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军武宅转生魔法世界,靠现代武器开军队后宫!?
  4. 第二卷
  5. 第二章 魔人大陆
  6. 繁体版

第二章 魔人大陆
2017-06-22 16:38:19

		

这个异世界有六块大陆。
白狼族等种族所居住的北大陆。
妖精族(精灵、矮人、半身人等)与人族所居住的妖人大陆。
兽人居住的兽人大陆。
据说尚有魔王在沉睡当中的魔物大陆。
龙人族居住的龙人大陆。
最后是魔人族居住的魔人大陆。
虽然只是大略,但如果说北大陆是在十二点钟的位置,妖人大陆就是在十点钟。
兽人大陆在八点钟,魔物大陆在六点钟,龙人大陆在四点钟,魔人大陆则在两点钟的位置。
大约一千年前,妖精、兽人与人族联盟曾经和魔人族之间发生过战争。
战争的起因是,对于魔人族的歧视与厌恶感。
魔人大陆的习俗,跟妖人大陆、兽人大陆等地迥异。
外表就如同用双脚走路的蜥蜴,有四只手、半人半马的半人马等等,也有很多跟魔物难以区分的种族,当时对于魔人族的歧视(特别是对一部分外表奇异的种族来说)相当根深蒂固,结果演变成大规模战争,范围扩大至全世界。
尽管现在还留有旧怨,但对魔人族露骨的歧视已逐渐减少,大陆之间的关系也颇为安全,如今已经安定到可以从事贸易。
代表性的贸易商品——举例来说,「魔人大陆→妖人大陆」出口金、银、铜、铁之类的矿物资源。「妖人大陆→魔人大陆」则是出口沙糖、面粉之类的食物这样的关系。
此外在魔人大陆的矿山或煤矿等地工作的奴隶,也是由妖人大陆出口的。
我一醒过来就发觉自己跟那些要去煤矿的奴隶们一起搭上船,被送往魔人大陆去了。
然后现在,我结束了大约一年的航海行程,正在魔人大陆沿海城市的拉诺奴隶馆,地下一楼的大房间里双手抱头苦恼。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我在妖人大陆遭到恩凯特、弥夏与阿尔泽特诓骗被卖为奴隶,如今身在这间地下室里。
跟我一起用船运来,较我年长的男人们,已经确定成为矿工卖去魔人大陆深处的某座矿山了。因此他们下了船,在这个地下室大房间住上一晚以后,很快就有人把他们带去矿山了。
他们每个人的行情,据说是二十到五十枚金币左右。我是人族,年纪才十多岁,还很年轻,也会用点简单的魔术,据说行情有两三百枚金币。
倘若要说哪里会需要我的话……大致上就是以寻找男妓为目标的男性,还有想要补充人手的男妓店。最后则是据说有钱又有闲的上流社会贵妇会买去当小白脸。
对我来说最理想的选项,就是最后的「被买去当小白脸」。
跟人族相比,魔人族基本上寿命很长。因此魔人族的女性外表看起来大多是年轻又美丽。似乎还会有附三餐、午睡加床铺的生活等着我。
也由于我的价格也设定的比较高,所以在寻找买主的期间,都被放着不管。
多亏如此尽管我的地下室生活过了五天左右,但我每天都能吃上两餐,每晚也可以用热水擦拭身体。除了无法沐浴到阳光以外,比起在奴隶船上的生活要来得舒适多了。
那样的生活今天也要结束了。
看样子好像是找到我的买主候选人了。
「虽然这是我由于现代武器、枪械的威力得意忘形,一时不察的错……」
但没想到我竟然会面临自己卖身为奴的这一天!这是我活在前世的日本之际,怎样都没想到的事。
要是我没在航运都市格雷成为冒险者,一起去白雪她所在的魔术师学校旁的城市就好了。然后在白雪的学校休假日,就找她帮我一起执行委托,提升冒险者等级,成立军团的话……
「后悔莫及」这句话是千真万确的。
