除灵啊喂!)
一通叹气后,境介拿起了桌上预先准备好的菜单。
主要是和食。虽然有很多刺身、荞麦面和火锅等等丰富的料理,但除了这些,也有像饺子、拉面这样的中华料理,以及蛋包饭、汉堡牛排这样的西洋料理。还有一份不知道什么意思的叫天空的escaflowne的迷之菜单。(注:天空的escaflowne是指动画《圣天空战记》,又名《天空之守护神》)
叮咚——
境介迷惑地按下了像抢答竞猜按钮一样的东西,叫店员过来。
………………….但店员怎么也没过来。
「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终于过来了一位店员,但对那奇装境介大吃了一惊。
全身包裹着黑色的铠甲。在此之上,还套着女仆装。
脸蛋是由于戴着头盔而完全看不到,但从声音大概可知是位女性。
原以为是女仆咖啡风格的店,现在看来倒是变成了各种角色扮演(cosplay)的餐厅了。
店员粗暴地将装满水的杯子放在桌上,有些凉了的水从杯中溅了出来。
店员看上去有点烦躁。
尽管境介想这家伙在做什么啊,但是眼下使其烦恼的主要还是菜单的问题。
所以对放了四人份的水也已经没有任何想法了。
「嗯…想点个炒面,但要不还是点这个手捏汉堡牛排吧——」
单点和套餐好像都可以选择。
A套餐是饭或面包,色拉(salad)或玉米浓汤,饮料一杯。
B套餐是没有饮料。C套餐是只有饭或面包。
要点汉堡牛排的话,果然还是选A套餐吧。
但是,另一方面,炒面看上去也挺好吃。
(怎么办好呢——想吃点蔬菜,还有这个烤肉感觉也不错啊…….)
就在境介挠着头烦恼的时候——
「还没决定好就叫我过来了?」
奇怪的店员“切”地砸了声嘴。
因为店员看上去好像很烦躁,抱着胳膊,抖着腿,所以境介马上就点好了。
「那就手捏汉堡牛排,西式蒜蓉酱。A套餐就饭、玉米浓汤和咖啡。还有时令蔬菜烧烤也来一份」
「好的好的」
「啊,饭能给大碗的吗」
「………想要的话也是盛得出来的」
「那就来份大碗的」
「咖啡是要冰的还是热的?」
「冰的。」
「主厨可能会看心情在咖啡里放螳螂,可以吗?」
「啊,没关系」
「那就请再说一遍您的点餐」
「…….啊?我吗?」
「最开始点的那些完全没有听到」
「呃呃呃呃呃呃?!不是吧,点了什么不是应该你来复述的吗——」
「如果你不说的话,那就只有美味棒了哦?」(うまい棒是日本的一种相当有名的棒棒糖。在《黑子的篮球》官方同人中也出现过。)
为了打断店员的话,在砸嘴的奇怪店员的威胁下——
「手捏汉堡牛排,西式蒜蓉酱。还有A套餐的大份饭、玉米浓汤和冰咖啡」
境介屈服了。要是这家伙的话,境介确信这个店员真的会只拿根美味棒给他。
「好好好」
店员即不在机器上输入,也没有做个笔记,重复着含糊的回答。
「还有一份时令蔬菜烧烤」
「明白了主人」
穿着铠甲的店员发出哐哐声离开了。
境介又烦恼了。
(明白了主人、这又是什么东西————啊!我才做不出来啊!我才不是什么主人呢!倒是给我好好复述点餐啊喂!)
