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六卷
  5. 勇者隼人
  6. 繁体版

勇者隼人
2017-06-22 20:43:05

		

「我被召唤至异世界担任勇者是在九年前,高中二年级的春天。尽管当初要求我以勇者的身分打倒魔王时觉得很不知所措,但最后还是答应了。谁叫幼女神也很可爱啊!(勇者隼人)」
「我说,隼人。你认为魔王会在哪里出现?」
「谁知道?别问老子这种困难的问题。」
梅莉艾丝特对我拋出这个问题,是在我们调查完位于鼠人族酋长国的繁魔迷宫后,为了追上先行一步前往下个目的地欧尤果克公爵领的琳格兰蒂而出发之时。
「赶往魔王出现的地方然后将他打倒。这就是老子的工作。」
最初始终无法习惯自称为「老子」,到现在却已经成为下意识的反应了。
尽管有点蠢,但不摆出这种高高在上的勇者风格就无法保护同伴们不受那些贪心的权力者所伤害。
「啊哈哈,真有勇者大人的风范。」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神谕似乎也好几百年没分散成这么多处了。」
虎耳的露丝丝和狼耳的菲菲这么轻松说道。
两人将身子探来我所坐的船长席,而我则是抚摸她们的耳朵。触感真是舒服。
她们和我一起行动已有五年的时间,但足足过了三年才愿意让我摸耳朵。
「下个可能的地点是『活迷宫』所在处的希嘉王国迷宫都市赛利维拉,或者位于鼬人族帝国的梦幻迷宫。」
神官萝蕾雅用温和的声音说出自己的推测。
书记官诺诺和魔法剑士琳格兰蒂目前不在的情况下,能够和魔女梅莉艾丝特相互争论的人就只有萝蕾雅了。
从两人的话中听来,迷宫刚复活的优沃克王国和迷宫死后化为遗迹的欧尤果克公爵领,还有最初就没有迷宫的巴里恩神国都是机率不高的候补地点。
第七处位于其他大陆的国家,移动起来很费时,所以要等其他候补地点确定没有魔王后才会前往调查。
就在我罕见地沉思之际,萝蕾雅从后方抱住了我的脑袋。
「好重。」
「啊嗯!」
我随手推开萝蕾雅压在我头顶上的胸部。
明明被冷淡对待,萝蕾雅看来却很开心。
胸部只是脂肪的堆积而已哦。色色的人是不会了解的。
「勇者大人今天也是清心寡欲呢。」
手贴著红润的脸颊,萝蕾雅这么喃喃道。
真是的,这像神职人员讲出来的话吗……
啊啊,为什么我的队伍都是一群巨乳。起码有个小女孩也好啊。
寡言女孩倒是有一个,但诺诺今年二十三岁又拥有E罩杯。要是有个寡言幼女,我一定会随时随地向她倾诉我的爱意。
唉,之前救下的那个中学生年纪的平胸少女实在很不错。要是再早个五年遇到她,我有把握一定会向她求婚的。
这时候,定期回报的联络传来。
坐在通信席的长耳族薇雅莉转头向我报告:
「隼人,赛利维拉的诺诺传来定期回报。她说『风平浪静』。」
「是吗。」
按照梅莉艾丝特和萝蕾雅的猜测,迷宫都市赛利维拉似乎是最可疑的地方。就算身旁有护卫,把非战斗人员的诺诺丢在那里或许有些危险了。
「有没有人愿意去赛利维拉接替诺诺的?」
「咦~才不要。我要待在隼人身边。」
「就是说啊~留在隼人附近就不愁没有战斗呢。」
就算去了迷宫都市,倘若不潜入迷宫大概会心里会痒得不得了。若换成露丝丝和菲菲两人的话很可能会憋得发疯而直接突击迷宫吧。
过了半小时左右,潜入优沃克王国的斥候赛娜传回了定期回报。
「我开始念了──『贫穷小国今天也很和平。我实在很闲~』」
虽然很想跟诺诺一样换个人过去,不过我的成员当中能够潜入的仅有赛娜而已。还是请她继续忍耐一下吧。
以勇者的身分很难启齿,但我个人相当希望魔王出现在优沃克王国。
因为那个国家犯了滔天大罪,竟然把我的甜心当成了迷宫复活的活祭品。
当初听到那个可爱的紫发亚里沙公主被作为活祭品的消息时,我的眼前顿时一片漆黑。
由于为了提升等级而一直待在沙珈帝国的迷宫里修行,使我未能得知库沃克王国灭亡的消息。这对我来说是一次痛恨的失误。
自从那件事情以来,我不再将情报的取舍工作交给帝国,而是找了一位会最优先斟酌我意图的书记官作为同伴。
