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七卷
  5. 工房观摩与铸造魔剑
  6. 繁体版

工房观摩与铸造魔剑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学生时代的校外参观是一种煎熬,但出社会之后举办的工厂观摩就令人很印象深刻了。遇到自己感兴趣的事,关心的程度果然也会有所不同呢。」
「呵呵~今天一整天都没问题吗?」
「嗯,当然了。」
我向开心地勾著我的手的亚里沙这么点头。
由于贵族相关的工作和应酬已告一段落,今天一整天我打算把精神放在和同伴们进行久违的观光行程以及工房体验。
一开始我们首先造访了公都的玻璃工房。
「主人,那个是糖果吗?」
露露看到工匠手中的管子后倾头不解。
在她目光的尽头处,工匠们正在制作玻璃器具。
参观用的走道上有魔法使施加的冷却魔法所以不觉得热,但工匠们的脸上都已经浮现了圆滚的汗珠。
「喜欢糖果~?」
「糖果甜甜的,波奇也很喜欢哟。」
露露的发言似乎让小玉和波奇误会了。
「不对,那个是用来制作玻璃器具的道具哦。」
亚里沙向误会的三人进行说明。
工匠吹入空气后,吹杆前端的玻璃球就随之膨胀鼓起。
我在毕业旅行时曾经参加过吹玻璃体验,但应该没有膨胀得那么夸张才对。这么心想的同时仔细一看,得知原来吹杆是属于魔法道具的一种。
「好神奇~?」
「吹气之后变就得圆滚滚哟。」
「你们两个冷静一点。」
被莉萨抱在双臂下方的小玉和波奇显得很兴奋。
包括试图让两人冷静下来的莉萨,她尾巴的动作也透露出内心的不平静。
「气球?」
「主人,那个膨胀了──这么报告道。」
见到玻璃器具膨胀,整个人摇摇晃晃的娜娜就彷佛要从参观用走道上被吸引过去似的,于是我和蜜雅两人分左右边抓住她的手臂。
至于准备和娜娜同样踏出一步的露露看起来有些脸红。
「主人,需要详细观察──这么建议道。」
「站在这里观察就行了。」
「忍耐。」
相较于很感兴趣的娜娜,亚里沙则是很无趣地打著哈欠。
嗯,这我可以体会。当初听到是欧克玻璃的工房时还在期待会是何种奇幻风格的地方,结果却只是非常普通的玻璃工房。
「既然有兴趣,大致参观完毕后要不要实际体验一下呢?」
「是的,方便的话非常乐意。」
带领我们参观工房的工房长这么提议道。
大概是因为有了老板身分的贵族家主介绍,我们才能获得如此VIP的待遇吧。
接下来我们被带往的地方是玻璃原料的素材加工场所。作业员每个人都用布块包住嘴巴和鼻子,想必是在防止吸入粉尘吧。
「我们在此将花岗岩或石英岩之类作为玻璃原料的岩石捣碎成粉。再加入欧克石粉碎后制成的青灰色粉末并加热,用来制作玻璃的玻璃片就完成了。」
欧克石?莫非是什么奇幻世界的物质吗?
由于感到好奇,我便试著询问了工房长。
「这是在北部的葡萄山脉一带可采集的矿石,制成粉末后溶于水中会冒出气泡来。至于这种气泡──」
听了工房长的叙述终于知道,欧克石就类似天然苏打一样。
名称已经忘记,不过原来的世界里好像也有这类矿石。我自己因为能够增长许多知识而感到开心,不过要是向前来视察的贵族进行这种专业的说明大概会被讨厌吧?
