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4. 短篇
  5. 令音的假期
  6. 繁体版

令音的假期
2017-06-23 09:44:00

		

网译版 转自 百度贴吧
翻译:血瞳洞幽
某一天早上,村雨令音一人,在街上走着。
长发不加修饰地束起,二十岁左右的女性。纤细而修长的手足,模特般比例的容颜,虽然相貌十分端庄但要问看到她的人对其的第一印象,恐怕十有八九会举出不健康的苍白肌肤,眼下浓重的黑眼圈。
实际上,在大路上慢悠悠走着的令音的姿态,看起来就像从疗养院逃出来的病人或是搞错起床时间的吸血鬼一样(白天也出门的吸血鬼….是想和太阳做朋友么?)
不过她身上穿着的既不是既不是病号服也不是夜礼服。而是淡色毛衣外面套着灰色的大衣而已。口袋里露出有着被缝合痕迹的小熊,随着令音的步伐慢悠悠地摇着手。
没错,今天不仅作为【Ratatoskr】解析官的工作,而且来禅高中物理老师也迎来了假期,久违的休息日是也。
“那么,接下来去哪儿呢…”
令音小声嘀咕着,慢悠悠地回头看着周围。
周末的街边,各种各样的声音交替嘈杂,来回车辆的引擎和喇叭声,来回跑着玩闹的孩子们的声音,叮嘱他们注意的母亲的声音,对面情侣修罗场吵闹的声音。宣传车播报着最近的新闻,大屏幕上播放着南多卡王国王女今日前来访问的新闻。
话说回来,似乎和令音自己毫不相干,令音上街的目的;并不仅仅是享受豪华午餐,到什么地方闲逛才出来的。不趁机去买生活必需品是不行的。
“啊,话说回来洗发水用完了呢,还有牙刷也要换了
….”
令音整理着必要的东西,小声地嘀咕着再次上路。
就在这时
“呐,那边的那位。稍稍占用一下您的时间可以吗?”
从背后传来高亢的声音,令音毫不在意,就这样继续走着。
“稍…稍等一下!无视人家可是不行的呢!”
令音才向前走了不过几步,背后的人影,从后面绕过来堵在令音面前。
从语气完全想象不到的,高大的男性。剪短的寸头,身着花哨的衬衫,并且以胡乱扭着腰这样的动作作为特征。
直到现在令音才注意到是在跟自己搭话。
“嗯,叫我么?”
“别的人也不在呀。”
做出了“好过份”的样子,男性摇着肩一边发出“讨厌啦讨厌啦”的声音。与体格不相符的可爱动作。
“有何贵干?”
令音一边歪着头一边问着,男性把手举到眼前,来回上下打量着令音的全身。
接着,数十秒后
“嗯,很棒,实在是很棒哟!”
说着这样的话,男性从衬衫的口袋里掏出了一枚名片:上面用装饰过多的文字写着“中音域演艺公司·金刚寺薰”
“这里写的就是人家哟,您很有成为模特的气质,希望来试试看吗?”
“…嗯?”
令音再度缓缓地侧着头。
“啊嘞?”
街边走着的五河士道,突然停住了脚步。
理由很简单:视野中出现了熟悉的少女。
娇小的身躯,黑色缎带绑成双马尾——士道的妹妹:五河琴里。
但是琴里为什么藏身在墙壁的阴影里窥视大路?那个姿态,简直就像在进行出轨调查的私家侦探,至少也是跟踪狂。
“在做什么啊,那丫头?”
觉得琴里的样子不可思议,于是慢慢从后面接近她…
“喂,琴里。”
“唔喵?!”
士道“砰”的一声拍在琴里肩上,琴里身体猛的一震发出了猫咪一样的叫声。
“什……士道?到底在做什么嘛?”
“不,那是这边的台词吧…你到底在干什么呢,在这种地方?”
士道说着,琴里突然睁大眼睛慌忙的抓住士道的脖子,把他拉进了墙壁的阴影里。
“唔…你在做什么啊琴里!”
“嘘,好了。稍微安静一点。”
一边说着琴里再度窥伺着大路的方向
士道也边露出可疑的表情,边模仿琴里一样看向大路一边。
随即,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女性的身影:担任着【Ratatoskr】解析官同时作为琴里的亲友的村雨令音.
“令音…?”
然后,士道注意到了。令音的对面,造作地扭着腰的高大的男子,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仔细听听,虽然周围嘈杂纷乱但还是听得到两人说的话。
“不,我对模特之类的,并没有什么趣味…”
“啊啊,请不要那么说嘛。事实上今天呢,负责这个工作的孩子得了流感摄像就无法继续下去了呢!拜托了,请一定要帮助人家~”
看起来,那个男人是想让令音来代理模特的工作呢!士道惊讶的瞪大眼。
“诶…?模特神马的超厉害啊令音。嘛,毕竟那么漂亮…”
“在说什么?”
面对士道的话,琴里冷酷地拔高了声音。
“什….什么嘛?”
“的确令音是个美人而且气质又很好,被物色到什么的也不奇怪……但是那个人是真的星探么?”
