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小说

.
  1. 首页
  2. 富士见文库
  3.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禁忌教典
  4. 短篇集 不正经的魔术讲师与回忆录
  5. 第四章 魔术讲师格伦虚荣篇
  6. 繁体版

第四章 魔术讲师格伦虚荣篇
2017-06-22 18:51:22

		

放学后,在阿尔扎诺帝国魔术学院二年级二班的教室里。
「——总之,明天午后,会按照原计划把你们的老爸老妈请来教学参观」
听到格伦懒散地宣告,班里的学生们(主要是男生)发出了抱怨的声音。
「别摆出这种臭脸,我也不愿意这样啊……啊,我先说明,我明天会因为发烧而休假……从今早开始就觉得身体很虚……」
「太,太卑鄙了——!」
「这也算老师么……」
「话说,老师都休息了那还上个毛课啊!」
放学后的班会已经彻底变成了不欢迎教学参观的一部分人(包括老师)的宣泄不满大会。而在教室的一角。
「唉……」
「怎么了?希丝缇,不舒服吗?」
露米娅担心地对叹气的希丝缇娜发问。
「没事,不是这个……那个……我只是觉得我们和教学参观这种东西无缘……」
希丝缇娜有些寂寞地笑着。
「我们的父母不是魔导省的高级官员吗?因为工作的关系经常往返费吉托和王都……最近基本没回过家不是么?」
「说的也是……义父大人和义母大人都很忙」
顺带一提,露米娅是和希丝缇娜所属的菲贝尔家毫无血缘关系的人,但因为各种情况寄宿在菲贝尔家,被当作家人对待。
「明天应该也会理所因当的不在家……所以我就漠然有种教学参观有没有都无所谓的感觉……」
希丝缇娜又叹了一口气。
「你还是觉得很寂寞吧?」
「嗯,怎么说呢?能说是……寂寞……吗?」
希丝缇娜复杂地笑笑。
「确实,让父亲母亲来学校的话感觉会很害羞……但也想让他们看看我们平时都在学些什么……嗯,心情很复杂啊」
「啊哈哈,是没错」
露米娅也一起苦笑起来。
「嗯,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样还好」
希丝缇娜极力振作起精神,看向黑板前的讲台。
「再说,为啥要让家长观摩我给你们上课的样子啊!?搞得我像是个老师一样!」
「「「你不就是老师吗!」」」
讲台上的格伦正被女生们鄙视,同时又与男生们一同吵闹。
希丝缇娜瞬间无言以对。
「不……父亲大人从人格以及魔术师品格上说,都是一个严格的人。如果看到老师的话……肯定会吵着要开除他的」
「唔……说的也是……」
露米娅回想起义父的为人,不禁同意。
「菲贝尔家本来就是这一带的领主,将很多领地租借给了魔术学院……所以在学院内很有发言权,父亲只要有那个意思……」
「或许格伦老师真的会被开除……我真不想这样……」
露米娅困扰地呻吟。
「没错吧?所以,父亲母亲因为工作无法来参观说不定是塞翁失马」
希丝缇娜打算如此说服自己。
「虽,虽然老师会怎么样与我无关……那个……看露米娅挺喜欢老师的,肯定不希望他被开除……而,而且老师平常虽然不行,但还是很擅长教书的,所以还想让他多交一会儿之类的……那个……我才没别的意思」
明明没有人听她的借口,但她还是面红耳赤,扭扭妮妮地说着。
露米娅露出了富有深意的笑容。
「嗯,感觉快要刹不住车了,我们去平息一下吧」
重振旗鼓的希丝缇娜和往常一样站起来,面向在讲台上大吵的格伦——
「别胡闹了老师!你到底把老师这个职业当什么了!?再说教学参观的意义就在于——」
开始了一如既往的说教。
班会结束后,离开学校的希丝缇娜和露米娅到傍晚才抵达两人居住的菲贝尔宅。
走过大宅的中庭,打开高耸的菲贝尔宅正面大门,进到前厅。
「我回来了」
一般来说,这只是一句没人应答的形式上的招呼。
但是——
「哎呀你们俩,欢迎回来」
以为亚麻色头发的淑女站在前厅。
「……咦!?母,母亲大人!?」
面貌年轻得让人难以想象有希丝缇娜那么大女儿的美丽女性——菲丽娜温柔地笑着,迎接希丝缇娜和露米娅。
「义母大人,怎么了?这时候您不应该是因为工作而出差去帝都了……?」
希丝缇娜也一样瞪大了眼睛看着菲丽娜。
「嘿嘿,这是因——」
就在这时。
「哦哦哦噢噢哦哦哦——!」
哒哒哒哒——!有什么人从楼梯上冲了下来。
「你们总算是回来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个人——年龄四十多的银发绅士面目狰狞地朝希丝缇娜冲了过来。
