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二卷
  5. 第六章 霰弹枪
  6. 繁体版

第六章 霰弹枪
2017-06-22 16:38:19

		

「那么大小姐,您要从房里出来吧?」
「……!」
我对着就像缠住那样抓着我左手的克莉丝大小姐说话。
大小姐穿上外出的衣服,肩上侧背一个蝙蝠型的包包。尽管她就像一只小动物那样瑟瑟发抖,仍旧坚强地点头。
克莉丝大小姐因为遭受霸凌,因此变成了家里蹲。听说自此之后她就很害怕外界,再也没有离开过自己房间一步。然而今天,她终于打算要走出房间了。
『我觉得跟琉特哥哥一起的话,就能够走出房间。』她是这么表示的。
目的地是中庭,我最近总是在这里进行训练。
老爷、夫人、奇奇先生和负责服侍的女仆长梅尔世小姐在中庭等待着我们。
发现我们以后,老爷与夫人便用若无其事的语调对我们搭话。
「欢迎你,克莉丝。今天有饼干喔。份量有很多,所以你尽量吃吧。」
「哈哈哈哈哈!吃完后不好好运动可是会胖哟!」
「老公你真是的!就算是自家女儿,说女孩子胖什么的可是大忌。况且克莉丝太瘦了,应该说我还希望她多长点肉比较好呢。」
老爷已然脱去上半身衣物,开始做类似拳击练习的事来暖身。
夫人坐在遮阳伞下方的椅子上,喝着梅尔世小姐所泡的香茶。
奇奇先生用单手遮眼低下头。明明父母跟梅尔世小姐的态度都与平时无异,却只有他一个人为了大小姐走出房间而感动,那身影看起来有点恐怖。
克莉丝大小姐坐在夫人隔壁,然后缓缓松开手。
「大小姐,那我先过去了。就麻烦您加以观察了。」
大小姐从蝙蝠型的包包中抽出迷你黑板,写下回覆。
『我会拼命努力的。琉特哥哥你也要当心。』
「谢谢您。」
我转动肩膀,站在老爷面前。
今天依然准备开始惯例的午后战斗训练。
日前我总算是通过了「在模拟战中撑过二十秒」的课题。接下来奇奇先生出的课题是「让老爷受点小伤,或是让他膝盖着地」。
主要是因为太过偏重防御,所以也把攻击加进训练之中。
但是这超乎想像的困难。
首先就算对老爷挥出一击,也无法伤到他肌肤一公厘,且不管使出怎样的攻击,别说是让他膝盖着地,根本就没办法动他分毫。让大小姐自窗户远眺观察弱点感觉也已经濒临极限,她为了在旁边观看模拟战而下来中庭。
奇奇先生所构思的「两人一起完成目标以找回大小姐自信心」的作战。
目前效果相当显著,在我参考大小姐的建议达成「撑过跟老爷的模拟战十秒」以后,她就像这样暌违数年来到了外界。
不过,今后的路还很漫长。就算是为了让作战成功,也算是为了报答大小姐的决心,我今天绝对要伤到老爷或让他膝盖着地!
「好!」
我拍拍自己的脸颊鼓起干劲。
「哈哈哈哈哈哈哈!感觉今天的琉特更加来劲了呢!」
「这是当然的!今天我一定要赢老爷您!」
「嗯!那你就好好加油吧!这下吾人也得拿出干劲来了呢!」
您也就只剩现在能摆出这种游刃有余的态度了。昨晚我跟大小姐可是有思索出密策来。
我坐在椅子上望向大小姐。
我为了跟她确认而点点头。
「那么接下来就开始举行老爷跟琉特的模拟战。」
奇奇先生遮着眼回到大小姐跟夫人所在的地方,抬起单手。
也该适可而止从感动之中回归了吧。
「老公,不要太拼命喔。」
『琉特哥哥,请加油!』
来自女性观众的声援。
奇奇先生仍旧遮着眼睛,把手臂向下一挥。
就说也该适可而止,希望他别再哭了。明明长得一脸凶恶,泪腺也太发达了吧。
「那么模拟战,开始!」
在发出信号的同时,我以肉体强化术提升双眼与双脚的能力!接着移动身体一口气向左跳去。
可是老爷简直就像在照镜子那样跟着我跑,到目前为止都如我所料!
