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Girls Side 2
  5. 第八·三话 来自好色女角的爱
  6. 繁体版

第八·三话 来自好色女角的爱
2017-06-23 04:37:23

		

五月中旬的星期六。
初夏令人稍稍发汗的暖意洒落而下,这里是在本作中为大家熟知的秋叶原。
……从秋叶原搭总武线过一站,位于步行十分钟可达范围内的御茶水。
捧着吉他盒出现在这座以乐器闻名的城镇,而且身影完全融入街景的,是「blessingsoftware」唯一(或者唯二)的户外活动派成员,冰堂美智留。
身为「blessing software」唯一(这部分可以肯定是唯一)玩乐团的女生,她才刚结束每月一次的乐器店快乐行,手里拿着一直巴望的新吉他……弦,并匆匆地沿着车站前的下坡路朝神保町方向而去。
「啊~~肚子饿了~~」
时间是正午过一会儿以后。
美智留从早上就丝毫未进食……没这回事,她有吃早餐还额外添饭,然而胃袋却在补给充分的状态下咕噜咕噜响了起来,不,正因为之前补给充分才会显露对下一顿饭的渴望,还饥肠辘辘地催她吃午餐。
「……咦?」
像这样,当美智留的思绪受制于「我今天想用什么填肚子?」的时候,她的空腹雷达就侦测到了味道好像不错的餐饮店……不对,美智留注意到的是行进方向与她相反,已经从眼前的坡道走上来的黑色人影。
「霞之丘学姊?」
啊,另外得在此注明「黑色人影」的「黑」是用于修饰「人影」,而非修饰「人」本身,希望各位不要误会。
「…………」
「咦?欸,学姊。」
结果,那黑色的人……留着乌黑长发的人,对于从短短五公尺前呼唤自己,音量也还算大的招呼声毫无反应,还满不在乎地逐渐和美智留拉近彼此的距离。
不过呢,只要是认得她那头黑色长发……认识霞之丘诗羽的人,都会晓得她刚才的态度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哎,虽然一样失礼就是了。
「至少走路的时候别看书啦,学姊。」
「……哎呀,还真巧呢,冰堂。」
当诗羽停下脚步,目光离开原本读的书,然后回头发现美智留的存在,已经是两人错身以后多走五公尺左右的时候了。
诗羽的容貌与身材一如往常地受到旁人注目,然而她一边走在街上,一边也散发出如往常般不允许他人靠近的气场来替自己保留个人空间,这会儿突然遇见熟人,而且对方还是就她所知最不懂拿捏人际交往距离的美智留,让诗羽露骨地当面叹了气。
「怎样,来买东西吗?哦~~原来学姊也会在这样的大街上走动啊。」
……不过,美智留可是公认兼自认的社交零距离悍将,她并不是遇到诗羽那种态度就会怕的胆小鬼或小市民,于是美智留毫不顾忌地走到诗羽旁边,还探头看向对方手上那个装得鼓鼓的购物袋里面。
「对阅读没兴趣的你或许不知道,这一带不只乐器行多,旧书店也不少。所以我至少每个月都会找时间来这里挖宝。哎,对阅读没兴趣的你或许不知道就是了。」
「……同样的句子重复两次以文法来说漂亮吗?你明明是作家耶。」
像这样,与他人距离太远的诗羽单独碰上与他人距离太近的美智留时,会引发什么样的化学反应……其实她们以往都没有落入那种处境,因此也没人晓得。
哎,先不管在旁人的见解中早就精准地料到「反正状况绝对不会多和乐」。
「既然功用仅止于社交辞令的问候句都讲完了,那我是不是可以走了?我想早点回家埋头享受自己买的书。」
「啊,对了,学姊肚子饿不饿?」
「不会。完全、丝毫、一点也不。」
「我现在打算吃个饭,难得有机会要不要一起去?用餐就是要人多才开胃嘛。」
「……我倒觉得和不肯放人离开又不肯听人讲话的伴一起吃饭也只会闹得不愉快而已。」
「啊,我想到了,回车站那边就有好吃的猪丼店。量多油花多烤肉烟也多,简直超棒的喔。那是阿伦之前带我去过的店呢!」
