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六卷
  5. 舞会与料理
  6. 繁体版

舞会与料理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我对化石并不特别感兴趣,但每次前往使用了大理石的百货公司或饭店时都会下意识寻找里面有没有化石。大概是因为很适合用来打发时间吧?」
「哇啊~主人,请看!天花板很壮观哦!」
「不愧是大国希嘉王国公爵家的舞会场呢~」
露露和亚里沙指著天花板这么兴奋道。刚才明明还对著雕刻有故事情节的大理石墙壁和软绵绵的地毯指指点点大呼小叫,真是见异思迁呢。
从今天两人的服装是围裙洋装和白色发箍可以看得出来,她们并非晚会的宾客,而是以我的调理助手身分造访会场。其他孩子则是在房子里留守。
这个会场大约有日本武道馆那样的广大空间,圆顶形状的天花板贴有镜子,将豪华吊灯的光线反射得令人炫目。
根据AR显示,天花板似乎是用秘银合金材质的骨架来支撑著庞大的重量。
会场外围有休息和畅谈用的空间,我们准备料理的摊位也在其中一个角落。
晚会的饮食好像是以立食为主流,各个摊位与休息用的沙发组之间存在著广大的空间并零星摆放著典雅的小桌子。
晚会重点似乎放在贵族之间的轻松交流,有许多都是方便食用的立食式冷盘。
看来这方面就和现代的立食派对没有什么两样。
「士爵大人,像这样子摆放可以吗?」
负责会场准备的女仆们将我的料理排列得相当美观,为了呈现出更豪华的感觉而装饰了许多种类的花朵。
花的香味好像经过加工以免妨碍料理的享用。
「是的,非常出色呢。可以让料理看起来更加美味。」
「很荣幸能为士爵大人的料理贡献微薄之力。」
我这么道谢后,女仆们露出满意的微笑并前往下一个摊位进行准备。
过了一阵子,宾客开始进入会场。
原本以为是老饕贵族罗伊德侯爵或何恩伯爵会最先冲进来,但他们似乎正和公爵一起在城堡的会议室工作当中。
看他们好像很期待的样子,得帮忙预留一下他们的份才行呢。
本日准备的料理有四道。
第一道是应公爵的要求所准备的特制澄清汤。
这个由于调理时间比较长,所以就直接从房子带来已调理好的汤。五个深锅一次全部拿进来的话会让摊位变得拥挤,于是会场内包括备用的在内只放了两个。
因制作特制澄清汤而被我连续使唤的蜜雅则是在房子里累趴了。
我将上午完成的份送到了特尼奥神殿。尽管因为时间匆忙而无法见到赛拉,不过她如今应该已经和巫女长一起享用了澄清汤吧。
「哦哦!这就是罗伊德家的少爷赞不绝口的汤品吗!」
「不过,怎么看起来像水一样?」
「要是被外观骗了,可就没脸自称是美食家了啊。」
「的确,这种芳醇的香气真是太美妙了。」
在会场掀起装有澄清汤的深锅盖子后,人潮立刻聚集而来。
看样子是「罗伊德家的少爷」近卫骑士伊帕萨勋爵到处宣传的结果。
用来炸天妇罗的油还没热,所以我决定先端上澄清汤。
我将澄清汤放在公爵城的耐热玻璃容器里提供给大家。
「真美味!这是什么?」
「简直就是天上的水滴。」
「令人惊叹的美味完全不输给馥郁的香气。」
「啊啊……我生下来就是为了喝这碗汤啊。」
贵族们过于夸张的称赞让我感到不好意思之余,我一边进行著天妇罗的准备。
某种程度上可以想像到这种状况,但还是有令人伤脑筋的问题。接下来陆续有人一次就喝了好几碗。
要是就这样被喝光的话还得再制作一次,所以我加上了一人最多三碗的限制。
其中甚至有人像小孩一样死缠烂打,但我用第二道料理天妇罗成功转移了对方的注意力。
尽管不像澄清汤那样赞不绝口,这边也不断有人挑战了全种类的天妇罗。
眼看就快来不及补充,我于是从主厨那里借来人手帮忙加工天妇罗而惊险过关。
或许是之前的炸什锦盖饭获得好评,对方很爽快地就调派了帮忙的厨师。
