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二卷
  5. 第八章 惊喜派对
  6. 繁体版

第八章 惊喜派对
2017-06-22 16:38:19

		

到举办为卡莲庆生的惊喜派对为止,还有半个月。
或许是因为如此,布莱德家除了老爷夫人以外,克莉丝大小姐、女仆们大家都有些无法冷静,坐立不安。而且不知为何我也暂时被解除了大小姐的执事兼血袋一职。
当我询问梅尔世女仆长原因时——
「女性是有各种理由的。大概要耐心等上半个月,在那之前就请先忍耐吧。」
她婉转地告诫我。
惦记着在街上遇到佩肯宁的事,我担心她会不会又陷入男性恐惧症,不过偶尔擦身而过面对面,她还是会开心地向我挥手。
虽有些在意不知是不是因睡眠不足而眼睛下方出现黑眼圈,但看样子身心都很健康。
那么,究竟是为什么?真心搞不懂理由的我,也只能就这么感到不解。
结果问题完全没有获得解决,便迎来了卡莲的生日。
惊喜派对当天,我的任务是去迎接卡莲。因此装饰会场与摆放餐点,全都交由梅尔世小姐他们负责。
我依照计划去迎接卡莲。
「琉特,你打算去哪里?」
卡莲受邀来到茶会。平时都会前往二楼大小姐的房间,不过,今天要带领她前往的是一楼的大厅。
因此她才感到很不可思议地向带路的我发问。
「正是大厅。大家都在那里等待着您。」
「大家?」
她听见我的回应,更是疑惑不已。
在她再次发问前,我们抵达了大厅的门扉。
我敲敲门并开口道:
「我将卡莲小姐带过来了。」
卡莲站在门前,门扉缓缓开启。
『卡莲,祝你生日快乐!』
「!」
伴随着轻微的爆破声,漫天的彩色碎布飘落到卡莲身上。
卡莲由于刚开始听见的爆破声而缩了缩身子。
跟着响起如雷的掌声。
大厅里有克莉丝大小姐、老爷、夫人,还有布莱德家的仆人们。
三眼族的邦妮·布鲁菲尔德。
拉弥亚族的缪雅·海德。
以及为了协助邦妮与缪雅而带来的女仆们,大家都隆重地拍手。大厅的墙面上还装饰着各式各样的花朵。横幅上写着「卡莲,生日快乐!」另外在那下方,有个比卡莲小的横幅上写着「琉特,恭喜你在布莱德家工作一周年!」。
「咦,咦咦咦?」
克莉丝大小姐拿着花束,走近还没能彻底理解状况的我跟卡莲。
『卡莲,生日快乐。』
「克、克莉丝!」
由于受到霸凌而无法离开自己房间的大小姐,如今就站在自己的眼前。这让卡莲再次惊讶不已。
在接过花束以后,卡莲终于察觉到这次的聚会,是为自己办的惊喜庆生会。
卡莲的眼泪有如溃堤一般宣泄而下。
「居、居然为了替我庆祝生日而从房间里出来,克莉丝你竟是这么看重友情的人!谢谢大家!我怎么会有这么棒的朋友!」
包括在会场的大小姐在内,除了卡莲以外的童年玩伴们都我看看你、你看看我。
在上次的庆生会议中,其他两人就知道大小姐能够离开房间了,当然也知道不是因为卡莲才能够离开房间。
不过大家没有不解风情到会在这种时候加以否定。
尽管众人脸上笑得暧昧,但由于感动泪流不止的卡莲却没有发觉。
克莉丝大小姐接着向我递出花束。
『谢谢你总是照顾我。今后也请多多指教。』
「谢、谢谢您。可是,为什么连我都……」
为了忍住因为感动就要夺眶而出的眼泪,我的声音变得高亢。身为女仆长的梅尔世小姐回答了我的问题。
「琉特你到布莱德家工作约有一年又几个月。原本预计在大小姐的生日要一起庆祝的,但因为当时手忙脚乱于焉告吹。所以大小姐就筹划要趁这次卡莲小姐的惊喜派对一起庆祝,给你个惊喜。」
