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路人女主的养成方法)
  4. 第九卷
  5. 第七·五章 本章并非为了保证日后改编成人游戏所写的
  6. 繁体版

第七·五章 本章并非为了保证日后改编成人游戏所写的
2017-06-23 04:37:23

		

剧情事件编号:英梨梨01
种类:强制剧情事件
条件:共通剧情线第二天(开学典礼)必定发生
概要:开学典礼,受欢迎的英梨梨接二连三地被同学打招呼
〈配乐:校庭〉
〈音效:学生们吵吵嚷嚷的声音〉
【主角】「喔……」
当我穿过校庭,来到学校公布栏附近的时候,就看见了黑压压的人群。
那大概是每年任何学校在开学典礼的惯例,也就是大举发表新分班状况所导致的吧。
既然如此,我也不能错过……悠悠哉哉说这些也没用,假如不知道自己被分到哪个新班级就到不了教室。
为了尽量避免被人潮挤回去,我从边缘慢慢朝公布栏走近……
【主角】「啊……」
于是,我发现在那样的人群,还有一块人口更加密集的地带,便停下脚步。
【女同学1】「早安,泽村同学。」
【英梨梨】「啊,日安,石卷同学,还有里见同学。」
因为我在那里的中央,发现了稍微被掩没在人群之中,却还是散发着庞大存在感的一袭金发。
【女同学2】「欸,你看,我们一样是G班喔!」
【英梨梨】「是、是啊,往后一年多多指教了。」
那位「泽村同学」的身边陆续聚集了其他同年级学生,还收到诸如「早安~~」、「过得好吗~~」、「好久不见了~~」之类不痛不痒的问候词。
于是,身为当事人的「泽村同学」也回以:「早安,田崎同学。」、「桥爪同学才是呢,过得好吗?」、「真的好久不见了,大谷同学。」为了一一夸示友情深厚,或者记忆力之高,她不停使用附固有名词的问候。
似乎在二年级分到G班的那位「泽村同学」,全名叫泽村英梨梨。
从一年级就被评为校园玉女而广受欢迎的美少女。
更是从一年级就入选画展的美术社王牌。
毕竟她在学校里算数一数二的名人,即使是我也不可能对她的存在一无所知。
不,那些表面上的反应都无所谓。
我并不是从考进同一所高中才认识这位戴面具的千金小姐……泽村英梨梨。
那已经是从好几年前就持续到现在,让我倍感厌恶的记忆……
哎,现在先别提那些了。难得来参加开学典礼。
※  ※  ※
「……总觉得男主角个性别扭过头,在我心里的评价不太好。」
周六,早上十一点半。
我终于踏上第二次荣耀的轨迹……开始执笔撰写「blessing software」第二弹作品《不起眼女主角墙育法(暂定)》的剧本了。
另外,关于值得记念的第一段剧本,我更动了从主角和第一女主角时巡璃在共通剧情线第一天相遇写起的规画,改从女主角泽村英梨梨(暂定名称)初次登场的共通剧情第二天开始下笔,而且写的就是英梨梨(暂定名称)亮相的场面。
在这段英梨梨初次亮相的场面中,制作方想对玩家提出的讯息如下:
首先,这个美少女是在校内也受到称许的美少女。
还有,她是在富裕家庭长大的千金小姐。
然而,她并不会自恃有那样的姿色或家境,对任何人都温柔大方,对男人来说是个未免太过理想的女孩子。
……而且,明明境遇得天独厚,她的心里却怀有空虚。
她对人的亲切,其实仅限于表层。
那种表面性质的人际相处,让她感到有压力。
不过在现阶段,后半的消极要素仅止于有迹可循,要让玩家产生些许的异样感。
这段剧情大纲并非不长眼的妄想。
……哎,说起来是有包含那种成分啦。
然而,其本质为「尽可能贴近无虚构的虚构情节」
靠我和英梨梨的脑力激荡,才得到了如此生动现实的虚拟故事。
毕竟,那家伙之前说过。
她说过自己在加入我们社团以前「过得很无聊」。
那家伙对班上或美术社朋友露出的笑容,都是出于客套。
应该说,她并没有把那些人当「朋友」。
冷静一想,那会让她变成对朋友狠心,性情又恶劣的女主角……
然而,她怀抱着那种黑暗面的理由,会随着剧情进展而逐渐揭露。
哎,要把那种绝妙的铺陈写成剧本或许难上加难,不过我也只能一边微调一边动工了。
情报别一口气全摊开来,要慢慢外放。
这是「让人对后续剧情感兴趣」的铁则。
※  ※  ※
剧情事件编号:英梨梨02
种类:强制剧情事件
条件:共通剧情线第四天必定发生
概要:在走廊和英梨梨对话。她显露出本性。
〈配乐:教室〉
放学后,打瞌睡的我一醒来,就发现教室里在不知不觉中变得人去楼空。
〈音效:打开教室的门〉
