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七卷
  5. 异世界的日本人们
  6. 繁体版

异世界的日本人们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曾经因为还是学生的远房堂姊妹听不懂『平行世界』这个词而使我大受打击,不自觉就眺望著书架上科幻名著的书背而沉浸在怀旧当中。」
洗礼完毕的两天后,梅妮亚公主造访了屋子。
「我等不及佐藤大人的邀约,所以就自行前来了。」
盈盈微笑的梅妮亚公主身上可以感觉到些许不悦的波动。
说到这个,我在击退黑龙的回程中好像答应过要陪她游览公都吧。
由于白天的工房观摩和夜间的魔剑铸造太愉快,我完全忘了梅妮亚公主的事情。
「对了,殿下──我们到底还要闭上嘴巴多久啊?」
用不礼貌的坐姿坐在梅妮亚公主旁边的褐发女孩,这时发出不耐烦的声音。
一旁黑色头发的孩子唤道「小唯」提醒对方自重,但褐发女孩似乎不予理会。
今天梅妮亚公主在骑士的护卫之下,与前述两人同行而来。
「佐藤大人,我为她的不礼貌表示歉意。这些孩子是我所庇护的孩子们──你们两人都向佐藤先生自我介绍吧。」
梅妮亚公主为褐发女孩的无礼道歉之后,便指示两人进行自我介绍。
「是──!我叫唯•赤崎──以前的工作是偶像──大哥哥有没有觉得我很眼熟呢?」
自称唯的少女有一头及肩褐发与黑色眼睛,身高约一百五十公分,身材纤瘦。
根据AR显示的追加情报,对方为十三岁,等级二,技能只有「演技」一项。
虽然对方自称是偶像,但我未曾在原来世界的电视或写真杂志上看过她。长得的确很可爱,不过只是每个班级都会有一人的那种水准。
察觉到唯的嘴巴动作和发音凑不起来,我便使用「读唇术」技能,发现她正在说日语。
我听到的声音是希嘉国语,所以应该是对方装备了具有翻译机能的魔法道具。
「唯,你对佐藤大人太失礼了哦。说话的语气要正式一点。」
「是──」
即使遭到梅妮亚公主训斥,唯依旧没有反省之意。
接著换下一个孩子进行自我介绍。
「我是葵•遥。」
「别看他这样,小葵可是个男孩子哦?」
看似内向的葵少年拥有一头以男生来说稍长的黑发,眼睛是略大的黑色眼眸。
正如唯所特地补充的那样,对方的外表怎么看都像是个少女。
根据AR显示的追加情报,其年龄十岁,等级一,技能仅有「算术」。
那么,这两个人从名字可以知道就是日本人。
他们大概是在梅妮亚公主的国家里被召唤而来的吧。
正如勇者所说的「没有神之祝福的召唤」一样,这两人并未持有特殊技能。不仅如此,就连亚里沙声称转生者或转移者必定会具备的「自我确认」技能也没有。
「那么,你又是从哪一个日本过来的?」
从椅子上猛然站起来的唯指著我这么问道。
「是这孩子的大倭丰秋津岛帝国?还是我之前所待的南日本联邦?或者你该不会是北日本人民共和国的人吧?」
──什么?
大倭丰秋津岛帝国还有南日本联邦?