「不好意思,秃头大人」
境介以为穿着铠甲的店员去了厨房,没想到这么快又回来了。
「嗯。还有现在你到底是在用敬语呢还是没在用敬语呢?」
「真的很抱歉,不巧现在……捏手捏汉堡牛排的机器坏掉了」
「……诶?『手捏汉堡牛排』的机器、坏掉了?」
「是的,所以现在没法做手捏汉堡牛排。如果是普通的汉堡牛排解冻一下很快就可以做好了」
「这样啊…. 」
「或者,如果您是要美味棒的话,也很快就可以准备好」
「不,那就不要汉堡牛排了,改成炒面吧」
境介明白如果在此不赶紧作罢的话就真的会送美味棒上来,所以立马放弃了汉堡牛排。
「炒面的话,只会让嘴巴变得油腻,这样没问题吗?」
由于头盔的关系,看不到铠甲装扮的店员的表情。
但是,从她的声音中能感受到她的歉意。
「没问题」
「与女朋友接吻的时候,让她想着‘这家伙吃了些什么油腻的东西’这样也没问题吗?」
「……是的」
「还有就算脸蛋让人家感到恶心也没问题吗?」
「没问题。……我相信这肯定是没问题」
「那就是说不要手捏汉堡牛排了,换成炒面」
「是的。啊,还有蔬菜烧烤和炒面」
「好吵~」(注:这里用的是かしましい,意思是好烦、好吵,而同音词かしこまりました意思是“好的、了解了”,玩的是同音梗,下文同此。)
穿着铠甲的店员,带着哐哐的铠甲声离开了。
境介又再次烦恼了。
(才不是什么秃头!只是棒球部而已!头发不是脱落的,而是我自己特意弄的!这个才不是什么秃头!不,其实也不是棒球部,而是棒球拳部!还有“好吵”是什么鬼?是“好的”的省略吗?还是说在嫌我烦?!绝对是后者吧这个混蛋!手捏汉堡牛排不会用手捏吗?倒是给我用手捏啊喂!)
境介的心中,反町隆史唱起了POISON。(原文ポイズン,即poison,指毒物,污染这些东西。)
境介讨厌和别人面对面不敢大声讲话、胆小的自己。
(搞什么东西啊,这家店!气死我啊!而且最气死人的是前桌那男的一直都在和那个金发的可爱女孩讲话!气死我了!)
境介怒瞪着前座的那男子。
被带到这个座位后,身着女仆装的可爱女孩就一直陪在那里片刻不离左右。
开心地笑着聊天。
而自己这边不仅被骂成秃头,还被骂脸让人恶心。
但是,境介并没有放弃任何的希望。
那两人看起来也不像是在交往的样子。
女孩子总是在用敬语讲话。
说到底,也就是店员和客人的关系。
这样的话,这边上前去搭话也会得到回应的吧。
也就是说能和那样可爱的女孩聊天吧。
想问问她,想问各种各样的事。想要更了解她。
但是,她一直在和一位客人聊天。
应该,应该更早地发现这家店的。
这样的话,自己也能和她一直聊天了。
「喂,是这里吗?」
等待的人来了,却因为他坐在了对面,所以完全看不见那个可爱的女孩了。境介板着脸,连对旧友的到来也没有表现出丝毫怀念。
约好碰面的男子是位爽朗的青年。高高的个子,修长的身形,即使是在境介看来,也是一表人才。
「真亏你能找到这儿」
「啊?嗯」
「我不会忘记你刚刚瞥了一眼我的头顶。话说,你找我是有什么话要说?呃,你现在叫什么名字来着? 」
「辻本丰。走字底有两个点」辻本丰笑着说道。(注:日语中,辻字写为辻,走字底上有两个点。)
等待之人、辻本丰笑着说道。
和别人说话的时候,辻本丰的笑容是不间断的。
境介认为这是他为了防止别人看到他的其他情绪,而采取的防卫手段。
比起没表情,笑脸更容易隐藏内心的动摇。
「真是的,换名字频繁得和过生日一样,我一个都不想记」
「嘛,先不提这个了,赶紧进入正题吧」
「想喝点什么?」
「不用了,马上就回去了」
「那就请说一下正事」
「大井川境介,我希望你能打倒暗黑骑士」
「暗黑骑士?」
「啊,一个身穿着漆黑色铠甲的奇怪的女人。我希望你能妨碍她的恋爱」
听了丰的话,境介瞅了一眼厨房。
「……….那个,她好像刚才还在这里」
境介心想,那样的家伙不像是哪都有的样子,难道她就是刚才所说的暗黑骑士?
