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六卷
  5. 勇者无名
  6. 繁体版

勇者无名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苦难往往突然降临,但将其视为试炼或当成是日常的一幕,事情将产生许多不同的变化。」
乘著勇者在对付黄皮魔族的期间,我进行拯救人命和清除小喽啰的任务。
从斗技场外围的尖塔环视整个观众席,我发现包括卡丽娜小姐在内的贵族们还未能脱逃。
实行恐怖攻击的「自由之翼」和下级魔族都已经被收拾掉,目前看来是花了太多时间在清除瓦砾。
我从尖塔移动到观众席,利用物体的阴影处偷偷接近发生问题的场所。
可以见到荆棘般形状的飞行型魔物从贵族们的正上方无声袭来。
「各位,上空有魔物。」
这么出声的是卡丽娜小姐身旁的一位粉红头发女孩。
周围的魔法使和骑士急忙展开行动,但照这样下去可能谁都赶不上。
增加受伤人数并非我的本意,于是我掷出脚边的瓦砾以打乱魔物的轨道。
魔物猛烈撞上距离贵族们稍远的地方,掀起碎片和尘土后撞破至楼下。
飞来的碎片有卡丽娜小姐和持盾的骑士们阻挡所以没有人受伤。
「谢谢你,这位姊姊。」
「不……不用放在心上哦。」
粉红头发道谢后,卡丽娜小姐变得满脸通红。
看这种气氛,卡丽娜小姐似乎可以交到朋友了。但愿不要染上百合色彩就好。
其他魔物没有靠近的迹象,所以我利用地图的3D显示确认瓦砾和通道的状态,然后以术理魔法的「理力之手」开始去除障碍物。
这个之前只是用来恶作剧或制作炼条,但集合一百二十只「理力之手」的力量后也能当作重型机具使用。
结合起来可以换算为六十名成年男性的力量,一吨左右的瓦砾轻松就能清除了。
话虽如此,能够发挥如此高搬运力的人似乎只有我一个,在通道前方卖力施法的三十级术理魔法使要去除米袋大小的瓦砾好像就已经相当吃力了。
「什……什么?」
「是谁的魔法?」
通道前的人们自然开始骚动,但我仍不以为意继续清除。
与其探讨是谁做的,他们似乎更在意优先确保贵族们的安全,所以等我清除掉大块瓦砾后便迅速确保了通道并陆续脱离。卡丽娜小姐和俄里翁也在其中。
普通观众和贵族们的脱离行动大致已经结束,于是我环视周围准备支援那些和高等级魔物战斗的战士们以及营救被留在观众席上的人们。
「呜啊啊啊啊啊啊!」
小孩的尖叫声让我回头,只见一名眼熟的枪术士单手拿著十字枪正在和甲虫型魔物奋战当中。
看样子是为了保护孩子,腹部遭到魔物的利角贯穿。
而且这个尖叫声似乎吸引了周遭徘徊的小型虫型魔物,两人的周边陆续有蟋蟀般的魔物靠近。
「爸爸!」
「格拉欧!」
小孩向父亲求救,但父亲也已经半死不活了。
──不好,怎么可以继续看下去。
我从魔法栏使用下级土魔法「石笋」。
自观众席长出的石枪接连刺穿蟋蟀的腹部将其钉在半空中。魔物们不断摆动手脚,但那个位置就是无法攻击到小孩。
包括枪术士正在战斗的甲虫,其利角也被石枪打断,全身长出了无数的石枪使得动作变得迟钝。
「虽然不知道是哪位,但感谢您的协助!」
枪术士的十字枪看准时机发动攻击,给予甲虫致命的一击。
严重出血的枪术士膝盖跪地。
「爸爸!」
我从暗处施展刚学会的治愈魔法以治疗枪术士,然后将他与少年格拉欧一并利用「理力之手」抬起,就这样跨越斗技场的外墙直接送到场外。
我所施展的「理力之手」有效范围似乎相当广,非常方便。
突然被抬到空中的少年哇哇大叫让我让我有些心痛,不过为了安全第一,就希望他能谅解了。
观众席上不仅有和魔物战斗的魔法使及战士集团,还可以零星发现来不及逃走的非战斗人员。
不光是非战斗人员,只要是有生命危险的人我都一律和刚才的那对父子一样利用「理力之手」让他们逃离至场外。
