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六卷
  5. 公都观光
  6. 繁体版

公都观光
2017-06-22 20:43:05

		

「我是佐藤。说到能在众人的七嘴八舌当中辨别出所有发言,最有名的人物就属圣德太子。但每次听到这个故事时都会心想,在辨别之前先叫他们一个个按照顺序说话吧。」
「主人,请看天空!」
总是沉著冷静的莉萨指著天空这么叫道。
从她的手指延伸出去,可见到一艘飘浮在晨霭天空上的飞行船。根据AR显示,那似乎叫「希嘉王国硬式大型飞空艇」。
「魔物~?」
「不好了哟!有很大的落花生哟!」
小玉和波奇两人拉扯我的袖子蹦蹦跳跳。
其他孩子们也站在沃尔果克伯爵邸的停车场,面带惊讶仰望天空。
正如波奇所形容的,飞空艇的形状就像在落花生的凹陷处装上巨无霸客机的机翼那样。主翼的两端装有球状炮塔,或许可说相当具有奇幻的味道。
根据之前在基基奴店长的魔法店购买的书籍,那似乎是仰赖一种叫空力机关的魔法装置飞行。
「呜哈──好有奇幻风格呢。我热血沸腾了~」
「究竟是怎么浮在空中的呢?」
亚里沙和露露感到相当好奇。
这两人的故乡好像没有飞空艇的样子。
「飞空艇。」
仰望天空的蜜雅这么简短嘀咕。或许是曾经见过,她看起来不怎么吃惊。
「飞空──艇──?」
「就是会飞的船哦。」
「有人坐在上面吗?」
我回答小玉的疑问,然后对卡丽娜小姐的问题表示肯定。
「好棒哟!好想坐坐看哟!」
嗯,我自己也想坐坐看。
不过那个按理来说应该是军事用途,所以能不能搭乘还是未知数。
以「让晚会成功的报酬」名义和公爵进行交涉也是一个办法,但就算能够顺利交涉也不可能让所有人上去。
可以的话,真想和大家一块搭乘。
有没有什么好方法呢?造访西门子爵邸的时候再和多尔玛商量一下吧。
「主人,我想要那个──这么恳求道。」
「呵呵,形状真是可爱。」
娜娜做出将手伸向飞空艇想要将其抓住的动作。
露露说可爱,真有那么可爱吗?
我们双方的感性不同,所以不太能理解。
「要不要请主人制作飞空艇的布偶呢?不但可爱而且还很柔软哦?」
娜娜「啪」地拍了一下手转身面对我:
「主人,能有飞空艇的布偶──这么希望了。」
「好吧,藉这个机会,我就教你制作的方法吧。」
娜娜还是要有个战斗以外的嗜好比较好呢。
「制作方法吗──这么询问道。」
「嗯嗯,要是会自行制作,就可以获得自己喜欢的布偶了吧?」
「这个!是非常好的主意──这么赞赏主人!」
或许是很满意我的建议,维持无表情的娜娜红著脸不断点头。
和娜娜打勾勾约定完毕后,我的目光追寻著往公爵城另一边不断降低高度的飞空艇。
「接下来预计到平民区的大市场,不过要不要先去飞空艇起降场参观一下呢?」
面对我的询问,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YES。
补充一下,最初回答的人并非亚里沙或波奇,而是卡丽娜小姐。
◆
大概是乘坐沃尔果克伯爵家的马车缘故,我们得以直接来到位于公爵城后方飞空艇起降场的停车场。
据说贵族区会忌讳亚人,所以我让兽娘们穿上较长的连帽外套使尾巴不至于太显眼。
「周遭都是动不动就生气的贵族,所以到外面之后不要吵闹哦?」
「系系~」
「嘴巴拉上拉炼哟。」
我这么告知小玉和波奇后,两人便闭上嘴巴做出拉拉炼的动作点头。
这种老掉牙的动作想必是亚里沙教她们的。
下了马车,飞空艇的庞大体积清楚可见。
虽然很想目睹降落时的情景,但目前看来已经停船,登机梯也接上了飞空艇的中央部分。
「好大哦~这究竟有多大呢?」
「全长一百公尺左右。」
我从地图情报计算飞空艇的尺寸后回答亚里沙的问题。
「真的假的?这么大却只有齐柏林飞船的一半呢。」
「你知道的还真多啊……」
佩服亚里沙拥有丰富杂学知识的同时,我带著大家走到飞空艇附近的隔离绳。
这里似乎用绳子隔离出了一块禁止进入区。
「不可以到那条绳子的另一边哦。」