「老爸想死你们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绅士张开双手,朝希丝缇娜和露米娅扑去——
「咿!?」
希丝缇娜和露米娅反射性地左右撤开——
「——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啊啊噶啊啊啊啊啊——!」
绅士双手扑空,因为跳下来的势头冲出敞开着的大门,一路翻滚到中庭,最后沉默了。
「哎呀哎呀,老公真是……无可救药啊」
菲丽娜看着在中庭屁股朝天躺着的绅士——身为丈夫的雷纳德·菲贝尔,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他就交给我吧,你们先去换衣服」
她催着希丝缇娜和露米娅。
「情况之后再说……大概,在晚饭的时候说吧。嘿嘿,今天我会久违地露一手厨艺,你们就好好期待吧」
「唔,嗯……」
「知,知道了,义母大人……」
日落之后。
一家人围坐在菲贝尔家的食堂。
包裹着白色桌布,装饰着烛台与花瓶的长桌上盛着烤牛肉,包有鲜嫩鱼肉的烤饼,布丁等散发着香气的料理——
「咦——————!?」
希丝缇娜惊讶的喊声回荡在食堂里。
「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要来教学参观!?为什么会这样!?这个月不是很忙吗——」
「嘿嘿,其实是老公为了来参加教学参观,强行休了个假」
「之前收到学院发来的教学参观通知。我一想到或许能看到你们的活跃表现就坐立不安……魔术竞技祭的时候我也因为有重要的工作而没去成……所以我就忍不住——哈哈 哈 哈!」
雷纳德绅士地笑了。
「这,这不是忍不忍得住的问题吧……」
雷纳德是国家重要机关的顶梁柱,换句话说,有些事情没了雷纳德就无法处理。
「哎呀~老爸明天一定要拼尽全力,将希丝缇和露米娅的英姿印在脑海中!」
(……这个国家真的没问题么)
虽然他平时是个完美超人级的绅士,但会在这些方面表现得很残念。父亲一如既往的内在让希丝缇娜和露米娅不得不有些担心。
「呃,那个,父亲大人?我很不好意思给您泼冷水,但是……」
希丝缇娜一边按着太阳穴一边畏缩地说着。
「那个……父亲大人和母亲大人其实还是很忙的对吧?所以,真的不需要为了我们特意挤出时间……」
「没错,两位没有必要专程来学校。我们没事的,请你们专心回去工作……」
就在希丝缇娜和露米娅出于纯粹的好意劝阻他时——
「什——」
雷纳德的表情上突然满是绝望,像是落入了地狱的深渊。
「怎么办啊菲丽娜啊啊啊——!?反抗期!女儿们进入反抗期了——!不行了,完蛋了!这个国家要毁灭了——!」
「嘿嘿,老公真是的」
随后,菲丽娜神不知鬼不觉地站到雷纳德背后,用紧紧抱着婴儿一样的手法缠住狂乱的雷纳德的脖子。
嘎啦。
一瞬间就将把雷纳德制服了。
「「…………」」
看到这菲贝尔家较为常见的景象,露米娅和希丝缇娜才迟来的有种『父母真的回来了』的感觉。
「你们不需要担心」
菲丽娜没管瘫在地上的雷纳德,温柔地说。
「这件事,是我作为秘书官通过正式的威胁——啊不,程序,申请的休假」
「刚才您是不是说了什么特别危险的话!?」
「我也想看看你们俩平时在学校过着什么样的生活……不行吗?」
菲丽娜华丽地无视了希丝缇娜的吐槽,像撒娇似的笑着看向希丝缇娜。
被亲生母亲这么一求,希丝缇娜实在是没法回绝。
「倒不是不行……!」
希丝缇娜含混地回答。
她脑中浮现的是班主任——格伦蠢蠢的脸。
(唔……怎么办……)
只要一扯上关于女儿的事,希丝缇娜的父亲雷纳就会失去冷静。但他原本就是个为人严厉,对魔术非常严格,对自己对别人都非常严格的人。有些大咧咧的菲丽娜可能还好,但雷纳德绝对不能和格伦见面。
如果让雷纳德目击到那个问题教师旁若无人的胡闹……
(可能真的要被开除了……)
毫不开玩笑地说,在学院内菲贝尔家现任当家的权利就有那么大。在挤满了超有名的教授,赞助者,魔导省和教育省官员的年度魔术学院总会上也必定会有他的身影。
到底该怎么办……?
满脸流汗的希丝缇娜正在拼命想办法遏制这种情况的发生。
「嘿嘿,太好了。这下终于能和那个格伦老师见面了」
菲丽娜的口中蹦出了意想不到的名字。希丝缇娜吓得从椅子上跳起来。
「咳咳咳!为,为什么母亲大人会知道老师的名字!?」
「你问为什么……当然是你们每次给我写信报告近况的时候,都会写关于教你们的格伦老师的事啊」
「咦,咦咦咦——!?」
惊讶的希丝缇娜回溯自己的记忆。
不,仔细想想确实在信里写过格伦的事……但是自己真的每次都写了很多格伦的事吗?
