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七卷
  5. 婚礼和露露果实
  6. 繁体版

婚礼和露露果实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婚礼一旦接踵而来,礼金就会使得钱包里面刮起冷飕飕的暴风雪。不过,只要考虑到那是结识异性的难得场合,截至发薪日为止的清贫生活往往也能够忍受下去了。」
顺利返回公都的我和同伴们一起度过愉快的晚餐时间,治愈了疲劳。
──然后,当天晚上。
「是勇者无名先生吗?」
「对。」
一进入公爵城的公爵私人房间内,公爵便以友好的态度欢迎我。
在说话的同时,我一边回想著之前和公爵见面时的单一词汇沟通方式。
「竟然从窗外现身,真是一位前所未见的勇者先生啊。」
坐在公爵对面的希嘉国王──他的替身也站起来迎接我。
气氛总觉得就像在责备淘气的孙子一样。
我降落在地面,来到房间中央后,这种温馨的气氛顿时消失无踪,替身陛下换上了凝重的表情。
「勇者无名先生,我以希嘉王国国王的身分,感谢你解救了希嘉王国的灭亡危机。」
替身陛下深深低下头。
尽管是在非正式场合,但国王向别人低头终究不太好吧?
「抬起头来。」
「为表扬你的功绩,我想在公众面前赐予你奖赏和爵位。是否愿意搭乘我专用的飞空艇前来王都呢?」
抬起头来的替身陛下提出了麻烦的要求。
要是接受高级的爵位,岂不是会被卷入和门阀贵族之间的斗争当中吗?
「不需要。」
「不过,你不仅打倒了魔王,还讨伐古老魔族,更进一步消灭了多达七只的大怪鱼。面对如此足以媲美王祖大人的傲人功绩,岂能不有所答谢──」
替身陛下说到一半,我便左右摇了摇头。
还是赶快把事情办完之后销声匿迹吧。
「王子遗落的东西。」
「圣剑光之剑……」
我将刀身包裹布块的圣剑递给替身陛下。
然而,替身陛下却只是著注视圣剑,完全没有收下来的迹象。
「勇者无名先生,我听士兵们说,你能让这把圣剑呈现出真正的姿态。这是真的吗?」
面对公爵的询问,我默默点头。
莫非在怀疑这把圣剑是冒牌货吗?
「是否可以让我见识一下呢?」
在公爵的私人房间里拔刀,换成平时已经是足以被逮捕的行为,但既然本人这么要求也没办法。
我解开缠绕圣剑光之剑的布块,注入十足的魔力后咏唱圣句。
「《起舞吧》。」
和黄皮魔族事件时一样,圣剑分解成十三枚刀刃飘浮在我的身体周围。
「什么!传说竟然是真的吗!」
「太美了……那幅画原来不是凭空创作的!」
──反应也太夸张了。
公爵也是,但替身陛下如今好像要痉挛一般,看了令人害怕。情绪还是不要太常激动比较好呢。
待大家似乎欣赏够了,我解除掉激发状态使其变回为原先的一把剑。
「自王祖大人之后,尽管仍有几人能够咏唱圣句让剑起舞,但始终无人得以解放其真正的姿态──」
回收完填充的MP,我将剑重新包上布块后递给替身陛下。
然而,他并没有收下的意愿。
「──请就这样带在身上吧。将它托付给你才能发挥真正的力量。」
喂喂,替身陛下……自作主张不好吧?
「可以吗?」
我用了些许笼统的问法,以确认对方是否不用徵求真正国王的许可。
不过,替身陛下和公爵似乎都无意改变这个决定。
「当然。同时也希望你能携带圣剑光之剑前来参加新年的『大谒见仪式』──」
「能去的话就去。」
我将极度不想去的念头转为言语表达,但替身陛下好像没听出来的样子。
「届时,我将对外宣布你是『希嘉王国的勇者』哦。」
换句话说,如果我不去的话也就会取消对外宣布了。
这倒是无妨,不过没了圣剑光之剑,王都的防卫真的没有问题吗?
虽然这把剑很方便,但没有的话我也不会感到困扰。
「王都,没问题?」
「嗯,持有魔剑的希嘉八剑们在负责镇守王都。」
替身陛下信心满满地回答我的问题。说到希嘉八剑,就是在黄皮魔族战当中完全派不上用场的第三王子,他的同事了。
那种等级的剑士还剩下七个人,是否真能在没有圣剑的情况下击退上级魔族呢?
「况且圣剑会挑选使用之人。只要有你在,想必任何人都无法使用吧。除非王祖大和大人从传说中的『梦晶灵庙』当中苏醒过来。」
原来如此……即使还给对方,不能使用也就毫无意义了吗。
对了,把圣剑朱路拉霍恩拿来防卫王都怎么样?