「系。」
「是哟。」
被我这么叮咛后,兜帽下的小玉和波奇小声回答。
看来她们还记得我刚才的注意事项。
隔离绳前方的参观者比想像中还多。几乎都是贵族,但其中也夹杂身穿佣人服装的女孩们。
不知为何,我感觉到一股等待名人到场的粉丝集团所散发的热力。
「这不是潘德拉刚勋爵吗?莫非是来接认识的人?」
骑在马上这么出声的人是近卫骑士伊帕萨•罗伊德勋爵。
他似乎正在执行飞空艇起降场的巡逻警备任务。
「不,我第一次见到飞空艇,就好奇过来看看了。难道进入这里要获得许可吗?」
「贵族就不需要了。当然,贵族的随从也是。」
伊帕萨勋爵首先回答我的问题,在打量兽娘们之后又补充了后半句。
他看样子并不忌讳亚人,真是太好了。
「话说回来,看热闹的人真多呢。」
「啊啊,那是因为──」
伊帕萨勋爵正准备告知理由之际,却被女性的尖叫声盖过。
她们口中纷纷大叫「殿下」或「圣剑士大人」。
这恐怕是针对刚才出现在登机梯上的白色铠甲美形青年吧。根据AR显示,他的名字叫夏洛利克•希嘉。详细情报指出他似乎是希嘉王国的第三王子。
在他身后跟著看似随行人员的两名骑士,还有长袍打扮的魔法使以及随从和侍女大约十人左右。
「潘德拉刚勋爵你知道夏洛利克殿下吗?」
「不,我不晓得。」
我老实回答伊帕萨勋爵的问题。
自己仅了解到AR所显示的详细情报内容,并不知道人们口中的评价。
「他是希嘉八剑的第二位,获殿下允许配带护国圣剑光之剑的圣剑士。」
「不是勇者却可以使用圣剑吗?」
察觉王子的称号中没有「勇者」,我不禁这么发问。
这让我想起在圣留市获得勇者称号之前,仅仅拔出圣剑就受到了伤害一事。
「嗯嗯,因为陛下可以任命圣剑光之剑的使用者。」
所谓陛下就是国王了吗?既然如此,说不定存在著可以利用都市核的力量变更使用者的秘技。
接下来听到的王子情报就如同八卦杂志的内容那样,拥有相当丰富的女性经历。据说过去也引发了诸多问题,还是不要让她接近娜娜或卡丽娜小姐好了。
另外,所谓希嘉八剑是希嘉王国最强圣骑士首席的八名剑士获赠的称号。
我向伊帕萨勋爵道谢,目光转回王子一行人身上。
他的个性似乎很冷淡,完全不对这些少女们挥手,只是顶著一脸失望的表情。
王子从登机梯踏上通往接送马车的地毯时,位于王子前方的侍女们一边洒著花瓣一边帮忙开路。
大概就像结婚典礼经常看到的那种花瓣雨吧。
忽然间,王子的目光偏向一旁。他的视线尽头可以见到一只从公爵城起飞的飞翔木马。
莫非他和琳格兰蒂小姐认识吗?
「呀!」
急促的尖叫声让我回头,只见洒著花瓣雨的其中一名侍女突然脚滑,以有失体统的姿势跌倒在地。
所幸裙子底下风光尽露的事态得以避免,但问题在于别的地方。
她跌倒时将手中装有花瓣的篮子拋了出去,而这个篮子如今就盖在王子头上。
看样子,王子在东张西望之际被篮子直接命中了。
那美形的脸庞更增添了滑稽感。
「你……你这家伙……」
「非……非常对不起!」
看似开不起玩笑的王子因愤怒和羞耻而浑身颤抖。
在他前方拚命低头道歉的侍女我有印象。就是昨天晚餐会时帮忙我的那个女孩。
「这个无礼之徒──砍了她。」
愤怒的王子颤声这么下令。
──咦?真的假的?好可怕的封建国家。
我对意外的事态发展感到讶异,同时也从储仓取出劣币准备偷偷介入其中。
「遵命──殿下的命令是无法违抗的,抱歉啦~」
随行的少年骑士带著残忍的笑容在侍女的面前举起了剑。
我将劣币的边缘折弯以制造出弧形轨道,一边评估著投掷的时机。这样一来应该可以在不暴露我身分的情况下阻止少年骑士的暴行。
然而,折弯的劣币终究没有出场的机会。
「──还不住手。」
另一名年老的随行骑士用装备的大盾护住侍女,挡下了少年的剑。
「咦~?就算雷拉斯大人是希嘉八剑,像这样违抗殿下的命令真的好吗~?」
「赌上陛下出借的这个圣盾之名,我绝不容许眼前发生的残暴行为。」
看样子,老骑士身负著监视暴躁王子的使命。
「哼,这个老顽固。就看在勋爵的面子上放过她吧。告诉公爵,务必给予此人适当的惩罚。」