「这个反应就不怎么样了呢~虽然非常漂亮没错……」
望著第三道料理,亚里沙面带愁容。
这是将大市场观光中发现的「肉冻」加以改进后完成的料理。
据说是上不了贵族餐桌的平民类料理,所以我加入巧思呈现出京都料亭的菜色中所具备的风雅感。
而且在亚里沙的建议下,我还利用五颜六色的食材让原本不起眼的褐色肉冻变得色彩鲜艳。
这种缤纷的色彩还有另一个用意──
「哦,了不起,竟然用料理绘出我们公爵家的纹章。」
蓄有气派胡子的壮年绅士看到装有肉冻的托盘后发出感叹声。
正如他所言,由于上面绘有公爵家的纹章,所以那些不愿破坏外型的贵族们只是远远围观著,没有一个人敢动手。
看来当初应该考虑更合适的图案才对……
「这好像是王祖大和大人在传记中提及的『果冻』之物。」
「是新菜色呢。佐藤的料理每一样都很美味,实在令人期待哦。」
绅士的后方站著化了妆并换上礼服的琳格兰蒂小姐。
「哦,他就是琳所提到的人物吗?」
「初次见面,我是佐藤•潘德拉刚名誉士爵。」
根据AR显示,这位绅士就是下任公爵,琳格兰蒂小姐的父亲。
「潘德拉刚?莫非佐藤你和多尔玛口中那个穆诺市防卫战的英雄是同一人物吗?真是个比我想像中还要纤瘦的年轻人啊。」
可恶的多尔玛。传出去就算了,竟然还取了「穆诺市防卫战的英雄」这个可耻的外号,必须阻止他继续宣传才行。老实说,被人称为英雄实在很难为情。
蹲在摊位后方的亚里沙则是小声嘀咕著:「游说活动干得好,多尔玛。」
她似乎很聪明地用小盘子确保了料理并享用当中。
看起来很像在偷懒,不过亚里沙的任务是负责与厨房联络和供给魔力给娜娜使用的魔法道具,所以没有问题。
「多尔玛在讲述你的活跃表现时可是十分自豪啊。听说你还在古鲁里安消灭了魔族对吧──」
对于下任公爵的称赞,我在惶恐之余一边推荐料理。
「虽然不忍破坏完成的美感,不过我对你的料理也很感兴趣,就来一盘吧。」
我将最推荐的鰆鱼肉冻和加了毛豆及红萝卜的蔬菜肉冻两种盛在盘里递给对方。
「嗯,第一次吃到,滋味实在很浓郁。」
「真的呢。这个鱼肉料理很美味,不过这边的蔬菜类也一样美味……唔!就算再怎么美味也不能把赛拉嫁给你哦。」
你对赛拉的疼爱可是差点就败给食欲了哦?
总觉得公都出身的贵族都相当顺从自己的食欲。
「赛拉是个善良的孩子,但就因为太过于善良而无法适应贵族生活。况且她如今已经离开公爵家设籍于神殿。倘若想让那孩子还俗,就先去说服特尼奥神殿的圣女大人吧。」
「关于我要追求赛拉大人一事,纯粹是琳格兰蒂大人的误会──」
我向下任公爵略微解释后就澄清了误会。真希望琳格兰蒂小姐也能学习一下。
或许是两人破坏纹章后让其他人减低了心理负担,其他贵族也纷纷开始动手拿取肉冻。
前来索取料理以及想要和下任公爵与琳格兰蒂小姐增进交情的人们逐渐挤满了摊位前。
「哦,边境的英雄什么时候改行来当佣人了?」
以这种酸溜溜语气现身的是身穿贵公子般服装的第三王子。今天随行的只有老骑士,危险的少年骑士似乎不在。
用得著特地来说这些吗?真是伤脑筋。
而且什么叫「边境的英雄」?又是从那里听到了穆诺市防卫战的事情?
──那么,该如何应付呢?
就在思考著要怎么应付前来找碴的王子时,对我伸出援手的人是下任公爵。
「王子,他可是公爵家的宾客。今天是家父强人所难,要求他这位著名的『奇迹般的厨师』过来制作料理哦。」
王子似乎并未发觉被贵族们团团围住的下任公爵,被突然这么一说之后投来惊讶的目光。
话说回来,请不要随便取「奇迹般的厨师」这种可耻的外号好吗?
「他是我小女儿的救命恩人,也是琳的友人。即使是王子,我也不能放任您对他出言侮辱。」
下任公爵走到我和王子之间,似乎有庇护之意。
对上意料之外的人物,王子似乎相当困扰的样子。
而这时更来了其他闯入者──
「佐藤先生!究极的炸虾还有吗!」
「至高的红姜天妇罗是否平安无事!」