战士们的注意力一开始被抬到空中的人们尖叫声所吸引,待全部人避难完毕之后已经没有任何人对此感到稀奇了。看来人类果然是很能适应的生物。
在让非战斗人员避难的期间,我还一边调整魔物的分布让战士们不至于互相伤到对方。
「唔哦哦哦,魔物浮在空中开始移动了!」
「啧,可恶的魔法使。的确是得救了没错,不过至少先讲一声啊。」
战士们在吃惊之余一边这么骂道,但看不出他们脸上有一丝的不快。
那么,既然已经让人们避难完毕及调整完战场,接下来就是解决小喽啰魔物了。
无人对付的魔物有七十六只,于是我击出五组全力的「追踪箭」将它们快速解决。
或许是因为习惯了刚才的尖叫声,即使发现魔物接连被收拾掉,武术家们也不会追究是谁使用的魔法。
这样一来我倒是乐得轻松,不过总觉得使用隐蔽系技能在暗处移动的自己就像个小丑一样。
就这样,总算结束了观众席这边的修罗场后,我将注意力转至斗技场的场地。
比想像中还要苦战,勇者一行人却仍以不屈的斗志与黄皮魔族展开近身战斗。
只不过由于鸡婆的闯入者,似乎让勇者队伍的后卫无法施展有效的攻击魔法。
「可恶!竟然将我圣剑的一击弹回!」
「殿下,后面!」
「唔哦哦哦哦哦。」
所谓鸡婆的闯入者就是王子。
明明等级相差那么多,他却奋勇地继续挑战黄皮魔族。
最终他和少年骑士一起被蜥蜴型的魔物撞飞出去老远,不过两人看来都没有生命危险,于是就放著不管了。
至于大盾老骑士稍早前为了保护王子而身受重伤,已经被抬到其他地方了。
「薇!想办法解决那个双角甲虫!」
「这样子根本无法集中攻击蜈蚣哦。」
「不行。双角甲虫飞得那么快,箭完全就打不中。」
勇者队伍里的三名耳族好像对空中不断飞来飞去的双角甲虫束手无策。
──有那么困难吗?
双角甲虫的振翅声相当刺耳,我于是从储仓取出魔弓击穿对方的翅膀根部。
──这下不是打中了吗?
尽管射出的是普通的箭,不过就这样在同一位置连续射中好几根之后,翅膀破碎的双角甲虫终于掉落地面。
继续抢夺别人的魔物也不太好,接下来就交给勇者队伍中的那些女孩子吧。
空闲下来之后我确认斗技场周边的地图,发现人们已经成功避难至最近的避难所或公爵城内了。
这样一来,即使黄皮魔族施展大范围魔法,所造成的人命伤害也相当有限。
没有了后顾之忧,我于是决定观看勇者们的战斗以作为将来的参考。
那么,在没有了王子的妨碍之后,勇者队伍的后卫也终于可以使用攻击魔法了。战况进行得比刚才更为有利。
从无意间听到的勇者和黄皮魔族的对话来推断,黄皮魔族好像是我在魔王战之前交手的「矣」魔族和「也」魔族两人的同伴。
话说回来,黄皮魔族头顶飘浮的那三颗球真厉害。即使勇者给予重大伤害一样可瞬间回复。
根据AR显示,那种球体并非魔法产物而是名叫「回复球」的魔物。大概是利用召唤魔法叫出来的吧。
每当勇者队伍的后卫破坏「回复球」后对方又再度召唤出来补充,实在令人恨得牙痒痒。
──哦?察觉危机技能对头顶上有反应。
向天空望去,那里有个召唤阵。
黄皮魔族那家伙不知道要召唤什么,不过接下来的魔物在出现的同时就一律打倒好了。刚好也可以用来试射新的中级魔法。
结果,从中出现的竟然是──
鲸鱼?
明明飞在天上却是鲸鱼。
那全长三百公尺左右的庞大身躯,无疑是鲸鱼没错。
大约有我在日本博物馆见到的蓝鲸实体大小模型的十倍左右,但这并不重要。
──鲸鱼肉很好吃。
这个才是重点。
在场地上,勇者等人惊讶得忘记要战斗。
这也难怪。
既然勇者也是日本人,那么一定知道鲸鱼的美味才是。
等我确保了鲸鱼肉之后再分他一些吧。
根据AR显示,那似乎是名叫大怪鱼托布克泽拉的魔物,所以就算在原来的世界也不至于被手段激烈的团体抗议才对。
这个叫驱除害兽,确保珍贵的蛋白质来源。
──啊啊,好久没见到鲸鱼了。
……看著看著,嘴巴里就不禁涌出口水。
那么大的尺寸,实在很难想像要分几餐才吃得完。
大和煮是一定要的,还能做成什么呢?
