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二卷
  5. 第七章 购物
  6. 繁体版

第七章 购物
2017-06-22 16:38:19

		

我跟克莉丝大小姐一起让老爷膝盖着地大约一个多月后的某天下午,在大小姐的房里召开了茶会。
邦妮·布鲁菲尔德,
缪雅·海德,这两名大小姐的青梅竹马坐在房间里。
除了我以外,梅尔世小姐也一起负责服侍。至于今天的聚会不见卡莲·毕晓普,并不是有意排挤她。
缪雅放下香茶的杯子开启话题。
「那么也差不多该来开卡莲庆生派对的会议了吧?」
魔人族就像前世的日本一样,到一定的年龄为止,都会有庆祝生日的习惯。
今天的聚会,是为了预定于下个月举办的卡莲惊喜庆生派对的会议。因此除了她以外,其他两人都聚集在大小姐的房里。
邦妮拗着手指算。
「要决定的有生日礼物、派对会场、餐点还有装饰这些对吧?」
「应该就这些了吧。会场就用这个房间吧,可以吗?」
对于缪雅的问题,克莉丝大小姐强力地出示迷你黑板道。
『那么用我家的大厅吧。装饰跟餐点也全都由我这边准备。』
「可、可是大厅的话……」
邦妮的表情蒙上一层阴影,大小姐面带歉意似的泛起浅浅苦笑。
『对不起,长时间来让大家担心了。我已经可以离开房间了,所以没问题的。』
「是、是这样啊!太好了!太好了,克莉丝!」
跟大小姐很合得来的邦妮拉起大小姐的手,相当高兴。
另一方面,比较成熟稳重的缪雅,则是不断吞吐着红色蛇信凝望着我。
她好像理解了什么而展露笑容。
『原来如此……果然女孩子会改变的原因就只有一个呢。』
我隐隐约约了解她言语之中的含意,但完全不是那样。她的理解错得很离谱。
尽管我为了大小姐的名誉想要解开误会,但一名仆人未经许可是不能开口的。
「那么我们就不客气用克莉丝家的大厅来当会场了,既然如此,餐点就由我们这边来准备吧。全部都交给你总觉得过意不去。」
「就是说啊!我们两人带餐点过来的话马上就能端上桌了!」
『那就我们三人一起准备吧。这样各自的准备工夫也能变成三分之一了。』
大小姐说出采纳大家意见后的提议,两人立刻就表示赞同。
「接下来是礼物呢。为了当天带来不会送到重复的东西,我们就决定一下大方向吧。顺带一提,我会替卡莲准备很适合她,相当可爱的礼服。」
「缪雅你真是坏心。你绝对是想看卡莲红着脸惊慌失措,然后说:『我不适合这种轻飘飘的衣服!是想找碴吗!』这种话吧。」
『她的确有可能这样讲呢。』
邦妮的模仿让大小姐面露苦笑。
「我打算送存钱筒喔。克莉丝你呢?」
『我还没有决定……』
「生日是下个月,还有时间,你慢慢决定就好了。」
「就是说呀。只要找衣服跟存钱筒以外的东西,就不用怕会重复了。」
缪雅瞄我一眼使了个眼色。
「既然能够离开房间,那么去市区找生日礼物如何?比起在房里一个人想破头,到处看看各式各样的商品,我想会找到好东西喔。」
『市区啊……』
她现在还只能去中庭。突然就要去市区还是太勉强了。
不过大小姐用力地握紧拳头表示:
『说得也是。就算是为了卡莲我也要去市区找找看。』
「嗯嗯,那样很好喔。」
「克莉丝,加油!」
有她们两人的鼓励,大小姐随即涌现干劲。要是奇奇先生知道大小姐要出门购物,我猜他的手起码会放在脸上大概三小时无法放下吧。
当我如此心想之际,大小姐用仰望的视线盯着我看。
她怯生生又很害臊似地递出迷你黑板。
『所以,希望琉特哥哥也能跟我一起去市区……可以吗?』
