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Girls Side 2
  5. 第九·五话 话说封面的女生到底是谁?
  6. 繁体版

第九·五话 话说封面的女生到底是谁?
2017-06-23 04:37:23

		

「啊~~已经售完了吗?」
「对不起对不起!那、那个,因为这次是出涂鸦稿的影印本,所以只印了一点点……」
六月第一个周日的午后。
外头下的雨为室内带来湿气与闷热,这里是池袋阳光城的大厅。
「这样啊……那可不可以让我看样本呢?」
「真的很抱歉……」
在为期仅限今天一天的某场全种类同人志贩售会会场上,细得快要听不见的女生说话声,到底还是被周围的喧噪盖过了。
被分配在墙际的那个摊位,既没有促销标语也没有海报,更没有商品一览表,白色的桌巾上只摆了一册用钉书机装订的薄薄影印本,封面还用麦克笔写着「样本」。
从刚才就待在那张空荡荡的桌子前,一次又一次地在客人光顾时拚命低头赔罪的,是个将稍长的头发绑成两束从肩膀垂下来,外表大约像国高中生的女孩子。
话虽如此,位于垂下发梢前的丰满胸围,看起来实在不像国中生。
……拥有童颜巨乳,脸蛋和身材显得有些不均衡的她,是距离上次露面(序章)将近隔了一个月的波岛出海。
顺带一提,在这座会场里面,称呼她为社团「Fancy Wave」的代表或许会比较好懂。
「啊~~原创角色果然也画得好可爱……扑了个空呢,早知道一开始就来这里排队。」
至于隔着桌子和出海面对面,正一边翻阅影印本一边叹气的,是个明显比她年长,应属大学生或社会人士而且戴了眼镜的女性。
「……呃,你是每次都会来的那位读者对不对?」
「啊,你记得我吗!」
「我当然会记得啊……」
其实对出海来说,对方是她刚出道画同人志时,从印了五十本《小小狂想》同人志还卖不到三十本的时期就一直支持至今,就算想忘也忘不掉的宝贵主顾。
「哦~~好高兴喔,因为波岛老师当上『rouge en rouge』的游戏原画以后就大红大紫了,我还以为过去出小小狂想本的事情会成为黑历史。」
「不会的,完全没那回事……可是对不起,都没有帮你预留。呃,连我自己的份都已经没有了……」
如对方所说,出海在「当上rouge en rouge的游戏原画家以后就大红大紫了」,从活动还没有开场时,她的社团摊位就已经有股恶劣的气氛。
基本上,从活动筹备委员会将以往成绩理应没有多出色的「Fancy Wave」分到墙际(当成大牌社团)这一点来看,也能做出某种程度的预料或安排才对。
尽管如此,早上七点便忙着在超商影印的出海到九点半抵达会场一看,却发现那里「疑似」早就排好了队伍,人数还比印完带来的五十册多了好几倍,吓得她脸色苍白。
当筹备委员会成员死命地疏散人群,陪同参加的哥哥伊织也帮忙多方缓颊时,心里过意不去的出海连周围人们的脸都不敢看,只能缩着身子不停用钉书机装订本子……
于是开场后过了十分钟,准备好的本子幸也不幸地全数卖完,之后仅剩众多人们没买到本子的哀怨声。
哎,话虽如此,出海之所以参加这种对社团或一般参加者都不幸的活动,并非决定于她本身的意志……
「请问……这该不会是下一款作品的草图吧?」
「啊,是的。我又预定要担任原创游戏的角色设计了……虽然这次是和『rouge en rouge』不同的社团。」
没错,出海这次准备的本子,内容其实可以说是目前「blessing software」热烈研发中的新作《不超眼女主角培育法(暂定名称)》的试刊号。
无关于剧本作风,女主角的角色原案以及表情样式,「理应」都属于放胆朝着卖萌路线走的上乘之作。
「非常谢谢老师……这款游戏要是出了,我绝对会买!」
「好、好的,请你多多指教!」
「还有,我也会等老师再画小小狂想的漫画。」
「呃……好的,将来有时间我就会画!」
「谢谢……那么,请老师为下一款作品加油!」
「我才应该谢谢你的指教!」
出海朝主顾的背影深深地低头致意超过十秒,然后才靠到钢管椅上,深深地叹了气。