“怎…怎么回事?”
对于士道的问题,琴里露出了认真的表情,继续回答。
“不是常规的渠道,无法成为模特的。看起来像借口能和名人见面或者利用拍马诈骗摄影费的事情呢。”
“啊啊,原来如此。”
确实这样的欺诈方法经常听到,虽然有点….但令音面前的男人作为星探来说也是疑点满满呢。
“欸,说不定是真的哟。趁着巧言令色带着人家走的机会,让人家穿着等同于内衣的装束拍照并一边说“不错哟再脱一件”这样的话。总之就是被要求出演未满十八岁谢绝观看的那类片子啦!”
“喂!冷静,琴里。”
想要平复突然兴奋起了的琴里一样按住她的肩。琴里却还是带着慌乱的呼吸,再次看向令音的方向。
“总之,还是担心被那样的坏人欺骗。令音还是一副天真的样子不就是那种骗子的绝好目标吗?”
虽然感觉琴里刚才好像说出了非常过分的话,不过这也说明了琴里正担心着令音吧。
,然后就在士道和琴里这样说着的时候,令音和星探的对话貌似更进一步了。
“拜托了,真的~只是穿着洋装站一会就好!”
经过了一会的考虑,令音露出了无奈的表情首肯了。
“嘛,就是那样子吧.”
令音虽然看起来是那副样子,但还是有着不善于拒绝别人的老好人的一面,特别是被告知了对方正在困扰着,就更拒绝不了了。
士道有些明白了琴里的担心。
“真的?太谢谢了。大恩大德铭记在心~那么我们走吧,这边请——”
这么说着,令音和星探一起走上了大路。
“喂喂,她们两个走了哦,这样好吗?”
“当然不可能好了——令音可是<Ratatoskr>重要的解析官、我重要的亲友啊。到底是不是那样的工作…可是要好好被检查一遍的呐!”
“但是,到底要怎么做呢,他们可是已经进入大楼里面了啊,再怎么说也追不上去了吧?”
对于士道的话,琴里哼的一声说道。
“你以为我是谁啊?!”
琴里这么说着,拉起士道的手走向了人迹罕至的角落。
[——呐,你啊,要做到这个地步吗?]
几分钟后。士道和琴里所处的地方是,漂浮在天宫市上空一万五千米高的空中舰<Ratatoskr>,琴里的执务室之中。
是的,琴里把士道拉到了没人的地方,然后又从那里使用传送装置转移到了<Ratatoskr>里面。
[已经将自律摄像机送到了令音所在的地方,用这个办法的话不管在什么地方也可以监视到了,而且这种最新型的摄像机里搭载了小型电击枪,万一发生了什么状况的话,就那样制服对方也是可能的。嘛,因为那样的话电量的消耗太大了,一般的任务用不到就是了]
[那还真是厉害啊……]
士道脸上流着汗珠苦笑道。虽然明白琴里正在担心着令音的事,但是也没想到竟会做到这一步。
[撒,那么就快点把画面放出来吧。士道就坐在那边吧]
说着,琴里开始操作起桌子上的终端,于是几秒后,屏幕便开始展现出从自律摄像机里传来的画面。
——于是便出现了仅仅穿着内衣的,半裸状态下的令音。
对于这突然的光景,士道不由便咳了出来,琴里的脸上也染上了颤栗的颜色。(原文如此)
[果*然*是*这*样啊啊啊啊啊!那个变态混蛋,就用这个电击枪把他电到像青蛙一样抽搐啊……]
[琴里冷静下来啊琴里,好好看看周围!房间里除了令音之外就没有其他人了,而且旁边也挂着衣服,这里是更衣室啊]
[啊…!]
士道这么喊道后,琴里也为了冷静下来而重新睁开了眼。
[也,也是呢……因为是模特嘛,换衣服之类当然也会做啦,我稍微有些焦躁了,我想就算被骗了,现在让令音脱衣服也太早了]
[再怎么说也不会那样吧]
士道和琴里都无力的笑了笑。
[啊,为什么这么自然的看着啊,士道]
[太不讲理了吧!?]
琴里使出的金刚螺旋拳,准确的命中了士道的脸。士道翻转着倒在了地上。
[要做什么啊,琴里]
[啰嗦啊,快点把眼闭上!]