「哼哼,希丝缇和露米娅似乎都很喜欢这个格伦老师呢。他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我真是太期待了」
「是的,义母大人,他是个很优秀的老师哦?对吧,希丝缇?」
「啊……呃,我,我并不……」
希丝缇娜支支吾吾,然后喝了一口饮料企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呐,你们两个该不会是……喜欢格伦老师?当然,我说的不是作为『老师』,而是作为一个『男性』来看——」
菲丽娜毫不留情地扔出炸弹。
「噗——————!咳咳!咳咳咳!母,母,母亲大人,您到底在说什——」
「咦?你们也到那个年纪了……是如假包换的淑女哦?就算经历一两场恋爱也很正常吧?」
菲丽娜柔和地笑了。
「恋爱会让少女成长得更美。好久不见觉得你们变美了很多,于是我就在想……不过这只是我的直觉。你们其实是怎么想的呢?」
她撑着脸露出小恶魔式的调皮微笑。
「义母大人,这是秘密,请自行想象吧?」
露米娅眨了眨一边眼,将食指抵在嘴唇上,用很沉稳的微笑回应……
「绝绝绝绝对的误解!我,我才不会对那种,那个,呃,恋爱……这种事,才没可能呢!」
希丝缇娜通红着脸,疯狂地摇头甩手,一味地否定着。
「嗯~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我好在意啊……」
菲丽娜也愉快地看着两个女儿可爱的样子……
「……恋爱……么……!?」
总算是复活了的雷纳德全身颤抖着抬起头。
「不行不行不行!恋爱对你们还太早了!老爸我绝对不认可!而且居然还是师生恋!?我从伦理上不能接受!」
「我,我都说了不是这样了!请不要搞出奇怪的误会啊,父亲大人!」
「可恶!区区魔术讲师,竟然诓骗了我两个可爱的女儿————!不可容忍!那个男人的家在哪!?我去烧了——」
「哎呀,老公,你冷静点」
嘎啦。
「老公你净说这种无理取闹的话……我们像这些孩子这么大的时候,不都已经很恩爱了吗」
菲丽娜笑着看向翻白眼瘫在桌子上的雷纳德。
「我记得……义母大人是在学生时代认识义父大人的?」
露米娅对面前奇妙的光景报以苦笑,接过菲丽娜的话茬。
「嗯,没错,这家伙现在是魔导省的官员,但年轻时也在你们上学的那间魔术学院暂时担任过讲师哦」
「咦?」
「当时我就是他的学生」
「等——!?这,这种事还是第一次听说——!」
冲击性的事实让希丝缇娜忍不住站起来吼道。
「咦————!?骗人的吧!难以置信!也就是说,父亲大人竟然对学生——对女学生出手了吗!?那个又严格又刻板的父亲竟然会——!」
「哼哼,请别太责怪他哦,希丝缇。毕竟是我很积极主动地追求他,最后赶鸭子上架般地结婚的」
「唔……是,是这样么……母亲大人,还真积极啊……」
希丝缇娜红着脸,表情非常复杂。
「当然,在从学院毕业之前,我们的关系还是很纯洁的。嗯?毕业之后?嘿嘿嘿, 想听吗?」
「不想听!我不想听父母说污污的话题——!」
「这人每次约会时,都会把我这个还不谙世事的大小姐强行拉到人迹罕至的角落——」
「不——————要——————啊——————!」
脸红的希丝缇娜双手捂住耳朵来回地摇头。
菲丽娜愉悦地看着各种反应夸张的爱女。
(话说回来——)
露米娅苦笑着看着希丝缇娜和菲丽娜……
(果然,是亲生的啊。不过『对自己的感情有些迟钝』这点,或许是继承义父大人的吧……)
心里这样想。
「总,总之……当时的菲丽娜太可爱,根本无法抗拒。先不管我年轻时的错误——了!」
总算复活了的雷纳德摇摇晃晃地抬起脸。
「咦?你说『当时』,意思是说现在的我已经入不了你的法眼咯?」
「才没那回事!你比那时更美丽了!但现在别管这个,我想谈谈那个叫格伦的男人!」
雷纳德不经意地展现了一下不符合年岁的笨蛋情侣风范——
「那个希丝缇她们的班主任……格伦·勒达斯!看来我是要好好评定一下那个家伙了……!」
他握紧拳头宣言道。
「其实我原本就想要看看格伦这个讲师到底配不配教你们——现在不同了!我要彻彻底底地调查他!如果格伦是个不正经的男人……我将会赌上我的一切把他开除——!」
「唔……」
激动地大吼的雷纳德让希丝缇娜面色惨白。
「呃,那个……父亲大人,我有一个小小的问题……」
「嗯,怎么了,希丝缇?」
「呃……如果,我举个例子,如果!一个措辞不雅,举止不像事个魔术师,看不起魔术,长袍都穿不整齐的……人来当魔术讲师……父亲会怎样?」
「什么!?这了不得了!」
雷纳德像变了个人似的。
「要让这样的人担任老师实在是……再说,将魔术师的正装,象征着魔术师尊严的长袍穿成那样的人,绝对是不正经的家伙!我要立马把这种人赶出学校!」
「说,说 的 也 是 啊」
希丝缇娜神情僵硬,额头上冒出冷汗。
「难不成……你们的那个班主任格伦,就是这样的男人……?」
「不不不不!不,不是的!老师是很绅士的人!不论是说为人还是魔术师品性,他都是值得尊敬的好人!」
别说什么难不成不成的,格伦就是这样的人。但现在希丝缇娜只能这样圆场了。
「哼,难说吧。可能只是在可爱过头了的希丝缇娜和露米娅面前耍帅啊。可恶你这卑鄙的家伙……!」
「父亲大人,你这实在是……熊家长气有点过分了……」
「所以,我依旧要好好评定一下他……嗯,明天为父会为了你们拼尽全力的!」
「不,不要那么拼……」
希丝缇娜捂着已经开始痛的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第二天。