对于从开场就一直在道歉的她来说,刚才得到的纯粹感想与鼓励,好比徘徊在沙漠中才总算找到的绿洲,渗入了心灵空隙之中。
「话说回来……这样做,真的会有哥哥所说的效果吗?」
她回想自己从哥哥、从社团「blessing software」的新制作人波岛伊织那里接到的指示以后,又进一步回想目前为止从消费者身上获得的各种反应。
「照这样下去,压力不是会比收获还多吗……?」
结果,当出海像这样带着微妙的脸色陷入担忧时……
「不是的,我哥哥目前到其他摊位打招呼了……」
「骗人!你不是在十分钟、三十分钟、还有一小时前都说过同样的话吗!」
「是啊~~就是那样~~我哥哥从一小时前就没有回来嘛~~」
「太慢了……!他到底是在哪个女人的家里(摊位)鬼混!」
「噫噫噫噫,对不起对不起!」
「唔哇……」
出海在自己右边的摊位,看见有个女性像上一刻的她那样,隔着桌子正在向一般参加者拚命赔罪。
对方的头发比出海短,和出海一样往后面绑成两束,外表差不多像高中生或大学生。
隔壁摊主造型亮丽,但是与御宅族喜欢的华丽不太一样,那副打扮像是从青少女时尚杂志中冒出来的,然而她目前却被眼前(无论外表或言行都)惨不忍睹的女性胡乱怪罪,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全身都缩在一起,只能一直低着头。
出海望着对方那副和自己上一刻完全相同,感觉却远比自己上一刻可怜的赔罪模样,冒出了「在这世上要比惨,果然还是有人更惨」的想法,同时也觉得心理逐渐平静了。
……呃,虽然她也明白那样想对隔壁摊主非常没礼貌。
「唉~~」
不久,似乎骂累的一般参加者撂完话就走了,原本深深低着头的隔壁摊主这才缓缓抬头,然后环顾四周,瘫靠在椅背上大大地发出叹息。
「辛、辛苦你了~~」
于是,出海便开口安慰那个疲劳困顿得和她几分钟前一样的女性。
「唉~~实在很抱歉。让你见到这么难看的画面。」
「不会,我们彼此都满辛苦呢~~」
平时出海并不会轻易和初次见面的人攀谈,可以说是在家一条龙,到外一条……呃,她只是对亲人以外的人比较绅士……不对,比较淑女就是了。
然而在这个时候,一下子涌上来的同情心或者优越感……总之有许多因素激发了出海的慈悲情怀,因此关心隔壁摊主的话语自然就脱口而出了。
「哎,反正我这里的状况相当于亲人摆乌龙,某方面来说也算不得已啦。」
「你刚才是不是有提到哥哥?」
「啊,你听见了吗?是的,我哥哥……应该叫他社团代表就是了,在我买完本子回来以后,他就立刻丢下女朋友跑去向其他人问候了。」
「啊,我们社团状况也差不多。我哥哥好像有许多事情要张罗,就说剩下的都交给我,然后不知不觉中就跑不见了。」
「是喔,原来我们都有不争气的哥哥。真的很辛苦对不对?」
「啊哈哈……」
于是,透过对方远比她直爽又健谈的反应,出海那小小的勇气得到了正当回报。
最重要的是,有个小小共通点(哥哥不争气)似乎给了彼此满高的印象分数。
※  ※  ※
「唔哇,这个人用色技术好厉害!」
「对吧对吧。页数少归少,但他每次出的都是全彩本。不过每次开场一小时就会卖完,所以要弄到手难度很高喔~~」
东拉西扯过后,彼此的不幸遭遇让两人一拍即合,就将隔壁社团找帮手买到的同人志摆出来开起宝贝鉴赏会了。
「这、这一本是……唔哇,附赠的册子画得好可爱喔~~!」
「对对对!这个人是在草图附录本反而才会发挥真工夫的类型。书店寄卖的存货就不能指望有附录本了~~」
哎,她们会聊得那么兴奋,还营造出两人世界,目的大概也是为了回避诸如:「你们都已经售完了啊……」或者「书店寄卖的规画呢?」或者「准备充足存货让客人都能买到是社团的义务吧」等等来自一般参加者的斤责、质疑或迁怒……
「幸好今天策略成功~~~决定第一摊从哪里买起,在战术上果然是最困难的要点,不过这都会依当天进货量或发行刊物的种类而改变呢。」
「你、你每次都会改换逛摊的顺序吗?」