我一边对好不容易上完今天所有课程却没有叫我起来寡情的同学们感到愤慨,一边离开教室,结果走廊已经快被夕色染红了。
〈配乐:走廊〉
【英梨梨】「欸,等一下。」
【主角】「英梨梨……?」
当我觉得那景象倒也不是不能勾起愁绪时,原本以为没有任何人在的走廊后头就传来了有些耳熟的女生嗓音。
【主角】「真难得,你居然会主动找我讲话。被同学看见也没关系吗?」
会觉得耳热也是当然的……哎,结果声音的主人是和我读不同班的金发女生。
【英梨梨】「不要紧,现在这里没有别人。刚才我说了自己把整套画具忘在美术室的谎话,所有人就争先恐后赶去了。」
【主角】「……你的个性还是一样好耶。所以说,找我干嘛?」
那个金发女生就是泽村英梨梨,她一如往常地……不,她用了和平时一样用来针对我的态度,交抱双臂摆出架子,好让聊胜于无的胸脯和体格看起来比需要的还大,还在付出这种赚人热泪的努力时狠狠朝我瞪了过来。
【英梨梨】「还问我干嘛……难道你以为我有事情要找你这种长相、成绩和运动神经都低于平均以下的低水准男生?」
【主角】「请问你刚才的『欸,等一下』到底是什么意思,泽村同学?」
说真的,学校里所有人差不多也该察觉这家伙的本性比较好喔。
【英梨梨】「……昨天,你曾经和女生一起待在车站前的咖啡厅对不对?」
【主角】「啊~~你是说叶吗?」
【英梨梨】「哦~~原来那个女生姓叶啊。我看她好像穿着我们学校的制服,没想到你已经和刚入学的新生搭话了。」
【主角】「不对,叶并不是这两天才入学的啦……」
哎,提到叶巡璃,我明明也和她在同一间学校读了一年,却直到前阵子都不认识她,当下也没资格讲别人就是了。
【英梨梨】「真是的,明明一切条件都在均标以下,就只有染指女生的速度特别杰出……」
【主角】「……请问你有在听我讲话吗,英梨梨同学?」
※  ※  ※
周六,下午三点多。
初夏的强烈阳光……不知去了哪里,在仿佛已经准备好进入梅雨季,而且看起来随时会降雨的阴霾天空底下,我正逐步写出剧本的后续情节。
这是英梨梨(暂定名称)第二次亮相的场景,同时也是她和主角出现对话的剧情事件。
这个场景首度揭露了她对主角的态度及感情,有其重要的定位在。
………哎,按照傲娇的铺陈套路,营造出的印象可以说是糟透了,但我总不能把「先摔后捧」这个手法中的「摔」跳过。
第二个重点在于,她对第一女主角叶巡璃表现出介意的态度。
这在日后的剧情中预定会成为重要伏笔,因此我试着将她的介意描写得挺明显。
接着是第三个重点,在描写英梨梨时整体上要注意的是她对我……错了,她对主角有「强烈过剩的」敌对心,还有主角「刻意」无动于衷所产生的对比。
……其实呢,关于我们从高一升高二那阵子的态度,我和英梨梨互有歧见,稍微闹了……不对,闹了满大的口角。
英梨梨居然说,只要我带着多一点关心找她讲话,或许关系就会修复得更早。
『即使我找你讲话,你不理我也没用吧!』
『谁教伦也你,早就交了新朋友嘛!而且你跟我不一样,看起来真的过得很愉快……』
相互迁怒……不对,相互争论到最后,英梨梨还把疏远感加剧的原因怪在我身上,我又能说什么呢……
说真的,这个金发女主角实在又别扭又乖僻又爱记恨,简直糟透了。
※  ※  ※
剧情事件编号:英梨梨03
种类:选择式剧情事件
条件:共通剧情线第六天以后,在选择英梨梨之际发生
概要:英梨梨和巡璃第一次接触
〈配乐:咖啡厅〉
【英梨梨】「这样啊,你就是叶巡璃……」
英梨梨目不转睛地仰望坐在面前的叶。
【巡璃】「那、那个,〈主角〉……我觉得自己好像正被鼎鼎大名的泽村同学瞪耶。」
另外,她们俩的身高并没有差多少,英梨梨之所以会用仰望的方式看人,都是因为她特地把脸贴到叶面前,还用凶恶至极的眼神从斜下往上看的关系。
【主角】「别在意。因为那家伙是大近视,所以眼神看起来凶凶的罢了……」
【英梨梨】「我现在有戴隐形眼镜就是了。」
【主角】「……我好不容易帮忙打圆场的耶,不要糟蹋别人的好意啦。」
另外,她凶恶的似乎不只是眼神。
【英梨梨】「这样啊,你就是〈主角〉的……」
【巡璃】「呃~~那个,我们是同班同学。」
【英梨梨】「没关系,反正不管你们是同学或男女朋友或宅友或炮友,我都没兴趣~~」
【巡璃】「呃,最后那种关系未免说得太过分了吧……对我而言。」
应该说,她在眼神以外的部分凶到无可比拟,这一点毋须赘述了。
【主角】「那就是这家伙的本性,虽然她在学校根本都在卖乖。」
【英梨梨】「要你管。」
证据就是我在桌面下的小腿,被她隔着乐福鞋用脚尖踹了过来。
真不愧是产自欧洲的真皮皮鞋……有够痛!
