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空战魔导士培训生的教官(空战魔导士候补生的教官)
  4. 第七卷
  5. 第四章 爱情的糕点师傅
  6. 繁体版

第四章 爱情的糕点师傅
2017-06-22 21:09:57

		

「唔嗯?这、这是……!」
将包装纸内的那玩意吞入口中,芙蕾雅不禁瞪大了双眼。
奶黄馅自膨松柔软的泡芙皮中溢出,适度的甜味伴随着浓郁的鲜奶油香在口中漾开,随之而来的是清爽不腻的口感。那味道肯定让每位女孩都难以抗拒一口接一口的欲望。
「这个……的确相当美味。」
一头银发仿佛月光凝聚而成的少女——芙蕾雅·艾森纳赫赞叹道。
此处是位在三号区的喷水池广场。训练结束离开学校之后,目前正在喜欢的冰淇淋店补充糖分。在夕阳西斜的归途上,彼方称赞众人训练扎实,因此买了甜点当作奖励.
「对吧?这里的泡芙很不错吧。」
站在长椅对面的是一名高瘦的少年——彼方·英司舔着冰淇淋这么说道。在刚才的小店中恰巧还有没卖完的泡芙,一次也没尝过的芙蕾雅便选了泡芙。
「是啊,这里的泡芙可是相当有名的美食喔。」
如此说着的是站在彼方身旁舔着冰淇淋的少女。少女拥有藏青色的轻柔秀发与翡翠蓝的眼眸,她是优莉·弗罗斯特尔。
现在在她的眼前,包含芙蕾雅在内的四名少女正亲昵地一起坐在长椅上。除了芙蕾雅之外,大家都舔着冰淇淋。
「我之前也吃过一次。那个口感真的棒得令人难忘。」
拥有一头深红色亮泽长发的少女——美空·惠特儿附和道。
「唔,应该是挑选了特别优质的鲜奶吧。」
仿佛维纳斯下凡般的少女——莉子·弗拉梅尔语气平淡地称赞。
「说的也是。那个……这里的牛奶味道很浓很香醇,冰淇淋也很好吃。」
金发碧眼的娇小少女——蕾克蒂·艾森纳赫如此肯定。
「虽然只是我的猜测,不过应该用上了很新鲜特别的牛奶喔。」
彼方正好把冰淇淋的甜简最后一截也送进口中,露出了怀念过去似的表情说道:
「以前在(卢恩)的幼年学校,曾经有机会去挤牛奶。那时喝的牛奶真的满棒的。果然刚挤的才是最好喝的吧。」
默默听着彼方这么说,芙蕾雅一面品尝泡芙一面在心中喃喃说着:
原来如此。正是因为用了特别新鲜的年奶,才会这么美味啊。
芙蕾雅在心中点了点头,抬头看向自己的夫婿彼方的容貌。芙蕾雅成长的时光几乎完全奉献在精进武艺上,再加上那超乎常人的积极性与不谙世事,有时虽然会有对主人发动夜袭等超脱一般常识的行动,但芙蕾雅心中怀着为主人奉献一生的觉悟。在忠诚心这方面,芙蕾雅自认程度绝不输给优莉对规矩的矜持。
这样的她马上就察觉了。彼方其实也和自己一样,相当中意这泡芙的口味。
对于身为妻子的芙蕾雅而言,主人的喜悦可是天大的重要事项。既然如此,自己现在当然应该要按捺下食欲——
「那个……主、主人啊,要不要一半分给您呢……?」
「我不用了,你全部吃掉吧。毕竟难得有好吃的可以吃。」
彼方语气柔和地拒绝,芙蕾雅便开心地一口咬下泡芙。
唔嗯,果然很好吃。
既然如此美味,为了见到主人的笑容,身为主人妻子的我一定要做出比这家店更美味的泡芙献给主人……
吃完泡芙之后,芙蕾雅脑海中浮现了自己出奇不意献上终极完美的泡芙之后,彼方脸上浮现的喜悦之情。喜形于色的彼方就这么伸出手,像对待蕾克蒂那样把芙蕾雅的刘海搔得乱七八糟。
哼哼哼,如此一来,我的贤妻之名也会远播四海吧。
就在这时,一句话敲醒了沉浸在妄想中的芙蕾雅。
「你在干嘛啊,芙蕾雅?该回去了喔。」
回过神来一看,彼方等人已经拿着书包正要踏上归途。也许是因为刚品尝过冰淇淋吧,众人的神情透着几分幸福。
「啊!我、我马上来,主人……!」
将身为主人的妻子而必须达成的任务深藏在心中,芙蕾雅从长椅上站起身拔腿就跑。然而现在的她浑然不知这件事即将为E601小队带来莫大的灾难……
于是,芙蕾雅的献上泡芙大作战就此开始。
半夜,丰年虾宿舍的厨房。
唔……为什么就是不顺利呢……?