老饕贵族罗伊德侯爵及何恩伯爵争先恐后地现身。
「──嗯?这不是夏洛利克王子吗?」
「嗯,不仅对不起琳小姐,居然还想中伤佐藤先生的手艺,真是愚蠢之人啊。」
「正是如此!琳小姐的剑技和佐藤先生料理的艺术,无法理解的人实在远远不配担任赛拉小姐的伴侣。」
等等,两位!虽然很高兴有人替自己讲话,但请不要跟王族吵架啊。
王子情急之下将手摆在腰上的圣剑之际,救星出现了。
「唉呀,夏洛利克殿下,原来您在这种地方呢。请务必来这里和大家聊聊王都的事情哦。」
一群略微浓妆艳抹的女性拨开人群前来邀请王子。
抓住救命稻草的王子于是向公爵说了句失陪,和这群女性走掉了。
望著王子离去的方向,下任公爵叹息道:
「那位殿下要是脾气能再收敛一点就好了──」
「大概不可能吧。毕竟打从十年前就一直是这样啊。」
「虽然剑术可以称得上是王国首屈一指……」
「父亲大人,实力和人格并不能相提并论哦。倘若真是如此,隼人还更加──」
琳格兰蒂小姐眼看要道出对勇者的怨言,但随即用手掩住嘴巴懊悔自己的失言。
要安慰她也很奇怪,我于是选在公爵露面的时候向大家推荐澄清汤以缓和现场的气氛。
料理果然还是要开心享用才行呢。
年纪大的贵族随同公爵等人和琳格兰蒂小姐一并离去后,远远围观的年轻贵族们便好奇地聚集而来,争先恐后确保我的料理并吃得津津有味。
在被问到和琳格兰蒂小姐的关系时,我老实回答仅受过对方指导剑术。
明明准备了充足的分量,但不到三十分钟就全部发放完毕。看来是好奇心加上料理刚出油锅的魅力取得了胜利。
「潘德拉刚勋爵,可以借用一点时间吗?」
这时卡丽娜小姐带著男人走了过来。
说带著男人并非有什么情色的意味。他是卡丽娜小姐的弟弟,穆诺男爵家的长男俄里翁。
就连喜欢武术大会的他,似乎在被找来王族参加的公爵晚会时也无法拒绝。
「卡丽娜小姐,这位想必就是您自豪的弟弟吧。初次见面,我是佐藤•潘德拉刚名誉士爵。还望您能记住这个名字。」
「嗯,我叫俄里翁•穆诺。潘德拉刚士爵,请多指教了。」
俄里翁大方地点头自我介绍。这个年纪的他或许极力想表现出成熟的模样吧。
唯独讲到自己的名字时突然变得小声,这大概是因为喜欢勇者的男爵为他命名的缘故。他的名字似乎是出自故事中登场的虚构勇者,俄里翁•潘德拉刚。
他们稍微闲聊之后就往舞会的会场走去。我顺便提醒两人不要去招惹王子。
两人前往的会场中央舞会盛况空前。
舞池外围处处可见年轻男性贵族在追求华美的贵族女性,并邀请至舞会场。看来真是个结识异性的最佳场合。
要是仿效他们而在社交界留下轻浮名声似乎相当危险,所以我无意去追求女性。未婚女性都是十三到十八岁,过于年轻的岁数也是让我不会食指大动的原因。
那么,我在用不冷不热的眼神关注著这群现充的同时,由于年轻女性来宾也开始增多,便决定端出最后一道料理。
最后的第四道是饭后甜点。
本来打算完成海绵蛋糕之后制作成放有草莓的小蛋糕或起司蛋糕之类的,但由于蓬松程度不如人意所以这次就选了可丽饼。
明明是立食却似乎禁止用手抓住食物,于是我花了一点巧思。
并非现代日本摊车常卖的那种可边走边吃的可丽饼,而是包上可丽饼皮后的小号可丽饼切成四份提供给宾客。
之所以分成四份是为了让千金小姐也能够一口吃下。由于盘子里仅有切块的小号可丽饼也太过单调,于是我淋上了用草莓果酱制作的酱料。
「唉呀,好香的味道。」
「马上就快煎好了,请再稍待一下。」
我在煎好的饼皮放上生奶油和草莓切片。
完成后的可丽饼迅速切块,放在露露端著的盘子里交给千金小姐。
吃下一口可丽饼的少女绽放出笑容。
精心化妆过的脸庞也在此时染上这个年纪所应有天真烂漫。
对此看呆了的少年贵族们纷纷来到吃完可丽饼的少女身边邀舞。
加油吧,少年少女──
「喂,你现在的表情很老气哦。」
在我脚边的亚里沙啃著煎成小块的可丽饼一边这么说道。
替他们加油打气有什么关系呢?