克莉丝大小姐也许是因为在害羞,她十分羞赧地涨红了脸,将小嘴藏在迷你黑板后头。
「谢、谢谢您。我真的很高兴!」
『琉特哥哥能高兴,我也很开心!』
她笑容满面递出迷你黑板。
接下来很快地便开始赠送礼物。
邦妮的是大小约有五公斤米袋左右的存钱筒,大小姐则是送卡莲一副耳环当礼物。
缪雅的礼物一如她先前宣布的,是大量使用蕾丝,让人担心会不会太重的礼服。白色蕾丝就好比鲜奶油那样,缝制在整套粉红色礼服上头,与其说是礼服,更像是我前世在日本见过的,接近甜美萝莉塔风格的那种服装。
卡莲看见缪雅的生日礼物整个人目瞪口呆,跟着脸上泛出红晕。
「缪、缪雅!这个摇摇摆摆又轻飘飘的礼服是怎么回事!这怎么可能会适合我这个严肃的武人!」
「别说那种话嘛。没问题,非常适合卡莲你喔。」
「你又这样子戏弄我!」
眼看卡莲满脸涨红气呼呼的样子,大小姐跟邦妮也帮忙缓颊。
「没有那种事喔,卡莲你五官标致、身材又好,绝对很适合你。」
『我送的耳环很简约,我觉得跟那件礼服可以互相平衡,应该很合。下次请你一定要穿给我看看。』
「不,可是,那个……」
由于她们两人认真地极力主张真的很适合,反倒是卡莲因为难以拒绝而语塞。
卡莲对缪雅显露一记僵硬的笑容。
「缪、缪雅,谢谢你。我会好好保管,不会把它弄脏的。」
「你能喜欢就好了。下次开茶会时也可以穿来喔。」
「要、要是我心血来潮的话。啊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呵……」
两人之间不动声色地持续着攻防战。
接下来,这次轮到送我礼物。
克莉丝大小姐送手工手帕给我。质地光看就知道是上等货,上面还绣着我的名字。
大小姐很腼腆地将它递给我。
『虽然不是什么贵重的礼物,但要是不嫌弃就请用吧。』
「谢谢您。那样太浪费了,我不会拿来用的。我会把它裱褙起来珍惜一辈子!」
『哥哥你真是的,怎么能把手帕拿来裱褙啊。』
克莉丝大小姐窃窃笑着。梅尔世小姐跟着附和。
「就是说啊。这可是大小姐在这半个月,为了要让你用这手工手帕,买来材料,向我拜师,因为做不习惯的针线活而弄伤手指制作出来的。虽然了解你的心情,但你就心怀感激地使用它吧。」
『梅尔世小姐你好过分!不是跟你约好这件事要保密吗!』
「抱歉,一不小心就说溜嘴了。」
梅尔世小姐所说的话,令大小姐像是「咻」的一下,整张脸飞快涨红到仿佛头顶要冒出热气。跟着她开始往梅尔世小姐打去。
梅尔世小姐始终维持装傻的表情,轻易避开大小姐挥出的粉拳。
此时我终于发现到,在去市区买东西的那天,大小姐要我在服装店外头等上三十分钟。那时候手上拿着的小袋子,里头装的就是手帕的材料。
还有这半个月来,不让我当大小姐的执事兼血袋也好,一直感觉她好像睡眠不足也好,都是为了要制作手帕的关系啊!
克莉丝大小姐为了我如此努力,我高兴地几乎要大叫出声,要强忍住甚至会感到难受。
「我们执事、女仆跟其他仆人一起做了这个特制蛋糕咩。」
玛利执事长告诉我,这是所有仆人大家共同出资请马尔柯姆主厨作的。
「我要送的是这个。」
奇奇先生似乎有别于其他仆人,还有另行准备礼物。那样物品是用像兽牙的东西加工而成的坠子。
「在狼族的习俗中,有个将拔下的尖牙送给自己认同对象的习俗。希望你能收下我的。」
换句话说,奇奇先生不是把我当成同事,而是认同我是个男人吗?