「当然了!比如每次进货量都很多的大牌社团,这次要是只印了十几本影印本该怎么办?那就会变成战场吧!等于是最前线吧!」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尽管出海在如此和乐的对话中还是会自认被戳中痛处而受伤,不过能够羡慕地鉴赏别人买到的宝贝,让她度过了和之前无法比的顶级时光。
「不过这样的话,意思是你从开场前就在大厅里到处走动观察吗?摆设摊位之类的工作谁来做呢?」
「呃~~是啊,那些有我哥哥负责……」
「可是,你在开场后就马上到处跑来跑去买本子了对不对?那时候谁来顾摊?」
「呃~~对啊,那也是由我哥哥负责……」
「这样的话,你帮了社团什么忙……」
「呃~~有啊,我们有讲好,假如我回来的时候本子已经卖完,摊位就换我来顾……」
「就这样而已吗?」
「呃~~对……就这样。」
「啊,还是你也有帮你哥哥买他想要的本子之类……」
「呃~~那个嘛,我哥哥对同人志没什么兴趣,我买的百分之百都是自己想要的……」
「那样与其说你是来帮忙,感觉更像靠社入资格抢本子……我什么都没说,对不起!」
「呃~~对啦……怎么说好呢!在旁人的眼光看来只能那样想吧!啊哈哈……对不起。」
「啊,不是的,我只是不得不否定自己并不是没有想过事情毫无那种可能性……对不起。」
结果,如此幸福的时光又因为出海不留意说出的一句话而微妙地降温了……
可是在社团代表画了本子摆好摊位并且亲自顾摊的时候,小助手却到大厅侦查如何有效率地买东西再独吞那些好货,即使让一般人来评理也难免会觉得有失道义。
「哎~~好啦,我和我哥哥这边有一些不方便对人解释的隐情……当然并不是类似情色同人志情节的那种隐情就是了……」
「没、没关系……就这次而言,我也没有立场说别人……」
「咦,意思是难道你也有到处收购我不晓得的会场限定本?你那些好货藏在哪里?」
「啊~~不是的,我不是那个意思……」
情绪刚消沉下来,又在一瞬间变得眉飞色舞的隔壁摊主让出海感到困惑,不过,这是她今天第一次在会场里透露疑似真相的心声。
「其实,今天的本子,我并不是为了和大家分享才画的……」
※  ※  ※
「……你骗人的吧?」
「不,这是真的。我连要参加活动都是前天才得知……」
出海将留在自己桌上的唯一一本样本递给隔壁摊主,然后有些自嘲地开始说明。
关于这次完全无法让她接受的活动参加经过。
「所以,我根本没有准备好……我拿了以前的草图来剪贴,勉强用昨天一天将影印本需要的原稿整理好,然后今天早上才在超商印本子……」
隔壁社团代表请来的助手脸色认真地听了出海表白的意外真相,便翻开拿到的「Fancy Wave」刊物样本,并且走马看花似的浏览内容。
「所以这次的本子,其实我一点都不能接受。原本我真的不想用这种成品向读者收钱。」
接着,对方一下子看完总共只有八页的那叠纸以后,又重新翻回封面,开始一页一页慢慢地仔细端详……
「即使如此我还是参加了这次活动,因为……」
「唔哇啊啊啊~~!我搞砸了啦啊啊啊啊~~!」
「呼嗯?」
然后,对方就忽然抱着头尖叫出来了。
「这什么啊?原来今天有出这样的本子?而且就在隔壁社团的摊位?」
「呃,那个,请问你……」
「这样才不叫策略成功!我根本是个连最前线在哪里都浑然不觉的迷糊指挥官!不会吧~~难道这已经全部卖完了吗!」
「啊,是的,呃,我已经连自己的份都没有了……」
「搞、搞砸了啦~~可恨,我的眼睛未免太大颗了,居然都没发现……里面的图比我今天买的任何本子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喔喔喔~~!」
「啊,不会啦,呃,那个……谢谢你赞赏。」
顺带一提,对方会有那种反应,似乎是因为对出海本子里的角色造型迷得如痴如醉的关系。
「波、波岛……难道你就是波岛出海?画《永远与刹那的福音》的那位绘师?」
「啊,你有玩过那款游戏吗?」
「唔哇~~唔哇~~唔哇~~是、是本人耶~~!原来你就是『rouge en rouge』的波岛出海~~」
「啊,不是的,我参与『rouge en rouge』的制作团队只限那一次……唔哇哇哇哇!」