唯意料之外的发言在我心中掀起了疑问。
我下意识要露出慌张表情,但最后藉助「无表情」技能按捺下去。
──冷静点,佐藤。让他们见识一下精神值高得吓人的效果为何。
以时间来说要不了几秒钟,我掀起波涛的内心就变得风平浪静。
恢复冷静后,我从唯刚才的话中可以推测出一件事。
──这是战记类的奇幻故事当中常有的IF世界。
他们被召唤而来的国家想必是平行世界的日本吧。
由于亚里沙和勇者都只称呼日本二字,所以我以为大家都是从相同的世界被召唤的。
「喂──到底是哪一个嘛──」
「哪一个都不是哦。纪录中写著,我的祖先是出身于日本国。」
我回答唯的再一次询问,接著道出曾经向琳格兰蒂小姐说过的假来历。
「什么嘛──还以为佐藤先生就是第八人,结果居然是当地人──」
唯看似很无趣地放松全身力气坐回椅子。
对方好像并没有起疑的样子。
「无表情」技能今天也立了大功。
「真是可惜呢,殿下。亏你之前还那么高兴,直说很可能已经找到了第八人。」
听了唯的话,梅妮亚公主顶著困扰的表情陷入沉默。
「所谓的第八人,是殿下国内所召唤而来的日本人吗?」
「是……是的。如今下落不明。」
「是被魔族掳走了哦──」
「唯!」
梅妮亚公主急忙制止轻率发言的唯。
「究竟怎么回事?」
「其、其实──」
梅妮亚公主起先难以启齿,但或许是认为还不到要保密的程度,于是便以平静的口吻开始讲述。
「举行最后的召唤仪式当天,有黑色的上级魔族袭击了王城。据说上级魔族将用于召唤仪式的祭坛连同王城毁掉了一半,然后掳走了刚被召唤而来的第八人。」
当时举行仪式的那些人好像都被压在城堡底下,没有一个幸存。
根据目击情报,第八人是个黑色短发的少年。由于看不到脸,所以或许是个少女也说不定。
这种事总觉得在哪里听过。在我思索记忆的时候,忽然浮现出亚里沙的脸庞。
说到这个,亚里沙的国家好像也发生了上级魔族袭击王城的事情。
话说回来,黑色的上级魔族吗……这和出现在圣留市的「吾辈先生」有没有关系?
「这事件发生在什么时候呢?」
「超过两个月了。还记得北方天空落下许多流星的那一天吗?就是当日的前一天。」
──被掳走的第八人,那不就是我吗?对不对?
虽然很想这么质问对方,但这么做应该也得不到答案吧。
我的确很符合第八人的描述,但打倒龙神的拋弃式「流星雨」若是上级魔族给予的,就无法理解专程透过我来发动的意义为何。
况且根据勇者他们的说法,在卢莫克王国被召唤的其他人和我不同,应该未持有特殊技能才对。
我很有可能就是第八人,不过还是别一口咬定就是这么回事吧。
我将其作为候补之一,写入了交流栏的重要事项笔记里面。
「不过,佐藤先生竟然不是第八人,真是太可惜了──」
「为何这么说呢?」
「因为从日本过来的普通人居然摇身一变成了大国的贵族,这岂不是很热血吗?同时让我们有个目标,觉得自己或许也可以出人头地哦。」
唯似乎拥有很大的野心。
「小唯你乾脆找个金龟婿比较快吧?」
「嗯──可是这边的贵族都是奶油脸呢。我还是比较喜欢像佐藤先生这样的酱油脸(注:单眼皮,接近传统日本男性的容貌)哦──对了!等佐藤先生成为上级贵族后,我就嫁给你当太太怎么样?」
葵拋出的这一句话,让唯滔滔不绝地说了起来。
虽然是很可贵的提议,但我无意找一个刚升上中学的小孩子当老婆。
「──唯,如果想嫁给贵族,未学会最起码的礼仪是不会被对方理睬的哦。」
梅妮亚公主冷声告诫唯。
「啊,对了。佐藤先生好像是殿下的目标吧?」
「唯!──佐藤大人,唯说了这么失礼的话真是抱歉。」
可以的话,真希望她否定一下所谓目标的说法。