【英梨梨】「你别用那种自以为懂我的口气。明明只是以前认识一阵子而已。」
【主角】「喂,会痛耶……那你就不要对只是以前认识一阵子的人苦苦相逼啊。」
接着,英梨梨又用言词赏了我在某方面比被乐福鞋踢到还痛的下马威。
……既然嘴巴没被皮革保护,我觉得她自己也会被反作用力伤到就是了,即使如此这家伙还是不肯停止逞那种空虚的口舌之快。
【英梨梨】「怎样?」
【主角】「怎样啦?」
【巡璃】「喔,虽然你们两个一点都不熟,可是〈主角〉和鼎鼎大名的泽村同学还真要好呢。」
【主角/英梨梨】「哪有!」
结果,我们那种针锋相对的互动方式……
态度淡然、淡薄、淡定的叶兵没有照单全收。
※  ※  ※
「糟糕,行不通行不通行不通……这样只是个惹人嫌的女角嘛……」
剧本写到这里,英梨梨(暂定名称)烂到家的德性让我变得一个头两个大。
再这样下去,英梨梨搞不好会被当成地雷女或呃心妹或○色的恶魔,在劣评方面占尽风头。
……啊,话是那么说,不过并不代表女主角的蓝本在现实生活中就是那么烂,都是我不慎将角色给人的印象塑造成那样所致,关于这部分请不要误解。
真的,拜托别误解……尤其是我自己。
「这份剧本还是得归为废稿吧……」
为了让失控的笔停息下来,我按了Ctrl+A选择所有文字,然后把手伸向倒退键……
「不对……等一下喔。」
接着,我稍微重新考虑以后,还是决定只对内容进行微调。
「只要中间穿插一个发挥角色萌点的剧情事件,就能取得平衡才对……呃,肯定没错。」
是的,我将剧情事件的编号从「英梨梨03」微调成「英梨梨04」……
然后我开了新档案,在开头重新打上「英梨梨03」这串文字。
同时,我心里也燃起了崇高的使命感,这次一定要写出能笑、能萌、能让玩家喜欢上该角色的剧情事件……
周六,晚上七点四十五分。
天色早就转暗的外头,传来了滴滴答答的恼人雨声,连房里都充斥那恼人的声音。
先不管英梨梨(暂定名称)的言行态度依旧让人不忍直说,接下来要着墨的,就是她和巡璃第一次相会(认识彼此的意味),无论以故事性或者给加藤的讯息来说,都属于重要的场景。
身为千金小姐在学校里应该颇受欢迎的英梨梨,在这个时候对巡璃做出了相当离谱的反应。
以往彻底隐藏刚烈本性(对一部分人例外)的她,为什么会对巡璃……对加藤卸下以「某种意义」而言的心防呢?
哎,尽管我们都认同那多少是因为有我牵扯在内的关系,即使如此,对于我提出的质疑:「要不然换成加藤以外的人,你也会有相同反应吗?」英梨梨倒是明确地否认了。
第一次见面时……英梨梨对加藤抱有和敌对心不同的强烈印象。
假如是加藤给人的印象实在太弱,才让英梨梨对她的角色性有反应,那就糗大了。
不过多亏如此,英梨梨忘了自己平时在女性朋友前所用的演技。
对她来说,那是相当划时代的事情……
※  ※  ※
剧情事件编号:英梨梨06
种类:选择式剧情事件
条件:共通剧情线第十五天以后,在选择英梨梨之际发生
概要:主角找英梨梨商量和巡璃约会的事
〈配乐:上学路上〉
【英梨梨】「你要约会啊……」
【主角】「不对,只是逛街买东西啦。陪她去六天马购物中心参加开幕拍卖会而已。」
【英梨梨】「那就叫约会不是吗?别讲别脚的藉口。」
【主角】「约会喔……算吗?我倒觉得跟她讲好时实在没那种感觉。」
【英梨梨】「啊,是喔,那就如你所说『只是逛街买东西』啊,用不着跟别人商量,你放胆去不就行了?」
【主角】「啊啊啊抱歉抱歉!你常常会跟男的或女的出去玩吧?所以我想找你讨教在那种时候的诀窍啦!」
【英梨梨】「……刚才,我总觉得自己一下子变得没兴致帮你了。」
【主角】「咦,为什么?」
【英梨梨】「……哎,算了。」
那一瞬间,伴随着叹息声,英梨梨的态度似乎是把我当傻瓜……
不对,感觉她露出了微妙的懊恼表情。
然而,我不懂英梨梨露出那种表情有什么用意,结果只能回给她呆呆的反应。
到最后,英梨梨的表情又变回跟最初的印象一样,像是把我当傻瓜。
【英梨梨】「在约会中不失败的方法很简单啊,把扯平当目标就好了。」
【主角】「扯平……?」