不同于其他神授的圣剑,那可是王祖大和自行打造的圣剑才对。
「作为交换。」
「这……这是圣剑朱路拉霍恩!」
「十七年前被魔人夺去的圣剑!」
见到我递出的圣剑,替身陛下和公爵再度惊讶得站起来。
「哦哦!神啊!王祖大和大人所打造的圣剑,竟然再度回到希嘉王国了!」
「感激不尽,勇者无名!」
想不到他们竟然会如此高兴。
早知道就快一点还给他们了。
话说回来,替身陛下提到的魔人,大概就是给我这把圣剑的「不死王」赛恩吧。
由于身为不死族的他一直带在身上,可以得知这把圣剑与神授的圣剑不同,并不限定使用者。
我事先在替身陛下抓住圣剑朱路拉霍恩的时候准备好要施展治愈魔法,不过正如我所推测的,最终顺利物归原主了。
另外,在黄皮魔族战当中老化且遍体鳞伤的第三王子,据说已经被送回王都治疗和静养。
◆
公爵城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所以我利用「归还转移」魔法来到了位于公都地下的迷宫遗迹。
目的是为了将昨天获得的黑龙鳞片制作成「龙鳞粉」。
「──好硬!」
使用从狗头人那里得到的青钢工具完全无法留下痕迹。
要是勉强进行的话,工具很有可能会受损。
「《化为永恒吧》。」
我从储仓里取出圣剑迪朗达尔并咏唱圣句后,当初在魔王战当中损伤的剑刃顿时变得跟新的一样。
至于填充进去的魔力已经完全消散,不过这么一点成本对我毫无问题。
虽然不知道是否就连折断的状态下也能复原,但这种能力应该很难获得。
接下来就把圣剑迪朗达尔当作主力好了。
「还是一样这么锋利。」
被圣剑迪朗达尔大略切成小块的鳞片,我将它们相互摩擦以做成粉末。
中途嫌太麻烦,于是我用少量的龙鳞粉作为研磨剂,施展「研磨」魔法一口气将鳞片磨成粉。
「──最高品质?」
完成后的龙鳞粉状态为「最高品质」。
我灵机一动,取少量制作成青液并试著做出一支圣箭,完成后的性能竟然比以往要强化了三倍。
威力太强的话用途会受限,不过这一点只要调整青液的分量就能解决了。
乘这个机会,我将「理力模具」和「火焰炉」结合起来量产了大约一千发的铸造子弹,然后又把其中的几发用圣剑切开,制作成圣箭的子弹版。
这是为了原创魔法「弹体射出」而准备的。
我将子弹当中的几颗在底部事先钻出螺孔。只要将箭杆锁在上面的话就可以当作圣箭使用了。之所以加入这种巧思,是因为相较于用「弹体射出」魔法击出,改以魔弓发射的话威力似乎会比较高的缘故。
既然都来了,我也就顺便用普通魔核素材的魔液制作了好几发的魔弹。
另外,「弹体射出」击出的子弹在精准度方面比预期要差,所以我正在研究改良版的咒语。
我打算像原来世界的枪枝一样,射出子弹时赋予横向的旋转向量以提升精准度。
剩下的卷轴预计在五天后取货,所以在那之前先把咒语完成吧。
另外,「龙爪矛的枪尖」原本是打算当作莉萨的魔枪强化零件使用,但考虑到接合部位的强度所以无法贸然改装,因此还是稍微研究之后再说吧。
◆
隔天,我因为击退黑龙一事被叫到公爵城,和勇者一起获颁了「欧尤果克公爵领屠龙勋章」。
相较于之前颁发的「欧尤果克公爵领苍焰勋章」,这似乎又是另一种罕见的勋章。
逗留在公爵领的期间,看来应该可以获得接近上级贵族家主的待遇了。
尽管目前已经受到了优厚的礼遇,所以这方面关系并不大。
一同列席的替身陛下也发表了「褒奖之言」。
王国颁发的勋章好像要在新年时贵族们聚集至王都的「大谒见仪式」才能拿到。
而当我在公爵城与勇者及梅妮亚公主道别并返回房子后,管家通报已经有客人在等著了。
「抱歉久等了。」
「嗨,佐藤先生!不好意思,没先寄信通知就过来。」
从沙发上起身的多尔玛很随意地打了个招呼。
我从他那里获得贵族情报,又承蒙介绍了他老家西门子爵家所经营的卷轴工房,算是给予了许多的照顾,所以我无意因为些许的不礼貌而责难对方。
和这个比起来,如今在他身后看似身体不适的人物才是问题。
尽管曾在公爵的晚餐会上见过,但直到确认AR显示之前我都未能回想起来。
「我想你应该认识,这位就是艾姆林子爵家的家主,卡库•艾姆林先生。」
「是的,在晚餐会上有幸寒暄过了。」
平时很不长眼的多尔玛相当罕见地为我介绍艾姆林子爵。
记得对方应该是代代经营著辽阔果园的名门,据说从他继承爵位之后就将主力转移到了贸易上面。
这么一位上级贵族找我有何贵干呢?