「大小姐,这是当然的。若是不嫌弃,请一定要让我替您提东西。」
对于我们之间的交流,邦妮看起来就是单纯为朋友重新振作而尽情感到欣喜,然而另一方面,缪雅却用意味深长的眼光看向这边。
就说根本没有任何她所想像的那种事情,我也仅仅用眼神如此回覆了她。
在惊喜庆生会会议后的第三天早上。
克莉丝大小姐穿上外出服,肩上侧背为了携带迷你黑板的蝙蝠型包包坐进了马车里。
我则身穿执事服坐在她的身旁,温柔地握着她的手。
六人座的马车上,窗户挂上帘子遮挡光线。微微射入的阳光照进室内。奇奇先生坐在车夫座上驾驭着两匹马。
今天为了挑选生日礼物,将会去离宅邸有一小时左右路程的市区。
跟老爷提这件事之际——
「哈哈哈哈!看到什么喜欢的就买吧!资金有这些应该够吧?」
他把放有超过五十枚金币的皮袋交给我。我接过的时候双手在发抖。
这样子果然是给太多了吧,但我对玛利执事长使眼色他也毫无反应。
看样子是真的要让我拿着五十枚金币这样的钜额。
就这样,我便以管理资金以及大小姐执事的身分跟她一起去市区,奇奇先生则是为了戒备周遭及驾驶马车而与我们同行。
大小姐自从一大清早搭上马车之后,便露出一脸悲痛的神色,手还在微微颤抖。
相隔多年要外出果然很难受吧。我为了缓和气氛抛出话题。
「话说打从我在布莱德家工作以来,还是第一次去市区,因为很期待是什么样的地方,我昨天晚上都没睡好喔。」
『我也很久没去了,所以很期待。』
其实我并没有期待到睡不着觉,但为了缓和气氛,就原谅我撒点小谎吧。
大小姐从包包拿出迷你黑板跟我对话。因为这里颇暗,所以迷你黑板上的字有些难以看清。
「妖人大陆的市区里有冒险者仲介公会,路边摊摊子上陈列了很多食物呢。孩子们则是会拿着零用钱,在卖甜点的摊前排队,让人忍不住露出微笑。」
『哥哥你真是的,那种说话的口气简直就像个老爷爷。』
自从大小姐出来外界之后,终于看见她笑了。
比起阴沉的表情,还是笑容更适合克莉丝大小姐。
『如果说是甜点摊,我们接下来要去的市区上也有喔。以前休假跟大家一起去买东西的时候吃过。是一种炸的点心,而且卡莲吃到一半,就被凤头鸽抢走了,虽说对卡莲很不好意思,但大家都笑了。』
卡莲还真是个不得了的人物呢……一般来说,那种突发状况可说是可遇不可求。
我就这样子跟大小姐一路闲聊直到抵达市区为止。
尽管会发抖的紧张感已经获得缓解,但我们的手还是始终互相交握。
市区位于平原上,四周围绕着并不高的城墙。在门口经过盘问后,我们便进到了市区里。
这里没什么巨大建筑物,感觉像是一般平民聚集的商业都市。因此这里有各式各样的人种,来来往往的人也很多。
我们在马车寄放所寄放马车,并交付停车费与马儿的饮水费、饲料费。
『……那我们就走吧。』
上街购物按照预定就由我跟大小姐去市区里四处逛逛。
奇奇先生跟大小姐说因为还有其他事得办,预定会去街上绕绕。实际上是安排他从远方跟着我们四处跑,看有没有危险。
「那么奇奇先生,我们傍晚会回来。」
「……我知道了。不过有一件事要叮咛你。」
奇奇先生靠近我一步,把嘴附在我耳边叮咛。
(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别放开大小姐的手。要当心绝对别跟她走散了。)
(我明白,我会注意。)
(还有,要是你除了牵手之外还敢进一步逾矩……你应该懂吧?我会一直在你们身边监视。所以说要是你庆幸能够两人独处,进而对大小姐产生什么邪念袭击她,虽说是你是琉特,我也不会手下留情。我想你应该会没命,懂了吗?)