顶著无处发泄怒火的表情,王子向老骑士和从马车处跑来的管家这么告知。
「啧──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杀个女孩子了──」
少年骑士发著牢骚一边跟在王子后方。
真是危险的家伙。前往公爵城的时候还是不要接近王子和这个少年骑士好了。
「幸好有雷拉斯先生挺身而出。」
伊帕萨勋爵这么喃喃说道,然后从隔离绳的另一侧回来。
看来他刚才也跑了出去准备救下侍女。
虽然因为王子的缘故而很想否定整个封建社会,但毕竟还是存在老骑士和伊帕萨勋爵这样的贵族,所以还是不要一竿子打翻一船人吧。
◆
欣赏完飞空艇之后我们再度坐上马车,来到大壁门至港区之间绵延的公都大市场观光。
我们在大壁门旁边的停靠区走下马车,从那里开始徒步行走。
「好多。」
「是啊,因为正在举办大会,所以这里就像一处人种的大熔炉。」
对于目睹人潮后瞪圆眼睛的蜜雅,亚里沙用从容的表情这么评论道。
正如亚里沙以熔炉来比喻的那样,这里可以看到以前未曾见过的褐色皮肤人族和亚洲面孔的人族,除此以外还有各式各样的兽人。
当然,希嘉王国面孔的人们当中也夹杂著身穿纱丽般服装的人或打扮成近似游牧民族的异国人。
不同于宁静的贵族区,港区即使以现代日本为基准来比较也可说是人潮汹涌。
而并非只是人多,还充斥著东南亚市场那种特殊的热力。或许是被此影响,大家似乎都比平常更为活泼喧闹。
「熔炉~?」
「好不好吃哟?」
「呵呵,波奇真是个贪吃鬼呢。」
小玉和波奇的发言让露露这么莞尔道。
「喂喂,你看那个!」
「哦?在这里还是第一次见到啊。」
声音中带著喜悦的亚里沙拉住我的袖子指向一项商品。
大概是利用大河进行运输的贸易相当兴盛,商品种类也琳琅满目。
「虽然有点酸,不过很好吃哦~怎么样!回去之后就淋上砂糖和炼乳一起吃!」
眯细双眼望著新鲜的草莓,亚里沙一边提出这样的要求。
──这家伙真是个内行人。
「美味?」
看样子,蜜雅似乎也很感兴趣。
「炼乳~?」
「因为有砂糖,所以一定很甜很好吃哟。」
奇特的发音让小玉倾头不解,波奇则是怀著莫名的自信猜中了正确答案。
「那么,回去后就做给你们吃吧。」
「太好了──!」
我这么承诺后,年少组都举起手来欢呼道。
将牛奶和砂糖混合在一起虽然很麻烦,不过既然有专为制作美乃滋的搅拌用水魔法就应该没问题吧。
我们经过陈列著水果和蔬菜的角落,往乾粮区前进。
当然,一路过来的战利品都已经收纳至万纳背包。看出这是魔法道具的犯罪者好几次过来抢夺,但都被兽娘们及卡丽娜小姐的护卫女仆们轻松排除。
「哦,是葡萄乾。加入起司舒芙蕾的话应该会很好吃呢。」
「嗯,无花果乾。」
果乾类似乎是平民们常吃的甜食。
话虽如此,由于价格昂贵所以能否吃得起还要视经济能力而定。
我物色著熏鱼和乾货,买下大量的鲣鱼乾和干贝等物。
带著喜悦的表情穿过乾粮区后,我们来到了日用品和化妆用品的区域。
「是口红还有蜜粉!」
「亚里沙你还太早了哦。这个口红比较适合娜娜或卡丽娜小姐吧?」
「主人,请帮忙涂抹──这么申请道。」
「如……如果愿意帮我涂口红,那……那么就拜托你了。」
卡丽娜小姐顺著娜娜的要求一并这么附和,可惜的是,这里并不像现代日本那样有化妆品的试用区,所以好像只能先买再试。
由于可以目睹害羞地闭上眼睛递出嘴唇的卡丽娜小姐,所以有些赚到的感觉。
「主人,我可以只购买肥皂和浮石吗?」
「这边的芳香袋怎么样?甘甜的香气闻起来很柔和,顺便买一个给你吧?」
对于正在谨慎选购生活用品的莉萨,我来购买一样东西奖励她好了。
「可……可是,身为奴隶怎么可以让您购买如此昂贵的物品──」
她在推辞的同时仍对芳香袋十分在意,所以并不像往常那样断然拒绝。
「莉萨你一直都在帮忙照顾大家,这点小意思算是理所当然的报酬哦。」
我再次强调后,莉萨终于乖乖收下了芳香袋。
像这样子和大家享受购物乐趣之际,一段耸动的对话忽然传入我的耳里。
「──把暗杀说得那么轻松,你打得过圣剑使的王子和希嘉八剑吗?」