我无暇回答亚里沙,继续应少女们的要求煎起可丽饼。
由于身穿贵族的礼服,所以没有人把我当成佣人。
就因为这样,每次在点可丽饼的时候都会互相自我介绍,因而记住了上百名少女的名字。
准备的材料中途用尽,我于是拜托露露和亚里沙前往厨房搬运事先做好并冷藏的生奶油和草莓。
呼──这样一来可以休息一下了……
「士……士爵大人!方便的话可以与我共舞吗!」
不知是见到我无所事事或长得一副很好约的模样,看似刚在社交界出道的十五岁左右少女对我提出了邀请。
因为有舞蹈技能和社交技能的辅助,所以社交舞对我来说没有问题。
「是的,若您不嫌弃,我非常乐意。」
况且要是拒绝这名脸上彷佛写著「如果被拒绝怎么办」的少女邀请也不好意思,就跳一支舞吧。
「不用那么紧张哦。把周遭人当作是草木就行了。至于我,请想像成自己的父亲或哥哥那样放松心情吧。」
我在全身紧绷的少女耳边这么轻声细语后,她的肩膀似乎稍微放松了。
我领著少女起舞,每当她失败时就会鼓励「不要紧哦」、「那里要再放轻松一点」、「配合音乐像个公主一样舞动」,尽可能让对方享受到舞蹈的乐趣。
不久后一曲结束,我带著少女回到外围后陆续接到了其他少女们希望成为舞伴的要求。
似乎并非我本人很受欢迎,而是把我当成了在社交界出道的最合适练习对象。
由于露露和亚里沙补充生奶油好像耽搁了不少时间,我便回应少女们的要求担任舞伴。
这段期间有好几名少女邀请我到她们家里玩。
尽管我并不是想找个有权势的老婆,但面对这些邀约还是尽量答应下来。
部分是因为她们的家族刚好经营著我所希望参观的工房,但更主要的是为了对抗像王子这样拥有权力的敌对者,所以想要和更多贵族保持交流。
毕竟遇到困难时有个可以依靠的对象,在解决问题时的压力也截然不同呢。
在这之后,补充而来的材料也消耗殆尽,我们于是决定将摊位交给公爵城的佣人帮忙收拾并打道回府。
当然,这点已经向主持晚会的公爵管家打过招呼。
露露表示有东西忘在厨房所以跑过去拿,我和亚里沙两人便在中庭吹著晚风一边眺望星空。
「到这里还可以听见会场的音乐呢。」
「是啊。」
竖耳倾听后,可以听到悠扬的舞蹈曲流泄而来。
「你刚才很受那些小女孩的欢迎嘛?」
「会吗?应该是把我当作为了适应男性的练习对象吧。」
我随口回答似乎有些在闹别扭的亚里沙,然后站了起来。
「──你生气了?」
「怎么会──」
我向看似不安的亚里沙微微一笑。
「话说这位小姐,您是否愿意和我共舞一曲呢?」
「咦咦?这个嘛……是的!非常乐意!」
面对我有些装模作样的邀约,亚里沙先是不知所措,然后笑容满面地点头答应。
我们两人缓缓起舞。亚里沙的舞技出奇优秀,应该是公主时代受过了教育吧。
大约跳完三支舞后,露露出现了。
「让你们久等了,主人,还有亚里沙。」
过程比想像中要久,原来是她被主厨叫住后劝说:「想工作的话欢迎随时过来。」竟然私底下挖角,真是个不可掉以轻心的大叔。
「远远看去还是一样美丽呢。」
露露望著灌木围篱的彼端被照亮的舞会场这么叹息道。
藉这个机会也和露露共舞好了。
「这位小姐,和我跳一支舞如何?」
「是……是的!我很乐意。」
我和露露两人在舞会场外漏的光线中起舞。
配合舞蹈的动作,露露光亮的黑色长发也左右舞动著。
「啊啊,好像在作梦一样。」
「那真是太好了。」
我和表情陶醉的露露两人就这样一直跳下去。
「等……等一下,你们两个不要跳个不停,赶快换人嘛~」
「呵呵,亚里沙的反应真是可爱呢。」
原本打算等露露跳腻了再停下来,不过她似乎一直都意犹未尽,最终跳到吃醋的亚里沙出面打断为止。
在偶尔经过回廊的女仆和管家们莞尔的目光注视之下,我们三人就这样持续轮流共舞。
偶尔像这样的日子也不错呢。
◆
从那天起,忙碌的日子就此展开。
当然,以整天忙于工作的程式设计师时代来看,算是很优雅的时光。
我携带著点心和礼物前往叨扰在日本时无缘参加的千金小姐及夫人们所举办的茶会。
按照现代日本的观念难免会觉得「参加茶会为何要带礼物」,但这边的贵族似乎习惯被邀请第一次参加茶会时携带礼物。
倘若管家没有事先告诉我这点就糟糕了。
这种礼物并非纯粹豪华就可以。
倘若赠送太昂贵的礼物就会被误以为在向对方要求「提亲、任官、仲介」。
当然,廉价的礼物就反而被当成看不起对方。
而且还必须根据派系和权势来调整礼物内容。
就在我对于这个超级困难模式且又不能重新开机的游戏提心吊胆之际,意料之外的救星造访了。