当我发出不知道第几次的叹息时,大房间的门开了。
卸下金属制的头盔、铠甲与佩剑的私兵向我搭话。
「拉诺大人叫你。跟我一起来吧。」
由于反抗也毫无意义,我便做好觉悟跟在他的后头出了地下室。
在我的手铐与脚镣之间以一公尺的锁链相系,因此无法迅速行动。我的脖子上依然套着防止魔术的项圈。因此我无法使用魔术,也不可能用肉体强化术逃跑。另外这其中还有编入若不用专用钥匙打开,就会致死的魔术。
另外只要对登记在项圈上的人物念出关键字,项圈就会勒紧,以致夺走意识。即使运气好,让窒息之类的机关失效,只要戴着项圈对方就能知道自己的现在位置。换句话说,想要自行脱逃是不可能的。
两名私兵一前一后把我夹在中间走上五楼。
他们把我带到一个豪华房间。大概是会客室吧。里头有着皮革沙发、以虫甲制作的桌子与沉甸甸的办公桌。没有窗户,取而代之放置着观叶植物,墙上挂着描绘风景的图画。其他还有许多气质高雅的用品,经过精心设计布置在房间内。
在房间里用双脚走路的魔人族的青蛙,从皮椅起身要求握手。
他看上去很神气并且身穿昂贵的衣服,穿戴一身珠光宝气。
「来到这里很辛苦吧,我是拉诺奴隶馆的老板,青蛙族的拉诺·梅露梅露。琉特,请多多指教。」
「你、你好。」
我回握他的手,发觉他的手根本不会湿答答,出乎意料的干爽。
从他的自我介绍中能得知,这只青蛙似乎就是拉诺奴隶馆的主人。
「用不着那么僵硬喔。我们是不会食人的呢。」
拉诺好像快笑出来而鼓起两侧颊袋。看来是因为容貌的缘故,人族屡次将他误认成魔物感到害怕。他让我在沙发上坐下。
「你想喝什么?虽说我这里现在只有香茶。」
「不了,请不用客气。」
「是吗?那我就带可能买下你的客人过来,你稍等一下。你们到房间外面去,在门前等我。」
「「是!」」
私兵们跟在拉诺后头走了出去,房间里只剩我一个人。我重新环顾整个房间。身为唯一出入口的门,外头有私兵们把守。
感觉能当成武器的东西,就只有插在办公桌上的羽毛笔。虽然也有打破花瓶用碎片替代刀子的招数,但光是那种程度的武器,是不可能逃出这里的。
(别心急。逃出去的机会早晚会来。)
我在奴隶馆的期间,因为警备太过森严以致于完全没有脱逃的机会,可是在买主家里或许会有机会。
与其在这里让买主平添警戒心,先采取顺从的态度,再找出可趁之机才是明智选择。
如今我所能做的事,就是祈祷买主候选人是一位女性。
我双手合十按在额头上,就像在念经那般小声地不断念着:
「神啊、佛啊、天神大人啊!请祢保佑买主是位女性,请祢保佑买主是位女性,请祢保佑买主是位女性——」
包括前世在内,我用活到现在为止最拼命的一次不断祈祷,随后敲门声响了起来。
率先走进来的是拉诺,我的买家候选人在他身后走了进来。
拉诺似是很引以为傲地介绍了我。
「这位是琉特。怎么样,很稀奇吧?竟然是黑发的年轻人族。而且虽然只是皮毛,但他会使用魔术。这么出色的人族可是很少有的喔。」
「哈哈哈!这确实很稀奇!琉特你好!这真是个好名字呢!」
跟随在拉诺身后进来的——是个男人。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男人。是穿着好像很高级的那种类似西装的衣服,身高足足有两公尺半。肤色黝黑,肌肉就像健身教练那样发达,壮硕的程度感觉立刻就会撑爆衣服。脸上有胡子与一双浓眉,金发则梳了个油头固定住。
这位站在我眼前的肌肉怪物绅士,似乎就是我的买主候选人。
我的脑海中冒出山茶花不断飘零的影像无限循环。
(……话说!现在不是逃避现实的时候!而且这个对象还只是买主「候选人」!他很有可能会拒绝!)