我相信老爷绝对会以他过人的反应能力追上来,在第二步的足部着地之后,这次立刻向右边跳。
老爷因为用右手使劲往地面一揍而重心前倾,慢了一步,没能追上立即移动到另一侧的我。我趁这仅有的时间绕到他身后去。
「喝!」
老爷挥动左手使出里拳。
我蹲下身子回避掉,压低、再压低,仿佛在地面上爬行那样绕到他身后去。
老爷由于无法忍耐而毫无防备地回头。
这也如我所料!对手对自己的强韧很有自信,所以会疏于采取防御。那便是可乘之机。
我按照跟大小姐讨论出的结果,将魔力集中在双脚上!
在老爷回头的同一时间,我紧紧握住右手拳头到感觉发痛,奋力向上一跃。
机会只有一次。
「喝呀!」
我的右拳靠上老爷的下巴。
当然我有将魔力集中在右手上形成盾,没有疏忽要保护拳头的这件事。身高高大的老爷一回头,无法立刻发现弯下身子的我。多亏如此能让他的警戒心更加薄弱,才能够一拳揍到他的下巴。
老爷既然也有头,那么若是直击下巴底,脑子就肯定会摇晃,照理说应该会膝盖着地。
那是身为一个生物的必然反应。
假如要说还有什么问题,就是老爷比想像中的还要强韧。
「咦?」
我挥出的这拳无懈可击。尽管如此,老爷除了头上冒青筋以外却不见任何变化。下巴根本丝毫未动。
「哼!」
老爷就像在驱除小虫那般手臂一挥,我连反应都来不及,就已经整个人飞到夫人跟大小姐她们座位的另一头,在撞上并破坏掉一面墙以后,我终于停了下来。
当然我的意识也就在此中断。
今天也惨败给老爷了。
「老爷实在太强,我最近开始有了『应该不可能达成吧?』这种想法。」
『我也抱持相同意见。尽管是自己的亲人,这也强得太过离谱了。』
晚会惯例地成了今天的反省会。
最近由于大小姐的期望,变得只由我一个人来服侍。
早上的更衣梳洗则还是请梅尔世小姐帮忙。
「大小姐靠近看,请问有察觉什么端倪吗?」
『是的,有几个点。最大的收获是得知爸爸害怕的攻击。』
「害怕吗?」
『因为跟琉特哥哥你有身高差距,所以他在攻击时得弯下身子,那时无论如何重心都会有些过度前倾。只要趁这个空档进攻,也许——』
确实若趁那仅有的空档把人猛摔出去,摔倒在地上的话,也许能做到让他无法呼吸。
「「…………」」
大小姐与我两人相对无言。
这样不行。不管怎样都不可能出现那种光景。
大小姐似乎也有相同的想法,我们彼此面面相露出微微苦笑。
我方的攻击毫无效果。然而对方却拥有一击就足以让我不得动弹的力量。
可说已经是无计可施了。
「只要有AK四七用枪口抵住他打完所有子弹,我想应该能让他受到擦伤……」
『「AK四七」吗?』
我的想法脱口而出。
大小姐很可爱地歪歪头,把迷你黑板拿给我看。
我稍微思考了一下,但这些说出来并没有问题。
这些内容没什么好隐瞒的。
「AK四七是使用破裂魔术,让小小的金属碎片飞翔进而对对手造成杀伤力的魔术道具。」