而且,当出海讲明自己原本就没有掩饰的「真实身分」以后,隔壁摊主的情绪就亢奋到最高点了。
对方太兴奋,使得身为热血粉丝的一面完全显露出来,还牵起出海的手猛晃。
平常那是出海或她的师父(伦也)才会摆出的态度。
「不会吧,你居然就在隔壁……我怎么没有从社团图示认出来。平常我绝对不会看漏的说~~」
「啊,那个……对不起。」
毕竟出海连要参加活动都是前一刻才得知,当然没空亲笔画社团图示。
「我、我才要跟你道歉,对不起,我太兴奋了。我好爱那款作品的角色……不只游戏本身,我连附录的设定资料集都有。」
「真、真的……?啊,不对,非常谢谢你,真的。」
隔壁摊主的亢奋模样充满自然本色,要确认她的话是真是假都显得多此一举,出海不禁也表露出自然笑容及由衷感谢的话语。
「讨厌啦,请你不要像修行者一样,说自己无法接受这次的本子,假如你这样不行,那我画的本……啊,不对,先不管那个了……」
事到如今,对方似乎也对本身在各方面都太过头的反应感到害羞了,便放开原本和出海交握的手,还清了清嗓子调整呼吸像是要让自己冷静。
「所以,你为什么无法接受画得这么可爱的本子呢?」
接着,等对方重新面对出海时,整个人都已经镇定下来,而且脸上更带着认真的神情想探讨出海刚才所说的话。
「创作低潮期……?」
「虽然我本身完全没有那样的自觉就是了……」
直到上一刻,她们俩都关在两人世界中嬉闹……
如今仍关在两人世界的她们,开始认真地交谈了。
「我自己完全没有发现,可是,最近我好像在不知不觉中受了某个绘师的影响。」
导火线起自黄金周假期转播的《寰域编年纪二十周年纪念活动》那时候。
活动中盛大公开了柏木英理笔下的《寰域编年纪ⅩⅢ》主视觉图像。
从出海看见精致纤细又具有艺术性,甚至具有某种神圣感的那一张图的瞬间,她的画风就自己出现变化了。
然而如字面显示的,那是变化,要称作进化就嫌躁进了。
「咦~~但那不是家常便饭吗?看过或者接触过感动人的东西以后,就会想把那些纳为已有,我觉得那类似于本能耶。」
「唔?……难道说,你也会画图吗?」
「咦!呃~~……不是啦,那个……我……并没有喔。」
隔壁摊主身为外行人,所给的意见却意外准确,让有些讶异的出海颇为佩服……
「可是,光把那个人的画风纳为自己有是不行的,我不能向对方靠拢。」
即使如此,出海仍讲出自己不能退让的心情。
毕竟她……
「……换句话说,波岛老师……」
「咦?」
「你是想赢过那个人。」
「咦……」
「所以,你才不能受对方影响……要是承认自己受影响,就等于承认自己差对方一截了。」
「……呃,你真的没有画过图吗?」
「那种事情在现在无所谓啦。」
尽管对出海来说,那一点都不是无所谓的事情。
即使如此,与其确认说词的真伪,出海当下还有更想知道的事情。
「那、那么……你觉得怎么做才好呢?」
出海想知道自称外行却敏锐过头的这个人,会说出什么答案。
「你是为了寻找答案才来参加活动的吗?」
「因为我哥哥要我尽量听取大家……听取消费者的声音。」
所以,出海在短短一天就把同人志赶出来了。
有没有像最初企划的那样,符合卖萌游戏要的画风?
有没有画出「既可爱又厉害的图」,而不是「厉害的图」?
有没有用自己的图,将剧本写手不慎失控写成狗血剧情的下一款作品「伪装」好……?
「因此这次的本子,就是我交出的答案卷。」
「意思是由我们来打分数?」
「我能不能保有自己的作风?有没有遭到对方吞没?懂不懂讨好消费者?大家是否愿意说我画的图可爱?肯不肯用『萌』来称赞我画的图……即使画风走偏了,大家是不是就会认为我画得『漂亮』?」
「…………」
单纯来隔壁社团「帮忙」的那个女生闭了眼睛,默默听着出海滔滔不绝的问题。
「我画的图……你觉得怎么样呢?」
「呃,波岛老师……我从刚才就一直在强调吧。」
然而,按捺不住的出海一催促那个女生,她才终于睁开眼睛,并且开口将出海想听的答案说了出来。
「我说过,这个本子画得非常可爱,这在我今天看过的本子里排第一名。」
「有没有画出纯朴的味道呢?