「谁说要跟他们动手。当然是下毒了。」
「嗯,要是有许德拉的毒就胜券在握,可是这里顶多只能买到──」
顺风耳技能捕捉到有人要暗杀王子的计画,但就是不知道来自人群的何处。
我进一步竖耳倾听以锁定位置。
结果这一次听到了不同的声音。
「我去犯罪公会发布委托了。乘那些家伙引发骚动的时候,我们就把关在公爵城地下牢房的同志们救出来。」
「这样一来,我们也可以当上干部了──」
──这次又是在策划阴谋。好像是另外一批人的样子。
刚才的家伙是犯罪公会,后者似乎是「自由之翼」的余党。
试著确认地图,这附近行动中的犯罪公会成员实在太多而找不出来。对话也已经中断,无法进行锁定。
另一方面,余党很快就找到了。
余党的周围有公都的卫兵们架起了包围网,打著坏主意的余党就像风中残烛那样命不久矣。
看样子用不著我亲自出马。公都的卫兵实在相当优秀。
「主人,那里在贩卖罕见的食物。」
听见露露这么呼唤,我暂时解除主选单的搜寻显示并望向她所指的方向。
「是肉冻吗?」
「这可是贵族大人不会食用的平民食物,你知道得还真清楚呢。我看你应该不是贵族吧?」
莫非只在平民之间普及吗?
肉冻明明就很好吃。
「说是贵族,也只是半路出家罢了。」
我向老板这么笑道,然后买了大家的份试吃看看。
充满弹性的口感很受众人的欢迎。只要改良一下外观和配料,感觉也能够在贵族之间流行起来。
就在我这么思考之际,年少组的注意力似乎转移到了他处。
「很香的味道哟。」
「姆姆姆,这是!酱油在烧烤的味道呢。」
抽动鼻子的波奇这番发言立刻就让亚里沙上钩。
「就是那个哦,照烧乌贼。波奇队员和小玉队员,紧急前往确保嫌疑犯~」
「确保~」
「要逮捕哟。」
小玉和波奇在亚里沙的带头之下跑向摊车。蜜雅也被这三人吸引而跑了过去,但她应该不能吃吧。莉萨和露露也徒步跟在这些小女孩后方。
──的确很香。
我也别去担心那些多余的事情,专心享受公都观光之旅好了。
「主人!」
我被娜娜这么呼唤,同时拉住手臂。
看样子她好像发现什么感兴趣的东西,试图要将我整个人带往和大家不同的前进方向。
「──主人?」
「孩子们交给你照顾吧。娜娜的事情办完后我马上就回来。」
我向察觉状况的莉萨这么告知。有了地图应该立刻就能会合。
由于娜娜抱住我整只手臂拉著走,那贴在手臂上的触感实在是美妙极了。
就这样,我们来到有两名鼠人族小孩所在的地方。刚好是过了大街的位置。
不,两人行走的同时脑袋前后摆动,皮肤也很光滑,所以好像猜错了。根据AR显示,那是海狮人族。这两个小孩似乎是姊妹。
「那种幼生体的动作无法计算。明明效率低落却无法移开目光──这么告知道。」
娜娜想看的好像就是这两个孩子。那走路的模样的确可以说很可爱。
欣赏一会之后就返回大家所在的地方吧。手臂虽然很幸福,但离开大家太久而让她们操心也不太好。
如此温馨的时光却因不解风情的一句话而化为喧嚣。
「是失控的马!大家快闪开!」
稍远处传来人们的尖叫和马的嘶叫声,紧接著是人和物体倒下的声响不绝于耳。
我们如今踏足大街上,于是我抱起娜娜来到路肩避难。
「主人!幼生体有危险──这么诉说道!」
娜娜平坦的声音夹杂著悲痛。
视线尽头处,海狮人族的小孩正缩在四处逃窜的人们脚边发抖著。
下一刻,有个未注意脚下的虎人族壮汉绊到海狮人族的小孩并将她们踢飞。
「幼生体!」
娜娜这么呼喊著,从我的怀里跑了出去。她使出一记空翻,一口气飞越至人群的另外一端。
看来好像使用了身体强化的理术,发动的速度还真快。
另一方面,脚步踉跄的虎人转头看了一眼孩子们。
可能是因果报应,东张西望的虎人就这样被失控的马撞上了。
剧烈碰撞后,虎人就像搞笑漫画那样被撞飞至人群的彼端。
虽然很在意虎人和失控的马,但还是先去找娜娜吧。
「主人!主人!幼生体的口中吐出体液。请求展开急救。万分火急,请紧急进行──这么恳求道!」
面对娜娜抱在怀里的海狮人族小孩,我透过口袋从储仓取出魔法药让她们喝下。