身穿着白上衣与工作裤的家居服,再加上一件带有荷叶边的围裙,芙蕾雅不开心地嘟起了嘴。
料理台上摆着一个装了黏土状物体的大碗。附近散落着低筋面粉,蛋壳与奶油随意地摆放在一旁。
杂物之中还包含了向蕾克蒂借来的食谱。
目前摊开的食谱页面上记载着泡芙的制作方式。包含折页内藏的内容,芙蕾雅也已经详读,明白了料理的终极秘诀就是爱情。
芙蕾雅为了主人特别向舍监提出借用厨房的请求。从未亲自下厨的芙蕾雅运用厨房内原本就有的材料,首先试着制作泡芙所需的面糊。
「……………………」
不过,明明一切都按照食谱的指示进行,不知为何完成的却都是触感粗糙的硬质黏土。
至少芙蕾雅敢肯定,这与滑润等字眼全然扯不上关系。
就算装进挤花袋,照这状况也不可能挤得出来吧。
「唔,又失败了吗?」
无论做了几次,都没办法像食谱上那样滑润。
明明使用的材料与食谱完全相同,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该不会是蕾克蒂借给我的这本食谱本身就写错了吧?
就在芙蕾雅疑心生暗鬼的时候。
「那个……芙蕾雅同学,你在做什么啊?」
穿着便服的蕾克蒂出现在厨房。
「蕾、蕾克蒂?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那个……我觉得有点好奇就到芙蕾雅同学的房间看看状况,结果芙蕾雅同学恰巧不在,我想说……」
醉心于战斗的芙蕾雅难得对书籍显露兴趣。而且她以外食为主却跑来借食谱,还向蕾克蒂询问了许多诀窍。
要蕾克蒂完全不好奇,也是强人所难吧。
「没、没什么。你、你别靠近……!」
芙蕾雅不知所措似的把长柄杓子握在手中,指着蕾克蒂。
但是蕾克蒂一点也不在意,一步步靠近。
「芙蕾雅同学该不会是想做泡芙吧?」
蕾克蒂的视线扫过料理台,马上就明白了状况。
唔,不愧平日就时常制作糕点。
「……老、老实说,确实是这样。」
「那个……该不会是想要送给彼方教官的礼物?」
「怎、怎么可能啊……!」
芙蕾雅二话不说就承认了自己正在制作糕点。不过目的是为了自己心爱的主人,芙蕾雅打算隐瞒到最后。
「你、你到底是在说些什么啊……!」
糟、糟糕了!这件事要对大家保密才行啊……
要是对伙伴们解释原委,大家肯定都会伸出援手吧。然而要是在大家的协助之下完成了泡芙,那就不算是芙蕾雅独力制作的了。
正因如此,她才打算想办法一个人克服困难。
蕾克蒂看着手足无措的芙蕾雅,仿佛看穿了她的想法似的露出甜美的笑容。
蕾克蒂没多说什么,转身仔细观察摆在料理台上的大碗。里头装着泡芙面糊的失败品。
「唔,虽然刚才做了好几次,不过每次都变成黏土状。」
「那个……芙蕾雅同学,做这个不是单纯把材料放进去搅拌就好,份量也要准确量过才行。而且就像食谱上面写的,奶油要先融化才能加进去,蛋也要打好之后慢慢加才可以。」
「什、什么!那些都是绝对不能违背的规矩吗……?」
芙蕾雅脸上浮现惊愕的神色。
食材的份量这种问题,芙蕾雅完全不曾留意。不,反倒是认为加越多越好。
光是随便一看就能看穿我的泡芙面糊的缺点啊。
「借我一下。我来想办法……!」
蕾克蒂找出了放在厨房的料理秤,熟练地开始测量材料份量。
蕾克蒂果然很可靠啊。芙蕾雅陷入赞叹没多久便惊觉这样不是本末倒置了吗?她连忙开口说道:
「唔,这、这样不行。做泡芙这件事,从头到尾都要我自己来才行。」
芙蕾雅对蕾克蒂投以紧张急迫的眼神。也许是那眼神中的坚持让蕾克蒂有所察觉了吧。
身为童年玩伴的蕾克蒂马上就明白了。
芙蕾雅想要打从一开始直到最后全程不假他人之手。
于是,在蕾克蒂最低限度的监督指导之下,芙蕾雅一个人开始调理。
用微热的平底锅融化奶油,再加上低筋面粉。之后再整个放进大碗内,将打好的蛋一点一点地加进碗中。
在蕾克蒂的指示下,泡芙皮的面糊转眼间就完成了。
「很棒喔,芙蕾雅同学。那接下来就要做奶黄馅了。按照这里写的份量……」
蕾克蒂如此指示,但模样看起来似乎不太对劲。突然静不下心似的,内八的双腿像是在互相磨蹭。
感到困惑的芙蕾雅直盯着蕾克蒂瞧。
【插图】
「那、那个……芙蕾雅同学,我……」
「唔嗯。你就快去吧。」
在蕾克蒂为了上厕所而离开厨房的这段时间,芙蕾雅着手制作奶黄馅。
如果只是按照食谱制作,并不怎么困难。
正将牛奶加入奶黄馅材料的过程中,芙蕾雅突然想到。
唔,照这样下去,不就无法赢过那家店的泡芙了吗?