笔触不会太洗炼吗?
看不看得出缺陷?
有没有亮点?
还有……看了以后,可以肯定这是专属于我的画风吗?」
「嗯,有纯朴味,离洗炼差得远,并不完美,同时也相当亮眼。」
出海连对初次见面的人,都不识相地追问了这么多……
即使如此,隔壁社团的那个女生并没有发脾气,还始终诚恳地回答。
「……不过,在这里面,并没有『专属于你的画风』喔。」
而且正因为对方诚恳,就没有把出海想要的答案直接告诉她。
「为什么……?」
「那是因为……这种画风肯定受了某个人的影响啊。」
「怎么会!我花了好多工夫想消除那个人的色彩……!」
「啊~~你受到的影响大概不是来自那方面喔。」
「咦?」
「你受了这个企画、这篇故事、还有这个故事的作者影响……」
对方所指之处,有一行说明文写着:「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暂定名称)角色原案」。那是出海留下的字迹。
「呃,让我谈谈自己的事好吗?」
「咦……?」
「我啊,也在从事替故事搭配插图的工作。」
对方并未推翻之前「没有画过图」的说词,就聊起了那个话题。
「不过呢,第一次接到工作时实在有够惨的……无论故事的作者,还有帮忙引荐的中间人都断然否定:『这只是画得可爱的图罢了。』」
「咦,那样算否定吗?」
「……如果再多补充几句,意思就是:『没有和文章相互搭配,无法和故事产生相乘的效果,纯粹只是一张图。』」
「啊……」
因此,目前她提到的这些,在这里纯属假设。
比方说,发生于其他世界线的事。
「坦白讲,当时我完全搞不懂哪里有问题……所以,我跟许多人谈了这件事,请他们陪我商量,自己也拚死命地思考……」
「那、那么……你有找出答案吗?」
「嗯,我找到了……虽然说到现在我已经不记得是别人点通我的,还是我自己想通的。」
「那、那你的答案是……」
「……讨厌啦,你不是已经有答案了吗?」
「咦……?」
「受到故事影响,向文章靠拢,然后将彼此魅力提升数倍的能耐……」
而且,对方接着指了搭配角色设定的台词范本。
『从今以后,我绝对会要你陪着我……一辈子喔。』
金发女主角满面笑容的表情样式旁边,有那句台词范本坐镇着。
「这张表情撷取了故事里的一个场景,所以格外可爱,看了会心花怒放。」
对方像是要证明自己所言非假,说完就表情恍惚地望着出海的插图仔细玩味。
「你的图好厉害喔……表情有够可爱,让这句台词增色了好几倍。」
「你是说……我的图受了这句台词影响吗?」
「否则角色的表情才不会这么绝妙,我看了也不会变得想哭。」
接着,对方又像要证明自己毫无虚言,就把出海的本子紧紧地搂到了怀里。
「何必改呢?让画风独立有意义吗?你明明有这么厉害的能耐耶。」
没错,对出海大为赞赏的隔壁摊主脸上,有着遇见心爱插图的欣喜,还有发现宝贝插画家的满足感……
此外,也浮现了少许的嫉妒以及不甘心。
※  ※  ※
「看来你好像找到解答了,出海。」
「嗯~~?」
活动结束后的回程路上。
在电车座位埋头阅读同人志的出海旁边,传来了搭话的声音。
把出海丢在社团摊位不予理会的伊织,和隔壁社团代表一样都在外头奔波,直到活动结束前夕回摊位以后,他也和隔壁社团代表一样手脚迅速地完成收摊工作,如今则像这样坐在出海旁边的位子。
「毕竟我回来一看,就发现你的表情放松不少了……你有没有和许多人聊过呢?」
「嗯,还好。」
「那么,你决定好自身的方向了吗?」
「……勉强有。」
「是吗,那太好了。」
起初得知要参加今天的活动时,出海实在不懂身为她哥哥的伊织在想什么。
不,哥哥确实有下达要她「聆听消费者的声音以决定自身方向」的明确指示。
然而,说这话的人可是波岛伊织,谁晓得他所说的有几分实话。
伊织有什么用意,又做了什么样的安排?还是他什么都没有思考?
到最后,事情是否有顺着伊织的用意发展?或者对他来说是一场空?