『居然有那样的魔术道具,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实在是令人相当感兴趣的魔术道具呢。我想见识一下。』
「大小姐您对魔术道具有兴趣吗?」
大小姐似乎很难受地垂下了头。
『我因为没有魔术师的才能,于是有过至少想从事跟魔术相关的工作,因此努力做了很多功课的时期……』
所以她才会对AK四七这种前所未闻的新款魔术道具产生兴趣,她用越写越小的文字向我倾诉。房间的气氛顿时变得暗澹。大小姐似是觉得自己有责任,为了让气氛变得明朗,她眉开眼笑地亮出迷你黑板。
『那么,我们就去买那个「AK四七」吧。要是在附近的魔术道具店能买到就好了。』
「不,不是的。这在附近的魔术道具店没卖,AK四七是我制作的东西。」
『你作了魔术道具吗?』
大小姐杏眼圆睁相当惊讶。也并非不能理解她为什么会大吃一惊。
要开发原创的魔术道具需要有高度的魔术知识,庞大资金以及大量的时间。为了开发原创的魔术道具,有许多魔术师因此堕落,国家财政因而衰微的故事多不胜数。
『哥哥你好厉害!没想到你居然会自己开发新的魔术道具!』
「不,也没那么夸张啦。」
像克莉丝大小姐那样可爱的孩子用尊敬的眼光凝视自己,这种感觉并不坏。确切来说应该是感觉太棒,嘴角都现出笑意了。
『那么为了对付爸爸,我们赶快来制作那个「AK四七」吧!』
大小姐双手握拳,强而有力地示出迷你黑板。那些文字让我霎时醒悟过来,虽然说了「若有AK四七或许能伤到老爷」,但怎么说也不能用7.62 X 39公厘(实弹)打真正的雇主。
虽然我总觉得就算真的对老爷射击他还是会毫发无伤……
「大小姐,对不起。AK四七什么的只是我开玩笑而已。这种魔术道具杀伤力太高,不管怎样,拿来对老爷用都太危险了。」
『这样啊……我本想看看是怎样的东西,真是遗憾。』
大小姐的双肩显而易见地垂下。当然那不是因为想杀了老爷。而是身为一名学习魔术相关知识的人,对新的魔术道具感到好奇罢了。但先不论AK四七,还是能开发对老爷用的枪械。
依现况而言,要光以赤手空拳打倒老爷实在是束手无策。
(不杀害对手而是使其无法动弹,可以的话最好是容易制造、材料费也便宜的枪械……)
我双手抱胸,将手放在嘴边开始深思。
『琉特哥哥,你怎么了?』
大小姐看着忽然陷入沉思状态的我歪歪头,把迷你黑板对着我。那副模样甚是可爱……不对不对,我提出我想到的方案。
「尽管不是AK四七,但我想开发对老爷用的魔术道具。」
『对爸爸用的吗?那究竟是怎样的魔术道具?』
大小姐好像很感兴趣似的探出身子。我露出一抹耐人寻味的笑容宣告。
「那个魔术道具的名字叫作『Shotgun』。」
「Shotgun」究竟是怎样的枪械呢?