说着,琴里用两手将世道的眼给蒙了起来。实在是经不起再来一拳了,士道就只好老老实实的等着了。
于是几分钟后,琴里放开了手。
[换衣服,好像结束了哦]
[好好…]
士道连着眨了好几次眼,才终于让眼睛习惯了光线,再次看向了屏幕。
画面中的令音,正穿着合体的女士礼服,与平时的军服和白衣不同的身姿,一瞬间便将士道的目光给吸引住了。
令音在镜子里稍微确认了一下自己的样子,便走出了更衣室。于是在外面等着的星探先生——名字的话好像是叫做金刚寺。——【哇哦】的叫了出来。
[果然我的眼光没错啊,完美啊,完美啊令音酱]
[金刚寺先生,这个装饰品到底要怎么戴才是正确的啊]
[嗯嗯,那个叫法我可是不喜欢的哦,要叫我香酱哦]
[…香酱]
然后,化好妆整好发型后(然而眼下面的黑眼圈还是没有消除),令音的摄影便开始了。
摄影现场除了金刚寺或者说香酱之外,还有别的几位在。
摄影师还有助理,造型师以及高级化妆师之类的都有。而且在稍微离开的地方,还能看到一个正一脸苦恼打着电话的制片人模样的男子。通过自律摄像头上搭载的高灵敏麦克风传来的声音判断,好像是别的现场上的艺人好像因为突然生病而不能工作了的样子。
[好,那么开始摄影了啊,首先的话就先请坐在那个椅子上,稍微做出厌倦的样子]
摄影师做出了动作的指令后,开始从各个角度拍起令音的照片。
现场的话,不仅有着高脚酒杯和整套的茶具,甚至连优雅的必需品小提琴都作为小道具准备着,不断变换使用着那些道具,摄影也在有条不紊进行着。
[那个,看起来是在好好摄影的样子呢]
[恩,好像是的]
琴里也稍微缓和了一下脸上的表情点了点头。
[不过,话说回来,令音还真是厉害呢。明明是第一次当模特,却完全展现出专业的样子呢——而且这么说的话,令音本身是作为<Ratatoskr>的解析官的,却可以高中里面担任物理老师这点也很厉害啊,教物理什么的,可不是谁都能做的事情啊]
听到士道这么说,琴里晃了晃肩微笑着说道。
[令音的话,虽然不知道她到底在哪学的,不过大部分的事情都很擅长哦。不仅可以进行<Ratatoskr>的操舵,医疗应急也十分完美,而且据说,令音的注射水平,可以要比我们的医务官还熟练啊]
[真的吗!……不过怎么说呢,莫名的就觉得很有说服力]
[是吧]
琴里很高兴的弯起了嘴角,一定是因为自己自满的友人被人称赞而高兴了吧。
士道和琴里这么说着的时候,摄影师又发出了新的指令。
[好,那么接下来就试着拉一下这个小提琴吧——啊,当然只是做出拉的动作也可以]
然而——
瞬间,摄影现场的气氛就变得不同了。
理由的话很单纯。将小提琴拿在手里的令音开始流利的演奏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轻快拉动着的弓弦,就好像别的生物一样移动着的手指。因为令音高超的技术,摄影现场在这个时间里已经完全变成了音乐会的剧场。
[……嗯?]
大概是注意到大家的样子了吧,令音终止了演奏。
[…难道别的曲子更好吗?]
说着令音稍微歪了歪头。
士道感觉自己额头上留下了汗珠。
[令音,难道连小提琴也会拉吗?]
[不,不知道啊…我也是第一次听啊……而且还是克罗地亚狂想曲,这可不是新手就能演奏的曲子啊]
琴里也露出惊愕的表情看向画面中的令音。
于是,在停了一拍后,现场响起了宏大的掌声。
[哇…完美啊]
观察着摄影的制片人模样的男子兴奋地走向令音。
[精彩的演奏啊…虽然听香酱说了你会小提琴,但是你难道是著名演奏家吗]
[…不,我单纯只是个高中老师….]
[原来如此,音乐老师吗。]
[…不,物理的]
虽然令音这么说着,但是男子却好像没注意到一样,继续热情的说着。
[不管怎样,请一定要借给我,你那华丽的技术。拜托了]
[….拜托吗?][啊,其实我们的公司也负责为聚会和典礼提供演奏家。但是刚才接到联络,今天本应该派出的小提琴手,却因为突然发烧病倒了,好像是因为流感的样子。这样下去,重要的工作就会搞砸了]
[….这样啊,那还真是灾难呐]
[恩,非常不得了的灾难啊,但是,天神大人还是没有舍弃我,竟然会让我在这个时候遇到如此出色的小提琴手,除了奇迹,我想不到其它的表达方式了!拜托了,在这个摄影结束后,能再接一项工作吗]
男子就好像歌剧表演一样用夸张的动作表达着。
[….但是,我又不是职业的]
[没关系,刚才听到了你的演奏的我可以保证。而且也不是非常重要的演奏啦,仅仅只要在酒店的休息室里稍微演奏一下就行了]
说完,男子便深深地低下了头,随后仿佛连锁一样,香酱和摄影师也都低下了头。
令音不由得露出了困扰的神情,不过在几秒后,稍微叹了口气说道。
[….嘛,如果只是那样的话]
[!真的吗,真是太感谢了,这对我可是大恩情啊!撒,如果这么决定了的话,就快点准备吧,衣服的话这样就行了!香酱,快点准备车!]
[好哦!]