「我不晓得好不好喔,也许这不是哥哥期待的方向。」
出海被「隔壁社团的助手」点通,才做出了「没必要做任何改变」的结论,究竟这是不是她哥哥想要的呢……?
「那无所谓啦……出海,因为重要的是靠你自己的意志做出觉悟这一点。」
「……我就知道。」
但是,到头来哪个答案正确、哪个不正确,根本就没有明确的解答。
出海一直在追求的解答,根本不具多大意义。
不,并非如此……
让出海像这样努力尝试错误,抵达自己的结论,并获得力量前进,似乎才是她哥哥的本意。
然而,唯独今天,对于哥哥那道一如往常的坏心谜题,出海只能感激再感激。
她感激的,并不是自己照着哥哥的盘算才有所成长。
而是感激自己经历了一段会留在心里,留在记忆中的美好邂逅……
「话说回来,出海,你从刚才就满专心地在读那本同人志呢。」
伊织的语气明显含有逗弄人的意思,出海这才抬头,还用有些怪罪的目光看他。
「哥哥,你之前怎么都不说?原来隔壁社团就是嵯峨野文雄老师的『cutie fake』……」
「哎,我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基本上从场刊一看就晓得了,而且只要打个招呼马上就会认识吧。」
「我在开场前都忙着拿钉书机装订本子,根本没空看场刊,等到想打招呼时,嵯峨野老师又早就卖完本子离开了!」
「好啦好啦,我也猜到大概会那样,所以开场前就打了招呼,也帮你交换到对方的本子了,这样不就好了吗?我刚才查了○-BOOKS,发现那一本的收购价是五千圆耶。」
「哎,那部分另当别论啦……唔哇!」
每次翻页,多彩多姿的美少女便接连闯入出海眼帘,令她不得不一一发出感叹之语。
在出海看来,今天会场中排第一名的肯定就是这个本子。
……虽然除了自己的本子以外,其他能比较的对象她一本也没读到就是了。
「不愧是最近窜红的作家呢,嵯峨野文雄……换成在『rouge en rouge』的时候,我可不会放过这种人才。」
「你那样做会被霞之丘学姊宰掉喔。」
「不不不,霞诗子自己也被朱音小姐挖角离开社团了,她哪有立场说我……」
「哥哥!」
嵯峨野文雄——
主宰社团「cutie fake」的插画家。
就读东京都内某间大学的大学生。性别:男(以上出自「cutie fake」网页介绍)。
最近也开始往商业领域发展。
光荣的头一项差事是《纯情百帕》(著者:霞诗子)的插图。
换句话说,目前在不死川Fantastic文库,他就是霞诗子……霞之丘诗羽的搭档。
「哎,照我今天和他本人讲话的印象来看,他的个性和我满类似,我实在无法相信那样会跟霞诗子合得来就是了。」
「啊~~……没错。」
……此外,据说他在私生活方面十分好女色,常常和多名女性交往,而且女朋友之间纠纷不断(以上情报来自2○h同人版)。
「真的,只能说人不能看外表呢……那个男的怎么看都没有御宅族素养,感觉活像个人渣,没想到居然能画出这种可爱到极点的图。」
「反正性格或者私生活,都跟能力没有关系吧。」
「哎,或许是啦……」
尽管出海试着帮对方说话,不过,其实她内心仍然和伊织一样,始终觉得不对劲。
然而,那并不是针对见都没见过的「自称嵯峨野文雄的男大学生」,基本上出海的疑心更加源自于本质,或者可以说,那算是异想天开的假设……
「『真正的』嵯峨野文雄,到底是『哪一边』呢……?」
「呵呵……」
不过对出海来说,那到底是无关紧要的。
无论「隔壁社团的女助手」真实身分是什么,她所说的话为出海指出了道路,依旧是不折不扣的事实。
「欸,差不多该换我看了吧,『cutie fake』的新刊。」
「不要,我不会把这个本子交给其他人了。我要永远保存起来!啊,不过我会拿去跟伦也学长炫耀。」
「……那是我要来的本子耶。」
「你是用我画的本子跟对方换的啊!」
此时她大概也收到了哥哥不经意地到手的,由出海画的本子了吧?
还有,她会不会像现在的出海一样硬从哥哥那里抢过来,还读得如痴如醉呢?
「希望我们还会在其他活动见面……」
出海从奔驰的电车窗口,仰望对方现在应该也看着的那片天空,然后发出了怀有感谢、感激与嫉妒的细细呢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