「我想这对你也有好处」
「是的,这会是我成为『波旬』的第一步」
境介笑了笑。
这个世界上是存在着『神明』。
但那并不是指超越人类智慧的存在,而是指拥有超能力的人类。
一个神是有着各种各样的姿态,还拥有着永久的生命,且无所不知无所不能。这些能力都是由复数的人类代代相传继承下来的。
在这众多的神明中,波旬是担任掌管『欲望』的神。
这个街区正进行着为了决定下一任波旬的测试。
而境介正是『波旬候选人』之一。
「只有拥有最深最强欲望的人才能成为『波旬』。而色欲、禁欲、夺他人之爱这些都可以得到高分」
佛教的修行僧靠积聚『善德』来接近神明。
波旬候选人则靠积聚『欲望』来接近神明。
「能接受这个任务吗?」
「可以。刚才才刚碰到那家伙。打倒她,像支配奴隶一样支配她。但是,我也有件事想拜托你」
「你也有吗?真是少见啊」
「成为波旬的其中一个条件就是最大程度地将欲望给释放出来,但这个条件太过于含糊」
「嗯,是的」
「我想,大多数的波旬候选人虽说都是候选人,但恐怕早已内定好了下任波旬,他们无论做什么都成功不了的」
「……大概吧」
丰有点不赞同。
虽然现实就是如此。
就好比现在,丰这样和境介说着话,也是为了让某位当选波旬。
「所以,辻本丰,我想要现在最有可能成为波旬的现任波旬儿子——鞍马启治的情报」
听到境介的话,丰有些动摇不安。但是她依旧很好地掩饰住了。
「……儿子啊,知道了他的情报后你要做什么?」
「——杀了」
丰冷笑道。这时,刚才还在和金发少女聊天的青年从他的身边走了过去。
丰有些不知所措,一时间说不出话来,笑容也在一瞬间消失了。
但是他又再一次绽开了笑容,胸腔却一个劲儿地怦怦直跳着。
「杀了他未免有些太过了吧?」
丰一边做出困扰的表情,一边用余光瞥着在收银台结账的青年。
为的是不让境介发现他刚才的惊愕。
为的是不让境介知道他和鞍马启治是熟人。
总之,就是为了让境介觉得他是被刚才境介说杀了鞍马启治这般大胆的言辞给吓到了。
「的确,鞍马启治死了的话,规则就会被改变,还会进行严密的审查吧。但是,一个人的死要是能换来公平的波旬选拔条件的话,那就让他牺牲吧」
境介仰着头大口地喝了口水,一口气说道。
「就算杀了他也不一定会使选拔条件变得公平的吧」
「但是有必要试一试。就算像现在这样继续老实的去聚集『欲望』,到最后来还是会由鞍马启治『被判定为胜者』」
「……连对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真亏你能起杀心」
「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呢?」
丰一时说不出话来。
丰可不会说刚刚从旁边经过的人就是鞍马启治。
好危险。
要是自己是坐在境介的位子上的话,就会和启治四目相对了吧。
这么一来,启治可能就会过来和自己打招呼。
而且还很有可能向境介自我介绍。
不能让境介杀了启治。
丰的目的是让『鞍马启治』成为『波旬』。
不能任其在一个女人上花费精力,应该要有开后宫般的色欲。
无论积累多少欲望,最后都会是鞍马启治成为波旬。
这点就如境介所言。
但是,启治不但不把波旬当神,还把它当做魔鬼,讨厌着波旬。
启治可不想当波旬。
这也算是某种程度上的欲望。不过,如果启治没有开个被女人包围的后宫般的色欲的确很难『获胜』。
在1对10的情况下,能让1获胜,但是0对10的情况下,却无法让0获胜。
「……就你的想法,我什么都知道」
「出现了,你老说的这句话」
境介开心地用食指直直地指着丰。
丰也有洞察力很敏锐的时候。
所以,对于他刚才一时说不话来,境介并没有注意到什么。
「总之,就由我来收集鞍马的儿子的情报,而你——」
「打倒暗黑骑士。契约成立!」
「那么,一周后汇报情况」
丰站了起来。
虽然答应了收集鞍马启治的情报,但是要怎么散布假的情报,回去后得好好思考一下。
「好的」
境介翘着二郎腿,背靠着垫背,向丰摆了摆手。
目送丰离开后,境介看到了在后院里的暗黑骑士。
摘掉黑色的头盔后,露出了又黑又长的双马尾。
然后,她把头盔交给了金发的少女。
一眼看过去相当淡雅,但不知从哪儿透出一股妖艳感。
这,便是暗黑骑士的真面目。
「暗黑骑士的脸,我记下了」