──是多尔玛。
「晚安,佐藤先生。听说那些千金小姐似乎邀请你参加茶会,所以我就过来玩玩,顺便想灌输你一些关于派系和姻亲的事情。」
我从一手拿著名贵葡萄酒来访的多尔玛那里获得格外详尽的公都贵族关系情报。
享用著我所准备的大量下酒菜,他一边滔滔不绝地讲述每个人的个性甚至是喜好等各类消息。特别是个别告诉我容易踩到地雷的话题对我十分有帮助。
托他的福,直到他醉倒的这段期间我得以获得一本厚厚笔记本分量的情报。
我打算将其命名为「多尔玛笔记」并珍藏起来。
高兴归高兴──
「嗯,不过对于化解了罗伊德侯爵和何恩伯爵这对冤家的佐藤先生来说,我说的这些或许有些鸡婆了吧。」
──多尔玛竟然说出了这番话。
「感情那么好的这两人居然会是冤家吗?」
起码我并不记得自己曾经化解过他们。
顶多只是和他们两人一块起劲地聊著料理或魔法书之类的嗜好话题。
「感情好吗……佐藤先生真是个不可思议的少年啊。」
搞不好是「交涉」或「调停」技能擅自发动的缘故吧。
多亏前述的掩护射击,茶会进行得相当顺利。我带了起司舒芙蕾和甜饼乾,倘若对方家主不喜欢甜食就改以白兰地或加了葡萄乾的舒芙蕾来应对。
在亚里沙的建议下,我前往叨扰时也会赠送较为普通的饼乾给该家族的女仆们。
礼物则是准备了自制的银项炼或耳环。
当然,我也加入了自己的一些巧思。
「母亲大人,请看这个。」
「唉呀,真是太美妙了。」
在千金小姐的手中,吊坠顶端的小石头散发亮光并同时浮现出魔法文字「符文」。
这是我利用芝麻大小的光石刻上「符文」文字而成,只要注入魔力就会单纯发光。
其中沿用了在基基奴店长的魔法店购买的刻印魔法书籍里所获得的知识。
一个字的「符文」无法发挥魔法效果,不过书中有类似日本御守的「家内安全」或「恋爱成就」等成套的「符文」文字,于是就拿来使用。
「很棒呢。是招福的『符文』哦。」
「这个是武勇的『符文』!就让负责指挥街道巡逻的父亲大人戴上吧。」
我向真心感到喜悦的茶会主办者一家投以微笑。
最初被问到这种光石装备品的作者时我随口回答「特里斯梅吉斯特」这个名字,所以此一虚构的魔法道具技师在公都逐渐变得有名气起来。当然,光石装饰品的制作者是空栏。
这也算是魔法道具的一种,不过几乎不具备实质效果所以没有问题。
只不过,这种礼物似乎太受欢迎……
「佐……佐藤大人,请务必也前来我们家参加茶会。」
「不,比起准男爵的菲鲁纳家,还是请过来我们男爵家吧。」
──激起了千金小姐们的物质欲望。
于是每隔一天的行程变成每天,一天造访一家的次数最终增加为一天三家。
能认识多一点人固然很好,不过要记住对方的脸就很吃不消了。
所幸拜高智力值所赐,只要我动念记忆就能一口气记住名字和长相,
另外,这种光石吊坠由于是自己制造,每个的成本还不到一个金币。
只不过想要的人一多,市场行情技能所显示的价格似乎也水涨船高,成品的价值已经到了二十枚金币的程度。
部分原因是我的镂金技能到了最大值,但这个世界的装饰品所没有的纤细工艺和细致的炼条似乎是受欢迎的主因所在。
这种炼条制作起来非常麻烦,倘若不是在一并进行「理力之手」的熟练训练,我或许早早就更换成其他物品了吧。
最终我得以同时使用一百二十只「理力之手」来制作炼条,可以说是辛苦的训练有了回报。
顺带一提,我成功地从那些建立交情的贵族家获得参观他们旗下工房的许可。
短期内没有时间可以去参观,我打算待茶会风潮结束后和大家一起前往。
另外,这些贵族当中的好几家都愿意将老旧的储备米和库存过多的乾粮等无处消化的食物,以低廉价格甚至免费提供给穆诺男爵领当作支援物资。
这些食物已经透过沃尔果克前伯爵的关系,组织了商队运往穆诺男爵领。我很期待他们回程的时候可以批发一些竹叶鱼板过来。
话虽如此,认识的贵族变多也并非都是好事。
「主人,有人寄来了信和相亲照片哦。」
「又来了吗……」
参加完茶会回来后,亚里沙用颇为不悦的语气迎接我。
最近开始陆续有一些帮忙说媒的信件。
「卡丽娜,不要紧~?」
「振作一点哟!伤口很浅哟。」
「……小玉、波奇。」
小玉和波奇安慰著抵达客厅后就整个人扑倒在地的卡丽娜小姐。
我总是带著她参加茶会,试图拓展一下她的交友圈,然而至今都没有任何收获。
「露露,不好意思,麻烦你把青红茶端来书房。」
「是的,主人!」
我仅拿起书信前往书房。
「──连照片都不看就拒绝吗?」