最后的房间是个在入口处站有卫兵的耸动场所。
「这就是这个工房里用来制作平板玻璃的魔法道具。」
这间大房间约有体育馆的大小,里面放置好几台大型魔法装置正在运作中。气氛有点像现代的工厂。
据说这里的魔法装置是希嘉王国之前的欧克帝国所留下的遗产。
「总觉得很像冲压机呢。」
我可以理解亚里沙的意思。在短边一公尺半,长边两公尺的台座注入赤热的玻璃,再经由上方类似冲压机的东西挤压后制作出平板玻璃。
以前看过的影片中,记得是将玻璃倒在熔解的金属上方制作的,但这里似乎是用魔力的力场当作隔离膜以制作出平坦的平板玻璃。
感觉使用「理力模具」和「立方体」魔法的话,制作起来应该会出奇简单才对。
另外,我们还参观了利用该平板玻璃制作镜子的过程。这里似乎是使用硝酸银。完成后的镜子就和原来世界里使用的镜子十分相近。由于在炼金术的资料里面有硝酸银的制作方法,所以一旦拿到欧克石应该就能制作手工镜子了。
搜寻地图后,可以得知在炼金术店有贩卖。
虽然不知道有何用途,但逗留公都期间还是少量进一些货吧。
接著,观摩完毕后──
「好~来比赛谁能做出最帅气的器具!」
「小玉,不会输~?」
「波奇也不会输哟。」
由于亚里沙的多嘴,使得小玉和波奇都加入了比赛行列。
深吸一口气的小玉和波奇用力将空气吹进吹杆里。猛然膨胀的玻璃球无法承受小玉和波奇的肺活量,伴随「砰」的巨大声响破掉了。
被爆裂声吓到,同伴们发出了短促的尖叫。
蜜雅和娜娜虽然没有发出声音,但同样瞪圆双眼愣在原地。
不幸中的大幸是滚烫的玻璃片仅仅往前方飞散,所以没有人受伤。
我带著鼓吹两人的亚里沙和失败小玉及波奇向工房长道歉。
「不不,没有受伤就已经是万幸了。话说回来,普通无论怎么用力吹都只会破洞而消散下去,应该不至于会像那样子破裂才对……」
尽管感到困惑,工房长还是接受了我们的赔罪。
在那之后,所有人都按照玻璃工匠的指导进行作业,最终顺利地制作出了玻璃。
我也获得了「玻璃工艺」技能所以感到很满意。
回程时我询问了一下穿衣镜大小的镜子要多少钱,对方却告诉我因为预约踊跃,订单目前已经排到两年后了。
至于手镜大小的尺寸倒是随时有货,所以我打算在回去时购买。
「很受欢迎呢。」
「是的,托您的福。其实我们大约在半年前才确立了以低价格制作玻璃的技术。自那之后就不断涌入订单,完全没有机会让魔法装置歇息哦。」
原来如此,最近才有过技术革新吗?但不知道是长年研究的成果终于开花结果,或者是因为出现了天才的技术人员所致。
说不定是多亏了像我在圣留伯爵领向鼠人族的赤盔购买的「陶艺制作法」之类的笔记吧。
◆
「呼~好饱好饱~」
享用完螃蟹锅和烤螃蟹的亚里沙心满意足地拍著隆起的肚子。
这个世界没有蟹簪。虽然壳已经先剪开所以没有问题,不过在我们自己煮螃蟹锅之前我打算先来自制蟹簪。
「饱餐~?」
「已经吃不下了哟。」
小玉和波奇也和亚里沙走在一起,一脸幸福的样子。
「亚里沙你真是的,吃太多了哦?」
「因为很好吃嘛。」
尽管露露这么告诫,亚里沙却丝毫看不出反省之意。
正在接受沙珈帝国武士卡吉罗先生训练的小玉和波奇另当别论,亚里沙最近好像有点发胖的感觉。
或许限制一下她的热量摄取会比较好。
「对了对了,接下来要去什么工房?如果又像有一堆毛毛虫的翠绢工房或者臭气冲天的酱油工房我可不要哦──?」
亚里沙厌恶地告知。的确,翠绢工房的温室里大口吃著秘银屑的小狗尺寸毛毛虫实在很惊人。
那种毛毛虫所吐出来的丝线,可以编织成超高级布料翠绢。