AR显示在海狮人族小孩身旁的体力计量表迅速就恢复至原来的状态。
幸好赶上了。
不知为何,周遭围观的群众发出了欢呼声。
看来海狮人族非常受欢迎的样子。难怪娜娜会被吸引。
刚才那匹失控的马上似乎坐著「自由之翼」余党,卫兵很快就跑来将他逮捕。
虎人男性则浑身是血昏倒在地,但看来没有性命危险所以被同族的男人们带走。对方并未向两个孩子说过一句道歉的话,我就不提供魔法药了。
由于担心还有其他「自由之翼」的余党,我再次搜寻整个公都。
除了刚才被逮捕的那些人,顶多只有被关在公爵城地牢和尖塔里的成员。将搜寻范围扩大一些后,我在进港中的一艘船上发现了「自由之翼」余党成坐在其中。
危险的恐怖分子当然不能放任不管,但要我亲自动手又很麻烦──应该说就等于越权的行为。这里就交给正职的人员好了。
「在此传达公爵阁下的命令。」
「什么?声音从哪里来的?」
我移动至小巷,用腹语术技能向站在大街上的卫兵队长说悄悄话。
这和传统的腹语术完全不同,但由于相当便利所以就不在意这些小细节了。
「正在进港的『解放』号上载有『自由之翼』的余党。立刻带队前往进行临检并捉拿这些余党。」
与其说半信半疑,队长的表情更像是二信八疑。不过在我进一步强调「尽速行动」后或许觉得无法放著不管,于是就带领几名手下前往港口。
看起来相当优秀,接下来应该可以放心交给他们了。
「……好好喝。」
回到娜娜的所在处,只见海狮人族的小孩们在喝完魔法药后仍继续舔著小瓶子的瓶口。大概是因为我在魔法药里加入甜味所致。
见到这幅光景,我不禁想起在库哈诺伯爵领遇见的魔女徒弟小伊。她如今想必正在老魔女的指导下积极修行当中吧。
「主人,请将这些孩子也当成我们的孩子──这么提议道。」
娜娜两手抱著海狮人族小孩这么向我倾诉。海狮人族的小孩们专心舔著小瓶子,没有丝毫的抵抗。
「不行。」
「主人,请再考虑。」
「驳回。」
尽管娜娜不断要求,但我总不能像往常那样心软。
某处的钟声响起,娜娜怀里的孩子们突然变得焦急,于是我命令娜娜放开她们。
娜娜有些犹豫,最后看到孩子们挣扎的模样还是放手了。
不知为何,孩子们所前进的方向,似乎亚里沙等人也在那边,所以我们就这样跟在两个孩子后方一起过去。
海狮人族来到的地方是一处耸立了七座神殿的小广场,神官和志工们看起来正在赈济食物。
不过重点在于──
「排队~排队~?」
「要好好排队哟!不可以插队哟。」
不知为什么,那里竟然可以看到小玉和波奇在整顿领取食物的队伍。
蜜雅也在两人身旁,却不加入整顿队伍的行列,而是吹著草笛好奇地眺望人群。大概是觉得排队的队伍很稀奇吧。
「队伍的尾端在这里。请拿著自己的碗排成三排。」
「那边!要是吵架的话就到尾端重新排队哦!」
莉萨和亚里沙似乎是负责队伍的最后方。
海狮人族的小孩们遵循亚里沙的引导排在队伍最后方。娜娜也想跟著一起排队,于是我轻轻按住她的肩膀加以制止。
「唉呀,主人,娜娜找你有什么事呢?」亚里沙问道。
「是为了保护那些孩子哦。」
我向亚里沙简单叙述了失控马匹的骚动。
「哦~还以为你们两人跑去那里玩了呢。」
要是真的这么做,蜜雅必定会神乎其技地找上我们吧。
之前询问蜜雅时她回答「精灵」二字,所以说不定是拜托精灵寻找的。真是很有精灵风格的奇幻世界找人方法。
「我才想问,你们怎么到这里来整顿队伍了?」
「算是自然而然吧?波奇刚才规劝一群插队之后大吵大闹的幼稚兽人。结果对方恼羞成怒想要打人却被莉萨小姐她们制伏,接下来就这样自愿负责整理队伍了。」
原来如此,我可以想像到那样的光景。
「我懂了,不过露露怎么会在摊位里帮忙发放食物呢?」
「在波奇之前有供餐的阿姨出面制止那些男人,可是却被打伤。」
虽然靠著蜜雅的魔法立刻治好伤势,但据说对方因遭受暴力而大受打击,于是就让她先回家了。这样一来人手变得不足,所以露露就自愿帮忙。
「中途离开也不太好意思,所以我们想再帮忙一个小时左右,可以吗?」
「当然。」
与当地民众的交流也是观光的醍醐味所在。况且露露身旁还有我认识的人。