根本不是一件事,而且他实在太杞人忧天了。之后他不仅因为太激动显得气喘吁吁,还使劲抓住我的肩膀,实在很痛,而且双眼充斥着血丝有够恐怖。
(我说完了。你要好好照顾大小姐喔。)
奇奇先生像把女儿交给我那样操心一阵后,把手从我的肩膀上放下,身影消失在人群当中。
(奇奇先生跟外表不同,对大小姐过度保护了呢……)
总而言之我重新调适好心情,当起大小姐的护花使者。
「那么我们就走吧。」
大小姐头轻轻一点,面带微笑重新握住我的手迈开步伐。
我们的目的地,是宛如商店街那样一整排店家的一隅。
店家密密麻麻地并排在道路两旁,每间店有充满朝气的不同叫卖声。
由于充满活力,人潮也相当多,个子娇小的克莉丝大小姐似乎有些喘不过气。
「大小姐您没事吧?要不要换个地方?」
她连连摇头。我能感受到她「为了替朋友卡莲选生日礼物,这点事不算什么」这种强烈的意志。
「……首先要从哪间店开始瞧瞧呢?果然说到卡莲小姐会喜欢的东西,应该就是剑、矛、盾或铠甲吧?」
『琉特哥哥你真是的,没有女孩子收到那种东西会高兴喔。』
大小姐气呼呼地鼓起双颊生起气来。
一点都不恐怖。还不如说是太可爱了!
我情不自禁戳了戳她的脸颊,让她的脸颊消气。
大小姐眼看自己明明在生气我却还逗她玩,于是再次鼓起双颊。
不得了,真的好可爱。
不行、不行。再这样下去我就会对戳大小姐脸颊的无限回圈上瘾了。
我坦白地开口道歉。
「抱歉,那确实不是用来送女性的礼物呢。」
但我总觉得要是身为练武女子的卡莲应该会喜欢……还是不说为妙。
「大小姐您有什么目标吗?」
『是的。我想送卡莲跟她很配的首饰。』
大小姐仍旧拉着我的手,并且在迷你黑板上俐落地写下文字。
此时,迷你的胸部压着我的手臂一事自不在话下。
胸部的触感确实还硬梆梆的。跟白雪「软绵有弹力」的那种柔软且确实有弹性,乍看之下很矛盾的奇迹般触感又是截然不同的方向。
这是尚未成熟的青涩果实。当咬下还没成熟的苹果时,在口中扩散开来的酸味之中,确实会带有的一丝甜味。正因为有酸味,那种轻微的甜味才会在口中刻划下深刻的印象。
况且对方还是自己雇主的千金小姐。像这样拉着手,原本对我而言是不可能的事。是严禁、禁忌、不可踏入的神圣领域。故而我现在有种弄脏积起的初雪,那种大逆不道的感觉。
大小姐的胸部就是如此的危险又甜美。
虽然白雪的胸部最棒,但克莉丝大小姐的也很不错。
而且看到身为她母亲的夫人,就觉得前途更是不可限量……
「!」
就在我对胸部浮想联翩时,我的脖子感受到浓厚的杀气。我朝着这附近东张西望,然后在店与店的狭窄空间内,发现奇奇先生正在窥视我们这边。
他的双眼饱含着光是用看的就能轻松杀死小动物那种程度的杀气。
嗯,是有点太过得意忘形了。对不起。
『怎么了吗?』
大小姐一脸不可思议地歪歪头。
「不,什么事都没有。您说首饰吗?卡莲小姐肯定会喜欢那样礼物呢。」
『我很努力地思考过了。那边应该有价格合适的店家,所以我们过去看看吧。』
大小姐拉着我的手穿越人群。
我最后向奇奇先生所在的方向瞥了一眼,结果他人已经不在了。
真的是只要一牵扯到大小姐,奇奇先生就会变得太过横冲直撞。
我对奇奇先生感到有些无言,并随着对这里熟门熟路的大小姐穿越人群,朝着市区的更深处前进。
大小姐在珠宝店里,买下了红宝石耳环当作送给朋友的生日礼物。
简洁的设计应该很配属于帅气系的女孩子卡莲吧。