这种布料具有高魔力传导率和防刃性能,更重要的是兼具了滑溜的触感和美丽的光泽。
我在那间工房还请对方转让了小型的卷线机和旧型的织布机,所以考虑在旅途中消灭毛毛虫或蜘蛛丝的魔物时拿来使用。
那么,言归正传,不要有臭味吗……
「本来打算中午过后去参观画家的画室,不过还是到魔法道具工房或结界柱工房比较好吧?」
「画~?」
「是制作绘本的地方哟?」
「好奇。」
除亚里沙之外的孩子们似乎都对画室很感兴趣。
最后在亚里沙的让步之下,大家决定前往画室参观。
「仔细欣赏我的水彩魔术吧。」
一名壮年贵族在白色画布前举起短杖而非画笔。
他是这间画室的老板。一开始我们原本在鉴赏画家们绘制的油画,但得知我来访的老板却特地跑来,实际表演他的拿手绝活「用魔法作画」。
刚才对方称其为水彩魔术,其实他所拥有的技能为「水魔法」和「绘画」两种,所以似乎并非真的存在那种技能。
在我身旁带领大家参加画室内部的事务员看似很抱歉地整个人无精打采。
「…… ■ ■■ 颜料自在。」
老板结束了略长的咏唱后,短杖周围浮现出带有色彩的水。
伴随著每次挥动手臂,画布上就逐渐描绘出色彩缤纷的图画。
当他说出颜色的名称时,短杖前方的颜色就会改变,而且似乎还可用「水嫩」或「像鸟羽毛一样轻」这类形容词汇来变更绘画的笔触。
难怪会专程前来示范。先不论他的画功如何,光演出的手法就是一流的了。
「漂亮~?」
「很厉害哟!」
就连被莉萨双手抱住的小玉和波奇也兴奋起来。
尽管在艺术方面要求甚高的蜜雅一脸不悦的表情,但其他孩子们似乎对绘画产生了兴趣。
「──呼,让各位见笑了吧?」
「不,实在是非常精彩。」
我这么出言称赞口头谦虚却心满意足地站在画布前的老板。
「老爷,您差不多该回办公室了。」
「不,我得好好款待潘德拉刚勋爵──」
看样子,老板是从工作当中偷溜出来,如今已经被看似管家的人物带走了。
「士爵大人,这里有绘画教室,不嫌弃的话还请体验一下如何?」
由于之前带领我们参观画室的事务员这么提议,大家便试著参加了绘画教室。
我拥有绘画技能所以画得相当顺利。
因为想不到要画什么题材,我于是模仿了之前在公都博物馆看到的那幅「挥手的小女孩。」
「士爵大人不光是料理,绘画也十分出色呢。这是士爵大人您家人的画像吗?」
「不,我尝试模仿了之前在博物馆里看到的画。我想那是一种魔法道具,画中的少女会自己挥手,是相当有趣的绘画哦。」
「──画会自己动起来的魔法道具吗?」
我的叙述让事务员露出困惑的表情。
虽然存在幻影的魔法道具或视错觉图之类的东西,但对方却声称不知道我所说的那种「会动的画」。
既然在绘画相关的画室里工作,倘若连她也不知道,我当初看的或许就是未公开的秘密新作了吧。
有些赚到了的感觉──
「可以看了哟。」
最先画完的波奇前来展示自己的画。画得不算好,但是很温馨的一幅画。
「哦──画得很不错嘛。」
「这个是波奇和主人哟。还有,这边是──」
波奇指著图画一边进行说明。
画作本身就像小孩子所画的那样平坦无立体感,却修饰成很有波奇的风格。我和波奇牵著手站在中央,周遭则是围绕著其他的同伴们。
最棒的是大家脸上都画出了笑容。
「小玉也画好了~?」
「──画得真好。」
很有写实风格,让人不禁说不出话来的优秀画作。
「小玉好棒!」
「杰出!」
从一旁偷看的亚里沙和蜜雅也发出了惊叹声。
「看起来非常好吃哟。」
波奇顶著彷佛流口水的表情这么说道。
这是因为小玉所画的主题为「汉堡排」。