就在境介冷酷地定下方针之时,一位新的穿着女仆装的店员拿着炒面过来了。
「久等了~,要变成炒面了——」(译者注:这里其实应该是“换成炒面了”,日语的梗,下面有解释)
桌上放着炒面和时令蔬菜烧烤。另外,还有大碗的饭和冰咖啡以及……美味棒。
「……那个,我已经取消A套餐了」
“要变成炒面了、日语这么说很奇怪吧,也非现在开始变成炒面呀。”境介一边对这种像家庭电子游戏里的话感到奇怪,一边对无处不在的违和感吐糟道。
「啊,店主说‘你这恶心的家伙就是这样的,去死好了。’至于那个,汉堡牛排确实是取消了,但是她说不记得A套餐被取消了」
「……原来如此。这个美味棒又是什么?」
「是A套餐里的玉米浓汤哦?」
「啊?这个套餐里的色拉和玉米浓汤指的是美味棒的味道种类?」
「是的」
店员好像想说这是当然的啊,一脸的泰然自若。
「还有这个咖啡……里面有…螳螂…… 」
「是的,主厨一时高兴放进去的」
「我拒绝…… 」
「当时问您(主厨)可能会看心情(随手)在咖啡里放螳螂,(那个时候您)要怎么办,您承诺说没关系」
「不,我不可能说那样的——」(…………啊!好像是说了!我确实是说了没问题!肯定说了!那个原来是在确认这个啊,完全没明白过来!不,肯定是故意那样问的,好让我听不懂,因为她想在我的咖啡里放螳……)
「不用担心,这个螳螂不是真的,是玩具而已。如果这是真的的话,从屁股这里会钻出金针虫的,哈哈哈哈…… 」
开朗的店员一边笑着,一边啪啪地拍着境介的背。
「………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ELEPHANT KASHIMASHI~」(日语为“エレファントカシマシ”,日本知名的摇滚乐团,成立于1981年,其中的知名歌曲为“今宵の月のように”,销量达70万张)
店员笑着离开了。
境介感到很烦恼。
(什么和什么嘛——!这家店在搞些什么啊!炒面问了那么多次,就不仔细看看A套餐么?还有美味棒推是什么啊!虫子和玩具是一样的好吗!不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混进了咖啡里吗!就算这是海带我也是有意见的!这是什么店啊,这特么的都在搞什么啊!就连手捏个汉堡牛排都不用手捏——!)
难以畅怀烦躁!现在就想掀桌!
这时境介突然看到那个可爱的金发女孩正在打扫刚才回去了的前桌的座位。
金发女孩胸口前的女仆装敞开着,从山谷间探出头来,两只巨乳颤颤悠悠地摇晃着。
(……………………………欢迎下次光临)
境介感到相当满足。
(这里应该是转换视点,原文没注明~~,姑且也注明一下,免得各位混淆)
鞍马启治看到报纸上的广告感到一阵兴奋。
写着『贵族混蛋装潢后隆重开张!』的广告上面登着他为数不多的异性朋友艾莉。
启治之前就通过了『贵族混蛋』的打工面试,但是却不知道艾莉也在那里打工。
打工的时间为一周两次,18到22点。可能是因为这么短的轮班时间的缘由所以才没碰到吧。
什么时候轮班时间才能撞在一起啊?(此为日本时间,比天朝以及东南亚的时间快了一小时)
——直接去见她吧。
启治坐立不安,急不可耐地向店的方向行去。
偶尔作为客人去店里感觉也不错。
就算今天艾莉不在,暗黑骑士也会在轮班的吧。
只能遇到暗黑骑士也好。
『贵族混蛋』的外观是硬要把木制感显现出来的混凝土建筑。还有像神社一样的铺瓦屋顶。即使是这样也还在宣扬着『和』这个主题。(译者注:『和』是代表日本里的和风吧,例如和服之类)
推开重重的大门走进去后响起了入店音乐,旋即店员便迎了上来。
那是位穿着女仆装的可爱金发女孩。
胸口的衣服大大地敞开着,启治的眼神不自觉地就看向了胸间。
「欢迎光…启、启、启治先生!」
金发少女艾莉被突然的来客吓了一跳,身子向后一仰,确认似的看了启治两眼。
「艾莉你果然在这里工作啊。告诉我不就好了嘛……你怎么跟个鬼太郎似的这么吃惊?」【注:鬼太郎是日本漫画《鬼太郎》里的人物。】
「为、为、为什么会来这里啊!」
哈啊啊啊啊。艾莉的嘴一张一合地动着。
由于突然来的冲击过大导致脑子里一片混乱。
「那个,我看到广告了。这才知道艾莉在这里工作」
「这、这样啊…… 」
艾莉满头大汗。
(不妙。大事不妙!)