Shotgun——在日本叫作「霰弹枪」,原本是发明来射鸟用的。
从十六世纪初期刚发明之际,还把它称为「猎鸟枪(fowling piece)」便能窥知。
由于霰弹枪是用来狩猎野鸟,因此不同于手枪或突击步枪等,是使用专用子弹的霰弹枪弹(Shotshel),从大小类似小钢珠的物体,到小如米粒的弹丸(bullet),可以同时装进几十颗到上百颗。
这种枪械在发射的同时,子弹会从枪口一口气扩散开来,藉以杀掉身为猎物的野鸟。
为此霰弹枪弹的大小就如同一号电池。
射击霰弹枪,原本就是欧洲贵族进行的一项绅士运动。
称为「水平双管(side by side)中折式」的霰弹枪——由于这是两根枪管并排的霰弹枪,所以射击两发后子弹便会用尽。
在使用「水平双管中折式」猎鸟时有条潜规则,如果两发未能把鸟儿解决掉,那么就是鸟儿的胜利。
然后在我前世的二十一世纪中,地球上制造出七种霰弹枪。
水平双管中折式……用于狩猎。可以把并排枪管放在肩上,轻松在深山中移动。
上下双管中折式……用于不定向飞靶射击的运动竞技。是枪管纵向排列的霰弹枪。为了减轻后座力所以制作成有一定重量,强度也比较高。
压动式……用于对人。美国警方常拿的霰弹枪。
杠杆式……经常在西部剧中登场的霰弹枪。如今倾向废弃。
枪栓式……主要用以击发独头弹(slug shot)。如今倾向废弃。
半自动式……分为竞技用途及对人战斗用途。
自动式……限定用于对人战斗。
霰弹枪还有几个其他枪械所没有的特色。
霰弹枪几乎都是没有膛线的滑膛枪管(smooth bore)(当然也有刻膛线的枪)。
枪口附近的内径会绞紧(收缩),这称之为收束管(choke),是为了让霰弹不至于从枪口出来的、一瞬间便整个散开来,才会如此设计。
枪口的直径不称为口径而是铅径(gauge)。
霰弹枪的铅径共有五种。十号铅径、十二号铅径、十六号铅径与二十号铅径,唯一以英吋表示的是四一○(10.4公厘)号铅径。随着数字越大,收束管也就越细。
越细也就代表收束越强,霰弹扩散的速度会更加缓慢。跟用水管洒水一样,出口越细就越是无法扩散,可以飞得越远。
十二号铅径是最普遍的铅径,战斗用的霰弹枪主要都是使用十二号铅径。
霰弹枪与其他枪械更加不同之处就在于拥有不会杀死对手,而是使其无法反抗的非致命性霰弹枪弹。
由于霰弹枪弹的尺寸比手枪与步枪所用的子弹还要大,运用那种尺寸可以创造出各式各样的特殊霰弹枪弹。
其中有名的就是橡胶制的震撼弹。是为了令目标昏厥过去的子弹。
由于子弹是橡胶制,所以即使打中人也死不了,但是从极近距离打到人体的要害,也有可能会引起严重的后遗症。所以说纵然杀不了对手,使用方法或处置太过草率的话,也不是好事。
既然是霰弹枪就不必刻膛线,构造比起突击步枪来的单纯,可以廉价制作出来,能射击非致命子弹或特殊的复数霰弹枪弹。
比起AK四七这更适合用在老爷身上。
我挑出能跟大小姐说的部分,开始说明关于霰弹枪的事。
她也表示赞同,在迷你黑板上写下文字。
『原来如此,比起AK四七,的确是霰弹枪更适合这次的目的呢。那么为了对付爸爸,就来开发「霰弹枪」吧!』
「这下子得买魔术液体金属呢……手边有的不晓得够不够。」
『你说魔术液体金属吗?那个从金属史莱姆取得的魔术道具?』
「是的,基本上就是用那个作的。」
虽说不受欢迎,但它显然是魔术道具。一公升也要价一枚银币(一万)。用做杂务储蓄来的存款,应该能买到需要的份量吧。
『那么就用我的零用钱买吧。』
「不,我姑且还是有存一些钱,由我来出。」
『那就我们两人合资来买吧。那样子会有种互助的同伴感觉,非常棒。』
大小姐腼腆地笑,拿出迷你黑板。
我则是按着嘴巴别开视线。我察觉到自己的脸已经红到耳根子了。
不得了!我们家的大小姐太可爱了!