【英梨梨】「没错,事先做过相当程度的功课,再尽可能顺着对方讲话,假如还是撑得很苦,就用笑容应付过去。」
【主角】「用、用笑容?」
于是,英梨梨这会儿对我摆出了灿烂无比的笑容。
感觉要是让不知道这家伙本性的人来看,真的会不由得心动的那种笑容……
而且,要是让知道这家伙本性的人来看,那就是充满了浓浓的社交性质,使得内心不由得发凉的完美微笑。
【英梨梨】「即使听不懂对方说什么,总之保持笑容就对了。多余的问题要克制,更不要拿自己的主张硬拗……」
【主角】「……感觉那样是不是很乏味啊?好不容易一起相处,总会希望在这段时间有更深刻的交流吧?」
【英梨梨】「……我……没有过那种想法。从出生到现在,一次也没有。」
【主角】「英梨梨?」
于是在下个瞬间,英梨梨的笑容好似肥皂泡破掉那样,一下子就空虚地消失了。
明明「表情变来变去」这种修辞,一般是用来称赞感性丰富的人才对的……
英梨梨刚才「变来变去」的表情,却让我有完全不同的感受。
而且,当中的意义不太正面。
※  ※  ※
「唔,已经这么晚啦?」
一看时钟,不知不觉中已经过了凌晨零点,不可喜也不可贺地进入周日了。
雨声依旧没停……刚才好像还有雷光和闪电轰隆作响,然而大概是因为专注的关系,我不太有印象。
朝手边的「英梨梨剧情线」资料夹蓦然看去,整个周六完成的剧本档有六个。
这样子,英梨梨剧情线就写好整体的……不对,占几成还无法确定。
其实要决定好剧情分量和结构再下笔,才是正确的剧本写作方式,不过我目前并没有采用那种做法。
现在先写就对了。
要改、要删、要调整,都等写完再说。
写,再写,一直写……只管将自己和英梨梨之间的言语互动,还有想表达给加藤的讯息,通通写进游戏里面。
「……我看躺一下好了。」
有种舒畅的疲倦感均匀地分布在脑袋及身体。
我关掉了电脑的电源,将枕边的闹钟定在四点,然后熄灯,迅速钻进床铺里。
现在要再歇会儿,等精神恢复以后就重新开始工作。
啊~~对了对了,在目前所写的剧情事件时期,英梨梨似乎抱着自己也不太清楚的感情。
她与加藤初次见面感受到的冲击,是藉着加深交流以后才逐渐转变成从未体会过的感情。
如果将其极度单纯化,那种感情接近于憧憬。
淡定归淡定,却不会对任何人矫饰自己。
可是又确实有为人着想的心。
加藤身上「不会被别人留意」的特质,代表她不令人讨厌,然而并不代表她就不惹人喜欢。
英梨梨被加藤那样的态度疗愈了心灵……同时也让她回头反省自己,转而产生心理压力以及自卑感。
※  ※  ※
「……哎,够了!」
周日,凌晨零点二十五分。
从我熄灯钻进床上闭眼算起,只过了十几分钟。
这个期间,我好几次翻来覆去,数着自己心里历年来的萌女角,还拚命思索其他哏想把剧本的事从脑子里赶走……
无论我怎么努力用那些方式护自己入睡,到头来,我亢奋的心还是不肯镇定下来。
「可恶!我不应该关电脑的!快点完成开机啦!」
毕竟……接着要上演的剧情事件,才是这个傲娇角色最有看头的地方嘛。
英梨梨抱着连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心理压力和自卑感,不久就对主角爆发出那样的情绪,双方发生严重冲突。
主角碰到那种情形,要怎么对待失控的她?予以温柔包容?理性规劝?还是……自己也跟着爆发情绪,让冲突一发不可收拾?
无论怎么选,那肯定都会成为从「傲」变成「娇」的转捩点。
……不对,在这个时间,算是从敌对变成朋友的转捩点吧?
那么,从朋友变成情侣的转捩点会在什么时候,以什么形式发生?
这期间她和巡璃的友情呢?这用普通的剧情也是行不通的吧。
基本上,我都还没有写到两个女生变成朋友的剧情事件不是吗?
这什么状况啊……想写的内容太多了,根本没空睡觉……
「别着急……先写她和主角关系复合的桥段……不对,要先让她和巡璃变成朋友吗?」
电脑总算再次开机完成了。
因此,我回想从脑里涌出的设定、状况、台词与表情,将手指放上键盘……
「啊……」
于是我发现,房里的灯还没点亮。
※  ※  ※
剧情事件编号:英梨梨??