暗黑骑士 “艾露琳可・拉格纳・沃尔特”,也就是艾莉,是以 “暗黑骑士”的身份生活着的。
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打工的地方,都是以穿着铠甲的样子出现的。
是的, “暗黑骑士”无论何时何地都是全身铠甲的装扮。
但是,比起穿着铠甲招待客人,不穿铠甲客人反倒增多了。所以应承店主的希望,她脱掉了铠甲穿上了女仆装来工作。
也就是说,现在在工作的店员们都知道艾莉就是暗黑骑士,只有启治还不知道。
艾莉唯独不想让启治知道她就是暗黑骑士。
艾莉害怕她会被知道了真相的启治所讨厌。
「暗黑骑士在吗?我想和她打声招呼。」
并非去坐席,当启治正要往办事处去看一看的时候,艾莉却牢牢地抓住了他的手腕。
「啊,那个,呃,她并不是不在!」
「什么意思?」
「要说在呢还是不在呢,或者说不能确定她在不在,总之现在有点… 」
艾莉变得有些语无伦次,为了阻止启治竭尽全力。
如果只是暗黑骑士不在那还不是什么问题。
可是现在,办事处那里正放着脱下来的铠甲。
根据暗黑骑士脱掉铠甲这点推断,启治可能推算出“艾莉=暗黑骑士”这一方程式。这使得艾莉感到非同寻常的不安。
「你怎么像薛定谔的猫一样啊。她现在在休息的话那也没办法,我要不还是向店长打个招呼好了」(注:薛定谔的猫是奥地利著名物理学家薛定谔提出的一个思想实验。是量子物理领域的一个著名理论实验。)
艾莉立马紧紧抱住启治想要挣脱的胳膊,阻止启治往前走。
「不要啦,我去替你打招呼!」
「啊,为什么?」
启治停了下来。
启治的胳膊上传来了艾莉胸部柔软的触感,不由自主地按住了鼻子。
启治是『波旬候选人』,并不是普通的人类。
如果想些工口的事情的话,鼻子就会变长。
(不好了!…欲望!我的欲望在膨胀!)
虽然启治想就这样通过胳膊来感受艾莉那柔软的身体,但是这却是『积聚欲望』的行为。
这对不把波旬当神明而把波旬当魔鬼的启治来说,现在必须极力抑制欲望。
启治立马将胳膊抽了出来。艾莉却误以为启治想逃,而快哭出来了。
「那个……地、地缚灵!因为启治先生背后有三名地缚灵跟着!」
「可怕!诶!真的!?」
「是的!你这样店长是不会见你的!」
「是怎样的地缚灵?」
「一个戴眼镜的,一个前相扑选手,一个烟鬼。」
「不管是哪个都是没见过的类型!可怕!」
「所以,坐吸烟区吧」
哪怕只远离一点也好,艾莉也想尽量诱导启治坐到离办事处远一点的位子上去。
「不用麻烦了,我坐那里的禁烟区也挺好的」
艾莉实在没办法了。
「那就坐禁烟区! 不行的啊,贵志!」
艾莉突然敲打着空气。
「烟鬼的名字原来叫贵志啊。」
启治总感觉哪里不大对,但还是跟着艾莉,被其带往餐桌那头。
看着窗外的公路上车水马龙,两人往店的深处行去。那里坐着一个光头的客人,而启治的座位还要再往里面。
「那么,请稍等一下」
艾莉笑脸盈盈地说道,可心里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艾莉快速跑到后院,向店主、也就是同班同学的『神藤魔步』求助。
「喂,魔步!启治来了!」
此时,神藤魔步正坐在前几天刚搬来的按摩椅上,一边舔着棒棒糖,一边盯着电脑。
黑发的双马尾。虽然个子比艾莉高点,但是身材上却没比艾莉好多少的同级生。