搜寻过主选单的记事本,除了在公爵的舞会上受他的次女邀请而共舞一曲之外就没有任何关连了。
「其实他向我表示过希望能藉助你的力量。」
「我的力量吗?」
看样子并不是担心女儿的爸爸要前来兴师问罪。
真要说的话,对方感觉起来有些憔悴。
「老实说,他在各地招募资金所组成的贸易船队似乎在海龙群岛近海全灭了──」
「多尔玛,用不著提这件事。」
看似不悦的艾姆林子爵制止了多尔玛语调轻松的说明。
话说回来,海龙群岛这个名称真是令我兴奋。就列入观光预定地的名单里好了。
「我想拜托潘德拉刚勋爵的是关于这种果实。」
艾姆林子爵向自己站在墙边的随从吩咐一声,对方立刻将颜色奇妙且凹凸不平的果实类物体摆放在桌上。
根据AR显示,名称似乎叫「露露果实」。
外观就和那个可爱的露露一点也不像。
果实的表皮为青紫及灰色的斑驳模样,有的地方还像香蕉的黑点一样变成黑色。
果实散发的味道就彷佛把很浓的香水胡乱混合在一起,具有强烈的催吐感。
「很有个性的果实呢。」
我藉助「无表情」技能维持礼貌上的笑容,同时道出不痛不痒的感想。
「茶端来了。」
「谢谢你。」
不知为何并非女仆,而是露露端茶过来。
房门处一瞬间可窥见亚里沙和波奇的身影,所以大概是拜托她前来进行侦察。
「你应该能将这种家畜用的果实制作成可以卖钱的点心吧?」
实在是很无理的要求。
不过,要是像榴槤那样食用说不定会很美味吧。
「不确认一下味道的话实在很难说。」
「那么就来品尝吧。」
艾姆林子爵的随从用小刀切开分给我,并在一旁摆放了几个封起来的小罐子。
切开的果实呈现紫蓝色,让我不禁担心是否真的可以食用。罐子则是装有以不同方法腌渍果实制成的产品。
我依序分别都夹了一块。
好酸!简直有一百个柠檬那么酸。而且酸味退去后紧接著是苦味涌上来。
继果肉状态的「露露果实」后,我依序试吃了醋腌、味噌腌、果酱及果乾形式,但每一种都只能得出难吃的评价。
其难吃的程度,可以和当初在圣留市吃到的加波瓜面包势均力敌了。
光是加上砂糖或蜂蜜,其味道完全无可救药。
我用露露递来的茶水漱口。
「似乎很棘手呢──」
「既然被誉为『奇迹般的厨师』,这种露露果实除了当作家畜的饲料以外,我想你应该还能想出其他的用途才对……」
听了艾姆林子爵的发言,露露落寞地嘀咕著「家畜的饲料」几个字。
我不禁有种想要痛骂艾姆林子爵的冲动,不过未能早点让露露离开房间也是我的责任。
「请等一下──这种『露露』的果实相当具有潜力。」
我整个人面向艾姆林子爵,一边针对露露这么说道。
原本垂下脑袋的露露抬起头来。
「只要给我几天时间,必定会让这种果实的真正价值开花结果!」
我这么断定后,些许开朗的气息又回到露露身上。
和以前相比,露露的自卑感似乎逐渐在改善当中了。
「真……真的可以拜托你吗?」
「是的,请包在我身上。」
艾姆林子爵握住我的手,彷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对他来说,唯有将这种果实的商品价值提高,才是保住子爵家的方法吧。
眼中恢复希望的艾姆林子爵和多尔玛一起离开了。
那么,就来实现承诺吧──
「很少看到主人有这种反应呢。」
「会吗?」
我随口回答亚里沙,同时打开主选单交流栏当中的记事本制作「露露果实」的攻略计画。
因无法容许和露露相同名字的果实持续被埋没而真正动怒,毕竟是不争的事实。
「有什么方案吗?」
「当然有了。」
试吃过的「露露果实」实在很难吃,不过根据加工手法不同,「酸」、「苦」、「涩」、「臭」四种要素的强弱会有所差异。
加热加工后的果酱和去除水分的水果乾甚至还会产生出甜味。
我拜托味觉敏锐的小玉和波奇担任助手,然后开始试作。由于想用完成品给露露一个惊喜,所以我命令她和莉萨一起练习烤海绵蛋糕。
我以科学实验的精神进行在各种温度下蒸煮烤的加工作业,然后将结果逐一记录在记事本里。
「噢噢?」
「很……很棘手哟。波奇希望有鲸鱼肉乾换换口味哟。」
起先表现得颇为从容的两名试吃人员,在过了不久之后──
「波奇~?」
「小玉!」
──就变得像这个样子呼唤彼此的名字,很痛苦地将试吃品送入口中。
尽管还未尝试完清单上一半的项目,但为了不让她们留下心理创伤,我于是让两人帮忙到此为止,接下来自己一个人继续试作和试吃。
