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二卷
  5. 第九章 潜逃之旅
  6. 繁体版

第九章 潜逃之旅
2017-06-22 16:38:19

		

吸血鬼宗家当家佩肯宁·布莱德。
同一宗家的次男拉比诺·布莱德。
以及佩肯宁的养子札那第·布莱德。
跟随在他们身后的吸血鬼宗家B-级以上的魔术师约有五十人。
其他还有委托冒险者仲介公会聚集而来的佣兵大约超过九百五十人。合计约为一千人。
相对的伯爵家这边以丹·盖特·布莱德伯爵为首,加上夫人榭拉丝·盖特·布莱德。
奇奇警卫长、玛利执事长、马尔柯姆主厨。
还有超过四十名的仆人,合计约五十人。
战力差距大概是二十倍。
然而伯爵这边却没有半个人感到悲观,或是显露出悲怆感。
反倒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
双方互相对峙的地方,就在距离琉特他们挑选礼物前往的市区两小时路程的平原。
魔人种族不会对彼此不同族之间的问题插嘴。
不过要是扯到其他种族那就另当别论了。
因此一旦发生问题,考虑到不给其他种族带来麻烦也成为一种礼仪。结果便选择了杳无人烟的地方。
「愚弟,真亏你没有逃走来到这里呢!今天正是矫正你对吸血鬼族所为的大逆不道行为之时!一定要好好惩罚你!」
肥胖的大哥佩肯宁身缠奢华到没必要的盔甲,骑着白马怒吼道。
在他身旁身材瘦瘠的次男拉比诺,以及养子札那第也都大大赞同他的话。
「所谓的造反行为,又跟上次一样是『不当使用一族资金』吗?说吾人就读魔术师学校的资金有问题……首先我不是以援助的名义,赠予本族超过那一倍以上的金额了吗?」
「住、住口!别以为还钱就能消除你的罪行!」
「哥哥说得对!」
「真是的,两位哥哥依然是如此执着呢。也差不多别再管吾人的事不就好了。」
伯爵对此没好气地发出叹息。
那样的态度更加触怒了对手。
「你、你从以前就一直是这副德性!明明只是个三男,却有魔术师的天赋,一路爬上A级!不过是个小老弟!给老子搞清楚自己的身分!大家准备好!」
随着佩肯宁的吼叫,佣兵们一同跑出来,魔术师们则所有人各自开始咏唱咒语。
「哥哥还真是一点也没变呢。」
伯爵对大家举起单手,独自一人走上前去。
这是代表「由我上场,大家且慢」的意思吧。
上半身裸体,身高两公尺半的肌肉猛男优雅地踏步向前。
吸血鬼一族宗家的魔术师们一起向伯爵施展魔术。
冰刃、炎矛、水箭、风鞭——也许只是在小试身手,又或者是怕伤到自家的佣兵,初级的攻击魔术犹如雨滴不断倾注在伯爵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嗯,比起之前熟练度有所提升呢。值得嘉奖!」
伯爵即使沐浴在大量的攻击魔术中,双脚仍旧以不变的速度前行。
他的身体毫发无伤。
「去死吧!」
佣兵们终于正面接触到伯爵。
其中一名佣兵用大剑向下一挥,伯爵却完全不以为意。
「……什么?」
大剑击中伯爵后,就如同玩具一般轻易折断了。
伯爵本人当然是平安无事。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的修行还不够呢!欺身的方式还太嫩了!这样的话我家的琉特还比你强!」
「哇!」
伯爵对大剑男来了一记弹额头,他整个人随即被弹飞摔落地面。在这期间有大斧朝他挥下,十字弓的弓箭击中伯爵的头部。另外还有人使用尖矛,贴近距离瞄准伯爵的腹部。
但没有任何一人伤害到伯爵。
「那么,吾人也差不多该发动攻击了!」
伯爵紧握右拳,缓缓向后方绷紧。
