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六卷
  5. 勇者召唤
  6. 繁体版

勇者召唤
2017-06-22 20:43:05

		

「无论陷入什么样的绝境,我们都不曾绝望过。毕竟最后的希望必定与勇者隼人同在。只要有他,不管什么样的逆境都能跨越。(勇者的随从琳格兰蒂)」
我们「勇者的随从」拥有巴里恩神所赐予的护符。
那是以人们的祈祷和随从的寿命为动力而发动奇迹的神器。
至今我们从未陷入过需要「神授护符」的险境。
没想到居然真的会在故乡使用。这是今天早上的我万万想不到的──
当天,我从早上就一直郁郁寡欢。
因为决赛后的余兴节目,将由夏洛利克殿下和我在陛下的面前进行模拟战。
早知道会这样,我就不先行出发而是和隼人以及其他孩子们一起过来。隼人搭乘的勇者专用船朱尔凡尔纳现在想必已经从长毛鼠酋长国出发了吧?
「琳格兰蒂大人,时间到了。请您前往斗技场内。」
我停止逃避现实,向前来呼叫的工作人员道谢后站了起来。
然后挥著手回应观众席上呼唤我名字的加油声,一边步向战场。
「真是一场闹剧……」
我从来就没想过,一场不能打赢的战斗竟会让心情如此沉重。
成为勇者随从时所获得的魔法铠恰夫塔尔化为沉重的秤铊拖慢了步伐。
与其这样,倒不如去指导佐藤的剑术要来得更愉快刺激。那孩子虽然年轻,吸收技术的速度却相当惊人。
在第一次见面的船上交手,还有昨天的比试当中他的身手都有大幅度成长。
或许他将来有一天会以勇者随从的身分和我一起站在勇者隼人身旁也说不定。
想像著如此愉快的未来情景,我一边走进斗技场的待命圆圈里。
近侍对此做出确认后,殿下便在对方的呼唤下从休息室现身。
对殿下本性一无所知的女孩子,整个斗技场都充满她们的加油声。
伴随著清凉的鸣响,殿下从蓝色剑鞘里拔出圣剑光之剑。
──真美。
我从没见过其他如此美丽的剑。
感觉剑上发出的梦幻般蓝光更增添了本身的美丽。
被圣剑光之剑的美丽所吞没的我,脑中浮现出了敬爱的勇者隼人和他的圣剑阿隆戴特。
记忆中的圣剑阿隆戴特会释放出强烈的蓝色光辉,与其说是美丽,更让人强烈地感受到一股可靠感。
「我宣布,『天破的魔女』琳格兰蒂大人与『圣剑的佩带者』夏洛利克王子的御前比武现在开始。」
身穿小丑般服装的裁判朗声说道。
可以见到殿下对于被叫到名字的顺序不满而皱起眉头。气量还是一样这么小。
配合比赛开始的信号,我对魔法铠恰夫塔尔注入魔力。
魔法铠恰夫塔尔的魔法回路对我施加身体强化之力,同时在铠甲的表面产生好几层物理防御的魔法盾。
虽然魔力消耗很大,但面对圣剑若不这么做就会受伤。
接著,我在雷之大剑注入魔力以发动雷刃。
这把大剑是我在探索迷宫当中打倒「楼层之主」所获得的强大魔剑。尽管略逊于圣剑,其性能仍傲视普通的魔剑。
「■■■──!」
就在进一步施加强化魔法之前我有种不祥预感,于是跳向一旁。
火焰弹高速穿过了我刚才所在的场所,被我避开后的火焰弹在身后散落爆焰。
──火杖?
不,那种速度是火燕杖。
那不是军用武器吗?这个笨蛋王子到底在想什么?