包括看似美味的热气、淋在汉堡排上面的多明格拉斯酱分布情况,还有流淌的酱汁在摆放汉堡排的铁板上受热弹起的模样,绘制的笔触真是充满了生动感。
要是拿这张画当作招牌的话,汉堡排应该会大卖吧。
我也看了其他孩子们的画作。
「哦~蜜雅画的是花园吗?很像呢。」
蜜雅的画作是蜜雅和看似我的少年站在花园中央。画功挺不错的。
「嗯,婚礼。」
蜜雅告诉我这幅画的名称,但我就没有针对这点做出评论了。
「主人,希望给予评价。」
「画得很好呢。」
老实说,我不太清楚娜娜画的是什么东西。
「小鸡?」
「是蜜雅的问题──这么肯定了。」
听著两人的交谈,我终于理解占据整个画布的黄色是什么意思了。
莉萨画了小玉和波奇,露露则绘制了亚里沙的画像。这两人画技都不太好,却是可以让人感受到对于主题之爱的杰出画作。
或许因为这是人生中绘制的第一幅画吧。我觉得画出心里所想的东西最合适了。
除了亚里沙想要画出我的裸体图之外,其他人都颇为顺利地完成了画作,我们最后带著满足感离开了绘画教室。
我们在离开绘画教室的归途中来到商会,购买了绘画用具。
顺便还确认了有没有商人可以帮忙捎信到圣留市,结果和某位认识的贵族有关的御用商人愿意从原本的目的地库哈诺市帮我多跑一段路送到那里。
我写的信是要寄给圣留市的魔法兵洁娜。
这封信是用封印起来的书信盒寄送,所以我把在公都买的东西也一并附上。
不光是我,小玉和波奇两人也都写了信,所以我决定一起寄出。
这两人的信是要寄给她们共同的朋友,在圣留市的门前旅馆工作的小女孩悠妮。
小玉的信只写了简单的一行字,但波奇则是写得像原稿一般厚厚一叠。
若只有这两个人的信,收信的人想必会有些不方便,所以亚里沙补充写了一封给门前旅馆老板娘的信。我看了一下,内容就跟寄给客户的那样很有礼貌。
单单书信有点寒酸,于是我也附上了公都出产的礼物寄给门前旅馆。至于寄给悠妮的礼物则是小玉和波奇所挑选的东西。
另外,希嘉王国没有所谓的来回件这种服务,因此我事先支付了费用好让悠妮的回信可以寄到我们手中。
毕竟在异世界要寄信,对小孩子来说花费的金额太大了。
「话说回来,主人真是大方呢~」
「会吗?才三枚金币而已哦?」
亚里沙有些傻眼的这句话,让我回想起那些随信附上的礼物。
翠绢缎带和手镜是稍微贵了点,但高级护手霜、珊瑚首饰、玳瑁梳子和玻璃艺品这些东西并不像它们给人的印象那样昂贵。
比起参加一次茶会的礼物要便宜多了。
听我这么说之后,亚里沙顿时讲不出话来。
「大家一起来制作绘本吧!」
或许是绘画教室玩得太开心,亚里沙在晚餐后这么提议道。
「绘本?」
蜜雅倾著头不解地询问亚里沙。
「是啊!决定好故事,然后每人各画一张图!很好玩的哦~」
「似乎很有趣呢。」
莉萨竟然表现得跃跃欲试。
说到这个,莉萨好像也喜欢别人念绘本给她听吧。
「小玉,要画画~?」
「波奇想要写故事哟。」
「亚里沙,请提出制作绘本的演算法──这么申请道。」
小玉、波奇和娜娜三人似乎也都赞成。
「那么,不要在这里,我们到有大桌子的餐厅去吧?」
「「「赞成!」」」
露露提出较为现实的方案后,大家便开始移动到餐厅。
我绘制了绘本的封面,和众人度过了愉快的时光。
让玩得精疲力尽的同伴们上床睡觉后,我便利用「归还转移」移动至公都地下的迷宫遗迹来进行我喜爱的手工作业。
◆
「好,先来挑战看看小刀尺寸的魔剑好了。」
我从魔法栏当中使用「理力模具」和「火焰炉」开始铸造青铜短剑。
当然,作业前已经先把交流栏的名字清空了。
待素体大致成形后,我利用「液体操作」魔法在尚未凝固的青铜短剑里制作出用来安装魔法回路的缝隙。