就现况而言,只是按照食谱指示制作罢了。材料也是原本就放在冰箱里的寻常食材。
芙蕾雅怎么也不认为如此便能制作出让主人赞不绝口的绝佳风味。
……没办法了。这时就用上那玩意吧。
芙蕾雅从怀里取出了紫色的小布包,解开封口绳。从里头取出了漆黑的药丸后构成粉末,加进奶黄馅的材料之中,移到锅子里头开始加热。
看着大功告成的奶黄馅,芙蕾雅满意地点头。
唔嗯,这样就好了。
如此一来,这奶黄馅应该不会输给使用新鲜牛奶的那家店吧。特别是在营养层面上,说是完美也不为过。
「那个……芙蕾雅同学,让你久等了。」
这时,蕾克蒂回到了厨房。她看了看奶黄馅的成品。
「哇,奶黄馅这么快就完成了啊。我可以尝尝看味道吗?」
蕾克蒂敬佩地说着,用食指沾起一些奶黄馅,送入口中品尝。
「嗯,甜度感觉刚好……」
说到一半,蕾克蒂的脸突然变得僵硬起来。
「…………………………」
「怎、怎么了吗,蕾克蒂……?」
「芙、芙蕾雅同学,这个奶黄馅里头……那个……到底加了什么材料……?」
「唔嗯。我发挥了一些创意。」
芙蕾雅说着,将自紫色的小布包取出的漆黑药丸展示在蕾克蒂眼前。
那、那不就是绝祸轮回丸……?
那据说是艾森纳赫族内秘传的药丸,具有传闻中甚至能让死者为之苏醒的强力催醒功效。同时其特征是犹如鞭炮炸裂般的冲击性味道会充满口中。
蕾克蒂在小时候曾经尝过,当时她无法承受那惊人的味道而晕了过去。周围的孩子们也相同,甚至连大人们也多半无法承受。要是彼方教官吃了掺有这种药丸的奶黄馅所制成的泡芙,下场恐怕是……
想到这里,蕾克蒂原本打算要求重作,但打消了这念头。
因为蕾克蒂的眼中映着洋溢着幸福笑容的芙蕾雅。
她肯定正想象着心爱的彼方为此欣喜的情景吧。芙蕾雅同学也绝非心怀恶意才加入绝祸轮回丸,况且蕾克蒂自己也有上厕所而无法尽监督之责的歉疚。
「那、那个……这、这个奶黄馅,真、真的好好吃喔。」
强撑着僵硬的笑容,蕾克蒂如此称赞。自己创作的馅料受到称赞,芙蕾雅因而说了什么表达自己的喜悦,但蕾克蒂的脑海中只装满了其他问题。
蕾克蒂的双眼直盯着芙蕾雅所制作的奶黄馅。不伤害到芙蕾雅与彼方并且处理掉这玩意,正是蕾克蒂必须一肩扛起的使命。
而方法就只有一个。
我、我要上了……!
蕾克蒂做好了觉悟,把整张脸塞进了装着奶黄馅的大碗之中。黏稠的奶油仿佛面膜般贴在蕾克蒂的脸上。
「啊哇哇!蕾、蕾克蒂你到底想做什么……!」
芙蕾雅连忙使劲想拉开蕾克蒂,但蕾克蒂拼命地不停把奶黄馅吸入口中。
最后——
「那、那个……对、对不起。」
看着几乎要泪崩的芙蕾雅,将奶黄馅吃得一干二净的蕾克蒂说道:
「因、因为太好吃,我忍不住就统统吃掉了。那、那个……对、对不起。」
就在这瞬间,砰的一声。
再也无法忍受绝祸轮回丸的味道,蕾克蒂仿佛浑身力气燃烧殆尽似的瘫倒在地。
「怎、怎么啦,蕾克蒂?振、振作一点啊……!」
芙蕾雅连忙靠近关心蕾克蒂的状况,蕾克蒂喃喃说着:「呜……好、好不容易全部吃掉了……」随后便失去了意识。
隔天的午休,小队大楼E601小队室。
「?蕾克蒂到底是怎么了?」
因迟迟不现身的伙伴而深感困惑,莉子如此间道。
「喔。你没住在丰年虾宿舍所以不晓得吧?蕾克蒂身体不舒服,昨天晚上被紧急送进医疗医学科的医院了。」
「那蕾克蒂她现在状况怎样?」
「嗯~~虽然详细情形不太清楚,不过好像是吃坏肚子。昨天晚上好像吃了些什么,但她就是坚持不肯说。」
在一旁听伙伴们讨论的芙蕾雅在心中暗自松了口气。
呼,看来蕾克蒂为我保密了。
在那之后,丰年虾宿舍内引起了一阵骚动。由于有食物中毒的可能性,在(鸦巢)学生与舍监的监督之下,进行了厨房的彻底消毒。
「话说,优莉也还没来?真拿她没办法,又有特别任务?」
同时身兼特务小队队员的优莉由于任务繁忙,时常缺席E601小队的活动。
不过,今天似乎赶上了。
「大家辛苦了。」
小队室的大门开启,优莉现身。
「啊,优莉学姐,辛苦了。」
「来得真晚。怎么了吗?」
美空打招呼,莉子则询问原因。
「其实是我听说蕾克蒂同学因为食物中毒住院了,我身为特务前去了解状况,去见了正在住院的蕾克蒂同学一面。同时也算是去采病吧。」
简单解释经过之后,优莉的视线捕捉到芙蕾雅。
「那个,芙蕾雅同学。我有些话要跟你说,可以吧?」
「怎、怎么了吗,优莉学姐?」
在满脸不解的美空与莉子面前,优莉与芙蕾雅彼此面对面。
这时,芙蕾雅突然间紧张得浑身僵硬。
「请不用那么紧张。」
优莉微笑着说道。
「关于那件事,其实我之后会代替蕾克蒂同学担任监督,今天晚上请多多指教喔。」
……原来如此。不愧是体贴的蕾克蒂。
在蕾克蒂突然大啖奶黄馅的瞬间,芙蕾雅还以为蕾克蒂精神失常了。这份体贴,芙蕾雅深切感激。
「那件事是哪件?」
「这得对你们保密。」
美空与莉子狐疑地看着芙蕾雅,但芙蕾雅仍贯彻保密主义。就在这时,宣告实技训练开始的钟声响起。随后,小队室的门在喀啦声中被拉开。