「很怀念吧?这可是你在学院制作的东西啊。」
殿下的圣剑勾勒出蓝色的轨迹袭来。
──好快。
圣剑光之剑的使用者会飞,这个传说似乎是真的。
我用大剑架开圣剑的轨道。
接著,沉重的一击袭来!差点就伤到手腕了。
大剑刀刃上缠绕的雷电也未传递至圣剑上,就这样在空中消散。
倘若对方用普通的剑,现在早就气绝或处于麻痹状态了。
我将大剑砸向殿下的腿部作为回敬。
殿下的白铠所发动的防御膜挡下了大剑。
不愧是王祖大和大人时代所制作的传说级装备,似乎具备了和隼人的圣铠相当的防御力。
我对魔法铠恰夫塔尔注入追加的魔力以强化防御力。
短期间内我准备用铠甲抵挡殿下的剑,自己则是专注于攻击。
──重击技能发动。
命中率和攻击精准度会降低,但如今我要的是威力。
──魔刃技能发动。
大剑泛出红色光辉。
由于很耗费魔力所以我平常不会使用,不过现在保留魔力也没意义了。
──锐刃技能发动。
我无意杀害殿下,但若不抱著杀死对方的心态就无法突破那具白铠的防御。
「雷旋烈刃。」
明明没有必要,我却叫出了招式名称。
看来我也被隼人那个笨蛋传染了。
还以为这次会被挡住,然而却轻轻松松地命中并破坏了殿下的白铠防御膜。
──糟糕,要是不赶快收刀的话就会获胜了。
我勉强收住大剑的力道,在给予殿下致命打击之前停下了刀刃。
不过,殿下不可能会错过我此刻失去平衡的姿势。
我的腹部挨了光之剑一击,整个人像皮球一样被击飞到斗技场的地面。
──欢呼、尖叫和痛骂。
这一瞬间我彷佛昏了过去一般。
在朦胧的视野里,可以见到殿下连续射出追击的火焰弹。
看来我刚才停下大剑的举动似乎伤害了他膨胀的自尊心。殿下的双眼如今布满了恐怖的血红色。
我以咏唱速度较快的破裂来爆破并制止火焰弹。
不过,我的战斗就到此为止了。
突破观众席地板现身的畸形者们发出咆哮,被其呼唤后产生于天空的召唤阵──
──那个非常危险。
直觉传递了这个令我头痛欲裂的危险信号。
我开始咏唱「魔法爆破」。
「■■■■■■ ■■──」
「发现无法用剑取胜,就改用魔法了吗──琳格兰蒂──!」
举起圣剑的殿下向我突击而来。
不行,殿下并未察觉上空的召唤阵。他的眼中只有我而已。
为了闪避殿下的攻击,我只得中断魔法的咏唱。
早知道这样,刚才就不应该收刀的。
我终究无法阻止召唤。
召唤阵的底部出现了黄色皮肤的腿部,然后由此逐渐现出全身。
那是魔族,而且是上级魔族。
──隼人之前曾经提过。
他仅此一次从黄色上级魔族的手中逃脱。
他很懊悔地说,当时有一半的同伴为了让自己逃走而壮烈牺牲了。那个强得超乎想像的隼人竟然会败给他人,实在是难以置信,但如今终于可以理解。
那个根本不在同一个级别。
魔王会比那个更强吗?
完全出现的黄色皮肤魔族开始下坠。超出人族三倍的庞大身躯落地时的振动让我差点跌倒在地。
这种物理性的撼动让我的心也跟著变得不稳定。
──打不过。
绝对打不过的。
这不是强词夺理。我的灵魂在这么吶喊。
很想立刻就逃离这里。
几乎心灰意冷的我之所以还能克制住,是因为意料之外的某人说出了一句话。
「魔族啊!不,魔王啊!你们的命运就到此为止了!」
殿下毫不畏惧地向黄皮魔族这么叫道。
他并不是在虚张声势。倘若像这种时候,他在面对绝对强者时还有胆量虚张声势的话,我当初或许就不会取消婚约了。
……他竟然连对手的实力都看不出来。
黄皮魔族不解地倾著两颗脑袋,然后将目光望向殿下手持的圣剑。
『那把剑就是光之剑DEATH?原来是大和的子孙DEATH。』
黄皮魔族刺耳的声音背后可以听见一种咆哮般的声响。
对了!另一个不说话的脑袋正在进行咏唱。
为了妨碍咏唱,我将高咏唱速度的「破裂」砸向黄皮魔族。
不行──威力不足的下级魔法对方用手就可以挡住了。
光是速度快还不行。
我发动咏唱缩短,一边咏唱出中级魔法「爆裂」。
大概无法赶得上,不过绝不能白白让那家伙的咏唱成功。起码要让对方付出一颗咏唱头的代价才行。
黄皮魔族的咏唱结束,出现于地面的巨大召唤阵里冒出许多巨大魔物。有蜈蚣、蝎子、螳螂甚至是双角甲虫。每一种都是强敌。