「…………恕我从各方面予以回绝。」
而且,她们这种不太好的化学反应似乎还会持续一阵子。
※  ※  ※
「哦~~来了来了,鸡肉咖哩,白饭和增量咖哩酱,辣度五~~♪」
「……无论到哪家店,你挑的菜色都充满男人味呢。」
结果,她们俩是在距离相遇处不远的咖哩店二楼落脚。
于是餐点不一会儿送到以后,仿佛久等多时的美智留就拿起汤匙,然后诗羽也拿起汤匙……还有书本。
「……在『我开动了』的同一时间开始读书,这样对吗?」
「对神保町不熟悉的你或许不懂,这一带之所以有许多咖哩店,是因为旧书店街将『咖哩利于一边用餐一边读书』的独特文化扎根在此。哎,对神保町不熟悉的你或许不懂就是了。」
「当作是那样好了,就算陪你来的不是男朋友(阿伦),你对待人的方式也太随便了吧。」
「即使跟男人(伦理同学)一起来,我照样会读书喔。」
「啊,是喔……」
诗羽将美智留若有深意又或许没有的目光应付掉以后,就默默地将汤匙送到嘴边,并且翻阅书页。
因此,美智留只好跟着用汤匙舀起眼前的餐点……
「我吃饱了~~」
「再怎么说也太快了吧,冰堂。」
……然后,美智留五分钟就清光了。
「哎~~谁教这里的咖哩又辣又烫又好吃~~」
「纵使是那样,你吃得那么急对消化不好喔。」
「要比的话,一边看电视或读书又一边吃东西才对消化更不好吧。」
「话虽如此,就算陪你来的不是男朋友(伦理同学),你对人的态度会不会太马虎了些?」
「假如是跟男生(阿伦)一起来,当然就可以一会儿聊天,一会儿抢彼此的菜,并且开开心心地慢慢吃啊~~」
「……唔。」
舌战得到的反应和平时不堪一击(英梨梨)的对手差异太大,让诗羽瞪了眼前的高挑短发美女,接着她依依不舍地将读到一半的书阖起收到包包里,开始小口小口地享用沙拉。
「咖哩要趁热吃比较好喔。」
「看过你的吃相,我总觉得没有食欲了。」
「不吃就分给我喽,我有一点吃得还不过瘾的感觉~~」
「请便。」
「嘿嘿~~那我不客气了~~」
于是,诗羽傻眼看着美智留兴高采烈地将汤匙伸进自己的盘里,这才规规矩矩地跟眼前的伴对话。
「为什么你吃得那么多,却不会肥啊?」
「我才想问学姊呢,为什么都不吃饭还可以那么有料……」
美智留说着就用汤匙指了诗羽的胸口一带。
接着,诗羽这边似乎认为对此多做讨论也没有助益,一脸不悦地拿起杯子就口以后,便开始在嘴里含弄冰块。
「……所以,大家在社团过得还好吗?」
等诗羽下次开口讲话,已经是美智留将她的咖哩吃掉一半左右以后的事了。
……哎,话虽如此,其间所需要的时间也不过三分钟。
「当然喽!新作的剧情大纲定案了,又有新成员(波岛的哥哥)加入,小加藤也变得越来越黑,大家都很有斗志喔~~」
「是、是吗,那太好……」
「……听我说社团变成这样,学姊真的会信?」
「……唔。」
在美智留的语气和态度顿时降温的瞬间,那种寒意让诗羽忍不住咬碎嘴里的冰块。
毕竟,就连诗羽都不可能相信,他还有她们看了「那张图」以后会直率地感动、予以支持或受到启发。
英梨梨的那种天才性、艺术性……
再加上她隶属「blessing software」时没能发挥出来的强大成果,社团众人目睹那一切,八成会体悟到自身能力不足……还有之前与英梨梨共事有多么不协调,这是可以轻易想像到的心理。
「我反而想问学姊,小泽村过得好吗?」
「那种事情,你去问跟泽村同班的伦理同学就行了吧。为什么要把我当成她的监护人?」
「因为实际上不就是那样吗?」
「…………」
诗羽一边在口中感受咬碎的冰有多冷,一边则带着稍微意外的脸色,凝视眼前这个在平时极度粗神经的体育派乐团女生的表情。
美智留脸上浮现了有违其本色,而且掺杂着不满与担心的暧昧表情。
「那小泽村她对我们社团的人做了什么好事,学姊应该懂吧?」
……换句话说,就是为人着想的女性脸孔。
「真意外。」
「意外什么?」
「我原本以为,你属于不会像这样察言观色的类型。」