这部分的作业是以「透视」魔法观察青铜短剑内部的状况一边进行。
这次制作的回路就和之前制作木魔剑时是相同的东西。
缝隙完成后,我从储仓里取出事先做好的魔液,用「液体操作」和「理力之线」魔法将其注入魔法回路专用的缝隙里。
由于之前将「理力之手」训练出了同时操作一百二十只手的绝技,所以没费什么力气就完成作业了。
在其冷却到一定程度之前,我以「液体操作」和「理力之线」魔法维持不让魔法回路产生扭曲。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项工程是最令人感到痛苦的。
毕竟魔法回路会根据密度的不同而产生温度差,所以光凭刚才的魔法是无法完全将其维持的。
途中曾经一度差点放弃,但最后发现让少许魔力持续循环在魔法回路里就可防止这种情况。
后来我才知道,用这种方法制作的话,青铜剑本体似乎也会变质成魔力容易流动的状态。
再等三十分钟降温至可以触摸的程度后,小刀尺寸的魔剑一号便完成了。
「魔力的流动很顺畅呢。」
其魔力的流畅程度,就算和我的妖精剑相比也毫不逊色。
虽然整体还比不上妖精剑,不过性能已经等同于小玉和波奇装备的秘银合金材质短剑,以第一次制作的东西来说算是很出色了吧。
这次有魔法的辅助所以才能成功,但来到这一步的过程实在很漫长。
自从在矮人之村获得「火焰炉」和「理力模具」的魔法以来,我偷偷挑战了好几次铸造魔剑,但无一都以失败告终。
因为在铸造剑的本体时所产生的热,往往会让最重要的魔法回路熔解或产生扭曲而变得无法使用。
「这样一来,似乎可以进入下个阶段了。」
我喃喃自语著,同时从储仓里的魔法道具资料当中显示出魔剑和圣剑的资料。
由于要追加复杂的机能太过费事,所以我先从注重魔力流畅度的魔剑开始制造起好了。换成枪或斧枪似乎也不错。
就这样,在累积好几次的失败后,我终于在天亮前完成了大量的魔剑。
可惜拥有复杂机能的大部分都失败,所以完成品几乎都是简单的「魔力循环重视型」以及在魔剑表面形成保护膜的「连续战斗重视型」两种。
尽管良率很差,我还是完成了几把应用刻印魔法之后搭载「带电」机能的魔剑。
由于库存没有雷石,因此无法像雷杖一样产生出足以发射电击的电力,不过起码碰到对方的剑时可以给予电击并使其麻痹。
利用同样的原理,我也尝试制作了剑刃在接触时会产生出冲击波的魔剑,但因为只能靠著持剑者的臂力来化解反作用力,所以我只做出一把就放弃了。
利用刻印达成的机能附加,其限制果然比魔法回路的机能附加还要多。
但安装起来也相对简单了许多,所以在能够安装复杂的魔法回路之前,我打算让刻印魔法的机能追加逐步实用化。
另外不光是魔剑,我还尝试制作了斧头、长枪以及斧枪等种类的武器。
在箭杆的魔力传导率问题上,若使用普通木头将极度仰赖使用者的水准,所以目前有像木魔剑一样纵向剖开箭杆后装入魔力传导路径或是使用特殊木头这两种改善方案。
这次由于我在巨人之村获得的山树树枝还有大量库存,因此便将其中一根加工制作成箭杆。
那么,至于最重要的武器威力方面──
威力比起一般市面流通的高品质剑要大得多,所发挥的性能似乎能够超越矮人们制作的秘银合金剑。
不过,相较于我和杜哈尔老先生一起打造的「妖精剑」,除魔力传导性能之外没有其他优秀之处,更不用说完全比不上「龙之谷」战利品当中的魔剑和圣剑了。
由于利用手中的秘银矿石提炼而成的秘银块镀在武器表面之后,性能获得了显著的提升,所以我想瓶颈应该在于魔剑的素体是青铜材质之故。
