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异世界狂想曲)
  4. 第六卷
  5. 琳格兰蒂
  6. 繁体版

琳格兰蒂
2017-06-22 20:43:05

		

台版 转自 轻之国度
图源:linpop
录入:kid
「我是佐藤。说到木马我最先联想到的就是旋转木马。不知道为什么,我有许多朋友却是联想到机器人动画,迟迟无法获得大家的理解。真是不可思议。」
「马~?」
「是马先生哟。」
在顺著大河而下的大型船上眺望天空,白头发猫耳猫尾的小玉和褐色鲍伯头发型犬耳犬尾的波奇两人一边这么喃喃自语。
众人躺在摆放于甲板的沙发上休息,听见两人的声音后也很好奇地回头。
「咦?是那个小点吗?真佩服你们看得到那么小的东西。」
以金色假发隐藏了紫发的亚里沙眯细紫色的双眼,将目光投向小玉和波奇所指的天空彼端。
「主人,请增设望远单元──这么希望道。」
从我后方突然探出脸来的是将金色头发绑成了马尾的娜娜。尽管一样面无表情,但最近也渐渐能分辨出她的感情起伏了。
她用手搂住我的脖子并将丰满的胸部挤压而来。看起来很像在色诱,不过身为魔造人的她实际年龄为零岁,所以感觉就像是小孩子渴望与双亲肢体接触那样。
因为舍不得离开这种幸福的触感,我也就任凭娜娜处置。
不过,似乎有人对此看不下去了。
「太近。」
演奏著清脆乐曲的蜜雅将眼睛瞪成三角形,闯入娜娜和我两人之间。
那绑成双马尾的淡青绿色头发随之晃动,从中露出精灵特有的微尖耳朵。
这时忽然有种袖子被轻轻拉扯的触感,我于是转向那边。
「主……主人果然还是……那个……喜欢比较大的……」
顶著奇迹般美貌浮现泪水这么嘀咕的,是黑头发黑眼睛且拥有一张日本人脸孔的露露。美少女无论是什么样的表情都一样美丽。
虽然很想将这个瞬间永远留存在画作里,但我实在不忍让这个被保护人继续维持悲伤的表情,于是便用手指轻柔地擦拭她的泪水。
由于声称「如此的美少女看起来相当丑陋」,所以让我觉得这个世界的居民在审美观方面有些罪孽深重。
「主人,似乎有人骑乘。」
身为橙鳞族的莉萨在我身旁谨慎地举起魔枪,提供了这项追加情报。
朱红色头发的另一端可见凛然的侧脸。那覆盖鳞片的橙色尾巴微微晃动,反映出本人的紧张。
「是袭击吗?」
『盗贼应该不至于单枪匹马才对。』
坐在一旁沙发上的穆诺男爵千金卡丽娜,这时将金色的法国卷发一口气拨向身后并仰望天空。
回答她的这个富有磁性的男声,则是从她胸前散发蓝色光辉的银饰传来。
其名为拉卡,是可赋予装备者身体强化及强大防御力的「具有智慧的魔法道具」。
尽管同伴们和拉卡等人如临大敌,我却从地图显示的光点详细情报中得知从天上接近的并非敌人。
话虽如此,由于得暴露出我的特殊技能「地图」才能取信众人,所以目前卡丽娜小姐和拉卡在场的情况下就无法告诉同伴了。
再过一会儿就能看清对方身影,所以在那之前,就先当作是为悠哉的乘船旅行增添一些趣味吧。
话说回来──
像现在这样子享受著和平的乘船旅行,实在很难想像魔王昨晚才刚在公都的地下复活了。
与前来支援重建及慰问穆诺男爵领的特尼奥神殿巫女赛拉相遇,就彷佛是发生在很久以前的事情。
在如此和平的大河畔,魔王信奉集团「自由之翼」成员们竟然将赛拉当成活祭品成功复活了魔王。