我一边不断默念「拒绝、拒绝、拒绝」,一边看着拉诺跟肌肉壮硕的绅士在对话。
「虽然历经长途船旅显得瘦弱,但健康方面完全没问题。」
「肌肤看起来似乎健康又有光泽。看来用不着担心会生病呢!」
「这是当然的。本公司无论何时都会用心为客人提供最高级的商品。那么,关于价格方面——」
「很好,就买他吧!吾人出三百五十枚金币!」
(决定得好快!而且出价还比行情多出了五十枚金币!)
拉诺他一开始是想漫天叫价,打算等客人杀到适当的价位后,再打算强行推销出去吧。不过他似乎没算到这个客人会如此速战速决,拉诺发出高亢的声音。
「那、那个,我还在解说当中。」
「哈哈哈!既然是你推荐的那就没问题了!尽管从袋子里把钱拿走就是!」
肌肉壮硕的绅士豪爽大笑。他将装得满满的皮袋递给拉诺。
「谢、谢谢您,伯爵大人。那么契约书已经准备好了,请您确认一下,假如没问题,就请您在最后的地方签名。」
「嗯!」
肌肉壮硕的绅士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浏览拿到的契约书。
拉诺则在这段期间从接过的袋子里,清点三百五十枚金币。
肌肉壮硕的绅士读完契约书后,在最后签上自己的名字。
拉诺确认过契约书后,深深地一鞠躬。
「伯爵大人,诚心感谢您的光顾。」
「吾人才是,买到了好东西啊!如果又进了好奴隶,要通知我啊!」
「是的,届时一定第一个通知伯爵大人您。」
肌肉壮硕的绅士跟拉诺握手完毕,接着换向我伸出手。
「今后就请多指教啦!琉特!吾人是魔人族的丹·盖特·布莱德伯爵!是名闻遐迩的黑暗统治者,吸血鬼族!」
「请、请多多指教。伯爵大人……我是人族的琉特。」
「你用不着那么紧张没关系呀!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
会让人产生手要被捏碎那种错觉的强劲力道握住了我的手。
这对他来说好像只是普通力道,只见拉诺的手也红通通的。
「那么,现在订定暂时的主从契约。」
拉诺拿出状似长方形印章的物体,将它按在我的右肩上。
「唔!」
好似有无数根针扎在身上的那种痛楚。
等到印章拿开以后,我的肩上便多了像是刺青那样的魔法阵。
「这样子就完成了暂时的主从契约。如果五天内没有订下正式契约,契约就会作废,琉特的权利就会回到我们手上。届时我们不会退还任何费用,还请您多加留意。并且请您将奴隶契约书的副本跟正式契约用的咒印,连同琉特一起送回来。」
「那就万事拜托了。吾人先回去了。等准备好以后将他送过来就行!」
「遵命。伯爵大人这次承蒙您照顾,我们将会附赠福利品。还请您在宅邸中尽情期待。」
「哈哈哈哈哈哈哈!吾人会好好期待的!那么琉特!在吾人的宅邸再见了!」
伯爵连同他的笑声一起离去后,房间里的压力密度骤减。
我摩娑着自己的右肩,向拉诺提问。
「请、请问,那个暂时契约是什么?」
「设定暂时契约期间,是为了防止『买完以后一下子就死掉了!』、『我被骗了!』这些指责。因为偶尔也会有隐瞒健康层面与寿命问题,迳行贩卖的奴隶商人呢。不过大抵上都是当天就会盖上正式契约的咒印了,所以你不用担心,没问题的。」
就是所谓的鉴赏期限,cooling-off period那种东西吗?