「可是,为了代替战死的未婚夫,殿下不是必须攻略希嘉王国的上级贵族吗?」
「小唯,你可以说得委婉一点哦。」
「咦──得赶快忘掉那种被鼬帝国消灭的小国王子,为新的恋情而活啊!殿下也说过,以前根本就没怎么见过对方嘛。」
尽管葵少年对唯出言吐槽,但她仍未停止发言。
不过──
「唯,到此为止吧。」
「啊……是。」
听到梅妮亚公主无比平静的声音,感到不妙的唯于是打直身子闭上嘴巴。
话说回来,上级贵族吗──我这个最下级贵族照理说不在讨论之列才对。
对方在之前的婚宴上还说过太守夫人怎么样的,不过我跟卡丽娜小姐结婚并成为太守的未来,九十九%不可能发生,所以应该不用放在心上吧。
我将离题至感情问题的对话重新引导回日本人的话题上。
然后询问了第八人以外的其他召唤者详情。
第一人和第二人好像在召唤过来之后就发出古怪的叫声并接近王族,结果被负责警备的骑士处决了。
他们或许只是想要了解现状而准备透过日语跟人交谈罢了,真是可怜。
第三人是个不到二十岁的男性,在收下翻译戒指的当天就溜出城里,在森林中被魔物咬死了。
据说当士兵追上时对方已经被魔物咬得乱七八糟,只剩下戴著戒指的左手而已。
少年漫画当中若没有留下尸体代表是生存旗标,但根据梅妮亚公主描述的出血量来看实在令人绝望。
第四人是三十岁左右的男性,在战斗训练期间因为拿刀想砍前来视察的贵族而被处决了。
原本生活在和平的日本,要是没有任何作弊能力却每天接受几乎要让人吐血的军事训练,就算会变得自暴自弃也不足为奇吧。
我在他们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背部不禁觉得发寒。
倘若在没有特殊技能的情况下就被放置于荒野上,我大概也会步上和他们差不多的末路吧。
第五人是二十五岁左右的女性,在给予翻译戒指并说明事情原委后的当天晚上就自杀了。
「为何会自杀呢?」
「因为先王告诉对方,没有任何遣返的方法。」
「没有吗?将召唤的术式改成遣返用途后应该就能办到才对。」
「由于一直担任日本人召唤核心的尤里可大人力量不稳定,即使仰赖鼬人族的仪式装置辅助,也未曾再连接相同的世界。」
至于是否为相同的世界,似乎是依靠转生者尤里可所使用的特殊技能「连接世界之力」来判断的。
「而第六人是葵,第七人就是唯了。」
她说到这里就停住了。
换而言之,除眼前的唯和葵两人以外的日本人统统都死亡或者下落不明。
难怪勇者他们听到卢莫克王国的名字会生气了。
我对卢莫克王国也不抱什么好印象,不过要直接发泄在与召唤日本人没有直接关连的梅妮亚公主身上也不怎么合理。
话说回来,身为几乎是同乡的年长者,我有件事请必须要问清楚才行。
如果两人都无处可去,要我比照亚里沙她们那样加以收留也无妨。
「那么,卢莫克王国今后打算怎么处置这两个孩子呢?」
「王国方面什么都没说──但由于我将在希嘉王国的王立学院留学,所以准备带这两人前往担任随从。」
说到这个,梅妮亚公主一开始好像讲了庇护二字吧。
这时候,叩叩的敲门声响起。
「士爵大人,勇者大人来了。」
「真的吗──?太幸运了──我正好有事情想问勇者──」
听到进房的老管家这么说,唯立刻起身欢呼。
「请他进来吧。」
「知道了。」
听著梅妮亚公主训斥唯的声音,我一边向老管家下达许可。
「哟!佐藤!抱歉突然过来找你啊──」
「哇啊──是个超级帅哥嘛!」
唯突然就要上前抱住勇者,但却被琳格兰蒂小姐拦截了。
勇者今天的随从是琳格兰蒂小姐、梅莉艾丝特皇女以及神官萝蕾雅三人。
「这个没礼貌的女孩是谁?容貌倒是跟隼人和佐藤很相似……」