尽管如此,魔王如今已经被我消灭,因成为活祭品而死亡的赛拉小姐也在特尼奥神殿巫女长和「复活的秘宝」的帮助下顺利复活了。
根据地图情报,她目前正处于「虚弱」状态,不过神殿里有许多会施展神圣魔法的神官所以应该不用担心。至于前往探望一事就等她身体再稍微回复好了。
下个「魔王的季节」应该在六十六年后,所以接下来我打算采取享受和平时光的方针。
况且目前要前往的公都似乎充满了许多稀有的事物,因此我正在考虑长期逗留以享受当地的观光乐趣。
尽管把身为精灵的蜜雅送回故乡的时间会因而延后,但我已将她平安无事的消息传出去,蜜雅本人也表示精灵不会在意一年左右的误差,所以我准备要优先增广自己的见闻。
另外,我们与身怀使命要将穆诺男爵的书信送至王都的卡丽娜小姐预计将会在公都分开,不过她身边有拉卡和其他两名武装女仆跟著,所以我应该不用操心才是。
就在思考这些事情的期间,船上的护卫兵和同船的骑士们似乎也发现了天上接近的影子。
护卫们开始准备对空魔法和弓箭,鸟人与蝙蝠人护卫兵则起飞进行侦察。
受此影响,同伴们也著手准备投石和弓箭,但我小声制止了。
「那不是敌人,你们不用慌张哦。」
我在小玉和波奇发现的当下就进行过地图搜寻,将天上接近的骑马之人身分调查完毕。
远观技能和眺望技能将对方的模样送到我的眼里。
一具白色的木马型魔巨人在天空中飞翔。那和我的天驱恐怕是相同原理吧。AR显示当中出现了「飞行木马」字样。
跨坐于其上的是一名身穿银白色全身甲冑的纤瘦骑士。由于戴著头盔所以无法看到长相,但勾勒出女性身体曲线的甲冑令人有种「对方是位美女」的预感。若铠甲的弧度没有夸大,应该有将近E罩杯的大小吧。
她叫琳格兰蒂•欧尤果克。等级五十五。从技能组成来看,与其说是魔法使应该比较像个魔法剑士。
她是勇者隼人•正木的随从,特尼奥神殿巫女赛拉的姊姊。其二十二岁的年龄比赛拉大了七岁。
身为希嘉王国重臣欧尤果克公爵的孙女,尽管不知她为何会跑去跟随沙珈帝国的勇者,不过想必是位和赛拉十分相似的美女。
我怀著这样的期待一边眺望之际,前往侦察的鸟人火速返回了。
「是琳格兰蒂大人!『天破的魔女』琳格兰蒂大人回来了!」
鸟人在船的上空盘旋,情绪激动地这么报告著。
从他鸟嘴中发出的虽然是让人很难听懂的「伦咕安勒拉拉」,但我勉强在脑内自行补充完毕了。
赛拉的姊姊似乎相当出名,不光是船员和护卫兵,就连骑士们也口中念著「琳格兰蒂大人」这个名字。
「琳~?」
「是格兰蒂哟?」
面对周遭人的鼓噪,小玉和波奇显得很坐立不安,东张西望地游移著目光。
「琳格兰蒂……大人?莫非是成为勇者随从的那一位……?」
卡丽娜小姐站起来,那望著崇拜的偶像的目光与接近的骑影重叠在一起。
她想必是以前从穆诺男爵这位勇者迷那里听过了许多的传闻吧。
「亚里沙你以前见过琳格兰蒂大人吗?」
「没有。我见到勇者隼人应该是在她加入之前的事。」
我这么小声发问后,亚里沙左右摇了摇头。
「不过,她平常大概看惯了日本人,所以很可能会看出主人的来历为何。」
「说得也是,到时我就像露露那样声称祖先是日本出身好了。」
和亚里沙这么交谈的同时,我一边在脑中组织编造的故事。
不久乘坐飞翔木马的琳格兰蒂小姐接近至船边。
她脱下头盔,银线般柔顺的银发随之流泄而出。
不同于一头银发近似于白金色的赛拉,她的头发是纯粹的银色。由于太过美丽,那头发给人一种彷佛人造物品的印象。
