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Girls Side 2
  5. 第八·五话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around 30's side
  6. 繁体版

第八·五话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around 30's side
2017-06-23 04:37:23

		

五月中旬的周六。
初夏令人稍稍发汗的暖意随阳光灿然地洒落……那是发生在日正当中的事情。
过了晚上九点,白天的暖意已经完全消退,是的,这次地点真的换成了作品中为大家熟悉的秋叶原。
……而这里所提到的小酒馆,就位在秋叶原某处,得从大街走一段路进去的小巷角落。
「欢迎光临~~」
门一开,就有挂在门上的铃铛音色和男老板的招呼声迎接。
尽管从柜台后面响起,语尾还微妙地拉高音调的开朗声音让人有些畏惧,进门的女性仍眯眼朝灯光偏暗的店里张望。
黑短发、黑外套、黑窄裙配黑裤袜。
清一色黑,俨然就是女性工作者或OL的模样,呃,先不管以上那些过时的字眼,来者大概是下班的勤快女性。
年龄约莫三十岁左右,风貌给人略显稳重抑或难缠的印象。
「久等了。我已经先开始喝喽。」
「啊……」
只有两张桌子和柜台边几个座位的店里不算宽敞,客人则有四五个,当中坐在柜台最里面的同样是女性,在注意到她之后就唤了一声。
对方和进店里的女性一样,看上去同为三十岁左右。
不过,有别于穿套装的来者,坐在店里的女性穿的是无袖洋装,裙摆部分还开了高衩,两者的穿着打扮明显不同。
不过,两者其实也有一眼就能认清的共通点。
束在后头的长发,身上的洋装,还有裹着腿的丝袜,同样是清一色黑。
哎,虽然她们并没有特别约好要这样穿,也不是基于谁的喜好,纯属巧合罢了。
「先来干杯吧。老板,再一个杯子。」
「我不喝喔,因为之后还要回去工作。」
穿套装的女性说完,就用微妙脸色望着洋装女性捧在怀里的一升瓶,自己则点了姜汁汽水。
「我这边一样有死线要赶喔。」
「既然如此,你就别喝那么多了……」
没过多久,她将姜汁汽水从贴着褐色标签的瓶子倒进玻璃杯,然后随手朝对方早就汁满日本酒的杯子举起。
「好啦,辛苦你了……好久不见,茜。」
「不知道有几年没跟阿苑喝酒了呢。」
「别用那种御宅社交圈遗留下来的绰号叫我了啦。基本上会那样叫我的,从那时候就只有你一个耶。」
被唤怍「阿苑」的套装女性名叫町田苑子。
她在名为不死川书店且颇具规模的出版社,担任「不死川Fantastic文库」这个轻小说品牌的副总编,于名于实都是苦干实干(过气字眼)的职场女强人(过气字眼)。
至于被唤作「茜」的洋装女性……她的笔名叫红坂朱音。
身兼漫画家、漫画原作者以及插画家。
而且,她更是将自己笔下几乎所有作品导向多媒体发展,甚至让名声红到衍生作品各个角落的制作人兼总监。
顺带一提,其本名毫不令人意外地叫做高坂茜(注:日文发音与红坂朱音相同)。
「话说回来,这家店真难找耶……我用住址搜寻过却迟迟找不到喔。」
「哎,毕竟无论以地点或外观来说都像极了秘密基地。虽然也多亏如此才成了奇怪业界人的巢穴。」
「……喔~~」
町田听完环顾店内,就发现原本她觉得平凡无奇且清洁的酒馆里装饰在墙上的,并非这种店家常见的武○小路○笃或相田光○,而是她们俩也熟悉的,在同人界或商业领域为人熟知的插画家纸笺、海报或挂轴。
而且当中还有松原穗积签名的《恋爱节拍器》海报,对此町田露出了不知道该欣慰或傻眼的脸色,只好盯着看了一会儿。
「后面的墙壁还有安装荧幕,也可以在这里举行动画上映会喔。」
「就算听到那种秘辛,我也不晓得该怎么处置啦。」
町田并没有对上天感谢这种半滴酒精都没有摄取就好像陷入烂醉的宝贵经验,而是豪饮姜汁汽水,还吃了一点摆在朱音手边的马铃薯沙拉。