「什么?嘛,工作人员来店里吃吃也没什么关系啦」
不明白一下子鼓着腮帮生气的艾莉生气的原因,魔步眨了眨眼。
「我说的不是这个。这个我、现在是在轮班中」
艾莉急匆匆地快步走向魔步。
「嗯」
对面的魔步有点懵逼。
「另外请你弄清楚,那个我也在轮班中」
咣。两只手用力地拍着桌子借以发泄情绪。
「嗯?」
魔步依旧一脸懵逼。
「如果那个我不在就糟了!」
艾莉在办事处里急得团团转。
「恩——我还是不太懂你的意思,你再说得清楚点」
「我想拜托你扮演我」
艾莉把放在办事处角落的整套铠甲包括头盔一把塞进了魔步怀里。
「啊,这么回事啊?你是担心穿着铠甲的暗黑骑士和没穿着铠甲的暗黑骑士没有同时出现,所以想让我穿铠甲来扮演暗黑骑士」
「……呃?什么意思?」
「虽说这是我该说的话。总之我已经知道你的意思了」
魔步之所以能从少量的情报里明白艾莉的意思,完全是因为艾莉之前也拜托过她同样的事情。
虽然启治现在还不知道,但是总有一天他会知道艾莉就是暗黑骑士这一真相。
所以,暗黑骑士艾莉拜托魔步扮演暗黑骑士这一角色,自己则作为艾莉出现,这样就能把艾莉其实就是暗黑骑士这一真相掩盖过去了。
所以艾莉这次也想效仿上次那样找个人来扮演另外一个自己。
「你明白得这么快真是帮到我了!」
「要不还是干脆说出真相吧?」
魔步像是嫌扮演很麻烦似的说道。
「不行!知道真相后他肯定会失望的!」
艾莉激动地摇了摇头。
长长的金发伴随着沙沙声摇晃着。
「知道了知道了。我穿上总行了吧?」
「拜托你了!就当做积德吧」
在艾莉的苦苦恳求下,魔步也没办法,只得穿上了铠甲。
魔步为了增加客流量,将『艾莉』刊登在广告上。所以魔步多少也感觉到有点责任。
叮咚。
有客人呼唤店员。
而且,还是两处一起。
一出后院,发现三十一号桌和三十二号桌的灯都亮着。
「来了——」
艾莉大声回应着。
三十一号桌是启治在的地方。
「…那我去三十二号桌?」
魔步穿着铠甲,套上头盔,叹了口气。
「如果是前后桌,启治君会和你打招呼的吧」
尽管艾莉说的不错,但是魔步早就看穿了真相。
「所以,暗黑骑士去三十二号桌不就好了」
其实艾莉只是想和启治聊天而已。
「启、启治君和魔步讲话的话,不就暴露了铠甲里面的人不一样了吗?」
「话是这么说。啊——我就是因为不想干这种店员的工作,才特地把店买下来做老板的」
魔步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和艾莉一起走向大厅。
(啊,暗黑骑士果然在上班啊。)
一眼就看到了暗黑骑士的身影,启治有些激动。
暗黑骑士发出哐当哐当的走路声径直朝这边走来。
但是,她好像是去取后桌的订单的。
启治想着待会儿打个招呼,所以为了寻找时机他竖起耳朵子仔细听着邻桌的动静。
「还没决定好就叫我过来?」
暗黑骑士『切』地砸了声嘴。
(好可怕的焦躁感!)
暗黑骑士对三十二号桌的客人的态度,就单单第一句话就让启治震惊到不敢回头。
「启——治先生」
艾莉悄无声息地到来了。
启治松了一口气。
因为在意暗黑骑士为什么焦躁,导致启治自己也开始有些坐立不安。
艾莉明朗的笑容让启治得到了些许安慰,顿时平静了下来。
不过一不小心瞥了一眼,启治瞄到了艾莉敞开着的胸口。
…….艾莉明朗的『笑容』让人感到安慰且心情平静。
(这决不是因为胸部!绝对不是看了胸部才感到平静的!)