种类:选择式剧情事件
条件:发生日未定,在选择英梨梨之际发生
概要:主角和英梨梨大吵一架
〈配乐:小学〉
〈音效:烟火爆炸声〉
【主角】「八年前……不是你自己要交新朋友还丢下我的吗……!」
【英梨梨】「你还在……记恨那种事……?」
【主角】「什么叫做『那种事』?你是什么意思!」
【英梨梨】「我又没有办法!当时我只能那样做了嘛!」
【主角】「一句没有办法就可以了事吗!」
英梨梨面对不讲道理地乱吼的我,拚命地想反驳……
可是不知为何,她看了我的脸,倒抽一口气。
【主角】「难道和新朋友玩有那么重要吗……比我还重要吗!」
【英梨梨】「〈主角〉……?」
她看见了我在不知不觉中哭得皱成一团的脸。
【主角】「你知道你对那时候的我来说有多重要吗!」
那是相当丢脸的事情。
以吵架来说,已经完全输掉了。
【主角】「我几乎和所有男生为敌耶。为了保住自己和你的容身之处,我不惜那样做耶。」
明明对方是女生,自己却先发飙哭出来……
【主角】「当时的我,眼里就只有你耶……!」
※  ※  ※
「唔……不行。」
哎,这个剧情事件真的不行。
主角擅自失控,还不讲道理地大哭大叫怪罪女主角,陷入会被玩家彻底讨厌的情节了。
不能让这种情节继续下去。
我看应该先鼓起勇气,把这段剧情全部作废……
※  ※  ※
【英梨梨】「那些事情……都是你擅自失控做的嘛。」
【主角】「和我道歉!」
【英梨梨】「我不道歉……无论发生什么,我绝对不道歉。」
【主角】「唔……呜。」
当我又快要因为英梨梨任性过头的说词而掉眼泪时……
唯独这次,却被对方抢先了。
【英梨梨】「因为〈主角〉……根本就不知道我哭了多久……!」
【英梨梨】「英梨梨……?」
从英梨梨的眼睛里……
从那个坏心眼、任性、不讲理又顽固的叛徒眼里,溃堤似的哗啦晔啦流出了大颗的泪珠。
【英梨梨】「被迫和〈主角〉绝交,连在学校都不能讲话,还非得无视你……我好伤心、好懊悔、好难过,你都不知道我哭了多久!」
伴随眼泪,她紧咬牙关的力道之猛,仿佛听得见声音。
从这家伙平时露出的肤浅笑容,几乎无法想像可以从她脸上看见那么深远、沉重而且无奈的表情。
【英梨梨】「我已经受了比你更多的报应!我一直一直都很难过!伤心得不得了!所以,我根本没理由要向你道歉!」
※  ※  ※
「我明明说过不行……!」
为什么,我还是继续写下去了?
总觉得这段情节越来越恶化了,不是吗?
这次连女主角都跟着失控,未免把玩家忽略过头了吧。
在这里的是糟糕透顶的窝囊男主角,配上任性女主角就成了无人乐见的搭档。
「冷静……我要冷静。」
话虽如此,我也明白会变成这样的理由……这是因为我对他们俩过度投入感情的关系。
因为我把主角和自己过度重叠了。
因为我对女主角抱有太多奇怪的执着。
所以,两人间的对话片段才会陆陆续续冒出来。
一股劲猛写的我没有好好衔接剧情,也没有补充完整,才导致全体剧情的完整性越来越分崩离析。
明明我还没有把他们俩的背景写完,却用那些情节当前提来构筑故事,这样有什么用?
在现阶段,用来巩固女主角魅力或定位的剧情事件都太少了啦。
然而,只有对于女主角别扭之处的描述接二连三地一直出现……
照这样写,玩家不可能投入于故事当中。
他们不可能对这个女主角感受到魅力。
……只有从以前就晓得她本质的人,才会觉得这种女生有魅力吧。
「吼~~有够麻烦的耶!」
我搔了搔头,反覆深呼吸,设法让自己冷静。
现在的我,完全处于一头热的状态。因此……
「……对喔,来写她和巡璃成为朋友的剧情事件好了。」
即使如此,我的脑子里还是没有冒出休息这个选项。
※  ※  ※
剧情事件编号:英梨梨??
种类:选择式剧情事件
条件:发生日未定,在选择英梨梨之际发生
概要:英梨梨和巡璃成为朋友
〈配乐:马路〉
〈音效:汽车奔驰声〉
【英梨梨】「欸,巡璃。」
【巡璃】「嗯?什么事?」
〈英梨梨脸红〉
【英梨梨】「唔……」
〈巡璃一脸愣住的表情〉
【巡璃】「咦?你叫我巡璃……?」
〈英梨梨害羞〉
【英梨梨】「没、没事!我叫错了!」
〈英梨梨认真〉
【英梨梨】「不是的……我才没有叫错。」
【巡璃】「泽村同学……?」
【英梨梨】「用『同学』来称呼真心对待彼此的同伴,会很奇怪喔。」
〈巡璃会意过来〉
【巡璃】「啊……」
〈英梨梨害羞〉
【英梨梨】「……你不那么觉得吗?」
〈巡璃思索〉
【巡璃】「…………」
〈英梨梨表情慌张〉
【英梨梨】「唔、唔嗯?呃……」
〈巡璃表情温柔〉
〈巡璃笑容〉
【巡璃】「对呀,说得也是,英梨梨。」
※  ※  ※
「哈、哈哈……」
顺带一提,在这段「英梨梨和巡璃成为朋友」的剧情事件中,主角不会出现。
从头到尾都只有英梨梨和巡璃两人,因此连主角的独白都没有,变成只有对话的剧情事件。
所以,在这里对角色表情做指示与剧本是不可分的。
换成其他剧情,即使之后编写程式码时再添进去也不成问题,不过只有这段剧情是没有指示就会连故事内容都看不懂。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上述的冷静判断,都是靠手指自己处理的。
因为我的脑子早就把那些剧本的写作手法全跳过,只顾着祝福这个顽固任性的女主角交到了她的第一个朋友这件事。
虽然我不清楚自己是出于剧本写手,亦即角色催生父母的观点在看待她,或者另有其他意涵就是了。
「……啊。」
我随着成就感抬头,才猛然发现窗帘外的天空变亮了。
看来,雨似乎是停了……
倒不如说,我应该先注意到天亮这件事才对吧?