脸蛋与赛拉相像,但和让人联想到可爱花朵的赛拉不同,她就像大朵的玫瑰那样散发出一种具有强烈自我主张的魅力。
「我是欧尤果克公爵的孙女,琳格兰蒂!希望能降落在贵船上。」
琳格兰蒂小姐用嘹亮有力的声音这么呼喊之后,位于船尾的船长便立刻做出同意降落的回答。
尽管给人的印象完全不同,她的声线却像极了赛拉。
「「「琳格兰蒂!」」」
或许是听到她的声音后深受感动,船上的人们一同出声欢迎。
「「「琳格兰蒂!」」」
众人不断原地踏步并举起手臂的模样实在太过狂热,让我有些难以跟著模仿。
被周遭气氛震慑的小玉和波奇垂下耳朵露出不安的眼神,我于是让她们坐在大腿上并抚摸两人的脑袋。
除了我和同伴们,其他并未加入狂热行列的人就只有以赛拉护卫身分同行的近卫骑士伊帕萨•罗伊德勋爵了。他的目光就像在看待长成大人的妹妹一样带著暖意。
就连哈尤娜女士尽管手里抱著拥有神谕技能的婴儿玛尤娜,却仍忘我地抬头注视著琳格兰蒂小姐。至于她的丈夫多尔玛则是因为晕船而一直关在船舱内。
「隔壁。」
「我……我也要!」
蜜雅和亚里沙偷偷摸摸地潜入沙发左右侧紧贴著我,然后露出心满意足的微笑。
「好……好有人气呢」
露露坐在铺于脚边的蓬松毛皮上,顶著红通的脸望向那边。神情激动的露露真是可爱得让人想将她拍成照片。
「主人,想要和那只马一样的布偶──这么宣告道。」
「好啊,反正在船上很闲,就帮你做一只吧。」
出声的娜娜站在我的身后专心注视著琳格兰蒂小姐的飞翔木马,于是我向她这么承诺。构造简单的布偶,就算连大家的份一起制作也只要半个小时左右。
「感谢主人!」
声音中带著喜悦的娜娜将我的脸紧紧抱在丰满的胸前以表达感谢之意。
话虽如此,立刻就被亚里沙和蜜雅这对铁壁双人组强制打断了。不过我已经觉得自己相当幸福,所以没有任何怨言。
就努力帮她制作可爱的布偶吧。
「士爵大人,船员们这么吵闹真是抱歉。」
前来道歉的是在这艘船上负责照顾我们的领队小姐。
她是这艘船的领队,同时好像还是船主古鲁里安太守沃尔果克伯爵所雇用的文官之一。
「不要紧哦。琳格兰蒂大人还挺受欢迎的呢。」
望著将飞行木马降落在后甲板的琳格兰蒂小姐与伊帕萨勋爵和船长交谈的一幕,我一边向领队小姐拋出这样的话题。
「士爵大人您不知道吗?」
她似乎是琳格兰蒂小姐的狂热粉丝,双手在胸前握拳整个人靠了过来。
我在对方的气势影响下不自觉点头之后,她便开始讲述关于琳格兰蒂小姐的许多事迹。
其中部分和我透过地图调查的情报有所重复,但大致如下──
琳格兰蒂小姐是下任公爵的长女,母亲是从希嘉王家下嫁而来的现任国王之女。换句话说,她既是公爵的孙女也是国王的孙女。
尽管没有王位继承权,良好的血统却是如假包换的。
另外,她年仅十岁便进入王立学院就读并在两年之后毕业,是一位将风和焰魔法修练至上级的才女。
毕业后仍以研究员身分设籍学院,直到十五岁的三年间,让失传的爆裂魔法和破坏魔法两种魔法复活,堪称是位天才魔法使。
而在进行研究的同时,她又在迷宫都市赛利维拉磨练自己的魔术技巧。
「然后凭藉在迷宫都市消灭『楼层之主』的功绩,而被授予了名誉女男爵的爵位。」
「是她单独消灭的吗?」
「琳格兰蒂大人再怎么厉害,一个人终究是办不到的哦。」
据领队小姐所言,似乎是藉助了王都的圣骑士队之力。