在这些魔物出现后迟了一些,我的「爆裂」朝著黄皮魔族的咏唱头炸裂了。
在爆炸声和爆烟的另一端,可以见到毫发无伤的黄皮魔族。
很可惜,似乎没能造成对方多大的伤害。看来黄皮魔族的魔法抗性相当高。
『有点痛DEATH。』
听著魔族的这句玩笑话,我瞥了一眼观众席的模样。
魔物至今仍从召唤阵里不断涌出,其前锋不光是针对我和殿下,甚至还向观众席伸出了魔手。
虽然很想过去救援,但黄皮魔族想必不会默默让我这么做的。
这时候,上天的启示让我灵光一现。
观众席上不仅普通人,更有参加大会的众强者。就把魔物交给他们对付吧。
我使用扩音魔法向会场的战士们呼吁道:
「勇敢的战士们!保护汝之邻人!现在正是展现投身武艺的成果之时!」
呼应这个声音,许多战士都开始保护普通人不受魔物的攻击。
只不过,被混乱所影响的人似乎也不在少数,更有糊涂之人明明附近有其他人却仍对魔物使用攻击魔法。
「各位魔法使,请优先对战士们施展强化魔法。大家同心协力消灭这些魔物。」
或许是听到这个声音,原先与魔物零星战斗的人们开始彼此合作。
他们是强者,只要有个良好的契机就不会败给那些魔物。
面对袭来的蜈蚣型魔物的触手,我用缠绕雷电的大剑将其架开。
突击枪甲虫乘隙而入,但贯穿了魔法铠恰夫塔尔创造出的「我的幻象」后飞到另外一端。
见到我和好几只魔物战斗,几名战士越过观众席的防壁赶过来帮忙。
我将魔物交给他们,必须先处理掉召唤阵这个元凶才行。
我利用他们争取而来的时间咏唱「魔法破坏」,成功去除了召唤阵。
『嗯,果然没有勇者DEATH~这样一来,难得的礼物就没意义了DEATH。』
黄皮魔族在嘀咕的同时一边对召唤出来的魔物们施加强化魔法,看起来对召唤阵被破坏一事完全不在意。
『很奇怪DEATH~引发了这么大的骚动,青色和红色应该早就要出来凑热闹了DEATH。』
接手对抗魔物的战士被蜈蚣残忍地咬死。我紧急出手帮忙,但崩溃的战线却始终无法弥补。受重伤的战士们纷纷与我换手并向后退去。
像这种时候,要是隼人和同伴们在场──
「啊哈哈~大姊姊,你陷入苦战了嘛~」
「别东张西望。我们快去帮忙殿下。」
少年骑士和希嘉八剑的雷拉斯先生前去支援殿下。少年骑士还顺手砍断了蜈蚣的一只脚。
乘蜈蚣被少年骑士吸引注意力之际,我争取时间咏唱三连发「爆裂」将其打倒。
尽管每次的咏唱时间都很长,但幸好「爆裂」还具有气绝和后退效果。
「传说中的古老魔族吗……够资格当我的对手了!」
举起圣盾的雷拉斯先生朗声说道,黄皮魔族的注意力遂转移到他身上。
大概是在声音中加入了「挑衅」技能吧。
红色的洪流自黄皮魔族涌向了雷拉斯先生。
──真是了不起。
面对黄皮魔族所使用的火焰地狱,他仍动也不动地守护著少年骑士和殿下。
或许是一并使用了魔法,真没想到除了隼人之外还有人能够承受那样的攻击。
『哦?好怀念的盾牌DEATH。这招如何DEATH?』
黄皮魔族释放出白色火焰的飞砾袭向雷拉斯先生。
过半数的白色火焰被圣盾表面挡开,角度较深的几道却将他连同圣盾一并贯穿。
我不能让他被杀死。倘若他死亡,就没有人可以支撑战线了。
像这种时候,要是有隼人在身边──
彷佛在呼应我的想法,胸前铠甲的缝隙中冒出了蓝光。
──说不定现在就可以使用了。
我解开胸铠的金属扣具,从胸前取出散发著强烈蓝光的「神授护符」。
当渴望勇者的愿望和对于巴里恩神的祈祷化为结晶之际,「神授护符」将会诞生奇迹。
那个奇迹名为「勇者召唤」。
倘若愿望和祈祷不足,就会将使用者的性命一并燃烧殆尽的究极奇迹。
我自己也很怕死。
不过,若这样可以免除故乡遭到蹂躏,我很希望奇迹发生。
「伟大的巴里恩啊!请以我的愿望和寿命为粮,召唤出勇者吧!」
这并非咏唱──
「我乃随从!勇者隼人的随从琳格兰蒂!」
──而是对年幼女神巴里恩大人的祈愿。
呼应我的祈祷,胸前的「神授护符」散发出闪光般的光辉。
来吧,朱尔凡尔纳。
载著勇者赶赴战场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