价格是一枚金币……大约是十万圆。
总觉得就给朋友的礼物而言,这算是相当昂贵,不过大小姐却完全不介意。
为了给耳环一个精美包装,我们办理日后来取的手续。
老店员目送我们离开店里。
『多亏有琉特哥哥才能顺利选好卡莲的礼物。谢谢你。』
「能够帮上大小姐您的忙,我感到十分光荣。那么接下来您有什么打算呢?到傍晚之前还有点时间。」
如果要回去,回到马车那边就行了,
奇奇先生如今也铁定在监视——不对,是在负责警卫工作。
回到马车寄放所,他应该就会不知为何碰巧在那里等候我们。
不过大小姐展现出让人难以想像是前家里蹲的积极性。
『假如你不介意,我很久没在市区四处逛逛了……』
久违的外出。
她应该是想起了休假时常跟朋友来这里玩,从前欢乐的记忆吧。
是因为怀念而想四处逛逛吧。我当然没有理由反对。
「那么到傍晚为止就去四处逛逛吧。但要是觉得累了不要勉强自己,马上跟我说一声,市区什么时候都可以再来。」
『好,我知道了!』
大小姐精神饱满地在迷你黑板上写下文字,脸上浮现笑意。
我们再次牵起手,走进人海当中。
我跟克莉丝大小姐一起在热闹的市区中绕来绕去。
在卖小东西的杂货店询价,在花店看各式各样的花。
简直就像跟大小姐两个人在约会似的。
也去了大小姐以前经常光顾的服饰店露露脸。
女店员还记得大小姐,大小姐用迷你黑板跟她闲话家常。在这间店里,大小姐曾经把我赶出店门一会儿。
「大小姐,您想做什么?」
『我在这间店里有些事要办,你在外面待一下。』
她似乎很着急地将迷你黑板推到我眼前。我纵然偏头不解,但还是老实地听从她的指示。
等上三十分钟左右,大小姐手上抱着小袋子回来。她的神情就跟买下卡莲生日礼物那时同样充满了成就感。
「请问您买了什么呢?」
大小姐露出恶作剧般的表情在迷你黑板上写下:『这是秘密。』
然后她很珍惜地将小袋子收进侧背着的蝙蝠型包包。
我放弃继续追问下去,再次跟她手牵手走入人群当中。
此外就某种意义上来说,今天最让大小姐双眼闪闪发亮的,是小摊贩卖的炸点心。
以前世而言很接近炸甜面包。
就是把类似面包的东西用油炸过,再撒上沙糖和辛香料,看起来对健康有害的一样食物。大小跟肉包相当,价格是两枚铜币——大约两百圆。
据说是大小姐以前跟卡莲她们到市区玩的时候,会买来吃的一道。
只要是小朋友绝对会吃过一次的名产。
为了代替下午茶会,大小姐买下两个炸点心。
炸点心用像是柏饼(注:一种日式点心)叶子那样的餐巾裹着,我们俩拿着它很没礼貌地边走边吃。
大小姐的樱桃小嘴不停动着,大口大口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
光是望着她的身影,我就觉得自己有种幸福的感觉。
我一回过神来就发现大小姐已经吃得精光,斜眼不时瞄着我吃到一半的份。
「……大小姐,要是您不嫌弃要不要吃呢?」
『可、可是竟然拿走哥哥你的份,总觉得很过意不去。』
「不,请您不用客气。而且我已经吃得很饱了,因此您不介意的话请吃吧。」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你!』
「不过在那之前,您的嘴边都是沙糖,先擦干净一下吧。大小姐,请您闭上嘴巴。」
大小姐率直地听我的话,一张小嘴嘟得像是要接吻那般。