「好了,接下来要开始实技训练了。我想你们应该也知道,蕾克蒂今天……」
由于彼方已经站到讲台上,因此美空与莉子也失去了追问那件事的机会。
当天深夜。丰年虾宿舍的厨房。
「好,开始来动手做泡芙吧。」
穿着围裙的优莉说道。
料理台上已经摆好了食材以及料理器具。
「那个……优莉学姐,这件事对主人……」
「请别担心,芙蕾雅同学。蕾克蒂同学已经全部都向我仔细解释过了。」
看着面露不安的芙蕾雅,优莉为了让她安心而展露微笑。
没错。一切真相优莉都明白。
包含芙蕾雅所做的奶黄馅拥有杀人级的独特风味这回事在内。根据优莉前往探病时蕾克蒂的建议,在芙蕾雅制作泡芙的过程中绝不能有任何一瞬间挪开视线。
「那么,我们就开始吧?」
在优莉的监督之下,芙蕾雅开始着手进行制作。也许是因为已经有经验,制作进度迅速推进。
直到泡芙面糊完成,芙蕾雅开始制作奶黄馅时,优莉喊停。
「暂停暂停。芙蕾雅同学,你现在究竟是想要加什么东西进去?」
「加什么东西?——哦哦,你是说这个啊。」
芙蕾雅简单介绍她正用指头捏着的漆黑药丸。
「这是艾森纳赫流的密传药丸——绝祸轮回丸。」
芙蕾雅洋洋得意地说明。
「就既有的食材而言,我不认为能营造出胜过那家店的口味。就这一点来说,这颗药丸是以不死鸟的尾羽以及曼德拉草等材料构成,甚至被认为具有令死者复苏的功效。」
反倒是把一名同胞送进医院了啊……
优莉的太阳穴浮现了颤动的青筋,在内心如此吐槽。
不过现在可不能直接对芙蕾雅同学怒吼。芙蕾雅同学也是怀着好意才这么做的,只要好好教导她——
「不可以喔,芙蕾雅同学。不能加食谱上没写的东西……」
「为什么?光是这样就只是普通的泡芙。如果拿不出比那间店更棒的味道,就无法让主人为之喜悦……!」
「你先冷静下来,芙蕾雅同学。」
优莉以沉稳柔和的声音开导:
「没经验的人马上就要向高难度挑战,只会徒增失败而已。芙蕾雅同学在刚开始修习艾森纳赫流魔双剑术时,应该也因为危险而没有使用战技的资格吧?」
「唔,这倒也是。」
「道理是一样的。没经验的人马上就要向高难度挑战,会伴随着意想不到的危险。」
「但、但是光用这些材料不可能胜过那家店的泡芙。一定要用某些特别的材料……」
「关于这一点我也已经想到了。就用这个吧。」
优莉如此说道,从冰箱中取出了某项材料,放在料理台上。摆在台上的是一公升装的纸盒,上头印了乳牛的图样。
「这不就只是牛奶而已吗?」
「不,并不单单只是这样。这可不是寻常的普通牛奶。」
优莉如此说着,拿起了牛奶盒仿佛炫耀般将纸盒上的文字展示在芙蕾雅眼前。
「这是特浓鲜奶。我想一定能营造出芙蕾雅同学希望的特别风味。」
「哦哦……!」
特浓。换句话说就是特别浓郁的味道吧。
芙蕾雅像是五体投地般说道:
「真、真不愧是优莉学姐。我真心诚意深感敬佩。」
「也、也不用夸成这样啦。」
优莉脸上浮现了害羞的表情-心想:有事先准备真是太好了。在这之后,奶黄馅也顺利完成了。
「嗯,接下来终于到了烘烤的时候了。」
「?烘烤是要做些什么呢?」
「就是要把挤在调理纸上的表皮面糊加热,让它膨胀起来。」
泡芙的表皮面糊现在正在铁板上的调理纸上头。一座仿佛尖端被压扁的奶油色泽面糊小山,经过缓慢加热使之膨胀,最后才会成为蓬松的泡芙皮。
「什么,这玩意会鼓起来变成那个蓬松柔软的泡芙皮吗……!」
「呵呵,芙蕾雅同学好像很开心呢。」
「唔嗯。这可是为了主人的笑容。」
芙蕾雅把铁板送进烤炉,关上门。在这之后,优莉点火加热,开始烘烤。
到了这阶段应该就不用担心了吧。优莉松了口气。
性格率真的芙蕾雅同学虽然笨拙却非常努力地想要做出成品。就算芙蕾雅同学时常行动不经大脑,但剩下只要等待烘烤结束而已。
就在优莉这么想着而放松戒备的瞬间——
芙蕾雅双眼直盯着烤炉说道:
「唔……优莉学姐,面糊好像没什么膨胀的迹象啊。」
「也许火力稍嫌不足。」
优莉看了看烤炉定时器的时间,又观察了面糊的烘烤状况后如此说道。正常来说,面糊应该会更膨胀一些。
但这肯定也只在误差的范围内吧。
不过对于芙蕾雅而言——
「……原来如此,火力不足啊。」
她神情凝重地喃喃说着。
火力不足……这可是天大的问题。
要是面糊不膨胀,就无法成功抵达制作泡芙的最后一个步骤。如果泡芙没有制作成功,就无法见到主人的笑容。如果得不到主人的笑容,自然算不上什么贤妻。
在芙蕾雅的脑中,莫名其妙的三段论法成立了。
焦躁占满了芙蕾雅的心头,她迅速地将魔力注入左手的魔法师的宝石箱。对特有的魔力波起反应,魔双剑凭空出现。
「那就稍微调高温度……啊,芙蕾雅同学……?为什么要取出魔双剑……?」
「请放心,优莉学姐。」
如此说完,芙蕾雅缓缓摆出架式,犹如伏地飞行的燕子。
「主人的泡芙,由我来保护……!」
优莉捕捉到魔力与精神力集中的感受,困惑地问道:
「咦!保护?是要保护什么……?」
就在打算调节温度的优莉身旁,芙蕾雅毫不留情地施放了最大限度的火力……!