◆
「琳还没有定期回报吗?」
真不像那个平常一本正经的琳格兰蒂。
正如刚才萝蕾雅她们所言,欧尤果克市的地下迷宫应该处于非活性化状态,所以不至于出现魔王才对。
之所以降下神谕可能也是哪里搞错了吧。不过既然是琳格兰蒂出生的故乡,又有弟弟的婚礼要参加,于是我便同意她前往。
「隼人真是健忘呢~」
「一点也没错哦──对了,到底忘了什么?」
可恶的露丝丝和菲菲,大家都那么健忘。
「琳不是说过因为有事走不开,所以要把定期回报的时间改在中午过后吗。」
对了。昨晚的定期回报中,她还抱怨过要和希嘉王国的笨蛋王子比试。
──就在这时。
船窗之外的景色忽然变成深灰色。
「──次元潜航?」
梅莉艾丝特望著深灰色的异空间这么喃喃自语。
船会自己进入空间跳跃,就代表──
「有人使用了『神授护符』哦!」
「什么叫有人,不就只有琳一个人吗!」
「糟糕,糟糕了哦!琳不要紧吧?」
同伴们似乎也和我同一时间做出了结论。
可恶!明明就告诉过她,使用「神授护符」进行勇者召唤不仅会以寿命为代价,还很有可能因此丧命的。
「全员,就各自部署!」
由于太过担心琳格兰蒂的安危,我的声音变得粗暴起来。
众人在我的一声令下钻入座位,将耳麦般的魔法道具戴在头上。
「隼人,冷静点!你要对琳格兰蒂有信心!」
这么劝说的梅莉艾丝特,其声音也不安地颤抖著。
我做了个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然后做自己该做的事情。
「老子在船首待命。驾船就交给薇了。」
「包在我身上。」
我扛著阿隆戴特赶往了船首。
穿过深灰色的空间,船回到原本的世界。
船首顶盖的另一端可以见到大批的魔物。
──琳格兰蒂没事吧?
我寻找著可能出现在地上的同伴,一边下达必要的指示。
「薇!全可动炮塔齐射!」
我对耳麦这么吼道。
爆炸声和闪光支配著天空,被炮火烧灼的魔物拖带著黑烟坠落地面。
船首舱门的喇叭中传来梅莉艾丝特的报告。
『琳平安无事哦。』
──太好了。总之暂且可以放心了。
『敌人是──』
梅莉艾丝特欲言又止。
我在视野中发现了梅莉艾丝特准备报告的那个对手。
出现在那里的是和我结下梁子的对手。
想不到那家伙居然在此……
遇见那家伙是我被召唤为勇者后第三年的事情。
当时我们的队伍自认为天下无敌,却惨败给了这个黄色的家伙。倘若不是同伴们牺牲生命为我开出一条路,我或许早就被这家伙杀死了。
不过,我已经不是当时的我了。
一定会让你知道厉害。
不保留实力,打从一开始就全力以赴。
我发动特殊技能「最强之矛」和「无敌之盾」。
最后则是发动了「无限再生」。
无限再生是一个月只能够使用一次的底牌,所以我原本想要留待魔王战之用,但对上这家伙的话要是不拿出全力就会败下阵来。
虽然也打算使用加速的魔法药,不过若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就等于下了一步坏棋,所以就忍住了。
我掀起顶盖,整个人跃出战场。
──好,像以往那样报上名号吧。
「老子登场!」
嗯,真是舒畅。看到黄色混蛋后差点委靡的心又振作起来了。
受到我的「挑衅」,围著琳格兰蒂的魔物转而朝著朱尔凡尔纳突击而来。
我看准担任前锋的犰狳型魔物刺出圣剑。
挟带特殊技能「最强之矛」力量的蓝光在圣剑前方形成力场,魔物被贯穿后破碎四散。
面对陆海栗放出的炮弹般黑色棘刺,我在其抵达圣盾前利用「无敌之盾」架起的隐形障壁反弹回去。
看来我今天也状况绝佳。
『是勇者隼人DEATH?这么慢吞吞地出现,看来已经做好领死的准备DEATH?』
「别以为老子还是以前的老子!今天一定要洗刷之前的耻辱!」
我将小喽啰交给同伴收拾,自己专心对付黄色混蛋。
放下同伴之后的朱尔凡尔纳在自动驾驶之下沉入次元的夹缝。
毕竟可不能在这种地方损失掉宝贵的船啊。
「给我退下,沙珈帝国的走狗!我要证明勇者可不是沙珈帝国的专利。」
──什么?