我能感受到克莉丝大小姐很担心似的轻拉我的衣角。
「我、我没事。什么事都没有。」
我只是因为大小姐的反应太可爱,而胸口苦闷——像这种话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已经到了要是没有白雪在,我就会险些坠入情网的地步了。
我调整好呼吸,再次面对她。
「这样呀。两个人一起买比较有一起努力的感觉呢。那么就我们两人合资去买吧。」
『好的!』
大小姐笑容满面地递出了黑板。
▼
从决定制作霰弹枪起,过了大约一个半月后。
我在中庭跟老爷彼此对峙。
由于我们都在制作对付老爷的魔术道具以及思考作战,因此这次是暌违已久的模拟战。
「哈哈哈哈哈!也很久没跟琉特打模拟战了呢!吾人可是很寂寞喔!」
「相当抱歉,我是由于跟大小姐一起思考打倒老爷的作战才会拖这么久,今天我一定要通过模拟战!」
我为了不被宛如肌肉城墙的老爷散发的威严吞噬,脸上浮现出无畏的笑容。
「哈哈哈哈哈!不错喔!琉特!年轻人就得有这种气魄!」
尽管面对雇主我的口气实在有些无礼,但老爷却似乎是打从心底愉快地一笑置之。
其实他真的很开心吧。
老爷已经做好了万全准备,待他上半身全裸做完全拳击练习之后,他的身体便冒出了热气。这代表他的身体已进入了最高档。
我的双眼投向在遮阳伞下,坐在夫人身旁的大小姐。她的手没有伸向桌上的点心,还有梅尔世小姐泡的香茶,而是双手在胸前交握静静地凝望。
我为了让她能够安心,轻轻拍了拍腰间挂着的霰弹枪……「削短型(Sawed-off)」的特制霰弹枪腰带上方。
虽然大小姐泛起不安的表情,但为了表示相信我,她还是微微点头。
我也默默地点头回应她。
我们不发一语,宛如一对恋人般眉目传情。
「……呜哇!」
我把视线从大小姐身上移回之后,眼前便立刻出现奇奇先生的脸。他好似乡下的不良少年在瞪人那样整张脸贴得很近。我忍不住发出尖叫声急忙退后,这也是莫可奈何的事。
我跟奇奇先生两个人脸庞之间的距离,是会鼻尖互碰那么近。
「琉特……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自己不过是个仆人。希望你能表现出恪守分寸的态度。懂了吗?」
「这、这当然。我明白。所以请不要继续把脸贴近了。」
「你明白就好……那么,我就再次说明规则。」
规则不变,依然是只要能让老爷受点小伤或是膝盖着地,就是我们的胜利。
明明是对我跟克莉丝大小姐一面倒的有利条件,我们却仍未达成目的。不过这次不同,这次有我跟大小姐合资一起制作出的霰弹枪——削短型霰弹枪。
削短型霰弹枪(以下称为削短型)是将霰弹枪的枪管跟枪托削短的产物。霰弹枪的枪管长度大概从五十三公分至七十六公分共分五种,自行将其削短至四十六公分以下,在美国是违法的。根据州情不同,还有光是持有削短型,就能适用杀人罪的状况。
削短型(Sawed-off)的Sawed并不是剑,而是锯子(Saw)动词形的Sawed (注:Sawed跟Sword的日文相同)。加上off当作形容词,含有「切短」或「短小」的含意。
那么为什么弄短会违法呢?