原本想把娜娜也一并带去露露那里,但她一直待在海狮人族小孩身边不肯离开,于是我就任由她行动。
「──主人!」
黑头发绑著三角巾的露露见到我之后露出笑容。
倘若像波奇一样有尾巴,她大概会不断摇著尾巴对我释出毫无保留的喜悦。
「佐藤先生!」
接著,身穿纯白巫女服的赛拉小姐从露露后方现身。
那健康的模样实在不像昨天还是处于「虚弱:轻度」状态而躺在床上休养。年轻真好啊。
「好久不见了,赛拉大人──」
我按捺住差点就要脱口而出「您伤势怎么样了」的冲动。
「我们又见面了呢。」
赛拉百感交集地这么开口。
那眼眸直直注视著我的眼睛不放。
──就彷佛恋爱中的少女。
「是的,毕竟我们在古鲁里安市的城堡内这么约定过。」
「……是的。」
被赛拉的气息所感染,我的语气不自觉变得异常感性。
或许是这个缘故,一种无法言喻的气氛支配著现场。
不知何时靠来脚边的亚里沙和蜜雅顶著很不甘心的「唔唔唔」表情仰望著我。
虽然对赛拉很不好意思,不过这种充满恋爱色的气氛就到此打住吧。
我拍了拍两人的脑袋并转换一下现场的气氛:
「对了,神殿将您紧急召回的那件事情已经解决了吗?」
「是……是的……其实那好像是误报。」
「误报吗?」
「是的。」
赛拉看似难以启齿般点点头。
大概是将赛拉锁定为魔王活祭品的那些家伙搞出来的吧。
我脑中这么想著,一边和赛拉叙旧闲聊著
忽然间,我感觉到来自背后的视线,于是回头望去。
在目不转睛看著这边的卡丽娜小姐另一侧,位于赈济摊位附近的树林阴影处可以见到一群神殿骑士。
他们似乎在远处戒备著。其中也有在穆诺男爵领见过的年轻男女骑士身影,至于家中遭逢巨变的肯恩•波比诺勋爵自然不在场。
由于之前才被当成魔王的活祭品而丧命,赛拉的护卫除了他们几人之外,广场上还有变装为市民的公爵近卫兵在巡逻。
兽娘们在制止凶汉的时候,他们之所以没有介入,大概是因为并未直接危及赛拉的安全,抑或是兽娘们的行动比他们还要迅速的缘故。
「赛拉大人,排队领餐的人们还在等著哦。」
「唉呀,差点忘了呢。」
「打扰您真不好意思。我会去对面帮忙做菜,赛拉大人也请回去继续服务民众。」
我不愿让那些领餐的人们久等,于是催促赛拉回到供餐的作业上。
从后方眺望著赛拉和露露站在一起发放餐点的背影,实在是大饱眼福。感觉自己就像个观看偶像握手会的工作人员。
她们所发放的餐点是在看似海带芽的水草汤里放入小颗丸子之后煮出来的东西。看样子制作丸子的人手不足,所以我便往那里移动。
「我来帮忙吧。」
「不,我……在下不要紧。让贵族大人帮忙实在是不……不胜惶恐。」
我向其中一名正在调理的阿姨提出帮忙的要求却被惶恐地拒绝了。这个人的敬语有些怪怪的。
「不用担心,士爵大人很平易近人哦。在我们当地也会亲手制作糕点给城里的孩子们享用呢。」
「既……既然碧娜这么说,那就拜托您了?」
在参加调理的卡丽娜小姐护卫女仆碧娜介绍之下,对方终于同意让我帮忙。
另一名护卫女仆艾莉娜则是和卡丽娜小姐一起在赈济摊位的外围观摩中。就连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的蜜雅也和她们一起坐著吹起草笛。
我向调理中的其他人简短问候完毕便加入帮忙的行列。
「少爷,请用这个。」
一名看似年轻太太的人表示不可以弄脏衣服,同时借我一条围裙。
她负责将鱼捣成鱼浆的工作看起来最辛苦,于是我和她互换。刚才还闲来无事的蜜雅也不知不觉来到我身旁看著手边的动作。
「小姑娘,要不要来这里一起做丸子呢?」
「嗯,要做。」
在阿姨们的邀请下,蜜雅也参加了制作丸子的作业。
「卡丽娜小姐是否要和蜜雅一起试试?」
「我……我──那个……还是不必了!」
卡丽娜小姐看起来也很想加入,但面对我的邀约,或许是因为排斥待在不认识的一群人当中所以就拒绝了。
也罢,强迫别人不太好呢。
「你这个贵族还挺有天分的嘛。」
其中一名阿姨夸奖我俐落的动作。
「不用继承家业的话,要不要在我店里工作?我可以把女儿嫁给你当老婆哦。」