上午的课间时间。
希丝缇娜和露米娅把格伦叫到学校中庭,说清了昨晚在菲贝尔家发生的事情。
「怎么说呢,真是一对厉害的爸妈啊」
为了让格伦提防雷纳德和菲丽娜,希丝缇娜还特意把他们的照片给了格伦。格伦半眯着眼看着照片,觉得无言以对。
「父亲大人……平时是个于己于人都很严厉的绅士……但是……一遇到与我们有关的事,就会过于卖力……」
「真亏他们能生出你这样正经死板一边倒的家伙啊,白猫」
「……你管我」
无法反驳,只好用叹气回应。
「总之!今天午后的教学参观一定要小心!我之前也说过了,在菲贝尔家当家在这个学校的话语权很大!如果不想被开除的话——」
「被开除也无所谓啊……」
「咦?」
格伦平淡的回应让希丝缇娜感觉心都凉了。
希丝缇娜竟然忘了这个。
格伦非常讨厌魔术……在他还是临时讲师的时候,他还想方设法让自己被早点开除。
因此,如果格伦选择利用这次机会离开学校也没什么好奇怪的。
察觉到这种可能性时,希丝缇娜感到一股撕心裂肺的焦虑。
「……嗯,以前我可能会这样想吧……唉,真没办法,虽然很麻烦,但唯有今天我就稍微装得认真一点吧……」
格伦接下来的话让希丝缇娜无意识地松了一口气。
露米娅则微笑着观望希丝缇娜的一连串表现。
「哼,哼!我很高兴你能鼓起干劲。毕竟你要是被开除的话露米娅会很伤心……」
「哈?你说什么?」
「总之,你要小心我刚才说的那几点,谨慎地进行今天的教学参观,听好了?」
「好好好」
「首先,是上课时要用与魔术师相称的用语?平常那种地痞流氓般的措辞可不行」
「好好好,与魔术师相称的用语对吧」
「还有,与魔术师相称的举止!不管发生什么事,都要用魔术师的方式应对!懂没!?」
「哼,用魔术师的方式应对……吼」
「还有,不能像往常那样看不起魔术。至少在上课这段时间你要表现出敬重魔术的态度!」
「好好好好好……」
「特别要注意长袍!绝对不能像平常那样穿的歪歪扭扭的!长袍本来就是魔术师的正装,是魔术师的荣耀!」
希丝缇娜盯着格伦那没穿过两袖,随便地披在肩上的长袍说道……
「哼,唯有这点我不能苟同。这可是我对魔术的反叛纲领……」
「你是小孩吗!?」
「你,你说什么!?」
明明时间所剩无几,眼前的希丝缇娜和格伦却开始了毫无意义的争论。
「真,真的没问题吗……」
露米娅没法掩饰自己的不安。
午休过后,时间就来到了下午。
格伦班上的教学参观总算要开始了。
学生们的家长以及监护人也陆陆续续地在二年二班的教室集合。
学生们也和自己的家长说着各种各样的话。
「差不多到时间了……老师马上就要来了」
露米娅看着机械式的怀表说道。
「啊,真是的……那家伙到底行不行啊……」
虽然为格伦费了很多口舌,但现在依旧很不安。
顺带一提。
希丝缇娜的双亲已经到场。而雷纳德刚出现在班上时,就用他那及其绅士的气度与容貌征服了其他学生家长……但是一看到希丝缇娜和露米娅就又原形毕露,然后被菲丽娜绞杀,现在瘫在教室的一角。
到现在,周围的学生们还在嘻嘻笑着刚才的事,这让希丝缇娜有些尴尬。
——正在这时。
教室前方的门被打开。格伦走了进来——
「欢迎各位家长的到场,本人是这个班级的班主任,格伦·勒达斯,各位请多关照」
站在讲台上的格伦让所有学生哑口无言。
他用香油好好地梳了自己平常都乱糟糟的头发,眼角是银框的圆眼镜。他整齐地穿着长袍,举手投足都透着高贵与典雅——就像是个年轻的贤者。
「哦哦!这班的班主任是如此玉树临风的年轻人……」
「明明年纪尚浅,就那么知书达理……」
打扮得像知性好青年的格伦让一无所知的家长们发出赞叹。
「——噗噗 !?」
「噗……老,老师……!这,这个太逗……了……!」
「不,不行了……肚子好痛……!」
班上各处都传来了拼命憋着笑似的细微声音。
然后。
(可恶,你们这帮小婊砸……!)
格伦拼命忍住不让自己的脸色显得奇怪,在心中如此呐喊道。
周围的同学们——甚至连希丝缇娜都捧腹颤抖着。
(话说,白猫!连你都要笑我吗!?不是你让我这样干的吗!)
格伦拼命忍住不让自己大喊出来。
啪嚓!
教室一角响起了奇怪的声音。
「……嗯」
格伦循着发出声音的方向看去。
「咿!?」
不知为何学院的魔术教授,格伦的师傅及养母——瑟莉卡站在那里。
瑟莉卡将能拍下风景的盒状装置——摄像机放在教室一角,然后在相机一旁对格伦得意地竖起大拇指。
(喂,为毛你也要来参加啊啊啊啊瑟莉卡——!话说,居然把这种东西摆在教室,是想闹哪样啊啊啊啊啊!?)
然而格伦的吐槽是无意义的。
瑟莉卡直勾勾地看着格伦……肩膀微微颤抖起来……
「……噗!嘻嘻……啊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她完全不顾周围家长们惊讶的视线,捧腹大笑起来。
(快滚粗啊!)
现在格伦只能紧握双拳,尽全力摆出一副好脸色。
然后——
「哼,竟敢不顾旁人大声笑起来……原来还有这种毫无礼数教养的人」
不知不觉中复活的雷纳德冷冰冰地瞥了一眼开怀大笑的瑟莉卡。
(唔,那个大叔就是白猫的……刚才在照片上看到的……)
「那个金发的女性……虽然不知道是谁的家长,但有其母必有其子,学生一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再这样下去这个学生的在学资格问题就值得商榷了」
(喂,我明明什么都没干好感度就暴跌了!?可恶,瑟莉卡那混蛋啊啊啊啊!)
头越来越痛了。
(啊,怎么办!感觉还没开始上课就已经危机四伏了!)