艾森纳赫流魔双剑战技——飞炎冲天击。
附带灼热的两道剑闪命中了烤炉,剧烈的爆炸与黑烟吞没了整个厨房。
直到黑烟散去,芙蕾雅既紧张又期待地看向烤炉。
「咳!咳!我、我的泡芙……」
自半毁的烤炉门中,芙蕾雅一瞬间看见了烤焦成黑炭状的面糊团,便像是失去所有力气般跪倒在地。
「呜啊啊啊啊啊——!泡、泡芙啊……!」
芙蕾雅声嘶力竭。至于被冷不防冲出的战技余威扫个正着的优莉——
「芙、芙蕾雅同学,为、为什么这种时候要施展飞炎冲天击……?」
优莉被爆风弹飞,趴在地面上好不容易抬起脸来。
「难、难道说……你想用战技提升烤炉的温度吗……?」
这么说完的瞬间,优莉陷入了昏迷。
隔天午休时间,E601小队室。
小队室的门在喀拉声响中敞开。
发现那人走进小队室,美空开口说道:
「啊!莉子,你知道吗?昨天丰年虾宿舍发生了瓦斯爆炸,优莉学姐受伤住院——」
「这我知道。」
晚一步来到小队室的莉子语气平淡地回答。
「其实上午我接到优莉想跟我见面的联络。我直到刚才为止就用采病的名义跷掉了一整个上午的室内课。」
随后莉子向芙蕾雅投以意味深长的眼神。
「昨天还真是不幸啊,芙蕾雅。听说你也被卷进爆炸事故了?」
「……呃,唔嗯。其、其实的确是如此。」
该不会莉子已经察觉犯人是我了吧……!
瓦斯爆炸是优莉声称的原因。芙蕾雅在厨房施展战技使得优莉遭余威波及而受伤一事一旦曝光,那事态可就严重了。
说不定还可能导致芙蕾雅遭到退学的下场。
考虑到这些问题,优莉才会为芙蕾雅隐瞒真相。
额头上冒出一颗又一颗的冷汗,芙蕾雅好不容易挤出声音回答:
「那个……的确非常严重啊。原、原因完全搞不清楚,不过那、那那那真是一件不幸的意外……!」
芙蕾雅的视线四处游移。莉子看着惶恐不已的她,说道:
「冷静点,优莉是我的朋友。」
唔……?