巨大的肌肉更加膨胀,还冒起青筋——
「喝!」
「唔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闪。
余波把围绕着伯爵的冒险者们,犹如枯叶全都吹飞。
而且伯爵释放的魔力冲击波,还轻松贯穿破坏掉合十名魔术师之力所做出的盾。
要是琉特在场,应该会联想到保龄球喊出「全倒!」吧。
「你、你这个混帐怪物!」
佩肯宁脸色铁青,打从心底痛骂亲生弟弟。
身为弟弟的丹·盖特·布莱德,是A级魔术师。
尽管拥有与生俱来,只要一松懈就会溢出体外的庞大魔力量,但无论是攻击魔术或辅助魔术他都不擅长。
因此伯爵打从小时候,便在周遭人的轻蔑之下成长。说他是暴殄天物。
不过伯爵丝毫不在乎,他持续锻炼身体、学习技巧当作从魔人大陆远走高飞的武器,并且热衷于练习魔术。
多亏如此伯爵不依赖攻击魔术与辅助魔术,而是领会他独创的攻防方法。
他将体内溢出的魔力用于攻击防御。甚至能像方才那样,从远距离发动强力攻击。
结果伯爵在就读魔术师学校期间,就获得A级魔术师的称号。
身为哥哥的佩肯宁、拉比诺两人都没有魔术师的才能。
他们瞧不起从一开始就拥有庞大魔力,却无法好好运用的伯爵。不过就结果来看,伯爵成为了A级魔术师。
是小时候曾憧憬的魔术师。
一直认为不如自己的弟弟,成为了少数天才才能成为的A级魔术师。
嫉妒、落败感、羡慕、自卑感——在许许多多的感情互相竞合之下,结果是他们将伯爵视为死敌那般仇视。
假如是毫无关系的外人,还不至于会憎恨到这种程度。
正因为是有血缘关系的兄弟,才会疯狂地嫉妒对方。
只不过跟对手进行过一次攻防,宗家那边的人就变得垂头丧气。
剑刺不进伯爵身上,魔术对他也不起作用。
既然没有足以对抗的手段,便无法期望获胜,士气自然会低落。
不过伯爵对自己所占的优势也感到疑惑。
他寻思着接下来应该不会重蹈上次战争的覆辙了。
佩肯宁他们这次应该是有必胜之策抑或方法才会宣战。
是足以置自己于死地的陷阱吗?又或者是特别的魔术吗?还是秘宝等级的魔术道具呢——虽然伯爵并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
伯爵相当专注地观察着佩肯宁阵营。
那招来了恶果。
他来不及察觉到已方阵营所产生的变化。
「——嘎哈……!」
从后方传来榭拉丝的哀嚎。紧接着吐血。
银色短剑穿过铠甲的缝隙,深深地刺进她的侧腹。
下手的人是——奇奇警卫长。
▼
太阳西沉,夜晚统治整个世界。
在几个小时前,那么吵闹欢乐的时光仿佛是骗人一般,宅邸内回归一片寂静。
克莉丝大小姐一脸担心地从窗口眺望天空。
看不出她是直到最近都还不敢出门的少女。
「大小姐,请您放心。只要有老爷在,我们就不可能会输。」
梅尔世小姐轻轻把手放在她的肩上鼓励大小姐。
大小姐似乎也感到赞同而面露微笑。
「……大小姐、梅尔世小姐,请两位别出声。」
我对互相鼓舞的两人开口道。
一楼有不甚自然的骚动声。我能听见慌张的声音与脚步声。
梅尔世小姐像是要保护大小姐那样紧紧抱住她。
有人在敲门。
而且敲得很粗鲁。要是玛利执事长在这里,他肯定会发火。
「……大小姐、梅尔世小姐,为了安全起见请你们退下。」
她们俩老实地听从我的指示。
我拿起拆信封用的裁纸刀。
我缓缓将手放在门上开门。
走廊上只出现一名女仆的身影。她用很着急的神色看着房里。
「大、大小姐她在吗?有十万火急的事要向她报告!」
「报告?是有什么要事吗?」
「现在玛利执事长正要回来,老爷与夫人他们——」
「!大小姐、梅尔世小姐!趴下!」
「呀啊啊啊!」
女仆在报告途中发出尖叫。
我猛地一回头,朝窗户投掷裁纸刀!