格伦竭尽全力保持好状态,面相学生以及家长们。
「非常感谢各位今天莅临本班教学参观。这想必是各位家长亲眼见证平时学生们都过着怎样的生活的呢——好——机会……呃,那我们就赶快开始今天的授课吧……」
格伦眼角含泪捂住嘴,拼命说着自己不习惯的补救之言。
「噗,刚,刚才他是不是咬到舌头了……?」
「因,因为说了些不习惯说的话……」
学生们正为不笑出来而努力。
这种蔓延到全班的奇怪气氛让家长们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就这样,格伦抱着何时爆炸都不奇怪的炸弹开始了今天的教学参观。
今天的参观前半段都是在课堂里,后半段才是在室外进行的实践系课程。
先是前半部分。
教授司掌运动与能量的黑魔术理论的『黑魔术学』。
学生照平常的座位坐下,家长们都挤在教室后方。
格伦不详的预感也应验了。
「呐呐,各位,听到刚才老师的讲课了吗?」
在格伦解说魔术理论的时候,嬉皮笑脸的瑟莉卡频繁与身旁的家长搭话。
「真是何等漂亮的解说。哎呀,那位讲师,年纪轻轻就能对魔术有如此深的造诣,这很厉害不是吗?我觉得很厉害。哎呀,真是年轻有为啊」
瑟莉卡厚着脸皮,一脸得意地给周围已经觉得厌烦的家长们安利。
「哎呀,太厉害了!这位讲师的师傅到底是谁呢?肯定是个非常伟大的师傅教出来的吧!那位讲师肯定也以他师傅为荣耀,为榜样!到底是谁啊~我好在意呀~」
——好烦,快滚呀。
在台上的格伦脸颊抽搐,拼命忍耐着。他的表情像是在这么说。
「咕呜呜呜,可恶……」
另一方面,想要摸摸格伦底的雷纳德也因为格伦上课比自己想象的优秀而感到焦虑。
「老师,我有问题!」
雷纳德说着举起手来。
——闹哪出啊。
在台上的格伦脸颊抽搐,拼命忍耐着。他的表情像是在这么说。
「格伦老师刚才说三属咒文从本质上讲是一样的,这样不会很奇怪吗?刚才只说了导力向量只有根源素中电素的振动方向与流动方向两个。到底要怎么用这两个参数来构成三属咒文呢?」
「嗯,这个正准备说。第三个向量——其实是电素振动现象的停滞方向」
「咕……」
「也就是说,电素的振动会分出振动加速方向与振动减速方向。这些分别对应了炎热与冷气两个属性的能量」
「切,原来知道么……小滑头」
雷纳德满脸怨恨地退下了。
(喂……父亲大人……这也太明目张胆了吧……太不成熟了……)
希丝缇娜无言以对。
然后……
「哎哟喂,居然打断别人上课,也不知是谁的家长那么不知廉耻」
冥冥之中察觉到雷纳德意图的瑟莉卡太阳穴青筋暴起。她一边叹气一边说出这种挑衅的话。
「而且还没等人家把话说到最后就去找茬……被你监护的学生想必已经觉得很尴尬了吧」
「你说什么!?我对她们来说是值得昂首挺胸夸赞的伟大父亲!她们才不会为我感到尴尬!」
(对不起,父亲大人,这就很尴尬了……)
(对不起,义父大人,我们实在没法站在你这边……)
两个女儿在心中吐槽。
「再说,谈到『不知廉耻』,像你这样的人最没资格说我!你那个摄像机算是怎么回事!虽然不知道你是谁的家长,但他被你监护真是太可怜了!他肯定觉得很尴尬吧!」
「你说啥呢,我对那孩子来说是理想的母亲,他才不会为我感到尴尬呢」
(这他妈就很尴尬了,你赶快给我出去)
格伦在心中吐槽。
「咕呜呜呜……」
「哼!」
两人四目相对,视线溅出火花。
这之后也……
「你这家伙!刚才那可是希丝缇最拿手的问题!你为什么不请她来回答!是故意不想让她活跃吗!」
「呃,啊……?」
而在格伦请希丝缇娜回答时……
「你这家伙!为什么这个问题要请希丝缇回答!?该不会是想要故意刁难她吧!?」
「……你要我怎么办咯」
不管格伦干什么都出手干预的雷纳德。
还有在教室一角——
啪嚓,啪嚓,啪嚓!
完全无视周围厌恶的视线,疯狂地用摄像机拍摄格伦的瑟莉卡。
(那个老太婆……!)
真心想把她拎出门外。然而现在最好装作不认识她。
(啊啊啊啊,可恶,这帮家伙到底什么毛病,我胃疼啊啊啊啊——!)
然后,看着瑟莉卡的雷纳德……
「切……虽然不知是何方神圣……不过希望将自己孩子大放光彩的一幕保留下来的爱意倒是真挚……!」
……他的眼神不知为何变得像是在看多年的好怼手。
「哼」
瑟莉卡也不知为何对雷纳德露出挑衅的笑容……
「可恶,我也不能输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雷纳德也突然不知从哪里扛出一台巨大的摄像机,也不知道他是用了什么魔法——
(你偏要在这种事上和她杠上吗啊啊啊啊啊啊——!!)