我几乎就要吻上太过于率直又可爱的大小姐,而我的理性急踩煞车。
假如我在这里吻了她,感觉会被不知道在哪里瞧着的奇奇先生弄烂嘴巴。
我用口袋里取出的手帕擦拭大小姐的唇边,跟着将炸点心递给她。
她并不在意我吃过,毫不犹豫便张口咬下,因为好吃而露出微笑。
后来大概是因为走累了吧,大小姐坐下来喝口茶,顺道休息。
因为去的餐厅人潮众多而且没有空位,我们就坐在外面的长椅上。
我在木杯里倒进买来的水果水,递到大小姐的面前。
大小姐丝毫不见疲态,她很愉快地晃着双脚眺望着来往行人。完全看不出这是位曾经闭门不出好几年的少女。
就是个寻常的、与年纪相符的可爱少女的俏模样。
我手上就这么拿着木杯,情不自禁地一直凝望着大小姐的侧脸。
『琉特哥哥,你怎么了?』
她递出迷你黑板并且歪歪头。
「因为您太可爱,我看到入迷了。」
我夸赞大小姐之后,她白皙的肌肤宛如变色一般透出朱红。
『琉特哥哥你真是的,请不要戏弄我。』
「抱歉失礼了。我一不留神就说出真心话了。」
『就教你不要戏弄我了!』
我明明是在道歉,大小姐的脸却不知为何又像仓鼠那样整个鼓起。
就连生气的样子也还是很可爱。
「……!」
「大小姐?」
……不过她却忽然脸色大变,整张脸看来有如幽灵一般苍白。
在大小姐视线的前方,有三名成年男性回头望向她。
其中一人个子很高,身形瘦瘪,好似风干的干货。
另一个则是个子矮小,身材肥胖。
就像是游戏或漫画中会出现的那种互补搭档。
此外在他们后头还站着一名似是保镖的金发高个男。他的身高大概有两公尺高。尽管没到老爷那种程度,但他肌肉发达的程度,即使是相隔酷似执事服的服装也能清晰可辨。面貌俊秀,但却散发着一股迷恋自身美貌的自恋狂气质。
他们三人的脸上都挂着一张看不起人的贼笑嘴脸,用炯炯放光,满溢黑暗欲望的眼神望着这边。虽然他们穿的衣服质地很好,却一点都不高雅。
他们的手臂、手指杂乱无章地穿戴着宝石,完全就在宣传他们是「本性扭曲的暴发户」。是一群让人不想跟他们扯上关系的人。
纵然我想忽视他们,但大小姐的视线却牢牢盯着他们,理应在周遭负责警卫的奇奇先生一脸慌慌张张的样子,几乎是用冲的跑过来。
奇奇先生为了保护我们站在那些男人面前。
「……请问各位有何贵干?」
「顺道来下市区,结果有看到熟面孔就想打个招呼而已。对吧,哥哥?」
「没错。所以别露出那么可怕的表情嘛,奇奇。」
他们的脸上仍旧挂着一张似在嘲笑人的狞笑,同时答覆奇奇先生的问题。
他们的用字遣词犹如主人在对仆人说话。
(奇奇先生,这些人是何许人也?)
(他们是老爷的兄弟……分别是吸血鬼族宗家的现任当家佩肯宁·布莱德大人与次男拉比诺·布莱德大人。)
奇奇先生按视线依序告诉我胖男人是佩肯宁,瘦男人是拉比诺。
说起布莱德家的长男与次男,就是由于远远不及三男丹·盖特·布莱德伯爵的庞大资产因而怀恨在心,还曾一度发动战争的那对兄弟。
我终于了解大小姐的畏惧,还有奇奇先生保持警戒心的理由了。
这两个人对身为老爷女儿的大小姐,肯定不安好心眼。
胖男人佩肯宁发出像猪一样的鼻子呼气声,把目光投向我。
「那边的小鬼就是买来的奴隶啊。哼,看起来是个瘦弱又病恹恹的小鬼呢。这就是丹那家伙没给他吃好东西的证据呢。」
那是你胖过头了吧!
「哥哥您所言甚是,因为丹那家伙很小气呢。」
次男拉比诺也附和哥哥。
要是老爷小气,那世上几乎所有人都是小气鬼了!