由于太过于优秀,所以当她十八岁决定离开希嘉王国前往跟随沙珈帝国的勇者时好像引发了不小的骚动。但这方面我并不感兴趣,仅是一边附和著听过就算。
另外,她这次似乎是暌违四年之久的归乡。
伴随锵锵作响的铠甲声,琳格兰蒂小姐往这个方向走来。伊帕萨勋爵也在一起。
继续坐著也不太妥当,我于是站起来迎接对方。
在女仆们的催促下,卡丽娜小姐动作僵硬地从沙发上起身。
「初次见面,我是勇者隼人•正木的随从,名叫琳格兰蒂•欧尤果克。」
她向卡丽娜小姐自我介绍,然后行了一个骑士礼。
「粗……初次见面……」
太过紧张而在自我介绍时发音错误的卡丽娜小姐红透了脸愣在原地,我于是来到她的身边出言帮腔:
「抱歉打个岔,这位是我家主人穆诺男爵的次女卡丽娜•穆诺小姐。由于能见到琳格兰蒂大人而感动得失了礼数,我在此代替卡丽娜小姐向您致歉。」
「唉呀,说什么感动──那位穆诺男爵就是雷奥叔叔对吧?既然如此,我们就是远房堂姊妹的关系了。我会立志成为勇者的随从也是多亏了雷奥叔叔在研究员时代所撰写的书籍,所以要是能更放松一点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琳格兰蒂小姐态度爽朗地向卡丽娜小姐这么微笑道。
卡丽娜小姐就像个目睹偶像对自己微笑的粉丝那样红著脸几乎就要晕倒。
将这一切尽收眼底的琳格兰蒂小姐把目光转到我身上开口道:
「对了,方便请教你的名字吗?」
「是的,我是穆诺男爵的家臣,佐藤•潘德拉刚名誉士爵。」
这个回答让琳格兰蒂小姐瞪圆双眼。
「雷奥叔叔的家臣?你不晓得穆诺男爵领的传闻吗?」
「不,当然知道了。而且一直折磨著穆诺男爵领的诅咒也已经解除了。」
至于解咒者为「银面具勇者」一事则是暂且不提。
毕竟她是勇者隼人的随从,所以一旦冒出「新勇者登场」的话题大概就要费一番工夫解释了。
「那真是太好了。究竟是哪一位解咒的──」
琳格兰蒂小姐发问的途中,我将目光投向看似想说些什么的领队小姐:
「怎么了吗?」
「那个,我们就快抵达幻萤窟了──」
领队小姐所告知的幻萤窟是条全长三公里的人工隧道,贯穿了耸立在大河之上的葡萄山脉。
幻萤窟仅有能够容纳一艘船通过的宽度,大河的主流则是大幅度绕过葡萄山脉,在幻萤窟的另一端再度与支流汇合。
这里是希嘉王国数一数二的著名观光景点,似乎有许多贵族会在蜜月旅行时前来造访。
之后才听说,琳格兰蒂小姐会来到这艘船上好像是因为要藉由幻萤窟来通过险峻的葡萄山脉。
「唉……唉呀,真是抱歉。似乎有些人是第一次来参观,要是打扰的话就太不解风情了。可以帮我也准备一个位子吗?」
琳格兰蒂小姐这么说完后,可以见到卡丽娜小姐瞥了一眼自己刚才坐下的三人座沙发。
既然卡丽娜小姐有可能藉此交到朋友,我就偶尔鸡婆一下好了。
「琳格兰蒂大人,卡丽娜小姐旁边的座位还空著,不嫌弃的话请坐。」
「真的可以吗?」
「是……是的。请……请坐。」
身体僵硬的卡丽娜小姐在我的催促下出言邀请,琳格兰蒂小姐于是不怎么介意地坐在了沙发上。
莞尔地观察这一切的伊帕萨勋爵继续做出更鸡婆的举动:
「琳,你可以挤过去一点吗?我也坐下来一起欣赏幻萤窟好了。」
「好……好的。没有问题哦。」
琳格兰蒂小姐移动到与卡丽娜小姐几乎要摩肩擦踵的位置,让卡丽娜小姐的脸红得就快沸腾一般。