「茜,话说我们之前最后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在不死川办的派对上吧,虽然你都紧紧地陪在自己负责的作家身边。」
「不,我问的是个人性质往来。当我们身为早应大漫研的同届,还会单独见面的时期。」
「那样的话,好像从毕业以后就没有了。」
「你是中途退学的吧。唔哇,代表已经超过十年了吗?」
「明明一直待在相同业界,却迟迟没机会见面呢。」
「那还用说,你从大学时就一炮而红了,我却始终是居于人下的编辑……」
「但你现在当上副编了不是吗?」
「……再说,我对你的作风也不是那么认同。」
「……哼。」
原本两名三十出头的女人都率性地无所不聊,看起来像在欢谈间叙旧,然而……
随着町田用稍低嗓音吐露的尖锐语句,朱音也跟着将眼睛眯得又尖又细,并且将手边的酒杯一口饮尽。
「那么,是不是该来谈正题了呢……不死川书店。」
「马尔兹那边的决定权握在你手上没错吧,茜?」
空玻璃杯在柜台上响起的清脆声音成了信号,两人随即从「久违重逢的大学同届」变成「争夺同一个作家的双方公司代表」。
※  ※  ※
「首先的前提是《寰域编年纪ⅩⅢ》要在年末上市,因此马尔兹将霞诗子绑住的期间顶多只有今年。到了明年就会还给不死川(阿苑),所以你大可放心。」
「我这边的前提是绝不能让《纯情百帕》的出书速度慢下来。霞老师在今年内还有一集要写,过完年立刻要再出一集。」
「简单来说,工作量会是怎样?」
「再七个月要写完一款电玩游戏的剧本,加上两本轻小说?」
「…………」
「…………」
于是,两人代表双方公司的斗争才刚开始,就在短短几秒钟内触礁了。
「因为还要配音,单以台词部分的文字槁来说在八月底就应该交件……」
「我这边的下一本书是预计在十月推出的第3集,所以就算出再多差错,也要在八月底看到初稿……」
「…………」
「…………」
然后,又经过几秒钟,船底就裂开进水了。
「关键在接下来的四个月吗?」
「这种工作量或许难不倒『红坂朱音』就是了。」
「记得霞诗子是大学生,对吧?」
「她读早应大,是我们的学妹喔,虽然两个月前还是高中生。」
「哎,既然她还年轻……」
「量也就罢了,要她在这种期间产出你所要求的品质?」
「…………」
「…………」
此外,在船上开孔的船家每次遭遇沉默,就会各自饮尽杯中的日本酒与姜汁汽水,不过那无关紧要。
然而当下一杯倒进容器里时……
「那就没办法了,让她去死吧。」
「你少讲那种不吉利的话!」
朱音的眼底蕴藏着创作者将自己逼到极限时会展露的昏暗光芒。
「纯属比喻啦,死不过就是燃烧殆尽的意思……」
「意思还不是一样叫人去死!了断身为创作者的生命!」
像这样,在她完全抹去对人的关怀时,无论身旁的生意对手说了什么戏言,也丝毫动摇不了她的心。
「根据经验来说,休息半年就能恢复原状……有七成的人可以。」
「别闹了!」
町田的怒吼在店里响起。
不过,周围的酒客大概也是独当一面的业界人,含老板在内,没有任何不识趣的分子对她们那种铜臭味浓厚的话题感到讶异或竖耳偷听。
「既然你那么担心,你们那边把出书期程调开不就行了?」
「插队进来的是你,还想设局叫我赌?」
「先声明喔,答应接下工作的是霞诗子,我没有逼她。」
「你们那里才应该退让啦!明明要做一款RPG,为什么研发期间会那么短?」
不知道是町田的针砭太过有理,或者戳中了其他的痛处。
朱音原本昏暗的目光添上了一丝朱红,还动手将新倒的酒倒入扬起的嘴角。
「因为那是我用来和马尔兹签约的加码条件。」
「你向他们保证一定能在今年内上市?」
「没错,假如因为我这边的过失而让发售日延期,我会付他们与本身报酬同额的违约金。」
「……等一下。」
然而,朱音随酒味吐出的下一句话,就越出了业界常规……或者做生意的常识,足以让周围酒客都为之一怔。
「那样开条件……要是发售日延期,你不就变成做白工了……」
「放心。我不打算拖霞诗子和柏木英理一起担责任。假如是她们效率不彰造成发售日延期,那两个人的报酬我会自掏腰包来付。」
「欸,你不要像那样给创作者多余的压力啦!」