「是的,她们据说来自于和隼人大人不一样的日本,都是日本人。」
「是吗,原来是卢莫克王国的牺牲者啊……」
勇者换上痛苦的语气,抚摸著唯的脑袋。
「讨厌,不要把我当作小孩子!别看我这样,在演艺界里也算是独当一面的偶像哦!」
「原来如此,抱歉──」
「没关系──话说回来,我有事想询问勇者先生。我们有可能返回日本吗?」
唯极力装出开朗的模样随口询问道。但还未出声回答,勇者阴郁的表情就说明了一切。
「──梅莉、琳、萝蕾雅。你们还知道我没听说过的方法吗?」
「不,沙珈帝国并没有流传下来哦。」
「据我所知,希嘉王国应该也不存在这类方法。虽然也可以调查王城的禁书库,但那里只有国王或『禁书库之主』希丝提娜第六公主才能进入哦。」
「沙珈帝国的巴里恩神殿也未流传。倘若是大陆西方的巴里恩神国或许会有什么情报,但我想最好不要抱太大的希望。」
……真的假的。
想不到在自行调查之前就被告知回去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是吗──行不通啊──」
「我们永远回不去了对吧……再也见不到祖父、祖母,还有班上的各位同学了……」
唯顶著豁达的表情喃喃自语,至于哭出来的葵少年则是被梅妮亚公主抱了过去。
注视著葵少年好一阵子后,唯用双手啪地拍了自己的脸颊。
「好!伤心就到此为止!今后我要成为这个世界首屈一指的偶像,不然就是当上某个国家的王妃!」
强打起精神的唯朝著天空举起拳头。
包括亚里沙也一样,女孩子真是乐观呢。
「怎么样,葵。你的脑袋也很聪明,就在这里成为世界第一的发明家吧。」
「别管我了,小唯。世界第一这种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办到哦。」
「还没尝试过怎么可以放弃呢。正因为我们是小孩子,就算全力冲刺后向前跌倒失败也无所谓哦。」
「……失败之后又怎么样?」
「笨蛋?重点在于要开始行动啊!因为我们就是这样的生物哦。」
「真是的──那只有小唯你吧。」
在唯的鼓励之下,葵少年恢复了些许的笑容。
既然小孩子们都变得这么乐观,我这个大人总不能一直沉浸在打击之中。
反正已经习惯这边的生活,靠著我超级作弊的能力和财产的话,想必可以过得比原来的世界更舒适吧。
只不过,真想寄一封信给留在原来世界里的家人、朋友以及同事。
上级的空间魔法里存在可以开启通往「接邻的异界」大门的魔法,以那个魔法为基础的话说不定就可开发出「对所有无数存在的世界同时寄出邮件的魔法」。
尽管人要移动是不可能的,但送出几百位元组的信号总觉得应该能办到。而且成本或许也相当低廉。
之后有时间,我打算前往琳格兰蒂小姐所说的禁书库和神官萝蕾雅提到的巴里恩神国进行调查。
「抱歉,没能给你们什么好的建议。」
「这不是勇者先生的错哦。」
「很高兴能听你这么说。梅妮亚公主,不好意思可以借用一下佐藤吗?」
「是……是的。我的事情并不紧急,那么这就先失礼了。」
在勇者的催促下,梅妮亚公主离开,我则是受勇者之托把亚里沙叫到了接待室。
不知为何,在亚里沙进房间的同时,勇者以外的成员也走到了室外。
桌上摆放著梅莉艾丝特皇女所设置的畸形魔法装置。似乎是名叫「沙珈帝国甲型防谍一三式」。
「这样一来应该就没人可以偷听了。」
我尝试发动了「眺望」和「远耳」,但影像和声音都充满了杂讯而无法判别。看来是相当高性能的装置。
「亚里沙公主,你不打算来老子这里吗?」
哦,还以为要做什么,原来是游说亚里沙吗?