好了,先换个心情……不对,工作也忙完一个段落了,接下来要怎么办?
应该说,从昨天起床到现在差不多快经过二十四小时了,趁现在就寝才是最稳当的选择……
可是,我无论如何都会介意这份剧本所怀有的缺点。
要在序盘补充剧情事件,将女主角的阳光魅力烘托出来才行……
毕竟她可是好不容易才设定出来的金发双马尾傲娇女角耶。
总该要再添点什么吧?和故事主线无关就不重要了……不,要有用来让玩家喜欢上角色的描述。
没错,比方说,让她和主角赌气,然后又自己耍笨变得泪汪汪。
让她对主角稍微感到认同,却又无法被当事人发现,结果恼羞成怒。
或者让小露迷人笑容的她受主角逗弄,因而满脸通红低下头。
「好……」
结果,我还是开了新档案,在明亮的天空下重新面对明亮的荧幕。
接下来,要回归原点,来撰写卖萌游戏《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的剧本。
※  ※  ※
剧情事件编号:英梨梨??
种类:强制剧情事件
条件:共通剧情线第六天必定发生
概要:英梨梨的傲娇剧情事件
〈配乐:主角房间〉
【英梨梨】「…………」
【主角】「欸,英梨梨。」
【英梨梨】「咦!怎、怎样?」
【主角】「你该不会在紧张吧?」
【英梨梨】「呃,那、那个…………嗯。」
英梨梨这么回答我时,她进来我房间已经经过十五分钟以上了。
这段期间,英梨梨都坐在地板上,一会儿环顾房间内,一会儿不停吸着早就喝完的饮料吸管,我想倒一杯新的还被她坚持拒绝,行为举动可疑无比。
【主角】「呃,看你戒心那么强,满令人沮丧的耶……以前你不是来过好几次吗?」
【英梨梨】「对啊,我来这里好几次是『以前』的事……上次来这里是相隔八年的事了。」
【主角】「啊……」
【英梨梨】「有好多的回忆,凝聚在这里……」
然而,原本像那样一直紧张兮兮的英梨梨却……
我那句不中用的表露成了契机,让她像抛开了什么似的面对面地望着我。
【英梨梨】「对了……」
始终把自己当摆饰的她起身,像是在细细品味着什么一样,开始在房间里四处走动。
接着,她缓缓地打开了衣橱。
【英梨梨】「欸,〈主角〉……你认得这个吗?」
【主角】「这是什么……?」
她要我看的,当然不是我那些摆在里面的衣服。
衣橱白色门板的内侧刻了伤痕……不对,那是……
【英梨梨】「这是我留下来的。」
那是刻字。
【主角】「我完全没发现……」
结果,用某种尖锐道具写上去的……不对,刻出痕迹的那几个字,是用平假名拼出来的,她和我的名字。
不过,排在一起的两个名字之间,并没有奇怪的符号(比如相合伞那样……),即使说是单纯的写字练习也无从否定。
【英梨梨】「对不起喔,在你这里恶作剧。」
【主角】「不,不会……」
毕竟,我八年来都没有发现那些刻字。
事情早就超过追究的时效……倒不如说,就算她在当时就坦承,我也不可能会生气。
不,我反而会……
【英梨梨】「对了,你可以反过来留下伤痕报复我喔。」
【主角】「不,不用了。」
于是,英梨梨对于自己孩子气的恶作剧,同样提议了孩子气的方式来赔罪。
【英梨梨】「你不必客气啊。」
【主角】「留在我家的伤痕和留在你家的伤痕,在各方面都差远了吧。」
毕竟,这家伙家里的梁柱搞不好是大理石材质。
像她父母那样肯定会笑着原谅我,可是想像到损害的金额,罪恶感就让我撑不住了。
【英梨梨】「我又没有要你在我家留下伤痕。」
【主角】「不然你是要我……咦?」
当我听不懂那句哑谜的意思,而把注意力转回英梨梨那边的瞬间……
【英梨梨】「你要报复……也可以……在我身上留下伤痕喔。」
我的耳边,响起了衣服滑落的窸窣声响。
※  ※  ※
「啊~~啊~~啊啊啊啊啊~~!」
不不不不不,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
虽然我不明白这到底怎么搞的,脑袋却自己写出了完全不是要安排在序盘共通剧情线的剧情事件……
话说回来,刚才写的内容有太多不对劲了。
最后的「伤」是什么意思?
假如类似家暴的含意就糟了耶。
呃,不是那种含意就更糟吗?衣服滑落是怎么回事?