「谢谢您,我会好好珍惜的!」
「琉特,也许未来还会有很多辛苦又棘手的事。不过你不可以认输,要保护好克莉丝大小姐。拜托你了……!」
奇奇先生的表情极其认真,声音听起来鬼气森森。「未来我没办法保护大小姐,所以就托付给琉特你了!」听起来他就像是想表达这件事。
这是为什么?奇奇先生如此溺爱大小姐,实在难以想像他会辞去布莱德家警卫长的工作。看上去也不像是为了重病而苦恼……
但我想奇奇先生是真心希望我保护大小姐。
因此我也宛若将灵魂化为言语那般发誓。
「我会保护她!无论发生任何事!」
「谢谢你,对不住了。」
我的决心让奇奇先生忽然扬起嘴角。露出一抹仿佛在说「我已经了无遗憾」那样子的微笑。
收下所有礼物之后,老爷他们预备好的乐团开始演奏。
大小姐们一边侧耳倾听音乐,一边将手伸向菜肴。
菜肴是三家准备好各自带过来的。
缪雅是鱼类料理,邦妮是肉类料理,而大小姐们这边,则负责准备除此之外,可以轻松拿着吃的菜肴(以日本来说的话就是类似冷盘的东西)。
另外马尔柯姆主厨也鼓足干劲,作了许许多多的甜点。
大小姐们、老爷、夫人、拉弥亚族与三眼族的女仆们,个个都吃得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
身为主办方的布莱德家仆人,在厨房为了递送饮料而四处走来走去。虽说由于参加者不多,并没有那么辛苦就是了。
这回由于是要为我庆祝,所以我也不用工作,能够悠闲地享受菜肴。
克莉丝大小姐她们在愉快畅谈。我只是怔怔地望着那个场面,享受笼罩在整个会场里的温暖气氛。
在这间宅邸里,有跟孤儿院不一样的团结感。有种包括仆人在内的布莱德家所有人都是仿佛是自己家人那种不可思议的感觉。
有种想一直沉浸其中的安心感。
今天透过这个惊喜派对,总觉得我自己在真正的意义上,成为了布莱德家的一员,以同伴、家人的身分为大家所接纳。
正当我思量着这些事时,却见玛利执事长一脸慌张地走向老爷身边。
玛利先生对着跟夫人两个人一起坐在沙发上吃千层蛋糕的老爷咬耳朵。
「!」
我明明是坐在老爷对面的沙发座位上,即使如此,还是能感受到像是要被压垮那般的压迫感。
甚至正在演奏的乐手们也因为害怕而停下了动作。
大小姐的童年玩伴们也感到疑惑而回头相望。
在这之中,唯独夫人一个人依然优雅地喝着香茶告诫老爷。
「老公,请你好好克制。魔力从你全身漏出来喽。」
「……哈哈哈哈哈哈!抱歉、抱歉!吾人有些大意了。」
「真是的,老公你从外表看不出来是个冒失鬼呢。」
两人完全忽视周遭,彼此开心地相视而笑。
老爷找个适当时机清清喉咙说道:
「哎呀,真是太没礼貌了。因为有些小问题所以乱了分寸啊。」
第一次尝到的压迫感。
那应该就是A级魔术师认真动怒之时的压力吧。
然而会让他认真动怒的「问题」究竟是什么?