「对不起,勇者大人。我想要和佐藤大人在一起。」
「──这是真心话?」
「是的。」
面对勇者的问题,亚里沙当下立刻回答。
「是吗……居然被甩了呢。」
勇者滑稽般地摇摇头。
「话说回来,亚里沙公主还真是坏心肠啊。」
「什么意思呢?」
听不懂勇者的发言,亚里沙不解地倾头。
「佐藤都已经告诉老子了哦。」
亚里沙投来一副「你到底说了什么!」的视线,但我却没有任何头绪。
「虽然已经猜到佐藤是日本人,但没想到竟然还是拥有特殊技能的转移者。」
「呃,不能说──」
「──亚里沙。」
亚里沙说到一半就停住,但已经太迟了。
应该说,我叫了亚里沙的名字这点或许才是最为致命的。
「原来是真的吗……看来击退龙的当天晚上,在和你交手时所察觉到的异样感并不是错觉呢。」
从那个时候就起疑了吗……
「那应该是『模仿』系的特殊技能对吧?」
──不对,那是普通的技能而已。
「老子的能力也同样超乎常理,所以很清楚无论是怎么样的天才都不可能进步得那么快。」
「勇者大人,可以请您切入正题吗?」
对方似乎并不认为我是无名,莫非是要叫我担任沙珈帝国的间谍吗?
不过,总觉得有些不寻常。像这一类的交涉和套话,应该不是勇者这种直性子的男人,比较像梅莉艾丝特皇女会做的才是……
「抱歉,佐藤。戒心不用那么重。老子是想要将自己的招式传授给你。」
「这话怎么说呢?」
如今完全不晓得勇者的目的为何。
「佐藤,相信你也明白,这个世界是一款难易度调整失败的烂游戏。如果像老子一样被召唤过来时就高达五十级的话还另当别论,换成普通人根本就难以在城塞都市之外生活下去。」
我全面同意这些说法。
倘若不是我具备了高达三百一十级的优势,或许在离开龙之谷到达圣留市之前就会被飞龙咬死了。
「所以,为了让你有能力保护亚里沙公主,老子希望将学到的战斗技术和必杀技教给你。」
……这句话莫非是出于百分之百的善意吗?
若换成其他人很有可能一切都是在演戏,但从隼人至今的为人与行动模式考量,我可以笃定绝对没有这回事。
「隼人大人真是一位滥好人呢。」
别人常这么说我,但来到异世界之后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说别人。
「这点老子有自觉哦。那么你愿意学习吗?」
「是的,就承蒙您的好意了。」
毕竟不同于隼人,我的战斗系技能相当少。
「有没有可以隔绝他人耳目的地方?」
「是的,当然有。」
我肯定了隼人的问题,并建议前往公都地下的迷宫遗迹。
隼人向同伴们告知一声「我们要进行亚里沙的赌注之战」,然后就在没有任何隼人一方的随行人员的情况下动身前往遗迹。
由于公爵的间谍一直在监视隼人,所以我请对方用银船送到地下道的入口处。
地下道的臭味则是用炼成制作的除臭剂来应付。
移动中发现有个可疑人影。原以为是间谍,但调查之后得知那是一位欧克女性。
或许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该女性一对上我的目光就拔腿狂奔跑掉了。
那应该是之前透过地图搜寻找到的平民区炼金术店的员工吧。
由于和隼人之间的战斗被看到会很困扰,所以仅仅先加上了标记。
「首先从基本开始。将魔力集中于腿部,在踏出的同时释放!」
在说明的同时,隼人实际示范了技能。
隼人凭藉爆发性加速冲出了几十公尺的距离。
我能够模仿的只有战斗模式,无法学会技能,还有并不像隼人和亚里沙一样可以从技能清单当中选择技能。在我这么告知之后,对方就开始了像这种获得技能的说明。
「这就是瞬动。是面对拥有众多魔法或远距离攻击的魔物和魔族时必备的技能。」
「就类似缩地吗?」
「佐藤,那是很鸡肋的技能。缩地的移动时间的确为零,不过,移动距离实在是太短了。」
──啊?能够移动一百公尺以上我想已经很够了吧?