为什么中年阿姨总是喜欢推荐别人相亲呢。
「不行。」
「「「不……不行。」」」
蜜雅和露露对「老婆」二字做出反应并出言否定,不知为什么赛拉和卡丽娜小姐也和露露异口同声。
「「「──咦?」」」
而这个事实不光是露露,就连两人也吓了一跳。
露露和赛拉双手掩住嘴巴的惊讶模样很可爱,不过等待领餐的人目光实在是让我吃不消,于是便催促两人继续供餐作业。
卡丽娜小姐并未造成任何人的困扰,所以就让她继续维持吃惊的姿势。
话说回来,赛拉和露露的组合就恋爱对象来说虽然太过年轻,但十分养眼。真希望她们在五年后能组成一支双人组合。
唔,再加上卡丽娜小姐这位美女,三人一起组成团体或许也不错。
话虽如此,到时候得要想办法解决卡丽娜小姐怕生的毛病才行。
就这样,赈济食物的活动在颇为顺利的情况下结束。
只不过中途因为肉丸子变成高级货而导致有人大声嚷嚷,但被莉萨瞪了一眼后就安静下来不敢闹事。
骚动原因果然是我这个调理等级最高的人吗?
那个时候还被亚里沙小声斥责:「要帮忙无所谓,你也多少放水一点吧。」
唉呀,只是用捣钵制作鱼浆居然还需要放水,真是一大失算。
熟悉至某种程度的技能就算关闭后效果也变化不大,若是像炼成或调配那样反覆使用至滚瓜烂熟地步的技能就可以刻意降低品质制作出成品,所以调理技能大概也能办到才对。
不过,我可不希望故意把东西煮得难吃。食物果然还是要美味比较好呢。
和赈济食物期间帮忙的阿姨们──她们似乎是住在附近的主妇或神殿的打杂人员──闲聊之际,我向她们请教了关于赈济食物和平民区的生活。
这种赈济活动据说是由平民区的五座神殿轮流负责,每隔一天只发放一餐,费用不光是神殿出资,还仰赖贵族和城镇仕绅的捐款来维持。
聊到这里的时候现场刚好有管理捐款的神官,我捐了十枚金币后让对方大为震惊。据说下级贵族捐款时仅需要数枚银币即可。
就在我回想这些事情的期间,调理区已经大致收拾完毕,于是我和大家一起帮忙将器具搬到旁边的特尼奥神殿。
顺带一提,巫女长大人所在的特尼奥神殿位于贵族区,这里的神殿是平民专用。
「收拾~」
「是哟。」
小玉和波奇两人将长桌举在头顶搬运的模样实在很可爱。
亚里沙则挥舞著捡来的小树枝吆喝著「一、二」同时在前替两人开路。
「对不起,还让大家帮忙收拾东西。」
「不,这并不算什么,请不用放在心上。」
明明只是和赛拉正常交谈,不知为何蜜雅却踹了我的屁股。
露露将清洗完毕后看来很沉重的深锅轻松拿在手上。由于等级提升的缘故,露露现在比普通的男性力气更大。
「你们看那个!」
「是琳格兰蒂大人!」
我听见年轻的神殿骑士男女指著天空这么大叫。
──啊啊,这一幕实在很眼熟。
轻微的既视感让我抬头望向天空,只见一个骑乘飞行木马的美女身影。对方似乎正要降落在这边。
「琳姊姊……」
赛拉像个孩童般皱起眉头。她的这种表情实在很罕见。
周遭呼起「琳格兰蒂」的口号,她却很不开心地牵著我的手进入神殿的仓库里。其他孩子们也抱著器具急忙跟在后面。
「赛拉大人,您不用前去迎接令姊吗?」
「没……没有关系。毕竟我已经离开欧尤果克公爵家了……」
我这么出声试图化解一下姊妹之间的不和,但赛拉的态度相当坚决。
果然没错,赛拉对于自己的姊姊琳格兰蒂小姐似乎很感冒。
「赛拉!原来你在这里啊!」
豪爽地推开神殿神殿圣堂侧的门进入仓库后,一身铠甲打扮的琳格兰蒂小姐带著活泼的笑容对赛拉开口。
她本人似乎非常喜爱赛拉。
「上次见面时还那么小,现在都长大了呢──唉呀?佐藤?」
正准备和赛拉叙旧的琳格兰蒂小姐见到我之后瞪圆双眼。
其目光往下移动,停在我被赛拉握住的那只手。
想必是因为亚里沙和蜜雅两人将脸凑近,用怨恨般的目光望著我们握住的手,这才会被她所发现吧。
顺带一提,除了留下来监视我的亚里沙和蜜雅两人,其他人都已经回去继续搬运器具了。
「佐藤,你跟赛拉的关系很好嘛?」
「佐藤先生,你和琳姊姊认识吗?」
琳格兰蒂小姐和赛拉纷纷以严厉的口吻逼问著我。
──奇怪?这种类似修罗场的状况是怎么回事?