香酱做出了非常妩媚的回答后,走出了房间。
看到了这样的场景,士道和琴里不由得彼此对视了一下。
[…怎么说呢,本以为是要当模特,却好像又要变成小提琴家了]
[好像是那样呢]
两个人同时挠起了自己的脸。
[…唔]
过了三十分钟后,令音站在被带到的酒店的休息室里,不断的打量着周围,小声的感叹道。
比听说的要大许多啊。酒店虽说还是酒店,但令音被带到的却是特级的大酒店<东天宫>,连国家要人都会投宿的超一流酒店。实际上,在休息室里的客人,比起日本人来还是外国人比较多。
不过,既然已经被带来了,就没办法了。还是早早将任务完成吧。
于是令音便拿起小提琴(当然不是摄影用的那把,好好的准备了专业的),走向了休息室的中央。
然后行了一礼后,开始了演奏。
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坐在这里的人也并不是专门来听令音的演奏的。最高多也只是想要在这里和别人聊天或者短暂的休息一下。就算令音开始演奏,也只是礼貌的拍了一下手。
在这个场合,音乐充其量也不过是背景一类的东西。于是令音也是选了稳重的也不需要伴奏的曲子。
安静地,却又带着难言的美感,音乐开始了。
然而,伴随着时间的流逝,在休息室的宾客们的表情都产生了变化。
读书和看新闻的宾客都停了下来,正在进行的对话也中断了,大家都开始用心聆听令音的演奏。
——然后到了演奏结束的时候,与刚才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雷鸣般的掌声包围了休息室。
[…….]
本来是为了不打扰休息室的宾客的,不过好像反而更显眼了。
不过后悔已经发生的事也是没办法的吧,总而言之这样的话,工作就彻底完成了。令音再次行了一礼,就要走出休息室。
[令音酱!]
[辛苦了,做的真是太好了]
说着,在休息室侧厅里等着的香酱和负责人便迎了出来。令音也轻轻点了点头。
[….啊,谢了。这样的话工作也完了吧]
[啊,万分感谢真的帮大忙了。——怎样,要是可以的话要不要加入我们的公司?模特也好,小提琴丽人也好,卖点可是多到数不清啊]
[…不,我还忙着现在的工作呢——]
然而——
就在这时,就好像要打断令音的话一样,一位女性一边拍着手一边走了出来。
年龄和体型都和令音差不多。虽然在休息室却还是穿着很华丽的衣服,而且从她身上还能看出一种高贵的气质。在她的后方还跟着几位穿着西装的男性。
[恩,你要干嘛啊——啊,你是!?]
对于突然出现的女子,制片人吃惊的瞪大了双眼。
然而那位女子却仿佛没有注意到一样,依旧盯着令音,笑着说道。
[——真是不错的演奏啊,你是哪里的演奏家啊?]
虽然如此,但女子开口说出的却不是日语。
[诶?到底怎么了啊….?]
大概是搞不清女子所说的话吧,香酱迷茫的歪了歪头。注意到这点后,女子轻轻撞了撞后面站着的人。
[那个,快点翻译啊]
[好,好的,马上就翻]
男子用着与体格一点都不相称的弱小声线回答后,向前踏了一步。
[我…我是,那…那个]
然后一边做着奇怪的动作,一边用笨拙的日语这么说道。
看起来好像并不是对日语十分精通的样子。令音这么判断后,重新看向女子开了口。
[…直接对我说也没关系]
[…欸!]
听到令音用着和自己一样的语言,女子不禁睁大了双眼。
[好厉害啊,如果是英语的话还另当别论,可是会说我们母语的日本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只能做到日常对话的程度啦,而且你刚才说了"母语",难道你是南多卡国的人吗]
南多卡王国是南亚那边的一个小国。母语便是南多卡语。因为除了本国之外几乎就没人用了,所以很少有日本人去专门学习它。
[恩,本来的话是有专门的翻译同行的,但是他今天突然得了流感,于是就让他休息了,留下来的也只有这个只会一言半语的保镖了,真抱歉呢]
[…我倒没什么关系啦]
看到令音和女子聊得起兴,香酱不由得撅起了嘴。
[嗯,只有两个人聊得开心太过分了,让我也加进去啊]
[住手啊]
看到香酱的动作,经纪人连忙抓着他的脖子将他拉了开来。
[哇,干什么啊,经纪人]
[你才是不要做失礼的事啊,好歹看一下电视吧,这个女士可是南多卡王国的第三王女。爱莲拉特.乌亚娜迪大人啊]
听到制片人的话,香酱不禁吓得脸都白了。而此时令音才仿佛注意到什么一样,拍了一下手。
[这么说来好像是听说过王女殿下要来访问的事呢。真是失礼了]
听到令音这么说,王女反而笑了出来。
[不要这样啦,我可不擅长应对这种气氛。比起这个,你是?]
[…村雨令音,这也不是本职,只是不知不觉就变成这样了]
一边提起手上的小提琴,令音示意道。
听铃音这么说,王女反而对此很感兴趣一般接着说道。
[诶,是这样啊,那么本业是什么呢]
[…高中老师]
[原来如此,语言系老师吗]
[…不,物理的]
虽然令音这么订正了,但是王女却好像没有注意到。
[嗯——呐,比起那个令音,我有个请求,不知你能不能答应]
[…请求?]