要是能获得奥利哈钢这类的传说级金属,说不定就能制作出可以匹敌「龙之谷」战利品的武器了。
不过就连现实中比较常见的秘银,除了成品之外的流通都十分受限,所以我打算旅行途中搜寻矿脉再从中获取。
正式的魔剑制作作业就等待那个时候再展开就好。
我也试著制作了圣剑,不过由于这点威力只会浪费青液,所以只做了三把。
一把是魔力循环重视型的阔剑,其他两把则是维持相同概念制作成类似光之剑的样子。
至于说到为何制作两把,其实制作第一把的时候获得了「伪造」技能和「赝品」技能,因此我在开启这些技能之后又重新制作了一把。
由于这个缘故,伪光之剑的外观和本尊之间完全是真假难分。
这把伪光之剑为了让外观的质感更为类似,我使用了钢铁材质的合金作为本体,所以就算注入魔力也会立刻消散。
魔力在消散前会发出些许蓝光,因此看起来就像圣剑,并且会呈现出使用者遭到拒绝的样子。
这个仿冒品是我为了送给替身陛下而制作的。
毕竟要是因为把圣剑送给我而遭到王都那些门阀贵族炮轰的话就太可怜了。
我将完成的伪光之剑连同「注明这是仿冒品」的书信一并放在公爵城的替身陛下枕头旁。至于要如何处理这件冒牌货,就全由真正的国王陛下作主了。
我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沉浸于总算制作出魔剑和圣剑的满足感当中,使用「归还转移」返回屋子。
◆
用完早餐后,我带著同伴们和卡丽娜小姐等人造访了位于贵族区的特尼奥神殿。
「潘德拉刚勋爵,你前往神殿有什么要事吗?」
不知为何,卡丽娜小姐的弟弟俄里翁也一起跟著。他搞不好有恋姊情结吧。
「我的随从们还未在神殿接受过洗礼,所以今天打算前去捐献,顺便请神官大人进行洗礼仪式。」
「──你说洗礼?」
或许是觉得我的回答相当意外,俄里翁露出惊讶的表情。
「有什么问题吗?」
「啊,不……没什么问题。完全没事……」
那表情看起来就是问题很大的样子。不过之所以选择在这里接受洗礼,是因为公都的特尼奥神殿所保有的「复活的秘宝」已满足使用条件,所以就算会有问题我也不打算取消。
向入口处前来迎接的年轻神官告知来意,我们就被带到刚进神殿后的接待室里。或许是贵族专用的场所,沙发十分柔软,周遭的家具也很豪华。
「佐藤先生,欢迎你的到来。」
「好久不见了,赛拉大人。」
身穿巫女简装的赛拉从神殿里面走出来。
她身后还跟著一位中年的女祭司。根据AR显示,对方似乎是负责捐献的祭司。
我们彼此打过招呼,在告知了本日的来意后将捐献金交给祭司。
由于事前已经寄信通知过赛拉,所以很顺利就进入洗礼仪式的流程。
「佐藤先生,这边请。」
我们在赛拉的带领下前往神殿内部。
回廊的采光窗射入具有神秘感的淡蓝色光线。
「总觉得有种很不可思议的气氛呢。」
「嗯,清静。」
亚里沙和蜜雅两人或许是不适应神殿的气氛,显得坐立不安的样子。
另一方面,被莉萨抱住的小玉和波奇则是受到回廊宁静的气氛影响,一副就快要睡著的模样。
「哎呀?你就是『佐藤先生』吧?」
以柔和的语气向我这么亲切询问的,是特尼奥神殿的巫女长大人。
比起之前以无名的身分见面时,她的气色已经改善了许多。
特尼奥神的洗礼似乎将在这个圣域里进行。
「初次见面。我是穆诺男爵的家臣,名叫佐藤•潘德拉刚名誉士爵。」
虽然曾以勇者无名的身分见过面,但我如今是佐藤的身分所以便正式报上名字。
不知为何,巫女长大人却直直看著我而动也不动。
「……无名先生?」
巫女长大人这么喃喃说道。
──咦?曝光了?