考虑到朱音以往所赚的钱,纵使这一年没薪水应该也不痛不痒。
不过,即使雇主再怎么有余裕,剧本写手或原画家若得知莫大损失的原因在自己身上……
「茜……你果然有病耶。」
「怎么事到如今才这样说呢?」
朱音将喝光的一升瓶倒放,然后又跟老板点了整瓶一样的酒。
豪饮到如此地步,同时,还揭露了如此胡来的签约条件,她却丝毫不改脸色,淡然地昭示出自己的疯狂。
「如果不让步到那种程度,马尔兹就不会把这项差事交给我……那样一来,制作班底就无法更换新血,《寰域编年纪》系列只会依然故我地走向衰退吧。」
「就算那样,你有必要扛那么重的责任吗?」
「我就是喜欢寰域编年纪阿!阿苑你也晓得吧!」
「唔……」
没错,那已经超过十年以前。记得是在早应大漫研迎新会那时候。
当年度加入的三个新社员偶然分到同一桌……应该说,被集中在同一桌,就赤裸裸地表白了各自到高中为止的御宅族经历,一会儿吵架,一会儿互相欢笑,一会儿在心里描绘感人的情节而彼此落泪。
还有,町田想起来了……
高坂茜的创作原点,就是小学时玩到的第一代《寰域编年纪》。
「我改变主意了……还是要以我这边为优先,我才不会让不死川来碍事。」
为了大卖什么都肯做,只要能卖什么都敢出。
保证能产出杰作、成功还有钱的多媒体界怪物。
红坂朱音在外界普遍得到的评价就是如此。
那些话,大概一句也没错。
因此她才有满满的财富、名望、粉丝、手下、反对者和敌人。
「我要让霞诗子全力配合我的『喜好』。」
但是她那样的动力,或许来自与大家想像中不太一样的次元。
「《纯情百帕》的续集……?那种玩意儿等她写好我这边的剧本变成空壳子以后,再死拖活拉地生出来就行了。」
「那跟讲好的不一样,你说的做法不可能被允许……」
「排斥的话,只要脱胎换骨就行了,很简单吧?」
「什……」
朱音会将创作者,有时甚至连自己都可以当成消耗品,然后全心全意地将自己想要的作品送到世上,不管三七二十一都要令其成功。
她那样,只是个混帐加三级的御宅族……
※  ※  ※
「……这段时间有够浪费。」
「会吗?好久没跟阿苑讲话,我满怀念的就是了。」
「总之要是起冲突,我就会把法务部门的人请出来,你要有所觉悟喔,茜。」
「放心,只要是钱能解决的问题,要多少我都付。」
「我说过了,问题不在那里……」
结果,谈判并没有将问题了结。
倒不如说,从一开始就不可能只靠她们俩收拢。
「唉,这样《纯情百帕》要改编动画就会晚半年了……」
「要不然,需不需要我介绍可以把落后进度补回来的优秀制作人让你认识?」
「不要,反正你讲的是千岁对吧,何况她还不是一样是不死川的员工。」
「别那么排斥嘛。明明你们从大学、漫研和公司都在一起。」
「基本上,早应漫研社出来的都是○○○啦。」
「阿苑,你也包括在内……」
因为如此,当结论落在「由于双方签定的契约都具有效力,最终要决定怎么做的是霞诗子」这种用不着特地确认的方针以后,两个人都一脸无力地趴到柜台上了。
不对,或许朱音这边是醉倒的就是了。
「总之要霞诗子的话,我明年就会还你,才半年工夫忍一忍啦。」
「你那样说更让我不满……」
「这次又怎么了?」
「你刚才是说『要霞诗子的话』对不对?」
「所以说,那又如何……」
「意思是另一边的『柏木英理』,你以后仍不打算放手吧。」
町田说的话,让朱音的动作停顿一瞬,她在看清对方反应以后,就拿起饮料喝完的杯子,将冰块倒进嘴里啃了起来。
「阿苑,柏木英理又没有接不死川的任何工作,你要干涉就……」
「你看重柏木英理多于霞诗子对吧,茜。」
尽管町田口中的冰块让说话声变得有些含糊,从她不依靠嗓音的态度,仍可以听出满不讲理的不满情绪。
「因为柏木英理脑袋不灵光啊……身为创作者的脑袋。所以,她不懂要怎么做才能发挥自己的能耐。」
朱音之所以回话,怎么想都不是为了安抚町田的那股不满……
「像霞诗子那种脑袋灵光的人,就会将自己掌控好。所以真的撑不住时,她懂得歇手。」
即使如此,她仍露出较温和的苦笑,并且温柔地朝着表情正在闹脾气的同学说道:
「拿这一点来说,傻瓜就会不懂自己的极限在哪里而一股劲猛冲。」