尽管个性直爽的琳格兰蒂小姐主动交谈,卡丽娜小姐却只是心不在焉地回答「是」和「您说得是」。
所幸琳格兰蒂小姐并没有对此感到不愉快。
看来在抵达公都之后,最好帮卡丽娜小姐提升一下对人技能吧。
「那么,各位请闭上眼睛耐心等待。在我说好之前请先不要睁开眼睛。」
领队小姐用平静的声音向沙发上的我们这么告知。
其语调总觉得就像主题乐园里的资深工作人员那样。
之所以要闭上眼睛,似乎是为了让大家适应黑暗以便看清幻萤窟的光景。
「从现在开始,蝙蝠人族的梅露将代替船长来执掌本船的船舵。」
在领队小姐的介绍下,蝙蝠人大姊行了一礼。
她是之前一直负责夜间警备的人员。原以为她是护卫士兵,看来似乎还要掌舵的样子。
恐怕是为了在接下来的隧道里摸黑前进,所以才会交给能够根据回声定位来判断地形的蝙蝠人族吧。
「进入幻萤窟之后声音会反射,所以请各位不要大声说话。」
领队小姐讲述完注意事项后,小玉和波奇两人便用双手摀住自己的嘴巴。
连鼻子也一起堵住的结果使得两人呼吸困难,于是我将她们的手挪一挪。
自隧道前方码头驶出的小船在前头领著我们的船并进入隧道。
小船先行一步,似乎正在利用闪动的灯号与隧道另一端沟通。
过了好一会,灯号自隧道深处传了回来。
小船离开隧道,让我们停下来等待的船收起船帆缓缓进入。由于隧道的宽度只能容纳一艘大型船通行,所以刚才好像是在进行交通管制。
前方吹来温暖的风。倘若这是童话故事,感觉隧道就彷佛会一路通往巨大生物的肚子里。
当然,这种事并未发生。船顺利地进入隧道,入口处进来的光线逐渐变弱。
另外,像这样子微微睁开眼睛多方观察的人只有我一个,其他人都乖乖按照领队小姐的指示闭著眼睛。
我拥有光量调整技能所以立刻就适应了暗处。这真是方便的技能。
──哦哦!
在眼睛适应的同时,绝景映入了眼帘。
理应未察觉我内心惊讶的领队小姐这时也告知大家:
「好了,各位,请慢慢睁开眼睛!这就是那个著名的『欧克的幻萤窟』了!」
尽管已经抢先一步目睹,但实在是很壮观的光景。
洞窟顶端至侧面的墙壁上,颜色缤纷的光苔散发出淡淡的光,勾勒出不可思议的色彩层次。
不仅如此,暴露于各处看似水晶的物体还反射著这些光源,使得景色不至于单调乏味。
就彷佛一幅将星空封入其中的绘画──
仅仅如此就已经十分美丽,更有许多萤火虫般的光点轻盈且缓慢地不规则飞舞著。
原以为自己早就看惯了霓彩灯饰,但这又是独树一格。
「亮晶晶~?轻飘飘~?」
「好漂亮哟!主人!非常漂亮哟!」
分坐左右两旁的小玉和波奇太过兴奋,抓著我的肩膀左右摇晃著。
搞得我头都昏了。
「好美。」
「真是……漂亮。」
坐在蓬松垫子上的亚里沙和露露犹如失了魂一样,对这种幻想般的光景看得十分出神。
或许是下意识的行为,这两人都就近抓住了我的腿部,实在有点痛。
「很漂亮哦。没错,非常漂亮。真的哦?」
凝视著光的乱舞,蜜雅忘我地这么喃喃自语。她今天显得格外多话。
「砰」地一声传来,回头望去只见莉萨的长枪掉落在沙发的椅背上。
莉萨听见声响后才回过神,捡起长枪。众人的目光在这一刻聚集而来,但随即又散去。
莉萨行了一礼为自己的失态致歉,然后恢复成站立不动的姿势,但整个人显然是觉得很难为情。
威风凛凛的莉萨自然很不错,但那害羞的模样也相当可爱。
「主人,词汇不足。安装语言包Ⅱ──这么申请了。」
语言包Ⅱ是什么东西?