「这是给伯爵的福利品兼我个人给你的饯别礼。今晚订定正式契约时穿上就行了。至少给人留个好印象很重要呢。」
我察看了一下递过来的纸袋——是黑色丁字裤跟吊袜带、胸罩。
果然是为了那种用途而买的啊……
我带着绝望的苍白脸色,姑且还是向拉诺出声致谢。
「……谢谢您。」
暂且回到地下室,我洗完澡换上刚洗好的衣服。
大房间里准备了餐点。由于坐马车移动到伯爵的宅邸需要花上半天的时间,所以被交代要先吃完午餐。但我因为绝望实在无法涌起半点食欲。
总是觉得挺好吃的豆子汤如今就像是在喝泥巴水那样。
我硬逼自己把午餐吞下肚,而后爬上通往地上的楼梯。在地下室的入口前已然备好马车,带我去五楼会客室的两名私兵正在待命。
「在坐上马车前,伸出你的手跟脚。」
私兵拿出钥匙串卸掉我手脚的枷锁。
虽然我觉得这里是个机会,可是防止魔术的项圈却没有拿下来。
另一个人扣住我的双肩,导致我没办法强行逃走。我只能乖乖听他们的话。马车是四人座,窗户上镶着铁栏杆。
因为是从外侧上锁,所以不可能从内部打开。
私兵们坐上车夫座,向两匹马挥鞭。
我坐上的马车开始缓缓移动。
从上午出发晃上大约半天,便抵达了伯爵的宅邸。
宅邸本身是石造建筑,不仅高耸且宽广,周遭的墙壁也高到必须仰望,缠绕其上的藤蔓,能够感受到它的历史有多么悠久。还盖有好像会囚禁着公主的尖塔。
从外观看来的的确确像是一栋吸血鬼所住的宅邸。
钻过大门,从狭长的庭园中穿行而过。在道路中央有个大型喷水池,配置经过精心计算,扬起美丽的水花。马车在喷水池绕了一圈,接着向前疾驰。
马车抵达正面玄关后便准备下车,在玄关处有两个人影。
其中一个是穿着燕尾服的老人。他的个子不高,有着一头白发加上卷曲的两只角,从裤子露出的脚尖可以看出似是山羊或绵羊的蹄。
在他旁边站着一个约莫一百八十公分身强体壮的兽人族。外表看起来就像是会用双脚走路的狼。他一边的耳朵裂开,毛发相当浓密但身上没有一丝赘肉,身材练得相当精实。眼神穷凶恶极,相貌就像个大坏人。身体跟脸上有着数不清的伤疤。
私兵让我从马车上下来。
「我们带着丹·盖特·布莱德伯爵所购买的奴隶,人族的琉特前来。这里是文件的副本以及正式契约用的咒印。请确认。」
「还请稍候片刻。恕在下失礼。没有问题。来到此地交货,辛苦了咩。」
燕尾服老人在确认过文件以后开口致意。
私兵们也低头鞠躬,跟着坐上马车返回来时路。
被单独留下的我觉得很尴尬于是选择沉默。先开口说话的是那名老人。
「琉特,初次见面。我是在布莱德家工作的魔人族,羊人族的玛利执事长。假如有什么不懂的事,你可以随意向我询问咩。」
「请、请多多指教。」
我回握他伸出的手。
因为是只羊所以名字叫玛利(注:出自英文儿歌「玛莉有只小绵羊」),句尾还带个:「咩」……这也太随便了吧。
「他是负责这间宅邸警卫工作的警卫长,兽人族中狼族的奇奇。因为他以前也身为奴隶,要是有各种困扰,可以随意找他商量咩。」
「…………」
「请、请多多指教。」
在我鞠躬之后,奇奇的鼻头动了两三下,而后一言不发地轻轻点了下头。
他看起来几乎就像只用双脚走路的狼,因此光是沉默不语就很有压迫感。
好可怕啊啊啊啊!怎么有办法随意找他商量呀呀呀呀呀呀呀!