从那手持蓝光之剑的模样来看,那家伙好像是圣剑光之剑的佩带者,希嘉王国的夏洛利克王子。
话说回来,真是不像样啊。
有那么一个使用者,圣剑也实在可怜极了。完全没有发挥出圣剑的力量。
「圣剑在哭泣啊,王子。那家伙可是远古的大魔王──『黄金猪王』的首席干部,幸存了数百年的最上级魔族啊。要是不想死就退下吧。」
让我示范给你看!
什么才是真正的圣剑使用法!
「《歌唱吧》阿隆戴特。」
右手的圣剑散发出更为剧烈的蓝色光辉。
我发动飞翔靴,冲向了黄色混蛋。
今天的阿隆戴特可是与众不同啊!
◆
──不知道究竟过招了多少次。
以魔法为主体的黄色混蛋竟能和我的剑相匹敌,著实动摇了我的自信。
不知道是什么魔法,不过那家伙的爪子延伸出来的黄光刀刃相当棘手。不管击碎几次都会再长出来,实在太犯规了。
鉴定技能告诉我,自己和黄色混蛋的等级仅有些许差距。
……可是,为什么就是打不到。
我用「无敌之盾」挡下黄色混蛋的火焰攻击,然后以「最强之矛」强化过的圣剑阿隆戴特突破那家伙的防御膜。然而,就在贯穿那家伙周边长出的鳞状防御膜时剑的威力也跟著被削弱。
简直就像是勇者大和传说里「黄金猪王」的「金鳞障壁」一样。
就算成功给予了对方些许的伤害,飘浮在那家伙周围的三颗球体也会将其治愈。即使先从球体开始解决,摧毁一颗之后又被召唤出下一颗。
──这样下去的话会愈来愈陷入劣势。
为我担心的梅莉艾丝特此时从后方出声喊道:
「隼人,不要只顾著一个人战斗!我们是团队哦。」
糟糕,我太热血了。
梅莉艾丝特说得没错,若不和同伴们齐心合作就无法战胜强敌。
所幸几乎所有的小喽啰魔物似乎都由斗技场另一边的希嘉王国战士们收拾中。
我不常来希嘉王国所以不清楚,但这个国家的战士实在也不容小看。
包括那种不经意间与黄色混蛋保持一定距离的灵活身手也是,双方就这样维持著不过于接近的巧妙距离。
──就彷佛有人在暗中调整一样。
我在脑中不禁这么想道。
我还真蠢。就算看起来像小喽啰,但那些魔物可是高达四十几级啊。
倘若有人具备这样的实力,我还真想把他挖进我们队伍里呢。
这个国家不光是战士,就连魔法使也十分优秀。
几位术理魔法使彼此接力,利用「理力之腕」魔法将留在观众席的伤患陆续运出场外。
尽管不知需要几十人才能实现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搬运方法,不过他们平常想必就为了以防万一而持续进行了严格踏实的训练吧。
真是值得钦佩。
我在心中这么赞扬对方时,有人狙击了正准备向同伴们发动偷袭的双角甲虫的翅膀。
居然能击穿覆盖强力防御膜的双角甲虫翅膀,真是个了不起的弓兵。
武器好像也很厉害,可是若没有薇雅莉程度以上的身手是不可能一击射穿在天空飞舞的双角甲虫翅膀。
这个国家究竟存在著多少达人?