「看完之后拒绝才比较失礼吧?」
我耸耸肩膀这么回答亚里沙,然后走向书房。
一边写著婉拒的书信,我将前来说媒的贵族姓氏和其女儿的名字记录在交流栏的记事本里。
虽然都是下级贵族的来信,但里面偶尔也有打著说媒名义想一并借钱的家族。
看来我好像被少部分人当成了专挑昂贵魔法道具作为茶会礼物的暴发户贵族。
写完之后的信我拜托露露转交给管家。
「佐藤?」
「主人,还要外出吗──这么询问道。」
眼尖发现我一手拿著外套的蜜雅和娜娜这么询问道。
「抱歉,罗伊德侯爵叫我去参加晚餐会。」
「咦──又要去?昨天不是才去过何恩伯爵那里吗?」
最近这阵子,我每天都轮流获邀参加罗伊德和侯爵和何恩伯爵的晚餐会。
由于已经将天妇罗的食谱提供给两家的厨师,所以我并非以厨师而是来宾身分被邀请的。
另外,天妇罗的食谱也都一并提供给沃尔果克伯爵家和公爵城的厨师。
而在获邀参加的晚餐会席上──
「士爵大人,刚才的料理您觉得如何呢?」
「真是很出色的鸭肉料理。十分美味哦。」
「很高兴得到您的夸奖。还请指教一下不周到的地方。」
──每次都会出现我和主厨这样的对话。不过我在提供建议的同时也从对方那里学习从来没见过的调理方法,考虑到可以吃到美味料理的份上实在相当划算。
「佐藤先生,今晚也要熬夜吗?」
「是的,倘若您许可。」
「真有热诚啊。小心点不要把身体搞坏了哦。毕竟你的身体可不是只属于你自己一个人了。」
倘若有人听到我跟罗伊德侯爵的对话大概会误会吧。
顺带一提,最后的那句话接下去其实是「毕竟还有不少人在期待著佐藤先生你的料理啊」。
那么,暂且先拋开这些事情,我在获得许可之后进入了罗伊德侯爵的书库。
然后取出附锁的魔法书放在书架上开始阅读。由于是贵重的书籍所以有同行监视的管理员在场,不过没有问题。
这些书籍的阅览许可是我靠著公开澄清汤食谱和提供调理所需的原创水魔法交换而来的。
由于许可的条件是不得抄录,所以我并未抄写在交流栏的记事本里。
话虽如此,拜我的超高智力值所赐,再加上图像记忆能力也能够以惊人的精准度默背下来,所以毫无问题。
回到房子后我再凭藉记忆写在记事本上,这样就不算违反约定了。
更何况各家的书库似乎不仅一处,所以真正想隐匿的东西应该放在别处了才对。
另外,我也与何恩伯爵以及欧尤果克公爵签订了相同的契约以阅览贵重的书籍。当然,也包括我借住处的沃尔果克前伯爵。
就因为这样,上级魔法的种类增加了许多。
虽然我自己无法使用──
我在与看不完的书籍格斗的同时,一边度过了得以接触新知识的幸福时光。
>获得称号「书库之主」。
>获得称号「书籍管理者」。
◆
晚会后的第六天,从抵达公都算起第十天的早晨。
由于出发前还有一些时间,我便前往中庭观看孩子们战斗训练的状况如何。
「主人~?」
「是主人哟!请看看波奇的修行成果哟!」
我做好外出准备后来到中庭,小玉和波奇立刻跑了过来。
「你们两个,不可以用脏兮兮的手弄脏主人的外出服装。」
「主人,希望夸奖修行的成果──这么请求道。」
莉萨和娜娜也一起。
娜娜首先透露出了真心话。
既然大家都这么卖力,无论要我夸奖几次都没问题。
「难得有少爷在场!你们就分成二对二的形式展现一下修行成果吧。」
指导前锋成员武术的沙珈帝国武士卡吉罗先生一声令下,模拟战便开始了。
「要注意,像平常那样浑身破绽,就会遭到绫女的偷袭!」
女武士绫女小姐向我点头示意,然后手持短弓躲在中庭旁的树丛里。箭枝上面仅包了布以代替箭镞,所以不用担心会受伤。
这个训练据说是设定为对盗贼战。
我站在卡吉罗先生的身边观看大家的战斗。
的确,破绽比起以前少了。特别是往往一面倒攻击的波奇,现在已经会查探四周动静。
偶尔露出破绽后,绫女小姐的射出的箭就会准确飞来,或是被树上偷袭的小树枝所击中。
根据受到偷袭的次数而定,好像会进行惩罚训练。
训练是莉萨和小玉的组合获胜,不过娜娜和波奇这一组也相当出色。
我个别夸奖了训炼成果后,管家正好从房子里出来呼唤我。
时间似乎也差不多了。
继沃尔果克前伯爵夫妇的马车后,我和卡丽娜小姐也一起乘坐马车外出。
目的地是飞空艇起降场。
那里已经被公都的贵族们挤得水泄不通。
「是小型的飞空艇呢。」
「是啊。不过动作相当灵活,装甲似乎也是秘银合金材质。」
我和卡丽娜小姐抬头望著准备降落的小型飞空艇一边这么交谈。根据AR显示,那似乎是国王专用的高速飞空艇。
「陛下就坐在那里面吗?」