老爷用像在说明天的天气那样轻松地告诉大家:
「吾人的哥哥们似乎又打算要开战了呢。真是群令人伤脑筋的家伙!哈哈哈哈哈!」
我的脑中立即浮现出佩肯宁、拉比诺,还有那个状似自恋狂的札那第的嘴脸。
他们过去曾经一度为了掠夺财产而找碴,以一千人的庞大人数向老爷开战。但结果是不到五十人的老爷这边获得一面倒的胜利。说起来也是理所当然,因为老爷可是A级魔术师,拥有压倒性的力量。
敌人受到老爷跟他的部下们蹂躏,听说那对笨蛋兄弟在输掉以后随即道歉。老爷除了要他们道歉以外并没有要求任何金钱,而是笑笑地原谅了他们……
「哥哥他们还真不懂得挑时间。居然挑吾人的家人与女儿的朋友们欢乐的时光要来开战……就算是哥哥们,看来也得好好教训他们一顿呢。」
尽管口气平稳,脸上甚至还泛起笑容,但我能感觉到在华服底下,老爷的肌肉正在膨胀。
「说得也是呢。上回有点宽容过头了。这次就狠狠地出手吧。」
夫人也赞同老爷的提议。
她身穿高雅的礼服,但全身却释放出非常呛人的杀气。
「就是这样,毕晓普小姐抱歉了。难得的派对却这样泡汤了。近期我们会做出补偿的。」
「伯爵,感谢您如此费心。不过请您不必介意,既然是家族纠纷这也是情有可原的事。今天我真的很开心。我才是,近期请务必要让我向您致谢。」
卡莲恭敬地低头道谢。
「那么,我们也散了吧。」
「是呀。既然是家族纠纷那也无可奈何了,别给人家遭成麻烦,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缪雅和邦妮都意见相同,虽说是来自吸血鬼宗家,但大家对于开战一事都不太惊讶,开始准备打道回府。她们也是因为了解过去的大战,才能如此平静吗?
看见我面露不可思议的表情,梅尔世小姐悄声告诉我。
(琉特你是人族可能不太熟悉,魔人族中对像这样对「家族纠纷不能插嘴」是一种礼仪。魔人族相较于其他四族,不同的种族比较多对吧?每一族的风俗跟习惯各有不同,所以不要插嘴就成为大家心照不宣的事了。)
原来如此。所以大家才没有追问事情原委,也没有询问是否需要助一臂之力啊。
「梅尔世、琉特,你们两个跟大小姐一起送客。之后就拜托你们带大小姐回房了咩。」
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身边的玛利执事长下达指示。
现在可不是讲「今天是为我庆祝耶」这种玩笑话的气氛。
我在应答后,立即展开行动。
玛利先生为了给其他仆人下达指示而迈开步伐。
为了准备与老爷的哥哥们开战——
我和大小姐一起送她的朋友卡莲她们离开。
其后,我便陪大小姐回到她的房间。
梅尔世小姐为了缓和大小姐的情绪在泡香茶,大小姐则是在床的一角坐下,脸上一副很担心的神情。
『爸爸他们没问题吗……』
「肯定没问题。无论对手是谁,我们可是有A级魔术师的老爷在喔!根本不可能会输。」
梅尔世小姐泡好香茶回来以后,我就请她代为照顾大小姐。
「我稍微离开一下,大小姐就麻烦你了。」
「……我明白了。希望你别太勉强自己。」
梅尔世小姐似乎有所领会,因此立即给我许可。
然而克莉丝大小姐却露出益发不安的神情,用小小的手抓住我的衣角。
『琉特哥哥,你打算去哪里?』
「请您放心。我是想起来有东西忘在自己房间了,所以回去拿一下而已。」
『……这样啊。』
大小姐似乎也有所领会,她尽管一脸阴郁,小小的手指却放开了我。
她像在忍耐什么似地绽开一抹苦涩笑容,装出坚强的样子。
『你要当心,一路小心。』
「是的,那我走了。我马上就会回来。」