这是美少女游戏吧?这是普遍级游戏对吧……?
基本上,我和英梨梨做的脑力激荡并没有涉及这一层。
比如告白时的台词、在那瞬间的态度、还有角色那一方面的反应,我都没听过。
不对,既然这「应该」是不实际存在的二次元女角,说起来要妄想也是我自己的自由……
可是行吗?真的行吗?
要是弄得不好,这些全部都要重写耶……?
※  ※  ※
〈配乐:主角房间〉
〈角色站姿图的穿着需要再讨论〉
【英梨梨】「…………」
【主角】「…………」
【英梨梨】「啊~~啊,我们做了耶~~」
【主角】「呃,那个……抱歉。」
【英梨梨】「怎样~~?跟我道歉,表示你后悔了吗?」
【主角】「不,那个嘛……丝毫、完全、一点也不。」
【英梨梨】「嗯,太好了……跟我一样。」
【主角】「英梨梨……」
【英梨梨】「啊哈哈,哈哈……」
英梨梨笑了。
以刚发生过「那种事情」来说,显得格外健全、格外开朗、格外温柔的态度。
【英梨梨】「啊哈哈哈哈,哈哈……唔、呜呜……呜。」
【主角】「……英梨梨?」
然而……
她的笑就像沙上楼阁那样,真的一瞬间就瓦解了。
【英梨梨】「呵、呵呵……呜啊,呜,呃……呵,啊,呜啊啊啊啊啊啊~~~~!」
【主角】「唔……哈哈。」
不过,那种改变对我、对她来说都不是坏事。
毕竟,那阵声音还有眼泪,会洗去我们之间的这八年。
以前真是太笨了。为什么要抱着那种无聊的坚持?如此的省思正在折磨我们。
而且,我相信等到泪雨下完放睛后。
有别于过去,从八年前走出来的我们,肯定能向前踏出新的一步……
※  ※  ※
「呜、呜呜……嘶。」
怎么搞的嘛?这段离谱的故事。
拗得太过正面,又坦白得太过别扭……
而且,内容被我的妄想渲染过头,看都看不下去,也没办法拿来见人。
虽说是游戏,写出这样的情节行吗?
我和那家伙都会这样想吗……
啊,不对,这是主角的心境。
还有,这是泽村英梨梨(暂定名称)身为女主角的心境。
可是,可是,既然这样……
「你们俩能走到这一步……真是太好了……!」
相隔八年才心意相通的两人,让我不得不给予他们祝福。
※  ※  ※
剧情事件编号:英梨梨??
种类:个别剧情事件
条件:英梨梨剧情线后半
概要:
〈配乐:楼顶〉
〈巡璃:微笑〉
【巡璃】「为什么……?」
〈英梨梨低头〉
【英梨梨】「唔……」
【巡璃】「为什么你要走?为什么你要离开我,还有〈主角〉身边?」
【英梨梨】「……巡璃,这跟你没有关系喔。」
【巡璃】「并不是没有关系吧。你的事情,还有〈主角〉的事情,和我不可能没有关系吧?」
【英梨梨】「…………」
【巡璃】「或者,你希望我保持和你们没有关系?不想让我这样的外来者介入你们之间,就是你的想法吗?」
〈英梨梨表情有话想说〉
【英梨梨】「没那种事……没那种事情!」
〈巡璃表情难过〉
【巡璃】「结果,我并没有成为你的好朋友吗?」
〈英梨梨伤心〉
【英梨梨】「巡璃……?」
【巡璃】「可以什么都不隐瞒而无所不谈,有时为了当事人好也能讲出负面的意见,绝不是只顾及彼此方便的相处关系,可是,正因为如此,回头一想,就发觉自己已经变得好喜欢对方……」
【巡璃】「难道,我们没有建立出像那样土气、笨拙又迷人的关系吗……」
【英梨梨】「巡璃……巡璃,我……!」
〈巡璃微笑〉
【巡璃】「……嗯,抱歉。这都是我擅作主张,对不对?」
〈英梨梨表情后悔〉
【英梨梨】「啊……」
【巡璃】「我忽视了你的将来、梦想、希望还有一切的一切,单纯将理想强加于你嘛。」
〈英梨梨表情有话想说〉
【英梨梨】「不是那样!不是那样的!」
【巡璃】「英梨梨……」
【英梨梨】「其实,你才是对的!完全是你对!可是,即使如此……!」
【巡璃】「即使如此,你还是有没办法让步的部分……嗯,我也一样喔,英梨梨。」
【英梨梨】「巡璃……!」
【巡璃】「所以,这件事谈完了。在这么忙的时期还约你出来,对不起喔。」
【英梨梨】「等、等一下,巡璃,我……!」
〈巡璃带着笑容流泪〉
【巡璃】「呜、呜呜……唔,不……」
【英梨梨】「啊……」
【巡璃】「抱、抱歉,对不起……为什么,为什么会……」
〈英梨梨哭泣〉
【英梨梨】「~~~~唔!」
【巡璃】「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呢……!」
※  ※  ※
「喂……喂,喂喂喂喂喂……!」
够了,不行了。
太多地方歪得离谱,根本收拾不了。
为什么我写完恩爱场景以后,一下子又开始写这种友情瓦解的场景啊?