我在内心对隼人的说明倾头不解。
「技能等级到五的话就可以延伸至数公尺,不过所需的技能点数可不是说笑的。有那么多技能点数,已经足够把瞬动提升至技能等级九了。这样在实战当中比较能派上用场。」
原来如此。我终于清楚了解,无论什么技能只耗费十点技能点数就可将技能等级提升至最大,这究竟是一件多么作弊的事情。
「就是这个原因,所以你最好把瞬动学会。总之,先按照我的说明去做吧。集中于腿部的魔力量为能力值当中的灵活度和敏捷度的平均值较容易成功。」
隼人给了我建议,但可惜的是能力值显示停留在九十九,无法得知正确的数值。
魔力量也因人而异,所以我决定利用和缩地消耗的同等魔力量来尝试。
我将魔力集中在脚底,迈出步伐──
>获得技能「飞脚」。
>获得技能「瞬动」。
>获得技能「身体强化」。
>获得称号「韦驮天」。
由于获得了大量技能,我才冲刺了十五公尺左右便降低速度。
或许是没有全力冲刺的关系,总觉得速度上没有什么太大变化。
「很不错嘛,佐藤。今后就照刚才那样每天练习看看。下次升级时应该就能获得『瞬动』技能了。」
我向隼人道谢,同时将他教我的训练方法写在交流栏的记事本里。
尽管我自己不需要,但对于身为物理攻击手的兽娘们应该是很有效的训练方法。
「身体强化的做法就类似让魔力在全身较粗的血管当中循环。」
隼人一边说明同时示范。多亏了有魔法视,我可以隐约感觉出循环于隼人身体的魔力流动为何。
>获得技能「魔力视」。
「刚才那是将魔力用于强化肌肉或骨骼。低阶技能里有『刚力』和『持久强化』这些技能,但还是身体强化更为方便。虽然也有将魔力集中于皮肤的『金刚壳』和『铁皮』等技能,不过动作会变得迟钝,不适合像佐藤你这样的轻战士。嗯,总之先从魔力循环开始吧。」
我按照隼人的说法尝试。虽然已经取得身体强化技能,不过我对其他的技能也很感兴趣。
我将注入的魔力控制在最小,并在改变注入方式的同时尝试各种的强化。
>获得技能「刚力」。
>获得技能「持久强化」。
>获得技能「爆发强化」。
>获得技能「铁皮」。
>获得技能「金刚壳」。
>获得技能「魔力铠」。
好像还能继续获得其他强化系技能,不过这方面留待下次再说吧。
「不愧曾经获得薇的夸赞,魔力操作相当熟练,困难的魔力循环竟然一次就成功了。刚才的瞬动和身体强化搭配起来很方便,你就一并训练吧。」
「是的,谢谢您。」
身体强化不光是前锋,对后卫来说也是很方便的技能,排入大家的每日训练当中是个不错的做法呢。
「拔剑吧。首先将魔力注入。」
「是的。」
由于不愿让妖精剑受损,我决定使用自制的铸造魔剑。
「是魔剑吗?魔力流动得相当快呢…………也罢,接下来试著集中精神,想像著将魔力从刀刃的延长线上延伸出去。这么反覆训练的话,你就可以学会『魔刃』技能了。」
这真是太感谢了。教导波奇和小玉的时候就用刚才的方式说明吧。
「那么,差不多该进入重头戏了。和老子进行实战,从中学习战斗方式吧。老子会谨记著手下留情,不过一旦松懈可是会死人的哦?」
隼人换上认真的表情拔出圣剑阿隆戴特。
「要上了──」
「──好的。」
我点头的瞬间,隼人的身影模糊,下一刻便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用注入魔力的铸造魔剑化解挥下的圣剑。
蓝色与红色的火花照亮遗迹的墙壁,刺耳的金属声回荡四周。
圣剑紧接著左右挥舞。
当我太过专注于圣剑之际,这次换成圣盾的攻击飞来。
或许是在之前的模拟战当中学到,隼人的斩击总是从常驻显示的雷达与纪录视窗的死角袭来。
在逐一化解的同时,我藉由思考操作关闭了显示。
──视野豁然开朗。
视线的摆动。