就在我仰望著大怪鱼思考著调理方法之际,不知为何竟然与大怪鱼四目相接了。大概是对方感觉到了生命危险吧。
要是被它逃掉就太过可惜,还是一击迅速将其打倒好了。
唉呀──魔族啊。
只要有心就一定办得到嘛──
我不禁就要手舞足蹈起来,然而那并非只有一条。
召唤阵里居然又追加跑出了六条来。
真是让人笑得合不拢嘴的状况。高级食材主动送上门来,实在让我太开心了。
之后我又等了一会,好像就到此打住了。等一下说不定还会有追加的鲸鱼,所以就先不要破坏召唤阵好了。
那么,解体鲸鱼的话可不能伤到肉本身,于是我决定用光魔法的「光线」砍掉其脑袋后立刻收入储仓里。
原本很想展现一下王者之剑的锋利程度,不过对方太过庞大而刀子无法切到。
这个「光线」以中级魔法来说威力较弱。只不过由于像「魔法箭」一样可以击出多发,所以我准备利用光魔法「聚光」集结成一束以提高威力和收束性。
将地图显示成3D后,我得以模拟出正确的雷射轨道。
计算时发现照射时间不太够,所以我决定像脉冲雷射那样连续切换开关来射击。这样一来一次攻击就可以解决掉七条了。
连续使用魔法也是个办法,但拖得太久让它们逃入召唤阵另一端就不好了。
决定方针后就赶快实行!
令人感受到压力的闪光和强烈的臭氧气味产生。
我藉助「光量调整」技能将类脉冲雷射的轨道导向位于闪光背后的鲸鱼。
脉冲雷射切下鲸鱼的脑袋,余波还击穿了遥远彼端的云层。
和最初那一条同样俯视著我绕圈圈的其他鲸鱼不约而同地翻动身体。
现在想逃也太迟了。
我砍下第一条鲸鱼的脑袋后并未停手,顺势就这样砍掉了剩下六条鲸鱼的脑袋。
──很好,一击解决!
如此庞大的质量要是掉落地面就惨了,于是我立刻用天驱和缩地接近并伸出「理力之手」将所有的鲸鱼回收至储仓。
不知道是被烤熟或血肉蒸发的缘故,待在鲸鱼肉的附近觉得有点热。
明明是用雷射烧断却洒出大量的体液。但即使是体液也具有庞大质量,放著不管可能会对地上的人们造成重大伤害。
片刻之间做出判断后,我将「理力之手」以细长的型态伸出,逐一把体液收纳在储仓。
体液中有看似寄生虫的生物残留在空中,所以我针对会掉落在斗技场外的寄生虫优先以「光线」加以抹杀再收入储仓。
由于射击角度的关系有些寄生虫来不及收拾,不过位于正下方的王子应该会出手打倒吧。
结束一连串的处理过程后正在喘口气之际,我发现原本充满喧嚣的斗技场变得静悄悄。
……呃~
要怪就怪鲸鱼肉太美味了!
>获得称号「整理人」。
>获得称号「无形的支援者」。
>获得称号「战场的支配者」。
>获得称号「弒大怪鱼者」。
>获得称号「光术师」。
>获得称号「天空的厨师」。
◆
──糟糕。
为确保鲸鱼肉而稍微用力过猛了
感觉大家都在一直看著我。所幸鲸鱼蒸发之后的血液化为雾状,他们应该看不到我的模样才是。
而且也没有发现像我一样会使用「眺望」的人。
反正现在躲藏起来也太迟,就算我的勇者无名装扮被看到也不要紧。
只不过,要是被看出无名就是佐藤的话就伤脑筋了。
看来我在深夜的魔法修行时和亚里沙一起构思出来的勇者无名•版本Ⅲ终于到了登场的时候。
我从储仓取出新衣服快速换上,然后藉助「变声」技能改变成女性配音员所配的那种少年声音。
那么,这就开始扮演和我相差甚远的那种爱装熟又无礼的个性吧。
至今我都克制自己对黄皮魔族出手,但按照版本Ⅲ的个性设定,我就是个不长眼的家伙,所以就积极地出手攻击好了。
我以自由落体也为之逊色的速度急速往地面降落,使用「追踪箭」破坏掉斗技场内剩下的几只魔物和黄皮魔族的回复球。
其余的追踪箭我转而用来攻击黄皮魔族,却被黄皮魔族以火焰魔法迎击烧掉了。
「──是谁!」
『什么人DEATH?』
勇者和黄皮魔族不约而同这么问道。
两者之间彼此保持距离,却一直在提防著我这边。我降低高度,来到距离地面十公尺左右的位置。