尽管我想反驳,可是身为一名奴隶不能对老爷的兄弟们大呼小叫。
奇奇先生好像也在忍耐,他的拳头紧握到看起来会发疼的地步。
他们两人的视线,从我移转到大小姐身上。
「克莉丝,老子听说你足不出户可是很担心喔。看来你是可以顺利出门了呢。身为伯伯可是很高兴啊。对吧,弟弟?」
「是啊,哥哥。真是可喜可贺的事呢。」
「大小姐才刚刚能够外出,还请您别做会刺激到她——」
「住嘴!奇奇!之前那件事,老子大可以当作不算数喔!」
佩肯宁的发言让奇奇先生脸色一沉。
克莉丝大小姐被怒吼声吓到,细瘦的肩膀不住颤抖。
「……抱歉,失礼了。」
「啐,区区一个下等兽人族。啊……对了,刚刚在说克莉丝能从房间里出来的事吧。」
佩肯宁重新开启话题。
「不过嘛,也不是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想闭门不出啦。」
他脑满肠肥的脸丑陋地扭曲。
是将他人的不幸视为无上的喜悦那种人渣的表情。
「毕竟你继承我布莱德家的优秀血统,却没有魔术师的才能。老子要是你,老早就自杀了呢!对吧,弟弟。」
「哥哥您所言甚是。」
「还是说也许是那个呢~」
「噢,哥哥是指什么呢?」
「弟弟啊,你知道杜鹃鸟这种鸟的习性吗?杜鹃鸟有把自己的卵跟其他鸟巢的卵替换的,称为『巢寄生』的习性喔。说不定……也有人对我弟弟丹这么做呢。那个表里如一愚蠢的男人。要是妻子跟其他男人睡有了孩子,他应该也不会发现吧~」
「不愧是哥哥,真是博学多闻。」
我感觉脑内的血管就要爆裂了。我不管他是老爷的哥哥们还是哪里的谁,但他居然揶揄大小姐「没有魔术师才能,是因为是夫人外遇所生的孩子」!
「这样一来克莉丝这么可怜也是无可奈何啦。起码当作她能够外出的纪念还有伯伯的仁慈——喂,札那!札那第!跟他们打声招呼。」
佩肯宁转过头,向两人后头像是保镖那般站立的男人搭话。名为札那第的男人趋前一步向大家打招呼。
「是的,养父大人。各位初次见面,我是魔人族中吸血鬼族的札那第·布莱德。我是B+级魔术师。今后还请多多指教。」
他将右手放在胸前,左手环腰做了很正式的问候,但他的动作总让人觉得厌恶。
佩肯宁很自豪地介绍他。
「他虽然是老子的远房亲戚,但已经成为老子的养子,是老子的干儿子。是在丹那家伙毕业的魔人大陆的魔术师学校里,以第一名毕业的菁英,是将来肯定会成为A级魔术师的天才!将来会比丹还要更强!很厉害吧!」
虽说是干儿子,但他的态度简直就像对自己新玩具感到骄傲的小孩子。
佩肯宁泛起不怀好意的假笑,更加口出恶言。
「克莉丝,基于伯伯的仁慈,就让你当札那的对象吧。说不定你能生出继承札那血统的优秀孩子喔!怎么样,你很高兴吧?」
札那第对这番发言,用略嫌夸张的反应耸耸肩。
「养父大人,请您不要开玩笑了。除了魔术师以外的人,即使当小妾我也不娶。因为万一生下的孩子不是魔术师,就会像某处的夫妻那样,不是太可怜了吗?」
「确实如札那所言!你果然像老子,很聪明啊!」
「哥哥你们说得太对了。」
佩肯宁等人捧腹大笑。
在笑了一会儿之后,札那第显露充满嗜虐心的眼神说道:
「但既然是我尊敬的养父大人他的侄女,尽管不生孩子,但还是可以破例养你当我的宠物喔!」
「大、大小姐!」
当我听见奇奇先生慌张的声音转头之际,就看到克莉丝大小姐再也无法再忍下去,按住耳朵开始奔跑。
她前往的方向,跟佩肯宁他们所在的地方相反。
再这样下去会走散的!