[恩,你要不要做我的翻译呢,只要今天一天就可以。你刚才也听到了,我的翻译今天病倒了,我正困扰着呢]
[王女大人]
比起令音,反而王女的保镖们先对这个提议提出了质疑。
[突然之间说什么呢,王女大人。怎么能把这种不知底细的人带在身边呢]
[诶,不是也没什么不好嘛]
[当然不好了,也不能排除她就是第一王女送来的间谍的可能性,带在身边太危险了]
[那个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吧,就算那家伙再狡猾,也不可能猜到我会跟谁搭话]
[但是…]
[…怎么,难道你们想违背我吗]
在王女威严的压迫下,保镖们都不禁后退了几步闭上了嘴。
[…那么,就是这样。令音来做我的翻译吧!恩,是个好主意。不如说没有比这更好的主意了,就这么决定了]
王女一边自顾自的提议着,一边高兴地挥起了手。看到这样的王女,铃音稍微有些困扰着说道,
[那个,我还正在买东西的途中呢]
听到令音的回答,王女不禁变得像个撒娇的孩子一样。
[有什么不好嘛,拜托了,除了你之外就没有别人了。今天一天,只要今天一天就行了]
说着,便用南多卡的传统的姿势向令音行了一礼。
大概是想到王女会为了一个平民做到这步吧,休息室里的宾客都吃惊的窥视着这边。
[…啊]
令音很苦恼的考虑了一会后,终于像放弃了一样叹了口气说道。
[….嘛,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
[….喂,令音要变成翻译了啊,而且还是王女殿下的翻译。]
[….好像是呢]
士道和琴里都一边拉着自己的脸一边看着屏幕…怎么说呢,感觉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发生了这么多事。脑子都变得不够用了。眼前发生的事简直就像稻桔富翁一样啊。【译者注:稻桔富翁的故事,大家都理解吧,不理解的查一下,很简单的一个小故事】
从酒店里出来后的令音,跟着王女一起来到了停机场。在那里登上了南多卡王族专有的客机,就这么飞走了。
顺便说一下,令音现在的服装已经换成了一身正式的黑色西服。【译者注:虽然没有插图,但我想应该是那种女管家之类的衣服吧】看起来就给人一种职业女性的感觉。然而从令音口袋里探出头来的小熊布偶却完美的打破了这种气氛,反而给人一种超现实的感觉。
令音和王女现在所在的位置,却不是特等舱,反而是一个类似酒店房间的的机舱。此时令音才终于有机会向王女提出疑问。
[…爱莲拉特王女]
[嗯?啊,不用那么拘谨叫我爱莲【译者注:其实这里昵称的发音更接近爱莉,但我觉得可能人不懂为什么,所以还是翻译成爱莲了】就行了,日本人的话,这么叫才更习惯吧]
王女轻松的笑道。顺便一提,士道和琴里也不会南多卡语,不过借助<Ratatoskr>上AI的翻译功能,只要几秒钟的时间,两人的对话就会被翻译成日语。
[….那么,爱恋,要坐飞机啊的事,我可是一点都没没听说过啊]
[哦,怎么,难道令音有恐高症吗]
[…不是,只是担心去不会要去很远的地方,话说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
[京都哦,本来此行的目的就是要交换各国对空间震问题的意见。不仅是我,亚洲各个国家的代表都回来的哦]
[…这么说,难道所有的翻译到要我一个人来吗?]
[是这么打算的,怎么我没说过吗?]
[…我可是第一次听说啊]
说着,令音不由得露出了叹了一口气,不过话虽如此,令音却并没有做出十分着急的样子。
[…不过话说回来,令音到底是什么人啊?南多卡语什么的,我可是连名字都没听说过啊,到底令音是在哪里学的啊]
[撒…我也不太清楚,不过令音确实有时会说一点生僻的语言呢]
对于士道的提问,琴里也只能以苦笑回答了。不过与此同时,就好像同步一样,画面中的王女也开始向令音发出提问。
[呐呐,比起那个,令音为什么你看起来那么困哪?真是好大的黑眼圈啊。还有就是这个小熊布偶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看起来这么破啊?而且你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有恋人了吗?【你问出了我们心声啊】话说你去过东京吗?我可是第一次来,东京到底是怎样的地方呢?会议结束了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看那个叫做金角和银角的东西?就是那个吧,被叫了名字后如果答应的话,就会被吸走的妖怪。【喂,别跑题啊】]
[那个,如果要提问的话,还是一个一个来吧]
看起来,爱莲王女好像非常喜欢令音的样子。不过也没办法吧,毕竟对于她来说,令音是唯一一个同年,又会说同一种语言的外国友人也说不定。
[…嘛,不过琴里,不过既然已经到了这步,反而可以放心了不是吗?不管怎么说,令音现在可是王女的翻译啊]
[也,也是呢。再怎么说到了这一步,也不可能再发生什么了吧]
然而,就在琴里刚说完的瞬间。
[哇,啊啊啊]
[….嗯?]
突然,房间和机体摇晃了起来。桌子上放的玻璃杯也掉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没事吧,王女]
[诶,没事…不过到底发生什么了?]