自我治愈机能似乎还能将麻痹的味觉和味蕾恢复原状,让我不用花费太多工夫就得以试吃下去。
辛苦有了回报,隔天早上我终于成功确立了理想的加工方法。
「怎么样?」
「很……很好吃……」
在试吃会上最先品尝的露露哑然无语。
「这就是昨天的果实吗?颜色完全不同,就连香味也──」
原本紫蓝色的果实经过加工后变成了鲜艳的红色,所以从外表大概看不出来吧。
「当然啰。况且我不是说过了吗?『露露』果实相当具有潜力。」
我用些许诙谐的语气向快要哭出来的露露这么说道。
「──是的,我也会努力的。」
看来我的言外之意似乎让露露听懂了呢。露露眼中含著泪水展露出笑容。
以露露来说并非什么潜力的问题,而是她本来就很漂亮,只要内在建立起自信心的话想必就会变得更加漂亮吧。
不久后那膨胀的魅力不仅可以倾城,或许还能让银河系为之倾倒吧。真是令人感到担忧。
亚里沙在我身旁邀功般地强调著:「昨天晚上,我在睡觉前讲了『丑小鸭』的故事给她听了哦。」
这实在不得不让人称赞一句干得好。我于是抓乱亚里沙的头发以示鼓励。
待露露冷静下来之后,我向刚才关注眼前互动的所有人推荐试吃。
「来,大家也试吃看看吧。」
「婉拒~?」
「波奇已经很饱了哟。」
昨天帮忙试吃的小玉和波奇似乎对这种水果已经产生了排斥意识。
一听到我劝她们试吃,耳朵就沮丧地垂下,尾巴也藏在双腿之间。
由于勉强她们也不太好,所以我转而劝其他的孩子们。
「好吃!这是什么?美味得让人不禁想要大叫呢!」
将试吃品塞满整个嘴巴的亚里沙发出惊叹声。
「好吃。」
「主人,这个甜甜的很美味──这么称赞道。」
「这边做成冰品的点心甜度适中,脆脆的口感相当出色。」
看样子也受到了蜜雅、娜娜和莉萨的好评。
而且加工的程度会导致味道产生千变万化,今后很有继续研究下去的价值。
「好吃~?」
「真的哟?」
或许是被大家的模样所吸引,小玉也主动吃了果实。
「甜甜的好吃。」
不停吃著试作品的小玉显得非常满足。
「非常美味哟!主人果然非常非常厉害哟!」
就连最后品尝的波奇都快速摇著尾巴,用开朗的笑容称赞道。
露露也和大家一起享受各种不同的口味。
果然还是笑容最棒了。
自从击退黑龙之后我连续熬夜了三天,所以就先睡了一觉,然后顶著清醒的头脑将露露果实的加工方法整理成报告。
睡觉前发给艾姆林子爵的会面请求已经收到了回覆,因此我让老管家准备好马车便出门了。
「咦?……为什么?」
在艾姆林子爵邸的正门入口处,我遇见了一位十三四岁的贵族姑娘。
我和她曾经在公爵的晚餐会上跳过舞。
对方的名字应该是──
「好久不见,莉娜小姐。」
「祝……祝您──安好!」
莉娜•艾姆林子爵家千金红著脸慌慌张张道。简直就像卡丽娜小姐一样。
毕竟是舞会上的第一个共舞对象,她的名字我记得很清楚。
「士爵大人,老爷正在等您。」
「抱歉,我立刻就去。那么莉娜小姐,我先失陪了。」
在艾姆林子爵家的总管催促之下,我前往接待室。
以上级贵族的豪宅来说,总觉得美术品的水准很低。我并不清楚美术品的好坏要如何判别,全都是可以看出市面上价格的市场行情技能告诉我的。
「这么急著见我,是为了商量报酬的事吗?你或许已经有所耳闻,我目前手头并不宽裕,无法提供金钱方面的报酬。不过──」
请我坐上椅子后,艾姆林子爵便这么滔滔不绝地开口。
「子爵阁下。关于我的报酬,只要送我一整辆马车的那种果实就够了。」
乍听之下是在狮子大开口,但在透过地图确认子爵的果园后,我得知那是利用结界柱围绕起来的广大果园。
以公爵领的气候来说,一年可以收成两次,所以我所要求的量不过是九牛一毛。
「言归正传,请您先试吃看看。」
我从万纳背包里取出装在有盖容器中,已经加工过的「露露果实」。这次带来的仅有三个种类。
「……试吃?莫非才过了一天,你已经完成试作品了吗?」
「老爷,请等一下。」
子爵在惊讶之余准备伸手拿取试吃品时被管家制止了。对方命令端茶过来的年轻女仆进行试毒。
这栋房子里似乎没有人具备物品鉴定的技能。
「真的可以吗?太好了──竟然能吃到传闻中潘德拉刚士爵大人的点心!」
「──莎拉娜。」
「对……对不起……我一时太高兴了。」
女仆彷佛要丢开手中的托盘一般高兴欢呼,结果被管家训斥了。