「我叫无名。请多指教。」
我用年龄性别不详的声音和口吻回答。
──危险。
察觉危机技能告诉我勇者背后的美女方向传来威胁。
说到这个,她们已经咏唱了两、三分钟之久。可能是某种上级魔法,不过从察觉危机的反应来看,应该不是可以在市内施展的魔法级别。
不行──若不阻止就会很危险。
如此焦躁的感觉自魔王战以来还是第一次。我查看纪录后,那应该不是精神魔法。
最好的办法是说服勇者让她们中断咏唱,不过似乎已经没时间和他商量,我于是采取略微粗暴的手法。
首先用「魔法破坏」强制中断她们的咒语咏唱。
当然,魔法的结构被破坏后,失去方向的魔力便会涌向四周。
我从深夜各类魔法实验的经验中预测到此一情况,然后用「理力结界」保护这些美女。
虽然不是很强的防御魔法,不过似乎成功守住了。
只不过,魔法强制中断所带来的反作用力让美女们纷纷蹲坐在地。
「你做什么!」
勇者跑向这群美女,同时出声对我抗议。
「抱歉。因为那个魔法太过危险了。不好意思,我已经将它中断了哦。」
我耸耸肩膀用轻浮的语气道歉。
既然是勇者,还是希望对方能多顾及对于周边造成的损害。请多多向重新放映的《飞翼超人》学习一下吧。
『真是笑死人DEATH。莫非起内讧了DEATH?』
黄皮魔族叫出新的回复球这么嘲笑道。
『你大概是用幻术把大怪鱼拉回召唤门了DEATH?想不到这里居然还是有聪明的鸡蛋DEATH。』
什么?是这样解释的吗?而且鸡蛋又是什么东西?某种黑话吗?
看来对于黄皮魔族来说,用一发雷射打倒大怪鱼的离奇光景好像被他当成了幻觉看待。
紧接著,察觉危机技能又告知我有新的危险。
是来自于勇者从空间夹缝中冒出来一般的银船。
船首起先游移不动,几经犹豫之后将充满白色光辉的船首主炮对准了我。
从勇者刚才抗议的模样看来,他好像把我断定为敌人了。
──真是一群武断的家伙。
我在心中这么痛骂,不过我的这身打扮从客观角度来看也不能怪他们。戴著面具果然怎么看都不像正义使者吧。
伴随某种具现代感的音效声,银船击出了光线。
我利用光魔法「聚光」将光线的方向偏移至上空。
从拨开光线之后的触感判断,大概有我的「光线」四道至八道左右的威力。
发射光线的船首变得又红又烫,大概不久就会停止攻击了吧。只不过拨开光线也很糟蹋能源,于是我将其用来消灭黄皮魔族再度召唤出来的回复球。
『竟然能够扭曲光船的光线DEATH?还以为只是普通的鸡蛋,原来已经孵化了DEATH。』
黄皮魔族对我说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
所谓光船大概就是勇者所搭乘的银船吧。
勇者正在向船内的同伴喊些什么,不过船员们似乎没有听见。
「你也太不中用了,勇者!《起舞吧》光之剑。」
──奇怪?
王子好像还平安无事。
继银船之后,王子也把我视为敌人而击出飞天圣剑。大概是因为被鲸鱼血从头上淋得全身都是而感到不爽吧。
我将脸错开一边以躲避圣剑,然后在圣剑通过身旁之际抓住了剑柄。
圣剑在手中挣扎,但被我一口气吸取魔力之后就安分下来了。
──话说回来,王子……
如今变成挺落魄的模样呢?
铠甲半毁,暴露出的皮肤留有无数看似被魔物啃咬的伤痕。真佩服他还没有失血过多而死。
那可能是王子与附近掉落的寄生虫死斗的痕迹吧。
持有圣剑的王子应该能轻松打倒寄生虫,所以我就放著他不管,但从这副模样看来好像经历了一场苦战。
在他身旁,少年骑士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归战场,如今正疯狂大笑一边用剑戳著魔物的尸体。
就在我分心观察王子之际,黄皮魔族在脚下制作出遣返阵企图逃走。
──休想逃走哦?