「事情经过我明白,包含你的目的。所以之后改由我来协助你。」
「哦哦!居然连你也愿意帮助我吗……!」
「算是吧。不过这次的问题,光靠我的力量难以彻底解决。我不像蕾克蒂或优莉那样擅长制作甜点。」
「唔嗯。是、是这样啊……」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再度怀着赌上性命的觉悟挑战制作泡芙。芙蕾雅就要下定悲壮的决心时——
「别操心过头了。光靠我的力量不够,所以还要额外借助美空的力量。毕竟是你要取悦那个男人。无所谓吧?」
「……这、这也只能妥协了。一切都是为了主人的笑容。」
美空指着自已问道:「要我做什么吗?」不过莉子并不理会,撩起一头长发说:
「哼,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吧。」
莉子说完,走向小队室门。
「你现在是要去哪里?」
「去解决一些琐碎的小事。你帮我转告那男的,我今天的训练会逃课。」
「咦!逃课……等、等等啊,莉子………………啊,走掉了。」
不理会美空一头雾水的呼喊,莉子潇洒地走出小队室。
真的可以就转达说她逃课了吗……?美空心生疑惑。
恰巧就在这时,通知下午实技训练开始的钟声响起,小队室的门倏地开殷。彼方走到讲台上,美空便报告莉子的状况。她将莉子所说的话一字不差地转达给彼方之后——
「莉子逃课啊。直接说自己要逃课还满符合她的行事风格。」
毫无遮掩的说法似乎算不上什么问题。
「好了好了。那实技训练要开始了。今天除了蕾克蒂缺席之外,还加上优莉被卷进原因不明的瓦斯爆炸而受伤住院,莉子则是自称逃课。所以就你们两个进行训练……」
当天夜里。丰年虾宿舍,美空的房间。
门铃响了,美空拉开门。站在外头的是神情凛然之中带着无所谓的少女。
「莉子,你今天为什么跷掉训练课啊?」
「我去买这个。」
莉子把手中拿的小纸袋举高到美空眼前。
「这什么?」
「哼,秘密武器。不过详情不能告诉你们。」
莉子如此说着走进了房内之后,就把纸袋搁在冰箱的上头。纸袋上画着似曾相识的图样。美空凝神注视,但却想不起来究竟在哪里看过。
女生房间附设的厨房内除了莉子与美空之外,还有芙蕾雅的身影。
三个人挤在两人房的厨房里,显得有种压迫感。美空与芙蕾雅站在料理台的前方,而莉子站在后头背靠着墙。
「好了,你可以开始动手了。」
「但、但是我也没经验喔。真的可以让我来监督?」
「美空都这样说了,唔……真的没问题吗?」
美空与芙蕾雅两人一同望向莉子。
然而莉子那毫不在乎的表情没有一丝改变,用冷漠如冰的语调说道:
「不用担心,芙蕾雅。别看美空这样,她很懂得体恤伙伴的。我这个女神向你保证,最后的结果肯定对你有好无坏。」
「唔嗯,既然莉子这么说,那肯定不会有什么问题。还请你多担待了,美空……!」
芙蕾雅使劲地低下头行礼,但美空仍然满脸写着无法接受。
「莉子,你到底是在打什么算盘?」
「别在意。如果我的预料正确,你的用途在别的地方。再加上这次我已经做好了不可或缺的准备。」
「用途是什么意思啦?还有那个准备又是什么?」
美空大惑不解。
另一方面,芙蕾雅的制作过程不断推进。由于已经是第三次,方法已经记在脑中了。
而且这房间的主人蕾克蒂原本就有制作甜点的兴趣。因此料理秤与筛子等调理器具以及食材都一应俱全。
在旁观看的美空敬佩地说着:
「哦,感觉你很熟啊。」
「对吧?因为我这阵子已经挑战了好几次啊。」
芙蕾雅满怀自信地笑着回答。
「接下来要开始烘烤了。」
芙蕾雅把挤在铁盘上的泡芙皮面糊连同铁盘推进了家庭用烤箱中。设定时间后过了一段时间。
「唔,感觉没什么效果啊。」
焦虑的芙蕾雅展开了魔双剑。
美空只是困惑地歪着头注视着芙蕾雅。芙蕾雅摆出了燕子伏地飞行般的姿势,马上就要施展战技——
「别冲动,芙蕾雅。」
莉子分秒不差地把手掌按在芙蕾雅的肩头。
上次失败的最大原因,在优莉叫莉子去探病时已经向她解释过了。
「用不着那样也能烤得象样。再三分二十秒就好。」
「这、这是真的吗……!」
「当然。这房间的气温正好二十度,湿度是百分之三十七,再加上刚才泡芙面糊中使用的低筋面粉比例以及烤箱的温度来考虑,肯定不会错。」
「哦哦!真不愧是莉子。」
「莉子你也满懂的嘛……!」
「哼,完全没有过奖。」
莉子如此说着,撩起漆黑秀发。
事实上,这房间里别说温度计,就连湿度计都没有。莉子那仿佛有所根据的说明让脑袋单纯的两人二话不说就接受了。
不久后,清脆的「叮!」一声响起,芙蕾雅从烤箱取出了烤得蓬松的泡芙皮。切下当作盖子的顶端一部分,从洞口注入特制奶黄馅之后,终于完成了芙蕾雅亲手制作的泡芙。
「唔嗯,完美无缺……!」
到了第三次终于成功的芙蕾雅感动已极。
「美空、莉子,能够走到这一步,都是托了两位的福。感激不尽。」
「不用客气。没发生什么问题就好。」
「嗯。其实根本就不需要我们的帮助嘛。」