明明关于她们俩起争执的原因都还没有详细安排好。
我只能说,原因会牵扯到英梨梨的梦想,以及她跟主角之间的关系出现裂痕这两点,决定好的大方向仅止于此。
而且,巡璃发飙的理由也还没有详细安排好。
她是纯粹在对瓦解的友情生气呢?还是挟带了对主角的感情纠纷?或者另有其他想法?
一切的环节都被我处理得马虎、随便且破绽百出……这样要怎么收拢啊?
根本来说,这才不是我心目中的《不起眼女主角培育法(暂定)》。
内容应该要更光明,更开朗,更温馨,更和悦,让人有疗愈感……
反正女生的表情、举动和台词就是要可爱,要让人小鹿乱撞。
打算让故事向卖萌游戏靠拢的想法到哪里去了?
可是……
「再来写……下一段吧。」
都走到这个地步,我已经不能后退了。
尽管取向偏离得相当远,不过,原本写这篇剧本的目的就是要让加藤与英梨梨和好。
既然如此,接下来只剩举出解答……
要做的,就是对加藤举出她和英梨梨所期望的未来。
我已经连外头的天气都不清楚了。
我也不清楚自己现在的状态,还有对往后剧情的构想。
何止如此,我更不知道现在几点钟,也不打算知道。
这就是诗羽学姊说的「创作者的黑暗面」吗?
……哎,那种事情不重要啦。
反正,我现在只对死盯着荧幕不停打键盘有兴趣。
※  ※  ※
剧情事件编号:英梨梨??
种类:个别剧情事件
条件:英梨梨剧情线后半
概要:
〈配乐:海岸?〉
〈音效:海浪声?〉
【主角】「……欸,英梨梨。」
【英梨梨】「嗯~~?」
太阳即将没入海平线。
刚才只有海浪声的海岸,现在多了浪花被哗啦晔啦地冲散的声音。
英梨梨一脸开心地与波浪嬉戏,反射了夕阳的金发散发着神圣光彩。
没错,简直像这家伙笔下的画那样。
【主角】「这样子,真的好吗?」
【英梨梨】「……有什么问题呢?」
【主角】「不是啦,你未免太干脆了吧……或许会牺牲掉很多东西耶。」
像这样,英梨梨现在在我的身边。
那样的决断无论让谁来看,都显得奇特、突兀,相当毅然决然。
【英梨梨】「不对喔……为了不牺牲掉一切,我才这么做的。」
【英梨梨】「包括自己的梦想、友情……还有你喔。」
可是,英梨梨像是对之后的事什么也没有想,笑得云淡风轻。
【英梨梨】「没错,这才不是兜圈子……而是所谓的王道。」
【主角】「在我看来实在不觉得是那样耶。」
【英梨梨】「我走过的路,之后就会被称颂为王道。所以没有错。」
【主角】「你真够傲慢的耶……」
【英梨梨】「何必现在才这么说呢?」
【主角】「……哎,也对,你从以前就是那种人。」
我从十年前就被这家伙的任性耍得团团转,事到如今也只能带着苦笑耸耸肩了。
【英梨梨】「不过,你喜欢我那种部分,对不对?」
【主角】「……谁理你。」
因为,英梨梨说的对。
【主角】「不说那些了,差不多该走了吧?巡璃……大家都在等。」
【英梨梨】「和大家好久没见了呢,不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
【主角】「你就亲眼去确认吧。」
感到有些难为情的我转身背对英梨梨,搁下她就走。
反正,她马上就会匆匆跟到我后面。
毕竟那样的命运从十年前就注定了。
【英梨梨】「欸,〈主角〉。」
【主角】「嗯~~?」
朝呼唤声一回头,就看见英梨梨静静地望着我。
海滩上的她,秀发随风飘扬,还露出了从以往到现在最灿烂的满面笑容……
【英梨梨】「从今以后,我绝对会要你陪着我……一辈子喔。」
※  ※  ※
「……为什么?」
我怎么会写起终章了啊……
和巡璃修复友情的部分呢?
她们俩的感情,着落在哪里?
那才是非写不可的部分,我为什么要逃避关键情节……
简直连这款游戏的窝囊男主角都比不过我阵前逃亡的行为吧。
「啊……」
要写才可以。
稍微将剧情回溯,来写英梨梨和巡璃的和好事件。
写我现在非写不可的情节。
我要把那送给巡璃,送给惠……不对,送给加藤才行。
「啊、啊……」
整片天花板占满了我的视野。
那模样和细微的痕渍,十分鲜明地变成图像资讯传达给我。
可是其他讯息,已完全无法传达给现在的我。
「啊、啊、啊……」
我的全身逐渐失去力气。
连指头都动不了。嘴巴、脑袋都没在运作。
「现在几点……?」
最后,我终于从口中冒出算不上抵抗的自言自语,却没有得到答案就闭了眼……
我本身的存在,在瞬间被虚无包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