就好像要回答王女的疑问一样,机舱的房门被砰的一声打开了。
[不,不得了了,机长和副机长突然倒下了]
[什么!?]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总之,先找医务官啊]
[不行啊,医务官也得了流感,现在正在酒店躺着呢]
[怎么搞的,偏偏在这个时候]
[如果可以的话,就让我来诊断一下吧,虽然我没有许可证就是了]
[令音,难道你连这种事都会吗?]
[…嘛,单纯的诊断的话]
于是,令音便跟着保镖们来到了驾驶舱。
看到这里,士道和琴里的脸都不由得抽搐了起来。
[……呐,琴里]
[怎么了,士道]
[如果我的认知没有错的话…我好像已经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么了呢]
[好巧呢…我好像也知道了呢]
两人一边流着汗一边嘀咕道。
[…嗯]
进入驾驶舱的令音,开始观察起已经失去意识的机长和副机长。把了把脉,看了看眼球运动,最后测了一下心跳。
[…怎么,令音,知道了什么吗]
[虽然没有进行详细调查,还不能断定。不过照目前的样子来看,好像单纯只是睡着了。]
听到令音的回答,王女不由得皱起了眉。
[哈?驾驶员在飞行睡着了?你们是在逗我吗!?]
爱莲王女抓住机长的肩膀,摇晃了起来。然而反而在摇晃的过程中,不小心触碰到什么操作杆,整个机体也开始摇晃起来。
[王女大人,快住手啊]
[再这样下去,飞机要坠毁了]
保镖慌慌张张的阻止起王女来。
[考虑到机长和副机长同时进入昏睡,很有可能是被人下了延时发作的安眠药。大概是为了让他们在飞行的过程,停止对飞机进行操作吧]
[安眠药!?这么说的话,这难道是…]
[恩,很抱歉,但王女的性命是不是被什么人惦记上了呢]
被令音这么说了后,所有人都一起沉默了下来。
但是,到了几秒,王女像是想通了一样耸了耸肩。
[——大概是第一王女的手下吧,那家伙因为不满所有人的继承权的序列都是并列的,便一直敌视我和二姐。手段还是一贯的阴险呢]
[王女,那是]
[没关系啦,反正我也习惯了。真是的,序列有那么重要吗?我恐怕是永远也不能理解了]
爱莲王女说着叹了一口气,怎么说呢,看来王族也有王族的烦恼啊。
[总而言之,现在最重要的飞机的事,飞着的时候还好,可是要着陆的时候就麻烦了。你们有谁会开飞机啊]
说着,王女看向了保镖们,可是却没一个人点头。
[啊,你们这么多人,难道连一个会开飞机的都没有吗?]
[就算你这么说….]
[开飞机什么的,可不是什么简单的技能啊]
保镖们委屈的说道。不过这也不是他们的错吧,就这么被责怪也太可怜了。令音只能叹了一口气。
[没办法了,还是我来吧]
[令音!?难道你连这种事也做得到吗]
[…嘛,如果只是这样的话]
令音轻轻点了头,在保镖的帮助下,将机长从椅子上抬了下来。
然后,便坐到了空下来的椅子上。来回巡视了一遍后,又扫视一下面前的表盘。
为了应对突发情况,所以令音也学习过<Ratatoskr>的操作。小型的赛纳斯飞机之类的也有开过。不过再怎么说,坐在王族专用机的机长席上还是第一次。
[…原来如此]
虽然有几个没见过的装置…不过多少能应付过去吧。
令音这么判断后,开始操作起操作杆。
[…马上就要到目的地,为了以防万一,你们还是快回到座位上吧,好好系上安全带]
[明,明白了]
听从了令音的指示,王女和保镖们都回到了座位上。
看到王女他们准备妥当后,令音开始慢慢降低高度,然后将起落架发了出来。
——嗡,一瞬间一股强烈的震感袭遍全身,飞机开始着陆了。
一边在跑道上滑行,一边拉动减速器。飞机开始慢慢减速。
大概过了几十秒,飞机终于完全的停了下来。
结果来说,王女乘坐的飞机再没任何牺牲者的情况下,平安地着陆了。
[令音!]
然后,几乎同时,操作舱的房门被打开了,王女冲了进来。
[太厉害了,令音!你做的太棒了!]
[…感谢您的称赞了]
听到令音的回答,王女反而更兴奋的接着说道。
[真的,感觉你好像什么都做得到呢。为什么还要做学校的老师啊?不过话说回来,大姐那家伙,还真是做了些不得了的事呢。好不容易活下来了,干脆就收集证据向母王告状吧!不管怎么——]
正兴奋地说着的王女,突然倒在了地上。
[…爱莲?]
[…王女!?]
[怎么了,没事吧?]