「对了,芙蕾雅你有准备包装用的材料吗?」
「嗯?你是指什么?」
「就是甜点的包装纸啊。蕾克蒂应该有一些才对,我去找找。莉子,可以帮个忙吗?」
「哼,真没办法。」
「芙蕾雅,辛苦你了。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你好好休息吧……啊,难得都完成了,你就试吃看看嘛。」
美空与莉子如此说着,走出厨房。
唔嗯,既然这样就试吃看看吧。
一个人留在厨房的芙蕾雅伸手拿起了放在大盘子上的泡芙。缓缓地送入口中,细细品尝味道。
浓郁的奶黄馅甜味在口中漾开。
唔嗯,味道是不差。也许是因为亲手制作,还带着几分充实感。不过,这样不过就只是平凡的味道。如此一来,不可能胜过那家店的泡芙。
我所追求的是更加美味的泡芙。
不过又该怎么做——对了,前几天向蕾克蒂借来的食谱折页上这么写着:
「爱情正是料理的终极秘诀」。
换言之,只要注入越多爱情,泡芙就会更好吃。既然如此,为了追求完美,自然要注入爱情。必须注入的爱情,换言之就是那份想让主人品尝到美味的心意。因此,必然需要调味成主人会喜欢的口味。
芙蕾雅如此判断之后,看向摆在厨房内的各种调味料。塔巴斯科辣椒酱、墨西哥特辣辣椒之类的香料,以及味噌和桂皮等丰富的选项。
但是主人究竟喜欢哪种呢?芙蕾雅困惑地思考。唔嗯嗯,这下只能一一尝试丰富多种的调味法。
芙蕾雅烦恼到最后,掀起泡芙的盖子,将调味料一瓶接一瓶加进去之后再盖回盖子。幸好泡芙一共有十六个,足够装载芙蕾雅那各式各样的爱情。
除此之外,芙蕾雅还放了冰箱里用剩的腌鲤鱼,也没忘了绝祸轮回丸。看着独门调味的十六个泡芙,芙蕾雅感到十分满意。
唔嗯,无可挑剔…一
从外表上来看就只是平凡无奇的泡芙,但是里头的馅料可是充满了「芙蕾雅的爱情」。
恰巧就在这时,拿着包装材料的美空与莉子回到厨房。
「怎么啦,芙蕾雅。泡芙吃起来味道怎样?」
「唔嗯。我注入了充分的爱情,完全没问题。」
「是喔。这样讲也对。」
「对了,你们两个都还没尝过吧。我先去上个洗手间,看在我们的交情上,你们一人挑一个试吃也无妨。」
如此说完,芙蕾雅便走向厕所,从厨房消失。
「那我就马上来挑一个……莉子,你不吃吗?」
「嗯。」
虽然心中有几分疑惑,美空还是拿起刚出炉的泡芙扔进口中。
「啊呜……!」
脸上浮现了哑巴吃黄莲般的表情,浑身僵硬。仿佛鞭炮迸裂般的味道充斥在口腔中。
「哼,我就知道。」
看了美空的反应,莉子掀开泡芙的盖子。看着不知为何变得通红的奶黄馅,微微地摇了摇头。随后她在美空耳边细语:
「美空,你别出声,听我说。要是芙蕾雅把这些玩意送给那男人,那男人就会展现出和你一样的反应。」
这样就糟了……!美空心想。
虽然那家伙表里如一的个性值得信赖,但反过来说,他肯定会将心中的感受率直地说出口。我一开始与那家伙相处时也时常被气得跳脚,但是芙蕾雅也许还不太清楚彼方这方面的个性……
要是辛辛苦苦亲手做的泡芙被彼方当着面批评难吃,芙蕾雅肯定会很失望吧。
然而,这些危险物体究竟要怎么处理……?
「怎么了,美空?医疗医学科的住院病房,我已经安排好了喔。」
「莉、莉子。你、你这家伙……!」
「蕾克蒂与优莉都为了不伤害芙蕾雅而无私奉献了自己。该不会身为小队长又体恤队员的你,不想要现在马上收拾这些东西?」
难不成在芙蕾雅开始调理后——
——别看美空这样,她很懂得体恤伙伴的。我这个女神向你保证,最后的结果肯定对你有好无坏。
这句话是预料到现在这状况所埋下的伏笔吗……!
美空虽然震惊,却也清楚理解了当下状况。
在这魔甲虫活动激烈化与空战武道会等问题接踵而来的多事时期,总不能在这重要的时间点,让负责提升我们实力的那家伙被送进医院。
「如、如果是这样,你也一起……」
「小队长是你,为什么连我也要一起牺牲?还是说身为小队长的你,不想把小队的经营放在第一顺位考虑?」
「我、我知道了啦……」
对不停搬出大道理来搪塞的莉子感到愤恨的同时,美空做好了觉悟。
眼前的大盘子上一共有十五个泡芙。美空接二连三将泡芙扔进口中。
美空的脸色随即转为铁青,失去了生气。
恰巧就在这时——
「呜啊啊啊啊——!美、美空,你究竟做了什么好事……!」
从厕所回到厨房的芙蕾雅慌张不已。莉子随即插嘴说道:
「真是的,美空你未免也太贪吃了吧。你到底是在搞什么啊。」
莉、莉子!总有一天,我一定会找你报仇……!
心中这么想着的同时,美空绞尽最后的力气吃完了泡芙,在慌乱的芙蕾雅面前仿佛气力耗尽似的瘫倒在地。
另一方面,所有泡芙都被美空吃掉之后。
「这、这样一来,我不就无法取悦主人了吗……!」
因为那太过强烈的打击,芙蕾雅浑身无力地跪倒在地。
看着仿佛马上就要嚎啕大哭的芙蕾雅,莉子仍不改那无所谓的表情。
「放心吧,芙蕾雅。」
莉子如此说道,面不改色地指着大盘子上的泡芙。
「我的份还在。你就把这个打包吧。」
奇怪了,刚才美空不是吃掉了所有的泡芙吗?