「啊~~也对,学姊想的没错喔。我对其他人在想什么不太感兴趣,而且也算不上敏锐。」
「那么,你为什么要问这些?」
「毕竟阿伦又不是外人,他跟我是家人嘛。」
「……你能毫不害羞地当着别人面前讲这种话,确实是不懂察言观色。」
于是,在美智留露出那样的表情与言行以后,诗羽似乎受到了牵引,脸色也逐渐变得和对方一样微妙。
「我对于学姊脱离社团并没有怨言喔。倒不如说,红到像你们那样还参加阿伦的社团才反常呢。」
「没那回事……」
「可是啊,你们都已经走了,到现在还一直对社团找麻烦就不对了吧~~?」
接着,她那微妙的表情又添了一分苦涩。
「你哪有立场那样说我……」
「有喔,这还用说。」
「唔……」
瞬时间,两人所坐的座位发出了碰撞声响。
「阿伦可是我的小弟耶,以前每年回乡下玩的时候,也都是我在保护他不被当地那些坏小孩欺负。」
「……唔~~」
桌子更断断续续地随着碰撞声晃了起来。
不用说,原因出在卯足力气抖腿的诗羽身上。
「所以喽,学姊?就算是你,也不准欺负阿伦。」
因为美智留那种既不害臊又不犹豫的狂妄口气让她发火了。
因为和某个山寨版青梅竹马的戏言相比较,她实在无法容忍将名为家人、名为表亲的保护伞运用到极致,然后将立场正当化的手法。
「…………伦理同学也是我的学弟喔。」
「学弟和小弟一比,感觉就挺疏远的耶。」
「小弟的称呼比学弟更具支配以及威迫性,感受不到爱情。」
诗羽紧接着又想借题发挥:「何况学弟的读音跟交配相通。」不过因为怕论点失焦就没有说出口。
「可是上下关系像那样分清楚,碰到阿伦在紧要关头变坚强让关系颠倒过来的时候,不是更容易让心头发热吗?你想嘛,以前我在山上迷路……」
「怎、怎样?冰堂,原来你有那样的欲望?以往百依百顺的伦理同学突然发火反过来将你推倒说:『好了,在这里你再怎么叫也不会有人来救你喔。接下来我要在你的身体烙印……烙下让你一辈子都忘不掉的伤痕!』然后就强行掰开入侵……啊,不要,可是,可是……!」
「……学姊,你升大学以后是不是越来越变态了?」
「果然不应该答应陪你吃饭的……我非常非常非常不满。」
结果,被美智留激怒的诗羽突然恢复食欲,就把一度交给对方的咖哩餐盘抢回来,然后一口气将剩下的那一半咖哩清光了。
「哎,邀学姊吃饭还聊到吵起来是我不好……不过,你也要替我们社团着想啦。」
「那部分我也有错……应该说泽村也有错失,所以不能怪你。」
「那你干嘛跟我吵……」
「要说的话,我看不顺眼的是你顶着过去和伦理同学一起成长的光环,还表现得高高在上的态度。」
「学姊~~可是对你来说,听小泽村提那些可以卖弄的事迹应该早就习惯了吧?」
「泽村没关系。反正她一下子就会中激将法然后自己给自己难看,我完全不在意。」
「……喔~~算了,没事。」
若要进一步补充,英梨梨至今仍对自己和「青梅竹马」一度分离的关系怀有自卑心结。
缺乏信念的羁绊是充满破绽又脆弱的……
而且,性情别扭的恋爱作家霞诗子最爱那一味。
「你就算被挑衅也一点都不为所动,讲什么都像对牛弹琴。」
「没办法嘛~~谁教我和阿伦是一家人。」
「我就是不满你那一点……四等亲就是这样。只不过能结婚就这么嚣张!」
「这个发飙的理由太偏门,我跟不上学姊的想法啦……」
然而要像美智留这样,不仅对血缘关系毫无心结,还深信那就是自己的优势,在心灵层面上好比完全没有对剧情下过工夫的成○游戏女主角,就再也没有人比她更能捣乱霞诗子创作世界的风纪了。
「唉唷,把你留在伦理同学身边太危险了。果然那时候就算霸王硬上弓也要将他……」
顺带一提,诗羽可以想到的「那时候」实在多到没办法过滤出其中一次,代表那些机会全都被她错失了,在这层意义上,其实她的心灵层面和英梨梨一样,都归属于霞诗子笔下盛产的性情别扭又胆小的女主角。
「你想太多了啦,学姊。虽然说,阿伦确实是属于我的人……」