保镖们连忙跑到了王女的身边,令音将王女扶了起来,摸向了王女的额头。
[…好热啊,爱莲,你身体都已经这样了,怎么还能胡闹呢]
[哈哈…好像被翻译的流感给传染了的样子呢]
爱恋无力地笑着,令音听罢摇了摇头。
[虽然好不容易才来到京都,可是以你现在的身体恐怕是参加不了大会了]
[不行,绝对不行。这可是非常重要的大会,缺席这种事可是不被允许的]
[…但是]
令音困扰的皱起了眉。凭现在爱莲王女的状况,别说演讲了,就连坐在椅子上都是非常困难的。
而且,麻烦还不止这一点——第一王女还会做什么可是说不准的。
虽然令音不明白南多卡王室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不过至少对方可是会袭击爱莲王女的飞机,试图使其坠落的存在啊。这样的话,就算她们在会场也布置了什么,也是毫不为怪的。
大概察觉到了令音的考虑吧,爱莲艰难的说道。
[我可不能在这么重要的工作上出岔子啊,如果万一搞砸了这次大会,阴险的第一王女肯定会抓住这一点,然后贬低我的。…虽然我对王位并没有什么兴趣,不过也绝不会将它交给那个女人的,绝对不能把南多卡王国的未来交到那家伙的手上…所以…]
刚说到这里,爱莲王女便开始剧烈的咳了起来。——果然,已经不是可以正常执行公务的状态了呢。
[……]
令音稍微环视了一下周围,然后叹了一口气。
[…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南多卡的正装,就算在正式的场合用面纱遮住脸也是允许的吧]
[诶…?是这样没错…那又怎么了?]
[大概是不幸中的万幸吧,我和你,体型差不多,容貌也很相像。只要带上面纱的话,我想从远处是分不出来的吧]
[….令音!?你是要]
看样子,王女是猜到令音想说的话了,不由得睁大了眼。
[是的。就让我来代你出席吧,这样的话就没问题了吧]
[但是,令音也注意到了吧…?想要用飞机来刺杀我的第一王女,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啊…要是因为我而让令音遭遇危险]
[没关系啦,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而且我也不想让那样的王女成为女王]
说着,令音仿佛要安慰爱莲一样,用手抚上了王女的额头。
[……]
[……]
在<Ratatoskr>的执务室里看着屏幕的士道和琴里,也不由得按住了自己的额头。
这也没办法吧,就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令音已经从被星探搭话发展到了要成为一国王女的影武者的地步。这到底要多少奇迹重叠着一起才会促成这个结果啊。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恐怕谁也不会相信吧。
现在展现在画面上的是,京都国际会馆的大厅。
而且现在意见交换会已经开始了,各国的要人与记者都聚集在这个大厅里。
身穿南多卡正装的令音也非常自然的坐在其中,某种程度上,这已经是够不可思议的状况了。
但是还不止是这样,就在前一位出席者的演讲结束之后,会场中传来了呼唤南多卡第三王女,爱莲拉特.乌亚娜迪的通告。
于是在雷鸣般的掌声中,令音从位子上站了起来,用流利的南多卡语开始了演讲。
令音现在已经完全变成了一位高贵的公主的样子,起码现在在场的各位之中没有一个人会怀疑令音是假冒的吧。
真的是完完全全从里到外都变成王女了呢。
但是,士道和琴里沉默下来的原因,却不仅仅是因为这一点。
[…呐,琴里]
[…怎么了,士道]
[如果令音假扮成王女出席典礼的话…怎么说呢,总觉着有非常不好的预感]
[真巧呢,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几乎同时从两人的脸上落下了汗珠。就像令音之前所说的,既然第一王女已经盯上的爱莲王女的性命,那么接下来她会做的事,也大概能猜到了。
[没事吧,令音]
[恩……不过总之,我们也先做好准备吧]
[也是呢…不过就算对手再疯狂,也不会这样的大庭广众下搞刺杀吧]
[恩,再加上事情的发展已经这么脱节了,要是再发生什么的话,那就太说不过去了,这又不是在拍电影。]
琴里刚说到这里,突然——
砰!
会场里响起了一声枪声。
看起来,好像是有人从记者席上向令音开枪了。
[哇,啊啊啊啊]
[警备呢,警备在干什么啊]
所幸的是,子弹仅仅只是擦过了铃音的衣服,打到了后面的墙上。但是,却因为突然的枪响,会场一片骚动。
[果然这样了啊…]
[骗人的吧…]
看着画面的五河兄妹同时发出了悲鸣。
看起来好像是扮成记者的刺客,向自己开枪了呢。察觉这个事实的瞬间,令音便掌握了周围的情况和自己目前的所处的环境。
站在台上的的自己和袭击者的距离,目测的话大概十米左右。虽然保镖们已经冲过去了,但是因为惊慌四散的宾客们的阻碍,短时间内还无法制服袭击者,这样的话,反而是袭击者再次勾动扳机比较快。
[…没办法了呢]
令音小小的叹了一声后,便从台子上跳了下来,向男子的方向冲去。
令音本身作为<Ratatoskr>的一员,为了以防万一,所以最低程度的防身术之类的还是学过的。而且,就算不能制服袭击者,只要争取到一定的时间,保镖们也会赶到的吧。
[什么啊….!?]
大概是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状况吧,男子发出了惊愕的声音——而且还是和爱莲王女一行人同样的南多卡语。
虽然还不明白他为何会在这个场合开枪,不过当听到那句话的瞬间令音便确信了,果然和给机长他们下药的是同一批人。于是令音稍微低下了身子,接着向男子的身边踏出一步。
不过,对手到底是暗杀者,虽然被令音吓到了,不过很快便取回了冷静。重新将枪口对准了令音,扣动了扳机。
[去死吧!]