启治如同是为了说给自己心里的『波旬』听一样,强烈地发出内心的声明。
艾莉说着在学校发生的各种各样的鸡毛蒜皮的小事,笑得花枝乱颤,胸部也随之摇晃起来。
平时说话的时候启治都没有这么在意过——
可是现在,启治能完全看到艾莉的胸口。不管怎么做都会不自觉地瞥过去看。
“天空的escaflowne”这个名字,通俗点说就是半熟的蛋包饭。启治刚想点这个的时候——
「啊,不好意思」
「恩?」
艾莉突然嘟囔了一些话,然后离开了。
启治看艾莉的样子,好像是给别的客人加水去了。
然后,艾莉又被别的客人叫了过去,在客人追加的订单上加了一份赠品。
「好的主人——」
这句话也不知道是谁开始说的,现在已经变成了固定的结束语。艾莉在说完这句话后,又回到了启治身边。
「启——治先生」
艾莉笑得无比灿烂。
「刚才要求加水的那位客人还剩下百分之六十的水吧?」
「是的。因为那位客人点的是爪哇咖喱」
「……啊~」
艾莉考虑到吃咖喱的话水很快就会被喝完。
启治虽然也是在这个大厅工作,但是从没考虑过提早去给客人加水这种事。
启治是那种不叫就不会动,等待指示的人。
所以启治敬佩于艾莉这种提前服务客人的态度。
「但是,不是也有不喝水直接吃咖喱的人吗?」
「我只是顺便加水的」
「顺便?」
「你看,那位坐在最里面的客人」
「啊,是刚才点了单的客人」
「这位客人之前一直看着菜单,后来他微微从菜单中抬起头来,我在想他是不是决定好点点什么而打算找店员了,所以我拿着水过去,其实就是为了他能够叫到我」
「想点单的话按按钮不就好了」
为了能让顾客不等店员过来,每张桌子上都装有呼叫用的按钮。
特地不用按钮,就等店员经过这种事,对于启治而言是无法想象的。
不,现在的启治能想到那位客人这么做的原因。
(原来如此,那个人的目的是——艾莉吧)
因为艾莉是广告上的那个女孩子。
如果最初的目的就是艾莉的话,那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不按按钮了。
更何况艾莉穿得这么漂亮……富有刺激性的衣服,那个人更有可能是冲着艾莉来的了。
虽然其他店员也有穿着类似女仆装的衣服,或者是普通的制服,或者是像魔女一样的衣服,但是她们都没穿得像艾莉这么漂亮……性感。
这是新店主魔步经过重重考虑后所制定的规定——不穿统一的制服,为的就是不让穿着铠甲的暗黑骑士太过于引人注目。
只要能让顾客明白她也是这是这家店的店员就可以了。因为出于这种考虑,反而使能招来客人的便服也不能穿了。
服装是一整排挂在休息室里的,上班来得早的人能优先选择。
因为可以自己选择,所以像艾莉穿着的这件胸口能被完全看见的漂亮……且性感的女仆装几乎没人会去选。
所以才这么引人注目。
想和艾莉说上一两句话。想注视艾莉的胸口。
有这样的想法的人们都在等着艾莉过去。
「艾莉,工作开心吗?从各种方面来看都挺累的」
虽然启治是看着艾莉说话的,但同时间里他也在注意着四周。
于是——所有客人都带着“怎么老是在你这家伙这里”的恨意仇视着启治,启治想不注意都不行。
「嗯——我是这么想的。当我问客人需要什么吗,客人若是回复我需要什么什么,就算是我赢。但若是客人回复不需要,就算是我输了。这个工作就像游戏一样,很有意思」
「原来如此。怪不得你总是笑得这么开心」
「啊,我在笑吗?真是的,好害羞。啊,你等等」
没有意识到自己在笑着的艾莉脸颊通红,不想让启治看到自己害羞的样子而从启治的面前逃离了。
艾莉快速地走到后院,取走料理。途中顺便给点了咖喱的客人加水加到了百分之六十左右,还取了客人追加的点餐。
尔后,艾莉再一次回到后院,把饮料送到刚刚追加点餐的客人那里。
看着艾莉那流畅的动作,启治注意到了。
艾莉一次也没有往回走过。
艾莉去的地方肯定有需要服务的客人。