身体的重心位置。
反映肌肉动作的些微轮廓变化。
然后是呼吸──
在隼人的圣剑还未动作之前,我便能够预测其轨迹的未来位置。
面对从行云流水的架势施放出来的闪光般六连击,我用铸造魔剑轻易地拨开了。
「太惊人了!这真的是三十级的动作吗?」
对于自己的动作,我比隼人更为吃惊。
身体比以往还要轻盈。彷佛脱胎换骨一般,感觉有惊人的清晰情报不断传来。
包括隼人的圣剑连击,其轨道和时机都在预料之中。
我透过黄皮魔族战和模拟战已经了解隼人的习惯,但如今就像能够预知未来一样准确预测了动态。
为了确认这种感觉,我和隼人的剑交锋。
以最低限度的后仰闪躲来避开横劈。
对于隼人的挟带异常速度的回击,我用与持剑手反侧的手甲将其弹开。
隼人乘机踢向我暴露出些许空档的腹部。
预测、化解,时而故意承受攻击以破坏对方的平衡。
感觉就像在格斗游戏中与很强的玩家在对战。真想再一次和矮人之村的杜哈尔老先生战斗。这次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被玩弄于股掌之间了。
──再来,再继续。
挥剑前刀锋的些许晃动,还有握住剑柄时的力道强弱,情报简直无处不在。
好像甚至可以感觉到空气的流动与地面传来的振动。
利用杀气作为佯攻的斩击,以自身气息为诱饵的快速换位,我看穿这一切并全数模仿起来。
用身体的每个角落来感受与隼人的战斗,化为自己的血肉。
终于──
快乐的时光总是转眼就结束。
>获得技能「预判:对人战」。
>获得技能「空间掌握」。
>获得技能「闪光六连击」。
>获得技能「虚击」。
>获得技能「虚身」。
>获得技能「沙珈帝国神皇流剑术」。
>获得称号「剑之舞者」。
◆
「──想不到老子竟然会挨了一记漂亮安打啊。」
将陷入遗迹墙壁的身体抽出,隼人用爽朗的声音这么说道。
「主人──────────!」
大房间的角落,亚里沙在解除空间魔法的结界后彷佛滚动一般冲了过来。
「啊啊啊,受伤!有没有受伤?衣服都破破烂烂了!真是的!发动那么小心眼的全力攻击,要是主人受重伤的话你要怎么负责啊!我才不要还没结婚就当寡妇了!」
亚里沙向隼人这么抱怨,同时到处检查我的身体。
那慌张的模样很可爱,我就随她高兴了。但在放心的同时却又开始进行性骚扰,所以我便将其制止。
「抱歉,亚里沙公主。老子的招式佐藤吸收得很快,一时觉得有趣就──」
隼人愧疚地抓著脑袋向亚里沙道歉。
的确,隼人使出将黑龙的气息刮散的那招「闪光螺旋刺」时真是吓了我一跳。
由于没有对圣剑供给魔力且未使用攻击系的特殊技能,所以威力远远低了许多。即使如此,若换成是除了我之外的其他人大概会受到重伤吧。
「佐藤,如果你不想说的话可以保持沉默。你果真就是被卢莫克王国召唤而来的第八人对吧?」
「我不知道。」
面对隼人的质问,我回答了事实。
「──怎么回事?」
「我并不清楚自己究竟是怎么被召唤到这个世界的──」
我将来到这里的始末删减掉流星与和特殊技能的情报后告知对方。
当然,包括我是勇者无名的事情也保密了。
个性表里如一的隼人还另当别论,但他背后的沙珈帝国当中说不定会有贵族因为这项情报而向我提出麻烦的要求呢。
「小睡之后醒来就身处在荒野吗……而且清醒的同时竟然遭到蜥蜴人追杀。你的人生未免也太高难度了……」
对我寄予同情的隼人安慰似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话说回来,佐藤。你知道勇者无名吗?」
「是的,我知道。前阵子承蒙对方解救了卡丽娜小姐。」
由于事先猜到会提出这个问题,我便藉助无表情技能若无其事般回答。