将枪管跟枪托削短后,整枝枪就会变小,也容易偷偷携带。另外由于没有收束变成无收束管,从枪口射出的霰弹会马上扩散出去,因此在室内等近距离的状况下,会增强威力。
换言之,因为在抢劫银行等类型的犯罪中容易用上,所以通常这种霰弹枪一般而言并未在市面上贩售,不仅是美国,许多国家都把它当成管制对象。然而在这个异世界因为没有那种管制,于是我就制作了削短型。
因枪管短而能节省材料费,还有轻巧、便于使用等许多优点。
当然还是有缺点。因为轻故而后座力强。由于无收束管霰弹可以随即扩散开来,可是射程也因此变短。
先前说明霰弹枪共有七种,而我决定选择把其中之一的水平双管中折式做成削短型。
率先出局的就是以上下双管中折式作削短型。原因是上下双管比起水平双管在换弹时,枪枝下折的角度较大,因此无法迅速塞进霰弹枪弹。
然后制作当中,最费事的果然是下机匣。
由于击锤露在外头的外露式击锤,只要一不小心扯到有很高的危险性会爆炸,因此这次制作成把击锤收纳进下机匣,称为内置式击锤的形式。
这种构造称为Anson and Deeley式,又名Boxlock式。
下机匣的枪机拉柄、击发簧、击锤、击锤阻铁(倒钩。在击锤扳起后,让击锤维持扳起状态的零件)、内置阻铁片簧,设计成只要弯下枪管,扳机就会重置的样式。
扳机有两个,是称之为两段式的款式。各自分为左枪管用及右枪管用。在水平双管式当中,由于有左右两根枪管,一般来说扳机会是各用各的两段式。
相反的在上下双管式当中,一般来说扳机只有一个,是称为单段式的款式。
其他还有称为Sidelock式,在下机匣中放进称为侧板这种击发构造的霰弹枪。有分成杆动与后动两种方式。
尽管Sidelock式霰弹枪改良了重量很重,维修、更换零件都麻烦的Boxlock式霰弹枪的缺点,但由于制作相当费事,就算在前世也只有高级霰弹枪才会采用。因此这次就放弃了Sidelock式,采用Boxlock式。
枪管从一开始就做成短的。
因为内部没必要刻膛线,也省了这道工夫。
枪托是拿木材自己削制制作。可以省的地方要能省则省。
还有为了用顶杆将枪管折成「ㄟ」字型,也附加了保险装置。
另外我也有考虑采用就像上下双管中折式那样,击发后将顶杆往右侧一扳,就会呈「ㄟ」字型折下,空掉的霰弹枪弹会经由抛壳顶(ejector)杆飞出去的样式。
说到为什么会飞出去,是因为设置成了扣下扳机时,抛壳顶杆的弹簧就会进行退弹。
我虽然有想过这次要不要把那放进削短型里,但我以完成枪枝为优先所以放弃了。假如有闲工夫之后说不定会再加进去。
当然霰弹枪弹也是自己制作的。
在宛如一号电池那样的盒子里,放进得以构成霰弹枪弹的零件。
底部部分依序放进底火、火药跟弹壳合而为一的药垫、霰弹(小小的球弹或小钢珠大小的弹丸等等),最后再阖上盖子。
底火、火药跟以往子弹的用途相同。
药垫则是防止霰弹跟火药混在一起的隔层,也兼有推送霰弹的作用。以前称为「衬垫」,是把牛等动物的毛用蜡固定住的东西拿来用,不过现在几乎都是塑胶制的,与弹壳(为了不要让霰弹直接跟枪管接触的隔层)合而为一。有杯型,也有盘型的。
最后为了不要让霰弹溢出,再加上盖子便完成了。
另外这次的霰弹枪弹底部没有覆盖金属。这个金属的部分称为铜头盖。
自动式与压动式的枪,当发射后子弹会从膛室里迅速飞出,铜头盖便是用来加以强化这种作用。
对这次的水平双管枪而言没有必要,为了节省材料因此省略。
削短型与霰弹枪弹这些基础零件,通通由魔术液体金属制作。
缠在我腰上的霰弹枪腰带,也是为了能够放削短型而特制的。
并排在枪腰带侧面霰弹枪弹的内里,装的并非霰弹,而是非致命性的木制plug弹,想像成木制的独头弹就可以了。另外也有其他的特殊霰弹枪弹,不过因为并没有放进能够对对方造成杀伤力的东西,所以就算装填、击发失误,也不会造成重大意外。
当然我事先有确实向奇奇先生取得在这次的模拟战中使用削短型的许可。
我装腔作势地从枪腰带里拿出削短型,顶杆向右移动,把枪管折成「ㄟ」字型。往里面装填排放在枪腰带上的两发霰弹枪弹。接着枪管再次回复原状。
「……双方都准备好了吗?」
老爷盯着削短型看,奇奇先生则是确认我是否准备好了。
待我头一点,奇奇先生便后退到夫人、克莉丝大小姐和梅尔世小姐所在的地方并且举起手。
「那么模拟战,开始!」
在下达信号的同一时间,我便以肉体强化术辅助身体!