我迅速使用「魔法破坏」摧毁遣返阵。
接著以缩地急速接近,利用「魔力抢夺」夺取黄皮魔族的魔力。
遗憾的是好像无法一口气夺走全部的魔力。每次似乎只能夺取三百MP而已。
『唔唔唔!区区一只小鸡,怎么可能如此轻易夺走我的魔力DEATH!』
这家伙从刚才就说著鸡蛋或小鸡之类听不懂的话。我喜欢鸡肉,但可不喜欢被人当成鸡肉。
我以缩地四处追赶想逃离我「魔力抢夺」射程的黄皮魔族,逐步夺取其魔力。
等级七十一的话应该会有七百一十MP才对,不过我使用了三次「魔力抢夺」后却仍没有枯竭的迹象。看来魔族的保有MP比人族远多得多。
再重复大约十次后魔力就无法再抢夺。黄皮魔族这家伙的MP总量居然比我还要多。
抢来的魔力是多余的,我便注入恰好拿在手上的圣剑光之剑。
单手剑尺寸的圣剑在注入魔力后逐渐变大。若亚里沙在场一定会想歪,脸上浮现意有所指的笑容吧。
圣剑光之剑注入五百MP的魔力后就停止膨胀。其大小跟博物馆里的差不多。
看样子,那个复制品是基于实物而制作出来的。
『唔唔唔,看来小鸡的来历应该是吸血鬼真祖的同类DEATH。』
这次又被当成吸血鬼了吗……
总之既然已经抢光魔力,我就展开先以「魔法破坏」摧毁防御魔法再进行殴打的连续攻击。魔族好像在说什么,不过就当作耳边风吧。
在黄皮魔族的防御魔法被剥得一乾二净,体力也被削减了九成后,我将黄皮魔族丢到勇者一行人的面前。
「──滋!」
面对眼前飞来的黄皮魔族,勇者的圣剑阿隆戴特毫不迟疑地将其一刀两断。被砍成两半的黄皮魔族化为黑色粉尘消失了。
看来防御魔法消失后,果然就可以用圣剑轻松打倒了。
试著来开发一下可以一口气破坏多数魔法的新魔法好像也不错。
黄皮魔族消灭时曾大叫:『我要求重新再来DEATH。』不过我直到最后仍不了解对方想重来什么。
勇者手持出鞘的圣剑阿隆戴特走到我的面前。
「──你到底想做什么?」
「对方不是跟你有仇吗?」
「哼,老子可不会道谢啊。」
「无妨哦。反正禁咒成功发动的话就能打倒对方了吧?」
从黄皮魔族的从容态度来看应该有对抗禁咒的手段,但特地指出这点就未免太不解风情了。
话说回来,这种语气真是失败。虽然比寡言角色来得好,就是讲话太别扭了。
「话说回来,那个笨蛋王子快没命了,不去救他没关系吗?」
我听了勇者的话转头望向王子,只见他正倒在血泊里被好几只看似线虫的小喽啰魔物蹂躏中。
──真奇怪。
尽管至今搞得浑身鲜血和肉片的血腥模样,他应该与魔物之间互有胜负才是。
对于这样的王子,勇者无意积极地前往救援。
我也没有义务要帮他,但只要打倒那些魔物,斗技场的骚动就宣告终结,所以我还是不情不愿地决定出手。
这种魔物最初看到时仅有二十级左右,里面却在不知不觉中夹杂了几只五十级的个体。
看来它们似乎是利用了名为「抢夺生命」的技能从其他魔物和王子身上夺取等级和生命力而获得急速成长。
──原来如此。
难怪王子的头发莫名其妙变白了。
毕竟之前脸上没有什么皱纹,等级也明明就在四十五级以上,结果刚才一看居然掉到二十级左右了。
少年骑士的处境也和王子类似,不过比起王子好了很多。等级勉强维持在三十级,头发虽白但并未老化。
真是可悲,倘若王子没有对我掷出光之剑,他现在的状况应该会好一些吧。
乘著两人还没死之前赶快打倒魔物吧。
使用追踪箭会比较快,但既然有圣剑就用用看吧。
「《起舞吧》光之剑。」
从我手中浮起的光之剑像叠起的纸张分开一样增加数量。
──哦哦!