「你想说柏木英理会那样?」
「她啊,是和我旗鼓相当的大傻瓜。」
不,从朱音目光的方向,无法看出她那张温柔的苦笑是否真的朝着町田。
「你有看到吧?《寰域编年纪ⅩⅢ》的那张主视觉图……」
「那已经不是我或者外界所认识的柏木英理了呢。」
「你知道那张图『只』花了几天完成吗?她真的是个傻瓜喔……!」
不知不觉中,朱音的苦笑变成了愉快的笑容。
而且,她那张笑容是对着谁,也已经变得明显。
「的确,柏木英理即将蜕变成厉害的绘师……」
还有,随着朱音的心思变得明确,町田的脸色便逐渐染上苦涩。
「可是我无法接受你把霞诗子看得比柏木英理低。」
那简直像互相比较孩子成绩而一忧一喜的两个家长在斗嘴。
「茜,假如你过了今年就放开霞诗子是会后悔的喔。」
「你的诉求是不是跟之前相反了?」
「随你怎么说。反正那孩子迟早会拿下直木赏,然后变成你没办法随意搭话的作家。」
「如果她转战文艺界,阿苑你还不是一样没办法运用她?」
「要是她认真以文艺界为目标,我就会送她过去。要我转部门也可以。」
「……你真的迷上她了呢。」
「你还不是被柏木英理迷得神魂颠倒的。」
「哎,我迷的是才华……为人就另当别论了。」
「话不能那样讲吧!培育一个人不是那样的吧!」
……町田喝的是姜汁汽水,毋庸置疑。
然而,现在两眼发直唠叨个不停的,却不是干掉一升瓶的醉鬼。
「既然你迷上她的才华,就应该连为人一起迷上啊,至少要让她享有普通的幸福啦。」
「我才管不了那些,端看她本人的努力吧。」
「要不然,至少你别去干扰她本人的努力!」
「我怎么可能收手。只要可以增进她身为绘师的能耐,我什么都会做。虽然我并没有故意要害她不幸的意思,但是我不会替她的私生活操任何心。」
尽管以社会上普遍的观念来说,对的人是町田。
可是,町田主张的方式断然有误。明明她滴酒未沾。
「我不会向你那样对待自己的作家……因为小诗是我发现的顶级宝石……!」
「小诗?那是在叫谁?阿苑,刚才你明明抱怨过自己的绰号是御宅社交圈留下的遗物……」
「哎,少啰嗦少啰嗦!」
此外,幸好朱音还不知道,这种丢脸的绰号系谱已经传承到霞诗子取的「伦理同学」了。
呃,总之先不提那些……
「我啊,打算陪她一起寻找身为小说家、身为一个女性都能幸福的路。」
「你是在当娘吗?」
「姊姊才对啦,好歹要叫我姊姊。」
「可是像我们这样的老太婆,插嘴管那些未成年人的感情事也没用吧。」
「别叫我老太婆!我们明明都还是单身!」
「阿苑,重点就在那里。早就舍弃女人身分的我们,哪有能力陪女人商量感情事?」
「等一下,茜!我还没有舍弃那部分喔!」
「你差不多该认命了啦……我们根本迎接不到女人的幸福。」
若是接触过红坂朱音的作品或为人,以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难想像她会有这种发言……
不过对粉丝而言,这大概不会是多乐见的光景。
「相对地,我要满足自己洋溢而出的被认同欲……我要让全世界的御宅界作品充满我和我的孩子。」
……只要她没接着用这句打圆场。
「这也算一种家庭的形式吧。」
「……我奉陪不了你那种春秋大梦。」
结果,町田并没有被朱音所说的话打动,她拿了自己的包包,从里头找出某样东西。
「你要回去了?」
往时钟一看,时间就要到晚上十一点了。
「没有……我只是决定干脆来喝酒。不好意思,也给我一个杯子。」
然而,她从包包里拿出来的不是皮夹,而是喝酒前要服用的胃肠药。
老板傻眼地望着町田,眼神里似乎透露出:「你打算从现在开始喝啊……」
然而,町田当然不是那种会介意他人关心或吐槽的三十岁女子。
「好,阿苑,你今天要陪我到天亮喔。」
顺带一提,这家店原本已经快要到打烊时间了。
「头班车出发我就要走喔,早上九点要开编辑会议。」
「没问题,我这边的截稿死线只到黎明。」
「茜,我看你还是回去吧,不然我会被你的责任编辑杀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