跟着用削短型对老爷连续射击两枪。
「唔?」
白色烟雾完全覆盖我跟老爷。特殊霰弹枪弹的烟雾弹夺走视野。
我迅即将顶杆往右侧推让枪管折成「ㄟ」字排出空弹壳。
我再次装填两发子弹展开突击!
「唔!」
随后老爷的手一挥。有如拉开窗帘那样,一下子便挥开包围周遭的烟雾。依然是超乎常识有够离谱的身体能力。
但是,这在我预料之内!
我把削短型换到左手,绕到还在继续挥手的老爷背后发动突击。就算削短型是现代武器,要是不在极近距离的紧贴状态下开枪,想要伤到那位老爷或让他膝盖着地,恐怕是不可能的吧。
老爷用让人怀疑他是不是背后有长眼睛的过人反应,配合突击的时机挥出左正拳。
「呜!」
多亏有用魔力强化视觉,才能在千钧一发之际用肉眼确认并火速低头闪避。头上随即响彻有如大炮经过的的呼啸声。明明只是模拟战,我却感到性命有危机,全身冒起鸡皮疙瘩。
压低、再压低,我就像在地面上匍匐那样缩短跟老爷之间的距离,只要把身体压得更低,他就会更难以攻击。
结果,老爷的攻击变得单调,要躲避也容易多了。
「哼!」
老爷用仿佛炮弹从天而降的那种迫力,向下挥出右拳。尽管理论上能够轻易避开,但恐惧感却丝毫没有减轻!
我为了跟大小姐之间的胜利,咬紧牙根拼命忍耐着恐惧感。
我在老爷挥下一拳的右方,离他更进一步,逼近他的胸前以躲避!老爷就在我的眼前!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
我握在左手的削短型,为了要射穿而直接往老爷的下巴抵。老爷因为挥下右拳的缘故,如今姿势呈现前倾。此时就像交叉互击那样用枪口抵住,绝不可能回避得掉!
我在枪口贴上下巴的同时连续扣动扳机。
我咬紧牙根忍耐肩膀几乎要脱臼的后座力,看着木制plug弹直接击中老爷的下巴,而碎裂的木屑有如暴风雨一般落下。连我自己都会觉得痛。
几乎是紧贴状态下,虽说是非致命性霰弹枪弹,但遭到连续两发木制plug弹直接命中。就算老爷有多么强壮也撑不了多久……
我抬脸一望,只见老爷即使平常也像块圆木那么粗的脖子又大上一圈,还直冒青筋。一看便知是经由脖颈,把魔力向上集中。老爷似乎是在枪口抵住他下巴的一瞬间,集中魔力防御plug弹直接命中。但即使如此,在紧贴状态下要减轻枪击带来的伤害,应该还是有极限。可是他的下巴竟然压根没出现一点伤痕……这已经不是强壮这种等级了吧?这是作弊!是作弊!假如有游戏营运方,这绝对是已经可以投诉的等级啦!