这个行业就是要发挥被客人叫之前就去服务客人的这种在五分钟前行动的精神。
没有一个人在艾莉的身后叫住艾莉。
因为艾莉所经过的地方的客人,都已经没有什么事了。
「厉害啊!」启治真心敬佩道。
艾莉在和启治说话的时候,也在观察着店里的情况。
艾莉会去猜客人接下来想干什么,然后提前行动。
但是,有两点地方让启治感到不可思议。
「启——治、先生!」
艾莉又突然回来了。
手上还拿着半熟的蛋包饭。不发出一丝声响的,艾莉把盛放蛋包饭的圆白碟子放在了桌上。
「那个,艾莉。你为什么总是走得那么快?」
启治迅速双手合十说完“我开动了”之后一边开始吃蛋包饭一边发出疑问。
启治尊敬艾莉的工作态度,自己也想向艾莉学习。
「行军的时间是最重要的也是最没用的」
艾莉转过身把被卷成圆筒形的发票,插入像裂开的竹子一样透明的物品里。
「行军… 」
启治虽然有些在意这个单词,但还是决定不去理会这个单词了。
「是的。比起行军状态待机状态更有意义。早一点到达战场,就可以在敌方准备好之前就击败他们。就像闪电一样移动,各个击破才可以说是基本的战术吧」
「原来如此。你是把答案比喻成战争了啊」
「诶?啊,就是这样!」
艾莉内心感到着急。
(完、完蛋了!情不自禁得就按以前的回答方式回答了!)
艾莉是帝国军率领部队的将军。
因为上过很多次战场,所以艾莉就把每次的出战经验总结起来并吸收掌握。
「我还有一个疑惑的地方,为什么艾莉你要特地去饮场?」
所谓的饮场就是制作饮品的场所的简称。
制作烧烤料理的场所叫做烧烤场。制作油炸料理的场所叫做油炸场。这些场所都有分配店员。
大厅的店员不用特地去制作饮品,一般饮场的店员会做好的。
「因为很多人都会在全部喝完后才会要求饮品的追加或补充,所以我想赶快准备好给客人送去。就像没有兵,就不能打仗」
「原来如此——。最开始的订单可以交给饮场的店员,追加的订单可以自己去饮场制作。不过店里忙的时候可能就困难了」
「等援兵过来的过程可是很…痛苦的」
艾莉深切地说道。
艾莉过去的人生是怎么样的?启治没有去问到。
启治自己也不想被别人问到自己的过去。
「而且,刚好蛋包饭又做好了」
「那不是凑巧的吗?」
「不是不是,从所有的料理出品时间来看,现在差不多完成了吧。我是这么想的」
「诶?不仅是客人连厨房的状态你都掌握着吗?」
「是的。作为指挥官,一定要掌握着全体的动向。当然,如果有优秀的副官的话就另当别论」
「受教了——」
「没、没那回事!是我多嘴了,说了些不自量力僭越的话!」
在艾莉一个劲说个不停的时候,启治很快便把蛋包饭吃完了。
「呜啊,能碰到艾莉你真是太好了」
启治最开始既不知道打工的乐趣也不知道怎么工作才好,常常感到不安。现在听了艾莉说的话后一下子充满了干劲。
启治把发票举了起来。
想在店变忙之前回去吧。
「要….回去了?」
艾莉的眼中流露出寂寞。
「嘛,还会来的」
还回来的。还会为你而来的。
就这么一句话,艾莉又高兴了起来。
「好的,欢迎下次光临!」
哒哒哒哒哒。
朝着收银台,艾莉走得比启治还快。
然后启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转了个身,顿时吃了一惊。
那里坐着启治的熟人兼同班同学。
而且,两人还是前后座。
(啊?丰也来了啊。和那个光头是……熟人?去打招呼的话会不会让他困扰啊。)
启治看也没看丰一眼,径直走了过去。
「——杀了」
那两人好像在讲些很严肃的话,所以没注意到他。但是启治听见了。那一句“杀了”虽然短小,但实在是太有冲击性了。
(杀了?)
他们在说着危险的话。
(不会……又是想要杀害暗黑骑士吧!)
启治就这样带着混乱的心情,结了账,回家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