就在我惊讶之际,圣剑分成了十三片薄薄的剑身,位于实剑外侧的蓝色光辉形成刀刃。
不仅如此,视野里还有和「追踪箭」一样的AR显示锁定框。
轨道同样也可以设定的样子。我就这样朝著小喽啰魔物击出刀刃。
刀刃陆续将魔物切碎,转眼间结束歼灭行动。
那么,离场前稍微治疗一下王子濒死的伤势好了。要是就这样死掉,就彷佛是我吸引魔物过来杀人一般实在良心不安。
生命力强大的寄生虫型魔物再生的话相当麻烦,所以先我伸出「理力之手」将其残骸回收至储仓,再用水魔法治疗留在地上的王子等人。
原本只打算恢复一点,没想到一次就让王子他们的体力完全回复了。
白发和老化并未治愈,不过我可不打算照顾得这么周全。
身为大国的王子应该会有回复的方法吧。例如返老还童药或前往神殿之类的。
两人的装备都被破坏而变得半裸,所以我将以前从盗贼那里回收的斗篷盖在他们身上。
斗技场的彼端有鸟人族的侦查队飞来。
看来领军终于过来了。确认地图后,目前有四十五具钢铁魔巨人和以骑士为主力的三千人包围了斗技场。移动炮台好像也来了好几具。
「啧!居然现在才过来。」
「勇者,我也差不多该告辞了。」
我向这么咒骂的勇者告别。毕竟再不退场就会有麻烦了。
「我不太想接触那些有权有势的人。」
不好意思,其实我已经站在权力者那一边了。
「老子了解你的感受。或许你已经看出来了,老子就是勇者隼人•正木。虽然很容易混淆,但正木才是老子的姓氏。你也是日本人──不对,从那头发看来应该是转生者吧。你从前是日本人对吧?」
「我是不是日本人,这点应该用不著明说了吧?我是勇者无名。说不定有朝一日我们会在战场上相见。」
登场时曾经报过一次名号,但为了配合勇者隼人的自我介绍,我于是再一次报出自己的名字。
话说回来,我还是第一次遇到自称为「老子」的人呢。
「等一下!」
勇者叫住了准备离去的我。
「什么事?」
「刚才老子的同伴发炮,实在很对不起。还有……感谢你帮忙消灭魔族。」
奇怪?谢罪还另当别论,你刚才不是说「不会道谢」吗?
或许是看出我的想法,勇者继续补充:
「老子无意让你施舍消灭魔族的功绩,也不想对你鸡婆的行动道谢,不过多亏有你的帮忙,才能在老子的同伴完好无缺的情况下消灭掉上级魔族。所以,这件事必须要坦率地向你道谢。」
原来如此,我让出最后一击的举动似乎伤了勇者的自尊心。
「是吗。我就接受你的谢罪和感谢。」
「等一下!你要不要跟老子并肩作战?在与魔王的战斗中老子需要你啊。」
──恶!
起码改成「需要你的力量」会好一点吧。
幸好我有无表情技能,没有露出奇怪的表情。
「那是在求婚吗?多谢你的邀请,不过还是容我推辞吧。」
「不……不是这样!」
面对我的挖苦,勇者红著脸否定的样子更加深了他的同性恋嫌疑。
我对同性恋者没有偏见,但我是个异性恋者,被男人接近也不会觉得高兴。
这时军靴的声音响起,领军的先遣部队出现在观众席上。
「那么,再见了。」
我向勇者挥挥手,然后飞上天空。
「嗯嗯,下次就在与魔王的战场上再会吧!」
糟糕,忘了告诉他魔王已经打倒了。
「倘若你是说出现在公爵领的魔王,我已经将他打倒了。」
或许是急著出门,我的称号并非「真正的勇者」而是「勇者」,于是我重新换上前者。
「──咦?」
我的话让勇者惊讶得眼珠子缩成一小点。
他大叫:「怎么回事?」但声音却被先遣部队的「王祖大人」口号盖过去了。
──王祖大人?
面对这个疑问,我用「眺望」魔法观看自己的模样后就理解了。
分成十三片的圣剑光之剑在我周围飘浮的模样,像极了博物馆里的王祖画作。
看来他们似乎误会我是王祖大和再次降临了。
话说回来,王祖大人应该是个挥动两公尺长大剑的壮硕男人才对。
如今我这身纤瘦的模样实在搭不起来。搞不好是那些斥候距离太远而看不出我的身材吧。
总觉得现场的气氛让人很难待下去,我于是决定赶紧离场。
在利用天驱上升数百公尺后,我再以风魔法的「大气炮」加速。
速度实在很快,轻轻松松就超过了时速两百公里。有时间来实验一下最高速度吧。
话说,消失在天空彼端的这种离场方式,还真像八〇年代的英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