「要我说几次,我就是不满你那种蛮横的态度……」
「可是,跟我从刚才强调的一样啊,阿伦就像我的家人。我又没有像学姊或小泽村那样把关系想歪……」
「天真,冰堂你太天真了……」
「……咦?」
桌子摇晃的情形不知从何时起已经严重到连其他客人都发觉的地步了。
「每年放暑假就会回乡下住的男女生表亲。一起在山野里奔跑,吃井水浸凉的西瓜,并肩躺在靠庭院的廊上睡午觉,是他们每年的例行公事……」
「……学姊?」
「于是,在那年夏天,一如往昔的日常光景依旧没变……除了女方在不知不觉中变漂亮,男方则在不知不觉中迎接思春期这两点以外。」
而且,造成摇晃的抖腿美女正让她那头乌亮秀发像蛇一样地蠕动(形象画面),还扬起嘴角从地狱的深渊唤来邪灵(说过是形象画面了)。
「男生醒来以后,家里只回荡着响亮的蝉鸣声……看来家里的人似乎是搁下睡着的他们俩,出去买东西了。」
「呃,学姊讲的该不会是……」
「他蓦然转头,看向应该就睡在旁边的女生……于是,他发现在眼鼻之前,有女生默默地睁开眼睛,似乎一直望着他这边的脸孔。」
「…………(咽口水)」
「少女的细语混着蝉鸣,微微地传进少年耳里……『我问你喔,阿伦……你……有没有经验呢?』」
「噫……」
美智留的喉咙顿时像鸣笛一样地响了。
她就像那个虚构的少女一样,脸颊泛红,呼吸急促,还无意识地舔起不知不觉中变得干涩的嘴唇。
「其实,女方本来只是想亲吻男方……然而,意外地尝到女方嘴唇滋味的他,当然不会了解女孩子那种微妙的心理……」
「咦,等、等等……那个,再说下去不就……」
「男生贪婪地享用女生的唇,同时,手也在不知不觉中伸进她的背心摸索,指头也终于摸到了位于尖端的突起物……」
「啊啊啊啊啊~~等、等一下!那个情境想像起来太写实,别说了~~!」
作家,霞诗子……
在此声明,她的活动据点是归类为轻小说品牌的不死川Fantastic文库,现阶段并无执笔其他种类的作品。
※  ※  ※
「呼,呼,呼……欸,我的心跳紧张得慢不下来了啦~~」
「看来这对你的刺激似乎太强了……虽然我只是稍微想像在COMIC L○八成会出现的情节而已。」
「够了啦,别讲那种莫名其妙的话……不好意思,请来帮我们这边倒水~~」
美智留的反应比预料中更纯情,诗羽便停下黑暗创作者模式,刺探似的凝望对方的表情。
凝望那张脸,可以看见大概不是只因为咖哩而冒出的汗,目光荡漾,脸颊涌上红潮,感觉不到平时那个粗线条体育派女生的影子。
「冰堂,难道你……」
「怎、怎样?」
「你真的不曾将伦理同学当成男人放在心上?」
「呃,我从刚才就说他是家人了嘛……」
不对,或许这种清纯反应才是体育派女生的真面目(萌点)。
「不,那不可能。以往你都在他身上贴来贴去,我才不信你没有任何感觉。」
「学姊还不是常常黏着阿伦。」
「我没有直接黏着他,而是隔了一层(丝袜),所以不算数。」
「……哦~~不对啦,是那样吗?」
从这些言行看来,诗羽的黑暗创作者模式离炉心停止运作似乎还得等一会儿。
「你好危险……以往你居然都抱着那么轻率的想法,反覆跟他做那些游走在尺度边缘的肢体接触……」
「所以学姊都怀着比我沉重的觉悟……?」
「不经思考就出手挑逗,万一伦理同学变成绝伦同学,你打算怎么办?」
「咦?没有啦,那个……哎,到时候再想喽。」
「像你这样走一步算一步,就算时候到了,也会演变成『啊,没准备那个耶……哎,算啦。』然后答应不戴○跟他做喔。」
倒不如说,诗羽那座核能炉的炉心似乎已经熔毁到让人怀疑有没有确实停止的地步了。
「不、不过他是阿伦耶。那家伙哪有可能会……绝、绝伦嘛……」
「要不然我问你,你会排斥他那样吗?绝对无法接受?」
「别、别叫我想那种事啦~~!假如开始思考那些,我不就没办法跟以前一样对他了吗!」
「是吗,那倒是不错的征兆……」
「怎、怎样啦……?」
从诗羽的炉心……不,从她的内心深处,涌上了充满嗜虐心的漆黑火焰。