[————]
砰!场内再次响起了枪声。
但是枪口对向的却不是令音,而是天花板。
[啊啊……!?]
男子浑身抽搐着翻了白眼。一瞬间还以为是被保镖们开枪击倒了。不过仔细想了想,又觉得不像。
如果非要说的话——是的,这个症状就好像被某个看不到的人来了一发电击枪一样。
[…….]
虽然还不懂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过令音趁着这个机会,逼近了袭击者,拽住了男子的手腕,将其按倒在了地上。
[令…王女!没事吧]
[….啊,接下来就拜托你们了]
几秒后,保镖们终于赶到了。于是令音便将袭击者交给了他们,然后轻轻拍了拍手。
就在这个瞬间,场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和数不清的欢呼声,照相机的闪光包围了整个会场。
从那之后,大约过了三个小时。
[令音……!]
令音刚一走进病房,躺在病床上的爱莲王女便坐了起来,叫着铃音的名字。
因为会场闯入了恐怖分子,所以会议不得不暂时中止。令音也找了个机会溜了出来,来到了爱莲王女所在的医院。
本来的话,令音是打算来得更早一点的,但是因为王女殿下制服了恐怖分子的消息传了出去,会场现在都充满着想要采访的记者,令音才来晚了。
不过话说回来,令音毕竟不是王女本人,如果在近距离接受采访的话,再怎么说也会暴露吧。所以最后还是拒绝了。
[…那个,身体怎么样了]
[我这些才不算什么呢,比起这个令音,我可是听说了你遇袭的事,不管怎样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王女激动地说着,拉起了令音的手。
[令音!令音!你简直就是我的王子啊,拜托了,请一定要留在我的身边,不管你要什么报酬我都会答应的]【译者注:这里原文是英雄,不过我感觉有点怪,就换了个,或者还是英雄好?】
王女用真挚的目光盯着令音恳求道。
但是,令音却平静的摇了摇头。
[你这么说,我很高兴,但是我现在还有不得不做的事]
听到令音这么说,爱莲也只能无奈的叹了口气。
[是么……太遗憾了。既然你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那么肯定是非常重要的事吧。——不过这样话,我的心里就太过意不去了。请一定要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呐,你想要什么的吗?豪宅?土地?金块?岛?只要是我拿得到的,什么都可以,请说吧]
爱莲一边激动地盯着令音,一边说道。
令音稍微沉默了一会后,开了口。
[…啊,这么说来,我确实有个想要的东西。]
第二天,士道和琴里早早的便来到了<Ratatoskr>。
理由的话很简单,为了迎接应该结束假期返回的令音。
虽然昨天,自律摄像机一直从东宫市跟到了京都。但是当看到袭击者将枪口对准令音的时候,士道和琴里连忙动用了摄影机上搭载的电击枪以最大功率电向了袭击者。而那之后,摄影机也以为没电而报废了。所以还不知道最后到底怎么样了。
[令音,还会来吗?]
[这,这不是当然的吗。令音可是<Ratatoskr>的分析官啊]
虽然这么说着,士道还是能从琴里脸上看到一丝动摇。
不过那也是没办法的吧,毕竟令音昨天先是从模特,然后小提琴手,翻译,医者代理,飞机驾驶,然后一直做到了王女的<影武者>的地步啊。虽然最后怎么样了还不知道,不过可以想象王女一定会用比<Ratatoskr>待遇好几倍的条件来邀请令音吧。
但是,就在琴里正担心着这点的时候,令音用着和平常一样的样子出现在舰室里。
[嗯?今天怎么这么早啊,而且慎也在]
[令音……]
[哦哦,早上好,令音]
大概是注意到士道和琴里的表情不正常吧,令音稍微歪了歪头。
[发生了什么吗?]
[啊,不不…没什么。是吧,琴里]
[恩,是呢,是么都没有哦。……比起这个令音,你昨天不是放假了吗,假期过得怎么样]
琴里用着暧昧的语气问道。
不过,这也怪不得琴里吧,毕竟之前发生了那么多事,换做士道估计也只会说同样的话吧。
[昨天吗?]
令音一边扶着额头,一边像在思考什么一样嘀咕道。
然后——
[……不,没什么,还是平常一样的假期啊]
铃音呆呆的回答道。
[什——]
[诶……?]
听到令音的话,士道和琴里不由得睁大了眼。
因为令音的表情也太过自然,使士道和琴里不由得开始怀疑令音到底是因为觉得说了也没有人会相信才这么说,还是单单只是觉得一一说明太麻烦了呢……更有甚者,难道对于令音来说,那真的只是平凡的一天吗?
[…?怎么了,两人都这幅样子]
令音一脸茫然地歪了歪头。
这时从令音那不加修饰地束起的长发上,飘来了洗发水的香气,怎么说呢,总觉得要比平常的高级许多。
——おしまい
约会大作战(DATE A LIVE) 短篇 令音的假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