我甚至觉得,该不会不用召唤我这名勇者,光靠这个国家的战士和魔法使就能够打倒魔王了吧。
不好,我竟然想把使命推卸给他人,简直不配当个勇者。
起码得靠我们的力量将黄色混蛋打倒,不然就有损勇者之名了。
我在重新挑战黄色混蛋之前先对同伴们进行指挥。
露丝丝和菲菲两人好像正在和蜈蚣型的魔物苦战当中。
「琳!拜托你掩护露丝丝和菲菲!」
「知道了!」
朗声回答的琳格兰蒂开始咏唱爆裂魔法。
率先咏唱支援魔法的萝蕾雅好像快唱到尾声了。
「薇,双角甲虫交给你。等等会派露丝丝和菲菲去掩护,你先帮忙争取时间。」
「知道了,隼人。这边交给我。」
不对,薇雅莉,我希望你回答的是:「可以把它们打倒吧?」明明是弓兵却一点也不了解。
『你们的作战会议差不多该结束了DEATH?』
啧!还在纳闷为什么没有发动攻击……
我会让你后悔这份从容的。
「梅莉,老子负责争取时间!赏他一发大号的!」
「知道了!别太逞强哦,隼人!」
既然我一人的攻击无效,就先用梅莉艾丝特她们的战术级攻击魔法打掉那家伙的防御,再由我给予致命一击。
『人类的魔法太慢了DEATH。』
黄色混蛋在嘲笑的同时发出咏唱的咆哮。
那家伙的攻击魔法化为白色火焰的豪雨袭来。
我利用特殊技能「无敌之盾」强化过的圣盾完美挡下了这记猛攻。
『不简单DEATH。进步到能抵挡「炼狱的白焰」了DEATH。勇者果然很有趣DEATH。』
乘著黄色混蛋这么傲然评论之际,我向同伴们打出了手势。
打倒小喽啰的露丝丝和菲菲动身前往掩护薇雅莉。
「琳格兰蒂、萝蕾雅,要开始咏唱了哦。」
在梅莉艾丝特的指示下,三人利用「神授护符」开始咏唱。
护符本身有好几种便利的机能,其中的咏唱同步能够让战术魔法的威力和精确度获得飞跃性的提升。
这个咒语──是禁咒吗!而且是如假包换的战术级禁咒。
我刚才的确说过「赏他一发大号的」,但战术级的禁咒未免也太过分了。绝对会在这个都市里留下无可抹灭的伤痕。
然而,上级魔法对那家伙没用。要歼灭回复球并给予黄色混蛋重大的伤害,的确需要战术级禁咒的威力不可。
虽然很对不起这个都市的居民,但已经没有其他办法了。
只希望琳格兰蒂的祖父和刚才的那些魔法使能够早点让居民们前去避难。
若造成重大的损失说不定会让勇者的名声扫地,不过要是这家伙在此发威的话就不止这点损失了。和人命比起来,我的名声根本就微不足道。
『很奇怪DEATH。为什么青色或红色都没有出现DEATH?』
黄色混蛋环视观众席一圈后,倾著头在喃喃自语些什么。
我用「无敌之盾」防御有些心不在焉的黄色混蛋所发出的攻击。
总觉得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不过我现在也不可能离开后卫阵容。
『嗯,算了DEATH。勇者一行人的攻击虽然又痛又爽,不过也差不多该让勇者尝尝恐惧和绝望的滋味了DEATH。』
「哼,你这被虐狂!居然要让老子恐惧?办得到就试试看吧!」
『那么,就尽情地享受我特地带来的礼物DEATH。』
啧!黄色混蛋似乎打算做些什么。
胸口鼓噪般的预感让我背部发冷。
我防范著那家伙的攻击,一边喝下加速的魔法药。
喝完苦涩的液体后效果逐渐显现,周遭的动作开始变得缓慢起来。
除了仅能维持短时间的效果,效果耗尽时体力还会被抽去一大截,不过现在正是使用杀手锏的时候。
黄色混蛋背后的头顶上产生出巨大的召唤阵。
──岂能让你轻易召唤!