「等——这个还是算了吧父亲大人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在心中呐喊着。希丝缇娜也面红耳赤地叫起来——
嘎啦。
菲丽娜笑嘻嘻地把丈夫绞杀了。
「嘿嘿,请继续」
「啊 好 的」
嘻嘻笑着的菲丽娜全身散发出异样的魄力。
格伦老老实实地接着上课。
就这样,前半段的教学参观总算是结束了。
「格伦老师……真是个聪明而又绅士的人呢,老公」
在下一趟课开始前的休息时间。
菲丽娜愉快地向丈夫雷纳德搭话。
「上课质量很高,更重要的是很关注学生们。哈哈……她们确实遇到了一位恩师啊」
但是,雷纳德非常不爽。
「……哼,格伦·勒达斯……我就是没办法喜欢上他」
「唉……又说这种话,老公你也不能总粘着孩子们呀……」
「不,确实我不否认不爽他的一部分原因在女儿们」
雷纳德的表情虽然很厌烦,但也透着认真。
「这个叫格伦的……年纪轻轻就对魔术有此等造诣,确实难得……但是,这真的是他的本性吗?」
雷纳德这幅表情不是熊家长的表情,而是担任驱动帝国政权之人的表情。
「我总觉得那个男人是在装样子。我们真的能相信他吗?能把女儿们交给他吗——当然,我是在问能不能继续让他教我们女儿!」
但是,菲丽娜从容地提出不同的意见。
「别这么说嘛,毕竟是在这么多家长面前上课。言行举止和平常不同也是正常的」
「这,倒也没错……咕」
「而且教学参观还没结束呢。如果很在意他的话,接下来再好好观察不就行了?」
「……也对」
于是,教学参观后半段。
实践系——积累使用魔术的战斗经验的课程,『魔术战训练』开始了。
学生们和家长们都走出教室,来到学校东北部的魔术竞技场。
今天的竞技场地被设定为『荒地』,面前是一片有点难以落脚的荒凉地带。
「各位学生都是魔法师,无法避免的会与他人战斗……虽然我一直在祈祷着这样的时刻不会来临……但很遗憾,我不能否定这种可能性的发生」
格伦在竞技场的正中央,对整整齐齐排着队的学生们说着漂亮话。
「过往的历史已经说明,魔术与斗争是有千丝万缕的关系。请各位学生一定要认清在关键时刻,自己能作为魔术师做些什么,做到什么地步……这是绝对要有自觉的」
家长们在竞技场的一角远远望着格伦。
「既然重申完了这个课程的意义,我们就赶快进入今天的训练吧。今天各位要与战斗训练用魔像进行对抗」
说着,格伦拍了拍立在他旁边的人型魔像的肩膀。
「老师,魔像的战斗等级设定为多少啊!」
「唔……战斗等级1相当于一般成年男性的平均身体能力,看你们是第一次使用魔像进行训练,就让你们试试等级2吧」
「啊~~~~~~?等级2~~~~~~~~!?」
格伦如泼冷水一般的发言,让班里一些血气方刚的男生发出了不满的声音。
「老师!战斗等级2不就只相当于一个擅长打架的地痞流氓吗!」
「没错没错!这样太无聊了!至少给个等级3嘛!」
「……唉」
格伦不耐烦地叹了口气。果然有一些学生想在家长面前表现一下自己。
「确实,并非魔术师的人与魔术师在战斗力上有明显的差距。但是,接受过正式战斗训练的人与并非如此的人也是截然不同的」
格伦的表情非常严肃。
「战斗等级3,就是帝国军一般步兵的平均水平。这和擅长打架的小地痞不是一个次元的。当然在我的眼中,本班是有几个同学能毫不费力地解决等级3的敌人……」
格伦一连看了希丝缇娜,吉卜尔,温蒂,还有卡修。
「总之,今天先用等级2体验一下什么叫『战斗』。带有明确敌意袭来的人是非常可怕的,哪怕对方不是魔术师而是一般人……你们一定会感觉到一种与被规则限制的『魔术战决斗』完全不同的困难」
格伦没有理会一部分学生的不满,开始设定魔像的等级。
被造来给魔术师战斗进行战斗训练的魔像使用起来很方便。只要在后脑部写上卢恩文字就能轻松改变战斗等级。
只要受到与让真人失去战斗力的伤害相当的伤害,魔像就会自动停止。而且启动者也能使用令咒随时停下魔像。有什么突发情况的话也方便解决。『魔术战训练』中经常使用这种魔像。
但是,就在格伦把魔像设定为等级2时。
「喂————!?竟然是使用魔像进行战斗训练!?这不是很危险吗!万一我可爱的希丝缇和露米娅受伤的话,你要怎么负责啊啊啊啊啊!?」
「切……熊家长又开始闹腾了……」
在远处观望的雷纳德吵嚷起来。
格伦不禁叹息。
「……唔,对,对不起,老师」
希丝缇娜真心感到抱歉。
「唉,算了……这也说明他真的很珍重你们嘛。那我先去和各位家长说明一下情况」
「啊,老师,我也去」
「说的也是,由我们来说明的话,父亲大人应该会更容易同意」
露米娅和希丝缇娜说完,跟在格伦后头。
「帮大忙了。这事就仰仗你们俩了。其他的学生先做准备运动吧。我再提醒一句,在我回来之前,绝对不要碰魔像!听好了吗!」
说完,格伦朝家长那边走去。
另一方面,在正在做准备运动的学生们之中。
「呐,卡伊」
「怎么了?罗德」
「你是不是也觉得战斗等级2太低了?」
「是啊,总觉得没什么战斗的意义……难不成是老师把我们看扁了?」
「我想也是。啊,好不容易想给老妈看看我的活跃……」
「呐,罗德,虽然老师说过不要碰魔像……」
「……哦?」
卡伊和罗德开始说悄悄话……
「我和我的女儿们都是魔术师!我不会说禁止她们去做可能受伤的事!但是这个真的没问题吗!?万一希丝缇娜和露米娅有个三长两短,我——我会哭的!」
「都说了没问题啦,老师刚才不也解释过很多次了吗……」
加入格伦和雷纳德对话的希丝缇娜一脸不耐烦地叹气。