我在离开大小姐的房间以后,便火速返回大厅。
「不行。不能带琉特你去。」
老爷他们在大厅进行准备。
剩下的餐点都放进陶器器皿中,当作现成的野战食物。
接着他们从武器库拿出武器和防具类,确认有无受损。
老爷已经脱去上衣,开始做类似拳击练习的事来暖身。
夫人跟女仆们熟练地将运来的装备陆续穿上身。
那些大概是当海贼猎人时期的武器防具吧。我跑近指挥战斗准备的奇奇先生,传达自己也要加入这次战争的意旨。
关于日前那件事。那对笨蛋兄弟和自恋狂不仅是对大小姐,还侮辱了老爷这边的所有人,要是不揍他们一拳我难以消气。不过奇奇先生却拒绝了我。
「为什么!我多少也能用点魔术,削短型……我还有强力的魔术道具!我应该可以成为战力!」
「不行。你是大小姐的护卫吧?怎么可以放弃任务出现在战场上。首先你没有作战经验吧?带没经验的人上战场,只有扯后腿的份。」
奇奇先生所说的正确言论令我无言以对。
老爷这边的参加人数很少。只有不到五十人吧。
可是大家都是经历过上次大战的人们,或是从以前就熟识的前冒险者。
包括合作默契等等都是无可挑剔的级别。
这时再加入毫无经验的新人,也许会成为不和谐音的来源。
进而连玛利执事长都站在奇奇先生那边。
「没错,琉特。你是大小姐的执事兼血袋。这次的战斗就交给我们吧。那种乌合之众,交给我们马上就会遭到歼灭的咩。」
的确我们这边有老爷在,其他仆人的士气也很高。
一部分参加战斗的女仆们杀气腾腾,在女仆装上套上铠甲、盾牌,手拿武器。
马尔柯姆主厨似乎也要参战,他的身上配戴着菜刀。
总觉得很有惊悚电影的气氛,超级恐怖。
「我、我确实没有作战经验,但肯定还能帮上什么……」
「就说过不行了,你放弃吧。而且你应该待在大小姐身边吧。然后……就算拼上性命也要保护好大小姐。拜托你了。」
「奇奇先生?」
奇奇先生用奇妙地很有压迫感的眼神与声音拜托我。
我在霎那间感到疑惑,但他随即再次开始着手准备。
「奇奇,为了保险起见,准备能治疗银毒的反银药。肯定有备用的吧咩?」
吸血鬼族就像出现在前世世界上的德古拉一样,银对他们而言是种毒。
这种毒用一般的解毒剂无法去除,对吸血鬼族而言是种剧毒。
一旦身中银毒,就只有这种状况下专用的治疗药剂反银药才能治好。因此布莱德家平常用的餐具或首饰,都一概不使用银制品。
「当然了。在紧要关头能做好充分准备是身为警卫长的责任,我已经下达指示,叫人先囤积在马车里了。」
「不愧是奇奇,工作的效率真高咩。」
我再继续待在这里,也只是给他们添麻烦罢了……
我在一鞠躬之后,离开了大厅。
宛如撂下狠话离家出走又跑回家的孩子那样,我返回大小姐的房间。
敲门应声以后,门就开了。
「打扰了。方才离开真的相当抱歉。」
克莉丝大小姐看见我出现后,发出了安心的叹息声。
『琉特哥哥,欢迎回来。你是来找什么忘记的东西吗?』
是为了报我让她担心的一箭之仇吗?大小姐罕见地在回答时捉弄我。
我泛起一抹浅浅苦笑。
「不,我想起有重要的东西忘在这里,因此就赶紧回来了。」
克莉丝大小姐一听闻我的回答,就很羞怯似的红着脸躲到迷你黑板后头。
大小姐的反应真的好可爱。
「咳。」
梅尔世小姐清了下喉咙,粉红色的气氛顿时回到普通状态。
她略略扬起嘴角说:
「那我们就在这座宅邸里等待,祈求老爷他们的胜利吧。」
我们对梅尔世小姐的话点头赞同。
我也不再继续坚持己见,而是祈求他们能够获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