「《歌唱吧》阿隆戴特,《奏响吧》托纳斯。」
我唱出圣剑和圣铠的圣句。
以我的魔力为起爆剂,构成圣铠核心的贤者之石溢出大量的魔力,这股庞大的力量透过我的身体流入圣剑。
终于抢在黄色混蛋的召唤阵完成前准备完毕。
「闪光延烈斩。」
果然还是要呼喊必杀技才行。
以次音速挥动的阿隆戴特发出光刃袭向了召唤阵。
──啧!
那家伙,居然丢出一颗头上的回复球在闪光延烈斩的光刃前将其挡住了。
我再次施展闪光延烈斩,但那家伙这次却以脚边掉落的魔物尸体迎击。
奋战徒劳无功,召唤最终成功了。
「……什么!」
飘浮于天空中的是托布克泽拉。
比在沙珈帝国见到的战列舰更大──这么说,全长在两百五十公尺以上吗?
「大……大怪鱼?」
「不会吧?难道是黄金猪王曾经使役过的……那个?」
「那不是传说中的空中要塞吗?」
未咏唱的三人发出错愕的声音。
──大怪鱼。
名字有些滑稽的这只魔物等级为九十七。
由于快超出鉴定技能的范围,我还以为看错,但不管看几遍都是一样的数值。
我往自己脸上狠狠揍了一拳,以振奋因怯懦而颤抖的心。
虽然很想用梅莉艾丝特她们的禁咒将其连同黄色混蛋一解决,不过终究无法如此两全其美。
我的任务是保护梅莉艾丝特她们不受黄色混蛋的攻击。
既然这样,那条大怪鱼就只能用朱尔凡尔纳的主炮打倒了。
尽管主炮所造成的周边损害让我忧心,但总比战术级禁咒连发来得好。
「无论面对什么样的对手都不可退缩!」
我激励胆怯的同伴们,同时以夸张的姿势下达指示。
「薇、露丝丝、菲菲!让朱尔凡尔纳浮上来。」
之前担心宝贵的次元潜航船损坏而一直隐藏在次元的彼端,然而现在可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了。
实在很对不起皇帝陛下,看来当初将船毫发无伤带回的约定可能无法遵守了。
「允许使用主炮。把朱尔凡尔纳的宝石钥拿去吧。」
我从无限收纳中取出散发蓝光的宝石钥丢给薇雅莉。
顺便再取出魔法药暂时治愈因加速魔法药而疲劳的身体。
『真是令人相当舒服的恐惧DEATH。』
这个黄色混蛋,你能得意也只有现在了。等到琳格兰蒂她们咏唱完毕后就是你的死期。
我一口气喝光魔法药,然后仰望天空。
不知道在想什么,大怪鱼对这边不屑一顾,只是盯著斗技场的一角。
看不太懂,不过是个好机会。说不定是黄色混蛋召唤失败后无法控制对方吧。
『嗯~残留希望的话恐惧就会混入杂味,尝起来滋味不怎么样DEATH。』
希望吗?只要想著开心的事情就好了吧?
这场战斗结束后我要前去育幼院慰问──例如帮大家洗澡,哄著大家入睡等等,梦想真是无穷尽。
好!内心已经充满希望。这样一来绝对没问题!
「只要老子还是勇者,希望就永远存在。」
『笑死人了DEATH。』
黄色混蛋嘲笑著我的决心,同时指向天空。
落在斗技场上的黑影一个接著一个遮挡住阳光。
──我完全没察觉到。
天空中还继续留有召唤出大怪鱼的召唤阵。
──没错,我并没有察觉到其用意何在。
召唤结束后仍未消失的召唤阵当中陆续出现了大怪鱼。
包括最初的那条,数量总共是七条。
──原来如此,你们就是我的死神吗。
我说,巴里恩小姐。
你的世界难度未免太高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