我藉助「无表情」技能克服内心的慌张。
「那个,巫女长大人?」
「──哎呀?对不起,我好像发呆了一下。」
被赛拉这么呼唤后,巫女长大人急忙掩饰道。
看来样似乎是下意识冒出来的一句话。拥有「神谕」技能的高等级巫女大人实在不容小看。
「说到无名,莫非是拯救了公都的勇者无名大人吗?」
「是的,没有错哦。那是一位实力强大,既谦虚又出色的人物。」
面对我的问题,巫女长大人红了脸颊,用少女般的表情回答。
「巫女长大人您看起来就像爱上了勇者无名大人一样呢。」
「哎呀?女人无论到几岁都怀有一颗少女之心哦?」
相较于呵呵微笑的赛拉,巫女长则是回以从容的表情。
「──赛拉你自己又爱上了谁呢?」
「我……我对恋爱这种事──」
遭到巫女长的揶揄,赛拉转而向我投来求救的目光。
我是不会吝啬于帮助别人,不过在这种场合下看著我,难免会让周遭人误会赛拉爱上我。
「呵呵,看来不能太挖苦你呢。」
这么微笑的巫女长大人将目光从赛拉身上转向我。
「对了,佐藤先生,多亏你送来十分美味的汤,我最近身体状况很不错。所以,为了表达感谢之意,今天的仪式就由我来举行吧。」
巫女长大人愿意亲自举行仪式固然令人开心,不过之前彷佛快消失一般的她如今变得精神好了一些,这才是让我觉得更为高兴的事情。
逗留在公都的期间,我再设法说服蜜雅制作一次法式清汤送过来好了。
结束这些对话后,我又介绍了其他的同伴们,接著便进入洗礼的仪式。
「不好意思,我是下任领主,所以无法接受神殿的洗礼。」
俄里翁这么告知,然后移动至仪式场地的稍远处。
说到这个,亚里沙之前好像提过「与都市核缔结契约的国王或领主是无法接受洗礼的」吧。
不过,既然同时也提到过「受领主委任管理都市和城镇的太守或守护就算受洗也无所谓」,所以光是我和卡丽娜小姐的话应该不成问题才对。
说不定俄里翁在神殿的入口处吃惊的原因,是出于我要前来接受洗礼一事吧。
「各位,请跪下来,让内心保持平静。」
巫女长环视所有人,并以轻柔的声音开口。
「那么,要开始了。■■ ■■■ ■■ 洗礼。」
巫女长大人的魔法一经发动,圣堂上方就缓缓降下蓝光的粒子。
所有人在AR显示中的隐藏称号追加了「洗礼:特尼奥教」一项。
不知为何,我和亚里沙并没有增加任何称号。先不说我,低等级的亚里沙应该不可能会免疫高等级的巫女长大人所举行的仪式才对。
说到我和亚里沙的共通点,就只有特殊技能了。
想到还有其他身怀特殊技能的人,我于是从标记清单当中试著确认勇者的情报,得知对方的隐藏称号中没有「洗礼:巴里恩教」,取而代之的则是显示「祝福:巴里恩教」。
虽然不清楚其中的因果关系,不过我和亚里沙似乎都未满足接受「复活的秘宝」恩惠的条件,所以今后就把亚里沙的生存列为最优先事项好了。
──当然,我不会让任何一个人死去的。
「巫女长大人,冒昧请问一件无关本日仪式的事情──」
难得以佐藤的身分见到巫女长,我便试著询问有没有方法可以解除亚里沙和露露身上的「强制」。
「你们陷入了很危险的状况之中呢……『强制』是非常危险的天赋哦。据说原本是乌里恩神为了制裁罪人而赋予的。」
巫女长彷佛思索著快要遗忘的记忆一般娓娓道来。
解除的方法有三种。让拥有「强制」天赋的人进行解除或覆盖、使用乌里恩神殿的秘宝,以及由高阶的神职人员使用祈愿魔法来消除命令。
目前为人所知的「强制」天赋使用者,就只有暗中活跃于西方各国的暗黑贤者。
对亚里沙和露露施加「强制」的宫廷魔术师,似乎已经在库沃克王国遭侵略时被杀害。
至于乌里恩神殿的秘宝,如今还不知道存在于哪个国家的乌里恩神殿里。
这个大陆上可以使用祈愿魔法的神职人员一向都对外保密,为公众所知的就只有巴里恩神国的札萨利斯教皇一人。巫女长大人据说以前也能施展,不过为了实现愿望就需要让特尼奥神降临于自己身上。在对方如今高龄且身体虚弱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支撑到奇迹发动的那一刻。
「对不起,要是我再年轻一些就好了……」
莫非只要在迷宫里大量收集返老还童药的话,就可以让巫女长大人施展祈愿魔法了吗?