「正如您所说,等级3以上的魔像对现在的学生们来说还太早了。不过我会赌上教师的尊严不让这种事发生的,请放心」
「呐,义父大人,格伦老师才不会强求我们干危及生命的事呢!所以您放心,好吗?」
「没错没错」
「咕呜呜呜……」
自己可爱的女儿都义无反顾地站在了格伦那边,这让雷纳德羡慕嫉妒恨地咬紧牙关……
「唉,老公真是……」
菲丽娜又像之前那样悄无声息地出现在雷纳德背后,打算把雷纳德弄昏——就在这时。
「老,老师!不好了!」
小个子的女生——琳来到格伦身边。
「怎么了?琳」
「呃,那个……罗德君和卡伊君擅自摆弄了魔像……还说要更改什么设定……!」
「什么!?」
格伦面色惨白。就在这时。
「「呜哇啊啊啊啊——!」」
男生们发出惨叫。
格伦回头一看,疑似不小心启动的训练用魔像正抡起手臂把罗德和卡伊打飞。
「咿,咿呀啊啊啊啊!救命!」
「等级3的速度为毛会那么快啊——!」
两个男生摔在地上。魔像又举起手,准备进行下一波进攻——
因为事出突然,周围的学生们,家长们都一瞬间不知所措——
「大笨蛋啊啊啊啊啊——!」
格伦行动了,比谁都快。
嗖啪!——一阵空气被割裂的声音响起——
梆!魔像发出巨大的声响往后仰倒。
「咦!?」
希丝缇娜瞠目结舌。
是格伦抓起了地面的石头,漂亮地砸中了正要袭击学生们的魔像。
希丝缇娜惊讶之余,格伦已经猛冲向魔像,不多一会儿便插到学生和魔像之间。
「你们所有人都退下!快!」
格伦气势汹汹的一喝让所有同学回过神来。他们这才开始慌忙逃离魔像。
「这边,来打我啊!我来做你的对手,你这辣鸡!」
『咕哦哦哦哦哦——!』
魔像似乎将格伦当成的新的目标,它开始举起双臂,以迅猛的速度攻过来。
而格伦扔掉眼镜——
「嘶——!」
猛地跨出一步,用左刺拳精准无比地命中魔像的面部,停住它的进攻——
「——唰!」
然后如闪电般打出右直拳。
在格伦右拳响起碎裂声的同时,魔像被打飞了好几米远。
「——咕!」
格伦痛苦地皱眉。手骨断裂是板上钉钉了。这个魔像的基本材料是金属,而格伦是在没有咒付强化的情况下空手出拳的。
不过,这一击似乎足以让一般人倒地不起。所以魔像也躺倒在地陷入沉默——机能停止了。
「老师!罗德君!卡伊君!」
擅长治疗咒文的露米娅慌忙跑向受伤的三人。
仔细一看,罗德和卡伊的手和脚受了点轻伤,并无大碍。
(……唉,太好了……)
希丝缇娜松了口气便追着露米娅,赶向格伦身旁……
(咦……?说起来……)
突然想起,突然察觉到。
(明,明明是魔术师,却在咏唱咒文之前扔石头,用格斗解决战斗……这能说是与魔术师相称的对应方式么……?)
确实这也算是情况危急所迫,但是……
偷偷瞄了一眼雷纳德。他正神情凝重的看着格伦。
「可恶,我都说了在我回来之前别碰了,你们这帮小混球!」
「对,对不起,老师……」
(感觉措辞也回到了平时那个水准……已经回到与魔术师不相称的水准了……!)
再偷偷瞄了一眼雷纳德。他正青筋暴起地看着格伦。
(这该不会是生气了!?肯定是生气了吧!不,不好!)
希丝缇娜慌忙地跑到格伦身边。
「老师!你停一下——」
然而。
「哈~?想让你老妈看你耍帅的样子~?唉,你们真是笨蛋啊,别为区区魔术那么拼命啊……」
(咦!?等——这——)
「这种无聊的东西才不配让你们豁出性命耍帅呢」
(咿呀——!?蔑视魔术的问题发言来了——!)
糟糕了。
不尽快阻止他的话会完蛋的。
「老师……的右手……」
「不用管我,这只是擦伤,这些家伙才要紧」
格伦没有理会露米娅担心的目光,而是跪在罗德和卡伊身旁仔细确认他们的伤势。
「卡伊的脚没问题,只是摔倒的时候崴了一下,但是罗德的手……切,看来是断了。没办法……」
格伦将身上的长袍脱下,两手抓住其中一边——
「喂——老师,你难道!?住,住手啊——!?」
希丝缇娜的制止毫无用处。
噼里啪啦——
格伦毫不犹豫地将长袍撕开了。
(啊啊啊啊啊——!完蛋了啊啊啊啊啊——!!)
希丝缇娜双手抱头。
(偏偏是把长袍!把象征着魔术师荣耀的长袍——!有必要在父亲大人面前这样干吗!?有必要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你忍着哦,会很痛的」
「啊,好痛啊啊啊啊啊啊——!」
格伦很熟练地用从长袍上撕下来的布片捆在罗德断掉的手上,强行将因断裂而错位的骨头归位。
「罗德!格伦老师!」
就在这时,疑似罗德家长的微胖女性冲了过来。
「真是万分抱歉!我家的蠢儿子自作主张——!」
「不,我才需要道歉。非常抱歉,一切都是我监督不慎」
「怎么能这么说呢……不管怎么看刚才的骚动都是因为这个蠢小鬼干了多余的事!唉真是的,我家的孩子……竟然让老师都受伤了……!」
「对,对不起,妈妈……老师」
「哈哈哈,我没事的,只是稍微擦伤了一点,你看」
格伦大咧咧地笑着,强忍着痛甩了甩折断的右手。
「总之,我也不是不理解他想在老妈面前耍帅的心情。他也很自觉地反省了,你就别太多责怪他啦」
「但是,老师重要的长袍……」
「哈?哎呀,别介啊。不过是件衣服啦~又不是什么需要保藏一辈子的东西,别太当回事啦」
「呃……老师?你还是停一停吧,快停下啊,喂」
希丝缇娜汗流浃背地来回看着格伦和雷纳德。
(生,生气了……!?父亲大人非常生气!?)
雷纳德的脸都憋红了。
(唉,到底在搞什么啊!?好不容易顺利走到这一步了!虽说是突发状况,但明明还有很多好方法可以应对的!为什么要在最后的最后干出所有不该干的事啊!笨蛋笨蛋笨蛋笨蛋笨蛋——!?)