「琉特,先别管这里了,你快去追上大小姐!」
「我、我知道了!」
我慌乱地从大小姐的后头追上去。
离去之际我瞪向佩肯宁等人,当作我竭尽全力的反抗。
因为运动量不足的关系,大小姐的脚程并不快。
即使如此吸血鬼族跟人族相比基础能力还是比较好,因此我没有立即追上。
「!」
「你走路不看路啊!给我小心点!」
大小姐跟手拿木箱的男人撞个正着,摔倒在地面上。
倒霉的是因为有水而湿答答的地面,呈现一片泥泞。
干净的便服、包包、脸庞、手脚跟发丝,全都被泥水弄脏了。
「大小姐!」
拜她跌倒所赐,我才终于能追上她。
大小姐就这么摔在地上,不打算爬起来。
我跑向她将她抱起,只见她双眼空洞软弱无力,整个人显得无精打采。
几分钟以前还洋溢灿烂笑容的少女,变成有如抽离感情的阴沉神色。我们第一次相遇时,她的表情还比现在丰富。
「大小姐,请恕我无礼。」
「…………」
我先告知一声,随后便用公主抱带大小姐跑回马车寄放所。
我一抵达寄放所,就让她坐在外面的长椅上。
接着花钱买来干净的水,将大小姐的手跟脸,还有卡在头发上的泥巴都洗得一干二净。
大小姐的手掌仿似红叶,有擦伤并且渗出血丝。
并不是什么严重的伤。这种伤只要用奇奇先生的治愈魔术,就可以不留痕迹完全治好。
然而悲伤却强烈袭击着我的心。
我感觉如今自己的眼泪就快夺眶而出。
将脏污抖落洗净后,我跟大小姐坐进马车。
再过三十分钟后,奇奇先生出现在寄放所。
他用治愈魔术将大小姐的伤治好,接着我们就像逃跑那样,坐着马车离开了市区。
「…………」
我跟大小姐,在马车中两人独处。
大小姐抱膝蹲下缩成小小一团。我也只是一直默默不语坐在她对面。
大小姐抬起头,在迷你黑板上写下文字。
『……以前我去上学时,同学们也对我说过类似的话。』
是指刚才吸血鬼宗家那挂人说的「父母明明是魔术师,为什么克莉丝却没有魔术师的才能」这件事吧。
『一开始我也会反驳。我说就算父母都是魔术师,也有可能不会继承才能。可是每次只要我一说他们就光会笑,完全不听我说的话。』
大小姐用发抖的指尖写下文字。
『琉特哥哥,我没能继承魔术师的才能,是该遭到轻蔑的存在吗?是不被需要的孩子吗?』
我摇摇头。
因为我前世曾遭受霸凌,我知道大小姐真正想听见的话。
因此我用直率的眼神直视她笃定地说:
「其他家伙我不晓得,可是老爷与夫人绝对完全没想过那种事。还有奇奇先生、玛利先生、梅尔世小姐、马尔柯姆先生和其他所有的仆人们!当然也包括我在内,我们根本不在意大小姐有没有什么魔术师的才能。大家都最喜欢您了!只要大小姐能够展露笑容,光是那样就令人高兴了!」
「——!」
遭到外人看不起、造谣中伤的大小姐,觉得相当难受吧。
但真正畏惧的,其实是爸妈的想法。
会想要是自己没从爸妈那边继承魔术师的才能,或许会被认定成「废物」。我在前世当家里蹲的时候,也非常害怕知道爸妈对于这么没用的自己是怎么想的。
因此我尽可能不踏出房门,把跟家人之间的交流压抑到最低限度。认定自己遭到疏远,最后导致关系决裂。所以我才想告诉大小姐。
即使没有魔术师的才能,即使要与世界为敌,我们都会是大小姐的同伴。
我们会一直站在她这一边。
也许是这样的心情传达给大小姐了吧,她流下泪水。
她缓缓地伸出双手抓住我的执事服,把整张脸贴上去。
「……………!」
克莉丝大小姐压抑着声音不断哭泣。
犹如要将塞满她心中所有的悲伤倾泄出来那样。
我持续轻柔地抚触她的秀发,直到她不再泪流为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