「不用在意什么词汇的。只要一句『漂亮』就很够了。」
「是的,主人。很漂亮。」
娜娜呼出赞叹的气息,继续眺望著光的乱舞。
察觉卡丽娜小姐从刚才就很安静,我于是转头望向对方,只见她失魂般茫然张开嘴巴入迷地望著绝景。
不久,船驶出了幻萤窟。尽管全程长达三公里,却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
下次带洁娜一起过来欣赏似乎也不错呢。
◆
「公主加油──!」
「队长,乘现在!」
船离开幻萤窟之后琳格兰蒂小姐原本想要立刻飞上天空,但在骑士们的要求之下决定进行一对一的指导。
琳格兰蒂小姐与接连击败骑士们,然后逐一告知对手的缺点和改善方法。
而目前来到最后的组合,与伊帕萨勋爵对战当中。
等级五十五的琳格兰蒂小姐和等级三十三的伊帕萨勋爵差距相当明显,但由于是比试的缘故所以战斗充满了紧迫感。
话说回来,琳格兰蒂小姐的华丽剑技让人看了心中不禁雀跃起来。
另一方面,伊帕萨勋爵的剑技很不起眼却稳扎稳打而没有多余的动作,一旦专心防守就展现出惊人的力量。真想让小玉和波奇也学习一下像他那种剑技。
只是看著的话也太浪费,不如尝试练习一下他的动作好了。
我退到人墙后方,赤手空拳假装持剑的样子模仿著伊帕萨勋爵的动作。
──嗯。
可以清楚了解用看的所无法体会的视线和重心转移的用意何在。
我想像自己是伊帕萨勋爵,以琳格兰蒂小姐作为假想敌挥动著想像中的剑与其战斗。
>获得技能「模仿:武术」。
获得了出奇便利的技能后,我立刻将其开启。
感觉比刚才更能准确地复制伊帕萨勋爵的剑技了。
虽然还想再继续模仿一下,但两人的战斗已经结束,使我不得不中断练习。
实在有点遗憾。
就在这么心想之际,人群散开,出现了琳格兰蒂小姐的身影。
不知为何,她在走来的同时对我投以自信的笑容。
请不要露出那种彷佛发现猎物的猫科肉食性动物的表情好吗?