就在这么思考之际,赛拉忽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不用担心,佐藤先生!我会努力修行,一定能让自己使用祈愿魔法的!」
「谢谢您,赛拉大人。」
牵著我的手,赛拉用毅然的表情这么宣告。
嗯,真是一位值得交朋友的女孩。
「哎呀呀,恋爱中的少女所向无敌呢。」
「巫……巫女长大人!」
被巫女长大人挖苦的赛拉,整个人羞红脸颊抗议道。
「呵呵,我第一次能顺利使用祈愿魔法,也是出于对前代勇者大人的倾慕。相信特尼奥神一定会眷顾你的哦。」
虽然不晓得有多少真实性,但巫女长的鼓励却让赛拉顶著红通的脸点点头。
离开圣域的时候,「顺风耳」技能捕捉到巫女长的喃喃自语。
「魔王,还有大怪鱼……像王祖大人和沙珈帝国初代皇帝时期那样的『大乱世』即将开始。无名先生,你是能否像解救公都免于毁灭一样拯救这个世界呢……」
巫女长大人,请不要竖起那种危险的旗标好吗?
◆
隔天,我和同伴们一起前往打扰位于公都平民区的育幼院。
主要是帮忙前来慰问的赛拉。
「好──小家伙们集合!要玩影鬼啰。」
「亚里沙姊姊,什么是影鬼~?」
「我不知道。」
「我也是。」
「小玉也是~?」
「波奇也是第一次听到哟。」
「我现在开始说明,大家安静!所谓的『影鬼』就是──」
亚里沙、小玉和波奇三人在中庭陪著精力充沛的孩子们一起玩耍,莉萨则是在旁照看著。
娜娜和露露负责照顾小婴儿,蜜雅则演奏引人入睡的曲子从旁辅助。
「士爵大人,玩积木?」
「是啊,像这样叠起来的话──」
「哇~是房子!变成房子了。」
「好厉害,我也要玩。」
我和赛拉一起陪著那些介于小婴儿与幼儿之间的孩子们玩游戏。
慰问是表面上的名义,主要目的似乎是免费治疗生病的婴幼儿及附近的居民。
由于在神殿接受神圣魔法治疗的费用相当高,对于平民区的居民来说难以负担,所以神殿的神官和巫女都会定期过来这里。
就在照顾小孩子的同时一边与赛拉聊著这些事情之际,室外忽然变得喧嚣起来。
──是有急病患者吗?
「哟,佐藤。你也来育幼院慰问吗?」
「是的,没有错。」
在育幼院的职员簇拥之下现身的,是勇者隼人及随行的琳格兰蒂小姐。他们好像也是前来慰问的。
「佐藤,你又跟赛拉在一起了!」
「琳姊姊!」
「──两位,孩子们都在害怕了哦?」
姊妹间看似要开始吵架,我便提醒两人所处的场所让她们冷静下来。
或许是觉得不安,幼儿们格外往我这边靠来。
「佐藤,『YES! LOLITA, NO! TOUCH』的精神就是──」
勇者用极为正经的表情说出白痴的内容。所幸他讲的是日语,最终也没能让周遭的人理解。
「「「勇者大人,我们也一起吧。」」」
这时候,得知勇者前来慰问的贵族和商家的千金及夫人们陆续现身。
由于这些人的随从也一起过来,使得颇为宽敞的育幼院被挤得水泄不通。
到头来发现自己没能慰问反而给育幼院制造麻烦,勇者于是带著千金们离开了。
看来勇者还真不好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