「好吃!这种白色软绵绵的非常对味!这个,还有这边也是……简直幸福得让我觉得好害怕。」
见到对方扭动全身的喜悦模样,就连我也被传染了高兴的情绪。
经过女仆确认没有下毒的嫌疑后,我便邀请子爵及他的家人进行试吃会。
「这……这就是那种果实吗?」
「不过,颜色好像不一样?」
「经过加工之后就会变色哦。」
子爵夫妇对于没有酸味的超甜种类大为赞赏。
「嗯~真美味!好想在下次的茶会时端上桌呢。」
高中生年纪的子爵家长女似乎最喜欢具有酸味的那一种。
至于莉娜小姐就像仓鼠一样将「露露果实蛋糕」塞满整个嘴巴,露出了笑容满面的表情。
为了突显生奶油的味道,蛋糕使用的是少量酸味和苦味混合在一起的种类。
这第三种加工起来最困难,目前只有能在AR显示中观察温度的我才做得出来。
「您觉得如何呢?」
「这铁定会大受欢迎的!真不愧是被誉为『奇迹般的厨师』。」
「倘若子爵大人允许的话,我希望在提斯拉德大人的婚礼上提供这种『露露果实蛋糕』,您意下如何?」
「什么!要将这个拿到少爷的婚礼上?那真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我甚至还想亲自拜托你呢。」
好,既然都获得子爵的许可,就在结婚蛋糕里使用「露露果实」吧。
这样一来,「露露果实」的正面形象应该就能被大众所知了。
在对方面前,我将写有三种试吃品制作法的纸张连同加工的研究报告一并递出。
「太、太厉害了……才一个晚上就完成这些研究吗?」
子爵的惊讶反应让我不禁放松嘴角。至于摆放三十二个火炉型魔法道具努力研究的事实就对外保密了。
「能够符合子爵大人的期待就再好不过了。」
「佐藤先生,叫我卡库就可以了。光是刚才那些现成的东西根本不足以作为答谢。我听说佐藤先生目前还没有夫人,就将我们一族旁系的姑娘嫁过去吧。」
「──嫁过去!」
子爵的发言让莉娜小姐一手拿著叉子站了起来。
「怎么了,莉娜?」
「啊,不……没……没什么──」
被这么问到之后,莉娜小姐彷佛断了线的牵线人偶般坐回椅子。或许是错觉,她看起来脸色不太好。
不管怎么样,多亏莉娜小姐巧妙地打断刚才的话题,得以让我将婚事的话题含糊带过。
◆
「漂亮~?」
「是哟!」
从伯爵邸的围栏处可以见到沿道路前进的婚礼游行队伍。
今天是琳格兰蒂小姐的弟弟,下下任公爵提斯拉德先生与在王国西端持有领地的艾尔艾特侯爵的孙女,双方举行婚礼的日子。
卡丽娜小姐和他的弟弟俄里翁都出席了婚礼,所以人并不在这里。
年纪再小的人似乎都会被结婚礼服所吸引,就连小玉和波奇也都变得兴奋起来。
小玉爬到我的头上,至于抓住我衣服下襬的波奇则是快速挥舞著手臂。
蜜雅也试图模仿小玉的行动,但太过危险,被我中途抓住并横抱住她的腰部。
「白色礼服。」
「太美妙了~跟和服比起来,婚礼果然还是要穿礼服比较好呢。」
「主人,希望复制新娘的那个花饰。」
加入年少组当中的娜娜今天也格外黏著我。
「很豪华的队伍呢。」
莉萨相当安分,但也目不转睛地注视新娘的服装,看起来并非毫无兴趣。
「好像非常幸福的样子。真希望我有一天也能成为那样的新娘子……」
「露露你一定可以的哦。」
对于陶醉般呼出气来的露露,我轻轻抚摸了他的黑发。
纯白的结婚礼服搭配露露的黑发应该会十分合衬。等露露要举行婚礼的时候,就送她我亲手制作的结婚礼服好了。
「──主人。」
露露将身体靠在我的肩膀上。
「有罪?」
「微妙。」
见状的蜜雅和亚里沙在进行审议中。
「子爵大人,西门子爵家的使者来了。」
「嗯,我立刻过去。」
在配属馆内的女仆小姐带领下,我前往接见来客。刚才已经用地图确认过,来访的人是卷轴工房的娜塔莉娜小姐。大概是我订购的卷轴已经提前完成了吧。
「这就是您委托的东西~全部都有吗?」
「是的,的确没错。」
比原订时间提早了很多,订购的卷轴便已经全数交货。
还是老样子,娜塔莉娜小姐似乎不擅长使用敬语。
「烟火的卷轴来得及完成吗?」
「是的!工房的每个人都不眠不休地努力赶工,所以赶得上婚宴的尾声哦!」
「那真是太好了。」
我追加订购了「弹体射出二式」和「万能工具」,以及之前一直在准备的「录影」、「录音」、「空调」、「防紫外线」的卷轴。最后那个魔法是来自亚里沙的要求。