面对个子高自己许多,力气更是比不过才对的美智留,诗羽从容地盯着对方游移不定的眼睛,慢慢地堵住其退路。
这是为了将美智留过去没有发觉的「羞耻」概念深植到心里……
「比方讲,冰堂,你常对伦理同学用摔角招式对不对?」
「我、我们从以前就会那样啊。再说我都有放水……」
「你说的放水,只是放轻力气对不对?」
「不、不然还能怎么放水?」
「你有没有节制自己选来对付他的招式呢?」
「那、那是什么意思……」
结果,诗羽没有直接回答美智留的问题,而是从包包里拿了手机开始搜寻着什么。
「你看,例如这个招式……」
「……炸弹摔以后接虾式固定?」
隔了一会儿,诗羽指给美智留看的画面上,正在播放强壮的职业摔角手将比赛对手倒着举起摔到地上,再直接压制对方获胜的精彩桥段影片。
「然后你看看这招……」
「喂……!」
紧接着,诗羽指给美智留看的画面上……呃~~招式流程像归像,但是要说有哪里不对劲,那应该从头到尾都不对劲,总之在可以叙述的尺度内只能说地点是床上而非摔角场。
「以往你对他做的就是这种动作,你有没有自觉?」
「停停停停停!还有学姊你先关掉那个影片啦!」
附带要注明的是,由于那段影片的音效并没有调成静音,在此瞬间,她们俩座位的半径数公尺附近全都僵住了。
「你敢保证自己以往跟他玩摔角时,从来没用过这招倒○莲花……不对,你敢保证自己从来没用过这种体位……呃,我是指难道你们就没有摆过这种姿势吗?」
「唔……」
「你敢说自己有对他身为『男人』的敏感部位手下留情吗?」
「别、别讲这个了啦……大家都在看我们这边耶,学姊。」
「不,我们趁这个机会来确认其他煽情的招式……比如○○压顶、老树○根……」
「住、住手,住手……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诗羽从美智留口中听见她未曾发出过的尖叫声,在那个瞬间,她就确定这场较量分出高下了。
……然而,告终的只是没有赢家的空虚之争罢了。
「冰堂,这样你懂了没有?」
「饶了我……饶了我吧。」
分出高下之后,诗羽又接运放了各种「招式」的影片,毫不留情地对美智留穷追猛打。
她们之间根本没机会出现职业摔角常有的,从大危机一举反败为胜的剧码,那只是单方面的凌迟。
「要我饶了你,代表你承认自己理亏对不对?」
「我没资格当阿伦的家人……竟然害他心里那么苦。」
可是,诗羽无论如何都必须狠到这种地步。
因为从丰之崎学园毕业,又脱离「blessing software」的她,非得尽量摘除「他」与其他女人发生意外的可能性才行。
「既然如此,你明白自己以后应该怎么做了吧?」
「嗯……」
这样一来,美智留无论如何都会意识到「他」身为男人的那一面。
她会正确理解到自己用那些招式时,将让「他」产生什么样的情绪。
所以,美智留对「他」就无法随便像以前那样做肢体接触了。
那就是诗羽用来对付美智留的以毒攻毒治疗法。
然而……
「我以后会做好『觉悟』再对阿伦试招。」
「……咦?」
「学姊说得对,就算阿伦反击也是没办法的……既然我对他做了这种事。」
「是、是啊,所以你应该……」
「即使他反过来对我用强的……我也不能抱怨……」
「不是那样……」
「嗯,没办法嘛……假如阿伦说他想要的话。」
「冰、冰堂,现在不是让你一脸开心地说『没办法』的时候吧,你就不能痛下决心戒掉过度的肢体接触吗?」
「那我办不到耶。毕竟就像我强调好几次的那样,我跟阿伦是一家人嘛。」
「你会不会把家人这个词用得太泛滥了点!」
结果美智留心目中所谓的「家人羁绊」,并不是用点小手段就能撼动切断的坚定情感……应该说那完完全全就是有毛病的情感。
※  ※  ※
「那我要搭地下铁。掰喽,学姊。」
「我们大概不会再见面就是了。」
太阳已稍微西斜,御茶水桥口的验票闸前。