随后。
在罗德和卡伊在家长和几个学生的护送下被送到医务室去后……
「哎哟喂,吓死老子了」
格伦像往常一样,将破破烂烂的长袍散漫地披在自己肩上——
「啊,露米娅,待会儿拜托你帮我治疗一下。刚才稍微逞了下强……其实手痛的快要哭出来了……」
「那个,老师……比起这个……」
露米娅有些尴尬地指了指背后。
格伦看过去后,总算才察觉到自己刚刚都干了些什么。
「…………啊」
格伦至今为止使用的绅士面具已经被击得粉碎。家长们都有些不知所措。
「呃,咳……」
格伦有些惭愧地干咳一下,重新面相学生们……
「呃,总之,刚才稍微示范了一下蹩脚的魔术师是怎么样的。其实,在这种情况下,一个好的魔术师应该采取的手段是……」
「老师……你这个借口实在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呃……我完蛋了吗?」
「大概,是完蛋了吧……我明明再三叮嘱过你……」
说着,希丝缇娜双目含泪地耷拉下肩膀。
然后。
「……你叫格伦,对吧」
面目狰狞的雷纳德来到格伦面前。
「这就是你的本性吗」
「啊,不,那个,平,平时我,其实会更正经一点的?会稍微正经那么一点…………是的」
「住嘴!男子汉不要说那么多借口!你这家伙,刚才那个应对是怎么回事!?正因为你采取了那种完全不像魔术师的应对方式——」
雷纳德激动起来。
「等一下,父亲大人!」
「对,对啊!请慎重考虑啊!老师是为了我们——」
希丝缇娜和露米娅赶忙上去圆场。
「——我家的希丝缇和露米娅才丧失活跃的机会不是吗!」
「「「……啊?」」」
雷纳德意义不明的发言让三人呆住了。
「本以为能看到希丝缇娜飒爽地咏唱咒文帮助逞强的同学打倒魔像的珍贵场景,结果全都被你这家伙毁了啊啊啊啊——!」
(……你沸点真奇怪)
「刚才那个受伤的治疗也是!我家露米娅的医疗咒文以及医疗技术可是专家级的!为什么不让露米娅露一手!」
(……这大叔,到底哪根筋搭错线了……)
格伦朝周围投出求救的视线……
「怎么样,各位?其实啊,这孩子就是我可爱的弟子格伦。哈哈哈,是个很帅气的男人吧?为了保护自己的学生,这孩子能——」
瑟莉卡还在对她避退三舍的家长们面前夸耀格伦——
(都说了瑟莉卡你给我回去啊)
格伦筋疲力尽了似的深深叹气。
结果……
「哼!虽然我还有很多事想要训你,但是——」
雷纳德直勾勾地看着格伦,像是在打量着他的眼睛。
「姑且,有个好眼神」
「……咦?」
雷纳德说出了出乎意料的话。格伦眨巴眨巴眼睛……
「老师,我家的希丝缇娜因为很有才华,时常会表现出不知天高地厚的一面」
「啊?」
「露米娅其实也有很强的潜力,只是对周围的人太过温柔,缺乏主见,这妨碍了她才华开花结果」
「……嗯?」
「请你多多鞭策指导她们」
说完,雷纳德微微低头行了个礼,然后把脸撇到一边,愤愤地走开了。
格伦对他的话摸不着头脑。
「嘿嘿,真是别扭啊」
这次,轮到菲丽娜来到格伦身边。她温柔地笑着。
「老师,今后也请多多关照希丝缇娜和露米娅哦」
「呃,嗯?我不是很明白……那个,两位……应该很生气不是吗?」
「生气?为什么?」
菲丽娜嘻嘻笑起来,打趣儿似的侧着脑袋。
「我,以及老公,完全没有生气的理由哦」
「啊,哈……?」
她说完,快速而平稳地追向了雷纳德。
「到底怎么了?不是你说的那么回事啊……」
「我,我也不知道……我以为父亲大人绝对会很生气的……」
就这样,教学参观在格伦怀着疑惑的情况下继续进行。
瑟莉卡依旧是老样子,而雷纳德则老实了很多。
结果,这次的教学参观出奇平静而平凡地结束了。
「……真是个好老师呢」
菲丽娜和雷纳德并肩走在从学校回去的路上。
「……哼,谁知道呢」
「哎呀,老公……难不成是想起以前的事了?」
「是……吧。在我当官以前……魔术讲师时代的事……」
体贴的妻子让雷纳德严肃的表情稍微松懈了。
「身为菲贝尔家长子的你,因为不想按照家族传统成为一个搞学术的魔术师而处处叛逆呢」
「……是没错……父亲……希丝缇娜的祖父……是很值得尊敬,但我还是不想被家族束缚,干自己想干的事」
「然后你就冲出家准备公务员的考试,为了赚取当时的生活费,来到学校当魔术讲师……」
「嗯,对啊」
「但你当时应该只是把讲师当做一个跳板,讲课总不认真,吊儿郎当的。当时的我也非常不满这一点」
「说起来,当时我们俩经常吵架啊。毕竟你也是个从一个生在历史悠久的魔术名门的大小姐……」
「简而言之,那时候的你……嘿嘿,就是个不正经讲师。身在福中不知福,偏要和家里唱反调的小孩子」
「……唔,咕,不,真,真是对不起了……那时候……我还太年轻……」
「但是,讲师当着当着,你变得越来越认真,虽然态度和措辞还是很粗鄙,但又很关心学生……为了学生们,能不顾魔术师的尊严拼尽全力……没错,就像是今天格伦老师那样。我就是喜欢上了这样的你……」
「…………」
「呵呵,那个格伦老师,和年轻时的你一模一样,怪不得女儿们会中意他呢」
「哼,别开玩笑了,我怎么可能和那个吊儿郎当的男人一样」
雷纳德不满地回应菲丽娜的调侃。
「总之!我绝对不会把可爱的女儿们交给那个男人的!」
「好好好」
菲丽娜愉快地无视了雷纳德怄气的发言。



                    


.