有男人打破二楼的百叶窗入侵,并且在屋里着地。于此同时我丢出的裁纸刀,深深地刺进敌人的手臂。
敌人用肉体强化术提升身体能力,进而从中庭冲进二楼房间。
我感觉到外面好像有人在用魔术,迅即展开了行动。
「唔!」
那男人的外表看上去大约是十五到十九岁的人族,不过虎牙显得有些长,因此说不定跟大小姐她们一样是吸血鬼族。
但确定他是个魔术师。
那男人拔起裁纸刀开始治疗。
「于我手中点亮的疗愈之光!愈灯!」
大概是老爷的大哥们召集来的其中一名魔术师吧。也许是还没习惯战斗,都还没打完他就注意到伤口开始实施治疗。到头来留下一个大大的可乘之机。
依我的锻炼可没天真到会放过这个机会。
我依照奇奇先生所教的,急速缩短跟魔术师之间的距离。
男魔术师心慌意乱,为了牵制我拿着拔起的裁纸刀挥刀横砍。
无论速度或是压迫感,都远远比不上老爷。
我蹲下身子轻轻松松地躲开,以强化过的一拳挥向对方的腹部。
「咳!」
男人在吐出一口气,喷出唾液后便昏死过去。
即使如此我也没有手下留情,用掌底重击他的下巴,将他从进来的那扇窗把他扁出去。
那男人被扁出去以后,直接撞上地面。
手脚都还会痉挛抽搐应该没死。只是昏过去而已。
尽管对手是魔术师,但幸亏敌人战斗经验不足才能击退他。
然而,为什么这种家伙会跑进宅邸?
「大、大小姐。您平安无事啊咩!」
「玛利先生!」
我确认被扁出去的男魔术师昏厥过去以后,玛利执事长便伤痕累累地摔进房间里。
他理应是跟老爷他们一起出征去了。
可是为什么会这样遍体鳞伤地跑回宅邸来?
我的心中激荡不妙的预感,玛利先生透过他的口告知我们超乎想像的坏消息。
「大小姐,向您报告!方才的战斗由于警卫长奇奇的背叛,所以老爷败北了咩!」
我、大小姐与梅尔世小姐,听到报告后都怀疑起自己的耳朵。
奇奇先生不可能会背叛老爷!
这里的仆人都深深折服在老爷与夫人的人格魅力之下,大家都拥有很高的忠诚心。
当中奇奇先生尤其特别。
他将大小姐也当成自己亲生女儿那样珍视。
那样的他竟然会背叛,应该是哪里搞错了。肯定是搞错了!
我情不自禁逼问伤痕累累的玛利先生。
「奇奇先生竟然会背叛,肯定是哪里搞错了吧?又或者是冒充成奇奇先生的冒牌货!」
「绝对是本人没错。他用银刀刺夫人,用银毒逼迫老爷投降。而且我方的反银药,他全都以警卫长的权限在神不知鬼不觉之际替换成赝品。到头来只有敌方有反银药,老爷为了救夫人,自愿戴上防止魔术项圈投降咩。」
玛利先生看起来很不甘心似的眼角浮现泪光。
「宗家当家们在掌握住老爷与夫人以后,接下来盯上大小姐而朝这座宅邸进军。我抓到空档趁机逃跑,但还是遭到追兵袭击落得这副样子……宗家当家马上就要到这边了,大小姐请尽快准备逃走咩。」
玛利先生阴森森地向我们提议。
大小姐面对这一面倒的状况,脑子还转不过来,她只是脸色发白哑口无言。取而代之的是梅尔世小姐动了起来。
「大小姐,请恕我失礼。」
她让从庆生礼服换成便服的大小姐,肩膀背上放有迷你黑板的包包,并让她穿上有厚实毛皮的大衣。
玛利先生对另外一人,就是发出惨叫的女仆发出指示,要她寻找大小姐房中的珠宝箱。而且他还用尚未干涸血淋淋的手抓住我的手臂。
「接下来琉特你走只有我跟老爷才知道的密道,带着大小姐从那里逃得远远的咩。」
「玛利先生你们打算怎么办?」