「那个家伙大概是希嘉王国召唤过来的勇者吧?勇者大和──不,王祖大和会将勇者召唤的术式流传于后世并不足以为奇。」
这的确很有可能。
琳格兰蒂小姐所说的禁书库那些地方,说不定就藏匿著这方面的情报。
「不过,勇者无名却能将那个黄色混蛋玩弄于股掌间,是个实力超乎常理的家伙。莫非那家伙才是真正的王祖大和吗?」
隼人一脸正经地说出了错误的推理。
「我对他真正的身分也──」
我并没有说我不知道。
「琳曾经提到过王祖大和传说当中的梦晶灵庙。若那是史实,因魔术性质的冬眠而沉睡中的王祖大和就可能在现代苏醒过来──」
总觉得隼人的推理开始偏于荒唐的方向了。
他和我一样,应该也很不擅长这类推理吧。
觉得多了几分亲近感。
「既然是紫色头发,该不会和我一样是转生者吧?」
「原来如此,这也很有可能……」
亚里沙给隼人的胡言乱语赋予了另外一种角度。
在庆幸话题转移的同时,我决定提供他某样东西当作谢礼。
「对了,隼人大人。请收下这个──」
「青铜子弹?」
我递给隼人的是附有螺丝孔的圣弹十发。可惜的是没有箭杆。
之所以没有给对方圣箭,是因为制作箭镞的素材使用了「流星雨」落下的陨石。
「请您试著注入魔力。」
「嗯──这是!难道是神圣武器吗!」
「是的,这是一位自称特里斯梅吉斯特的面具炼金术师转让给我的。据说只要自行准备箭杆就可当作箭矢使用。」
隼人直直盯著掌中的圣弹。
恐怕是正在用「鉴定」技能进行确认吧。
「──原来如此,是这么回事吗。佐藤,你是否有办法和那位炼金术师会面?」
对于隼人的问题,我摇了摇头。我可没有办法与虚构的人物见面。
大概因为制作者的名字是空栏,使得他联想到了无名吧。
「话说回来,竟然存在拋弃式的神圣武器……」
我将隼人打算归还圣弹的手推了回去。
「还请隼人大人拿去使用吧。我想比放在我身上还更有意义。」
「可以吗?」
我向再次确认的隼人点头。
由于获得了大量的材料,提供区区十发给隼人也毫无问题。
就我个人的想法,我并不希望在下一个「魔王的季节」来临之前有魔王出现,但毕竟有巫女长大人的耸动发言。除此以外,要是遇上了像黄皮魔族那样的强敌时说不定还可以派上用场。
「那老子就感激地收下啦。」
隼人很珍惜地将圣弹收进「无限收纳」里。
回到地上,隼人取出「神授护符」与同伴取得联络后,一直在亚空间待命的银船──次元潜航船朱尔凡尔纳便浮现于普通空间。
「我们准备前往其他存在魔王复活预言的地点。」
「已经要出发了吗?」
「嗯,是啊。等确认过希嘉王国的迷宫都市赛利维拉和优沃克王国之后,预计就会前往巴里恩神国了。」
和游戏不同,现实中的勇者似乎挺不好当的。
「亚里沙公主,在我们下次见面前希望你多多保重。」
「在此祝隼人大人您旗开得胜。」
亚里沙牵著隼人的手这么微笑后,只见隼人的脸变得红通一片。
原来如此,看他就是如假包换的萝莉控了。
走上银船的舷梯以掩饰难为情的隼人,忽然回头朝著我大喊:
「别笑,佐藤!听好了,千万不可因为亚里沙公主的可爱模样而忘我啊!要严守『YES! LOLITA, NO! TOUCH』的精神!」
我用笑容同意对方极力要传达的这句话,然后被亚里沙捏了一下屁股。
面对站在银船的入口处挥手道别的隼人同伴们,我也大动作挥手回应。
轻盈上浮的银船采取西进的航向,往黄昏的彼端飞走了。
「走掉了呢。」
「嗯,是啊。」
目送隼人离去的亚里沙这么喃喃自语。
不知道下次见面是什么时候了。届时如果他需要我的力量,我打算尽可能地给予协助。
毕竟还有学会技能的恩情在,更重要的是,隼人是我的朋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