「那么事不宜迟,老爷跟夫人他们都已久候多时,赶紧着手准备咩!」
「跟我来。」我随着玛利这句话走进宅邸之中。
我被玛利和奇奇夹在中间,光着脚啪答啪答地走向室内。
「我从刚才开始就很在意了,你手中拿着的是什么咩?」
「为了要讨老爷欢心,奴隶商人给了我内衣裤。说是黑色透明的相当性感。哈哈哈……」
玛利一听见我的话便止步回身。
「什么?为什么讨老爷欢心,得穿黑色内衣裤呢?你没有从老爷那边听说事情原委咩?」
「什么原委?」
「……看你的样子是完全没听说过这整件事情咩。」
「抱、抱歉。」
「不不不,老爷正如你所见,是个不拘小节的人,因此他肯定是省略了说明吧。首先老爷他身边有夫人,所以琉特你不用操心奇怪的事咩。」
太、太好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看样子我并不是买来让那肌肉壮硕的绅士解闷用的。
听到玛利所说的话,我的心头放下一颗大石。
可是……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要用三百五十枚金币这么大一笔的金额买下我呢?
我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向玛利开口询问。
「请问,那是为什么要买我呢?」
「是为了替即将迎接生日的大小姐,找个照顾者兼血袋才买下你的咩。」
「血、血袋?」
我感觉仿佛从天堂掉入了地狱一般,脸色再次变得苍白。
说到血袋,再怎么想都是指食物吧?
吸血鬼的食物——我的脑海里浮现出前世的孩提时代,在看周日洋片剧场之际看过的吸血鬼电影。玛利否定脑中开始想像猎奇画面会错意的我。
「你放一百二十个心吧。不会遇到琉特你脑子里现在所想像的,那些悲惨遭遇的咩。」
然后玛利开始向我说明关于吸血鬼族的事。
「吸血鬼族有嗜血的习俗。拥有资产的富裕人家,会雇用照顾自己兼血袋的仆人当作一种身分象征。不过对于吸血鬼而雷,血液就跟香茶一样是一种爱好品。他们只会喝少量的血液,没有把人吸到死这种事,请你尽量放心咩。」
我再次感到安心。既然只是少量那就没问题。
说明结束后,玛利正好于房间之前停下步伐。
「那么里头有准备好的衣服,换好之后请你出个声。先让你跟老爷、夫人打声招呼,之后再跟老爷他们一起去大小姐那边。所以请你尽快更衣咩。」
「我明白了。」
我走进房里。那是一间三坪大小的单人房。
朴素的床、书桌、椅子,最低限度所需的家具一件不缺。
床上不知怎的叠放着一套女仆装。
「为何给我这个大男人准备一套女仆装……」
玛利说过,是买我来当大小姐的照顾者兼血袋。
对方是女性,如果有个男性跟在身边会觉得不自在,所以让我穿女仆装吗?
既然这样,应该一开始买个女性就行了。
又或者是大小姐有看男人穿女仆装的嗜好也不一定……
要真是如此她还真是拥有惊人的嗜好呢。
不过,比起成为男妓遭到同性对自己上下其手,还是穿女装要好上一百亿倍。
我迅速穿上古典款女仆装。
更衣完毕,我走到走廊上,玛利跟奇奇他们一直在等我。
他们替我带路,前往伯爵跟夫人正在等待的房间。
在奴隶馆见到的丹伯爵就在房里,他悠悠哉哉地坐在沙发上,喝着拥有一对恰似仓鼠耳朵的女仆所泡的香茶。
坐在他身旁那位貌美如花的女性,应该就是夫人了吧。她留着一头长至腰间的金发,身穿似乎相当昂贵的礼服。拥有像是会把人吸进去那么丰满的乳沟。腰细得令人担心能不能装得下内脏。举手投足都相当美丽,实在无法想像她是个生过孩子的人。
即使是前世的好莱坞女演员,能像她这样美丽,身材又姣好的可以说是几乎没有吧。
伯爵察觉到我以后,露出笑容随即起身。
「哈哈哈哈哈!榭拉丝,怎么样!吾人的眼光很棒吧!」
「是呀,不愧是老公。竟然能买到这么可爱的孩子!」
「哇!等等,那个……!」
夫人径直走近我身边,毫不迟疑地就将我紧紧拥入她的乳沟之中。
因为夫人的个子比较高,我整张脸便埋进她的波霸乳沟里。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胸部好柔软啊啊啊啊啊!