「我们负责引开当家他们的注意力,为你们争取时间咩。」
我咬紧牙根听着他的答覆。
玛利先生血淋淋的手上蕴含着力量。
「因为我们太过没用,只能拜托琉特你真是抱歉。不过现在能保护大小姐的,就只有你一个人了。还请千万、千万要保护好克莉丝大小姐咩!」
「……这是当然的。我会竭尽自己身为大小姐执事兼血袋的职责。」
「谢谢你咩!」
跟玛利先生对话结束之际,克莉丝大小姐也完成了准备。
大小姐脸色铁青,双眼无法聚焦。
似乎是意识还没办法跟上现实。
「那么我们移动到一楼的餐厅咩。」
我搀扶身上血迹斑斑的玛利先生,大家朝着一楼的餐厅前进。
中途我顺道去自己房间系上枪腰带插进削短型,然后拿走所有的霰弹枪弹。
虽说全都拿走,但我制作的,尽是些用于跟老爷进行模拟战的非致命性霰弹枪弹。
其他的则是由于会用上削短型的模拟战也停止了,于是我以「来作前世地球上的特殊霰弹枪弹吧?」的研究为主轴进行开发。
结果一般的霰弹枪弹(原本最适合对人战斗的便是十二号铅径的00号(Double 0)鹿弹,是可放九颗弹丸的霰弹。又称为九粒弹)几乎都没作。
要是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当初制作更多霰弹就好了。
然而即使后悔也无济于事。
当我们从我的房间出来后,就被带路前往老爷与夫人使用的餐厅。
长桌与豪华且高雅的座椅、厚重的窗帘、贴有金箔的烛台、水嫩嫩的花朵在花瓶中绽放,还有跟平常仆人餐厅使用的有着天壤之别,餐厅里头的暖炉。
玛利先生按下暖炉内壁的某块石头。
堆积暖炉柴火的地面石板有一块随之抬起。
玛利先生用颤抖的手抓起石板,接着便出现一个金属制把手,他竭尽全力拉起把手。与此同时暖炉的地板就像盖子一样打开,楼梯便出现在眼前。
梅尔世小姐将大小姐的手交到我手中。
我紧紧握住大小姐纤弱的玉手。
梅尔世小姐进而把装在皮袋里的逃亡资金交给我。
「对不起,因为没时间所以没办法搜集很多钱。还有今天派对剩下的点心跟水袋我也放进这个袋子了。你们就在路上吃吧。」
「……谢谢您。愿您平安无事。」
有一瞬间,我差点从喉咙吐出「梅尔世小姐也跟我们一起逃吧」这句话。
不过那对她而言只是种侮辱。
梅尔世小姐已然露出做好觉悟的眼神。
她是打算不管自己变成怎样,都要争取时间让大小姐逃走。
水、食物和逃亡资金都放进大小姐的包包里。这样一来在最糟的状况下,她还能够独自一人逃走。
我顺道将放不下的两颗霰弹枪弹,一起放进她的包包里。
我在做好逃亡准备后,便催促大小姐前往密道。
此时她的意识终于回归现实。
「…………!」
大小姐流下犹如珍珠般大小的珠泪,并且拒绝离开。
她伸出纤细的手抓住梅尔世小姐的衣角。
尽管没发出声音,但她却拼命动着小嘴不断摇头。
不要离开我!我不想走!——她用全身传达出这个念头。
「大小姐,已经没时间了。还请您动作快。」
「…………!」
「大小姐……」
「…………!」
「大小姐!」
「!」
梅尔世小姐对大小姐怒吼。
这恐怕是她受雇担任女仆之后,头一遭骂大小姐吧。
大小姐听见吼声身体缩成一团。
此时梅尔世小姐突然转变态度,用好似姊姊或妈妈那样充满慈爱的表情,松开大小姐抓住的手指。