这个「万能工具」魔法可以制作出任意形状和大小的工具。由于是沿用了「理力模具」的程式码所以没费什么功夫就开发出来了。
这种魔法不光是工具,也能制作战斗用的剑。不过以我来说,与其从魔法栏当中选择使用,还是直接在手指上发动魔刃比较快,所以好像没有什么意义。
当天晚上,我以露露和亚里沙充当助手,在提斯拉德先生的婚宴上担任厨师。
「佐藤先生的天妇罗实在是别具一格。」
「没错!虽然我认为红姜天妇罗才是极致,但也不打算因此否定其他的天妇罗。」
「我也一样哦,何恩伯爵。尽管不会改变『炸虾才是至高天妇罗』的意见,不过无论哪种天妇罗都相当美味毕竟也是事实。」
不知为何,在我的料理摊位旁边,身为公都重臣的罗伊德侯爵与何恩伯爵居然还准备了自己专用的特别座。
据多尔玛的情报指出这两人应该是一对冤家,但如今怎么看都是感情融洽。
「佐──潘德拉刚勋爵!」
这时候出现的是卡丽娜小姐。
经过正式化妆并盛装打扮的她,即使在美丽贵族姑娘们群聚的婚宴上也是位等级出众的美女。尽管还输给露露,不过将两者拿来比较未免也太残酷了。
在她身后有她的弟弟,下任穆诺男爵身分的长男俄里翁以及两名少女。
「潘德拉刚勋爵,我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未婚妻,拉古克男爵千金缪丝。」
俄里翁为我介绍了那位较不起眼的少女。
对方是个中学生年纪,淡色金发且表情看似怯懦的女孩。脸庞的造型总觉得很像特尼奥神殿的赛拉。
根据AR显示,对方似乎是欧尤果克公爵家旁系的一族。
「初次见面,缪丝小姐。我是佐藤•潘德拉刚名誉士爵。」
「彼、彼此彼此……我时常从俄里翁大人和卡丽娜大人的口中听过您的传闻。」
明明做出了友好的问候,缪丝却好像很紧张,一副如临大敌的警戒模样。
该不会是听说了什么关于我的传闻吧?
「佐藤大人,卡丽娜姊姊很厉害哦?来到这里的途中就有多达几十位贵族子弟们主动邀舞。」
这么开口的人并非缪丝小姐,而是卡丽娜小姐所带来的最后一人,粉红色头发的梅妮亚公主。
这么一看,梅妮亚公主的容貌可说是位美少女,使得夹在她和卡丽娜小姐之间的缪丝小姐因而被埋没了。明明就很可爱,真是令人同情。
「当……当然,我全都拒绝了哦。」
对于梅妮亚公主的奉承,卡丽娜小姐焦急地否定。
「梅妮亚小姐的人气应该也不会输给姊姊吧?」
俄里翁红著脸这么称赞梅妮亚公主。
在他身后的缪丝小姐,那僵硬的笑容看起来真可怕。
「俄里翁大人,谢谢您。不过,我已经心有所属了。」
梅妮亚公主注视著我,道出了耸动的发言。
「呵呵,卡丽娜姊姊优先,所以我准备朝第二夫人的目标迈进。」
梅妮亚公主的这句话让人有些摸不著头绪。
亚里沙从调理摊位后方传来彷佛八零年代连续剧中的发言:「想必是要撮合主人和卡丽娜,等成为太守之后,自己就坐上第二夫人的宝座吧。这个狐狸精──」
身为最下级贵族的我根本不可能成为太守,所以杞人忧天也该有个限度。
「佐藤大人,既然是难得的婚宴,料理这点小事交给佣人就好,请和我跳一支舞吧。」
梅妮亚公主拉起我的手这么恳求道。
话说回来,自从击退黑龙后,梅妮亚公主就变得对我格外亲近。
由于不记得自己做过什么取悦她的事情,所以完全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你说料理是小事?」
「就算是他国的公主,这句话也不能当作没听见。」
对梅妮亚公主做出反应的,是正在谈论料理的罗伊德侯爵与何恩伯爵两人。
「咦?那……那个?」
「佐藤先生的料理已经是一种艺术!」
「竟然不了解这般艺术……完全不像是被王祖大人誉为至宝,拥有桃红色头发的卢莫克王族所说出来的话!」
这两人一遇到料理的事情就变得格外认真。
「罗伊德侯爵大人还有何恩伯爵大人,请两位就此罢手吧。」
「嗯……嗯嗯。既然佐藤先生这么说。」
「那就没有办法了。总不能让佐藤先生感到困扰啊。」
见到梅妮亚公主似乎很伤脑筋,我于是委婉地制止了两位重臣,帮忙梅妮亚公主制造了道歉的机会。
「实在非常抱歉。我只顾著想邀佐藤大人共舞而说出了无心之言。」
在梅妮亚公主诚心道歉后,罗伊德侯爵与何恩伯爵又回到了料理的探讨上面。