老爷浮现满脸笑意宣布:
「哈哈哈哈哈哈,打得漂亮!这场比赛是琉特……不,是克莉丝跟琉特你们两人的胜利!」
接着老爷仍旧面带笑容,单膝着地,用手压着「腹部」。
「喔……喔~~~~~~~~~~~~~~~~~~~~~!」
我对着膝盖着地的老爷,还有宣告我们获胜的话语,发出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呐喊声。
削短型从手中掉落我都没发现,直奔向大小姐那边。
「大小姐!我们做到了!我们通过模拟战了!」
「————!」
大小姐因为太过感动,溢出眼泪扑到我胸前。我们不顾周遭人的目光,因为模拟战过关的喜悦而互相拥抱。
克莉丝大小姐的额头顶到我的胸口,她小巧的手掌环绕在我的背后,用尽全力地紧紧抱住。我也不禁紧抱着她,本以为大小姐会不喜欢,但她反而不认输地卯足了劲回抱我。
分明时间应该只过没几秒,但我却有种错觉,简直就像自己一直体验着跟克莉丝大小姐的身心都融为一体的那种幸福感。就是那样幸福的拥抱。
「那么激烈的拥抱,让我想起我们第一次相遇的那个晚上呢,老公。」
「哈哈哈!确实!初次相遇的夜晚,我们也那么激烈的互相拥抱呢!真怀念呀!」
我察觉老爷跟夫人的对话,进而回到现实当中。
克莉丝大小姐也是一样,脸就不必说了,但她连喉咙和耳朵都红透了,我们两人不约而同放开对方,不过克莉丝大小姐依然用指尖揪着我的袖口没有松手,红着一张脸低下头去。
不得了!可爱到要让人吐血了!
奇奇先生出声向我们搭话。
「不过你最后是怎样让老爷膝盖着地的?尽管我身为裁判,但很惭愧,我无法分辨伤口藏在老爷身上哪个地方。」
虽然光看他的表情是很认真,但由于目睹我跟小姐拥抱,他简直就像个被打倒后再次站起的拳击手,双脚直打颤。
不只是因为我,由于大小姐跑过来抱住我,他没办法公开斥责,反作用力似乎反弹在他的脚上。他到底有多受打击啊。
万一有一天他听到大小姐结婚:心跳会不会停止啊?
基于对武士的惺惺相惜,我装作没看见奇奇先生动摇的模样,我一面捡起削短型收进枪腰带,一面开口告诉大家,我跟大小姐两人制订的作战。
作战内容相当简单。
我们两人合资所制造的削短型并非王牌,而是用来诱导转移注意力用的。就是魔术表演当中所说的诱导视线(misdirection)。
一开始在老爷他们面前装填两发烟雾弹,随后立刻开枪并不是为了遮掩我自己的身影。这是为了让他们误会「削短型正是我跟大小姐这次的王牌」所做的表演。
花上一个半月制作,能够射出烟雾的魔术道具。已经足够让大家以为这就是我们对老爷一战之中的王牌了。
接着如同计划,老爷的认知都集中到左手的削短型上,我便朝他下巴底部开枪。老爷提防前所未见的魔术道具,因此把魔力、注意力都集中在那之上。就趁那仅有的空档,我在自己的惯用手(右手)上倾注所有魔力。
我朝着完全失去老爷魔力与注意力的腹部痛殴一拳。
这个作战在削短型亮相的第一天,便是唯一且最后的机会。
托它的福,我火力全开的一击,才能勉强战胜注意力和魔力都松懈了的老爷的腹肌。
老爷听完我的说明,明明应该是输了,他却欣喜若狂地拍手称赞我们。
「哈哈哈哈哈哈!你们俩真是太优秀了!吾人也欣然中计呀!」
「是啊,真的很厉害。没想到花费一个月以上制作的武器,会拿来当幌子,实在是难能可贵的点子喔。」
夫人也跟着一起拍手称赞。居然会受到如此直接的称赞,我高兴得害羞了起来。
忽地,我跟大小姐两人视线相交。或许她是跟我一起受到表扬而感到难为情吧,只见她的脸上浮现腼腆的笑容。
我们没有交谈,只是相视而笑。回过神来不知何时,大小姐已经不再抓着我的袖子,而是握紧了我的手。我也情不自禁回握那只小巧又温暖的手。
——然后,当我跟那样的克莉丝大小姐正在开心之际——
「削短型吗?琉特的话,或者……」
我听见奇奇先生一个人轻声的自言自语。
那分明只是句嘀咕,我却总觉得孕育出一股让心头紧缩到无力的那种紧张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