芙蕾雅大惑不解,但莉子催促:
「怎么啦,芙蕾雅?你不要的话我要吃了喔。」
「什么!等、等等!那是我的!可不能让你随便吃掉……!」
芙蕾雅如此说着,拿起了泡芙开始包装。在一旁守候芙蕾雅的同时,莉子的视线悄悄地飘向厨房的圾垃桶。刚才摆在冰箱上头的纸袋现在被塞在垃圾桶里,而且袋子上头印着优莉最爱的那间冰淇淋小店的图样。
隔天,下午的实技训练时间。E601小队室。
「嗯~今天只有芙蕾雅啊。」
「啊!是的!正是如此……!」
看着伤脑筋地搔着后脑杓的彼方,芙蕾雅解释状况。
「蕾克蒂和优莉学姐还是老样子。美空则是昨天晚上突然身体出状况,莉子是有私事说今天也要逃课。」
「这样啊。真是的,那几个家伙连身体状况都不懂得管理吗?」
芙蕾雅听着彼方的怨言,满心焦急地等待机会。桌子的抽屉里放着她的秘密武器。
剩下只要找到机会交给彼方就好。
胸口剧烈的心跳声让芙蕾雅的身心都为之高昂。
「就这一点而言,芙蕾雅真了不起啊。每天都很有精神。」
「您、您过奖了……!」
唔思,被主人夸奖了啊……
在心中细细品味着喜悦,芙蕾雅认定这就是最佳时机,开口说道:
「对了……其实我为了主人做了一份甜点。」
芙蕾雅把泡芙拿在手中,缓缓地站起身,将泡芙递给彼方。
「哦~~?芙蕾雅也会做甜点啊。」
「是的……那个,能合主人的胃口就太好了。」
「嗯,总之我就先尝尝看吧。」
彼方如此说道,拆开包装纸,就要把泡芙送进口中。
这个瞬间,芙蕾雅胸口的鼓动来到了最顶点。一声声的心跳清楚得仿佛响在耳畔。也许是因为肾上腺素急遽分泌吧,彼方的动作看起来仿佛慢动作般。
泡芙缓缓地进了彼方的口中。酥松的泡芙皮仿佛毫无抵抗地被咬穿,奶黄馅从内部向外溢出。就在咬了一口的瞬间,彼方的表情变了。
彼方瞪大了眼睛,凝视着芙蕾雅。
「芙蕾雅,这个泡芙……」
吃、吃起来怎么样啊,主人……?
紧张得心脏仿佛要迸裂的瞬间,彼方扬起嘴角微笑宣告:
「超好吃的耶,这个泡芙。」
说着很快就把泡芙整个送进口中品尝,随后把芙蕾雅的刘海搔得乱七八糟作为奖励。
沉醉在那难以雷喻的快感中,芙蕾雅问道:
「主人……和那家店的泡芙相比,哪个比较好吃?」
「我想想……程度应该差不多吧。」
唔,只有同等级啊。
然而看着彼方愉快的表情,芙蕾雅在心中立下誓言:下次绝对要做出更美味的泡芙。
*    *    *
在这之后过了几天——
午休时。小队大楼,E601小队室。
「呼~~终于能出院了。」
「那个……能和医院的空气告别,真是太好了。」
「消毒用的酒精味就是让人很不舒服啊。」
日前住院的美空等人现在齐聚一堂。蕾克蒂和优莉都对于能呼吸外头的空气感到喜悦。
就在这时,小队室的门被拉开。
「哼,看来所有人都平安出院了啊。」
「莉、莉子……!」
莉子若无其事地就座。
「没想到只不过是做个泡芙就能让三个人被抬进医院。真是没一个中用的。」
受到如此批评,美空等三人拉不下脸似的低下头。
「但是那个……我又不能伤害芙蕾雅同学。」
「我怎么可能预料到她会在那个状况下使出飞炎冲天击。」
「莉子,你找上我根本是为了让我试毒吧……!」
蕾克蒂、优莉及美空纷纷说着,看向莉子。
「哦哦,还找理由啊。给人带来麻烦,难道你们不懂得先道歉吗?在你们住院的时候,我好心逃课把替换衣物送去的恩情,你们都忘了?」
「「「呜……」」」
「哼,不参加训练可是我的独家专利。没想到你们为了侵犯我的权利,居然不惜故意被抬进医院,真是令人敬佩的决心啊。」
莉子大雷不惭。
只因为芙蕾雅要制作泡芙,整只小队便陷入了无法训练的窘境。莉子认为这也许就是E601小队的弱点吧。
「要是芙蕾雅又说想要做泡芙,这次我就推荐你们所有人一起上吧。」
「别、别太超过了喔,莉子……!」
「那个……莉子同学,要是真的再来一次……!」
「对啊,莉子同学。这次身体真的会支撑不住……!」
「哼,开玩笑罢了。我想芙蕾雅应该也已经心满意足了才对。」
莉子环顾如同惊弓之鸟的三人,轻声哼笑。
就在这时,小队室的大门敞开。
「唔嗯?对喔。你们几个从今天开始又回来啦。」
自门后现身的芙蕾雅精神抖擞地大步走进小队室。
「前些日子的那件事,受各位照顾了。我发自内心致上谢意。」
随后,芙蕾雅对着已经完全放心的美空等人说出惊人的发言:
「话说,我想要再和各位一起制作泡芙……!上次的味道只和那家店齐平,这次我要做出超越那家店的口味。所以希望各位助我一臂之力。」
「「「饶了我吧————————!」」」
美空等人的惨叫声响彻午休时的小队室。
(初次刊载于《Dragon  Magazine》2015年1月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