周围有许多人来来往往,背吉他的美少女和黑长发美女则抵抗人潮,站在人群中面对彼此。
「好啦好啦,别讲那种不近人情的话~~」
「你好烦,不要贴着我。」
诗羽就读丰之崎时,曾经以冰山美人、黑长发雪女等排他性强烈的绰号而见称,但面对这个读别校、爱装熟、年纪比较小的大姊头,诗羽身上的防护罩似乎不管用,如今她只能任对方擅自勾肩搭背,然后柔弱地用十分困扰的脸色及语气来予以应付。
「基本上,像你这种悠哉得不把障碍当障碍的人……」
「啊,对了,学姊手机借我一下喔~~」
「好好听人讲话。」
而且,在本身就读的女高仍以绝高人气及年级派头见称的美智留,面对早就不是社团伙伴,也失去高中生身分这个共通点的年长才女,态度并不会有所改变。
不,美智留反而和对方走得比以前更深入、更紧密、更亲近了。
「好,我拿到学姊的手机号码了~~」
美智留将诗羽的手机号码登录到自己的通讯录以后,就直接拨号出去,再把自己的号码登录到诗羽的通讯录当中。
「……你这样留号码要做什么?」
事到如今,诗羽才发现她们连在同一个社团时都没有交换过彼此的号码,同时她仍一脸不满地瞪着美智留。
「难不成以后你还想定期将我约出来欺负?体育派就是这样……」
「可是我认为学姊今天发动攻击的时间还比我久得多耶。」
「啰嗦。」
美智留对诗羽那样的视线当然是视若无睹,依旧悠悠哉哉地和伟大的学姊应对。
「总之,以后我还会找学姊商量许多问题喔,和阿伦有关的问题。」
「那你要自己想办法。反正享用摔角招式还是房中……地板技不都随你高兴?」
「……还有社团的问题,小泽村的问题,小加藤的问题。」
「咦……?」
不,她并没有虚应了事。
「学姊要帮忙……替大家打气喔。」
「你指的是……」
「好不好?学姊,你是有责任的耶。」
即使从美智留过去的态度,实在看不出她有那些想法……
「你有义务要帮助自己抛下的社团喔。」
今天,能在这里碰巧遇见诗羽……
对于上天,美智留算是有所感激的。
「照你所说……我有介入社团的权利?」
「那是社团代表要决定的事情……所以,我们彼此都知道那家伙会怎么回答,对不对?」
「这……我是可以料到,伦理同学会怎么说。」
没错,诗羽大概可以料想到,那个平时又吵又烦又不识相的学弟……
那个永远都会当她书迷的学弟……
如果突然被好事的学姊介入社团事务,应该会慌张、羞耻、害臊……
然后用崇拜女神似的目光仰望她吧。
「我为了社团要利用学姊。所以学姊『不得已』才会和阿伦见面然后陪他商量。」
「不得已……?」
「哎,到时候就算发生了些『什么』,我也不会多管。」
「冰堂……」
「你想嘛,反正我和阿伦是一家人。就算他要搞外遇,那我也可以搞外遇啊。」
「你对家人这个词到底是怎么解释的啊……唉,算了。」
「那找就当作学姊答应喽,可以吗?毕竟你好像觉得这是『权利』嘛。」
「真受不了你……」
诗羽则是连应该从哪里开始吐槽都不清楚,只能摆出有违自己平时本色的表情。
困惑,以及傻眼。
掺杂了上述情绪的无邪笑容。
「那之后再联络喽~~」
美智留挥了挥手,离开诗羽身边,然后混进人群当中。
「我可不听你本身的桃色烦恼喔。」
诗羽目送着对方的身影,同时,以她来说也难得地挥了挥手回敬。
「你要好好帮阿伦打气喔~~」
随着距离变远,她们拉高对彼此的音量。
「就算和伦理同学发生了什么,我也绝对不会负责任……不,我绝对会逼他负责,你最好要有心理准备喔。」
即使如此,两人的话语被周围喧嚣掩去,已经传不到彼此耳里……
「到时候学姊要把攻陷他的方式详细教我喔!反正照学姊的胆量,扯来扯去八成还是跨不过最后那条线啦~~」
「你等着看!这次我绝对会○了他!我要○他!我会○给你看~~!」
因此,诗羽最后发自灵魂的呐喊,也埋没于周围的喧嚣……并没有,附近的路人全都转头看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