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Girls Side 2
  5. 这篇幕间剧请接在第九集终章后阅读
  6. 繁体版

这篇幕间剧请接在第九集终章后阅读
2017-06-23 04:37:23

		

「那明天见喽……下次要在学校见面喔。」
「你留下来过夜也可以啊,毕竟已经很晚了。」
「今天不用了。反正留下来也没有什么事要忙,再说今天是平日。」
五月下旬,周一晚上,早就过了十一点的深夜。
「blessing sofware」将第二款作品企画,《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暂定名称)》(其中一条剧情线)的剧本完成(到某个程度)了,值得纪念的日子。
「啊,等一下,加……惠,我送你到车站。」
「啊~~不用啦。呃,记得这种时候要回答……『再说被朋友传出去会不好意思』对不对?」
「好感度应该刚刚才提升的,你怎么这样对我?」
而陷入混乱中的剧本写手,安艺伦也,面对刚才应该已经将称呼方式从「加藤」进步到「惠」的加藤惠,那依旧不领情的回话方式,使他发出了今天算来不知道第几次的怨言。
「那掰喽。」
「……你在路上真的要小心喔。」
至于惠这边,则不知道是出于有心或无心,又摆回了原本淡定的态度来应付伦也,然后匆匆离开玄关,走到街上。
从地势较高的安艺家这里,到距离最近的车站,必须走下漫长的陡坡,来到国道以后再走几分钟。
惠打算先到那道陡坡,便向左拐弯,然后直接往下走……
「啊……」
接着,不知道是无意识或刻意为之,她转了一百八十度调头,仰望位于反方向的上坡。
不,正确来说,她仰望的是耸立于坡道顶端,在整座住宅区当中仍显得格外气派的大豪宅。
『我会去跟英梨梨道歉……直接说清楚。』
那里,是她刚才和伦也约定要和好的人所住之处。
在三月初,随着些微……不,随着莫大的歧见,自此变得再也不讲话的好朋友,泽村·史宾瑟·英梨梨的家。
「……我要遵守约定才可以。」
惠拿出手机,然后指法熟练地操作输入画面,开始在荧幕上产出众多文字。
当然,她才没有边走边用手机。
呃,以前她是会不以为意地那样做,但自从有个对违反交通规则都会唠唠叨叨的奇怪御宅族开始出没在身边以后,她也差不多对那种不讲理的说教感到厌烦了,结果,她就成了即使没有人看见也会规规矩矩地遵守琐碎礼仪的小市民。
包括交通规则、有关排队及守时的礼仪、乃至于对游戏分级制度的尊重……
说真的,那个异常重视伦理的……如果这样抱怨,会变得和某个学姊类似,因此惠终究只是用淡定而敷衍的调调,来回想那个烦人的眼镜……已经不见,而且让人被迫面临不知该如何形容其长相而头痛的娃娃脸男生。
像这样,当惠将大脑资源分来思考闲杂事情的期间,她的手指仍流畅无比地输入着讯息。
「接着,就是要……?」
然而,等到要把那些字句用传送键寄出去的阶段……
和之前相比,单纯到不行的区区一个步骤却让她停顿了。
From:「加藤惠」〈megumikato@○○○.○○〉
To:「英梨梨」〈e-lily@○○○.○○〉
Subject:好久不见
我是惠,辛苦你了。
之前发表的新游戏图像,我看过了喔。
虽然我说不出太宅……不对,我说不出比较专业的感想。
我觉得很棒喔,甚至棒得让头脑有点混乱。
呃,然后,我从伦也那里听说了。
他有帮忙转达你想找我谈事情的想法。
嗯,我也想和你谈。应该说,我总算下定决心了。
所以,我们见面好好谈一谈吧?
包括以前,还有以后,许许多多的事情。
能不能在这周末约个时间呢?
无论周六或周日都可以。
等你回信喔。
「……唔嗯~~」
惠重新审视自己几乎在无意识之间写完的文章,然后,她对内容里无法抹尽的不协调感板起脸孔。
「甚至棒得让头脑有点混乱」……虽然这不是谎话,可是隐瞒了真正的情绪还写得有正面味道,感觉好卑鄙。
「伦也」……现在把这个称呼写出来,原本问题好不容易快要收拾了,或许又会变成英梨梨主动跟她闹翻。
「我总算下定决心了」……感觉像把花了这么多时间的责任推给对方,似乎有挖苦的味道。
「好好谈一谈吧?」还有「等你回信喔」……明明两个月以来都不理对方,现在这样写会不会有装熟之嫌?
是不是应该改成「希望能和你谈谈」或「等待你回信」,写得客气一点呢?
「唔唔~~……」
惠接连耽搁在平常应该不会去烦恼的小细节,然后便开始钻牛角尖。
明明自己在英梨梨面前不光彩地哭出来,还不讲道理地怪她,单方面宣布绝交后就擅自离去的那一天,感觉像好久以前的事情……
只要一回想,自己说的每字每句,还有当时情绪的点点滴滴都能详尽地回忆出来,这是为什么呢?
即使到了现在,关于她们俩闹翻的理由,惠依然不觉得错在她身上。
然而,从那天就一直对英梨梨抱持的愧疚感,却膨胀到快要爆炸的地步了。
……所以,她还是想不出要用哪一句话当契机。
于是,惠心中又有许多软弱的想法自己探头了。
比方说,再一次借助调停者(伦也)的力量……
「不,那样不行。」
然而,要是倒退到那一步,她之前的宣言就没有意义了。
因为惠确实是凭自己的意志,用自己的话语,发誓要主动赔罪……不,发誓要跟英梨梨和好的。
惠就像这样犹豫了几十分钟,重复将讯息写完又删,删完又写。
「……啊。」
然后,她像是注意到什么似的凝视着手机画面,这才用毅然决然的表情点头。
接着她停下输入讯息的手,叫出通讯录。
为了用电话、用声音,表达自己现在的决心……
「啊,抱歉,我错过末班车了,所以还是让我留下来过夜好不好……伦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