「你刚才做的事情挺有趣的嘛。接下来我想要和你交手。」
「他是穆诺市防卫战的英雄,高超的身手甚至还在古鲁里安市打倒了下级魔族而毫发无伤。琳,你要是掉以轻心的话或许会很危险哦。」
跟在琳格兰蒂小姐后方的伊帕萨勋爵透露出不必要的情报以挑动现场气氛。
「哦,看来好像很有挑战性呢。」
尽管有股冲动想要逃离用舌头舔著嘴唇的琳格兰蒂小姐,不过这毕竟是偷学对方剑技的难得机会,所以我打算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进行模仿。
「主人,妖精剑。」
「谢谢你,露露。」
从看似忧心的露露那里接过了剑,我小声说了一句「不用担心哦」然后将手轻轻放在她的头顶以让她安心。
在众人的加油声下,我一边将魔力注入妖精剑。与其说是强化威力,主要的目的是为了保护妖精剑。
由于一不小心就会产生魔刃,所以我留意著注入的魔力量。
「■■■■■ ■ ■■■■ 光防御。」
伊帕萨勋爵咏唱完毕后,我和琳格兰蒂小姐的身体顿时被白光笼罩。
看来他似乎对我们施加了避免受伤的防御魔法。
我向伊帕萨勋爵出声道谢并点了点头。
──察觉危机。
顺从技能的指示,我拋出自己的身体以脱离险境。
「哦~乍看漫不经心却一直在保持高度的警觉呢。既然如此,不妨学习一下如何用来引诱对手并藉此发动反击吧。」
从突刺的姿势收回手臂,琳格兰蒂小姐一边给予建议。
我对此仅仅回以微笑,同时仔细观察对方的视线和脚步,逐步偷取她的战斗方式。
之前与魔王交手时被斥责「攻击未夹杂虚实」的理由终于可以理解了。
利用视线和脚步的假动作诱骗对手攻击,再看准其破绽发动攻击,这种战斗方式似乎非常有效。
由于机会难得,为了能在假动作生效或失败等各种情况下网罗对方的战斗模式,我采取了各式各样的动作,不断发展出新的战斗方式。
她的魔剑和我的妖精剑每一次接触都会迸出红色火花。
火花的光辉对于动作的捕捉造成妨碍,再加上雷达和纪录视窗遮蔽视线的缘故,使我无论如何都会分心。
就在我关闭主选单显示之前,察觉这个破绽的琳格兰蒂小姐从死角发动了突刺。
尽管还不至于无法防御,但这样一来可能会破坏掉对方的剑。我于是自我克制,就这样等待担任裁判的伊帕萨勋爵宣布结果。
「胜者,琳格兰蒂!」
周遭涌现了呼喊「琳格兰蒂」的口号。
「你实在很不简单呢。」
收剑入鞘的琳格兰蒂小姐一边往这里走来。
她的额头略微浮现汗水,些许紊乱的呼吸增添了妩媚。
她的妹妹赛拉将来大概也会成为像她那样充满魅力的美女吧。
「我还有很多要学习的地方。谢谢您的指导。」
握住琳格兰蒂小姐伸来的手,我这么向她道谢。
这时候,她猛然将手拉过缩短双方的距离,然后小声嘀咕道:
「黑头发黑眼睛还有那副脸孔──你和隼人一样是日本人对吧。」
莫非平时看惯了日本人之后就能一眼看出吗?
「是的,没有错──」
我坦诚肯定对方的推断,接著继续道:
「我的祖先是日本人。由于佐藤这个名字是代代传承下来的,所以据传第一代的祖先是位勇者。话虽如此,沙珈帝国的勇者目录里并未记载佐藤之名,因此大概没有什么可信度……」
这是当我得知琳格兰蒂小姐是勇者隼人的随从之后所想出来的佐藤来历说词。
我话中的每一点都并非谎言。我的祖先是日本人,佐藤这个角色名是在各种游戏当中传承下来的。
当然,沙珈帝国的勇者目录里也不存在佐藤这个名字。
「我同伴当中的黑发女孩,她的曾祖父据说从前也是沙珈帝国的勇者。」
我向忧心忡忡望著这边的露露挥了挥手,然后这么告知琳格兰蒂小姐。
「──还以为是召唤者,看来好像猜错了。」
轻声自语的琳格兰蒂小姐看似理解般点点头。
「唉呀?耳族的小孩子还有精灵──简直就像是勇者的队伍呢。」
琳格兰蒂小姐在观察完我的同伴后这么嘀咕著,面露愉快的微笑。
赛拉和姊姊之间似乎存在一些距离,不过我觉得她是个相当直爽的好女孩。
尽管很希望这两人能和睦相处,但轻率的鸡婆举动反而会让情况恶化,所以还是自我约束一下好了。
就这样,结束与我之间的比试,琳格兰蒂小姐在午餐时间吃了我亲手制作的炸虾并赞不绝口后,便飒爽地跨上飞翔木马往公都飞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