面对遭到两位美女逼问的罕见情况,有点不知所措的我仍依序回答她们。
「我在乘船旅行前往公都时,和中途上船的琳格兰蒂大人见过面。」
「唉呀,当初明明就打得那么火热,佐藤先生也太客气了点吧?」
我简单说明后,琳格兰蒂小姐却用招人误会的语气轻声道。
「……火……火热?」
这么喃喃自语的赛拉猛然对姊姊投以充满敌意的目光,我于是急忙打断。
「就是在船上承蒙大人一起切磋剑术哦。」
「唉呀,不是还请我享用了亲手制作的料理吗?像那种滋味只有在王城或是沙珈帝国的宫廷里才享受得到哦。」
赛拉的视线好不容易才缓和下来,怎么又追加了不必要的情报。
「莫……莫非是那种透明的汤吗?」
「不,那个需要花费时间,所以并没有制作。」
「这样啊……」
赛拉恢复从容的表情,握住我的手的力道也略微放松。
「所谓透明的汤,就是祖父大人要求佐藤下次的晚会制作的澄清汤吗?」
不不,不要扯到奇怪的事情上,到这个话题就打住吧。
尽管这么想,但终究不能无视于她这位上级贵族的问题,我只好乖乖点头。
「晚会吗……」
赛拉小姐表情复杂地皱起眉头。
她看起来很想品尝,但由于拋弃了贵族身分所以要参加晚会相当困难。
就以朋友的立场帮她一把好了。
「下次前去探望巫女长大人时,我打算带澄清汤过去让特尼奥神殿的各位品尝,应该没有问题吧?」
「是的!我想大家一定会很高兴的!」
赛拉欣喜万分地接受了我的建议。
巫女长大人食量看来不大,若是澄清汤的话应该可以喝下才对。
这次换成被晾在一边的琳格兰蒂小姐有点不高兴。
「佐藤,莫非你盯上赛拉了吗?这孩子可是厌恶贵族的生活而离家进入神殿的哦?倘若你想把赛拉当作自己飞黄腾达的工具,我一定会全力将你排除。」
「琳姊姊!」
赛拉柳眉倒竖,出言牵制琳格兰蒂小姐。
姊妹争吵的情况非我所愿,因此我向赛拉微微一笑后澄清琳格兰蒂小姐的误会。
「琳格兰蒂大人,这点您不用担心。我和赛拉大人之间只是朋友般的往来,并未抱持那样狂妄的愿望。」
顺便还补充了一句「我并不希望飞黄腾达」。
「是吗……那就好。」
她好像还不太能接受的样子。应该是情感上仍无法妥协吧。
赛拉听到「朋友」二字后看似很开心地露出害羞表情。身为公爵的孙女且被选为「神谕的巫女」,对她来说「朋友」或许是很遥远的存在吧。
「总之就姑且相信你。对了,你是在那里和赛拉变得这么亲近的?」
「赛拉小姐前来视察穆诺男爵领之际命令我担任向导,所以有这个机会亲近大人。」
琳格兰蒂小姐和赛拉喃喃念著「亲近」这个字。
口中说出同一句话,两人的反应却略微不同。
赛拉小姐看似很开心的样子扬起嘴角,琳格兰蒂小姐则是流露出母犬在保护幼犬那样的警戒心。
嗯,用词是不是应该委婉一点比较好呢?
「赛拉大人,不好了!殿下!夏洛利克殿下驾到了!」
我心中这份小小的懊悔,被冲进房间的女神官这番话驱散。
那个危险的王子找赛拉做什么?
他的女性关系似乎很复杂,让我有些担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