「我在此郑重请求。佐藤大人,请与我共舞。」
牵著我的手的梅妮亚公主用湿润的眼眸这么请求。
不知为何,不光是亚里沙,就连卡丽娜小姐好像都在瞪我的样子。
这时候,新的闯入者出现了。
「佐藤!你来这种地方还在做菜啊?」
远远就发现我的勇者走了过来。
其身后是他的所有同伴们盛装打扮的模样。
由于全员都是美女再加上身材出众,所以实在令人大饱眼福。
「勇……勇者隼人•正木大人?」
「姊姊,潘德拉刚勋爵和勇者大人认识吗?」
在勇者研究家的穆诺男爵薰陶之下,这对姊弟似乎也都是勇者迷。
「──这不是天妇罗吗!老子能不能拿来吃?」
「晚安,隼人大人。这里还准备了刚煮好的白饭,是否要来点呢?」
「真的假的!这个主意简直棒呆了!麻烦来个大碗的!」
勇者身后的同伴们也毫无拘束地向我打招呼。
而我在回礼的同时也依序夸奖这些美女们。不需使用社交辞令的感觉真不错。
亚里沙仅动了动嘴巴询问:「你们几个感情会不会太好了?」闻言,我则是回答她:「那当然了。」
乘著难得的机会,我在进行调理之前将卡丽娜小姐等人介绍给勇者。
「啊,喂。沙珈帝国的勇者大人竟然主动向潘德拉刚勋爵交谈耶?」
「不仅如此,潘德拉刚勋爵也直呼勇者大人的名字……」
「你们不知道吗?潘德拉刚勋爵似乎曾和勇者大人同行前往屠龙哦。」
「那……那是真的吗?既然这样,得乘现在赶快和他成为一家人──」
顺风耳技能捕捉到听了我和勇者交谈的部分贵族在这么谈论著。
最后那句话有些问题,但这种事并非第一次发生,所以我便自然而然地将其忽略并准备勇者一行人专用的天妇罗套餐。
「让您久等了,勇者大人。」
「亚……亚里沙公主!为何亚里沙公主会做这种侍餐的工作?」
勇者的大音量在周围的贵族和佣人之间引发了骚动。
「是前公主哦。既然主人佐藤大人在工作,身为随从自然不能游手好闲了。话说回来,您不觉得这身女仆装很出色吗?」
亚里沙在勇者面前动作轻盈地转了一圈。
「当然,实在是合适极了!」
面对洋洋得意的勇者,可以见到梅莉艾丝特皇女和琳格兰蒂小姐从左右偷偷捏他手臂的举动。真是可爱的嫉妒行为。
「两位也来一点如何?」
为了顺便帮勇者解围,我也向她们推荐了料理。
「哎呀,竟然有这种料理呢。」
「看起来像水,却散发著诱人香味。」
这是隐藏菜单法式清汤。
由于蜜雅不喜欢大量生产,有一整锅都是采提前预约制。
另外,勇者一行人的分量则是从我的保留量当中挤出来的。
「……真美味……简直就是众神餐桌上的奇迹餐点呢。」
把汤含在嘴里的梅莉艾丝特皇女用夸张的形容方式称赞道。
从她灿烂的笑容可以明显看得出这并非社交辞令。
「喂,听到刚才的话了吗?」
「法式清汤果然厉害……」
「就连沙珈帝国的皇女殿下也对奇迹般的厨师为之著迷吗。」
贵族们谈论的声音传来。
但愿不要在旅行途中遇到什么加油添醋的内容。
「各位来宾!请留意这边!新郎新娘要入场了。」
和勇者等人及卡丽娜小姐他们相谈甚欢了好一阵子后,婚宴会场深处传来这样的声音。
会场的照明变暗,光魔法形成的亮光柔和地照耀著新郎新娘。
两人前进方向的尽头处,是被整个遮盖起来的八层特大结婚蛋糕。
光是蛋糕的话不足以支撑本身重量,所以除上面三层之外,其他的部分都在内部放入了用较硬的面包制作的台座予以补强。
「本次将请两位举行王祖大人逸闻当中梦幻的蛋糕入刀仪式。进行过这个仪式的新郎新娘据说将可生下健康的继承人。」
看似司仪的绅士透过扩音的风魔法向现场解说其中的意义。
蛋糕入刀在异世界似乎是一种古老的仪式。
结婚蛋糕的遮盖物被拿掉后,部分的贵族千金立刻发出赞叹的声音。
那些成员,我记得在茶会的时候曾经请她们吃过草莓小蛋糕。
我将亚里沙整个人抱起来,以便让她观看人墙另一端的蛋糕入刀。
「真浪漫呢~就算一次也好,我也想跟主人一起为蛋糕入刀。」
「我好想穿穿看那种礼服。」
「可以。」
「真的!」
「真的吗?」
「嗯,切蛋糕的任务交给亚里沙,至于露露我就帮你做一件漂亮的礼服吧。」
我向激动得反问的两人开了个玩笑。
当然,帮露露做一件礼服倒是真的。
「我才不要一个人切。」
就在安抚著一边假装哭泣同时不停捶打我的亚里沙之际,来自窗外的光辉照亮了她的侧脸。
「哇啊!这莫非是烟火吗?」
亚里沙仰望著窗外陆续飞上夜空的烟火。