而且还有种跟白雪不同种类的甜美香味。我自然而然地向前屈身。
她是将男人的生理现象误会成什么了吗?夫人松开手让我从波霸乳沟中释放。
真想把脸在多埋在那对波霸里一下下。
「哎呀,对不起。我真是的,看到太可爱的孩子一不小心就太过用力了。初次见面,琉特。我是魔人族中吸血鬼族的榭拉丝·盖特·布莱德喔。」
「初次见面,我是人族的琉特。」
我跟夫人互相握手过后,伯爵发出豪爽的笑声向我搭话。
「哈哈哈哈哈哈哈!琉特,女仆装真的很适合你喔!会不会觉得太窄或太松了?」
「嗯,这大小刚刚好。可是为什么要让男——」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就事不宜迟,去见见我们的女儿吧!」
伯爵的笑声盖过我所说的话。
丹伯爵一边笑一边独自快步向前走。
玛利执事长不知何时已经站在入口处打开了门。
「对啊,赶紧向那孩子介绍琉特吧!」
夫人也似乎很高兴地握着我的手走出房间。夫人的手既柔软又温暖。
目的地是二楼,在偌大的对开门前,依序站着伯爵、夫人、我、玛利、奇奇跟泡香茶的女仆。
「克莉丝,吾人进来喽!」
伯爵虽然有开口询问,但却没敲门就打开了门。
房里的窗户挂着厚厚一层的窗帘,拒绝让夜空的月光入内。唯一的光源就只有四柱床枕边的一盏台灯。
伯爵跟夫人的独生女坐在床上注视着我们。
她的个头娇小。黄金色的发丝披散在床单上。纤长的睫毛,大大的双眼,好似小动物那般羞怯又湿润。肤色白皙得惊人但却完全不带半分病态。从朱红唇瓣中依稀窥见的虎牙,感觉比起人族要来得长一些,不过除此之外,与其说她是吸血鬼,不如说她是在这间房里畏惧的降临到地上的天使,似乎还比较正确。
身为我主人的女孩,是会勾起人异样保护欲的柔弱美少女。
「哈哈哈哈哈哈哈!克莉丝生日快乐!这孩子是爸爸跟妈妈送你的生日礼物……血袋琉特!」
夫人温柔地按着我的背,我向大小姐问安。
「大小姐初次见面,我是您的血袋兼照顾者,人族的琉特。请多多指教。」
「怎么样?非常可爱,是个好孩子吧?克莉丝你也肯定会喜欢喔。」
夫人笑盈盈地跟女儿说话。
叫作克莉丝的少女,把放在枕边的Q版蝙蝠造型可爱包包拉到身旁,从里头拿出一个迷你黑板。
(她刚刚好像显然拿出了一个比包包要大的黑板……)
这绝对不是我双眼的错觉。虽然是大致猜测,但那个包包想必也是一种魔术道具吧。
她在迷你黑板上用指尖疾书。接着把黑板朝向我们。
『爸爸、妈妈,谢谢你们送我生日礼物。可是——』
她消除文字,再次用指尖疾书。
『为什么要让男性穿着女仆装呢?』
伯爵们的视线一同集中在我身上。
『……我害怕男人。』
大小姐在迷你黑板上留下这段文字,随即抓着羽绒被下床躲到暗处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