「感谢您为我们担心。但无论我们变成怎样,只要大小姐您能够平安无事的话,布莱德伯爵家的血脉便不会断绝。因此无论要经历多少艰辛,会遭受多少残酷的屈辱,都请您一定要活下去。您能够平安无事,就是我们最大的愿望。」
梅尔世小姐的这席话,令聚集在餐厅里没能参与战斗的非战斗人员,那些所有的仆人们,都露出像是在说「这正是我想说的话」那样的表情颔首。
大家的神情一致,全都面露做好觉悟的坚定。
玛利先生更进一步告诉我们说:
「老爷跟夫人的事就请交给我们。我们就算付出性命也会拯救他们。大小姐,您在那之前请务必要平安无事。好了,琉特。快带大小姐一起去密道咩。」
「……是的。大小姐,您的手。」
即使大小姐的脸上还遗留泪痕,我还是牵起她的手,把脚跨上密道的阶梯。
最后再一次回首望去。
「琉特,大小姐就麻烦你了咩。」
玛利先生留下最后的话语,然后关上了门。
密道再次响起密道门的回声。
由于完全看不见任何光芒,于是我将魔力集中在双眼,强化夜视能力。
我拉着大小姐的手走下阶梯。
密道是在地底下所挖的隧道。高度并不高,宽度也没有很宽。这大概是用魔术造出来的吧。
因为完全没人用,整条通道灰尘密布。
「大小姐,请恕我失礼。」
我抱着尚在不断流泪的大小姐向前走。
大小姐把脸埋进我的颈部继续哭泣。温热的水滴弄湿我的肌肤。
我为了节省魔力所以没强化手脚,而是一个劲儿地用自己的力量步行。
——大约走上一个小时,抵达了终点。
跟入口相反,阶梯上方紧闭着一扇铁门。
我为了搀扶大小姐而将魔力集中在单手,接着保持警戒心缓缓开门。
「……这里是小屋吗?」
跟宅邸相同,这里的门也是建在暖炉底下。我保持警戒窥看状况。房间里没有人且相当昏暗。墙壁以圆木建造,材料就放在一角,里头还有用木头做成的简陋桌椅。
进到房间后,我便让大小姐坐在椅子上。
「我去察看一下外头情形,还请大小姐您稍等一下。」
克莉丝大小姐依我所言,把手从我身上放下。
我打开门出外察看周遭情形。
一出来便看到我们身处森林之中。我回头一看发觉这是间小木屋,似乎是其中一个休憩地。小屋的四周还算相当开阔。
我在脑中摊开地图。所能想到的可能地点,就只有宅邸后面那座森林了。
我为了确认因而使用肉体强化术辅助,攀登上我身旁的树木。
我站在树的顶端将视力强化到极限。确认宅邸的状况。
宅邸的周遭升起似是狼烟的烟雾。
女仆与仆人们,抱着像是身上卷着床单的人形物四处逃窜。
其后有宗家的男人们乘马追赶。
不知道哪个是真正的大小姐,他们必须把所有的人抓起来才行。
仆人就算被追,仍旧拼命地为了让我们逃走而争取时间。似是梅尔世小姐的人物,被迫朝男人举起手。
「那些家伙……」
我在不自觉时紧咬牙根咬到感觉牙齿几乎要碎掉了。
但是我该做的事不是去救他们。
就算是为了不要糟蹋大家的心意,我也必须尽快将大小姐带到安全的地方去。我很快地从树上下来返回小屋。
大小姐双手抱膝坐在椅子上,将脸埋在腿上。
「大小姐,这里还是很危险。我们马上走吧。」
「…………」
大小姐没有任何反应。
我说了声:「抱歉,失礼了。」跟着再次扶起她。
在漆黑的森林里,我们仅靠着星光向市区迈开脚步。
我回头朝宅邸的方向一望,只见烟雾仍在持续袅袅上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