这都是西门子爵的卷轴工房成员超时工作的成果。
「好漂亮……」
仰望著色彩缤纷的烟火,露露陶醉地这么喃喃自语。
其实露露本人比这漂亮了好几倍,但这么开口的话会打扰到她人生中第一次欣赏烟火,所以我还不至于那么不解风情。
我下意识张望四周,只见不分男女老少,似乎所有人都著迷地看著烟火。
一些年轻的贵族男女朋友在各个角落彼此依偎著注视烟火。今天晚上我就不咏唱所谓「现充爆发吧」这句诅咒之语了。
在这些人当中,被烟火亮光照耀的勇者映入我的眼帘。
那些流淌在他脸上的望乡之泪,我就当作没看到吧。
烟火结束后,可见到不少没有女朋友的贵族子弟陆续在邀请单身的千金们共舞。
千金们对蛋糕下刀和烟火的兴奋感还未消退,所以受到邀请后表现出不怎么排斥的样子。
在如此充满活力的舞池一旁,推著手推车的女仆们出现在婚宴会场。
似乎是要将切好的结婚蛋糕招待来宾们享用。
「真美味!」
「吃起来很美味,这究竟是什么水果呢?」
「这是在艾姆林子爵的果园里栽培出来,一种名叫『露露』的果实。」
喜爱甜食的千金和夫人们在吃了蛋糕后眼睛顿时一亮。
正如我所料,不断有人对果实感到好奇,经我事前指导过的女仆们于是帮忙进行宣传。
另外,为答谢她们的宣传,我赠送了女仆和工作人员专属的蛋糕。
「佐藤大人,请用。」
我将女仆递来的蛋糕盘子交给亚里沙接力。
担任调理助手的亚里沙和露露没能分到蛋糕,所以我把自己的提供给她们。
「潘德拉刚勋爵!原来你在这个地方啊。」
「卡库大人。」
是拥有露露果园的卡库•艾姆林子爵和他的女儿莉娜小姐。
「多亏了潘德拉刚勋爵,这下似乎可以把『露露果实』的生意谈妥了。」
「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看来部分眼尖的贵族们已经抢先一步找上艾姆林子爵洽谈生意。
「……那……那个,佐藤大人。不嫌弃的话请和我一起──」
对蛋糕相当满意的莉娜小姐在随从的女性催促之下主动和我交谈。
「卡丽娜姊姊,这样下去佐藤大人会被抢走哦。」
「咦?」
这时候,梅妮亚公主牵著卡丽娜小姐的手闯了进来。
「对不起,佐藤大人已经先和我们约好要跳舞了。」
不不,我们根本没约定过这种事情哦?
况且根本用不著争先恐后,反正又不会有什么损失。倘若只是要跳舞,不管多少人我都奉陪……
正当我准备制止失控的梅妮亚公主之际,新的熟人又出现了。今天上门的客人还真多。
「佐藤先生。」
「赛拉大人,好久不见了。」
是特尼奥神殿的巫女赛拉。她之前为了逃避第三王子的求婚而将自己关在特尼奥神殿的圣域里面。大概是因为那位第三王子已经被送回王都不再出现,所以才能够出来了吧。
在她身后是巴里恩神殿和加尔雷恩神殿的两位巫女。
这两人和赛拉一样在差点成了魔王复活的活祭品之际,我以勇者无名的身分解救了她们。尽管自从那之后就没再见过面,如今看到两人精神不错实在很欣慰。
「这位应该就是佐藤大人吧。」
「赛拉姊姊的心上人。」
两位巫女在赛拉的身后窃窃私语。
根据AR显示,她们似乎是赛拉的亲戚。由于是金发和红发,所以尽管发色不同却有著近似赛拉的容貌。
在她们后方看起来地位很高的那些人是三神殿的祭司长或巫女长。可惜的是身体状况不佳的特尼奥神殿巫女长大人好像没来。
「佐藤先生,是否愿意跳支舞呢?」
注视著我的赛拉这么提议道。
被人插队的梅妮亚公主忘了自己的所作所为打算开口抗议。
然而,在出声之前就有人喊停了。
「赛拉!」
「……琳姊姊。」
过度溺爱妹妹的琳格兰蒂小姐似乎冲了出来准备保护赛拉。
「你很抢手嘛,佐藤。」
「没有这回事哦。」
对于勇者挖苦般的发言,我耸耸肩膀这么回答。
的确是有很多女孩子主动找我邀舞,但每个都是十几岁的小孩子。
很遗憾,距离我的喜好还差了五到十岁的年纪。
到头来,在梅莉艾丝特皇女的仲裁之下,我依序和所有人跳了舞。
赛拉、卡丽娜小姐、梅妮亚公主和莉娜小姐这几人倒还可以理解,不过就连赛拉小姐之外的巫女们、琳格兰蒂小姐以及梅莉艾丝特皇女也和我一起共舞究竟是怎么回事?
嗯,不过能和美女们及美少女们跳舞,我觉得真是个额外的收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