「是的,应该是。」
我点头回应一副坐立不安的卡丽娜小姐,同时确认地图情报。
今天我们是和公都的贵族们一起前来迎接搭乘专用艇过来的国王。尽管不强制,但为了想见到国王长得什么模样所以就参加了。
神殿相关人员也在场,但没有见到特尼奥神殿的巫女长或赛拉的身影。
我从赈济食物的那天起就没再见过赛拉,根据茶会上获得的情报指出,她似乎是为了躲避王子的求婚,而以仪式的名义将自己关在圣域里。
公都的贵族和神殿相关人员聚集在一处的话,很容易成为恐怖攻击目标,不过公爵领内的「自由之翼」余党已被彻底逼出,光靠幸存的少数人应该不至于发动恐怖攻击才对。
另外,根据在晚餐会听到的消息,国王会驾临此地似乎是为了参加公爵的孙子──下下任公爵提斯拉德,和领地位在王国西端的艾尔艾特侯爵孙女两人的结婚典礼。
我在罗伊德侯爵的晚餐会上见过,艾尔艾特侯爵的孙女是个梦幻般的美少女。
而典礼预计在五天后举行,我这边也接获了准备料理的请求。
「那位就是国王陛下吗?」
卡丽娜小姐的发言让我转动目光,只见飞空艇的登机梯正走出一名头发花白的男性。不知为何,唯独只有胡子是全白的。
AR显示在国王旁边的情报是五十五岁,想不到挺年轻的。
看了后续的情报让我有些惊讶。他并非真正的国王,而是国王的替身。
至于从他身后走出来的大臣好像是真的。
周遭的贵族们纷纷下跪摆出臣子的礼仪,于是我也跟著仿效。
前来迎接的下任公爵走到国王面前说了些欢迎的话,国王也对此出言附和,直到离场之前我们都一直持续跪著。
上级贵族的家主以及身居要职的人们动身前往公爵城,至于我们的使命已经在此结束,所以就返回房子里。
「佐藤。」
在客厅和亚里沙一起阅读魔法书的蜜雅摇摇晃晃地走来,一把抱住我的腰部。
其手中还握著一张给我的留言卡片。
「卷轴。」
「谢谢你,蜜雅。」
接过的这张卡片来自卷轴工房,上面写著我下单的部分卷轴已经完成。
我将紧贴我的腹部模仿猫咪「咕噜咕噜」叫声的蜜雅拉开。
「姆。」
然后抚摸蜜雅的脑袋化解她的不悦,并告知自己要去办事。
「我要去一趟西门子爵邸哦。」
「好──」
正在专心记忆空间魔法咒语的亚里沙回了个心不在焉的声音。
「早点回来。」
「当然。」
我摸了摸来到入口大厅送行的蜜雅脑袋。
「我只是去多尔玛那边露个脸拿卷轴哦。晚餐大家就一起吃吧。」
「嗯。」
一边感受著有个女儿般的父亲心境,我动身前往位在附近的西门子爵邸。
我在卷轴工房从工厂长姜格先生那里收下了拜托他们最优先制作的对人压制魔法「追踪气绝弹」和实验用的「弹体射出」、「标准输出」、「影像输出」卷轴。
「姜格先生,姜格先生!我听说士爵大人来了,人还在吗?」
「安静点,娜塔莉娜!」
慌慌张张地冲进来的娜塔莉娜小姐手中握著两根卷轴。
「太好了!嘿嘿~这可是我漏夜完成的『烟火』和『幻烟火』卷轴哦!」
顶著黑眼圈的娜塔莉娜小姐看似因熬夜而过度兴奋一般递出卷轴。
「谢谢你,娜塔莉娜小姐。」
「嘿嘿──所以啊,要是你肯把这个魔法出售,我会很高兴的呢~」
听我道谢后,害羞的娜塔莉娜小姐故作忸怩地露出谄媚的笑容拜托道。
「别这样,娜塔莉娜。你这个水桶腰只会招来反效果。」
「姜格先生,你太过分了──!」
姜格先生看不下去出言劝诫娜塔莉娜小姐,然后换上郑重的表情与我交谈:
「这边是我们收购『烟火』和『幻烟火』可以开出的金额。」
我浏览书面的契约条件,看到最后书写的金额后倾头不解。
「──确定没有多填一个数字吗?」
区区两个魔法就价值一百枚金币,未免也太多了吧。
毕竟这只是要给对方「附解说书的咒语全文」和「将新魔法使用于销售的权利」,并非我自己无法再使用或者授权独家贩售。
「所以我不是说了吗,姜格先生!这个魔法存在更大的价值!这可是任何人都可使用的下级魔法哦!而且就算做成卷轴也能够制造出美丽的烟火哦?要是顺利赶上提斯拉德大人的结婚典礼就会涌入一大堆订单!一年就可以回本了哦。」
迷上烟火魔法的娜塔莉娜小姐拚了命向姜格先生这么诉说。
距离结婚典礼应该还有五天,要量产好像很困难。
──等等?
莫非他们误以为我的意思是一百枚金币太少,而希望多加一个零吗?
「说得也是,虽然购买一个新魔法的普通行情的确是一百枚金币,不过这种魔法无疑将会受到贵族的青睐。我去向霍萨利斯大人交涉看看,能不能每种出到五百枚金币的价格好了。」
「太好了──!」
而且原先就打算用两百枚金币购买两个魔法了?
我还以为两个最多才十枚金币而已……
无论哪一种魔法都花不到我一天时间,所以每个出价五百枚金币的话就有点良心不安了。
「请等一下。既然两位认同这种魔法有如此大的价值,那么我就按照最初的金额出售吧。」
「真的吗──?太好了──!那么得赶快开始量产烟火的卷轴才行!姜格先生,可以停止其他卷轴的生产吗?」
「嗯嗯,无妨──士爵大人的订单可别中断啊。」
「那还用说吗──!除此之外全都停下来生产烟火──!」
获得许可的娜塔莉娜小姐踩著响亮的「躂躂」脚步声离开房间,却又以同样猛烈的速度折回。
然后──
「谢谢您,士爵大人!」
──这么道谢后,她再度离去。
真是个忙碌的人。
「不好意思,她就是这么吵吵闹闹的。」
我从这么道歉的姜格先生那里收下了新魔法销售金额与卷轴费用间的差额,以及一整捆卷轴。
总觉得拿了人家很多东西呢。
办完事情后我前往位于西门子爵邸外围多尔玛的房子。
在女仆的带领下,我来到房子旁的东屋,不知为何琳格兰蒂小姐正在与多尔玛一家喝茶聊天。
「好久不见了,多尔玛勋爵。」
「嗨,佐藤先生。来这边和我们坐坐吧。琳也觉得可以吧?」
「是的,没有关系哦。」
原本打算在东屋入口向多尔玛答谢他提供的贵族情报,不过既然获邀入内,我于是坐在琳格兰蒂小姐旁边的空位上。
「社交方面还顺利吗?」
「是的,多亏多尔玛勋爵您的指导,目前能够顺利地进行交流。」
「那真是太好了呢。对了,听说还有人找你说媒,现在跟多少人订婚了呢?」
尽管知道这是个普遍一夫多妻的国家,但还是无法理解拥有多数未婚妻的感觉。
「不,我年纪尚轻,所以短时间内并没有结婚的打算。」
毕竟要是定下来,就没办法自由自在地旅行全世界。
虽然偶尔会在茶会上认识卡丽娜小姐或赛拉那样等级的美少女,不过由于我平常见惯了露露她们,所以有把握不会那么轻易坠入情网。
「是这样吗?你应该很受欢迎吧?毕竟要是把卡丽娜这个未婚妻娶为正妻,穆诺男爵领的太守之位就唾手可得,届时无论权势或者收入都可以媲美上级贵族吧?就算娶了赛拉为第二夫人,接下来还能再多娶两三位夫人,至于小妾的话,就以十人为单位一次收入房中吧?」
──这是什么齐人之福。
真是的,哪一国的后宫啊?
多尔玛的妻子哈尤娜女士和我都对此傻眼,此时却有一个人对多尔玛的发言做出激烈反应。
「佐藤!你果然看上了赛拉对吧?而且居然是第二夫人?难道你打算把赛拉排在第二位吗?」
柳眉倒竖并抓住我衣领的人正是超疼爱妹妹的姊姊──琳格兰蒂小姐。
「请冷静一点。这纯粹是多尔玛勋爵个人的幻想哦。我在神殿也说过,赛拉小姐是我重要的朋友。况且,我跟卡丽娜小姐并没有婚约,甚至连男女朋友也不是。」
我举起双手订正琳格兰蒂小姐的误会。
「──你保证?」
「是的,我向天地神明及名誉士爵的爵位发誓。」
琳格兰蒂小姐带著半信半疑的表情放开抓住我的手。
真是的,请不要因为奇怪的猜测而散播不和的种子好吗?
「对不起。以前发生过一些讨厌的事,所以让我不禁激动起来。」
紧握拳头的琳格兰蒂小姐按捺著心中的怒气向我道歉。
她恐怕是想起所谓「讨厌的事」而再度燃起怒火了吧。
感受到这股怒气的小婴儿玛尤娜哭了出来。
「唉呀,对不起──」
听见玛尤娜的哭声,琳格兰蒂小姐似乎也没了脾气。
「多尔玛叔叔,我要稍微借用这里的院子。佐藤,过来陪我一下吧。」
被「啪擦」一声抓起剑来的琳格兰蒂小姐拖住,我被迫担任了约一个小时的比剑对手。
「你们两人一定口渴了吧?修行就到此为止,来一杯葡萄酒怎么样?」
一直观看练习到刚才的多尔玛一手拿著葡萄酒这么建议道。
哈尤娜女士似乎回到房子里哄玛尤娜入睡了,东屋里只剩下负责侍餐的女仆小姐而已。
「──知道吗?我必须在众目睽睽之下故意败给对手哦?而且对方还是那个夏洛利克王子!」
被葡萄酒灌醉的琳格兰蒂小姐将身体靠向我这边唠叨起来。
加诸在手臂上的触感固然相当美妙,不过琳格兰蒂小姐因喝醉而红润的妩媚表情和她身上飘来的香水及体味交织而成的空气,让我彷佛要为之著迷。
「真是的,就算是陛下亲自观战,为什么就非要我跟殿下进行模拟战不可呢?」
啊,这已经是第三遍重复了。
「况且殿下手持的是护国圣剑光之剑。那可是人们口中体现希嘉王国的『不败』象徵哦?所以我绝对不可以──」
牢骚似乎在重复第三次时告终。
我拿起琳格兰蒂小姐持续握著的酒杯,静静地放在桌子上。
将肩膀借给睡著的她倚靠,我和多尔玛两人就这样在美女的鼻息背景音乐下,增进男人之间的情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